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4章 舞会风波 师兄妹相见

萧摇转过身子,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看不出年纪。萧摇不认识他,那应该是这次参加校庆的来宾了。

她问道:“您好,找我有事吗?”

“你好,萧摇同学。我是古筝编曲家徐筝,我有一首曲子十分适合你来弹,肯定能让你一曲成名,你看有没有时间,我们谈一谈。”徐筝开门见山的说道。他认为她的古筝弹的这么好,肯定听过他的名字,所以他不认为前面的女孩会拒绝。

“对不起,我对这不感兴趣。”萧摇拒绝道。她不走古筝这条路,所以对这个不想成名。

“那首曲子真的十分适合你弹,到时肯定会让你成为古筝界的翘楚,成为名人的。”徐筝诱惑道。谁不想成名啊,有多少人为了成名,不择手段,现在有这个机会再眼前,他不信这个女孩不动心啊。

“对不起,我不感兴趣,我也不想成名。”萧摇再一次拒绝,“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说完,萧摇就转身走了。

“诶,萧摇同学。那个这样吧。我给你一张我的名片,你再考虑考虑,等考虑清楚再给我回复吧。”徐筝不死心的说道。他没有想到,还真有人不想成名的。但那首曲子真的万分适合萧摇弹,所以他不想放弃劝说这个人来弹这曲子。

萧摇看着眼前这张名片,不想接,但想了想,还是给接了。“那好吧。我会考虑的,不过,我们事先说好,我不一定会答应的。”

“没关系的,你就先考虑清楚,然后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的答案。我希望尽快有你的好消息”徐筝说道。

“嗯。好。”萧摇说完就走了。

“老大,那是谁啊?你认识他吗?”丁浩问道。

“我不认识他,他说他叫徐筝,是古筝编曲家。”萧摇回答道。

“什么,萧摇,你说那人叫什么?”走在萧摇前面的一个女同学,突然转身大叫的问道。

“叫徐筝。”萧摇说道。

“你刚刚说,他叫徐筝,是古筝编曲家,是不是?”这女同学激动的问道。

“嗯。”萧摇点了点头。

“哇靠,真的是徐筝,他现在在哪?我要去找他签名,他可是最崇拜的偶像。”那女同学忽然要拉着萧摇的手,再次激烈的问道。

萧摇轻巧避开那双手,她可不想随便跟人有肢体上的接触。萧摇用手指了指贵宾通道那扇门的一个人,“呐,就是那个满脸络腮胡子那个就是。”

“哇,原来那个就是徐筝啊,不行,我要去签名。”说完就要跑过去。

“许婼,你现在不能去。”那个叫许婼的女同学被另一个女同学拉住,“那里现在都是校理事,校领导和众宾宾,你现在过去要签名,不合适。”

许婼被同伴一劝下来,就冷静下来了,“可现在不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了。”

“许婼,那个徐筝很有名吗?”那女同学问道。

“那是当然。他可是古筝界的金牌编曲家呢,他的曲子不多,也就十来首,但是只要是他的曲子,都会是古筝界的经典,所以他的曲子可是多少古筝家争破头脑想要弹的,不但能让自己一曲成名,而且能用这首曲成为自己永恒的代表。不过,徐筝这个人十分挑剔,他的曲子都是他自己亲自挑选的十分适合的人来弹,不然,就算你弹古筝弹的再好,再有名望,但只要不适合他曲子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许婼津津乐道的说道。

她虽然不弹古筝,但却喜欢听古筝音乐。特别是徐筝编曲的古筝曲。那是说不出的欢快。

“哦。”那女同学点点头。不过,她不懂古筝这一行,所以不知道徐筝这人也不足为奇。

“对了,萧摇说徐筝来找她,而萧摇刚才的古筝也是一鸣惊人,那是不是徐筝又出新曲子要萧摇弹啊。不行,我要去问问萧摇。”许婼说完就去追走远的萧摇。

“萧摇同学,萧摇同学,刚才徐筝找你是不是要你弹他的曲子?”许婼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萧摇。

“是啊。”萧摇点点头回答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那你很快就会在古筝界成名了,不行,你先给我签名吧。我一定成为你的第一个粉丝。”许婼说说完就要从包里拿出纸笔。

“不过,我拒绝了。”萧摇浇下了一盆冷水。

“来,签……”许婼说要签这的,然后大嗓门又一惊呼,“什么,你拒绝了?你怎么能拒绝呢?”

萧摇翻翻白眼,她拒绝关她什么事啊。

“萧摇,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拒绝代表了什么吗?代表成名啊。这是成名多好的机会啊,而且是徐筝亲自己来找你的,你怎么可以拒绝呢?”许婼咋呼呼的问道。

“我不喜欢,我就拒绝了。好了,还有事吗?没事,就别挡着我的路。”萧摇说完就没有再搭理许婼,直接走了。

“她,她,她怎么能这样就走了?我那可是一片好心啊。”许婼愣愣的站在那对同伴说道。

“好了,许婼,你的好心,萧摇不领情就算了。我们也应该走了,下午开始还有舞会呢。”那女同学拉着许婼就走了。人家萧摇已经直白的说了不喜欢才拒绝的,她就算说再多也没有用啊。

“老大,下午五点开始有个舞会,你买礼服了吗?”张明明问道。问完之后,他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老大家的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现在问不是揭老大的伤疤嘛。

“没有。”萧摇很简洁的两字。

“哦。”张明明也闭嘴没有再问了。

“对了,张明明,你爸爸是不是要买东区那边一块地皮啊。”萧摇问道。

“嗯?老大,这个事情,我不太清楚。不过,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我去向我爸问问清楚。”张明明对他老爸生意上的事,还真不知道。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张明明,我听到一些消息,那块地皮不能买。”萧摇有意提醒一下张明明的父亲。

“这个,这个。”张明明又开始抓脑挠耳了,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老大,我去跟我爸说这地不能买的话,我爸会把我骂的狗血喷头的。”

确实,如果张明明突然的无原无故跟他爸说,那地不能买,估计他爸就是认为张明明是在捣乱的。

“这样吧。张明明,什么时候你爸在家,我以同学的身份去你家,然后,我跟你爸谈谈原由。”萧摇说道。

“嗯,好的。我爸一般周日会在家陪我妈。”张明明说道。

“嗯,好。”萧摇点点头想了一下自己的安排说道,“我就这个周日去你家吧。”

“那好。我去接你。”张明明说道。

“不用了,我打车去你家就可以了。”萧摇说道。

“那好吧。”张明明应道。

下午四点,同学们早早就礼服西服就成群结伴的进入了会场。

萧摇是穿着一身格格不入的蓝色校服,与张明明和丁浩一起进入会场。多数同学又用异样不屑的眼光看着萧摇,萧摇也对那些眼光视而不见。

舞会在礼堂的二楼举行,堂皇富丽的大厅上,吊着蓝色的精巧的大宫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流、苏,配合着发着闪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的蓝色帷幔,一到这里,就给人一种迷离恍惚的感觉。整个会场主要分为休息区,用餐区,嘉宾区,中间是个大舞池。

萧摇三人走到休息区就坐下来了,丁浩去了餐区拿饮料。

没有多久,四人组、夏末凉、刘瑷媛一块来到了萧摇这桌。

他们这一行人的到来,引起了众多人的注目。毕竟,这四个人走到哪,是吸引人目光的。现在再加上两朵校花,俊男美女,更是闪耀着人的眼球啊。

“萧摇,我可以坐在这吗?”简靖翊问道。他问的是我,而不是我们。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是我们,但现在的萧摇对他们四个人当中有人的意见相当大,所以他不会去为他们自做主张的,而惹上萧摇的厌烦。萧摇对他们简家可是帮了一个相当大的忙。

“坐吧。”萧摇简洁的两个字。

简靖翊就在这桌坐下来了,而上官飞没有问直接坐下来了。他现在和萧摇的关系就相当于亦师亦友的关系了。

而丰成越则是笑嘻嘻的问道:“萧摇,我也可以坐下来吗?”

“随便。”又是简洁的两个字。

丰成越也就自动挨着简靖翊坐下来。

现在,就留着訾柘三人就站在那,坐下不好,不坐下也不好,毕竟他们三人的关系跟萧摇的关系都不好。

特别是訾柘,曾经是萧摇男友,虽然是名义上的,但那三个月,全校人都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可是,现在全校人也知道,萧摇现在最不待见的人就是訾柘,而訾柘却是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萧摇,都被萧摇给赶走了。

现在,四人组中,有三个人已经在这坐下来了,他们三人也没有喊他坐下来。他尴尬的站在这,不知坐还不不坐。

夏末凉是上午刚和萧摇结过梁子,这是全校师生都知道的。她实在不想和萧摇在一块,这让她想到上午,萧摇在全校师生面前对她的侮辱。她们的仇从上午开始就结了,所以,她现在怎么可能和仇人坐在一起。

夏末凉不知道,她们之间的仇不是上午开始结的,而是上辈子开始结的。所以,今生注定夏末凉的悲剧了。

刘瑷媛现在看来,没有明显的和萧摇结过仇,也没有多大的恩怨。但自从咖啡厅那天开始,就若有若无的关注着萧摇。前段时间,因为外公生病,她就没有来上课,但她一来学校,就有人告诉她,前几天这个萧摇竟然和简二哥单独出去过吃饭。

这怎么可以,简二哥是她的男朋友,所以她绝不允许他和任何女孩单独来往。但从上星期开始,简二哥就开始疏远她,她找他也是爱理不理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简二哥更是温柔的先征问一下萧摇意见之后,再坐来了。简二哥是不是喜欢上了萧摇了。

不行,她绝不行,简二哥是她的,从小她都梦想着做简二哥的新娘,所以,简二哥怎么可能移情别恋。既然简二哥不变心,那一定又是萧摇这个丑女人耍的花招,迷惑了简二哥,不然谁会对一个丑女人好啊。她一定要把简二哥从迷途上拉回来,对,一定要。

唉,刘瑷媛真是自作多情啊。简靖翊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她这个女朋友,只是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毕竟,以前简刘两家关系好,简家没有女儿,所以简家夫妇把刘瑷媛当女儿,简家两兄弟就是把刘瑷媛当妹妹。但现在知道,刘家对他们简家无情无义,那简家当然不会对刘瑷媛无条件好了。虽然陷害他们简家的是她父亲,但他们绝对不相信,刘瑷媛一点都不知情。所以,简靖翊现在连表面的关心都不做了,直接无视了她这个人了。

但现在简靖翊对她的疏远,却被刘瑷媛强加到了萧摇身上去。不知道,萧摇知道了之后,会不会对着简靖翊无辜的翻着白眼呢。

本来一行人都是舞会场上被人关注的焦点。周边的同学,对着上官飞和简靖翊来找萧摇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现在却加上了两美女,让人双眼放光啊。

不过,现在气氛好像不对啊。訾柘和萧摇现在就如仇人相见一样,不对盘,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现在,再加上校花夏末凉上午跟萧摇的事,啧啧,大家也是知道的。

现在不知道訾柘和夏末凉会不会来个冤家以解不已结,从此恩怨两结呢。

好奇,都好奇呢。

夏末凉再一次接受这种被众人打量的目光,眼里又感觉到委屈了。她只是跟着他们四人一块来的,但上官飞和简靖翊两人一到休息区就开始找人,她以为他俩找谁呢,可没有想到,他们一看到萧摇就直接奔这来了,还对着萧摇很和气。

他们什么时候跟萧摇这么好了?是不是,她不在学校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那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只告诉她訾柘哥哥去了萧摇班里,找过萧摇好几次,但却被萧摇给赶了,骂了,所以上午她才准备要萧摇出丑,为柘哥哥报仇的。

可没有想到,出丑的反而是她。她上午哭着跑走了,过后,再想想怎么报复回来,就没有想其他的。

现在看到上官飞和简靖翊跟着萧摇的关系这么好,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时候萧摇那么自信和强势了,不再是软弱可欺了,还能跟着那些以往高高在上的同学成为朋友?

就像上午,如果按照以前的性子,萧摇既然会弹古筝,那肯定是弹完之后,直接下台去。哪知,她弹完之后,对着全校师生和那么多的重要宾客,不轻不重的一个问题,使局面反客为主,让她出一个大丑,直逼哭她,撂下主持事宜跑开。

这是,以前的萧摇做不出来的。这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对了,她记得在咖啡厅那,本来是柘哥哥要甩萧摇的,但后来却变成了,萧摇直接把柘哥哥给甩了。

是不是就是从那天开始的

那么那之后呢?

那天晚上,她明明再校园论坛上,发了一张匿名帖子,说萧摇被訾柘给甩了。她本来以为,那贴子发出之后,肯定是全校人都知道萧摇被訾柘给甩了。那么那些爱慕柘哥哥的女同学,肯定会围攻萧摇,就是不把萧摇打死打残,那肯定也会让萧摇在医院呆个十天半个月。然后,再找个理由把萧摇给开除或勒令退学。省得她萧摇天天惦记着她柘哥哥。

说实在的,夏末凉想的很好,计划的也很好。上辈子,萧摇的命运就按着这个计划走的,甚至更悲惨。

但是现在经过鲜血淋漓,时空洗涤,时间倒退的萧摇,怎么可能让这一切悲剧再次发生呢?

所以,第二天传出萧摇被她訾柘甩的消息时,就被萧摇用一双筷子震慑,骂了一句訾柘渣男就被压制住了。

而校园论坛上,同学们不可能把訾柘渣男四字出在贴上,也不可能颠倒黑白说萧摇确实被訾柘甩了。

只不过,渣男二字,却让很多女同学用上了。只要她们认为不好的男生,都会骂他们渣男,渣男一时盛行啊。

但同样,还有很多女同学想黑萧摇的,却被张明明及萧摇的小粉丝团几个反驳的无话可说。而这些想黑萧摇的同学,多数是夏末凉的粉丝团。这些粉丝团对着夏末凉,当然不会说萧摇的好话,所以除了黑萧摇还是黑萧摇。只除了关于訾柘找萧摇的事对夏末凉说了实话。

所以,夏末凉根本就没有接收到多少有用信息,对很多事根本就不清楚。不然,也不会愚蠢的在演出上想让萧摇出大丑。

夏末凉心里暗暗骂那些给她错误信息的几个人。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解决目前的局面,她现在可不想与萧摇一块。訾柘哥哥也不能与萧摇在一块。

“柘哥哥,我们坐那吧。”夏末凉说道,然后手指不远处灯花顶下的一处无人坐的位置。

“简二哥,我们也一块坐那边吧。这里好像人很多,有点挤。”刘瑷媛也对着简靖翊说道。

“你们去吧。我和飞在这就好。”简靖翊不耐烦的拒绝道。

“简二哥,你和上官飞怎么能和这个丑八怪在一起呢?”刘瑷媛听到简靖翊要和萧摇他们一桌,就气得的大喊。

“你给我闭嘴。”

“你闭嘴。”

“闭嘴。”

前一句是张明明,中间一句是简靖翊,后一句是上官飞。好好的,又扯到了萧摇身上,三人也有点怒了。

听到三人维护萧摇,刘瑷媛更是气得几乎没有理智了,脑怒的指着萧遥大骂道,“我为什么要闭嘴,她萧摇就是一个丑八怪,丑八怪。啊,丁浩,你干什么?”

高分贝噪音,引来更多人的注目和热闹,很多人看到刘瑷媛的狼狈模样,都大笑起来。

“哈哈……”

原来,在大声骂萧摇丑八怪时,丁浩刚好端了三杯果汁过来,他二话不说,就把饮料从她头上泼面而下。所以现在她的脸上,头发上和衣服上都粘呼呼的果汁,引得她尖叫起来。

“现在可以闭嘴,安静下来了吧。”丁浩冷冷说道。

“丁浩,你什么意思啊?我骂萧摇关你什么事?”刘瑷媛怒气冲天的大问道。

“你骂老大,就是关我的事。”丁浩回道。

刘瑷媛听到丁浩的回答,更是怒气冲冲的问道,“好啊,丁浩,你为了萧摇竟然这样对我,你信不信,我叫我爸把你爸爸给贬职,让你爸爸只做建设局门卫员。”

刘瑷媛一说完,就受到周遭同学样的一阵阵嘲笑。

看来,刘瑷媛已经被气的完全没有理智,连爸爸都被搬出来威胁人了。她也不想想,她一个女儿家的,能左右一个作为香江市副市长的思想吗?如果真是一样,那香江不是她刘家的天下吗?

“随便你。市政府也不是你爸爸一个人是市长,虽然我爸直属于你爸管,但你爸也不能一手遮天,只要我爸没有犯错,你爸也不可能说把我爸贬职就贬职。”丁浩一点都没有担心害怕的说道。

丁浩只是表面没有表现出来,其实,内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给爸爸惹上事了。因为他时常听爸爸说这个刘德荣是个独裁*的人,只要谁没有听他的话,他就会找个由头,把人给贬了,还让人有口难辩。现在更何况给了刘德荣女儿难堪。

“你,你……”刘瑷媛怒指着丁浩说不出反驳的话。她又用怒眼横扫了一下整个会场,却描到不远处坐在角落里的关长云。

她就怒上加怒了,大叫怨恨道,“关长云,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妹妹在这受人欺负,而你却不管不顾,你就是这样当人哥哥的?”

现在才想起关长云是她哥哥啊,晚了。平常对关长云不是冷嘲热讽,就是诬告谩骂。如果稍微对关长云好一点点,关长云也不至于让人欺负她。

关长云本来在无人角落,好好的欣赏着刘瑷媛的狼狈样,现在被她发现,还要他出头这简直是笑话。她欺负大小姐,他都恨不得亲自己教训她呢,所以,现在怎么可能为她头。

众人的目光从刘瑷媛身上转移到了关长云。因为关长云以前长期不来上课,所以多数同学都对他不熟。不过,有些人倒听说他和刘家人的关系,说是刘副市长的远房亲戚,因为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了,就来投奔刘家。

关长云对着众人的目光,无所谓的耸耸肩,冷笑道:“我关长云可当不起你刘瑷媛的哥哥,我们只是远房的远房的远房的亲戚关系,我又和你不熟,我为什么要管你?”

“噗嗤。”很多同学被关长云幽默惹笑了。这远房的远房的远房的亲戚关系,到底有多远啊,不就是变相的说,他们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根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嘛。

“你竟然这样说,你还要不要回刘家了?”刘瑷媛现在想用认祖归宗的事来压关长云为她出头。

她知道,关长云最想要的就是认祖归宗,不然这三年来无论怎么赶,就剩下半命,他都要在刘家赖着。

可惜,她打错算盘了。从关长云认识萧摇那一刻起,他关长云的宗家只有关家了。

“呵呵,你认为呢?我可不认为刘家那么肮脏的地方值得我去。”关长云冷笑的贬低道。

“你,你,你竟然说刘家肮脏?”刘瑷媛这次怒指着关长云了。

“难道不肮脏吗?”关长云反问道。

刘瑷媛现在是孤零零的,全身一团乱的站在那接受众人鄙视嘲笑的眼神。她觉得今天倒霉透顶了,先是被简靖翊拒绝,再是被丁浩泼一身果料,然后又被这个私生子嘲弄,侮辱刘家。

她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今天全部受了。都是这个萧摇,如果不是她迷惑简二哥,简二哥就不会拒绝我的邀请,如果不拒绝我,那我就不会站在这被丁浩泼果料,那更不会被那个私生子嘲笑。

想到这,刘瑷媛恨恨的看着萧摇,眼里全是凶光,又狠又毒,好像恨不得把萧摇生吞活剥似的。

其实,刘瑷媛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她无缘无故的骂萧摇,会有后面的事吗?所以她现在所遭受的一切只能是自作自受来说。

夏末凉在看到刘瑷媛被丁浩泼一身果料时,就给惊呆了。她没想到,丁浩竟然这么大胆,二话不说,就泼果料,这萧摇到底哪一点好,她长得那么丑,怎么让这几个那么优秀的男生对她这么好。

她本来想上去为刘瑷媛解围的,不过,看着刘瑷媛好像成了众矢之的,她就不敢上前了。她怕也和刘瑷媛一样成了众矢之的,要受到同学们的鄙视和嘲笑。

现在,刘瑷媛无助孤单的站在那里,她身为刘瑷媛的好朋友不得不上前了。

她走到刘瑷媛身边,但离着刘瑷媛一定的距离,那是因为刘瑷媛身上很脏,她现在可不敢靠前,一会她还要参加舞会大赛呢。

她轻叹一口气,眼睛盯着萧摇,很是为刘瑷媛抱不平的说道:“萧摇,刘瑷媛不是故意说你的,你又何必让人泼她一身果料呢?”

得,把骂说成了说,把特意说成了不是故意,而小跟班丁浩就被成了是她萧摇指使的。三言两语,就说成了是她萧摇的错。

萧摇挑挑眉,似笑非笑戏蘖的看着眼前为好友打抱不平的夏末凉,然后轻轻的反问道:“夏末凉同学,你来告诉我,这说和骂人的区别?这故意和特意的区别?我国语不好,理解不了,你来解释给我听吧。”

“你……”夏末凉刚想说什么,被萧遥打断了。

“哦,对了,还有你耳朵和眼睛这么好使,那你把刚刚听到和看到的说给我听一下,看看我哪里不对,如果真是我不对,我道歉怎么样?”萧摇轻飘飘的又丢来一句。你想扭曲事实真相,那好啊,那你把弯曲点给找出来啊。

“哈哈……”又一阵大笑。不过,很多同学是忍着笑的,毕竟眼前的人是夏末凉,他们以前心目中的女神。

萧摇同学,你直接说夏末凉颠倒是非不就得了,干嘛绕那么大一个弯子,让夏末凉吃那么大一个憋啊。你问的这些谁不知道,就国幼的人也知道啊。还有这里这么多人,谁不知道真相啊。

夏末凉在众人面前,被萧摇逼问的满脸通红,眼里也渐渐有了水气,红润双唇呶了呶,用着十分委屈的表情看着萧摇,欲言又止。

可心里真是愤恨怨恨极了,她的双手指甲都要嵌入肉里了。她以为,凭着她在同学们心中的威信,她那几句话,至少会让萧摇陷入大家的谴责当中,把刘瑷媛的错变成萧摇的错。可是,现在萧摇根本就不屑反驳她的话,只是几句问话,就让她彻底陷入不利之地。

夏末凉真以为凭她缪缪数语,就能让萧摇成为众矢之的。可她也不想想,这里的人又不是瞎子聋子,跟着她来颠倒黑白。

萧摇坐在那沙发坐上,如女皇一般,睥睨高傲的欣赏着她的动人表情,同时她也想听听这次夏末凉又会用什么话诉说着她的无辜呢。

最后,终于,夏末凉红唇里冒出了字:“我,我……”

“哇……”心里憋了很久的,刘瑷媛终于大哭了起来,然后边哭边跑,还放狠话,“萧摇,你们给我等着。”

刘瑷媛的大哭解救了夏末凉尴尬的处境。

夏末凉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眼角却描着一直没有帮他解围的訾柘,眼里带着怨气。却看到訾柘一直在沉默不语的盯着萧摇,然后到这桌子的空余位置坐了下来。也没有说一句话。

她心里的怨恨又冒出来了。都怪萧摇,游戏都已经结束了,也已经分手了,就是两次赌约不是都取消了吗?那为什么柘哥哥还是要来这找萧摇。

夏末凉想问訾柘,但她又不想让訾柘哥哥以为她是人嫉妒爱吃醋的女孩。

夏末凉深呼吸了几次,也在訾柘旁边坐下来。

闹剧就这样结束了,众人也都散去开始准备舞会了。

当欢乐的音乐响起,舞池里的倪光彩灯闪烁时,眼里过来过去的就是那些穿着光鲜亮丽礼服的学生。一个一个的学生想把第一支舞,交给自己心中所倾慕的人。

而萧摇这一桌的人,除了丰成越和别桌一个漂亮女生去了舞池,剩下的,都在那安静的要不看着,要不把玩着手上的手机。

萧摇手里拿着一杯果料,慢慢喝着,然后,很无趣的看着。

中途,有好几个女生,鼓起勇气也邀请,上官飞,简靖翊,訾柘,张明明和丁浩来跳舞,都被他们冷冷的拒绝了,而很多男生也彻此机会,向女神夏末凉发出邀请,也被夏末凉拒绝了。

只是夏末凉却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訾柘,不明白怎么柘哥哥就不主动邀请她跳舞了?他们的两赌约不是都结束了吗?他们之间不是正式情侣了吗?为什么此刻感觉柘哥哥离自己那么的遥远呢?难道真因为一个赌约而真的喜欢上了丑八怪萧摇吗,那柘哥哥,你至于我的面子于何地?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你报仇。可你呢,你的注意力却渐渐被一个丑八怪吸引。那个丑八怪哪一点配得上你,她一而再,再而三把你的面子往地上踩。但我也绝不允许你喜欢任何一个人,你只能是我的。

音乐声骤然停下,一个穿着靓丽礼服的高三女生走上主持台,不知是有意和是无意的,拿着话筒说道:“下面有请哪一位男士来邀萧摇的第一支舞,并且作为领舞。”

主持人的话音一落下,舞会上又是一阵安静,接着又一阵哄堂大笑。

这人是跟萧摇有仇吧。萧摇哪会跳舞啊?竟然叫萧摇来领舞?而且每个人的第一支舞代表什么,这个女主持不会不知道吧?

第一支舞代表就是爱意和倾慕。就算上官飞和简靖翊现在看起来关系蛮不错的,但他们会邀请萧摇跳第一支舞吗?

众人都十分好奇。

那个高三女主持人,就是因为知道第一支舞的意义,她才会笃定,没有人会邀请萧摇。所以,她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大家看清楚,就算萧摇跟上官飞简靖翊的关系好又怎么样,他们还不是不会跟萧摇跳第一支舞。

凭什么萧摇一个丑八怪能跟有身份又英朗俊明的俩人成为朋友?而她呢,有身份,有背景又美丽漂亮的一个人,连接近他们都会被冷眼斥责。

上午夏末凉想她让出丑,没有想到她能一弹惊人,反而把夏末凉逼的道歉受尽委屈。现在,哼,看不会跳舞的她,没有男生邀请的她,孤零零坐在等着他人邀请的她,会不会出一个大丑,会不会被人讥笑嘲讽?

哈哈……,那是肯定的。

这个女主持在心里大笑起来,嘴角都要咧开来了,脸上眼里的讥笑嘲弄能轻易的捕捉到,只是没有注意到她而已,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大萧摇身上。

只可惜,她没有得意多久,挂在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这怎么可能?他们难道是瞎了眼吗?没有看到脸上的一大胎记吗?不然为什么这几人都伸出手了?

而众人好奇的脸上,更是一片惊讶。

萧摇看着面前的五只伸出的手,对五只,分别是上官飞、简靖翊、张明明、丁浩、连丰成越都凑上了。

萧摇暗自抚了抚额头,这又是哪一出啊。她什么时候又哪里招惹了这个高三女主持,要给她一个这么特殊的待遇啊?

哼,不做死便不会死,你想找死,我为什么不成全呢?你不是要人跳舞吗,一会我要让你跳个够。

不过,现在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她是不想跟这里任何一个跳舞的,就是关系再好也不会。因为她的那颗心已死,所以她只会拒绝。

这五个人都互相看了对方一下,都十分的意外,都疑惑的想,他们难道真的对萧摇有意思?那我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啊?会不会把萧摇(老大)的桃花给挡了啊。

不过,现在他们都不会把手放下,把萧摇让给对方。哦,这句话都别误会。

张明明和丁浩是对萧摇崇拜敬意,才会为萧摇解围的,他们可不想老大在那么多人,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嘲笑,所以他们会伸手;

上官飞也是对萧摇功夫的崇拜,和萧摇亦师亦友关第,所以在第一支舞上,他同样不想萧摇被人嘲笑;

眉清目秀的丰成越可以说是纯属凑热闹的,他只是想跟萧摇来个和解,不想萧摇对他还是那么大的意见,所以想替萧摇解围而已。

其实这五人当中,只有简靖翊对萧摇有那么点意思,不过只是有点喜欢,还没有达到十分喜欢心动的地步,不过就是这样,他同样不想萧摇被嘲笑,所以他会把手伸向萧摇。

所以,五人不约而同的伸手,不同的心思,却是同样的目的。既然伸手了,那只能等着萧摇自己的选择了。

众人都安静的看着这一慕,整个会场只能听到呼吸声,连窃窃细语声都没有,没有人去打扰萧摇的心思。

“你们……”萧摇想说你们都把手放下吧。

“噔、噔、噔……”

安静的舞会门口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有远而近,像一个成熟男人的脚步声,稳重,有力、持续、个性……

众人一致望向门口的方向,个个看到这样的男人都惊呆了。世人真有这样的男人?

而萧摇看到这个男子时,手中拿着的果料,掉落在地而不自知,本身都在颤抖着,秋水双瞳一眨不眨的望着由远而近走来的男子,忘记了眼前的一切。

------题外话------

盗版读者们,本人还是要呼唤一句,作者写文不易,一天1万字3毛钱,你看不上,却是要维持作者一天的生活收入,所以请到520小说支持《女帝皇》正版。

正版读者们,本人再此鞠一躬,谢谢你们的支持!因为有你们,才是我写文的源泉,能让我坚持下去!

感谢以下亲亲们送票票,送钻钻:493253404五张月票;zhang1205一张月票;kacterina五张月票;紫颜依依1张评票,3张月票;hbf9111送了3颗钻;5537626一张月票;735619620一张月票

谢谢以上亲亲们的支持,再次表示感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