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3章 校庆 震惊 师兄到来

萧摇刚走出宝利公司的大门,手机就响了。

萧摇拿起来看,竟然是笪攸宁的电话。

萧摇接起电话,“喂,笪大哥。”

说了几句话之后,萧摇就挂了电话。然后,她再看周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那真是奇怪。萧摇心里嘀咕着。

而那通电话,是笪攸宁告诉萧摇,他爷爷的病现在病情稳定下来了,他应该过几天就可以回香江了。

萧摇听到这个消息也放下心了,本来她就想打电话给笪攸宁问一下他爷爷的病情。

在忙碌中,萧摇的时间过的很快。不仅她的时间过的很快,其他人的时间也很快。

为啥?

因为校庆到了,是学校50周年校庆的日子。

9月28日,是周五,个个女同学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男同学把自己穿得帅帅气气的来到了大礼堂。

礼堂前三牌的黄金位置都是校理事,校领导的坐位,还有以前从这毕业出去的社会出名的老校友们,有政府人员,有企业家,有金融学家等各行各业的大人物作为贵宾来此庆祝高英学校成立五十周年。

九点半,文艺演出正式开始。男女主持也出场了。

萧摇看到女主持,唇角一勾,无声的说道,夏末凉,你终于出现了。

萧摇自从穿回来,在咖啡厅那天见过,此后那么久了,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她因为忙,所以也没有去刻意打听夏末凉的行踪,还有刘瑗嫒也是,这么久没有看到她。不知她今天有没有出现呢?

萧摇往整个大礼堂望了一眼,巧了,她也在,刚好在众领导的后排。

前世,訾柘虽然是罪魁祸首,但她萧摇被甩之后,闹到众人皆知,团群结对围着她人进行人身攻击,以致被打到严重受伤住院,到最后发生一系列的事,可都有她俩在后面煽风点火,推波助澜,哪一件事都有她俩的影子。

所以,萧摇是绝对不能放过她俩的,别说她俩,就是她俩的家族她也不会放过。不守,刘瑗嫒的父亲快要倒台了,所以姑且不用她萧摇动手,就会有很多少人来找她刘瑗嫒报仇,毕竟刘瑗嫒以前的性子可是欺负过不少人呢。

萧摇她们班虽然是最差班,但他们班的位置是好的,竟然是在礼堂前十排。不过,想想也对,这些人虽然成绩差,但身份不差,所以待遇肯定不会差。

萧摇的坐位刚好挨着张明明和丁浩两人,其实这坐位也是这俩人抢占过来的。在萧摇后面的位置是关长云。

关长云自从那天过后,就过来上学了。但他基本与萧摇没有什么交流,不过,这是萧摇交代的。所以,他也就对萧摇不闻不问,就像以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他,会天天过来上课了。

主席台上,女主持夏末凉,今天的夏末凉一身纯白色的蕾丝花边裙,长发披肩,看起来比以往打扮的更是清纯靓丽,而声音脆如银玲般的悦耳动听,引得台下的众多男生连连吹着口哨。西装革履的男主持是高二A一个长相不错,成绩不错的男生,也是姓夏,叫夏天。两人看起来倒像是金童玉女的搭配。

节目表演到第十个时,夏末凉对着话筒说道:“下一个节目是古筝,请表演者萧摇准备。”

而在一旁的男主持在听到夏末凉报的下一个节目时,心里惊了一下,这夏末凉是怎么回事,表演节目单上根本就没有萧摇的节目。不过,他现在却不能阻止夏末凉的话,不然出丑的不是萧摇,而他们两个主持了。

“哄。”很多同学听到表演者是萧摇时,都快议论纷纷起来了。

在学校谁不知道,萧摇家里穷,哪有钱去学哪种高雅艺术啊。所以,很多人是期待着萧摇能在台上出丑的。

听到后面的“哄”声,宾客们一头雾水,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叫萧摇的有大来头?不然怎么主持人一说萧摇表演节目,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张明明和丁浩两人是挺担心萧摇的,明明报名那天,老大拒绝了,那现在老大的表演节目是怎么回事?想到这,两人一致看向了文艺委员袁玲花。而袁玲花幸灾乐祸的表情还没来得有收回,刚好被俩人捕捉到。

张明明和丁浩俩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袁玲花自作主张,把老大的名给报上去的,目的肯定是让老大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只要节目上报了,不管会不会,都要上台表演的,你不上去丢人,你上去不会表演也丢人。所以,不管怎么样都丢人,袁玲花就是要这样的目的。

两人真是怒了,两人站起来就要走向袁玲花责问于她。

萧摇拉住俩人,然后向他们俩摇摇头,“你俩安静地坐在这,就算你现在去责问她,打她,骂她也于事无补。更何况今天来了这么多的有名的人物,真不适宜出手。你俩出手,可是会影响到你们老子的。放心,你们老大没有那么容易出丑的”

萧摇说完,冷冷的看了一眼袁玲花。她知道袁玲花只负责打听她萧摇会什么乐器,其实真正做主把她名报上去的却是夏末凉。夏末凉的目的是为了给她的柘哥哥以报丢脸面之仇。

所以她今天的目的,不仅是要萧摇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还要萧摇在这些宾客们面前出大丑,以后,看萧摇能不能在高英学校把书读下去。

夏末凉的想法真的很好,因为如果萧摇在宾客们面前出丑了,那么学校为了名声着想,也会劝萧摇退学和转校。毕竟高英学校是一所香江的贵族学校,一切以贵族名声为主,一切不利因素都要去除。

夏末凉,你以为我是上辈子被你们逼的以悲剧结局为下场的萧摇吗?哼,想看我出丑,那你等会儿看是谁出丑。

袁玲花被萧摇那一记冷眼,看得全身发凉,浑身都有点发抖。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萧摇的节目根本就不是她报上去的。就是别班同学问她,萧摇报了什么节目。她只是鄙视的说,萧摇根本就什么不会。

她虽然也想自做主张的把萧摇的名字报上去,看她出丑,可她看见过萧摇威慑力的,所以她怕萧摇是出丑了,而自己也麻烦了。所以她把那个想法给放弃了。

刚刚听到夏末凉报萧摇的节目时,她的心里可是高兴的。可不止她一个人有这个想法啊,不知道是谁那么想让萧摇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啊。她心里在猜测几个人,脸上却是幸灾乐祸的看着萧摇这边。

不巧,被张明明三人抓个正着。她的心里登时咯噔了一下,心里害怕萧摇会不会找她算帐,刚刚萧摇射过来的眼神太可怕了。

袁玲花再接下来的时间,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

第十个节目很快就表演完了,就轮到了萧摇上场。

宾客们看到萧摇,就知道了那些同学什么会起哄了,因为这个萧摇真是太丑了。

只可是宾客们的想法错了。那不是因为萧摇丑的原因,而是萧摇几段时间武力威慑过几次,还有就是萧摇家里穷,这些都是同学们议论点。

萧摇还是一身天蓝色校服打扮,脸上的胎记依然跟随着她。她从容不迫,看不到一丝的慌张,稳静的走上表演台上。

表演台上早就摆上了一架黑色古筝,张扬的黑色,好似在迎接着萧摇的到来。

萧摇坐下,随便拨弄了几根弦,发出了几个杂乱无章的音符,顿时引起了下面众人的一阵哄笑,当然各种笑都有,嘲笑、讥笑、鄙视……

萧摇听着几弦发出的声音,很正常。在心里点了点头,还不错,没有给她一架坏古筝让她弹。萧摇同学,你想左了,不是不给你一架坏的古筝,而是没有人料到,你会弹古筝啊。

几个杂乱的音符之后,萧摇就开始正经的弹着了。

悦耳的琴声,缓缓的从萧摇的手中流出。

古筝的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清澈的泛音,活泼的节奏,犹如,淙淙铮铮,幽间寒流;清清冷冷,松根细流;如歌的旋律,其韵扬扬悠悠,俨若行云流水;跌宕起伏的旋律,如身已在群山之中,万壑争流之际……

“啊,这是古筝第一名曲,《高山流水》。”很快,懂古筝的人听出了萧摇所弹的曲子。懂古筝的人也听的如痴如醉,如似就在高山中听流水之声。

很快,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萧摇的曲子当中,除了气得咬牙切齿的某人。不是说萧摇什么都不会吗?那她的古筝是如何会一鸣惊人的。那些笨蛋,连个这么简单的事都能弄错。

在礼堂最一排,阴暗的角落里,看不清脸形的两个高大男子,坐在那静静的认真的听着曲子。

一个男子,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如痴如醉的盯着萧摇。

另一个男子满是疑惑的看着坐在一旁的男子。少爷最近怎么了,怎么一天到晚都在跟着这个叫萧摇的女孩。这个叫萧摇的来学校,少爷就早早的来到了校门对面,萧摇去别的地方,少爷也是叫他远远的跟着,不能惊动这个女孩。现在少爷简直成了跟踪狂了,他都怀疑他家少爷是不是有跟踪癖好了,可也不见他去跟踪别人。

这几天,林助理都要狂乱了。自从少爷来到香江市之后,性子真是越来越古怪,捉摸不透。他以为少爷来香江是有重要事呢,以致不顾自己身体还在受没有好,都要来香江。可是,来了香江市之后,少爷每天是有事,而这个事,就是每天偷偷摸摸的跟踪这个弹琴的女孩。

真是奇了怪了啊,这个叫萧摇的又不是什么天香国色的大美女,也不是那清秀的碧玉佳人,而且少爷也从未与她有过交集啊,她哪值得少爷如此惦念啊?难道是上辈子少爷就暗恋人家,然后这辈子不管这人变成怎样,都会把爱人认出来,所以少爷一眼就认出了前辈子的爱人?

林助理各种脑补当中。不过,还真被他补到了真相事实了。不过,谁也不会告诉他的。

被林助理脑补的男主人公,此时也在心里惊叹。

摇儿,你弹琴的样子,还是那样惊艳动人,姿势还是那样优美明朗,所弹的曲子,还是那样让所有人沉浸于中。这样耀眼的你,让我如何再舍得放开?曾经放开过一次,却让我抱憾终生,所以没有第二个曾经了。

萧摇所弹曲子已经结束,但现场却是安静异常,师生们都还仿佛身处在高山之中,静听悦耳流水之声。

萧摇没有立刻离开,她在等那些人清醒过来。她没有出丑,但她要让其他想让她出丑的人出丑。她绝不会放过任何想害她的恶毒心肠之人。

五六分钟过后,有的人先清醒过来,然后就进行激烈的鼓掌,那掌声把那些还沉浸在意境之中的人,震醒过来。

霎时,整个现场都是阵阵的雷霆似的掌声,久久未能平息。

掌声渐渐平息了下来,最后终于安静下来了。

“太棒了!”宾客们纷纷赞赏。难怪刚刚同学们都在议论这个叫萧摇的呢,感情人家的古筝出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这里有一个古筝家作曲家,他此时的激动无法言语。他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弹他曲子的人了。很多古筝家,都想争着要弹他的曲子,因为他谱写的曲子,能让人一曲成名。而他现在作的曲子,他还没找到一个适合弹的人,就是找到那些大师级的人,也没有弹出他想要的感觉。

没想到,这一次受邀回校参加年庆,还真回到了,竟然让他碰到了一直想要找的感觉。

哈哈,他简直想要手舞足蹈了。

萧摇从男主持夏天的手中拿过话筒,上来就轻淡的问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夏末凉同学,夏末凉同学可以回答吗?”

夏末凉听到萧摇说要问她问题的时候,她的心里咯噔一声响,暗自猜测,萧摇不会知道她的节目是她擅自给加上的吧?可是这事除了男主持夏天之外,没有人知道的。节目单只有她和夏天一个一份,其他人手中都没有。

夏末凉压下心里不好的猜测,拿着话筒,轻柔温和的,微笑着对萧摇:“好,萧摇同学请问。”

“夏末凉同学,我可以看一下表演节目单吗?”萧摇问道。

刚刚她用了异能透视,看到节目单上根本就没有她萧摇的节目。所以现在被她问出来了,她倒要看看夏末凉怎么解释。

夏末凉心里一阵一阵拨凉拨凉的,她不知道萧摇为什么说要看这节目单,难道萧摇知道节目单上没有她萧摇的节目,所以才会问她一个这样的问题?这不可能啊,她既然报了这节目,那么老师们和同学们肯定人会认为节目单上有节目的,可现在萧摇为什么这样问?

夏末凉心里心里慌张和疑惑,不过,她压下心里那点慌乱,故作平静的回答道:“对不起,萧摇同学,现在还在是表演时间,你已经在台上耽搁太多时间了,请你下去,可以吗?”夏末没有回答萧摇的问题,只是转移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却出现在了萧摇身上。那就是萧摇既然表演完了,那就应该回到原位,而不是在这耽误大家的时间。

“不好意思,夏末凉同学。我是一定要看看节目单才会下台的。”萧摇直接拒绝道。

夏末凉一再萧摇逼着了,如果她真拿出节目单出来,那全校师生和宾客们都会知道,是她自做主张给萧摇加的节目,那么她在全校师生心中清纯可人,温柔善良的形象,马上就会下跌,这可不是她本来的目的。

所以她决不允许萧摇来破坏她的形象。

所以,她只有想别的想法转移全校老师和同学的注意力,那就是做出她被萧摇逼迫欺负的局面。

开始全校师生都不明白萧摇这是哪一出,她已经表演完了,而且表演的这么出色。她就应该回到她自己的位置上。

可现在萧摇为什么非要看表演节目单呢?

不过,还是有小部分师生开始明了事情真相,比如学生上官飞,简靖翊,张明明……又比如老师领导,朱威朱校长……。他们这些人现在也是有点了解萧摇的性格,只要别人不找她麻烦,她绝对不会主动去寻别人的麻烦的。

所以,现在萧摇一再说要看表演节目单,之前就听人说萧摇根本就没有报什么演出节目,而夏末凉两次拒绝萧摇的要求,所以那就说明那表演节目单绝对有问题。

不过,也有宾客看出了这节目单出了问题,比如,刚刚那位兴奋的作曲家,他不认为这个叫萧摇的学生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看节目单?难道这节目根本不是这学生自己报上去的,而是别人强加上去的?这个宾客,你真相了。

夏末凉默然低下头,一会又抬起头,眼里已经有了点点泪光,然后似无辜又委屈的对着萧摇软软的说道:“萧摇同学,这,这,……”还没说几个字,又低下头,话筒里传出了细细的似哭声的声音。

很多师生看不得美女受委屈,特别是受一个他们从来看不起的一个丑八怪的委屈,就开始起开哄道:“萧摇,你欺人太甚了。你都已经表演完了,还要看什么节目单,你是不是让后面其他人不要表演了。你没看见夏末凉同学要哭了吗?”

“那位喊得最大声的男同学,请问我怎么欺人太甚了?我怎么样欺负人了?我只是问下夏末凉同学,要看一下表演节目单,这要求过分吗?你要做救美英雄,你给我回答啊。”萧摇点着那位个子不高,一脸麻子,喊得最大声的男子问道。既然他要出这个枪头鸟,他要做这个救美英雄,那她就让他好好的做一回英雄。

萧摇说完那个男同学,转而又问夏末凉:“我也想问一问夏末凉同学,好好的,你怎么就要哭了?我只是要求看一下节目单而已,我又没有说什么?现在看起就是我萧摇欺负你似的?可是在场几千双眼睛盯着,我能欺负你什么?”萧摇直接揭开夏末凉的伪装。

听到了萧摇几句的反问,好些刚刚起哄的同学,安静下来,细想了一下,萧摇还真没有欺负夏末凉,她只是向夏末凉提了一下要看节目单的要求,好像就没有说什么了吧。

那个男生更是被萧摇反问的面红耳赤,不敢吭声了。低下头不敢看人。他这次为了心中的女神,被萧摇反驳没有一点面子没有,让他那么多人看了一场笑话。他低着头咬牙切齿的低声,无人听到的声音说道:“萧摇,你给我等着,我以后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有人给他按排了一条死亡之路。

他的话被后面阴暗处的某男听见了。黑影里的某男,眼里闪过一丝嗜血之光,脸上似笑非笑,嘴里无声的说道,哼,想让摇儿死,那我就让你先死,而且是十分享受的死去。

夏末凉本来就扮着无辜委屈被萧摇欺负状,就是为了让全校师生认为是她萧摇在咄咄逼人,再加上她以前深入人心的形象,然后,大家就会赶着萧摇下台。萧摇迫于全校师生的压力,就不得不下台去,那这节目单的事就会过去了。

意想中的状况出现了。果然大家都在起哄

没有想到,萧摇竟然会直接枪打出头鸟,把问题顶了回去。

夏末凉气得心里直咒骂那个男生没用,你直接喊萧摇下台去就得了,非得把她说上去。这下好了,萧摇就差没明说,是她夏末凉在欺负萧摇。可就是她没明说,只要聪明一点,都知道事实。

没用的男生。夏末凉再一次咒骂。

现在被萧摇点出她在假装哭泣,所以她得另想法子了。

夏末凉再次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强行的把眼泪憋回去,脸上更是委屈的看着萧摇,声音细如蚊蝇的说道:“不是的,萧摇同学。我,我……”

我了几个字,夏末凉又要哭了似的,但几次咽了咽,始终没有哭出来,而她的话还是那几个字。

男主持看着气氛十分的僵硬,再这样没完没了的下去,后面的人都不要表演了。再看着夏末凉表现和作为,心里直接把她从女神的位置拉下来。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夏末凉这么阴险狠毒,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还让人看着是她委屈和无辜,受害者却变成了伤害者。以后可要离这个夏末凉远点,不然,什么时候被她卖了还帮她数钱呢?

不过现在,他同样是这里的主持,夏末凉丢脸,他也会跟着丢脸。所以,他走到萧摇面前说道:“萧摇同学,你看后面还有很多同学没有表演完?要不,你先下去,等演出结束之后,再给你看表演节目单,怎么样?”

萧摇当然明白夏天的意思,无非是放过夏末凉。可是这可能吗?答案是当然不可能。

萧摇看着夏天说道:“夏天同学,你作为这次的主持人物,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非要看这表演节目单吧。”

夏天沉默,他当然知道原因,而且是非常清楚。看着萧摇一直这么僵下去,非要一个答案,那他只能爱莫能助了。

所以,他不在帮夏末凉了,他只能说夏末凉自食恶果。

“好,既然夏末凉同学不肯给我节目单,那夏天同学手中的节目单给我看一下吧。”萧摇说道。

萧摇其实一直都知道夏末凉肯定不会给的。她只是要给夏末凉一个教训,让她自食其果,然后逐渐破坏她在全校师生心目中的形象。

夏末凉最看重的是什么?是形象,而且是深入人心的清纯善良的形象。

那么,今天过后,这种形象可是会下滑大跌了。

夏天知道,既然萧摇问了他,他就不能不给了。如果,他不给,以后真相揭穿,大家会误认为,是他和夏末凉一起要陷害萧摇的。那他就专门等着上官飞他们的报复吧。所以,为了以后能好好的安静的学习,所以,他给了。

萧摇拿过表演节目单,看了一下,果然她没有节目。第十一个节目是高一B班一个女同学的独舞,根本就不是她的古筝节目

萧摇把节目单拿给前两排的师生看了一下。

“嗡。”前两排的领导师生一看节目单,就议论纷纷起来,脸色古怪的看着夏末凉。

怪不得,夏末凉不肯给萧摇看一下节目单,原来上面根本就没有萧摇的节目,可萧摇上去表演可是从夏末凉的口中说出来的。这下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前排坐在副理事位置上的夏霸天当然也看了节目单。可他没有认为自己的女儿做错了,他女儿让萧摇出了一次大风头,现在这个萧摇不但不感恩,却抓着自己的女儿不肯放过,让他女儿在全校师生面前受尽委屈,看尽笑话。这个萧摇简直不可原谅。夏霸天也不想想,如果萧摇真不会古筝,那么现在受尽委屈,被人看尽笑话的就是她了。所以,萧摇为什么要放过这个要害她的人。

当然四人组也看到了节目单子。

以往夏末凉在丰成越的眼里一直是善良的,懂事的,可爱的。可现在这次,他认为夏末凉做的太过份了。现在还好萧摇会古筝,如果不会呢?这让萧摇站在台上让人看笑话吗?以前他是喜欢看萧摇的笑话,但那是以前。现在他都已经崇拜萧摇了,成了她的一个小粉丝,谁让他是武侠迷呢?只是萧摇对他的意见太大了,他都不敢相张明明和上官飞那样,直接说萧摇是他的朋友。

上官飞和简靖翊,再萧摇一再逼问要看节目单时,就猜测节目单里肯定有古怪。现在只是证实了猜测而已。所以,也都一脸古怪的看着夏末凉,之前夏末凉的形象在他们眼里来说是善良的,现在嘛,已经是恶毒之人了。

而訾柘眼里异样,脸色也十分不好的的看着夏末凉,那个从小跟在他后面的善良懂事的小女孩,什么时候学会了害人了?

……

夏末凉站在表演台上,接受着下面领导师生各种打量的眼光。这次,她是要真的哭了。她没有想到,萧摇会把节目单直接给师生看,一点都没有商量余地就这样做了。

从来,她接受的都是那些爱护、爱慕、崇拜、赞扬的眼光,现在第一次接受这种不屑,不赞同,批评,甚至是鄙视的眼光。所以她受不了这些。

萧摇,都是这个萧摇给害的,以后她一定要狠狠的再报复回去,要让她身败名裂,要让全校师生看到她都不耻。夏末凉心里恨恨的想到。夏末凉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她先陷害萧摇,萧摇会陷害她吗?现在萧摇只是对她最基本的反击而已。

“萧摇,你把节目单给我们看,是什么意思?节目单上就算没有你的节目,可你已经表演完了,而且表演非常出色。让你得到大家的赞赏,你应该感谢夏末凉同学给你展现的机会。前几天,你还欺骗班上同学,说你不会任何乐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既然会古筝,那你就应该出来表演。”忠诚的夏家狗陈启明振振有词的说道。

“呵呵,那陈老师,你可知道,我这古筝什么时候学的?”萧摇冷笑的问道。陈启明又蹦跶了。看来,你的心脏承受能力真的很强嘛。几次碰到鬼打墙,都能挺过去。那我下一次换一个,如何?

“什么时候学的?”一个古筝爱好者的老师问道。她学古筝有几年了,虽然是业余,但她也花费了很多精力,但还弹不到萧摇的百分之一好。

“一个月以前。而且,这一个月我都没有再练古筝,说起来,我学古筝,只学了两个小时,是跟一个乐器店老板学的。这样,我能说我很会乐器,会出来表演吗?”萧摇回答道。

再她穿回前的前几天,确实去过古乐器店,那乐器店老板看萧摇很是喜欢古筝,就教了她一下基本的弹法。真正说起来,她的古筝是在古代学的,练了有几个月。不过嘛,她现在需要一个借口,那次刚好就给了她一个理由。那是有人证物证的,以前还真没有碰过古筝。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什么,你只学了两个小时?天呐,萧摇,我太崇拜你了,你知道我学了多久吗?我学了三年啊。”那个古筝爱好者女老师兴奋的说道。

而其他人听到,更是惊讶了。刚刚在场的人,听到萧摇的琴声,那是如痴如醉,身临其境似的,悦耳动听,竟是萧摇只学了两个小时。天哪,音乐天才啊。太崇拜了,有没有啊。

不过,任何一个人只学了两个小时的乐器,都不敢参加表演吧。所以,萧摇不报名参加表演也是情由可原。

“不可能。”陈启明跳起来说道。他一点都不相信萧摇的话。可是他不相信又如何,萧摇有依据,可他有吗?

“如果陈老师不相信,那你大可去音坊问问音坊老板,我说的是不是事实。”萧摇对着陈启明冷色说道。

真相既已大白,夏末凉就必须干脆真心实意向萧摇道歉,请求原谅,说不定,她还是能挽回一些形象的。

可她偏要那种受尽委屈,被人欺负,忸忸怩怩的形象来到跟前向萧摇道歉,低声说道:“萧摇同学,对不起。”

“请夏同学大声一点,我没有听见。”萧摇说道。

夏末凉知道这是萧摇难为她,但她只能照做,所以,这次声音稍微大一点点:“萧摇同学,对不起。”

“请夏同学,再大声一点,我没有听见。”

“萧摇,你别太过份了,我们坐在这都听见了,你怎么没有听见。”陈启明再一次为夏末凉出头。

萧摇可没有搭理这个陈启明,不过萧摇没有搭理,但却有朱校长为萧摇出头:“陈老师,这是还孩子们之间的事,你少在这掺合。既然萧摇同学不满意,那夏末凉同学只有道歉到萧摇同学满意为止。”

朱校长都说话了,那他这个老师也不能越权去阻止她们之间的事了。

夏霸天气得脸色发青,两只交叠在一起,放在腿上的两只手,能明显看到青筋暴起。台上要道歉的人可是他女儿,本来还指望陈启明能够阻止萧摇欺负他女儿的,可被这个该死的朱威稍微阻止了一上,就不懦夫似的不敢再阻止了。没有的东西,夏霸天暗自骂道。

夏末凉听到萧摇的话,全身都僵了。这个萧摇真是太欺负了,她的声音明明都那么大了,还说不够大。她这是要让她大声喊出来吗?是要让全校师生都听见吗?

夏末凉低着头,脸上的狰狞表情,眼里怨毒之色,快被咬破的下嘴唇,都被一头秀发给遮住了。最后,她双手紧握成拳,随后又放开。

她鼓着气,冲着萧摇大喊一声:“萧摇同学,对不起。”喊完之后,就哭着就跑开了。

这一次的道歉声确实很大,没有拿话筒,却让全场在坐师生都听见了。

没有想到,平时细声细语的校花夏末凉,扯开喉咙时,声音会这么大,平时根本就看不出来啊。

表演台上,夏末凉离开了,那萧摇也下台去了。

至于接下的表演如何主持,演员们的表演如何,可就不管她萧摇的事了。

萧摇眼角描了一下刘瑷媛的位置,果然没有看见人。她们可真是死党啊,俩人能共富贵,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共患难呢?萧摇很期待呢。

“老大,真厉害。”一到位置上,张明明就对着萧摇竖起了大拇指。老大学习厉害,功夫厉害,没有想到古筝也这么厉害。以前,他怎么就欺负老大呢?现在想想,一定是以前的脑袋被门卡住了。

“怎么,又想学古筝了?”萧摇调侃道。

“不,不,不这个我可学不来。”张明明连连摆手拒绝,生怕真被萧摇给拉去学那么高雅的古筝。

“老大,你真是学两个小时的古筝?”丁浩好奇的问道。

萧摇嘿嘿了两声,然后说道:“你猜呢?”然后坐下来继续看这些无聊的表演,没有再回答丁浩了。她不可能告诉他真相的。

不过,她怎么好像又一直被人盯上了呢?她又望四处张望了一下,又没有发现谁盯着她。

冷昶睿从台下到台上,再从台上到台上,一直盯着痴迷的盯着萧摇的一举一动。可能是他的目光太过激烈了吧,好像要被师妹发现了呢,他赶紧拉着他家助理弯下腰靠在别人椅子的后面,挡住了师妹找寻的目光。好险,又差点被发现了,好几次都差点要被师妹发现了呢。

林助理本来看演出看的好好的,突然少爷,猛的把他的往下按,额头就“砰”的一声撞在椅背上,嘴巴也对着椅背,咧着嘴,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少爷,你是怎么回事啊?你要躲着那萧摇的目光,你得跟我打声招呼啊,现在额头上肯定又起包了。现在,林助理是有经验了,一看少爷这种动作就知道,快要被那个发现,前几天,好几次都是这样。有一次,直接被少爷按在了泥地上,吃了一嘴的泥。

林助理欲哭无泪啊。少爷这种既想好好看人家,又偏要躲着人家,这算哪门子事啊?

冷昶睿似乎听到林助理的心声。

他苦笑了一下,他也想上前去啊,可是摇儿认识现在的他吗?如果上前,被摇儿再一次拒绝怎么啊?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跟摇儿解释呢?他现在就想看着摇儿,眼光一刻都不离开。他害怕,又像前世一样,离开了他视线的摇儿,又一次离开他的世界。

文艺演出很快就接近了尾声。萧摇后面之后的一切节目都没有让师生提起兴趣。不过,五十周年的校庆,毕竟是个大日子。怎么着都要耐心全部人表演完之后,再离开才行。

在散场的时候,后面有个人喊着萧摇:“萧摇同学,请等一等。”

------题外话------

盗版读者们,本人还是要呼唤一句,作者写文不易,请到520小说支持《女帝皇》正版。

正版读者们,本人再此鞠一躬,谢谢你们的支持!因为有你们,才是我写文的源泉,能让我坚持下去!

今天是我开篇以来收到最到票票的一天,谢谢各位亲亲的大力支持。

受伤的无语1张月票,1张评价票;幻欣琳1张评票;纯白stop1评票;chen陈丽霞2525一评票;林傩1评票;吾是水金1月票;wawaqin2张评,1张月票;づ丶瑾轩、/握紧妈1张评;284406059一张评;jenhui一张月票;ding3355817三张评;黄姐0126一张评;zhang1205一张月票;5630123一评一月;pww2187

谢谢以上亲亲们投票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