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2章 宝利拍卖会

回到屋里,因为明天就是宝利拍卖会了,所以萧摇给朱校长打了个电话,向朱校长请假。朱校长同意了萧摇的请假,但却要萧摇保证在学习上不能掉队。萧摇当然向朱校长保证了,保证每一次考试都保持第一。朱校长就同意了,也没有问萧摇什么事。不过,他想问都问不了了,因为他的电话被朱立栗抢去了。

“摇摇,你怎么这么久不给我来电话,也不来找我?我打你手机,竟然关机,你把手机放哪去了?”一抢到电话,那边朱立栗就开始吼了。

“那个栗栗啊,这几天我忘记给手机充电了。我道歉,行不?别气了啊?”萧摇拿手机远离自己耳朵,然后小心的赔着笑说道。她确实忘记给手机充电了。如果不是要记起给朱校长打电话,她也没发现手机没电了。

“哼,本小姐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朱立栗哼哼鼻子,很有大姐的派头说道,“不过,摇摇,下次一定要记得给手机充好电,还有要记得常常给我来电话,最重要一点,就是有时间一定要来找我玩,知道吗?”

“呵呵,遵命,朱大小姐。”萧摇笑着应答道。随后,两人就随便聊了起来,不知不觉就聊了一个多小时,要不是朱校长催着朱立栗要吃饭了,朱立栗还舍不得挂电话呢。

早上时,萧摇又没有看见笪攸宁,不过,在七点左右的时候,笪攸宁给她来电话了,说他去回京城的路上。萧摇猜测,是不是他爷爷的病又复发了,笪攸宁才这么匆忙的赶着回去。如果他爷爷的病情真的很严重的话,萧摇想她是不是应该去给笪攸宁的爷爷看一下,毕竟现在,笪攸宁也是她的朋友兼合作伙伴。萧摇想了想,决定下午再问问笪攸宁情况吧。

宝利拍卖会的时间,是上午10半开场。

萧摇十点钟到了宝利拍卖公司门口。

不过,在公司门口,看见师傅祁万海和他一样年龄大的两个老头在一起,旁边还站着一男一女的二十多岁的年青人。

祁万海远远的就看见徒弟过来了,忙招手把她叫到跟前,“丫头,过来。”

萧摇小跑到师傅跟前,对着师傅笑眯眯的喊道,“师傅。”

“嗯。来,丫头,给你介绍两个人。”祁万海指着一个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慈祥的老者说,“这是李老,中夏国收藏协会资深顾问,是今年首办的中夏国国学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老李,老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我新收的徒弟萧摇。”

“李老,您好!很荣幸能见到您。”萧摇半弯腰礼节性的向李老敬礼招呼。萧摇知道这是师傅为她在收藏界和鉴定界拓展人脉,所以她也绝对不能让师傅失望。

“嗯。老祁,这就是你收的徒弟啊。”李老慈祥的看着萧摇,“除了模样之外,其他都不错。”

“那是当然,老李,你不知道,我这徒弟可是自学成才,我办公室那些收藏品,三件她就能鉴定出两件。”祁万海骄傲的说道。

“哦,老祁,你说的是真的?”站在李老旁边的另一位带着金框眼镜的老者有着浓厚兴趣的抬杆似的问道。“你可不会,为了让你自己,因收到一个徒弟有面子而骗我们的吧?”

“那当然是真的,以我祁万海的为人,我还能说假话骗你们不成。”祁万海争辩道,然后又一转头,对着萧摇说,“这个老跟我作对的老家伙,是京城收藏鉴定协会会长吴老。”

“您好,吴老,很荣幸认识您。”萧摇说完又是半弯腰礼节性敬礼招呼。

“嗯,好。”吴老点点对道。

老祁这个徒弟面对他们这些业内资深,德高望重,顶顶大名级别的人物,却能做到沉稳、冷静、处之泰然跟他们敬礼,没有那种惊慌失措,手无足措的表现,能做到这一点,就说明老祁这个徒弟的心态很不错。就是相貌这一点不太让人满意,不过,这女孩长成这样没有自卑反而自信,就说明她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萧摇敬礼招呼之后,就这样安静的站在师傅旁边,任两位老人家的打量。不过,萧摇表面上的平静,不代表她内心里的安静。她的心里可是惊讶激动于翻滚之中呢。

要知道,师傅介绍的两位人物,都是京城里收藏鉴定界的大人物。在中夏国的收藏鉴定界有三个知名代表人物,那就是眼前的李老李松勤,吴老吴学友,和师傅祁万海。在中夏国鉴定界里还有这样一个说法,北有吴学友,南有祁万海,而收藏界最具代表性人物只有李松勤。可见这三人在收藏鉴定界里的地位和威望。

现在,收藏鉴定界三个大人物就站在眼前,能不让萧摇激动万分嘛。不过,表面的平静还是要保持的。

“你好,萧小姐。我是陶夏凌,我师傅就是李老”站在李老身后的男青年走过来,向萧摇伸出手。

陶夏凌等了会儿没有等到祁老把徒弟介绍给他,师傅也没有介绍,没办法,他只能自己介绍自己。既然眼前这人是祁老的徒弟,那跟她打好关系是很必要的,所以他就要自降身价先主动了。

“你好,陶先生。”萧摇同样回礼。他叫她萧小姐,他就叫他陶先生。两人的身份是平辈也是平等的。

“呵呵,何必叫的那么生疏呢。我也不叫你萧小姐,我叫你萧摇吧,而我比你大,你叫我一声陶大哥吧。”陶夏凌好笑的说道。他倒意外萧摇竟然叫他陶先生,他以为她会叫他陶大哥呢。

“好的,陶大哥。”萧摇点点头应道。

另一位站在吴老身后的女人,看着陶夏凌竟然在那个萧摇面前自降身份,她就嗤之以鼻。哼,一个丑女人,也只是祁万海刚收的徒弟而已,她有什么资格让她这个吴老的徒弟自降自价去先自我介绍。

所以,她就站在吴老的身后没动,只是眼神高傲的看着萧摇,就施恩般的等着萧摇来她面前先介绍自己。

萧摇当作没看到她一般,跟陶夏凌交谈之事,又继续站在师傅旁边。

笑话,她萧摇虽然是祁万海的徒弟,刚入门,年龄又不大,但她也用不着舔着人家的脸,看人家脸色过活。如果这态度眼神好好的,她萧摇认为自己不应该丢师傅的脸,最起码不看僧面佛面,她也会好好的叫她一声师姐的。

可是看看那女人的态度和眼神,就犹如她是女王般的人物高高在上,而她萧摇如卑贱如泥的小人物。女王,哼,她还不配。

祁万海刚好与吴老对面着,吴老看不到徒弟的表情,但祁老可是把那个女徒弟的眼神和态度,看的一清二楚。哼,他祁万海的徒弟可不是任何人都能作贱的。

祁万海气哼哼的自己先走进会场,萧摇赶紧跟上。不过,萧摇一直觉得有一双灼热眼睛跟随着她,从她屋里出来之后,就一直是这样。到底是什么人啊,能瞒过她的眼晴?

吴老倒是有点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老祁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生气走了?

李老也和徒弟紧随其后进会场,不过经过吴老跟前时,特意看了一下还站在吴老后面的女徒弟,然后就摇了摇头也随进了会场。

那女徒弟被李老看了有点惊慌,忙搀扶着吴老,说道,“师傅,我们也进去吧。”

“嗯。”吴老也和徒弟进会场了。

祁万海,李老和吴老他们在第一桌的贵宾席,几个徒弟也一起。一会儿,薛玉凝也过来了。

十点半,拍卖会正式开场。

一个穿着开高叉红色旗袍,妖娆妩媚的成熟女人走上拍卖台。

“各位来宾,各位先生们,女士们,上午好!欢迎来参加宝利拍卖公司今天举行的拍卖会,我叫刘师师。大家对我刘师师不陌生吧。对,我就是宝利公司的首席拍卖师,而今天的拍卖会同样有我来主持,很高兴能为大家服务,希望我的服务能给在座的每一位带来好运。”

说道这,刘师师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

“今天的拍卖标的本来是共有12项,已经公布在发给大家的拍卖资料上,敬请各位研读,同时希望各位竞卖人踊跃竞卖。不过,今天还再加上一项拍卖品,而这件拍卖品有祁万海祁老亲自鉴定,因为时间紧迫,这件拍卖品只是给各位电话网络临时通知,相信大家都知道了。”

“轰。”

刘师师一说完,坐在席位上的众人就开始议论纷纷。

为啥?

就为那件在资料没有介绍的拍卖品,竟然是有祁老亲自己鉴定的。要知道,祁老可是好久没有亲自鉴定拍卖品了。可见那件拍卖品是如此的珍贵,不过听说是,历史上唯一女皇帝的御用砚台。那样的话,那砚台可是很具有珍贵收藏价值,所以,众来宾可是对那件拍卖品既好奇,又势在必得。

“好了,各位来宾。下面,我们拍卖第一件珍品,明万历年间的青花矾红龙纹盘,此纹盘盘心盘心以矾红绘正面云龙腾立青花留白波涛之上,粗犷古朴,内壁绘对称矾红凤穿牡丹纹,外壁则饰矾红升降二龙四组,近圈足处绘青花留白海波纹一圈。青花浓艳泛紫,矾红苍妍纯正,上下相映,对比强烈。用笔粗疏,却得古拙奇趣。盘底有‘大明万历年制款’,此纹盘起拍价是7万元,每次加价至少5千,拍卖开始。”刘师师明媚成熟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萧摇看着这纹盘不错,就想拍下来送给朱校长,所以举牌喊价。

“6号,7万。”

刘师师喊到。

“122号,7万5。”

“6号,8万。”

“136号,8万5。”

“6号,9万。”

……

“6号,12万。”刘师师喊道,“12万,还有更高价的吗?”

“12万一次,12万两次,12万三次。”刘师师落下手中的锤子,“成交。恭喜6号嘉宾。”

“丫头,你要纹盘,我送你一个就好,干嘛要买啊?”祁万海说道。他倒有好几个不同时期的纹盘,如果徒弟喜欢,送给徒弟他一点都不心疼。

“师傅,我这是买来送人的。”萧摇实话说道。“怎么能要师傅的收藏品拿来送人的。”

“哦。”祁万海点点头。

“萧小姐,看你年龄不大,花钱却如此阔绰,眼也不眨一下,就花个十多万买个东西送人,真羡慕你的朋友啊,不知萧小姐,是香江市哪位名流的千金啊?我虽不是香江市人,但我对香江市上层圈子还是很熟悉的。”吴老的徒弟笑着问道。吴老徒弟的把话反过来说,不就是说萧摇乱花钱的纨绔子女嘛。

吴老的徒弟看着萧摇花那么大一笔钱,买一个明代纹盘,心中就不服气了。她虽然是名流出身,进入收藏鉴定界之后,又拜了吴老为师,可是花钱方面还是受了很大的限制,她喜欢各种名牌,但却不能天天买。可是这人丑女人,一下子花十多万买个纹盘就是为了送人,这让她怎么能不眼红。

再坐的人哪个听不出她的意思,吴老听到徒弟这么说,就皱着眉头很是不悦,平时懂事乖巧的徒弟是怎么了,祁老的徒弟花个钱拍买一些东西关蓝儿什么事,但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好教训徒弟,他也想听听这个孩子是怎么回答。

祁老再一次很不悦,刚刚那个态度对摇儿,现在又是针对着摇儿也说话,这人的教养去哪里,老吴这人怎么把徒弟教成这样子。

薛玉凝可没有想这么多,听听她说话的,一听就知道针对小师妹的。人家小师妹花钱怎么了,人家自己有钱,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她管得着吗?

“苗景蓝,你什么意思?我家小师妹花钱怎么了,她自己的钱她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用得着你在这说三道四吗?还问小师妹是哪家千金,你这是要查户口吗?”薛玉凝质问说道。一点都没有给苗景蓝面子。薛玉凝比苗景蓝大几岁,所以她的口吻也是以姐姐的姿态来质问的。

但这让吴老很不悦,怎么说蓝儿是他徒弟,这小凝怎么就不给面子。但吴老不能说薛玉凝什么,毕竟是他的徒弟是先挑开这种话的。

“薛姐,我不是这个意思。”苗景蓝辩解道,“我这不是对摇师妹很好奇嘛,想了解一下摇师妹嘛,看摇师妹出手不凡,肯定出身也不凡,以后再来香江,就可以直接去她家探讨鉴宝这方面的知识。”

“不好意思啊,苗小姐。我家是在城外郊区一户种田的人家,从这到我家需要四个小时的路程,而我本人也是还在上学,所以恐怕没有时间来跟你探讨这鉴宝方面的。”萧摇没有说钱的事,直接拒绝道。

苗景蓝脸色变了变,她没有想到这个萧摇在前辈面前就这么直接的拒绝她,而且还编造一个农村人的身份来回答她的问题。虽然她其实根本就没有打算来找这个萧摇,但也太不给她面子,太不给她师傅面子了吧。其实这个苗景蓝也不想想,她都那样说萧摇了,也没有给祁万海面子,萧摇干嘛要她面子。

“噗嗤”陶夏凌笑出了声。

一致看着陶夏凌

“不好意思,我刚想到一则笑话,就不小心的笑了出来。”陶夏凌解释道。其实这个萧摇拒绝的真干脆,看着高傲的苗景蓝吃憋,就很有趣。

祁老和李老则是认真的看着台上的拍卖品,没有看见。如果俩人嘴角都没有咧开的话。

吴老的脸色都黑了,这些人也太直接了吧。蓝儿也真是的,老祁徒弟只是拍买一个文物而已,用得着大惊小怪吗?现在被人用话赌着了,还被人看笑话了。

台上已经拍卖到第八个物件了。

“这是一件天然老坑种满绿足色翡翠珠链,项链长度约为58.8cm,共41颗出自同一块原料的天然老坑种满绿足色翡翠珠组成的加长款翡翠珠链,直径由13.99毫米至11.50毫米不等,颜色饱满而均匀,颗颗几近无瑕,彰显华贵王者气质。所以,爱妻的先生们,爱美的女士们,行动起来吧,机会难得,错过就是可惜。这翡翠珠链起拍价是500万,最低加价是五十万,开始拍卖。”刘师师一只手拿着话筒,一只手开始划动,“88号,600万。”

“102号,650万。”

“53号,800万。”

……

萧摇听着那些喊价,想着这种翡翠还真值钱,下个月去云城,看看能不能买到这些高级玉石翡翠原石料,下个月,她的珠宝店就要开张了,她得尽快找到镇店之宝才行。

“摇儿,喜欢吗?要不,师傅拍下来给你?”祁万海看到徒弟的眼睛直溜溜的盯着那串翡翠珠链,以为徒弟喜欢,所以就问萧摇。

苗景蓝一看那串翡翠珠链,就喜欢了。那么美的珠链,哪个女人不喜欢。可她的钱不够买下来,她正转头问师傅时,却听到祁老问徒弟喜欢不喜欢,喜欢他拍下来送给师傅。她有点着急了,生怕真被祁老给拍下来。她也希望师傅给她拍下来。

“师傅,我喜欢那翡翠珠链。”苗景蓝对着师傅说道。

而薛玉凝偏要跟苗景蓝作对似的,“摇儿,不用师傅拍下来,我给拍下来送给你。”说完没等萧摇回答就举牌了。

“5号,1200万。

苗景蓝举牌。

“7号,1250号。”

薛玉凝想再一次举牌时,被萧摇拉住了,“师姐,不用了,我不喜欢。”

薛玉凝看着萧摇真是不喜欢,就放下了牌子。

“1250万,1250万,还有更高价的吗?”刘师师问道,“1250万一次,1250万两次,1250万三次,成交。”

锤子下落,“恭喜7号嘉宾成功拍得翡翠珠链。”

苗景蓝成功拍下翡翠珠链,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和兴奋,眼里还带着一点挑衅鄙视的意味看着萧摇,好像似说萧摇没钱买下来,就别说不喜欢。

萧摇对这个人真无语,二十多岁的人,还是收藏界鼎鼎大名吴学友的徒弟,怎么这么幼稚啊?一举一动都表现出了对她这个才十五岁人的不满。除了吴老没有发现,这个桌子的每个人都发现了她的动作和眼神,萧摇很怀疑,吴老是怎么选上她当徒弟的?难道真是有极大鉴宝天份才被吴老收上的?

萧摇还真相了。这苗景蓝二十多岁的人了,虽然为人处事不怎么样,但对鉴宝这一块还真是有天份,在所有知名年青人当中,就属苗景蓝最好,每一件物品到了苗景蓝手中,大多数都会又快又准的鉴定出来,这一点就是薛玉凝都比不上。

所以,吴老收这个徒弟之后,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每次和祁万海在一起,他都要祁老夸一下,炫耀一下自己这个出色的徒弟。每次气得祁万海咬牙,不过,他祁万海收徒除了要看天份,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人品。所以这几十年除了外孙女薛玉凝,挑来挑去要不有天份,但人品不算好,要不有人品,但没有天份,所就没有挑到一个中意的,直到遇见萧摇。

后来事实证明祁万海的眼光真是好。萧摇的天份鉴定能力不仅远超苗景蓝,还成为了中夏国的第一古宝鉴定师,成就超过了师傅祁万海,也超过了北方吴学友。所以情形反过来,祁万海每每与吴学友相见,都是把自家的徒弟狠狠的夸奖赞扬一番,让吴学友气得牙痒痒的,就想咬祁万海一口。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萧摇无心理会苗景蓝,就看着台上第12件物品拍卖,元青花。

元青花是中夏国陶瓷艺术的瑰宝,以明快雅丽的绘画图案、丰富多彩的器物种类、气度恢弘的审美神韵和科学复杂的装烧工艺,在原代瓷器中独树一帜,游牧文化、中夏传统文明、宗教文化、西亚等地的文化相互融会,演绎出了美轮美奂的艺术佳作,为历代研究者、收藏家和欣赏者所赞誉称绝。

“各位来宾,这第12件拍卖品元青花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知道元青花可是艺术佳作,也是作为收藏者的最佳珍品。现在,这元青花起价1000万,最低加价100万,现在第12件元青花叫价开始。”

刘师师话刚落,就好几个人举牌。

“33号,1100万。”

“102号,1200万。”

……

“99号,3800万。”

“122号,4300万。”

“99号,4500万。”

“122号,5000万。”

“122号,5000万,还有比这更高价的吗?好,5000万一次,5000万2次,5000万3次。”刘师师右手锤子落槌,“恭喜122号嘉宾,拍买成功。”

“好了,前12件物品全部拍卖成功,现在终于轮到我们压轴拍卖品上场了。”刘师师说道这,停顿了一下,“说实话啊,我现在很激动,也很好奇,这件被祁老亲自鉴定的宝物到底是什么呢,相信各位来宾的感受肯定和我的一样,是不是,各位来宾们。”

“是,哈哈……”杂乱的回答声又带着一阵哄堂大笑。

“呵呵,那下面我们一起目睹这宝物的庐山真面目吧。”刘师师打开装宝物的盒子,小心的从里面拿出一方黑色砚台。

“哟,这黑不溜秋是什么宝物啊?”刘师师对着话筒看似自言自语道,“这,这不是砚台吗?”刘师师拿着砚台貌似左看看右看看,引得在场的宾客都发出阵阵的大笑声。

“哈哈……”

“我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啊,而且怎么看都是仿制古砚的砚台。你们说,我这个首席拍卖师是不是被祁老给忽悠了啊?”刘师师跟宾客们的互动很让人愉悦。

“师姐,你这是哪请来的拍卖师啊?真厉害。件件物品都能被她煽动拍卖到最高价。”萧摇赞美道。

“呵呵,她可是我同学,我可是好不容易花高价把她从国外给请回来的。还别说,她的口才在学校一直是一流的,而且很会调动别人情绪,让人兴奋,然后,头脑一发热,就做出了一些让自己后悔的决定。”薛玉凝说道。

“估计,那些后悔的人必定为你贡献了不少钱吧。”萧摇挑挑眉问道。

“那是当然。”薛玉凝愉悦的回答。

“祁老,祁老,您在这吗?,您说说,您是不是在忽悠我的呢?这黑不溜秋的仿制砚台怎么就成了压轴拍卖品呢?”刘师师看见祁万海坐在首席上,还故意喊着祁老。

“哈哈……”大家都看见祁老坐在第一桌,刘师师会看不见?他们当然知道刘师师在调动气氛。他们可是一早就听说这砚台可是非比寻常,至于怎么不寻常,一会就见真相。

“嘿嘿,这死丫头。没事拿我开玩笑。”祁万海嘴上斥责,脸上却是明显的很愉悦。

“祁老,您再不应声,我就把这方砚台砸了啊?”刘师师说完,就“啪”的一声,真把这方黑砚台砸在了拍卖席上。

“啊!哇!”她这一动作,引得在坐的宾客惊叫连连啊。要知道,作为压轴拍卖品,期价值肯定珍贵异常。可刘师师还就在这真砸了?

“啊!”这是刘师师的惊呼声。

“啊!”这是宾客们听到刘师师的惊呼声之后,再跟着惊呼的。因为,投影上明显看出了真相。

“哇噻,原来玄机再里面。”刘师师说道,“我就说祁老怎么可能拿我这个首席拍卖师来开涮。”

“哈哈……”又是一阵大笑。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吧。”刘师师正色道,“这方砚台可是砚中砚,外面是民间仿制品,里面这个砚雕刻的是龙而且还是五爪金龙,背后还有御用的印子,底座还有一“曌”字,这可是大历朝女皇帝厉则天的御用砚台,价值连城啊。这也是祁老亲自鉴定的,绝无虚假。”

刘师师说完就停顿了一下,在坐的宾客们严肃起来了。

这砚台确实有很大的收藏价值,比以往任一个皇帝御用砚台收藏价值都高。

为什么?

因为中夏国历史上几百位皇帝,但却只有一位女皇帝,所以这位女皇用过的东西肯定比任何一位皇帝的收藏价值都高。

如果这方砚台是真的,不,已经是确定是真的,那么它拍出去的价肯定不低于1个亿。

“好了,各位宾客们,这女皇御用砚台起步价是5000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0万。喊价开始。”

很多人举牌子了。

“8号,5200万。”

“76号,5500万。”

……

“143号,1亿5000万。”

“188号,2亿。”

“3号,2亿1000万。”

“老吴,你也想把这砚台拍下来啊?”祁万海看着吴老举牌就问道。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吴老对着道。

“嗯,管不着,你拍,你拍吧。老李,你要拍吗?”祁万海呛着吴老,而后又问李老。

“嗯,我也想把它拍下来。毕竟,这是很值得收藏一件高价值珍品。你呢?”因为没有对外公布这古砚的卖主,所以李老和吴老不知道这卖主就是祁万海的徒弟萧摇。

“呵呵,如果我要买下来,这方砚台就不会出现在拍卖台上了,而是出现在我的收藏架上了。”祁老乐呵呵的说道。他说的是实话,如果他要买,就会在当天就向徒弟买下来了,还会在拍卖台上?

对这方砚台,祁老虽然喜欢,但却不是喜欢到非买下来的地步,因为这砚台是皇帝用的,而且是女皇御用的,想买这砚台的人,都是极有野心的人,冲的就是女皇唯一的名号。所以祁老这把年纪了,他可什么野心都没有了。

……

“2号,3亿。”

“老李,你就别跟我争了,你那一屋子的收藏品,还缺这一件吗?”吴老说完,又举牌子。

“3号,3亿1000万。”

“老吴,我那一屋子的收藏品是多,可这件我也喜欢啊,当然要把它买下来。”李老说道。

……

“143号,3.5亿。”

“188号,4亿。”

听到刘师师的报价声,萧摇可是既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她之前预估这砚台能卖到3亿,现在都已经叫价到4亿了,现在还在继续叫价。

“2号,4.3亿。”

“3号,4.5亿。”

“188号,4.8亿。”

“薛姐,188号那家伙,是谁啊,这么狠?”陶夏凌问薛玉凝道。188号看着好像对这砚台势在必得啊。

“188号是香江珠宝界龙头老大,袁世华。他也有个古玩店,玉瑾轩,现在他要买下这砚台,想来是要做镇店之宝。”

萧摇听到袁世华这名字,心头一动,那不是赵福宝的老对头吗?那袁世华现在珠宝界的老大的位置应是从赵福宝那抢来的。既然是赵福宝的死对头,现在赵福宝是她萧摇的人,那这个袁世华就是她萧摇的死对头了。

萧摇拉过师姐悄悄的对她说:“师姐,我这砚台不卖给188号。他出再高的价也不卖。”

“萧摇,不行,你突然对着这么多人说,不卖给188号,那不是砸了宝利的信誉吗?不行,绝对不行。”薛玉凝摇头拒绝。

“不用,你派个人偷偷跟他说。”萧摇对着薛玉凝说了一句,“你放心,他听到这句话,不仅放弃拍买,而也绝对不敢诋毁宝利的信誉,相反他还要真的处处维护宝利的。”

薛玉凝听过那句话后,笑了,然后招一个服务员,让她把话带给袁世华。

“师妹,你跟那个袁世华有仇吗?”薛玉凝问道。

“嗯,有。是个大仇。”萧摇故意神秘的说道。

“你们两师姐妹在嘀咕什么呢?”祁老看不得俩师姐妹说话似的,插话道。

“老师,这是我们师姐妹的体己话而已。”薛玉凝说道。然后看着快要*落尾声的拍卖,然后眼睛描到了188号。

“2号,5.3亿。”

现在只有李老和188号在竟争,3号吴老在喊价到5亿时就放弃了竟争,4亿就已经到了极限,5亿他暂时抽不出那么多钱。

188号再想一次举牌,刚好服务员到了他跟前悄悄对着他说那句话。他听到服务员传来的话后,又怒又气又无可奈何,只能放弃竟拍了,他怒眼狠狠的盯了一下一号桌。

“5.3亿,5.3亿,还有更高价的吗?5.3亿一次,5.3亿两次,5.3亿三次。”锤子落槌,“成交。恭喜2号嘉宾,成功拍买成功。”刘师师说道。“好了,各位来宾,宝利拍卖会就要到此结束了哦。”

刘师师还说了一些结束词之后,这拍卖会就算完全结束了。

祁万海,李松勤,吴学友各自带着自己的徒弟一起来到了贵宾招待室。

李松勤在和宝利人员办交付手续时,萧摇说道,“李老,直接付5亿吧。那尾数就算了。”

“摇丫头,你说什么?”李老年纪大了,以为出现幻听了,不确定的问道,“这,这砚台,难道是你的?”

在宝利公司,除了祁万海和薛玉凝还真没有人知道,这女皇的御用砚台是萧摇的。所以再场的人都惊诧了,所以一致的看着萧摇就等着萧摇的回答。

“嗯。是我的。”萧摇回答道。

“老祁,你可真不厚到,我们几十年的老朋友了,都把这事瞒得这么紧。三天前,你告诉我这有个宝物,你知道,我这次来这,就是听到你说你这个宝物要拍卖,可你没有告诉我,这个宝物的拥有者是你徒弟吧。”吴老有点闷闷的说道。

“哼,告诉你们,这砚台还能拍卖成?能拍到5.3亿吗?我看早就被你们用不到2亿的价格就买下来了吧。”祁万海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这徒弟年龄小,如果真被你们忽悠一下,然后又打着师门友谊的牌子,我徒弟还不碍在我的面子,不好意思拒绝,到时真把这砚台低价卖给你们,我徒弟不是太吃亏了吗?。你看看,现在不是卖出一个5.3亿的高从了嘛。这可是多了三个亿,不是三千万的数。”

“哼。”吴老气哼了一声。

别看祁万海和吴学友碰见了,说几句话都要互相呛几声,其实他们的朋友关系很好,可不会为了一些事斤斤计较。只不过,这是他们之间的维护友谊的相处方式,所以再场的见怪不怪了。

“那好,既然摇丫头说付5亿就5亿吧。”李老也没有客气拒绝,然后又笑呵呵的说道,“摇丫头,我算欠你一人情喽。”三千万对他来说不多,但现在他一下子拿出5个亿,这三千万对他来说很多了。所以,李老也没有跟萧摇客气。

一会儿,交接手续都办好了,萧摇平静的接过那张有5个亿的卡。她现在对这些时不时的巨款已经有了免疫力了。

“摇丫头,你这方古砚是哪来的?”李老好奇的问道。就像当被祁万海一样好奇。

“在古玩市场捡漏捡来的。”萧摇答道。

“什么?”和那一天一样,都是惊讶万分。尤其是苗景蓝,她的运气怎么没有那么好,没有捡到这种宝物,不然那5亿就是她的了,她现在对着萧摇手上那张卡垂涎万分呢。其实苗景蓝碰见了这个砚台,也不会认识,因为她没有像萧摇一样拥有透视异能,所以发现不了里面的玄机。

然后,萧摇又解释了一遍发现这砚的过程。

李老和吴老惊叹萧摇的运气真好。买个仿制品,没有想到买的却是一个价值连城的真品。

随后,李老和吴老听说萧摇被祁万海收为徒之前是自学成才的。他俩就考了考萧摇,发现萧摇简直就是天生吃这一行饭的。所以俩人就开始忽悠让萧摇当他们的徒弟,就着当他们徒弟之后的各种好处,这让祁万海急了。他好不容易收了个徒弟,这俩人竟然就在他眼前明目张胆的挖墙角。

三个老的就在这个贵宾室争的面红耳赤,不分上下。几个年青人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也不上前劝说。

看着争得差不多了,萧摇笑嘻嘻的上前说道:“师傅,您放心,我的师傅只会是您。谢谢李老吴老的厚爱。”

祁万海听到这话,舒服了。这徒弟没白收,果然向着自家师傅的。他得意的看着俩位老友。

其实李老和吴老也是真的想跟祁万海争徒弟,只不过,他们看不过祁万海那个得瑟劲,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出。他们三人一直都是这样维持加深友谊关系的。

其后,一行人都在聊聊天,说说古董行业的发展前景。萧摇跟他们聊的越深入,对古董行业就了解的越透彻,对她进军了解古董行业帮助很大。

下午,众人都各自回去了。萧摇也和他们告辞了。刚接近门口,又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萧摇想走出去,再用异能观察一下周围,刚没走几步,手机响了。

------题外话------

读者们,请支持正版,本人才会有动力啊!正版读者真是太少了,本人很郁闷啊!

还有问一下,哪位亲有评价票啊?偶要五星评价票。

wail1314投了1票5热度评价票,2张月票,冰颜月2张月票,815358945一张月票。

谢谢以上的亲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