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1章 关长云的身世

其实故事有点老掉牙,但奈何老掉牙的故事却时常发生。

无非是郎才女貌,情投意合,结为了夫妻。为了丈夫的前程,妻子忍痛放夫追寻程途,最后丈夫大展鸿途,官运哼通,自己惨遭负心汉抛弃的下场却不自知。

二十多年前,作为知识青年的刘德荣和城里其他几个知识青年,作为下乡知青被安排下放到关家村,也就是关长云长大的那个村子,认识了关家村村里一枝花关佩佩。

刘德荣长得一表人才,俊逸中透出文雅,彬彬有礼,而且也是有文化有知识有修养的知识分子,很快让村花关佩佩的芳心暗许。

而关佩佩呢,虽然从小在农村干活长大,但她却没有农村人的粗鄙和黝黑。相反,关佩佩长得眉清目秀,如花似玉,特别是一双眼睛水灵水灵的,而且气质文雅,十足是个大美人。如果不是知道关佩佩这人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富家小姐呢。这也让刘德荣一颗炽热的心沦陷了下去。

妾有心,郎有意。两人很快在其他下乡知青和村里人极力的撮合下,在关家村各个村里人的见证下,按照关家村的礼仪,办了酒席,拜了堂,成了亲,刘德荣和关佩佩就算是正式夫妻了。

婚后,两人甜甜蜜蜜,幸福快乐的过日子。很快,三个月后,关佩佩的肚子里就传来的喜讯。而刘德荣也是幸福快乐的要疯了,他决定以后都住在关家村,就守着关佩佩和肚里的宝贝过日子。

可是好景不长,当关佩佩肚子七个月时,城里下来通知,这些下乡知青可以返回城里了。

当刘德荣接到通知的时候,又惊又喜又是犹豫。惊喜的是他还能回到城里,不管怎么样回到城里肯定是有更大的发展前途,不用每天在农村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生活了。犹豫的是,他在这里成了家,有一个漂亮的妻子,而且即将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这两年他与关佩佩在一起,过得很幸福,很快乐。但城里也有自己的亲人朋友。

想了又想,眉宇间十分的纠结和复杂。蹙眉时,那张通知书被他折了开,开了又折,折了之后,又扔,扔了之后,他又急忙忙的找回来,如此反复。到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留在关家村,和关佩佩及孩子一起生活。他把那张通知书扔到垃圾堆里,就沉重的走开了。

刘德荣离开之后,关佩佩从一个角落里走出来。原来,她从别人口中得知,城里来了通知让这些下乡知青回城里。就急急忙忙从家里出来寻找刘德荣,刚好从远处看到刘德荣拿着通知十分纠结的在那里思考。她没有上前,只是在远处的角落里焦急的等待丈夫的抉择。

在半个小时煎熬的等待里,关佩佩却仿佛过了三十年那么慢长。最后,她看见丈夫把通知书给扔了。那时,她感动的泪水布满整个脸庞而不自知。丈夫走后,她关佩佩把那张折揉的不像样的通知书捡起来。这是她丈夫对她爱的证据,她要保存好。

丈夫选择留下来,这让关佩佩感动又感激,这让关佩佩更是死心踏地的爱着刘德荣。她是希望丈夫能留下来的,毕竟她肚子现在七月大了,再过二个多月就要生了。她不希望,生孩子时,丈夫不在身边。以后,孩子的长大还需要父亲的陪伴。

村子里的知青,都乐呵呵的陆陆续续返回了城里,到了最后,就剩下一个刘德荣在村里了。

这之后,每天刘德荣去干活时,都会在村子路上站一会,脚步踌躇不已,眼里很里纠结。回到家里,也是长叹不语。

这些关佩佩把丈夫这些天的表情心情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她咬咬牙,跑去跟父母商量。终于下定决心,放开丈夫的脚步,让他回到城里去。

现在反而是刘德荣又感动又感激了。他连连发誓保证,只要他在城里安定下来,找到好工作,再买上房子,就她俩母子接过去和他一起生活。

那一晚,夫妻俩说了一宿的话,第二天一早,再村子路口俩人双目含泪,依依不舍的分别。男的一步三回头,女的眼泪直流,既不舍又摇手让他离去,直到看不见男人的身影,还一直站在村子路口。

离去的一个月,是三天一封信,诉说着彼此之间的思念,想着他们将来的孩子;一个月之后,是七天一封信,说着思念,想看孩子了,和家族给他找的新工作;三个月后,十天封信,一开始就说他的新工作情况,有点忙,没有那么多时间,再说着对她的思念和说到孩子;半年后,一个月一封信,还是说工作很忙,几乎没有时间写信,说让她等着,再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他们母子接到城里了。

但一年之后,几乎就没有信了,而关佩佩也断了丈夫所有的信息。她开始担心害怕,丈夫是不是丢了工作遭到了打击,或者是遭遇了不测之类的,不然为什么没有他的信息了。她想去城里找他,可是家里有两个年迈的父母,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根本就走不了。

一晃就三年过去了,在这三年中,她由人人羡慕嫁个好儿郎的姑娘,变成了被男人抛弃的妇人。村里人个个人都在看她的笑话,言语之间都是冷嘲热讽,说刘德荣肯定不会回来了。

关佩佩一直在担心害怕恍惚中等待度过,直到有一天不满三岁的儿子满身是伤,泪眼汪汪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时。她才发现,因为她的等待,而忽视了儿子的成长;因为她的等待,让一双年迈的父母为她担忧不已。

所以,为了儿子,为了父母,她必须坚强起来。她就从那一刻起,她由柔弱的姑娘变成了强捍的孤家少妇。

不过,关佩佩也在强捍中等待。她一直相信,她的丈夫不是薄情寡义之人,她的丈夫一定会回来接她们母子的。

这一等待,这一相信,又是十二年。

但她始终没有等回她的丈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在三年前,关家村发生泥石流前的那一天的上午,关佩佩从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那就是他的丈夫刘德荣挽着一个漂亮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出席一场慈善捐卖会。

关佩佩看到刘德荣那一刻是惊喜的。她就知道好的丈夫一定会有不凡的事来的。但关佩佩看到那个女人和那两个孩子时,真是犹如晴天霹雳。那新闻上说,那是刘市长带着他的妻子和儿女一出席的。

那两个孩子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样子,也就是比她的儿子小一多岁。那就是说,他断信那一年,就是那个最大孩子出生那一年。那也就是说,第一个月,信迟延到七天时,他就跟别的女人好上了。

关佩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她十分愤怒,十分生气,原来刘德荣,好的丈夫早已背叛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只有她在傻呼呼的相信他说会回来接她们母子的话。她想不顾一切,到香江市,找到刘德荣,然后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他们之间的爱情。但冷静下来之后,她决定第二天带着儿子去找刘德荣,她不是刘德荣的妻子可以,但她的儿子就是他刘家的种,他必须要认。

可是,关佩佩没有等到第二天。

在的下午,因为连续的暴雨,造成了关家村泥洪流。泥洪流压垮了关家村很多人家的房子,泥沙也埋葬了很大关家村村民的性命。这包括关佩佩的父母和关佩佩,而关长云因为出去田里捉鱼去了,而逃过一劫。

被救出来的关佩佩只剩下最一点气力了。她把她和关长云爸爸相恋相爱的事说给了关长云,最后要关长云一定要去香江市找爸爸,让他让祖归宗。

关佩佩让儿子不要恨他父亲。因为他的父亲曾经选择过她母子,爱过她们母子的。

十五岁的关长云痛哭着答应了。

埋葬了妈妈和爷爷奶奶,办好了一切丧事之后。四眼三人就陪着关长云一起来到了香江市。

关长云虽然怨恨着父亲从小就离开了他,但同时也渴望着父爱。他的怨恨中夹着浓浓的对父亲的儒慕爱意。

站在政府家属院门口时,他的心里七上八下,很是忐忑不安的等待警卫员让他进去。

但回来的警卫员却告诉他,刘市长根本就不认识一个叫关佩佩的女人,更别说关佩佩的儿子。所以警卫员要把他赶走。

关长云从来没有想过父亲竟然不认他,不但不认他,还把他妈妈给否定了。妈妈这辈子就是在等待丈夫刘德荣的日子中过去的,直到死,妈妈都还想见她的丈夫刘德荣一面。可现在,他刘德荣怎么能把结发之妻给否了。

那一刻,小小年年的关长云冲动,脑子里充血,恨不得替妈妈打他两巴掌。但随即又冷静下来,他再一次让警卫员去传话,如果不见他,他明天就是市政府大门口闹,说他刘德荣抛妻弃子。看他的市长之位还能否坐下去。

最后关长云终于见到了他那个所谓的父亲。但一见面,就被他那个父亲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那一巴掌把他对父亲的渴望、期盼、儒慕、炙热、崇拜全部打没了。

“畜牲,竟然敢威胁上我了。”刘德荣打完之后,骂道。

“我是个畜牲,你就是个大畜牲。”关长云狠狠的回击道。

“啪”,又是一巴掌。

“关佩佩就把你教成这样,跟长辈顶嘴,骂自己父亲的?”刘德荣手指着关长云训斥道。

“谁都有资格说我妈,就你刘德荣抛妻弃子的负心汉没有资格。”关长云怒恨道。

“你,你,你……”刘德荣手指着关长云,气得满脸通红,被自己儿子骂的没有反驳之地。

“荣哥,别气了。这毕竟是你的儿子,关姐姐过世了。我们就应该把他安顿好。唉,关姐姐也不容易,一个人把儿了拉扯大,对孩子教育方面有所忽视,我们应该理解。”刘德荣的太太很是温柔的劝道。

如果她不劝,刘德荣火气也能很快就下去了。可是,她这一劝说,无疑是火上浇油啊,又把刘德荣的火气又提起来了。

姜玉红无非是说关佩佩是一人无知的农村妇人,能把孩子教育好吗。而听在刘德荣的耳朵里,就是他曾经和一个农村妇人结为夫妻。这是他走上仕途以前,存在最大的败笔和耻辱。如果不是他现任妻子的家族把这种消息压下去,肯定会有很多政敌以此来攻击他。

当他好不容易忘记这件事有完美家庭时候,现在农村那个孩子突然跑到他面前来。还说要到政府门口闹事以威胁他。这就是农村妇人教育出来的孩子,没大没小,没规没距。

关长云第一次与父亲见面,就被父亲挨打,被他的所谓的妻子侮辱他的妈妈,被他的一双儿女谩骂侮辱及冷嘲热讽。

那一天,他所有的期盼都被浇灭了。那一刻,他想不要这个父亲,不要回刘家,他想立刻远离刘家,离的远远的,然后再没有交集。

但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他的妈妈,希望他认祖归宗,把他关长云改成刘长云。所以,他不想他的妈妈死了,在黄泉地下都不能冥目。

他咬紧牙关,在刘家赖着了。闹得刘家,没有一刻安宁。但关长云也没少挨刘德荣的打。

到了最后,刘德荣就以关长云远房亲戚的名义把他送入高英学校学习,并安排了在学校住宿。

他从入校以来,就旷课,打架,违返校规班纪,许是刘德荣特别关照了吧,他无论做什么,学校都没有开除他。他灰心了,就不在去上课,跑去和四眼到社会上混,而四眼三人就陪着他,收保护费,打架等等……

直到,前段时间,狗子打伤一个在公安局有点后台的人。他代替狗子进了局子,而他受伤的人说,只要他们拿出一万块作为赔偿,他就不告他们,让警局的人放出来。一万块,就他被狗子在脸上趁破了一点皮而已,就要赔一万块。

关长云进了警察局,那些人员问他的父母,他就说自己是孤儿,没有父母。警察局的人员只能继续把关长云关进拘留所。

关长云关进拘留所,四眼三个着急了。那人要一万块,不然最少要把关长云关个半个月,这半个月都不知道要在里面吃多少苦头。

他们三个刚开始想要去找关长云的爸爸,但想到关长云这三年在刘家的生活状况,就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紧不能去找他爸爸,还要瞒着他爸爸,不然又会把关长云打个半死。

所以,他们就想到了抢劫。因为古玩市场一般都是老人和小孩,都是好下手的目标,可是他们盯了一天,结果就盯上了萧摇。

听到这里,萧摇眼里都是杀气。她知道刘德荣这人不好,但没有想到,他对待自己的亲身儿子都这样,简直连畜牲都不如。

“关长云,三年了,现在我问你,你还想改姓刘吗?如果你还想的话,我会有办法的。”萧摇问道。

“不,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我现在恨不得自己身上没有刘家的血,现在想到自己是刘德荣的种,我就觉得自己很恶心。”关长云平谈无波的说道,“不过,这三年来,他刘德荣不知道打过我多少次,流过多少血,好几次都在生死边缘。所以,刘德荣给我的生命我已经还回去了。我现在只是关家村关佩佩的儿子。”

“嗯,这样就好。关长云,我说,如果刘德荣下监狱坐牢了,你是否会想去救他。”萧摇还是想再确认一次关长云的想法。过不久,刘德荣是真的会下监狱的。她不能让关长云对刘德荣还有一点父子之情,不然会影响他的成长,左右他的思想。

“不会,十八年前,他抛弃了我们母子,三年前,他再一次抛弃了我们母子。这一次,轮到我来把他抛弃。如果他下监狱了,我会放鞭炮庆祝的。”关长云说道。

“好,四眼,狗子,大胡子,你们都听清楚了,关长云现在和刘德荣副市长一点关系都没没有了,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了吧。”萧摇清脆云亮的声音说道。

三人看着关云长,关云长的眼里确实看不出对刘德荣一点点的在意。而关长云则对他们点了点头。

“好,我们愿意听你的,跟着你干。”四眼三人和关长云一起说道。

“好!”萧摇豪爽的也应道,转而正经严厉的话语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个人决不允许背叛,一经发现,没有任何理由,我都会让他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背叛你,绝对对你忠诚,对帮派忠诚,如违背誓言,我们愿意接受最严厉的惩罚。”四人异口同声的慎重的发誓。

“嗯,好!从现在起,我们帮派名字为罗刹帮,分四个堂,分别为信义堂、仁义堂、忠义堂、诚义堂。帮主是关长云,副帮主分别为大胡子和狗子,军师为四眼,级别权利等同副帮主,而至于四堂堂主人选有你们来挑选。而我是罗刹,在幕后掌控整个帮派,在帮里,你们都称我为大小姐,平时就我萧摇叫可以了,不过别让外人知道我萧摇就是罗刹帮大小姐就是了。因为现在不是时机,时机成熟,我自会向外界公布。平时我不会过问帮派之事,除非处理不了的事情找我就可以。”萧摇说道,“你们可有异议?”

“我有异议。”狗子现在能动了,他马上举手说道。

“嗯?”萧摇有点疑惑了。“说吧。有可异议”

“这个,大哥二哥三哥当帮主就得了,我这个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人,怎么能当上副帮主呢,要不,直接给我一个堂主当当就行了吧。”狗子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耳朵说道。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

萧摇模着自己的下巴,作思考状。

狗子现在心里忐忑中期待萧摇能改变主意,所眼睛分外亮亮的盯着萧摇。

“但,我还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哦。”萧摇没如狗子的意,“好了,狗子,我说你有能力有资格当上这个副帮主之位的。等帮派成立之后,我会让你能力的。”

“啊?”狗子有点懵了,明显没有料到萧摇是这种回答。

“四眼,大胡子,帮派住落点和成员招收这一块就交给你们俩了。”萧摇交任务道。

“那我呢?”狗子急着问道。二哥,三哥都有任伤呢,那他这个副帮主怎么没有事干呢。

“别急,狗子。你的任务最重,你去打听一下,香江市有哪些黑道帮派势力,他们的主要头领帮主是谁,都必须打听清楚。不过,再些过程中,你要注意自身的安全。”萧摇严肃的说道。

“嗯,你放心,保证完全任务。”狗子打保证说道。

“嗯,完全任务的同时,要保证安全。”萧摇再一次说道。

“嗯,我一定会的。”狗子点点头说道。

“关长云,从明天起,你明天回学校上课去。我去外面给你们找一间别墅楼,以后你们就住那里吧。”

“萧摇,这别墅楼会不会太贵了,我们只要普通的楼寓就好了。”大胡子说道。

“你们以后不会是普通人了,你们认为你能住在人多复杂的楼寓合适吗?这别墅最多也就一两千万,我还是能买得起的。不过,还要过几天才行。”萧摇说道。她现在手头上只剩下六百万了,买不了别墅,只能等那砚台拍卖完之后再买。要买买两栋才行,以后还要把外公外婆接出来呢。

四人想了想,以后他们的身份可会是黑道之人了,普通楼寓确实不适合他们住了。

萧摇再和他们商量了一些实施计划,确认无误后,就和他们分别了。

可是,萧摇总感到后面好像有人跟着她看着她,但她又发现不了什么。以她现在的功力发现人可是轻而易举的事啊,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啊?

------题外话------

亲们,偶要票票,要票票啊,特别是评价票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