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0章 逃课同学关长云

“怎么是你?”萧摇惊讶道。

“真的是你?”关长云同样疑惑又肯定惊讶的呼道。

而他们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他们是同班同学。

萧摇十分惊讶,她没有想到,这狗子三人口中重情重义的大哥,竟然是她班上的同学,而且就是她的邻桌,最后一排那个时常逃课的同学关长云。

关长云从高一开始和萧摇一样一直在F班。不过,从第一天班里报到点名开始,关长云就缺席参加,而后更是时常不在学校上课。

除了第一天,陈启明这个班主任怒气冲冲说要找家长,不过,当打电话给家长时,刚开始的怒气冲冲,说了一会话之后马变成了谄媚点头哈腰。再以后,他再也没管这个关云长来了没有,如果,偶而关长云来了上课,陈启明都会客客气气的对他,让他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老师或同学。

再以后,所以人都对这个关长云的身份好奇极了,包括萧摇。不过,那时的萧摇已经跟关长云是邻坐,偶尔关长云来了上课,萧摇都会偷偷观察一下这个邻桌。

所以现在,猛然告诉她,现在这帮小混混的头头竟然会是她的一个同学。而这个同学的年龄也才18岁,却被几个二十多岁的人叫做大哥。这能不让她惊讶吗。

难道他天天不来上课就是来做别人大哥的?

萧摇第一次对自己的同学,有了不同的认知。

关长云的惊讶不亚于萧摇。他没有想到,他兄弟口中的会武能打的巾国女豪杰,真的是他班里的同学萧摇。

那几天,他顶替狗子被关进拘留所,而之后却要一万块钱才能保释出来。大胡子,四眼和狗子,却真的不知从哪弄来一万块把他保释出来了。

后来,他问起一万块钱的来源,他们几个不好意思,眼里又放着崇拜的光芒,把过程说了出来。他们说,刚开始他们是想抢劫的,但当他们不抢时,从一个女同学就借一万给他们的,那女同学是高英学校的,脸上有一块红胎记。关长云是相信这几个兄弟的。

他们一说脸上有红胎记,而且还是高英学校的,他就模糊的印象当中,他邻桌好像也是脸上长红胎,而据他所知,全校也只有他邻桌脸上长红胎记的。但据他了解,那个邻桌软弱好欺,也没有听说她有一身武艺啊,好像更没有钱吧?难道这些都是表面的?

最后好奇心作祟,在还钱时候,他就想见见这个借钱的人。

可没有想到,这人还真是他的邻桌萧摇同学。

“呵呵,我真没有想到,他们口中的大哥竟然会是你!”萧摇笑呵呵的说出自己的诧异。

“呵呵,我也没有想到,他们口中一身功夫的巾国女豪杰会是你!”关长云也毫不掩饰自已的诧异。

“咦,大哥,你俩认识啊?”狗子也诧异的问道。他问时也是有点心虚的,当初他们三人打劫竟然打到大哥认识的人身上去了。

“呵呵,我们是同班同学,并且还是邻桌呢。”关长云说道。

“啊?”狗子、大胡子和四眼惊讶了。

“关长云同学,我比较好奇的是,看你年龄比他们都小,怎么会是他们的大哥呢?”萧摇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了。

之前遇到到他们三个,本就打算让他们几个帮她建立黑帮势力,所就想要认识他们口中的老大。可现在,他们口中的老大既然自己是认识的人,她要问清楚他们之间的来历和关系了。

而现在看到关长云,更让她想到前世那个在黑道界叱咤风云的黑暗帝皇,好像也叫关长云,他们不会是同一个人吧。萧摇心里好奇,但她现在证实不了。不过,她想他们应该就是同一个。不管怎么样,既然被她碰上了,她就不能放过了。

“这个,我来说吧。”狗子急出来说道。

原来,狗子,大胡子、四眼和关长云都是从一个农村过来。而狗子、大胡子是孤儿,四眼和关长云是单身家庭。不过,四眼单身家庭又和关长云不一样,他有一个七十多岁年迈的奶奶,而妈妈是个半疯子,就是时好时坏,好时能干活,坏时就在地上打滚骂人,也时常打骂四眼。

而关长云好一点,他有奶奶爷爷和妈妈都比较疼他,但没有父亲的他性格十分的叛逆,常常看不得别人欺负狗子他们。

所以他们之间关系都很好,四人算是相依为命的说法也不为过,

关长云虽然都比他们小几岁,但关长云从小就比他们聪明,也很能打。他们四人在村里因家庭原因,常常被其他小孩围攻追着打骂,而关长云能打够狠,护着他们并鼓励他们全反击回去,结果,打架是打赢了,不过四人也是一身伤。

而被打的小孩叫着家长过来,上门赌着他们打骂。家长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关长云家,因为只有关长云把那些小孩打得最凶最狠。

关长云的妈妈向各位家长赔礼道歉之后,也不会直接打四个小孩,只是教育他们要团结一致,以后再有人欺负,就得狠狠的欺负回去,只是给欺负的人一个教训就好,但是绝对不能杀人放火伤人性命这些伤天害理的事。

关妈妈对狗子三人也都很好。所以,狗子三人既把关长云当弟弟,又把关长云当哥哥。弟弟是因为年龄最小,所以会对他很疼爱的,当哥哥是因为什么事,都会是关长云作主的。

特别是三年前关妈妈去世,几人来到人生地不熟市里之后,更是以关长云马首是瞻。所以,他们都是喊关长云为大哥。

“哦。原来如此。”萧摇点点头,然后又问道,“那你们为什么来市里?”

这下,四人都沉默了。狗子三人一致的看着关长云。

萧摇奇怪的看着他们的表情,难道有什么隐情不可说的?

“那好吧。既然不想说我也也不想知道。但我想知道的是,关长云同学,你刚才说你们是农村来的,那你又是怎么进的高英的?”

四人再次沉默,表情十分的难看。

关长云没有回答萧摇的问题,他从口袋里拿出一踏着,递给萧摇。

“萧摇同学,这是一万块,你数数,再之后,你就当作不知道我这个人,可否?”

萧摇没有去接那一万块,而是认真的看着关长云问道,“关长云,我不想知道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我现在想建立一个组织,需要人手,不知你们几个是否愿意加入?”

四人的眼皮子动了动,眉头拧了拧,都似乎在思考这种事情的可能性。

萧摇也不等他们的回答,继续犀利直中要害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只是在街头混,没有参与到哪个黑帮势力去。不过,你们真的永远这样这下去吗?永远靠替别人收保护费生活?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你们也是正处在年轻气盛时期,难道就真的没有野心吗?”

是啊,难道他们真的要永远居无定所,靠替人收保护费流落街头似的生活着?他们才二十来岁,就像面前这人说的,他们也是有野心的,他们完全能力为自己创造更好的未来。那为什么只是拘于吃饱穿暖呢,跌跌撞撞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家?

“我们明白你的意思,可我们不想过着每天打打杀杀的日子。”四眼想了想说道。

他们只是想好好活着,可不想每天过着拼命流血的日子。况且以关长云的身份,也不允许他们入黑道势力。

“嗯,我了解,可是,我说不用过每天打杀的日子,而且也绝不做一些害人的勾当。再以后,我也会教你们一些打斗武功招数呢?”萧摇说道。

她当然知道他们的顾忌。无非就怕做一些杀人放火严重违法的事。因为很多人一听黑道就是黑社会的性质,而在百姓的眼中黑社会的性质就是天天打打杀杀,抢劫杀人放火之类恶劣勾当。

四眼他们几个虽是农村来的,也是有一腔热血,但他们知道哪些能干哪些不能干的。

狗子三人听萧摇这样说是有点心动的,不过最后三人还是一致看向关云长,有他来做个决定。

“大哥,你说要不要这样干,你说干,我们三兄弟上刀山下火海陪着你一起干。”大胡子把决定权交给了关云长。

如果没有关长云,他们确实也干不了什么。他们三人都知道关云长的身世不一般,如果直接建立自己的势力势必会影响他家里人的仕途。

萧摇现在不知道关长云的身份有什么让他们顾忌的。但她萧摇既然看上了这几个人,她就不会随便放手。

“萧摇同学,你说的轻巧,这黑道势力说建就建的啊,别说没有钱,就是关于地盘和成员这一块,还没有成立,就会被别的帮派压死。到时,我们几个兄弟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关长云冷静的说道。

他可没有被眼前的人建势力的前景,就脑子发热般的点头答应。他的顾虑比较多,在黑道上,最重要一点就是抢地盘。他们四个人无权无势无钱无成员无人脉,怎么去跟那些成立至今有上百年的黑道组织抢这个地盘。那不是虎口夺食吗?为了他的三个兄弟性命着想,他可不会冒然下这个决定。

“这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钱,至于成员这一块你们可给招上来。不过,成立这个帮派之后,我必须是幕后掌控之人。”萧摇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和意图。

“不行。”四眼想也不想拒绝道。如果真的成立了帮派,眼前之人为幕后掌控,那他们跟卖身有何区别,他们三人可以当作卖身给这人卖命,但关长云不可以。从小到大,他们都是靠关长云保护,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关长云跟着去卖命。

“这就是你让我们成立帮派,建立自己势力的目的?”关长云眼睛锋利刀子般盯着萧摇问道。

“不,我的目的是要取代*会成为中夏国最大的黑道势力帮派,要超越Y国的黑手党,R国的山口组。但我要的黑道帮派又不同于他们的犯罪性质,我要的是明面上正正规规的生意,决不做叛卖毒品,叛卖人口,伤害无辜的犯罪行为。”萧摇铿锵凌人的说道。

“呵呵,决不伤害无辜,你这样的,还不如直接去做正面生意多好,干嘛要建立帮派组织啊。”狗子听到萧摇话,觉得好笑。现在的黑道哪个不会伤害人啊。

“你们觉得这很好笑吗?”萧摇严肃的看着狗子他们,凌厉的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必还,只要没有犯到我头上之人,就是无辜之人。若犯到我头上,我绝不心慈手软。实话跟你们说吧,至于做生意这一块,我不久之后,会有正当的生意,而这一个目标却也是称霸整个商业帝国。但在此过程中,肯定有很多时候正规途径办不了的事,那就要黑道之路才能走成。我的意图是我的商业帝国与我的黑道势力是相辅相成的。”

萧摇话落,关长云四人再次沉默不语。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的野心怎么这么大,黑道之首,商界龙头老大,不管是哪一种,只要成功了,都能在整个中夏国中占据着绝对的权威势力,在国家经济中有着重要的话语权。可是现在,这个女孩的野心中,两种势力都要霸占。不得不说一句常谈的话,人不可貌相啊。

“你凭什么说这话?野心谁都有,可不是每个人有这个野心就有这个能力的。”关长云再次犀利的问道。

不得不说,四眼三个叫这个年龄最小的人叫老大,还是很有道理的。别看关长云年龄小,但他冷静不冲动,想问题也想的周全深刻,他重义气,讲情理,不然也不会代替狗子进警察局。这不现在,一个最重要的能力问题就这样被他犀利指出。

“嗯,这个问题问的好。”萧摇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从地下捡起一块石头,放在掌心紧握了一下,当手指打开时,手心里的石头还是原状,但被风一吹时,萧摇清冷脆亮的声音响道,“就凭这个。”

关长云四人看到萧摇手里的石头,被风一吹就成了粉末,飘散在空中时。四人的心里同时在心里震惊的喊道,这是假的吧,这不会是眼前的人变得魔术唬弄他们的吧。这可是坚坚硬硬的石头,不是吃的面粉,怎么被风一吹就成粉末了呢?

“萧摇同学,这是假的吧?不然一块坚硬的石头怎么可能变成了粉末,就是用铁锤也砸不到成粉末的状态呀!啊,怎么回事,我怎么忽然动不了了?”还是狗子好奇心重,忍不住的狐疑问道。但他一问完,就动不了了,能说话,就像是电视里武侠剧一样,被人点穴道了。所以慌慌的大喊着。

而其他三人再次被惊住了,他们三人可是知道,狗子为啥动不了。因为在狗子凑上萧摇跟前质疑时,就被萧摇转到狗子的面面,手轻轻点了一下狗子的脊椎处,然后就听见狗子的叫喊恐慌的声音。

“别担心,刚刚只是我点了你的穴位,所以你就动不了。”萧摇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叫别担心,感情不是你动不了啊?好好的一个人,突然间动不了,任何一个人也是害怕担心恐慌的吧。四人都是心有灵犀,想到一块去了。

看着四人惊讶疑惑崇拜的表情,萧摇再问:“现在能证明了吗?”

关长云三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至于狗子嘛,他现在定身当中,动不了。

“难道这就是武侠片中的武林高手?”大胡子再点过头之后,发愣的问道。不过眼里是崇拜狂热。

“如果你们想要学,我可以教你们。至于教的前提,还是之前的问题,帮派成立,我必须是幕后掌控之人。”萧摇把话题回归正转。

“好,这个已经没问题了。但现在,我们要地盘,要从哪里开始,然后我们又怎么做,才在面上是正当生意的?”关长云继续问道。

萧摇再次看着关长云,很是意外。这个看起来,根本就不像只有十八年龄,外表是十八岁,但心智做事,十分的稳重成熟。

“这个你们放心。”萧摇说完,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色银行卡,“我这卡里有3000万,我现在把这钱给你们,你们可以在香江市里寻一家营业不好的夜总会,把它盘下来,至于成员这一块,我也全权交给你们来招收。但有一点他们必须做到,必须对我衷心,对帮派忠城。只要他们有一丝背叛之心,那么等待他们将是生不如死。”

说完,萧摇再没有把卡给关云长,而是交给了四眼。

这让其他人包括四眼都很意外,这钱不是应该交给老大吗?

四眼没有伸手接卡,只是不明白的皱着眉,似很不满萧摇这一动作,这不是在挑拨他们和关长云之间的关系吗?既然萧摇都知道,什么事都是老大负责,这卡也是应该交给老大吧?

萧摇看出他们心中所想,只是说道:“接着,我没有挑拨你们之间关系的意思。关长云现在才18岁,而且还是我同学,他就应该在学校好好上课,而不是为这些事东奔西跑。不过,他以后还会是你们的老大。他现在需要在我身边跟着一段时间来学习和培养。”

至于学习什么,他们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

他们就不明白了,这个明明比老大还小的女孩,怎么这么老到成熟,功夫了得,好像对帮派也十分有经验。这是打哪来的怪胎啊。

“四眼,我之所以把这钱交到你手中,是因为你比他们所有的人都适合规划这笔钱。你的心思细腻,思虑周全,你接着吧。”萧摇把钱交给四眼的原因说了一下。

四眼听萧摇这样说,但还是没有放下心来接过那张有3000万的卡。

“萧摇同学,我们就算现在有钱了,我们还是不能走上黑道这一条路。”四眼拒绝接收的说道。

“这是什么?”萧摇有点不能理解他们。他们明明看起来就要接受了她给的路,怎么现在又要改变主意了。

狗子和大胡子刚有一热血新潮,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如有一盆冷水从头上拎浇而下,再次把这股热血制凉了。低下头,再次沉默不语。

“这是因为我爸是香江市副市长刘德荣。”关长云低哑的声音响起回答了萧摇的疑惑。

关长云说完,从萧摇手里拿过那张卡,然后拉起四眼有左手,把银行卡放在四眼的掌心中。

“大哥,这,这不行,如果被你爸知道了,会打死你的。”四眼不肯接。

从他们四人里村子里出来时,都是孤身一人了。狗子和大胡子从小是孤儿,而他虽是有妈妈和奶奶,也是和孤儿一样,妈妈是疯婆子,奶奶也是年迈重病瘫痪在床,根本就是照顾不少年少的他,是关妈妈和关奶奶他们时常关照他。这份恩情,他永远不忘。

但三年前,那场夺了村里四十余条人命的泥石流,同样也夺去了关奶奶,关爷爷和关妈妈的性命。而他们四人因没有在房屋里而逃过一劫。关妈妈在临死之前,嘱咐关长云来香江市市里来找他爸爸刘德荣,也就是香江市副市长。

当时,他们四人都十分的震惊,没有想到那个时常在电视里出现的副市长刘德荣就是关长云的爸爸。可是关妈妈为什么没有去找长云的爸爸呢?他们当时没有想这么多了,因为关妈妈把她和刘德荣相识相爱及离开的原因都说了出来。讲完之后,关妈妈让关长云别恨他爸爸,然后长云到香江市市里来找长他爸爸。

虽然长云爸爸不是很待见长云,但那也是长云爸爸啊。如果,他们走下黑道这一条路,不是跟他爸爸作对吗?如果被人知道刘德荣儿子是黑社会的人,那可是在官场上会有很大的阻碍,这样下去,刘德荣能放过长云吗?答案肯定不会的。

所以为了关长云,他们也不愿接受萧摇给的一切。

“什么?你爸竟然是刘德荣。”萧摇也确实十分惊讶。既然是这样,他们不愿意走上这要一条路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为什么你姓关,而不是姓刘?”

“从他抛弃我妈妈那一刻起,他就不是我爸爸了。我之所以愿意叫他爸,只是因为我妈妈的遗愿,她想要我让认祖归宗。可是他呢,就因为他现在的妻子阻拦,就不让我改姓刘。哼,他以为我愿意姓刘,如果不是为了妈妈,不是为了妈妈……”不是为了妈妈什么,关长云就算不说,再场的每一个都知道他的意思。就是为了让妈妈在在下能放下心来。

关长云的两只眼睛已经红了,声音很是哽咽,蹲下身子,抱着脑袋,无奈又无助。狗子三人估计也是知道关长云的状况,眼睛也都是有点红红的。

他现在也是和孤儿没有两样,有这个爸爸和没爸爸一样。每一次回到那个所谓的家,都要受到他们一家人的冷嘲热讽,他的小女儿更是天天说他是破坏她幸福家庭的私生子。有一次,更是把他黄泉下的妈妈骂上了,他一怒之后,就打了他的小女儿。

可他刘德荣是怎么做的,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来就给他巴掌,更是去了书房受家法,带刺的鞭条,把他打的皮开肉绽,血迹斑斑。过后,还被关在放杂乱物的屋子里,饿了三天三夜。那三天,他又饿又渴,又忽冷忽热发高烧,如果不是被刘家的佣人发现,说不定他早已被饿死病死了。

别人都说虎毒不食子,可他刘德荣呢,不管关长云是否犯错,只要被他抓住了,不是骂,就是打,恨不得在他眼前立刻消失,从此再没有关长云这个人。因为只要看见关长云这个人,就会让他想到二十年前那耻辱和污迹,而关长云这个人就是耻辱的结果。

萧摇没有再问下去,她在等着关长云自己在心里平复之后,再继续说。

过了一会儿,关长云站了起来,吸了吸气,继续说道:“长荣哥,以后你们就当作那个人不是我爸就行了。我回到了刘家三年了,他刘德荣不是骂就是打,他刘家其他人也对我冷嘲热讽,是恨不得我立马消失。我现在干嘛要为他们着想啊。”关长云恨恨的说道。关长云叫的长荣哥就是四眼,真名就关长荣。“更何况,他把我出生的耻辱错误全部怪到我妈妈头上。我妈妈那样善良之人,他刘德荣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他自己贪图美色,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我妈一个人能生出我来吗?”然后关长云把整个的前因后果都细细说出来。

其实故事有点老掉牙,但奈何老掉牙的故事却时常发生。

------题外话------

亲亲们,谁有评价票啊,俺要评价票上新人PK榜啊。

评价票请选五颗星,再送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