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9章 师兄到香江 惩治陈启明

那辆豪华的轿车里,摇开了车窗,露出了里面一张十分英俊的脸,眉如剑锋,一双黝黑深邃如潭的眼睛,一转不转的深情眷恋的盯着校门口,那个顶着半脸红胎,穿着天蓝色校服,背着小包,扬扬洒洒的走进学校门口的女生。

只见那女生就在刚要走进校门品,她突然眼睛向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不过,最后没有找到什么,就潇洒的走进了校门。

摇儿,真的是你!

摇儿,你可知道,我也来到了你的世界。

师父说,你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你死后,你的魂魄只会回归故里,不会在异世界的黄泉上停留。

可是,我不相信。

所以,死了以后,我一定要闯过地狱之门,踏上黄泉路,找到阎罗王殿,就是为了寻到你的身影。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死了之后,再睁开眼就是另一个世界

可是当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你时,我从没想到老天爷是如此的厚待于我。

所以,我下定决心。

摇儿,既然找到了你,我也就不会再放手了。

天山的湖水,我的泪

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

燃烬世间的一切化作成灰

痴心断肠人

也无怨无悔

只愿老天

成全我的痴恋

摇儿,我既已被老天成全。

那么

摇儿,你想要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一切有师兄在后面为你保驾护航。

前面开车子的林助理真是越来越不理解自家的少爷了。伤还没有好,就从京城急匆匆的来到香江市。天还没有亮,就把他叫醒,充当司机,早早的就开车来到这个高英学校的门口对面。既不进学校也不离开。而少爷呢,却一动不动的坐在车着,摇开车窗,锐利的眼睛盯向校门口,就这样在这足足等等了三个多小时。

三小时啊,不是三十分钟啊,身子一动不动,头向校门口,眼睛也不眨的坐在车里。

终于,少爷的眼睛好像亮了亮,好像找到了什么人似的。林助理也顺着方向去看。

这,这,这不是上次少爷看着那页照片上的女孩嘛,好像叫萧摇来着,可是她是谁啊?少爷是怎么会认识她的啊?从来没有听到少爷会主动认识一个女人或女孩的啊?

林助理心里一大堆的疑问,但他却不敢问自家少爷。

林助理正在心里嘀咕的时候,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林助理,我今天不回京城了。我要在香江呆一段时间,你去安排一下吧。”冷昶睿直接下命令式的说道。

“可是,少爷,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老太太和老爷那边不好交待啊。”林助理欲哭无泪的说道。

如果老太太和老爷爷子知道,少爷还在重伤期间就不回京城了,他们不拿少爷怎么样,可他作为少爷的助理可就不少了吃苦头啊。怎么就是他陪少爷来香江呢,而不是那几个人呢。

“你安排好一切事务就行,至于老太太老爷子那边,我自己去跟他们说。”似乎知道林助理的哭诉,冷昶睿倒很大方的把老太太和老爷爷交待往自己身上揽了。

“那好的,少爷,我马上去安排。”林助理爽快说道。一听老太太和老爷子那边少爷自己去主动交待,他马上就活力的干活了。

萧摇到了教室,就安静的坐在那看书了。昨晚上,她看了一个多小时的《鉴宝入门》,总算搞定背完了。

萧摇也算了解了中夏国一些古宝的文化历史。以她的在古代的经验和一双透视双眼几乎没有什么假品能逃过她的眼睛。但她唯一个缺点就是对中夏国历史中的各个朝代的文化研究不是很清楚。所以她才会真是认真的去学习,去看书。

现在班里的同学们已经对角落里安静看书的萧摇见惯不怪,也没有哪位同学自找苦吃的去攻击打扰萧摇了。

所以还是和以往一样,只要萧摇来了,张明明和丁浩两人都会蹦蹦串串去跟萧摇说话。

上课玲响,陈启明拿着着书走进教室。

一放下,眼睛往全班学生一扫,然后大喊着,

“萧摇。”

“我在呢,陈老师,喊我有什么事呢?”萧摇慵慵懒懒的问道。

自从上官飞来了找萧摇并声称萧摇是他朋友之后,陈启明一直就没有找到理由去找萧摇的麻烦。成了习惯的他,只要没有找萧摇的麻烦,他就浑身不舒服,所以现在他的心又痒痒的。

终于,现在又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了。就算被上官飞和简靖翊知道了,他也不用去顾忌。

“萧摇同学,你为什么不报名参加50周年的校庆文艺演出?”陈启明大声的问道。

“呵,陈老师,我不报名参加,我就不相信了你现在不知道我的理由。”萧摇冷笑一声。

对陈启明,她可不会客气了。就算他是老师,是班主任又如何,他就是没有资格来责问她。

陈启明的眼睛一闪,明显的心虚,但他认为他是为了他的班级好,班里的同学肯定会支持他的,所以,他又势气十足硬气说道,“哼,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么不会,而是你根本不想参加吧?”

“陈老师非逼着我承认,看来,我是非承认不可了?”萧摇冷冷的问道。

这个陈启明一天不找她麻烦就皮痒。

她暂时放过他,不代表要像以前一闪忍气吞声,随意的让他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欺到她头上。

教室的里同学,似乎感受到一阵冷风刮过,冰冷刺骨,但只有陈启明毫不自知。

“哼,谁逼你了?我只是有权利,而你有义务参加文艺演出而已。”陈启明把头仰向一边,很傲的说道。

“好,陈老师,我再说一遍,我什么都不会,我不会参加,要参加你自己去参加。”萧摇说完就不再理他。

这话袁玲花听在耳里,眼里的厉光一闪,咬着嘴层,她双手握了握拳,似乎下了某种决心。

而此刻的萧摇却是现在打定主意,今天晚上,一定要去整整他。她跟师父学习的奇门异术,玄学易理可不是白学的。不惩治惩治他,倒让他闲着有事没事,用着老师班主任的名头来找她麻烦。

陈启明看着萧摇又一这种冷硬的态度,怒气又上来了。

多少次了,多少次了啊,这个萧摇眼里太没有他这个老师了,每次要不顶撞他,要不对他爱理不理,让他作为老师的威信,在全班学生的面前全部丢光了。

陈启明也不想想,就算不是萧摇让他威信全无,他也没有作为老师的威严和学生对他的信任。

他作为一个老师却对全班学生除萧摇外进行谄媚、拍马屁、巴结等等,他从一开始就丢掉了作为一个老师的威信。让他如何再在学生面前谈什么威信。

“你,你,……”陈启明又一次气得面红耳赤,但他又不能像以前一样对萧摇随意打骂了。只能用手指着萧摇气得再一次说不出话来。

萧摇可不让他随意指着他,就用手拍把陈启明指着她的手拍了下去。顿时,陈启明就感觉到了,他那只手软绵无力。

他的脸霎时就成青白色了,他结结巴巴的问道:“萧摇,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

本来他想问为什么他的手抬不起来了,但却被萧摇打断了。

“陈老师,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讨厌有人用手指着我。所以我才会把你的手拍下去。不过,还请你继续回到讲台讲课,再不上课,都要下课了。”萧摇轻冷的说道。

陈启明看着萧摇冷冷的眼神,心里忽然对着萧摇很是畏缩和恐惧害怕,后背毛发都竖起来了。

他手脚并用快速的差点摔倒的走上了讲台,他此刻只想远离萧摇。刚刚那一眼神,太让他惊悚了,他感觉到那眼神看着他就像看死人一样。

他慌了,走到讲台上,他全身还有手脚抖缩,慌慌张张的打开课本,话也说的不利索。此时惊恐的他,没有发觉,刚刚无力的手竟然可以活动了。

全班同学都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老师,刚刚犹如傲慢战斗的大公鸡,一会儿就变成了挫败颓废甚至是老鼠看到猫的那种害怕。

平时,之前陈老师虽然几次找萧摇麻烦都失败而归,但也不至于害怕成这样啊,手脚全身都像在发抖。

萧摇对陈老师做了什么?全班同学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只看见萧摇轻拍了一下陈老师,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啊。

其实萧摇刚刚那个眼神,确实对陈启明做了一警告。她那一眼,是摄魂术,能勾出心里最害怕的感觉。而陈启明心里最害怕的就是死亡,所以他才能感到萧摇那眼神是看为死人的眼神,他能不害怕吗?

萧摇在无人发现的地方了,勾了勾嘴角,知道害怕吗,知道害怕就好。我以后会让你的心里更是恐慌和害怕,让你时时面临即将死亡的心暗阴影。本想让你多蹦跶一段时间的,可你自己耐不住,让我提前结束你的一切。

下课了,陈启明飞快慌张的拿着课本就往办公室里跑。

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了,他的手脚还是在哆嗦,而额头上也有一滴滴冷汗往下流。

“陈老师,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对面办公桌的老师发现陈启明的状态不对劲,就略关心的问道。

被这么一问,全办公室的老师都发现陈启明的状态十分不好。隔壁一桌的老师,平时跟陈启明的关系不太好,本来想视而不见的。但是,现在这个陈启明的状况十分不好,就像打摆子似的,听人说,打摆子未及时治疗可是会死人的。

所以,她想了想,拿着陈启明的杯子,给陈启明打了一杯热水。

女老师端着一杯热水,用水拍了拍陈启明的肩膀,本来拍肩膀的初衷是让他喝点热水缓缓身子,可是意外却出现了。

女老师的手刚接触陈启明的肩膀,而陈启明不知道为什么,犹如受到惊吓的猫,一碰就反击。

所以,陈启明在女老师在手拍上他时,他惊恐的把她推开,眼睛愤怒的瞪着前面的女老,而女老师被猛然推开,倒退几步,要不是后面一位男老师及时扶住她,她就要摔倒在地了。而拿着热水杯子的手,则无意识的松开杯子,杯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热水也差点烫到她的胸口。

女老师气得满脸潮红,硕大的胸部,因为生气而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的。让再场的男老师一饱眼福。不过,除了眼福之外,对着陈启明这个不知好歹的老师也是十分的愤怒。

“陈老师,你怎么回事啊?人家曹老师好心好意为你接一杯热水,你就算不喝,也不应该这样愤怒的推开曹老师吧,这万一烫着曹老师怎么办啊?”一男老师为心中的女神打抱不平的说道。

“就是啊,陈老师你平时讨厌大家也就算了,现在还差点害曹老师受伤,别以为有夏副理事撑腰,就目中无人了。”另一跟陈启明不对盘的男老师说道。这个男老师说的夏副理事就是夏霸天。

“就是呀,大家好心关心他是否生病,他就这样回报大家的。”一女老师说道。

她也早就看不惯这个陈启明了,在她眼中陈启明就是媚上欺下的主儿,也会时常会在校领导说各个老师的坏话。所以,平时也不太搭理他,但今儿个他太过分了,所以也抱不平的说了一句。

而此时的陈启明不是不说话,而是说不出来。他现在脑子里闹哄哄的,就像有无数个人在他脑里拉扯一样。

他极乱极怒极气也极害怕的大吼道:“别吵了,吵死人了,都给我滚出去。”

他的本意本是对着他脑里那些闹哄哄的喊的,但是,全办公室里的人不知道啊。他们只知道,这个陈启明越来越目中无人,大家都是在高英学校教书的,都在一个办公室办公的,他有什么资格大喊着叫全办公室里的人出去。

“陈老师,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你有什么资格叫我们大家出去。现在的你,才应该出去,有病要治,别像一个神经病一样乱发疯。”曹老师毫不客气的说道。

被众人平息了一点怒气的曹老师,听到陈启明大喊着叫大家出去,怒气又上来了。

她说的病就是刚刚他全身打哆嗦,然后流冷汗。不过她现在则是一语双关,就说陈启明是个疯子。

“就是啊。陈老师,赶紧治病去吧。”众老师像赶苍蝇一样赶着陈启明。

陈启明真是有苦说不出,又急又气。平时,他跟大家的关系虽然不是很好,而他因为有夏霸天在后面给他撑腰,所以他和办公室里的十几个老师的关系,最起码表面上过的去。

可现在,这群人像疯了一样,对他群起攻之,还骂他是个疯子。

他如何能忍受这些,所以他又恼又怒又急道,“好,好,你们给我等着。你们少奖金扣工资被开除时,可别来找我求我。”

说完,他就自个怒气冲冲的走出办公室。

“怎么办,他会不会真去夏副事那儿告我们一状,然后,我们就被扣奖金工资开除之类的啊?”一女老师担心的说道。

办公室其他老师也有这样的担心。

“别担心,这事我们占理,就算夏理事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偏袒着陈启明。”一男老师安慰道。

“对,如果夏副理事真那样做了,大不了我就不干了。这里的工资待遇虽好,但天天要受到他陈启明的鸟气,他既不是我的衣食父母,又不是我的上司老板,干嘛要受他的气。我就不信离开之后,我还能饿死自己。”一个比较年青的男老师说道。

众老师听了他说的话之后,都沉默着。有的老师似乎也下了这种决心,不过,有的老师,还有心有不甘和不舍。

离高二年级一百多米的教学楼的高二F班的萧摇,对刚刚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她的内力恢复有五六成了,所以在两百米之内的声音还是能听到的。

萧摇挑了挑眉,无声的残忍的笑了笑。

陈启明,对你的惩罚才刚刚开始,前世,你助纣为虐,害我家破人亡,不能与父母团聚,今世,我要你百倍偿还。

而一无所知的陈启明,到现在手脚还有点哆嗦,抱着闹哄哄的脑袋去了校医务室。他想他应该是生病了,不然,怎么现在全身还是在打哆嗦呢,脑袋也是哄哄响的。

而校医对他说,他只是身体太累,要多注意一下消息。就没在说什么了。

所以陈启明向朱校长请假之后,就去了自己宿舍休息去了。

在晚上*点的时候,萧摇在平常陈启明去他情妇那经过的地方,布了一个阵法之后,就离开了。

萧摇之所以知道陈启明的情妇,和他们的居住地点,那是因为前世知道的

陈启明的这个情妇叫陈青青,今年才十九岁,是香江理江大学的一学生。

她家生活贫困,家里人咬牙砸锅卖铁供她上了理江大学,就是希望这个女儿有出息,然后在大学里找个金龟婿,这样他们家会是有钱有势的家庭。

然而陈青青家里人的愿望是美好的,现实确是残酷的。

陈青青这人人长得不漂亮,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但就是过于爱慕虚荣,她看上的那些有钱有势的男人,人家看不上她,能看上她的男人,她看不上人家,因为看上她的人都是无钱无势而长相及差的人。

有一次,她跟同学去了一家KTV唱歌,被人下药,然后被人当成货品卖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就在去宾馆的路上,她拼死反抗时,被路过的陈启明救下。

陈启明自报家门,说是高英学校的教学老师,而那老头只是一个小有资产的爆发户而已,他惹不起高英学校的老师,高英学校的老师虽然无权无势,但是老师的学生可是个个有权有势的人,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给自己的老师出头啊。所以老头咬牙放了陈青青。

而陈青青呢,先是十分感谢陈启明的救命之恩。再次说自己也是姓陈,被朋友出卖把自已卖给一个老头。

两人一来二去,竟然聊得还算投机。最后,陈启明说,既然都姓陈,而他四十多岁只有一个儿了,没有女儿,一直想要一个女儿,以后她就是他陈启明的干女儿了。陈青青对着这样似天下掉下来的馅饼,当然是十分乐意。然后就是干女儿,干爹的叫了。

但是,有一次,陈青青生日,陈启明过去陈青青租的房子里,去给她庆祝。结果两人喝多了,都喝到床上去了。

第二天醒来,陈青青也不扭扭捏捏,直接了断的说,她不想做他的女儿,她喜欢上了他,所以她想做的他的女人,即使没有名分也心甘情愿。

陈启明十分感动她的一片纯粹之心,也心疼她的委屈。

俩人后人就住在一块,不过陈启明瞒着家里给陈青青租了一间比较高档的公寓。而公寓的地址就是在南平街那边。

而萧摇之所以知道陈启明这个情妇,那是因为前世出院的第二年,她上班之后,朱立栗来找她里聊天讲给她听的。

朱立栗说陈启明有个情妇怀着六甲身孕闹到学校,要陈启明给她一个交待,她不想她的孩子是一个私生子。闹得人尽皆知,最后,陈启明的原配老婆跟他离婚,他的财产和儿子都归了老婆,学校为了声誉,也把他开除了。

而他为了陈青青肚子里的孩子东奔西跑,就是为了陈青青和孩子过上好日子。

有一次孩子受伤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可是当陈启明去化验血被告知孩子的血型与他根本就不符,简单的说就是,这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朱立栗说,这是不是陈启明的报应啊。

当时心如死灰的萧摇听了,也只是点头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到了晚上九点半,果然陈启明经过了这个地方。但在路口拐角一个阴暗的地方,一直转来转去。

陈启明现在都吓得屁滚尿流了,他在这个地方一直走,一直走,就是始终不见亮光。平时,在这个地方,只要走出几步路,就能看见路灯的亮光,所以他平时去青青那从不带灯源。可现在,他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都在黑暗之中。

今天上午听了校医的话之后,就休息了一个上午。果然到了下午,他脑袋不响了,手脚灵活,全身精力充沛。

所以,到了傍晚,他兴高采烈的跟同事出去喝酒去了。

到上晚上,他就不想回家,想到他那个情妇那里去过夜。

可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拐口却一直出不去,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难道他碰上了传闻中的“鬼打墙”,想到这,陈启明全身都瘫在了地上。

南无阿弥陀佛,观音菩萨保护,南无阿弥陀佛,观音菩萨保护。

陈启明心里一直在默念着这两句,以企图驱散这些黑暗。

但却是徒劳。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的他,忽然听见小孩的哭喊声,一会儿哭声又变成了笑声。一会笑声又变成哭声,反反复复的。

鬼,鬼,鬼,他的嘴里害怕哆嗦小声的念着。

全身都不由自主在发抖,捂着耳朵,头伸向两腿之间,全身缩成一团,企图阻止小孩的声音传进脑海里。

但是越阻止,声音却是越大。

陈启明实在受不了了,他突然放开捂着的耳朵,眼里惊恐,嘴里凄惨的大喊一声:“鬼啊!”

然后“扑通”一声,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第二天,萧摇刚到教室,张明明就笑嘻嘻神神秘秘的凑上前来。

“老大,告诉你一个消息,咱们班主任陈老师昨晚竟然睡在,去南平街的拐口。”

萧摇斜眯了张明明一眼,一脸的不相信的样子。

“是真的。”张明明看着萧摇不相信,继续把知道的说出来,“今天一大早天没大亮,有个行人就经过那里,被睡在地上的陈老师绊倒,那人还以为是个死人,所以吓得急急忙忙去了派出所报案。老大,你猜结果怎么样?”张明明想调起萧摇的兴趣。

但萧摇却对着书本,你一副爱说不说的模样。

张明明也无奈了,他还以为老大对陈老师丢脸的事很感兴趣,所以,才想调一调老大的胃口。

可老大,就是一副事不关己,毫无兴趣的表情。

张明明只能笑呵呵的把后续的事继续说道:“结果,那些警察来了之后,发现竟然是个活人,忙把他叫醒。而陈老师醒来第一声,就是大喊着‘有鬼’。警察以为是个疯子,可把他带回警察局之后,询问了几句,才知道,竟然是高英学校的老师。最后就放他回去。但陈老师一直跟警察说他碰上鬼了。派出所的老警员经过分析,得出是,陈老师饮酒过量,导致脑里出现幻听。最后,老警员好心的劝他,少喝酒,别下次又醉在路上,还以为自己碰见鬼,吓坏路人。老大,你说好不好笑啊?哈哈……”说完,张明明就大笑起来。

然后,又继续说:“最后陈老师的情况,被一个学生知道了,就一传十,十传百的,现在几乎整个学校师生都知道了陈启明老师醉倒在南平街拐口,差点吓坏了行人。哈哈……”

萧摇挑了挑眉心,别人不知道陈启明什么会睡在南平街拐口,但她可是一清二楚。因为,是她布的一个阵法,迷惑陈启明的。

她的阵法就是民间里说法,叫鬼打墙。她在陈启明经过的地方,用四个石头分别布置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然后一个石头用作阵眼,再周边引入煞气到阵内,就形形了鬼打墙。

只要陈启明走进阵内,无论怎么转什么走,都是不能走出阵外,至于他听到的小孩笑哭声,那是因为阵内的煞气,形成的天然磁场,而磁场频率和小孩声音一样。小孩一会哭,一会笑,那是因为陈启明之前来回走到,造成频率持续改变,但因磁场振动频率反应比较缓慢,等陈启明终于不走时,磁场振动就开始了。所以陈启明才会听见那些声音。

陈启明,被吓的滋味好吗?这才刚开始,以后,你要尝尽所有害怕的滋味,你准备好了吗?

陈启明被昨晚一吓,马上回到宿舍,在被窝里颤抖着。他敢确定及肯定,昨晚绝对不是喝酒的原因。因为他昨天傍晚,他想到要去青青那,而青青不喜欢满身酒味的他,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喝多少酒。

平时天天走那里都没有事,偏偏在昨晚上碰上了“鬼打墙。”

对,昨天,昨天就是看了萧摇眼睛之后,他一天都不顺利,难道是萧摇让他这么倒霉的吗?

哼,既然是萧摇让他这么倒霉,他一定要在萧摇身上讨回来。一转眼,他心中就有了许多回报萧摇的法子。

比如,把她外公外婆找到学校,然后告诉她外公外婆,说她萧摇不尊师重道,学校让她休学一段时间。

对,就这个法子好。到时,看她萧摇痛哭流泪的下跪哀求着他不要让她退学,那有多爽啊。

想到这,陈启明继续在被窝里颤抖着。不过,这次他不是害怕,而是高兴兴奋的在被窝里笑的颤抖着。

只可惜,他就算基本猜到真相,是萧摇让他这么倒霉的。

但他不知道萧摇的能力,那就注定下半辈子变成真正的疯子,永远的呆在了萧摇为他安置的疯人院。永远过着疯人疯狂的日子。

下午,萧摇刚出校门口,经过左边第一个巷子时,就被那个叫狗子的人拦住。

“这位同学,我们老大想要见你,还有顺便还你那一万块钱。”

“好,你带路。”萧摇点点头,说道。

她也刚好想见见他们那位重情义的老大,现在自己找上门来了,她肯定不会拒绝的。

狗子带着萧摇到另外一个巷子口,而萧摇也不说话直接跟着去。

到了那,萧摇看见除了上次打劫的另外一个人,就还有一个人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大了吧。

但当萧摇和那个人相见时,都惊呼,

“怎么是你?”

“真的是你?”

------题外话------

当当,师兄正式出场,亲亲们,撒撒花、丢丢钻,再扔个票票,给予鼓励吧!

推荐好友新文,种田文《娶个农妇当皇后》文/水中花http://www。520xs.com/info/625923。html

内容介绍:

自己原是风家女,流入民间十余载

又穷又苦,又黑又瘦又丑。

没有粮,自己种,没有钱,银两你快到碗里来。

再次回归,良田千余倾,银两数不清

爹爹疼爱,庶妹眼红,姨娘想占为已有

各种阴谋蜂蛹而来,看我如何七十二变。

米虫相公原是当朝太子,

妈的,你能不能不要那么会装

“好吧,农妇,娶了你当皇后如何?”

好吧,上一世事业顺利,爱情失意

这一世定要爱情事业两得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