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8章 萧摇拜师

薛玉凝赶忙把古砚拿在手中细看着。

这古砚已经不是黑不溜秋的样子,而是金黄色,中间圆形,周边雕刻着五爪金龙,背后有还有个“御用”二字,而底座则刻着“曌”一字。

“这是,这是厉则天的御用砚台?”薛玉凝激动十分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摇。

萧摇点了点头。

不过,薛玉凝还是不能确定真假。她还需要找老师来确认一下。

“呃,这位小姐,你怎么称呼?”薛玉凝问道。刚刚前台只说有一个人要拍卖古砚,她就让人把人上来,所以还不知道古砚主人叫什么。

“我姓萧,萧何的萧,我叫萧摇。”萧摇答道。

“萧小姐,你先坐一会,我去请我的老师过来一下。”薛玉凝说道。

因为这种砚台也是可以仿制的,没有深厚功底有时是很难辨别真假的。况且这砚台还是一个年龄才十五六岁半大孩子给拿过来的。所以,凭她现在的鉴定水平,还是不能十分准确的鉴定这砚台的真假。

“好的。薛小姐。”萧摇道。

薛玉凝急急忙忙的出去了,而萧摇则是无聊的玩着手机。

半小时后,门开了,薛玉凝扶着一位七十来岁的老者进来。

“老师,就是这个砚台,您看看。”薛玉凝也没在与萧摇打招呼,扶着老师坐好,然后就急忙小心的拿着砚台给老师看。

这老者带上眼镜,拿过放大镜,就细细的看着,偶尔还有手指摸了摸。

萧摇也不打扰他们,只是在那静静的坐着,看着他们。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之后,老者终于抬头说话了。

“凝儿,这是真品,是厉则天的专用砚台。”老者也是兴奋激动的说道。好久没有碰到什么需要他出面鉴定的古物品了。而刚刚凝儿一说有个她不确定的皇帝用过的砚台真假,就请他过来了。

“哦。真的。太好了,最近宝利都没有拍什么有价值的物品了。导致公司冷冷清清的,盈利也不高。现在好了,有了这个珍宝,至少能让公司活跃一段时间了。”薛玉凝高兴的说道。

“凝儿,这砚是谁的?”老者问道。

“呃,是这位小妹妹的。”薛玉凝转过身,不好意思的指着坐在沙发上的萧摇。她激动过头了,都忘记古砚主人了呢。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哪位家长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孩子来的?”老者拧了拧眉的对薛玉凝说道,然后又严肃不满的向萧摇说道,“小姑娘,你是不是自己把家里的古砚拿来拍卖的,这么不懂事,马上把你家人叫过来。”

“老爷爷,您放心,我不是偷家里的,我是捡漏捡来的。而且我自己能做主这东西卖与否。”萧摇也不会把老者的不满放在心上。

毕竟,她的年龄确实不大,拿着这么贵重的东西过来拍卖公司,谁也都会想到是哪家的孩子从自己家里偷来的。

“什么,是你捡漏捡来的?”老者疑惑吃惊的问道,“我刚刚可听凝儿说了,你拿过来的砚台可是像仿制品,你能怎么确定这里面另有蹊跷?”

“老爷爷,我知道一点鉴定古董珍宝的知识,我看着这古砚外形就像仿古仿制品,但这砚台拿在手上之后,这重量和外表的材料十分不符,我就猜想,里面不会是别的材料所制吧。所以,我就试都着敲开这砚台,但这砚台都没有能敲开的缝隙或痕迹。本来我就要放弃了,可是,有一次,我不上说让它从桌子上摔下来了,然后它就被摔成了两半,露出里面的另一个砚台。我研究过,同样让人确认过,确定这是大历朝女皇帝厉则天的专用砚台。既然是古董,所以我想拿来卖了。”萧摇说了一个理由。她可不会把自己的异能暴露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老者也没有怀疑,“可是你卖这方砚台,你家里人知道吗?”老者还是想问清楚,毕竟这方砚台拍卖出去的话,应该能卖不少钱,她一个孩子自己真的能做主?

“老爷爷,放心,我自己能完全做主的。”萧摇也再一次说道。

“嗯,好。那小凝你把这方砚台放在仓库保存好。周三拿出来作为压轴拍卖品。”老者最后作决定道。

“是,老师。”薛玉凝尊敬的答道。然后让萧摇办好拍卖相关手续,就把古砚拿去仓库了。

薛玉凝出去了。而老者坐着有点无聊,有人在萧摇也不会自己没有礼貌的玩着手机。俩人就这样坐着。

过了一会儿,

“小姑娘,刚刚你说,你懂一点古董珍宝鉴定是吧?”老者问道。

“是的,老爷爷。我只是喜欢这些东西,才会花了一点心思去研究的。”萧摇说道。她刚开始想说跟师父学过一点,最后,想了想,还是说自学一点吧。毕竟,在古代时,她鉴定珍宝这一块确实是自学成才的,至于能透视这一点可是对任何人都不能暴露的。

“哦,这么说来,你是自学的?”老者问道。

“嗯,可以这么说吧。”萧摇点点头说道。

“嗯,不错,自学都能达到这个程度,是个人才,有天赋。”老者点子点头。“小姑娘,要不要跟我专门学一学这一行啊?”

“啊?”萧摇有点疑惑了。这老者是要收她为徒?不过,转念一想,也好,以后,她正要进军古珍宝这一行。

“啊什么啊?我这个老头子收个徒弟,怎么就这么难啊?”老者气哼哼的道,转而又开始叫苦了。

“老师,你要收谁为徒弟啊?”薛玉凝好奇惊讶的问道。

薛玉凝刚进来,就听到老者在演苦情戏了。要知道,自己虽然叫他老师,但自己既是他的徒弟,也是他的外孙女。

在有些的情况下,薛玉凝一般叫外公称为老师。一是不让人误会她是攀着外公的关系,才有如此成就的。二是,外人只知道她薛玉凝是祁万海的徒弟,却不知道是他外孙女。

从小,外公就教她古董珍宝鉴定,但是,她没有多大的天赋,她很努力,在古宝鉴宝界里也闯出一定的名气。外公没有失望,但也没有让外公满意。很多人都要拜外公为师,都被外公拒绝了,现在,外公居然主动要收徒,能不让她惊讶嘛。

“哼。”老者气哼哼不回答了。

薛玉凝一看就知道啥情况了。忙笑着对萧摇说,“哦,小妹妹,以后可就是真的我的小师妹了。外公,人家小姑娘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应,你就气上了?”薛玉凝还是很了解自家外公的。

萧摇没想到,她没来得及答应,老者就在那气哼哼了。

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个老者竟然是薛玉凝的外公。她知道薛玉凝,古宝鉴宝界博有名气的鉴宝专家。不过,据说她的师傅是香江市古宝鉴定协会的会长,祁万海。

祁万海可是在古宝界里是德高望重的泰山北斗,只要过了他眼的古宝,那可是人家会争抢着买的。没有想到,这个小孩一样的老者,竟然会是祁万海。

看来,她自重生以来,运气好的暴表,走到哪,都能碰见一些贵人。

“师父,别气了,徒弟不是太惊讶太高兴来不及反应嘛。”萧摇很自觉的先叫上师父,先安慰“生气”的老者。

老者还是假装生气,不理会。其实心里有个小人在蹦跳,哈哈,他终于可以收到一个好徒弟了。让那些老家伙带着徒弟在他面前炫耀,他也可以带着徒弟去炫耀了。

还是薛玉凝了解外公,她半挽着外公的一只胳膊,带点撒娇的意味,“外公,你冒冒然开口要收萧摇做徒弟,人家萧摇知道你是谁吗?人家肯定要考虑清楚,是不?既然要考虑清楚,那肯定要一定的时间,是不?”

薛玉凝说完还给萧摇使了个眼色。萧摇当然懂得这个眼色是什么意思,所以她在另一边挽着祁万海的胳膊道,“师父,是徒儿不对,我不应该迟疑的,我应该马上答应的。我道歉,师父,别气了。”

祁万海“终于”没有在生气了,转过头来一脸骄傲的说道,“萧摇,你师父我可是古宝鉴定协会会长祁万海呢,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我收徒呢。做我的徒弟可是你的福气呢。”

此时的祁万海没有想到,萧摇拜他为师是福气,但他是萧摇的师父更是福气。他能料到萧摇在古宝鉴宝界里,成就必定不凡,但没有料到在以后的整个中夏国古宝鉴宝界里没有一个人的成就能比过萧摇的。那时他脸上的喜悦,让多少古董级有非凡成就的鉴定专家嫉妒羡慕恨啊。

萧摇看到师父不气了,又起身,去桌上端了一杯茶,“是,师父,这是徒儿的荣幸。师父在上,徒弟萧摇敬茶,师父请喝茶。”萧摇此时认真规规矩矩的端着一杯热茶。

祁万海接过萧摇端着的茶,严肃的说道,“萧摇,敬了这一杯茶,就是踏进了古宝界鉴定之门,为师,有三句警言,一是,要做得端,行得正;二是,不得以假乱真以谋私;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刃,无欲则刚。”

“谨遵师父教悔,徒弟必定把三条警言铭记在心。”萧摇也严肃认真的答道。

“嗯。好,好。”祁万海喝完茶就说好。

“好了,外公,恭喜外公多年终于得偿如愿,收到一个合心的徒弟。”薛玉凝高兴的笑眯眯的说道。以后,她就不用天天受到外公的摧残了。可怜的她,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要天天被人揪着耳朵念叨了。

“诶,小师妹,你那件物品要周三拍卖,你有时间过来吗?看你好像在上学?”薛玉凝问道。

“嗯。我会过来的,我想拍买一些东西。”萧摇说道。

“好,我给你办一张贵宾卡吧。可以随时来会场。”薛玉凝点点头说道。

“嗯,好。谢谢师姐。”萧摇笑着答谢。

“别客气,现在我们可是同一师门了。”薛玉凝说完,就去打了个电话,交代另外的外办事去了。

“师父,我要是学习,还有很多事要办,不可能常有时间过来。”萧摇想到这就有点为难了。

“哦,这样啊。那行,只要有时间你就过来找我吧或者到枫林别墅区9号来找我吧。”祁万海想了想道。

“好的,谢谢师父谅解。”萧摇说道。

“不行,必须抓紧时间。走,上我办公室去。”说完不就拉着萧摇往外走。萧摇给师姐使了个救命的眼神,薛玉凝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萧摇只能跟着祁万海走了。

到了八楼,写着祁万海的牌子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萧摇就看到琳琅满目的一些古董品,还有书架一的大堆鉴宝的书。

“来,摇儿,你看看这件器具?”祁成海指着桌上放的一件大约高16cm香炉问道。

萧摇知道这是师父考考她。萧摇带着师父给的手套,拿起香炉全面看了看。这只炉是青花三足香炉,属于瓷器类,高16、口径15厘米,撇口方唇,束颈,圆。

萧摇再看颜色,图案,心里就有底了,放下三足香炉说道:“师父,这是一只瓷器青花三足香炉,折肩,斜弧腹,固底,下承兽面纹三足。腹部青花绘两组牡丹纹。胎质黄白,不甚精细,略粗糙。胎坯厚重,器型制作规整别致。釉面白中泛青,有细小开片纹。图案简单,笔意粗略,青花色泽浓重艳丽。这应该是出产于民国时期”

“嗯。不错,我是民国的青花三足炉。”祁万海点了点头,“那这一件呢?”

祁万海指着一件文盘。这是一件红绿彩经文盘,此盘高约8厘米,口径39厘米,足径18厘米,侈口、斜壁、圈足、外底无釉呈朱砂色。口沿一周红彩篱格纹,盘内心正中用红彩画双圈,内环书简式罗经文二十五个字(即干支八卦),中心书写“天下一”三字,寓意着船舶之所在地为天地正,以此来寄托平安、祈求吉祥的愿望。盘内壁绘五组红彩卷枝花纹,间间隔处给五组绿彩浪花鲤鱼跳跃,构图主体鲜明,色彩明快华丽。

这可是明代民间窑珍品啊。师父这里竟然收藏了一件。

“师父,这是一件明代时期的文盘。”萧摇说道,然后再把推断根据给祁万海说了一遍。

祁万海则是不住的点头,不错,不错,这个徒弟都自学才才了,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这个有天赋的鉴宝天才呢。

还好,萧摇听不见他的心里活动,不然就要汗颜了。她可不是真的天才,她现在可是作弊了。因为,这些都是小霸在她的思想里跟她说的。小霸跟随着萧家人两千都年了,还有什么风土人情,文物特产不知道的。不过,萧摇也知道不能太依赖小霸。所以,她还是认真的跟着师父学的。

祁万海又指着一件双耳壶,说道:“看看这一件出产时期。”

这一次萧摇没有让小霸帮忙了,她自己拿起来,仔细琢磨,发现,没有小霸还真不行,所以,对着祁万海摇了摇头。

祁万海也没有不悦,三件,萧摇靠自己学习能准确说出两件,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了,现在由他来引导,那更会让这个天才发出耀眼的光辉,那才是成就呢。

“嗯,不急,慢慢,你已经很不错了。”祁万海安慰道,然后又拿过那件双耳壶,说,“这是青玉翼龙纹双耳壶,由青玉雕琢而成。玉壶呈椭圆体,器表面有褐色斑缕。直口、壶颈的两侧有云纹半环耳,口颈部浅浮雕连瓣和草叶纹,腹部浮雕翼龙、海水。翼龙首上有鹿形角,飘长鬣,张大口,上唇长尖而下卷,身有鳞纹和鸟形翼,舞三爪足,鱼形分枝尾,尾后有火珠,龙身下有海水波涛翻卷。玉匠采用浮雕兼阴线刻技法,把翼龙卷曲飞舞的姿态、海浪翻卷的气势,琢刻得惟妙惟肖。壶身的下部雕饰莲花瓣纹,壶底部琢成椭圆圈足。此玉壶通体琢制六层纹饰,雕缋满眼,纹饰总体布局叠罗渐递,层次分明,和原青花瓷器纹饰的结构排列相似,这是原代造型艺术形式的一大特点。”

萧摇默默认真的听着。祁万海十分满意徒弟的认真学习的态度。

“你先把这些书看完,看完之后,我还得考考你。”祁万海指着书架上一排排的书,那可是最少100本啊。

“师父,这么多啊。”萧摇看着那么多书就头疼了,虽然她看一遍书就能倒背如流,但能偷一下懒就偷点呗,她看着师父,可怜巴巴的问道,“师父,打个商量,这书能减少一半吗?”

“不行,必须半年内看完。而且必须理解透彻,倒背如流才行。”祁万海果断的拒绝道。

“不是吧,都要倒背如流?”萧摇焉焉应道,然后不怕死的问道,“那个师父,你背这些用了多长时间啊?”

“怎么,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祁万海故作神秘的说道。他才不会这么傻告诉徒弟,他用了好几年才背完这些书的。嘿嘿,让她揪心去吧。

“好了,先带几本书回去看吧。背完之后,再来换。”

“好吧。”萧摇应声道。在按书的排列顺序取书。萧摇先拿了15本书,她预估的是一天花个一两小时看一本就行。

祁万海看徒弟第一次就拿这么多书,倒有点意外,他还以为她就会拿个五六本就可以了。

“师父,我就先拿这几本吧。”萧摇拿着书放在桌上。

“嗯,随便你,不过,只要在半年内背完这些书就可以了。”祁万海通情达理的说道。

“师父,这书真不能少几本吗?”萧摇再一“挣扎”的问道。

“嗯,一本都不能少。”祁万海“严厉”的说道。

萧摇只能作罢,以后要努力奋斗了。

“小师妹,考核咋样?”薛玉凝进来了。

“师姐,救命啊,师父要我把这些书半年内全部背完。”萧摇抓住“救命稻草”师姐喊道。

“什么,半年?”薛玉凝惊了下,这些书,她可是从小就开始背的,背了好几年才背完,现在外公要萧摇半年内背完,这可能吗?她有心“解救”可怜的小师妹,不过,接到外公的“眼刀子”之后,这念年就被好压下去了,只能预祝小师妹“自求多福”了。“小师妹,那你就好好背吧。”薛玉凝拍拍萧摇的肩。

萧摇“求助无门”,整个人都垮了。

“哈哈……”薛玉凝看着萧摇“可怜模样”,大笑起来,不过,看到小师妹的“怨气”,强忍笑意,说道,“呐,小师妹,你呢就努力努力,争取早日完成任务吧。”

说完,然后,把手上刚办好的贵宾卡递给萧摇,“小师妹,有拍卖活动的时,随时可以入场,这里有个专门你的贵宾包厢。”

“师姐,那真是太让你破费了。谢谢你,师姐。”萧摇接过贵宾卡,十分感激的说道。

在来宝利之前,她就在考虑透过童家的关系能不能办一张会员卡,没有想到,现在由普通会员上升到贵宾了。还认了一个鼎鼎大名的古宝鉴定界协会会长作为师父。她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哎,不用客气,谁让你现在是我师妹呢,自家人都不给,难道要便宜外人嘛。”薛玉凝摆摆手说道。

萧摇听到这,更是感激了。要知道,这宝利拍卖公司的贵宾会员名额可不多,都是上流社会首屈一指的名门贵族,资产更是要达到多少额度才能办一张,每年的会员费至少得几百万,师姐就这样眼也不眨一下就给了萧摇。

不过,萧摇最近的贵宾卡可都是免费办的,而且都是第一次跟萧摇相识接触交流给办的。萧摇只能暗叹自己,自重生以来,是真的跟以前完全一不样了。以前接触到的人可都是学校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学生,现在接触的人可都是真正的上流圈子大名人物。

、这让她以后办事更是便利了,那她寻找父母的助力就会多一分。萧摇再一次想到红躅,想到小霸,如果没有小霸,那这一切都是虚无。

谢谢你,小霸。萧摇在思想里感谢小霸。

不用客气,姐姐,这是小霸应该做的。小霸回应道。

萧摇抱着书跟师父师姐告别了,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把书全部放入空间。她看了看时间,还早,她还想去古玩市场看看。

到了古玩市场,或许是周日休息时间的原因,来古玩市场的人明显比上次人多。有老人,小孩,也有很多青年人。萧摇一到古玩市场,很多小摊贩就认出萧摇来了。一个是脸上明显的标志,一个是萧摇年龄小,另外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萧摇给钱大方。所以小摊贩尽管对着萧摇吆喝,而萧摇也是和之前一样,再每一家的小摊前都会停足看一看。

萧摇的脚步终于停在一家摊贩前。萧摇的瞄准了一件玉举莲花童子。不过,这件物品却被小贩用黑泥巴给涂抹了层,估计小贩想让它看起来更像刚出土的古董吧。殊不知,这件玉器,不用涂抹也是古董。

萧摇故意在这里拿着这一件看一看,拿着那一件瞧一瞧,最后才拿着这玉举莲花童子,问道,“这个怎么卖?”

“6000元。”小贩早在萧摇停足时,就在心里估摸着在萧摇身上宰一翻,挣个大票。

“我说,你是在欺负我这个人不懂行情,是不?这根本就值不了6000元,好不?”萧摇怎么可能让他宰,就算她身上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所以她当然得讨价还价了。

“哎呀,这位小姐,你不知道,这可是我家祖传的宝贝呢。要不是,家人得了重病,需要用钱,我也不会拿出来贱卖啊。”小贩说得那个伤心,那个痛苦表情,可真用文情并茂来形容。

实际上呢,小贩是学到赵逸飞那一招,就因为听那个小赵讲他是因为家人有人生病,那个砚台才卖了个好价,要知道,那个小赵可不是专贩文物的,他只是因为家里有病人,才不得已拿出那个仿制砚台来卖的,听说他本来想卖给古董铺的,但都拒收了,才不得已来这里卖,很多人只是想三四千块钱就买下来,但小赵一定要1万以上才卖,后来才碰上这个大财主。既然今天他也碰上了,那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了。

可惜了,小贩能骗过别人,却骗不过萧摇的火眼金睛,他也不知道赵逸飞家是真有人重病是被萧摇看出来的,但他呢,不用说了,那肯定是装的。

“呵呵,卖家,你就甭蒙我了,你也不瞧瞧哪家人的传家之宝会涂这么多黑泥的,怕是假的,才会造假以乱真吧。”萧摇揭穿的说道。

“嘿嘿,小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些黑泥可都是为了好保存文物完好,可不能在哪里磕了碰了,那就没有多少价值了。”小贩自以很懂的解释道。

骗谁呢,以为她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吗?萧摇心里嘀咕,不过面上却不动。

“哦,这样啊,我懂了。”萧摇假装不懂,然后,又继续,“我想买下,能不能少点,我身上的钱不够。”

“小姐,你骗谁呢?上次眼睛都不眨的拿出一万多,现在这可是真品,只要6000元都拿不出?”小贩狐疑的说。

“嗯,你还知道,我拿一万多?”萧摇故作疑惑的看着小贩。

小贩知道自己说漏嘴了,生怕这位大财主走开,赶紧又说道,“小次小姐来这买那个砚台,现在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了。所以,我也认出了小姐。”

“哦。是这样啊。不过,卖家,实话告诉你,我上次花了一万多买了一个仿制品,家里人都十分生气,都限制我的零花钱了,所以,我身上可是没有这么多钱买下你这玉童子的。”萧摇扯着谎认真的说道。

小贩再次狐疑的看着萧摇,想从脸上看出是否她的话是不是真的。最后,他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他心里想道,确实哪家的家长看到自家的孩子这么花钱的也会限制的,想了想,开口说,“那好吧,少点就少点,我就忍痛把它卖给你,5500。”

“二千。”萧摇直接杀价道。

“这位小姐,二千会不会太少了,这可是我家祖传之物啊。五千,五千,已经是最低价了。”小贩可真是心疼死,以为可以卖个高价,结果直接被杀到两千,所以只能继续讨价。

“二千,卖我就买,不卖我就走了。”萧摇说完,放下手里的东西,当作要走的样子。

“哎呀,别走啊,那这样吧,你再加一千,给三千就得了,我看你喜欢才不得不忍痛卖给你吧。”小贩面上心痛的说道。

其实,如果不是碰上眼前这个人,他可能卖别人卖一千都卖不了。现在他还多赚了一千多呢,这是从乡下农村以300元的价格收购来的。当他因多赚萧摇一千多而沾沾自喜时,殊不知,他以后得知这个玉件被拍卖成天价时,那后悔的那个捶胸顿足在地啊。

萧摇对这个价格还是满意的,她还以为小贩要最少四千呢。所以萧摇也没有跟他砍价了,付了钱,拿了东西就走了,就再去别处再看了。

很多小贩看到这个姑娘又一次出大价钱把那“古董”给买了,又扯着嗓子向萧摇吆喝着,让她看上自己的货品以赚个大头。只是可惜了,这位姑娘再也没有买其他的了,估计没有钱了吧。

萧摇倒没有意外没捡到其他东西了,不过,能捡到这个玉件也不错,也算是有了很大的收获了。看来,以后要常来逛逛才行,萧摇打定了这个主意。

周一,萧摇比平常早来学校,不过,自从她接近校门口开始,好像有两道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可她望了望周围没有什么发现,她也就放弃了。

而此时的萧摇却不知,就在马路对面,一辆豪华轿车停在那,而刚刚的目光就是那轿车里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