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7章 萧妈妈失踪之迷初露 再找赵福宝

告别了简家一家人,也拒绝了简靖翊的相送。萧摇只是走在了回家的车站停牌前。前两天说想外公外婆,所以萧摇赶着回家。

萧摇觉得自己应该买栋别墅,买个车了。天天回家,坐公交车,特耽误时间。就是不知道外公外婆是否愿意出来住,看来先问问他们才行。

三小后,萧摇回到自家的小楼房前,外公外婆还是和往常一样,管理着自家的院子里头的那个小菜园。

“外公,外婆,你们孙女回来了。”萧摇老远就兴奋的招手大叫着。

“老婆子,好像是摇儿回来了。”外公看着远处孙女对外婆说道。

“摇儿,摇儿,回来了。”外婆也接着招手也喊道。

俩老人赶忙收拾着手里的劳动工具,三祖孙乐乐的回家去了。

“摇儿好像变白了?”外婆接着萧摇的手疑惑的问道。

“外公外婆,是这样的,我在外面碰上一位老中医,他说我得的是皮肤病,才会成蜡黄色,所以给我开了几副中药,吃过药之后,这皮肤就恢复了健康,就变成这样了。”萧摇给外公外婆又是另一个理由。

“什么,皮肤病?”外婆一听皮肤病,就担心起来了,“怎么每次去检查都没有查出你有皮肤病?医院里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一回没有查出来,回回都没有查出来?摇儿现在这皮肤病都好了吗?”

“放心,外婆,我不只是皮肤变好了,我脸上的胎记也没有了。”萧摇给了外公外婆另外一份惊喜。

“真的吗?可你现在脸上?”外婆确实惊喜,但一看脸上还是原来的样子啊,就有点狐疑。

“哦,我现在是化了妆。一会我把妆卸了,再给外公外婆看看,你们漂亮的孙女。”萧摇说道。

“好,好。”外公外婆连说好。

萧摇回到自己房里,拿出专门的卸妆水,涂在脸上,然后,再用清水清洗,就恢复了容貌。萧摇每次看到恢复容貌后的自己,心里就是窃喜的。她也是一个美人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美人,如果放在龙腾大陆,那可是第一美人呢。

萧摇卸完妆就出房里,走到客厅。嫣然含笑的对着外公外婆,“外公外婆。”

但是,外公外婆看着萧摇脸上白白净净语笑嫣嫣站在那,外婆却是眼泪直流,而外公也是眼角有闪闪的泪光,外婆嘴里却不自觉得喊着:“珊儿。”

珊儿,那里她母亲的名,那是不是说她和母亲长得很像啊。母亲长得什么样子,萧摇以前一点都不知道,她的照片也没有留下一张,而这周围的人谁也都没有见过母亲,母亲好像就是突然来了这里,然后,又突然离开。

现在,听到外婆看着自己叫母亲的名字,萧摇的内心很是震动,原来自己和母亲长得相像。这样对寻找母亲是不是也算是有一点依据和线索呢。

“外婆,我是摇儿。”外婆被萧摇唤回神来了。

外婆擦了擦眼里的泪,仔细的看着前面变漂亮的外孙女,“摇儿,你跟你母亲长得真像啊。刚刚你站在面前,就像当年你母亲站在我们面前,欣喜欢快的说,‘爸爸妈妈,我怀孕了’,那时你的母亲有着初为人母的母爱幸福光辉,没有想到,当初那个在妈妈肚里的小胚胎,转眼已经成了大姑娘了。”

“是啊,老婆子,当年珊儿,那幸福雀跃的样儿,我至今都还记得,可没想到一晃就16年过去了。如今,摇儿都这么大了。”外公也想到女儿,有一种伤感带着欣慰。

“外公外婆,能告诉我,妈妈去哪了吗?”萧摇再一次问道。小时候不知道问过多少次,外公外婆都不肯说。现在,她还想再问问,想多知道一点母亲的线索。通过外公外婆的话知道,母亲是爱她的,她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才会离开他们的。

“摇儿,现在外公外婆不能告诉你,必须等你满18岁成年之后,才能告诉你。不过,摇儿,不管你母亲做了什么,她都是因为爱你,才会迫不得已,你永远是我和你外公的好孙女。”外婆还是没有告诉萧摇答案,但却已经了告诉了萧摇关于母亲的一些信息。

“好。外公外婆,我会等到满18岁那一天。”既然外公外婆这样说,她愿意等,不过,她会自己先慢慢寻找父母的消息。

“好,就知道摇儿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外婆欣慰的看着萧摇。自从摇儿回来之后,好像摇儿变得更加懂事自信了。以后,他们两个老人就不用担心摇儿自卑无措了。

“外公,外婆,我给你们买了礼物。你们等会儿,在包里,我去拿出来。”说完,萧摇又转回房间,然后从空间里把那紫砂壶和金丝砗磲给拿出来。只有在外公外婆面前,四十多岁心里年龄的萧摇,才会有孩子的一面。

“老婆子,摇儿自从上次回来之后,更懂事了。如果珊儿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外公说道。

“是啊。自从生下摇儿之后,为了烨儿性命,她又不得不扔下摇儿,我苦命的女儿啊。”外婆想到女儿就哭着说道。

“15年过去了,摇儿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珊儿和烨儿怎么样了,有没有相见?那群天杀的,就是看不得别人幸福,要来搞破坏。”说到这,外公就情绪激烈了起来,自己不恨不得要杀了那群天杀的。

“老头子,现在摇儿的毒解了,而且跟珊儿这么像,那群人会不会找到摇儿啊。那样,那样,摇儿不是很不安全吗?不行,不行,一定要摇儿还是原来的样子。”外婆想到这,心里又忧又急。

“老婆子,别着急,一会跟摇儿说说,叫她还是上原来的妆,刚刚回来时,她不是原来的样子嘛。”外公安慰外婆道。

“也不知道摇儿碰上的是哪位高人老中医,竟然能解这鹤花颜之毒?也不知道珊儿有没有拿到解药,她中的鹤花颜之毒都遗传到摇儿身上,可她身上还有残月毒啊,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熬过每个月圆之夜的蚀骨之痛。还有烨儿,为了他们母女俩,竟然甘愿听他们的摆布,自愿服下蛊毒,每天经受两小时的千割万刮之痛,那群天杀的,老天怎么就不收他们?”外公心痛心疼的流着泪。

今天,萧摇的恢复的相貌,彻底勾起了两老人伤心往事,和对女儿的心疼担心。

自从女儿萧珊珊离开之后,夜夜日日,每时每刻在担心她。十五年了,外孙女都这么大了,可是珊儿和烨儿却是一点音讯都没有。

“好了,好了,我们都把眼泪擦擦,一会儿,摇儿就要过来,别让她看见了。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孩子是坚强的,无论如何,他们一定会咬牙活下来,等我们一家团聚的那一天。”

可是他们不让萧摇听见,萧摇却已经听见了。

此时的萧摇闭着眼睛靠在门板上,内心里震动超过了任何时候。

怪不得刚刚自己说是皮肤病,外公外婆虽然担心,但却是不惊讶,原来外公外婆早就知道她脸上的红胎是中毒引起的;怪不得,他们每次带她去医院检查时,都要问医生,有没有性命危险之类的;怪不得说她说一个老中医开的药治好的,所以吃惊却没有分外惊讶;怪不得外公外婆怎么都不愿告诉她,父母去了哪里,原来父母都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受苦,每天都要经受蚀心之痛,那个叫烨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吗?

原来外公外婆,爸爸妈妈一直在等着我们一家团聚的日子。

可是上辈子,就因为自己盲目的爱情,让外公外婆赔了性命,相继离世,用他们的鲜血染红爱情的颜色。

因为之前没到十八岁,外公外婆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关于父母的信息。

而后十年,自己孤苦无依行尸走肉般的活着,也没有听到过父母的任何消息,是不是他们之后遭遇到不测呢?

外公外婆和爸爸妈妈就因为坚信萧家有团聚的一天,所以一直在等待,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努力。

可最后,却因为自己那狗屁的虚假爱情,让萧家所有人都失去了埋葬了这份希望的曙光,而后来她也车祸身亡,那她萧家是不是就这样消逝了?

想到这,萧摇就痛恨不已。如果不是因为有小霸,让她重活回到了十年前,她是不是自己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母亲叫萧珊珊,父亲叫烨呢?她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都在受苦受难呢?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外公外婆爸爸妈妈,都在坚持着等待着团聚呢?

萧摇从未如些的恨自己,也是如此的恨訾柘,恨上辈子把自己至于苦难之中的人。本来,她打算既然回来了,阻止了一切的发生,外公外婆好好的,自己也好好的,然后也建立自己的商业势力。那些人这辈子只要没有做太过分的事,她也只是打算教训教训而已就算了,可是,现在知道这些事之后,她怎么可能放下上辈子的仇恨了。

上辈子自己是自卑懦弱,是咎由自取。可她没有勉强任何人要求来喜欢她啊?既然訾柘不喜欢她,把她当成游戏的对象也就罢了,可是后来的事呢,明明是他訾柘所引起的事,却把一切责任推在她身上,害她家破人亡,现在更是知道了斩断了她一家五口几十年来所盼团聚的罪魁祸首。

好,好,好的狠,既然重新来过,訾家,夏家,她通通不会放过。

萧摇平复了一下仇恨之心,拿着东西出去了。

“外公,这把紫砂壶买给你泡茶喝的。”萧摇把紫砂壶给外公看看。

“好,好,不管摇儿买什么,外公都高兴。”外公大悦说道。看着紫砂壶的颜色鲜艳漂亮,线条流畅而手感滑腻,“不过,摇儿,会不会很贵啊?”

“不会的,外公,这是现代工艺,才30块钱。”萧摇把想好的价格说道。如果告诉外公,这紫砂壶能卖到3000万以上,估计,他都不敢拿来泡茶喝吧,生怕一不小心就把3000万喝没了。

“好,好,老婆子,以后就用这把紫砂壶泡茶了。”外公轻轻把紫砂壶放在了桌子上。

“外婆,这是给您买的砗磲项链。”萧摇给外婆带上。

“我一个老太婆,戴什么项链啊。”外婆难为情又欣慰的说道,但没有阻止萧摇给她带项链的动作。

“外婆,这砗磲可是具有镇心、安神防止老化,增强免疫力的功效。所以外婆要记得常常戴着。”萧摇说道。

“摇儿,砗磲是佛家七宝之首,那这价钱会不会很贵呀?我听说,最少也要几千块啊?”外婆有点担优萧摇乱花钱了,虽然这是孝敬他俩老的。可萧摇还在上高中,平时的零花钱,还都是他们给的。萧摇平时也很节俭,怎么这会儿就想到给他俩买东西了。

“不会,外婆,这才十块钱,在地摊上买的,不过,那摊主好像不认识这砗磲,所以被我捡便宜了。”萧摇实话说道。但她不敢告诉外婆,虽然是十块钱买的,但价值却上亿。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他们吧,估计现在他俩都还没有这个承受能力。

“外公外婆,我知道你们在担心我在乱花钱,不过,你们放心,我这是在学校给人补习给挣的。”萧摇当然也知道外婆的担心,所以就编了个由头。

“这是真的吗?”外婆听到这,眼泪又要出来了。

从小到大,摇儿都不合群。虽然成绩好,但却常常被人欺负,为这事,他外公不知道上学校多少次了。后来摇儿大一点了,就不让她外公去学校闹了,而她自己更是安静独来独往。

为这事,她和她外公可都是担心急,生怕摇儿得了抑郁症什么的。后来,发现,摇儿只是自卑不敢与人相处。现在,摇儿告诉他们,她现在给人补习了挣钱了,她是不是已经慢慢在学会与人相处了呢。

所以,她高兴的要哭了。

“好,好,摇儿,你能与同学慢慢接触,我与你外婆总算可以放一点心了。”外公也是高兴了。

“嗯,外公外婆,你们放心,我现在与同学们都相处的很好。以前,摇儿让你们担忧了。对不起,外公外婆。”萧摇心里情绪感十分浓烈。十五年来,外公外婆一直在为自己担忧和操心。她有点恼怒以前的自己怎么为这和不懂事。

“嗯。我们家摇儿终于长大懂事了。”外婆用手摸着萧摇的头感慨宽慰的说道。

“外婆,呜呜……”萧摇抱着外婆大哭起来。

刚刚得知父母情况,再想到以前凄惨的结局,再看到此时外公外婆欣慰的表情动作,让萧摇积压的所以情绪一下全部喷涌而出,现在的她只会在外公外婆面前大声大哭泣。因为她只有在外公外婆面前才会是一个永远的孩子。

“咋了,咋了,孩子。怎么又哭了?”外婆本来眼里就有泪的,现在看着孙女在大哭,自己也跟着哭起来了。

“摇儿,老婆子,别哭了。”外公手足无措的围着祖孙俩打转。然后抱着她们俩个,再拍拍背。

好一会,萧摇才止住了哭声。萧摇这会才觉得不好意思了。

上次再回是见到外公外婆才会大哭一场,现在得知父母的情况,又大哭一场。不过,哭泣过后,才会有目标,有动作,她一定会抓紧时间建立自己的势力,寻找自己的父母,再好好的跟那群人斗。既然敢动父母,那就做好被覆灭的准备吧。

而在某一岛处,高坐在上的头领,突然感到后背寒冷刺骨,十分不安的情绪笼罩他的全身。

萧摇在家呆了一个晚上,她第二天早上,早饭都没有吃就走了。让外公外婆以为萧摇在学校有急事呢。

萧摇现在确实有急事,以前她是想要自己的商业王国和发展黑道势力,但她刚回来,什么都没有,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可是现在,不能,慢慢来了,慢了一天,父母就多受苦一天。她从小都没有见过父母,现在她从外婆外公的口中得知,他们是如此的爱她,她也爱他们,她一定会找到他们的,爸爸妈妈,你们一定要等我。

萧摇下了公交车,再转车到福巷街,再次去了赵家。

砰、砰、砰的敲门声。

“来了,谁呀?”还是赵福宝的声音。

“哎呀,是萧摇小姐,欢迎,欢迎,快请进。”打开门一看,竟然是恩人萧摇。

“赵叔。”萧摇叫着赵福宝。

“哎,萧摇小姐,快请坐。小月,去泡茶,恩人来了。”赵福宝朝着屋里大喊。

“宝哥,是恩人来了啊。快请坐,我马上去泡茶。”戴小月从屋里走出来,然后拿着茶壶泡茶去了。

“赵叔,赵夫人,你们太客气了。”萧摇也客气的说道。

“恩人,你别客气了,这是应该的。不过,恩人呐,既然你叫宝哥叫赵叔,那叫我就叫赵婶吧。叫夫人,我怪不好意思的。”代小月一直听着萧摇叫她夫人,上次在医院也是。

“好。”萧摇也不客气,“不过,赵叔,你们也别一口一口恩人的叫,或萧摇小姐的叫,你们就叫我萧摇或摇儿吧,长辈们都是这么叫我的。”

“好,我们也就不客气了。”赵福宝应道。

“嗯。赵叔,赵爷爷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萧摇问道。

“恢复的很好。医生说只要再住院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谢谢你,摇儿,你可是我们赵家的救命恩人呐。我们一家真是无以回报啊。”赵福宝感激的说道。

“呵呵,赵叔,我那是举手之劳,你们不用放在心上。不过,赵叔,我这次来,还是上次的事,想再一次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上珠宝界顶峰?”萧摇先是客气的随着。然后话锋一转,就认真霸气强悍严肃的再问一次赵福宝。

因为这是萧摇给赵福宝最后一次的机会,如果赵福宝再无信心的拒绝,她只会另寻他人了。一个没有自信的人,就算给他再多的资源财富,也创造不了更多的辉煌财富。

赵福宝这次没有直接先拒绝,而是同是在认真的观察打量着眼前的女孩。

上次,萧摇问这问题时,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强悍的印象,再加上她能一个十五六岁的年龄,沉着稳定的救起医院专家说要面临随时死在手术台上的父亲,而且还是童老的孙女,就足以说明这个女孩很不简单。

现在更是以不符年龄,超强的气势,理智的自信,来寻问邀请他的加入是否。或许这是一次机会,是他赵福宝重新在珠宝界崛起的机会,是重新夺回那人夺去的一切。不管结果如何,他都要去试一试,就算失败了,他的此生也没有遗憾。

“好,摇儿,我愿意。”赵福宝没有再拒绝了。

赵福宝没有想到,就这“我愿意”三个字,让他不但没有失败,更是如萧摇所说,几年之后他们走上了珠宝界的顶峰,但却不是香江市珠宝界的顶峰,也不是中夏国顶峰,而是世界顶峰。

当世界著名媒体采访他时,他说,他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其实最主要的是他老板的运筹帷幄的商业决策,而他只是代替执行。整个媒体及观众人员都惊了,世界最著名的珠宝商董事长赵福宝只是一个代老板管理公司的CEO,那幕后的老板到底是谁?

“好,赵叔。”萧摇也应着,然后继续实话说道,“你知道吗?赵叔,如果这次你再拒绝,我就会寻其他人了。而你就只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之一,就再也不会有合作的机会了。”

赵福宝听罢,心里只冒冷汗,好险,没有说考虑一下,或拒绝。不然,他赵福宝就真的无用武之地了,赵家在珠宝界就真的没有起头之日了。

“呵呵,那摇儿,我只能说我很庆幸了。”赵福宝说道。

“赵叔,这有三千万,你先找好店面位置,再进一些货源,至于高顶级高档稀奇珍贵的货源,我下月就能弄来。”萧摇把从包里拿出的一张金色银行卡给赵福宝。这卡是笪攸宁给萧摇办的金卡。

赵福宝双手有点颤抖的接过萧摇给的金卡。这里可是三千万啊,如果是以前,他是不会把这区区三千万看在眼里,可现在不一样,就是三千块对赵家来说就是笔突如其来的巨款,更别说这三千万可以买一栋漂亮的别墅,还能让赵家一家子过上好日子。

“摇儿,你不怕我把这些钱让我给花了。毕竟,我赵家现在的生活环境很需要钱。”赵福宝迟疑的问道。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既然给你,我就是相信赵叔的为人。”萧摇爽利又犀利的说道,“况且,就算你拿着这些钱又能用到哪去?没有别人的帮忙,最多也就再一次被你那朋友夺去。”

“哈哈,就是。”赵福宝有点紧的心里被萧摇直白的话冲散了。“不过,摇儿,既然你知道,只要是我办事,我那朋友都会阻拦,那这买租店铺的事,我那朋友肯定会知道,我怕到时候,他又会来捣乱。”赵福宝还有点担心这个事的。

“不用担心,赵叔,到时,只要找到店铺之后,你给我来个电话,我会派人来阻止他的人来捣乱。”萧摇说到这,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在巷子里碰到要救他们大哥的那三个人。她也要去见见他们了。

“好,那我就放心了。”赵福宝点点头说道。

“不过,赵叔,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萧摇绝不允许背叛,一经发现,我的惩罚给对会让人生不如死。”萧摇眼睛锐利的看着赵福宝。

“你放心,我绝不会背叛你的。否则我甘愿接受你的惩罚。”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对着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作保证。

“嗯。那好,合作愉快。”萧摇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说道。

“合作愉快!”赵福宝也伸出了右手。

俩人在握手的刹那,就代表着俩人合作的开始,代表着雇佣关系的开始,代表着上下级关系的开始,也代表着赵福宝在珠宝界的崛起,同时也代表着萧摇商业帝国的开始。

“俩人说什么呢,说得这么愉快。”戴小月端着茶过来,乐呵呵的问道。

“赵叔说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萧摇打趣道。

“都老了,你赵叔就会瞎说。”戴小月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哪是瞎说,在我眼中,你就是最年轻漂亮的。”赵福宝急忙表态说道。

“都老夫老妻了,你在孩子面前也不害臊。”戴小月的脸有了红晕。

“老夫老妻怎么了,老夫老妻难道还不允许我说你漂亮啊。”赵福宝肉麻的说道。

边上看着的萧摇,身上的鸡皮疙瘩被赵福宝那些肉麻的话,都扑掉在地了。

真看不出来,都四十多岁实诚的人了,还能在有旁人观看下,对着老妻情话绵绵。不过,萧摇还是羡慕他们的。不知道,如果她的父母在跟前的话,是否也是这么恩爱呢?想到这,萧摇眼里戾气一闪而过。不过,情话中的赵福宝和戴小月都没有发现。

“好了,别说了。摇儿啊,让你看笑话了。”戴小月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对着萧摇说道。

“赵叔赵婶真是恩爱呐。”萧摇赞道。

赵福宝和戴小月俩人都不好意思人,毕竟萧摇还小,让她看见这些,多不合适。

之后,萧摇就和赵福宝代小月告别了。

萧摇去了香江市拍卖行,宝利拍卖公司。本来萧摇不打算这么快拍卖这砚台的,但现在计划有变,她不得不提前,以筹初始资金。

到了大厅,到了服务台前。

“你好,有事吗?”前台小姐看着面前的丑女孩,而且穿着简单朴素。所以,也没有把她看在眼里,不过,公司有规定,必须接待好每一位客人。所以,她不得不礼貌的说话。

“你好,我想拍卖物品,请问找哪一位?”萧摇问道。

“请问您贵姓?要拍卖什么?东西带来了吗?”前台小姐问道。这人年龄不大,有什么物品要拍卖的,不会是偷来的吧?前台小姐脑补中。

“我叫萧摇,我拍卖一方古砚,东西带来了。”萧摇回道。

“嗯,你稍等。”前台小姐说完,就拿起电话打了起来。

不一会儿,有个似保安人员从楼上下来,走到前台前,问道,“哪位要拍卖物品的?”

“陈大哥,这是位小姐。萧摇小姐,请跟陈大哥上六楼。”前台小姐说道。

萧摇跟着那位陈大哥上了六楼,鉴定办公室。陈大哥,敲了敲门。

“请进。”门内传来一位响亮悦耳的女人声音。

陈大哥和萧摇走进办公室。萧摇看到一位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坐在那办公桌前正低着头看着资料。

“薛小姐,人已经带过来了。”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这位薛小姐头也没有抬的说道。

那位陈大哥出去了,留下萧摇。萧摇站了一会,这位薛小姐还是继续看着手上的资料。萧摇也就自己坐下了。

过了好一会,这位薛小姐终于看完了手上的资料,抬起头看了一下来人。愣了,这人就是说有物品要拍卖的,怎么这么小,不会是偷家里的收藏品来卖的吧?薛玉凝十分的怀疑。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让你等着了。是你有一方砚台要拍卖的吗?”薛玉凝问道。

“是的,薛小姐。”萧摇答道。然后从包里拿出那一方黑不溜秋的古砚。

薛玉凝拿过古砚,看了看,然后,说道:“小妹妹,这只是一只民间仿制的砚台。最多也就3000块钱。你是不是没有钱用,拿着家里的砚台过来卖的?”薛玉凝狐疑的问道。

她怎么看这砚台也不是古砚啊。还有谁家里的家长会让一个孩子把古砚拿出来卖的。

萧摇没有回答,她二话不说,就把这黑砚给“啪”的一声,分成了两半。而薛玉凝则被她的大胆动作吓了一跳,以为这小孩发火了呢。

可是当她看见分开之后露出里头的东西时,眼睛里的震惊是显而易见的。

------题外话------

亲们,作品于12月5号到12月11日七天的活动已经结束。5日,6号、7号、8号的中奖名单已在评论区公布,9号、10号11号的中奖名单会在13号公布15点在评论区公布。月票和评价票的奖励则是统计统一奖励,就是七天的票票一块奖励,不会再单独列出。(已经发放过的除外)

已经奖励过的,不会再重复发放!

请5号-8号的中奖人员请于12月13号14点之前在评论区留言,并注明哪一天哪一项的奖励(重要),过期无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