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6章 抛股挣大钱 为简家解祸

周四早起晨跑,果然在红星广场看见了笪攸宁的身影。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过来了,他不会是四点多就来了吧。萧摇的猜测接近了。

笪攸宁也看到了萧摇,连忙跑上前,说:“摇儿,早啊!”

“早啊,笪大哥,不过,你不会告诉我,你四点多就来跑步了?”萧摇开玩笑的说道。

笪攸宁脸上一窘,本来跑步微红的脸更红了,不好意思的向萧摇呵呵两声。

“笪大哥,你不会是真的四点多就来跑步啦?”萧摇看着笪攸宁那个样子,就知道玩笑成真了。

“没有,没有,我也只是刚到。”笪攸宁不好意思的连忙快速的说道。可不敢说因要赶上萧摇的跑步圈数而特地早来的,那萧摇会有什么想法。

“哦。”萧摇点了点头表示相信了。笪攸宁看着萧摇的表情就知道她不相信。

“对不起啊,摇儿,本来,那天早上我就想把账户和卡给你的,但因为,我家人突然急症住院了,我急忙赶了回去,没有来得及跟你打招呼。”笪攸宁道歉道。

“知道了。笪大哥,上官飞周一的时候把你的话转给我了。”萧摇说道。

“什么,周一才转给你的?这小飞在搞什么,我上周五就叫他转话,他周一才转给你?”笪攸宁有点生气的说道。

明明周五那天早上,上官飞好好的答应他那天以把话带到,怎么就托到了三天后呢?“那第二天,摇儿会不会认为我把你的钱给卷跑了啊?”

笪攸宁急问道。他有点担心萧摇会把他想成贪财的人,这样以来,萧摇会对他的印象大大折扣,这对他的追妻之路可是十分不利的。唉,笪攸宁同志,你多想了,就是没有这一出,你也没有什么追妻之路啊。

“那是当然。”萧摇点点头说道。笪攸宁急了,他刚想说话,不过,萧摇的一下句话,却让他大笑了起来。“任谁在她给了他人钱之后,那人第二天就不见了踪影,也会多想的。”

“哈哈……,确实是这样的。”笪攸宁大笑道。“不过,摇儿,那你之后的想法呢?”

萧摇等他的笑声停下来之后,就再一次严肃的说道:“笪大哥,给你钱的时候,我就说过,我相信你。所以,对你的信任,我不会改变看法的。”

笪攸宁的笑声已经停下来了,当再一次听到萧摇说“我相信你”时,心里那种酸酸甜甜的滋味是怎么回事。

“好,摇儿,我是绝对不辜负你的信任。”笪攸宁也慎重认真的再一次保证道。

两人相视看了一下,然后,又都笑了起来。

“对了,笪大哥,今天既然回来了,今天你就把那支股票给抛出去吧。本来我想给你打电话的。”上官飞已经把笪攸宁的电话给萧摇了。

“现在抛?不用再等等吗?过段时间,可能股票价格会继续上涨的?”笪攸宁对那支股投了3000万,对于他来说数目不是很大,能赚到更多,他不会嫌少的。就这几天时间,他那3000万已经长到3亿了。

“不,再等就会涨停了,也会下跌。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萧摇肯定的说道。

“嗯,我今天就把它抛出去”笪攸宁看着萧摇这么肯定,那肯定知道有其他信息来源的。“哦,对了,那黑卡,我带来了,还给你。”说完还裤袋里拿出卡递给萧摇

“嗯,谢谢笪大哥。”萧摇接过卡诚恳的谢道。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了,萧摇就到了上课时间。一到教室,平常看到萧摇就躲着的袁玲花,拿着一张表格到萧摇面前,放在她的桌子上哼哼的说道,

“萧摇,月底也就是9月28日是学校校庆日子,学校开展文艺演出来庆祝校庆。每个班都要报节目参加演出。”

“是每个人必须参加的吗?”萧摇拿起表格上的名单,F班倒有几个人报名。

“不是。”袁玲花咬牙回答。袁玲花很想说是,但这些不是她说就算的,她不情愿的回答说不是。

她知道萧摇除了学习和知道她现在有一身的蛮力之后,根本就没有什么才艺。琴棋书画,跳歌,跳舞,没有一样会的,所以她特别想看到萧摇出丑。

“哦,那我不参加了。”萧摇直接拒绝道。

参加那些东西,要训练,要彩排什么,浪费她的时间,她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浪费。

“你,你就不考虑班里的荣誉了吗?”袁玲花说道,眼里却是恨恨的看着萧摇。

张明明最近老是围着萧摇打转。以前,她叫张明明欺负萧摇,张明明就欺负萧摇。可现在,反过来了,张明明很不待见她。这怎么可以,她一定要拉回张明明的视线。而现在却是锲机,只要萧摇在文艺演出上出丑了,受到全校师生领导嘲笑时,看张明明还会不会继续跟在萧摇后面。

“我不参加,怎么就不考虑班里荣誉了?”萧摇反问道。

袁玲花咬了咬唇,似委屈似无辜的说道:“那么大声干嘛,我只是让考虑一下班级荣誉而已。”

“呵呵,我大声说话?我只是反问一下,就又错了?那请问,我又要怎么回答?是不是班里每一个不参加演出的同学,都不考虑班级荣誉了?我唱歌跳舞都不会,你叫我参加什么,难道叫我参别打人比赛吗?”萧摇可不是男生,可不会对这个班花这么客气。

好几次,她都能看见袁玲花嫉妒愤恨的眼神,只是她没有对自己做出实际性的伤害,所以也就当作没有看见。可这次直接拿着班级的名头来压她萧摇,真当她萧摇是好欺负的吗?

而其他不不准备参加演出的同学,一听萧摇这话,就用不满的眼神看着袁玲花。这文艺演出可是自愿参加的,怎么不参加的人,还要被冠上罪名啊,那他们这些不参加的人都不是有班级荣誉感的罪人了。

“萧摇,别在这挑拨离间同学之间的关系。我只是问一下你参不参别而已。”袁玲花“很委屈”的说道。

“我告诉你了,我不参加。”萧摇再一次拒绝。

袁玲花怒气冲冲的愤恨的拿着表格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可是,谁都没有看见藏在桌子底下的白嫩手,微微范白紧握成拳,就好像随时要给人一拳致命的打击似的。

袁玲花几个跟班看到袁玲花受了气,赶紧过来安慰她。

“玲花,别气了。她现在有上官飞和简靖翊护着,我们拿她没有办法。”林月月安慰道。

“哼,她也就是仗着一身蛮力,才会上官飞另眼相待。除了那一身蛮力,她哪一点比别人好,要貌无貌,要身份无身份,要背景也没有背景,而她能来这上学,也是她外公求訾柘爷爷的。否则,她萧摇连踏着高英学校校门的资格都没有。”苟菊花很看不起又嫉妒萧摇说道。

“哼,真不要脸,訾柘同学不要她了,她竟然能让上官飞和简靖翊两位同学看上,她也不想想自己,这两位同学是她能淆想的吗?”楚惠兰明显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那种嫉妒之人。

“嗯,就是花花。她萧摇既然不想参加,我们几个合力参加,到时让全校师生对我们都对我们刮目相看。”苟菊花信心十足的说道。她学钢琴学了十多年,连老师都夸她有天赋。她就不信了,这次不能一鸣惊人。

随后几人,都在探讨参加什么节目才合适。

而对于萧摇来说,现在方圆几百米之内的细小的声音都能听见,何况几人那么大声的说着自以为萧摇听不到的声音。只不过,萧摇才懒得去听这些杂乱的声音。现在在忙着看书,她必须看完这学期的书,她以后来上课的日子会少很多了。

不过,她一点都不担心学习赶不上和成绩下降的问题。因为她要把要学习的和要掌握的,都掌握好了。就算她一个学期不来上课,也不会出现成绩第二名的问题,因为她的成绩只会在第一名。

除了袁玲花这一差事之外,萧摇都很平静的度过了。中午在和张明明丁浩一起吃饭时,忽然想起一些事要问。那就是教张明明和丁浩武术的事。

“张明明,丁浩,你们的马步蹲的怎么样了?”

“老大,你终于想起来要问了。我以为你要多久才会问起来啊?”张明明感动似说道。他跟丁浩两人蹲马步都一个多星期了,老大才问起来。

“呃,不好意思,最近太忙,我都差点忘了你们要学武的事了。”萧摇有点道歉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她答应了张明明和丁浩,要教人家功夫的,都差点忘了。

“什么,老大,你原来是忘了?我们还以为你是考验我们的耐心的啊?早知道,我们就应该提醒你的。”张明明欲哭无泪的说道。

他和丁浩这一个多星期,早上跑步,下午蹲马步,每天全身都腰酸背痛,特别是两条腿,站着就直发抖,可是老大也不来看一眼。还以为是老大考验他们的忍耐力和毅力。原来是忘了啊,这,这也太打击人了啊。

“好了,我向你们道歉了。”萧摇先是细声的道歉,然后又继续问道,“现在跑多少米了?蹲马步现在能蹲多长时间了?”

“现在,我们每天都有所进步的。跑步第一天是1500米,现在是3000米了,而下午蹲马步,”丁浩有点不好意思出口,低着头小声的说道,“第一天,只能坚持15分钟,而现在还只能坚持30分钟。”这种进步步骤太小了,他都不好意意汇报。

“嗯,不错。”萧摇点点头表扬说道。“继续,我想,半个月之后,就可以开始教你们武功招式。”她当初蹲马步也用了十来天,师父才开始教她武功内力。而张明明和丁浩毅力不错,不用一个月就能开始学武了。

“什么,老大,还要半个月啊。不能先教吗?”刚刚焉了吧唧受到“打击”的张明明,很快又有精神的说道。

“不行,我说过,什么时候蹲马步坚持到两小时,什么时候就开始教。”萧摇坚决的说道。

“老大,为什么,一定要在蹲马步坚持两小时后才能开始学武?”张明明就不明白这一点了。之前答应蹲马步两小时之后才开始学武,那是因为不知道,蹲马步怎么那么的艰难。

“马步是练习武术最基本的桩步,因此有”入门先站三年桩“、”要学打先扎马“的说法。通过练习马步主要是为了调节”精、气、神“,完成对气血的调节、精神的修养的训练,锻炼对意念和意识的控制。

蹲马步的时候,常常要求要凝神静气,要呼吸自然,要蹲得深、平、稳,以练习喉、胸、肾等器官,并使腹部肌肉缩进,腿部肌肉紧张,以图达到全身性的综合训练。这种桩功,由于是长时间的静功,所以对于人体全身各器官是很好的锻炼,通过这样的锻炼能够有效的提升在剧烈运动时人体的反应能力。

因此为了你们在训练时不会因剧烈的运动而扭伤,为了提高剧烈运动时人体的反应能力,所以,马步的要求一定要达到。”萧摇解释道。

“哦。”两人点头,表示明白了。所以以后半个月还是继续蹲好马步吧。

下午,萧摇就去了学校体育馆去看张明明和丁浩蹲马步的情况。而上官飞不知道从哪得知的消息,下了课也直奔体育馆。上官飞去了,其他三人也跟着一块去了。

到了体育馆,萧摇和张明明,丁浩已经过来了,而此时的萧摇却在纠正他俩的蹲马步的姿势。周边还围着同学在观看嬉笑。不过,也有很多同学很感兴趣,也直接做好萧摇说的标准姿势蹲起了马步。

“萧摇,萧摇,能跟我过两招吗?”上官飞眼睛热切的看着萧摇说道。而心里的运动因子却对过两招是蠢蠢欲动起来。

萧摇看着上官飞那热切的眼神,也不好打击人家的积极的心。再加上上次虽然能卸掉上官飞的双臂,那是因为上官飞毫无准备。不过,萧摇除了上次再小巷里所谓跟人过招,也只是给自己热自都不够。所以,她现在,倒想看看,军队中的搏斗招术到底有啥优劣势。

“好。”萧摇答道。

上官飞飞快的把上半身的衣服脱了,看着古铜色的肌肤,厚实的肌肉,突起结实的六块腹肌,健美的身材,让再场很多女生连连尖叫,好身材。

萧摇一身蓝色校服就谈定的站在那,对上官飞说道,“开始吧。”

上官飞开始出拳直逼萧摇的脸上,而萧摇往后弯了半腰,随机再动作就变了方向,萧摇也快准拳头往上官飞的肚子揍。而再半蹲,伸出右脚直踢上官飞。而上官飞就被打倒在地。

几个简单的动作,却是在瞬间完成。同学都愣着了,上官飞才刚出一招,就被萧摇瞬间打倒在地了?这怎么可能?全校师生都知道,上官飞可是在军队中训练过的,就这么一晃,就被萧摇打败了?

唉。萧摇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谁也没有听见。

是不是所有军队里的人都像上官飞一样这么弱?还是只有上官飞这么弱?不过,冒似小叔叔好像是特种部队队长吧,有机会跟他对两招。

“啪”的巴掌声。

“老大,你太棒了。”张明明拍着巴掌兴奋说道。马步也没有蹲了。

“嗯?”萧摇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严肃的看着张明明不说话。

张明明看着萧摇的态度,刚开始太兴奋没有注意到,到是在老大眼神盯着下,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冒似还在蹲马步?惨了,老大怪罪下来了。赶紧摆好姿势,继续蹲马步。倒是丁浩一直没有动。

“萧摇,你真是厉害。什么时候,你也能教我两招啊?”此时,上官飞爬起来了,也是佩服激动兴奋的说道。在军队训练时,他的近身搏击格斗是再好的,可是现在,在萧摇面前却是一招都过不了。这到底是军队时别人让他的,还是萧摇太厉害了?不过,在军队可没有让着的说法,那就只能说是萧摇太厉害了。

上官飞的兴奋劲,让众人大跌眼镜。上官飞是被打傻了吗?打输了,还这么兴奋,是不是受虐狂啊?上次也是,被萧摇折了双手,就把萧摇归为了朋友,所有的人都不理解。

“呃,你的武术特点近身自由搏击格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萧摇带点委婉的拒绝。她已经很忙了,可没有再多余的时间,去教这个武术狂人。

“不行。你必须要教我两招。”上官飞听着不干了,赖着要萧摇教。

“好吧。”萧摇无奈。你不能对那总想吃糖的小孩计较太多。可怜的上官飞,就这样被萧摇当作了要吃糖的可怜小孩。“不过,你倒不用蹲马步了,可以直接学习。不过,这里不合适教给你。”她要教的都是杀招,而这里可都是普通学生,可不是军队的人。

“那去我家吧。我家有个大训练室。”上官飞连忙接着道。生怕晚一秒萧摇就不答应了。

“好吧。不过,什么时候去你家,时间有我来定。”萧摇没有征求上官飞的意见,直接决定说道。

“那好吧。”上官飞焉焉的答道。不知道萧摇什么时候才算有时间啊,等待的日子就是折磨啊。

到了快傍晚6点时,体育馆上的人,才陆陆续续离开。

萧摇在食堂吃完也走了。

而张明明和丁浩则是蹲完马步,双腿颤颤的也走了。

这一天下午有趣又有意思。

这一天,才让学校里的人才真正的认识到,萧摇是真的变了,不在是让人任意欺负的受气包了。

这一天,也让訾柘意识到,那个被他当成游戏的对象,已经是真正的改变了,变得眼里再也没有他了。可是,他里心里很失落很失落,失落到他想要萧摇变回以前那样,让他和她来一场真正的恋爱。

可惜,时间只有向前走,却没有向后退的道理。

但谁也不知道,只有萧摇是经过血淋淋的教训,才真正的经历过时间的倒退,否则她也不复存在了。

晚上到家时,笪攸宁给萧摇来了电话,说了一下抛股票的事。他说还好听了萧摇的话,把那支股都抛出去了,没有想到,他刚抛出去没出半个小时,就出现了涨停,然后就出现了下跌的趋势。

他连连夸萧摇有先见之明。萧摇只能呵呵笑两句,她总不能告诉笪攸宁,她也是根据他前世的经历来重复一遍的吧,她只是盗版他前世买股抛股的历程吧。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

最后,笪攸宁告诉她,那些钱从600万已经增到了6600万,这钱都已经转到她的账上了。

萧摇连连说谢谢。放下电话,萧摇就乐了,又有钱了。

周六早早的简靖翊就开着着来到平安巷来接萧摇。

此时的简靖翊的已经思复万千。

当天晚上,他把萧摇所说的那句也是自古以来熟悉的俗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转给了父亲。没有想到,那一晚,父亲都没有睡,一晚上都在思考。

第二天一起床,就警告我们,今后要远离刘家。让他们几个误以为是怕拖刘家下水,他们几个只是应了,也没有怎么放在心。可晚上,大家都在一起时,父亲却叹了一口气,说自己有眼无珠,一直养着一只白眼狼。

简靖翊刚开始不明白,谁是白眼狼,可是看着母亲红肿的眼睛,再看父亲颓废的神情,再看大哥似乎也明白了白眼狼是谁,他也是隐隐约约知道白眼狼是谁了。

如果没有萧摇的提醒,他们简家怎么也不会想到,白眼狼会是他们?

九点,萧摇就准时到了简靖翊的车前。不过,简靖翊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都没有发现萧摇已经到了车前了。萧摇敲了敲车窗。

“在想什么呢?我都敲半天的车窗了?”打开车门,萧摇坐在副驾驶坐上,狐疑的问道,“你开车年龄够吗?”

“放心吧。我已经满16岁了。”简靖翊笑了笑说道。

“呵呵,那你在发什么呆啊。”萧摇也笑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意料不到的事。”简靖翊眼神迷茫的说道。

“行啊,都年少老成了啊。其实,很多人,很多事都会在意料之外的。”萧摇看出了简靖翊的迷茫。

只是,他还不太接受现实。

“是啊,平时,看到他们平时对我家好的似一家人,而我们简家也是对他们好的没有话说,可是谁会想到,就是他们在背后阴我们一把呢。”简靖翊沉重的说道。

“这世上有很多人都会为了所谓的金钱和权势背叛出卖自己最爱的人,更何况那些不是最爱人的人,能做出背信弃义的事,又何足挂齿呢?”萧摇开导的说道。

萧摇可是经过教训的过来人。

“是啊,在钱权面前,那好些所谓的好哥们都变成了拦路虎。”简靖翊郁郁的说道。

“好了,知道就好。”萧摇拍了拍简靖翊的背。萧摇可不认为自己是个家长来安慰自己的迷茫的小孩。

“呵呵。”简靖翊看到萧摇的动作,沉闷之气就没有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萧摇面前就像一个找不到路然后需要指引的孩子似的,想想自己的行为就觉得好笑。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政府大院。简靖翊很快就把萧摇带到了简家。

到了简家,简爱国和他夫人韩金香,简靖飒都坐在客厅等着。三人听到开门的声音,都站了起来迎接。可以说萧摇是他们简家的大恩人,因为如果不是她提醒老二,说他大哥不宜外出,说不定,他们就要失去一个儿子了。因为,大儿子简靖飒订的那一趟航班出事故了,飞机上的256人全部失踪,至今都毫无音讯。

而周一,二儿子又给他父亲转达萧摇的话,让他们找到一直以来的盲点,让他们豁然开然。而这次也算是有求于这个女孩。

“萧同学,你好。”简爱国一家之主,先跟萧摇打招呼,然后伸出右手要跟萧摇握手。

一市之长跟人握手,那是多大的荣幸啊,如果被人知道,肯定会上头条新闻。如换成普通人肯定激动的说不出来,但萧摇不是普通人。萧摇可是差点做皇后的人,如果不是意外,一国女帝皇她也有资格当,更何况面前的只是一个市长也只是相当于古代的五品官员而已。

“您好,简市长!”萧摇也伸出手,大大方方,不矫情也不做作的跟简爱国握手。

然后,又对另外两人打招呼,“简夫人,简大哥,你们好。”

“你好,萧同学。欢迎来我们家。”简夫人韩金香也高兴说道。

“你好,萧同学,谢谢上次你的提醒,如果不是你,我还知道现在在哪呢?你相当于救了我一命。”简靖飒感激的说道。

“您客气了。”萧摇也客气的回答。

“别站着,都坐下来说吧。”简靖翊突然喊道。

“对,对,来,来,萧同学坐着聊。”简夫人拉着萧摇坐下。然后,自己去厨房准备好的吃食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都坐好之后,拿出吃食,泡好茶,也就要开始进入正题了。

“萧同学,我听翊儿说,你两次都是从他面相看着我家的情况的,是吧。”简爱国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的说道。

“对。”萧摇也不隐瞒,“我跟师父学过一些岐黄相术,偶然看到简同学的面相也就提醒了一下。”

“是啊。多亏你的提醒,不然我和大儿之间也就可能是天人永隔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们简家没齿不忘。”简爱国诚恳的说道。

“您客气了,简市长。我知道您是一位爱国爱民,为百姓办实事,清正廉明,大公无私的好官,在香江市人民的口中可是有口皆碑的,我可不想一个好的政府官员,要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萧摇把简爱国夸了一通。

“呵呵,萧同学,你太夸了,我只是做好我该做本职工作而已。”简爱国被一小姑娘夸得心情愉悦。

“不过,简市长,您就是本职工作做的太好,才会招小人嫉妒啊。”萧摇的话锋一转介入今天要说的话题当中。

“是啊,谁能想到,真小人真是防不胜防啊,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防过啊。”简爱国很是心痛,也是痛恨。

简家其他三人,听到这,都沉默,心思甚重。

“萧同学,你能看出,我简爱国能否挺过这场劫难呢?”简爱国有点急切的问道。

萧摇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简家国和简夫人及简靖飒。他们三人此时都知道萧摇正在看他们面相,都特别的紧张。

“简市长,您的印堂至准头赤色,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印堂有这种气色的话,小人会阻挠你的事业运程给你添加麻烦,有这种气色的人在工作事业上可要主易了。而耳朵暗黑色,在相学里耳朵有暗黑色的话主会有血光。这种血光往往是小人在身边陷害,或者会因为一些事情发生争执从而导致小人出现报复,或者是在外被小人有预谋的伤害。”萧摇如实的说道。

“什么?”四人都惊了起来。血光,不就是说有生命危害嘛。

“萧同学,有办法化解吗?”简夫人担心害怕又无措的问道。

其他人也是用希冀的眼神看着萧摇。萧摇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简市长,简夫人,我可以化解简家的这场小人危机。但”

“萧同学,但什么?你尽管说,有什么都不会怪于你的。”简靖飒是商人,眼睛锋利独到,所以能看出萧摇在这件事可能会在父亲这有点阻碍。

“好吧。这种化解方法其实是一种转移方法。”萧摇说道。

“怎么转移?”简爱国问道。

“就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萧摇直接说道。

几人都都沉默了。他们都懂得了萧摇的意思了。

“可是我们这样做了,又与他们做的,又有何区别了?这样,我简爱国不是成了小人了吗?”简爱国蹙着眉不赞同说道。

“不,简市长,有区别,而是区别大了。”萧摇说道。

“哦,怎么说?”简爱国疑惑的问道。

“简市长,你的贪污,你以公谋私都是被人陷害的,证据不足,但那小人却是实实大大的贪污,而利用公职之便,为他人谋取暴利,更何况,他的手中还有人命,简市长,你这是为民除害。你们根本就是本质区别。”萧摇解拨似的说道。在上辈子,简爱国入狱的第三名,那人却以杀人罪,贪污罪,谋私罪被逮捕。

“萧同学,说这话是要有证据的。”简爱国有点不赞同萧摇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事。

“简市长,要证据,还不简单,别以为他会做的瞒天过海,天衣无缝,但是只要去深查,就能查到。”萧摇倒不介意简爱国的态度。主要是简爱国太死板恪守,说什么做什么都要有证据说话,不然他也不会得罪那么多人。

几人再次沉默的想着。过后,简靖飒看着他的父亲坚定的说道:“爸,我去查,如果他真的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就会有证据,我们这不是小人陷害,而是为民除害。”

“爱国,飒儿说的是,难道你要自己被冤枉去做牢狱,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简家家破亡吗?”简夫人有点哭泣的劝入道。

“爸,哥哥和妈说的是,如果那人还念我们一分情,他也不至于制造假证据来诬告您,但你把他当兄弟,他还是这样做了。现在,做那些事的反而是他,只不过,我们不是诬告,您又有何想不通的?”简靖翊也加入了劝解开导的行列。

简爱国看着面前流泪的夫人,还有劝解的两个儿子,他们都用期盼守望的眼神看着自己。是啊,他们都是为这守护这个家,为了守护他个丈夫,守护他这个父亲,而他呢,却因为顾及那虚伪的狗屁兄弟情议而至于妻儿不顾,他配做一个丈夫吗,配做一个父亲们。所以,为了他的妻儿,他绝不能手下留情,否则,就是他简爱国家破人亡的惨痛结局。

“好,萧同学,你说什么,我们就什么做。”简爱国决绝的说道。

“呵呵,其实,简市长,你们不用做什么。只不过,就像刚才简大哥说的,他去调查那人的事最好,只要做过,总有蛛丝马迹,然后抽丝拨茧,再顺藤摸瓜就可以了。还有就是,我在你家里弄一个风水布局,以防简大哥在调查时小人来作祟。”萧摇轻松的说道。

“好,风水布局需要什么尽管说。”简夫人答道。

萧摇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什么东西,其实很简单。只要买一只开过光的铜龙龟就行。只要把铜龙龟摆件放在你们的卧室就行。”

萧摇看到简家布置,简雅温馨,没有什么杂乱无章的东西。

一个人流年命盘中若出现所谓的“五鬼”、“阴煞”、“卷舌”、“绞煞”等,十之*会犯小人,如果想要化解或是防止小人作怪,从风水学上,必须知晓小人的方位,才可防小人。

风水学上,方位可分为前朱雀位、后玄武位、左青龙位、右白虎位及位于中间位置的勾陈位,五个方位。其中左青龙位代表贵人位,右白虎位代表小人位。结合自己的八字命理,在办公或是居家生活中多多减弱右白虎位的气场,同时不断加强左青龙位的气场,才能达到调整化解小人的效果。

如果有人因工作受累,而已经遭受其害,那么普通的风水布局化解小人之法,已经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了,这属于严重的小人犯煞,是命中易犯小人之象。所以最直接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随身佩戴吉祥物。

“就这么简单?”简家几人狐疑了。电视上播放的那些风水布局不是要这种要那种吗?

“嗯。”萧摇肯定的点了点头。简家几人只能半信半疑的相信。

“不用再做其他什么了吗?”简夫人再一次不确定的问道。

“简夫人,放心吧。那一件铜龙龟摆件绝对能化去小人作祟的阴煞。因为在风水学上,方位有前朱雀位、后玄武位、左青龙位、右白虎位及位于中间位置的勾陈位。而右白虎位代表的就是小人,而防小人就是减少右白虎位的气场,而因为是简市长犯了小人,所以要化解小人作祟,一件吉祥物就可以,而吉祥物就属铜龙龟最好。”萧摇解释道。

“哦。原来如些。”简夫人明白似的点了点头。其他人也像是明白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算这样揭过了。萧摇就和他们聊了聊其他的。萧摇留下来吃了中午饭,就和简家一家人告辞。

临走之时,简爱爱慎重的对萧摇说:“萧同学,可以说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此事过后,如果萧同学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只要在我简爱国的权力范围之内,我一定帮。”

让简爱国说出这一句话真不容易,要知道,这句话说出口之后,那就代表着简爱国也有可能以权谋私偿还人情。

但简爱国又不得不说出这句话。

凭他当在官场这么多年的眼力,也看出萧摇之所以会帮他,会帮简家渡过这场危难,也是有求于他。但她却以欠人情的形式,让他主动开口。简爱国既无奈茫然又是欣慰,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小小年纪,足智多谋。

“那先谢谢简市长。不过,简市长,请您放心,我以后让您帮忙的绝对不是让你徇私枉法的事,也绝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儿,绝对是通过正规合法渠道的事儿,只不过,我讨厌浪费时间,才需要通融的。”既然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萧摇也毫不隐瞒自己的目的。

“好。”简爱国简洁的一个字,算是两人达成了一致的协议。

不过,简爱国怎么都没有想到,萧摇不仅给他解决了牢狱之难,血光之灾,以后更是官运亨通,官场上一路顺风顺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