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5章 教训上官飞 简靖翊有求

小叔叔真是酷啊!萧摇心里叹。

“那爷爷,三哥,我回去了啊。”萧摇打完招呼,就进车里了。

两车分道扬镳的开了。看着天色,也是晚餐时间了。童颜棣直接把车开到餐厅的门前。

“摇儿,先吃完晚餐再回去。”

“嗯。”萧摇今天的精力使用大了,所以肚子确实有点饿了。

一个晚上的吃饭时间,童颜棣都没有和萧摇说话,只是在静静的文明的吃饭,特别不像部队的人。萧摇就发现,这人的性格怎么和师兄这么像啊,都是不爱说话,呆萌呆萌的。

想到师兄,就想到古代死之前,最后一次见师兄,特别的憔悴,特别的像一个落魄书生,也特别的让人心疼。师兄,你还好吗?你一定要好好的。

童颜棣把萧摇送到住处时,看到萧摇的小屋子。虽然惊讶萧摇一出手就是一千万的人参和500万以上的灵芝,怎么就住在一个小屋,但他不会多过问。

童颜棣走后,萧摇练了三小时的内功心法之后,就早早的休息了。

周一,萧摇还没有到教室门口,就看见很多同学特别是女同学挤着往里张望,也有很多女同学爬着窗户望里瞧。这么热闹,发生什么事了?

“萧摇同学来了。”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嗡”一致转头过来,门口的则让开了道。

“萧摇同学,早啊。”一个男同学打招呼。

“早啊。”萧摇回应。

“喂,你不怕死啊。看样子,萧摇得罪了上官飞,你还敢跟萧摇打招呼?”一个同学对那个同学说道。

“哼,我才不怕呢,我相信萧摇同学一定能完美解决的。”那个同学说道。他就是那个武侠迷,自从萧摇在豪华餐厅露了那一手,他就是萧摇忠实的粉丝了。

萧摇皱了皱眉,她什么时候又得罪了上官飞,上官飞不得罪她,那就万事大极了。

“老大,老大,你怎么才来啊?”张明明风风火火的跑到萧摇跟前大喊着,“老大,你是不是得罪了上官飞啊?”

“没有啊。怎么了?”萧摇疑惑的问道。

“那上官飞同学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在你的坐位上等着你呢?”张明明也疑惑的说,“老大,那上官飞不是好惹的,得罪他的人据说是生不如死,要不,老大,你请假逃吧?”张明明担忧的说道。

“切,你老大,看样子是会当一逃兵的样子吗?何况我又为什么要逃?”萧摇说完快步走进教室。

只见她的坐位周围都围着一些女同学,有本班的,有外来班的,也有一些男同学。

“上官飞同学,是不是,萧摇又不长眼得罪了你,你告诉我们,我们去教训教训她。”林月月不敢上前,只是站着比较远的说道。

“就是,那个萧摇自以为会一点武就了不起吗?谁知道是不是就会一些花拳绣腿?”另外一女同学附和道。萧摇倒不认识她,估计是别班的吧。

“其实,上官飞同学,你用不着亲自过来的,你只要告诉我们一声,我们马上会叫人教训萧摇,谁让她不长眼得罪你呢?”有个男同学也讨好的说道。

“上周,还跟陈老师对着干,哼,一点都不会尊重老师。”

……

叽叽喳喳的你一言,我一言,全部说的是萧摇的不是。上官飞眼皮都没有抬,只是坐在萧摇的位置上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机

萧摇翻了翻白眼,她哪来的功夫去得罪那么多人?算了,不跟这些小人物不跟他们计较了。

“萧摇同学,你来了,上官飞同学等了你很久了。”围着上官飞的一个同学突然发现,萧摇就站在他们的后面,冷汗就冒了出来。他可没有忘记,豪华餐厅萧摇把筷子射入墙壁的事。现在,背着人家说人家坏话,还被当事抓包了。

听到萧摇来了,“嗡”的一声,全部人都散开了,外班的女同学就像有人会追她们似的,急速飞跑,不过也有部分女同学,用眼刮了一下萧摇,先是慢吞吞的从萧摇身边走开,等走了几步,兔子一样快跑了开来。

现场就留下了上官飞和萧摇了及张明明同学丁浩同学,其他同学都在各自座位上了。上官飞在听到萧摇来了时,就把手机收起来了。

“上官飞同学,有何贵干?”萧摇站在自己的座位前问道。

“你认识笪攸宁吗?”上官飞锐利的盯着萧摇问道。

上周五一大早上,笪攸宁突然给他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一个叫萧摇的漂亮女孩。他当时就疑惑了,他是认识一个叫萧摇的,但她一点都不漂亮。他当时就说认识一个叫萧摇的,但绝对不是漂亮女孩,甚至可以说是丑。不过,最后,笪攸宁叫他帮忙找找那个叫萧摇的漂亮女孩,并且转告他有急事突然回京城,她的事已经办好,叫她放心。他当时就应了下来,

不过,到了学校之后,他就叫人去查查除了那丑萧摇,还有没有漂亮萧摇。在等的时候,他又接了一个电话,请了假就出去了。

结果,他回来之后,他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一直到星期六晚上,他又接到了笪攸宁的电话才想来,他拜托的事。不过,周六日放假,萧摇又没有电话,所以他只能等到周一过来。他也问清了,整个高英学校,只有一个叫萧摇的。所以一大早他就来到学校,到萧摇的班级等萧摇。他实在搞不清楚,这个萧摇明明是个丑八怪,怎么笪大哥说她很漂亮,他们说的真的是同一人吗?所以,他要确认一下。

“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萧摇反问道。她对上官飞似尖锐询问嫌疑犯的语气,实在没有好感。

“这么说来,你是认识笪攸宁了。”上官飞肯定的说道。他也就肯定他们说的就是同一人了。

“你接近笪大哥,有什么目的?”上官飞突然上前一步,双手扼住萧摇的双肩,语气十分的不好。

周围的人,看着上官飞对着萧摇似有发怒预兆,很多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萧摇,不过,还是有少数人面露担忧的看着萧摇。

“放开。”萧摇轻笑着说道。

如果是之前古代,了解萧摇的人都知道,这是萧摇发怒的前兆,但你就算知道了,还不能走,只能乖乖的承受萧摇的怒气。

“你得先告诉我,你接近笪大哥,到底有什么目的?”上官飞眼睛十分犀利的盯着萧摇,不达目的,绝不放开。可是,他刚说完,他和萧摇的状况就反过来。他的双手已经被萧摇反手制作了,而他半跪在教室里的地板上。

“上官飞,你用什么身份质问我?”萧摇清清冷冷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高二F班。“就算我认识笪攸宁又如何,是笪攸宁让你来质问我的吗?我相信笪攸宁不会这样做,可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

萧摇的话音刚落下,安静无声的教室里,都能听见似骨头断裂的声音。全班同学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这一慕。只见,上官飞半跪,双手垂直在地,面红耳赤,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往地上滴。

“啊,萧摇,你在做什么,你竟然把上官飞同学的手给废了。”袁玲花反应最快,一个大叫声,就把教室的人和教室外的人都惊醒了过来。

此时,得到消息的简靖翊,丰成越和訾柘过来了。一看上官飞的情况,就知道不好了。

“飞,飞,你怎么样了?”简靖翊走到上官飞的前面问道。双手就要去动上官飞的手。

“不怕他疼死,就尽管动他的双手。”萧摇轻轻的飘过一句。

简靖翊不敢动了。

“我打120。”丰成越急着说道。

“萧摇,你到底想干嘛,你太胆大包天了,在众目睽睽之后,竟然就废了飞的手。你是不是不想在高英上学了?”訾柘大吼道。这萧摇彻底的变了,变得胆大,变得强势,变得眼里再也没有他了。他的心忽然变得很失落,总想抓住某样东西,但就是抓不住。

“我想干嘛,是你们想干嘛吧?一个,两个来找我萧摇的不是,以为我萧真的还像以前一样好欺负吗?我告诉你们,我不管你们几个什么来历,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你们犯到我头上来了,我照还不误。”教室里只能听见萧摇清脆响亮的嗓音

说完,手就拍到最近的一张课桌上。“啪啦”一声,钢塑结构的课桌马上就四分五裂,散落在地上。

全部人除了上官飞都脸色发白的惊恐的看着这一慕。之前很多人都说萧摇一只筷子直接射入铜墙铁壁,没有看见的人都不相信。现在,钢塑结构的课桌,只是被萧摇轻轻一拍就散了,谁也不会质疑那些同学说的话了。

萧摇也真是恼了,一次,两次的示威既然都有人质疑,都不管用,那我就再威慑一次,看你们敢不敢再来打麻烦。

“嗯。”上官飞因双臂疼痛,不由的呻吟了出来。额头上的汗直往下掉。

“飞,怎么样了?”丰成越也不由的关心起来了,看到上官飞这么痛苦难耐,愤怒的说道,“萧摇,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这样是不是想要废掉飞的双臂啊?这可是故意伤人罪,要做牢的。”

“呵呵,我只是给你们一点教训,省得你们不知天高地厚。”萧摇说完。走到上官飞面前,拿起他的双臂,又是“咔咔”的声音。

“啊。”上官飞痛苦的大喊着。

“萧摇,你在干什么?”简靖翊,丰成越和訾柘都大声失色的喊道。“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很多同学都惊惧的看着这一慕,而有胆小害怕的闭着眼睛都不敢看,但耳朵里还是传来上官飞疼痛的大喊声。心里在默默的说,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连上官飞那样军队里训练过的人都不是萧摇的对手,更何况他们这些柔弱普通百姓呢。

“上官飞,我不管你是为何而来,有何目的,但下次再有这样的语气和态度,我就真的直接废了你的双手。”萧摇凌厉的说道,转而,以清冷的声音说道,“好了,你的双手可以活动了。还有,你们现在,马上给我离开。”

上官飞不太相信,他的双手就可以活动了,刚才试了活动一下,实在太痛了。他虽然在军队里训练过,但毕竟是家族的子弟,又很受宠,根本就没有吃过什么苦头,偶而就是受一点小打小闹的小伤,也没有多痛。

之前,在咖啡厅和在豪华餐厅,萧摇的改变太让人惊讶,所以他差不多会多注意一下这个萧摇的动静。

但周五笪攸宁打电话说帮忙转告话一个叫萧摇的漂亮女孩时,他有一点惊讶,但也没有深想。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周六调查到全校只有一个萧摇时,一个丑萧摇和一个漂亮萧摇竟然是一个人时,太让人惊讶了,全高英谁不知道萧摇是个丑八怪,现在突然有人告诉他,这个丑八怪竟然是伪装的,他的第一想法就是,萧摇接近笪攸宁有何企图和目的。

所以,今早,他才会想着试探一下萧摇,本想着吓唬吓唬她,制住她的双肩,然后再试试萧摇武力值。可是他的问话和态度竟然惹怒了萧摇,萧扔直接反客为主,把他的双臂瞬间就反制住在背后,然后再听到“咔”的一声,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刹间,双臂的疼痛直接传入大脑的疼痛神经。额头直冒汗,而他的第一想法,就是疼,太痛了,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痛过。第二想法就是,这双手可能要废了,因为他根本就抬不起这双臂,一动,疼痛就会伴随而来。所以,他不敢乱动了。

可是,刚刚萧摇又让他经历一场手臂被折断的疼痛,但却告诉他可以动了,可他还是不敢乱动,现在萧摇看他就像仇人,他不敢相信萧摇的话啊。

“上官飞,你还要半跪在地上多久,我说了你的手可以活动了,你不信,是吧。要不要,再来一次。”萧摇已经坐在坐位上半天了,这上官飞还不起来,这倒底要闹哪样样啊。

“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上官飞一听要再来一次,马上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直摆不要的动作,欲哭无泪的说道。他只想试探试探一下萧摇,可萧摇太狠了,直接折断他双手。

周遭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平安无事的上官飞。刚刚还痛的不能动大喊的上官飞,现在就无事一样乱跳乱摆了。

“诶,我双臂不疼了。”上官飞这才反应过来,他的双手能活动了。他又轻轻试了一下,又手转圈,“诶,双臂真的没事了。哈哈……”

萧摇没有想到平时看来不说话,稳重成熟的上官飞,其实也还是个大小孩。

“飞,你真没事了吗?要不要上医院去检查一下啊?”还是简靖翊有点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确实一点都不疼了。萧摇,你是怎么办到的?”上官飞不怕死的问道,好像萧摇刚才粗暴对待的人不是他似的。

“呃。”萧摇对着这种不计较的的大小孩也算有几分好感了,“我刚刚只是让你的双臂错骨而已,又不是真的折断。只要装回去,就不疼了。”

“哇,萧摇,你太让我佩服了。这错骨力度没有把握好,真可能会把人双手弄残的啊。你竟然毫不费力的就做到了。我之前一直想跟你比比武力,现在看来,根本就不用比了。你的武力值就比我高。”上官飞双眼瞒是热烈的兴奋的说道。

说着好像还要抱着萧摇跳起来,但被萧摇双手拦住了。

这什么节奏?为什么,这个上官飞很不一样啊?不是说上官飞不爱说话吗?不是说得罪上官飞,都睚眦必报吗?现在这么热情的对她说话的人是谁啊?萧有点无语了。

而周围的人,看到上官飞的表现,惊的下巴就要掉下来了。这上官飞是被萧摇一折腾给折腾傻了吗?他不是应该说,等着他的报复吗?现在啥情况啊?

其实最惊讶的莫过于平常和上官飞一起的其他三人。他们以为,相处这么久了,已经算是很了解上官飞了。沉默寡言,稳重成熟,对女人更是远离三尺,让他们一度怀疑是不是盖片呢。可现在,这个又蹦又跳,又说又要抱人的人是谁啊?他们几个认识吗?

“飞,你只是双臂被萧摇折了,可脑袋,萧摇有打你吗?”丰成越拉着上官飞委婉说道。丰成越的意思,你的脑袋没有坏吧,不然怎么这么不正常呢。

“去你的,你以为我真是脑袋坏了。你不懂,一边去。”上官飞推开丰成越说道。

唉,看来,飞的脑袋真的被萧摇打坏了。丰成越心里说道。

“怎么回事,都围在这干嘛。”陈启明大声说道。

原来太多惊讶,上课玲声响起了,同学们都没有听到。

“萧摇,是不是你又惹事了?”陈启明大声质问道。

陈启明发现四人组也在这教室里,而且他们都是在萧遥的周围,就认定萧摇得罪了四人帮。所以,为了拍四人的马屁,就又开始找萧摇的茬。

“陈老师,什么叫我又惹事了,我什么时候惹过事啊?之前可都是你们在找我麻烦。”萧摇反驳道。

“哼。”陈启明对萧摇哼一声,然后谄媚的对着四人笑道,“四位同学,你们放心,萧摇做错什么,我一定处罚她。”

上官飞,简靖翊都皱了皱眉,这老师也太过了吧。什么都没有弄清楚,就认定是萧摇的错。这像一个老师吗?

但丰成越和訾柘对陈启明的话倒没有什么感觉。

“不用了,陈老师,我来这里是告诉大家,从今往后,萧摇就是我上官飞的朋友,谁要欺负她,就先过我这一关。”上官飞突然说道。

“还有我,从今往后,萧摇也是我简靖翊的朋友,谁要是欺负她,就先过我这一关。”简靖翊说出同样的话。

“嗯,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处罚萧摇的。”陈启明明显没有注意听上官飞和简靖翊说话。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睁大眼问道,“什么,萧摇是你们的朋友?”

“嗯。好了,不打扰你上课了,陈老师。”上官飞说完。

四人就离开,可到了教室门口,上官飞想起还要传话,又走到萧摇跟前小声的说,“笪大哥他上周五有急事回京城了,他让我告诉你,你要他办的事办好了。”

“嗯,知道了。既然你们认识,那你应该知道我不想暴露一些事情,你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知道了吧。”萧摇带着一丝警告。她不想她的真颜这么快暴露。

“嗯,你放心,既然你不想暴露,我绝对会保密的。”上官飞说道。

“好,我相信你。”萧摇说完,上官飞就离开了。

教室里就见他们在低着头嘀咕着,谁也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此时,他们相信,上官飞是真拿萧摇当朋友了,不然就不会靠萧摇这么近了。

四人组离开之后,陈启明还是对萧摇气哼哼的,但却不敢光明正大的找萧摇的麻烦了。

这一天,萧摇是在教室第一次这么平静,除了偶尔张明明和丁浩来找萧摇。其他人都能远离就尽量远离,不过,班里还有许多人看着萧摇都是嫉妒羡慕恨来着,但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角落里,有女生嫉妒怨恨毒的看着萧摇,恨不得萧摇还是以前那个样子。

下午下课之后,萧摇没想到,简靖翊竟然在校门口等着她。

“萧摇,方便吗?我想请你吃个晚饭。还要谢谢你上次提醒,让我大哥逃过一劫。”简靖翊诚恳的说道。

“好。正好,我也有事找你。”萧摇想起简家的事就要在最近时间段。这段时间,萧摇一直在忙,没有找到时间跟简靖翊提个醒。

两人去了学校附近的餐馆。有同学注意到萧摇和简靖翊,很是好奇,但也不敢随便上去找萧摇的事了。

餐馆包厢里,简靖翊坐东,点了一些精品特色菜。

“萧摇,上次在咖啡厅的时候,你是怎么知道,我家有人要出差的?”简靖翊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之前,也一直没有单独的机会找萧摇问问。

“印堂发黑,官禄宫有疤痕,纹痕冲破,这些都代表家里或父母有事发生。”萧摇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先从面相上给他说起。

简靖翊呆了,萧摇说对了,他家确实有事发生,而且发生在父亲的官途上。他呆愣的问:“你怎么知道?”

“呵呵,看出来的。”萧摇轻笑道。

“看出来的,怎么看出来的?”简靖翊继续问道。

“从面相上看出来的。”萧摇答道。

“那上次也是从我面相上看出来的。”

“对。”

简靖翊沉默不语了。

他是个现代人,所以他一直相信的是科学。他从来都不相信那些从面相或手相可以看到人的未来的无根据的迷信说法。

而现在,萧摇却颠覆了他的看法。

“那你能看出我家里出什么事了吗?”简靖翊想要再一次证明萧摇是否真的属实。

“看面相,是你父亲在官场中陷入了麻烦。而且这种麻烦一旦没有处理好,就会全家陷入困境之中。”萧摇看着简靖翊的面相说道。

简靖翊听到萧摇的话,脑袋靠在后背椅子上,闭着眼睛沉思,良久,似下定了什么决心,就睁开了眼睛。简靖认真的看着萧摇说道,

“你说的对。确实是我父亲会陷入了一场贪污案当中。我父亲行得正,坐得端,而我家的钱,全部是我哥白手起家,用自己能力双手给挣的。可现在,却被人诬陷我父亲假公济私,为我哥哥谋取利益。这些虽然没有足够证据,但上头已经让我父亲闲职在家,等待检查机关的调果结果。之前父亲铁面无私的办事得罪了很多人,我们全家人怀疑是不是那些人告的父亲。萧摇,你能不能看出,我父亲,我家能不能出这个困境?”

“从你的面相看,你父亲是否能脱境,很模糊。你的面相,是双亲之中有一人会有个大劫,这个大劫却是牢狱之灾。但你命宫中显示,前期纹痕冲破,则主事业会较不顺,但后期,印堂有骨隐隐直透天中,名为伏犀贯顶,所以主事业一帆风顺。”萧摇细细的说道。

“什么,你说我父亲会有牢狱之灾?”简靖翊慌神了。他只听到牢狱之灾,至于他自己的事业什么的,已经无心去关心。“那萧摇,有化解之法吗?”简靖翊带着乞求带着希望问萧摇。

“那我要看看你双亲的面相,才能知道是否能化解。”萧摇说道。

“好,我带你去我家,你双亲随时都可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简靖翊急切的问道。

“这周六吧。”萧摇想了想。

“周六,会不会太晚,毕竟,我父亲的事,拖一天,麻烦就多一点。”简靖翊迟疑的问道。

“不会,我看了,你父亲这一周还会是安全的。只要你们要注意一下周围小人作祟。”

“什么小人?”简靖翊拧了拧眉,十分不解的问道。

“就是常人所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这防人呢,就是防的小人。你把这话转告给你父亲吧。你父亲浸淫官场这么多年,我想他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如不知道,那周六,我也没必要去你家了。”萧摇提示性又高傲的说道。

“好。我会转告我父亲的”简靖翊答道。既然萧摇这么肯定的说,那就十有*父亲听到这话之后,会有答案。

“那好,周六早上九点过来我住的地方接我。”萧摇决定的说道。

“好。”简靖翊应道。

这顿饭就这样在萧摇的解疑中和简靖翊加深的疑惑中吃完。

萧摇看着时间还早,就去了一趟夜市逛逛。她很久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去夜市玩玩。高英学校周边有个夜市,但夜市的周边却不止一个学校,除了高英学校,还有香江一中,香江二中,还有香江普中几所学校,那些学校还是很多贫苦贫困学生。

所以,夜市十分的热闹,很多学生趁着晚上,来为自己挣点学费和生活费用。很多学生贩卖各种各样的东西,简直可以说是五花八门,而东西便宜又实惠。

萧摇顶着一副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有点恐怖阴森,所以很多人都自动远离萧摇,像躲瘟疫似的。萧摇已经习惯性的被人这样对待,倒觉得没什么,这总比那些一看她就骂她的好多了。萧摇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往回走时,忽然在一个地上摆首饰摊前停下来了。

“同学,要买首饰吗?这些首饰又漂亮又便宜,大的项链15元一条,小的手链10元一条。”那个男摊主说道,看样子,他也是个学生,摆摊就会为自己挣点生活费用。

而萧摇却没有看那些闪闪发亮的首饰,她眼睛盯着角落那串牙白和棕黄色之间贝壳似的项链。在一推发光发亮的首饰当中,那串贝壳可以说是毫不起眼的。

那男同学看着萧摇盯着那贝壳项链,就知道前眼这人喜欢。不过,这串贝壳项链也不知道是别丢的还是扔的,反正他看着这串贝壳没有什么损坏,他就这推首饰里头,看能不能卖出去,但都摆了一个月了,别说买,就是瞧一眼的人都特别少,而他今天之所以把它摆在角落里,是碰碰运气有没有人看上它,如再不出去,是打算把它扔了的,反正这项链也是捡来的,他也不会亏。可没想到,竟然还真有人看中它了。

“这位同学,如果你喜欢这串贝壳项链的话,可以便宜卖给你,本来是15块钱,现在你只给12块钱就行。”这个摊主拿起那串贝壳项链递给萧摇。

“10块,我买下。”萧摇说道。

“呃,同学,10块,我就亏了。12块已经给了你最低价了。”摊主犹豫着不肯卖。

“那行吧,我不买了。”萧摇说道,说完还转身要走的样子。别以为她没有看到他眼中的窃喜,估计这项链不是进货来的,而是捡来。所以,她才会毫不犹豫的说道不买了,因为她能肯定是因为这项链卖不出去,才会降价的。

“别,别,10块就10块吧。只是希望你下次还来关顾我的小生意。这亏本我也卖了。”那摊主看到萧摇真要走,急了。只是表现很心痛亏本的样子把这串贝壳项链给卖了。

萧摇付了钱,拿着那串贝壳项链,眼里都是激动的。为什么,因为这可不是普通的项链。刚刚不小心就描到了这串项链里,她还以为眼花了,这地摊货哪里来的这东西啊?所以那用透视眼看了一下,原来还真是那种东西。

这种状似贝壳的东西叫金丝砗磲(chequ),是古代经造山运动所产生的海螺化石,只取尾端较厚部位切磨成珠,仅可切磨一颗砗磲,因产量稀少,故异常珍贵,属于最顶极之砗磲,其价值犹如缅甸玉中最顶极之翡翠一样。

“砗磲”,梵名MUSARAGALVA,音译作:牟娑洛揭婆、目娑啰伽罗婆、牟呼婆羯落婆、摩娑罗伽隶、牟娑婆、谟萨罗、牟娑洛等,其意思为紫色宝、绀宝色。

砗磲在中夏国古代已被认为是一种宝物。砗磲之名最早见于冬汉时代伏胜所著的《尚书大传》,其中记载了一则关于邹文王被纣王囚于羑里这地方,散宜生用砗磲敬献纣王交换回文王的故事。自古在青朝二品官上朝时穿戴的朝珠就是用砗磲所串成的。在藏密教中,高僧喇嘛也把砗磲穿成念珠加以诵念。所以,砗磲可是佛家七宝之首,价钱昂贵,而金丝砗磲更是砗磲之最,价值连城啊。

萧摇手上拿着的这种牙白色和黄棕色之间的贝壳就是金丝砗磲。

萧摇感叹自己的运气如此之好,就出来逛一趟夜市,竟然也能逛出一个宝物出来。如果拿去卖的话,不知道又能卖出几个亿。不过,在《通药纲目》中记载,砗磲有镇心、安神作用,可稳定心律血压、改善失眠、防止老化、增强免疫力,达养生健体之功效。所以,这种东西还是送给外婆最合适了。那几个亿,以后她肯定能给挣回来的。

萧摇愉悦的往住处走,不过,想到送金丝砗磲给外婆,这几天的忙碌,让她几乎没有时间回家。看来,还是要抽空常回家看看外公外婆。

在上官飞和简靖翊在宣布萧摇成为他朋友时,学校里不管是同学还是老师都不敢明着找萧摇的麻烦。不过,只很多人用嫉妒羡慕的眼神看着萧摇,在心中默默的诅咒萧摇,让上官飞讨厌萧摇,再把她扔出去。只可惜,这些人只能想想,在心里咒骂而已。

上官飞,在第二天,就来找萧摇,说跟他们一块去豪华餐厅吃饭,不过萧摇拒绝了。萧摇实在不想看见那个訾柘,她虽然可以暂时放下前世的仇恨,但不代表原谅,她现在只是没有找到机会怎么处理訾柘,所以,别说一块吃饭,就是见也不愿意看到,看到就觉得恶心。萧摇也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

上官飞也不勉强萧摇。再他们拿萧摇打赌的事上,他和简靖翊虽然没有参与打赌,但他们却是个知情者,他愧对萧摇,简靖翊也是。所以,他想在一些事情上弥补对萧摇的伤害,那就是想让萧摇转到高二年级最好的班级,高二A班,这样就可以让让照顾萧摇。

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但又一次被萧摇拒绝了,她已经习惯在高二F班,这里同学老师她都已经熟悉,所以不想在再一个陌生的班级重新熟悉老师和同学。

上官飞尊重萧摇,但他警告了F班的班主任,陈启明。这一点倒让萧摇满意。如果陈启明再找她麻烦的话,她不介意,让他永远当不成老师,让他永远说不了话。

连续好几天没有碰着笪攸宁,萧摇没有再去想什么了。毕竟,他让上官飞给带来了话。萧摇也不知道上官飞和笪攸宁的关系,但他们都是京城人士,所以认识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说到上官飞,萧摇就奇怪了,她身边的人,怎么都是受虐狂啊,张明明和丁浩被她教训了一顿,却认她为老大,教训了一顿上官飞,就变成了他的朋友。是不是,每个看她不顺眼的人,被她教训一顿,就能成为她的朋友?不过,这也只是萧摇想想的,她可不想天天打架教训人,那多累啊。

周二晚上,接到童老打来的电话,说小三儿在下午下班回家时,经过南元大桥时,符咒开始发热,童俊杉赶紧下车离开远离了车子,就在人离开不到十米时,南元大桥就发生了几辆车子爆炸事件,爆炸原因,警方现在正在调查。

不过,在周三一早,香江市各大报纸头条就是南元大桥车子爆炸事故,6辆车子爆炸,十二人死亡,六十多人受伤,重伤正在抢救者有二十余人。爆炸事故原因警方已经调查清楚,是有一辆货车漏油,然后后一车主吸烟,把没有泯灭的烟头扔在了路上,就起火造成了几辆挨着不远的车子爆炸。

童家一家子看到报纸之后,都心有余悸,同时很庆幸,所以特别的感谢萧摇。童俊杉的车子虽然没有发生爆炸,但也离着不远,如果没有萧摇符咒的提醒,让童俊杉远离事故发生地,可能就算童俊杉不死,也会重伤,因为车辆爆炸,后面的车子都是紧急刹车,同时造成了重大的车子追尾事件。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伤员的原因。

萧摇上了两天轻松的课,周三这天下午,上官飞特意过来找萧摇,告诉她,笪攸宁明天就回来了。而萧摇也算了算抛股的时间,差不多就这两天,笪攸宁回来的真及时。

------题外话------

妹纸们,把鲜花和钻钻扔过来吧,还有票票也不要忘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