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4章 救治赵家人 高超医术征服众人

“这位姑娘,你找谁啊?”赵福宝问道。

“叔叔,这是赵逸飞家吗?”萧摇问道。

“嗯,是的。姑娘是找小飞的吗?先进来吧,小飞去医院照顾他爷爷去了。一会应该就会回来了。”赵福宝说道。

他眼里的红丝,清瘦脸上的憔悴沧桑和无奈,萧摇是看到了。

到时,看到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晒着衣服,竟然还有一口古老的水井。水井旁还有一没有洗完的白菜,估计赵福宝在洗菜时听到敲门声的。

“姑娘,你坐会儿吧。我一会就去换小飞回来。”赵福宝说道。说完就要回屋子里换衣服,被萧摇阻止了。

“叔叔,我是来找你的。”萧摇直接说道。

“找我的?”赵福宝有点摸不着情况了。

这不是小飞的朋友吗,怎么变成了找他的?

看这女孩是十五六岁再看模样,再想想,自家孩子小飞也才二十来岁,一表人才,难不成是看上小飞,小飞嫌弃人家长得不好看然后被小飞拒绝了,人家小姑娘就上门找家长来了?既然儿子不喜欢她,他也不会勉强儿子,但是要怎么婉言拒绝才能不伤害人家姑娘呢?赵福宝脑袋里各种脑补。

“叔叔,是这样的,我打算开一间珍宝店,想请你来帮我经营。”萧摇开门见山的说道。

“姑娘,你开玩笑的吧。我可不会经营那什么翡翠珍宝啊?”赵福宝沉着脸说道。

翡翠经营是他的硬伤。

在一家住在福巷街之前,他赵家可是香江市的珠宝玉石界的龙头老大,可偏偏错信了朋友,被人坑了。而被坑的原因是,二十年前,他现在的老婆选了他,而没有选那朋友,所以他要报夺妻之仇。

那朋友不仅要夺他的产业家业,还要把他的老婆夺走,最后老婆以死相逼,才没有让那朋友得逞。但因此惹的那朋友更是恼怒,把赵家的最后一点家业全部霸去,把他们赵家人都赶出赵家家门,然后把他们赵家别墅进行拍卖。

而父亲因怒极攻心,导致旧病复发,先是小飞从一些朋友那借了一些钱,送父亲上院,再从福巷街这找到便宜的房子租下来,以便一家人有个容身之所。

为了给父亲凑钱医治,先是变卖以前身上值钱的东西,后来他老婆瞒着他,把他送给她的首饰也给卖了,林林总总合起来也算不少有个两三百万。

可是父亲的病花钱是个无底洞,如果是以前肯定不愁,但发生的一系列变故,平时一家人的生活开销都成困难了。

所以这些钱,半年不到,全都用完了。

为了父亲医治的病钱,他厚着脸皮,上门向那些亲戚朋友借,但钱不仅没有借到,却被那些人侮辱了一顿,甚至有的人就拿出100块给他说不用还了。

他那时是从未有过的愤怒,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从前那些情同义合,同富有的亲戚朋友,竟然这样对待他。

虎落平阳被犬欺,他是彻底体会到被人欺负羞辱滋味儿。

可是现在体味到又如何,他现在连工作都不到,无论去哪家公司面试,只要一听他是赵福宝,先是说他们庙小,请不起他这尊大佛,然后又说,赵氏集团曾经香江市翡翠玉石界的龙头企业,都能被他管理的没了,他们这些小公司小店,交给他管理,可能最后变得连一点渣都没有,所以请他去其他地主另谋高就。

其实他何偿不知道,这些都是那个朋友暗中阻挠他找工作,然后指使他们这样羞辱他的。可是他又能如何,最后为了父亲的病,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他去做了一名环卫工人。而这工资仅能维持一家人的温饱,父亲的病钱根本就筹不到,可他没办法,只有做环卫工人,他那个朋友才不为阻拦。

现在小飞是个大学生,在他自己一个朋友家的电子公司做程序员。他老婆,从没有干过重活的人,现在洗衣买菜做饭,跟他吃苦,却仍然没有想过离开他。而他经过找工作时经过朋友的阻挠连翻受挫,就没有再想去做公司的管理员了。

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小姑娘,就要请他做他的老本行。

他第一感觉就是那朋友又开始耍什么诡计了。

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沉脸不高兴。

“赵叔叔,你先别忙着否认,赵叔叔把赵家的一家小小的普通玉石铺,不到二十年就发展成香江市珠宝首饰界的龙头老大,如果不是朋友陷害,你现在还是稳坐江山的界内大佬。”萧摇无视赵福宝戒备阴沉的脸,一言就中的说道。

“姑娘,你是谁,是不是他派来的,他这次又要耍什么阴谋,竟然派一个小女孩过来?”赵福宝脸色有点发白,又眼里满怒气的质问萧摇。

“赵叔叔,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他’是谁,我也不管‘他’是谁?不过,我告诉你,谁都没有资格派我来。”萧摇强势盛气凌人的说道。

赵福宝可被萧摇的气势给镇住了,他曾经也可以说在业内呼风唤雨,强势凌声厉色,但此刻比起面前的小姑娘,在气势上可就差了不止一截半截的。

她此刻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皇者,与她对视时,似乎有种强大力量威压而来,这种上位者的强大气场一下就让他觉得有点莫名的发憷。

她是谁,为何会有如此强大强悍的气场。

“那姑娘,你是?”赵福宝有点发愣的问道。

“玲玲”,客厅的电话声响了。

赵福宝快步走到电话旁,拿起电话,“喂。”

“爸,爷爷的病复发了,情况很不好,医生叫我们做好心里准备,你快来医院。”电话那边的声音十分急切和慌张,担心害怕。

赵福宝一听,心里也着急担心,电话没挂好,去房里拿起钱包和钥匙就往外跑。边跑,边对萧摇说,“对不起,姑娘,我现在有急事,没时间跟你谈,你下次再来吧。”

“赵叔叔,我跟你一起去看看赵爷爷。”萧摇说道。

二人赶到医院的时候,赵逸飞和他妈代小月坐在手术室外面。

“小飞,月儿,进去多久了,手术情况,怎么样?”赵福宝忧急的问。

“爸,进去有三个小时了,医生还没有出来。进去之前,医生叫我们做好心里准备。”赵逸飞面露伤心的道。

“宝哥,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爸爸的病不会复发。呜呜……”代小月自责伤心的哭泣。

“月儿,不怪,要怪怪我自己交友不慎。别责了,月儿,先坐下。”赵福宝声音里带点哽咽的哭泣,但最终没有把泪水流出。他扶着代小月坐下,自己也半拥抱代小月在旁边坐下。

“赵叔叔,赵爷爷是哪一种病?”萧摇看着三个明显没有注意到她,她先出声。

“呃,你是?”赵逸飞听到声音,一抬头愣了,这是谁啊,不过,看到她脸上的胎记,就想起来了,“你是那天买砚台的那位小姐。”

赵福宝听到儿子的问话,也就莫名其妙了,这位姑娘不是来找小飞的吗,怎么小飞和这位姑娘不熟吗?

“怎么,小飞,你和这位姑娘不熟吗?”赵福宝问道。

“爸,这位是上次买走我们砚台的那位小姐。小姐,你怎么会在这?”赵逸飞先向父样解释,然后又问萧摇。

“上次,我不是说了吗,有时间,我会去你家看看。”萧摇说的很有歧义啊。

果然,赵逸飞略显苍白的脸上,且一抹红晕。不是吧,这位小姐难道能我一见钟情,不然怎么找不找到我家去了,现在还追到医院里来了。可是,我现在哪有时间谈恋爱啊,还是先拒绝吧,别耽误人家的青春了。

所以,他结结巴巴的说:“小姐,我,我,……”

他想说,我现在不想谈恋爱的,但却被萧摇打断了。

“我,我什么我,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我问你,赵爷爷是生的什么病,我懂得一些病理,说不定能帮上忙。”

“呃,我爷爷得了冠动脉硬化心脏病。”赵逸飞被萧摇说的面红耳赤。

“从什么时候发病的,多长时间了?”萧摇继续问道。

“从五年就开始有这种病,之前条件好,能给他最好的治疗和生活调理,就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半年前,被人气倒再次发病一直至今。”赵逸飞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萧摇面前怎么就如同下属汇报工作一样,如实道来。

“那现在住院之后,是第几次发病?”

“有……”赵逸飞没有回答就被从手术室出来的护士打断了。

“病人家属在吗?”

“在,在。”

三个急忙回道。

“手术情况不良,请家属做好准备。”护士说道。

“什么?”三人虽有心里准备,但接到这样的消息仍然犹如晴天霹雳。

“我能救起病人。”萧摇突然插话到,“但我必须进入手术室。你先进去跟主治医生说我让我进去。”

“什么,这位姑娘真能救爸爸?”赵福宝和代小月怀疑希望这位只有十五岁看着萧摇。

“真的,你真的能救我爷爷,太好了。”赵逸飞却是欣喜说,一点都没有

“不行。”护士一口拒绝。“不相关人员一律不准进手术室。”

“赵叔叔,我能救起赵爷爷,你愿不愿意,让我做。”萧摇明亮清澈的双眼盯着赵福宝的双眼。

“你真的有把握吗?”赵福宝实在不相信这个女孩。

“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但八成是有的。但现在的问题是病人在医生的手中,他们不会让我插手的。如果赵叔叔你们同意我介入救治,我会有办法进入手术室的。”萧摇认真的说道。

“姑娘,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能救起我父亲。可是你才……”赵福宝还是持怀疑态度。

“赵叔叔,年龄是看不出什么的,时间紧急,你只要说愿意不愿意就可以了。”萧摇果断打断他迟疑怀疑。

“爸,爷爷已经是病危情况,你就让这位小姐试一试吧。”赵逸飞很心急。既然爷爷有救起的希望,那当然就是有三分活着的把握也应该试一试。

“小飞,那是你爷爷的命,岂能儿戏。这是能试的吗?”赵福宝呵斥赵逸飞明显不赞同。

“但是爸,爷爷性命现在已经很是危急,既然有一线希望,为何不让这位小姐医治,这位小姐既然能这样说,那就是不是试,而是完全有把握。爸。”赵逸飞毕竟是个年轻人,他没有那么多顾虑。

“宝哥,飞儿说的也是,爸爸已经是性命危在旦夕,何不抓住这一线希望呢?”代小月也加入劝说,然后,她又转过来问萧摇,“这位姑娘,你怎么称呼呢?你有多大的把握啊?”

“赵太太,我叫萧摇。赵爷爷的病,我现在不知道手术室的情况,但是只要赵爷爷还有一口气在,我都会把他从死门关里拉回来的。”萧摇自信有把握的说道。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们愿意相信你。但是有个万一,我们也不会怪你的。”赵福宝似下了决心。

“你们放心,不会有万一的。”萧摇说完,不等他们的反应,就拿出手机,拨打了起来。对方很快有人接起来了。

“四哥,爷爷,在吗?嗯,我有急事找爷爷。”

一会儿,对方的电话似换了个人。

“爷爷,是这样,我有个朋友的家人正在抢救,下了病危通知书,我现在是需要进手术室,请爷爷帮忙。嗯,我知道了。谢谢爷爷。”

萧摇挂了电话之后,转头对赵福宝三人说,“你们放心,一会儿我就能把赵爷爷救回来。”

萧摇挂完电话,没到两分钟,穿着白衣的院长就带着一大批医生急急忙忙过来了。

“哪一位是萧摇小姐?”一个带头的五十多岁的男人问道,可眼睛却是看向代小月。

“我就是。”

“啊,你是萧摇?”这男人愣了愣,他还以为是刚刚那个女人,怎么是这个小女孩,不过,很快也反应过来说道,“您好。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方为清,我刚刚接到童老的交待,请您换上衣服,就可以进去了。”

方为清实在不信任这个小女孩,因为太小了,望眼整个医术界,医术好的人哪个不是三四十岁啊,但童老说把一切安排好就行,他虽然是这个医院的院长,但这个医院却是童家的,不过,既然童老都能放心的交给这个叫萧摇的小女孩,他也只能照办。

萧摇跟着匆匆忙忙去换了衣服。然后,就进了手术室,一起进去的还有院长和主治医生。

而三位家属则是愣愣的看着一大群来,一大群人走,再一群人进手术室,他们刚刚还听到说是童老给吩咐的,短短几分钟就像做梦一样。

手术室里,主刀医生刚刚接到护士的传话,已经停下手中的动作。心里虽然愤恨不平,但无奈官大压一级,哼,他倒要看看,谁那么大的本事,能从阎王的手里把人抢过来。可是,但走进来一个女孩时,生气了,开什么玩笑,一个女孩进来干嘛,这些护士干什么吃的,不知道阻止吗?但随后跟进来的是院长和主治医生,他就明白,应该是这个人要给这位病人动手术。怒了,竟然把一个病人交给一个小女孩,这是毫不责任的态度。

“你是谁,给我出去。我们还要救人。”那主刀医生喝到。

萧摇没有理他,只是双眼用透视功能,查看手术结果。还好,还没有到最坏的程度。萧摇拿出金针,往病人身上插。

“谁让你乱来的?”主刀医生拦住萧摇怒道。

“让开。”萧摇有点怒道。

“陈医生,你让开。”方为清院长喊到。

“可是,方院长,她,她……”陈医生情绪有点激动。

“这是童老同意的,你甭管了,你先让开就行。”方为清说道。

陈医生不情不愿的让开,可是脸上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他没有想到他这么敬重的童老,竟然也不把人命当回事,竟然随便让一小女孩来施救。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女孩到底有什么本事。

陈医生这不认真还不要紧,一看两只眼登时瞪的老大,很是吃惊,于时赶紧上前认真看着,有这种动作的不止是他,还有方为清和那位注治医生,及护士。

只见萧摇先麻利的用针扎上各个穴位,然后再有条不絮的拿着手术刀,利索熟练的在需要的部位继续进行手术,而病人的生命体征监测仪数据明显在提高。

“五号。”萧摇突然开口。

陈医生马上反应过,他自己充当护士的角色,把5号手术刀递给萧摇。萧摇接过,继续手术中。

“三号”

方为清递给了萧摇。

“八号”

主治医生递给了萧摇

“15号”

“2号”

……

整个手术过程除了萧摇需要的手术刀的声音,没有人再说话,都是在认认真真的看着,而三位医院在大人物却充当了护士的角色,把真正的护士们都甩在了一边。

一个小时后,整个手术过程高效的完成了。

“好了,病人的病根已经清除,只要好好护理,病人就能完全痊愈康复了。”萧摇轻淡的说道。

“好……好了?根除了?”主治医生不太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要知道,这种病,就是世界最权威的专家也不是一个手术就能好的啊,现在一个女孩突然告诉他,这病已经根除了,这谁能相信啊?

别说主治医生有这种想法,就是方为清和主刀医生也有这种想法,似乎都不敢相信,都用惊疑的目光看着萧摇。

萧摇也没有理会他们的质疑的眼光,收起银针,很淡然的走出手术室。留下的一屋子震惊和半信半疑的人在那呆着。不过,很快那几位就上去查看病人的情况,不过,生命体征监测仪显示各向数据特征都在往正常体向发展。

萧摇走出手术室后,竟然看到童老,童颜棣和童俊杉三人,坐在那里。而赵福宝和代小月,赵逸飞则明显的担心担忧着急和坐立不安的状态,他们三人一看萧摇出来,忙迫不及待的上前问道,

“萧小姐,我父亲怎么样了?”

“萧小姐,我爷爷怎么样了?”

“赵叔叔,赵夫人,放心,手术很成功,现在赵爷爷只要等恢复了伤口,就可以出院了,只要平时注意一下饮食和生活规律,健康活到八十岁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萧摇说道。

“萧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三人都不敢相信萧摇所说的,因为一小时前,他的父亲(爷爷)在手术台上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现在告诉他,父亲(爷爷)能健康活到八十岁。

“嗯。”萧摇不轻不重的应了一声。

“太谢谢你了,萧小姐。呜呜……”三人都流下了激动的眼泪。他们差点就与亲人阴阳两隔了。

“爷爷,小叔叔,三哥,你们怎么过来了?”萧摇让他们把积压的情绪发泄一下,转头就跟童老他们说话。

“爷爷不放心,怕你进手术室,会遭到阻拦,所以就过来了。”童俊杉说道。

“萧摇小姐,你不是人啊。”萧摇刚想说话,就被方为清大声激动的声音打断了。

萧摇满头黑线,童颜棣和童俊杉则是嘴角忍着笑,而童老则是笑眯眯的看着方为清,如果一下句说出对萧摇不好的话,看他的拐杖是否会到他身上去。

“萧摇小姐,你简直是个神啊,让人起死回生的神啊。”方为清说完就要去抱着萧摇了,如果不是童颜棣在前面挡住的话。

脚步动作嘎然而止,但是却挡不住眼里冒出的绿光,如狼看见猎物一样,“萧摇小姐,你那手术做的太漂亮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是啊,萧摇小姐,给我们说说,我们也想知道,这简直是手术界里的一项重大发明啊,中西医结合手术。我们可是第一次见呢。”陈医生已经没有一点怒气,取而代之的则是真心实意的佩服。

“就是,以前很多老年人都会被这种病,一没注意,都会被病痛折磨,现在有了你这项发明,以后,这些老年人就完全不用再经受这么长时间的折磨了。”主治医生也不甘落后的跟萧摇说上几句。

三人情绪激动的围住萧摇,恨不得让萧摇把全部疑问一次性回答,而完全忘记了一旁的他们尊敬崇拜的童老,可以说他们完全就没有看到童老在旁边,现在眼里只有萧摇。

“咳咳。”童俊杉出声提醒。

三人没听到,没有反应。

“咳咳。”继续提醒。

三人总算发现声音来源了。三人的转头一致往右看,我靠,竟然是保仁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童家三少爷童俊杉,再转回头看挡在萧摇面前的人,我靠,竟然是童家老四童颜棣,三人的动作一致往后退了一步,刚刚童家大少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不会是……,三人再一次把头转向童家大少这边,我靠,竟然真的是童老。

三人的额头滴冷汗,在童老面前,真是真是太失礼了。三人马上快步走到童老跟前,谄谄的笑道,“童老,您老什么时候过来的?”

“怎么,我过来看我孙女做手术,还要你们批准吗?”童老气哼哼的说道。

“您孙女?”三个听到孙女二字就惊讶了,童老什么时候有个孙女了,虽然上流圈子都知道童老想认一个干孙女,但没有一个看上了眼,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孙女,能不让他们惊讶吗。

“怎么,我就不能有孙女了?”童老再一度气哼哼的回答。乔老叫就童老老玩童,果然没有叫错。你看把医院三个大人物唬的一阵一阵的。

“不是,当然不是,不过,童老,冒昧的问一句,您孙女是哪位?”方为清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能是哪位,刚刚去做手术的是哪位,你们围住的是哪一位?”童老气哼哼的抛下一枚炸弹。

“萧摇。”果然,三人被炸的跳了起来。不止是他们,赵福宝一家三口,更是震惊不已。

“爷爷。”萧摇过来挽住童老,“您就别难为方院长他们了。”

再场的人听到萧摇唤童老的称号,彻底证实了一项事实。

“呵呵,摇丫头,我可没有为难他们,我是告诉他们事实。”刚刚气呼呼的童老,马上变成笑眯眯的脸了。

方为清,陈医生,和主治医生三人偷偷用手擦擦额头上的汗。还好,再之前,没有太多过激的语言行为,为难萧摇小姐,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原来萧摇小姐是童老您的孙女啊,我说谁能带出医术这么好的年轻人,原来是医术泰山北斗童老您给带出来的,怪不得,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有一手精湛的医术呢。”方为清马上恭维童老。

“这你就说错了,摇丫头的医术可不是跟我学的,摇儿的师父另有其人。”童老当然高兴萧摇的医术能得到他们的认可,但他可不会把这份赞誉往自己身上按。毕竟只有摇丫头的师父才能带出摇丫头。

“呃?”三个头上顶着大大的问号,呆呆的看着童老。但也不好揪根掘底的问萧摇的师父是谁。

“看什么看,好了,你们的衣服都还没有换,都去把衣服换了吧。一会到办公室去。”童老看着前面的求知小同学,摆手叫他们换衣服去。

萧摇的衣服也没有换,她走到已经发泄完的赵福宝三人面前,说:“赵叔叔,你们可以放心了,赵爷爷只要调养好,就一个健健康康的人了。不过,赵叔叔,希望,我给赵爷爷动手术的事,你们能给我保密。”

“您放心,萧摇小姐,我们绝对会保密的。”赵家人一致的回答。

“那好还有,赵叔叔,今天我们没有谈完的事,我会再找时间过去找你。”萧摇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我赵福宝和赵家随时恭候您的光临。”赵福宝说道。

“好。你们记一下我的电话,赵爷爷有什么情况,可以给我打电话。”萧摇说完,报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嗯,我们会的,谢谢您了。”赵福宝说道。

萧摇就去了换衣服。之后,就去办公室。办公室内,童老三人和方为清三人都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

“摇丫头,我以为你只是中医术精通,没有想到西医开刀手术方面也这么精通啊。”童老赞道。

萧摇汗颜。她之所以,能开刀手术,是因为有个作弊器,透视异能。所以才会准确无误的动手啊。

“呵呵,爷爷,我也是第一次动刀,没有想到这么成功。”萧摇笑笑的如实的说道。

“什么?”别说其他人,就是童老都心惊了。这丫头竟然是第一次给人动刀子,这丫头,这丫头真是胆大妄为啊。

而方为清看过萧摇动手的人,明显的不可置信,看萧摇的麻利熟练劲,明明是一个老手专家,哪像是第一次给人动手的人啊。

“你这丫头,太胆大妄为了,现在,手术成功了还好,万一失败了呢,那可是人命啊。”童老口头了说了说,毕竟萧摇还小,人情事故没有那么清楚,他要为萧摇指点一下。

“放心吧。爷爷,我呢,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你只要相信我就好。”萧摇让童老放宽心。

“你这丫头。”童老气也不是,骂又舍不得骂。“你只要自己知道在做什么就好。放心,后面一切会有爷爷的。”

“谢谢您,爷爷。”萧摇感动的谢道。萧扔已经把童老当爷亲爷爷了。“我会注意的。”

“那个,萧摇小姐,你看,你能不能教我们,怎么做,才能彻底根除冠动脉硬化心脏病?不过,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方为清厚着脸皮,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这项发明太重要了,如果医院的医生学会了,不知能减少多少老人的病痛折磨,能挽救多少美好的家庭啊。

“方院长,我可以无条件的教给你们,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萧摇说道。

“你说,只要你肯教给我们,别说一件,就是十件,一百件都行。”方为清忽然大声的说道。

“你给我小声点,我们都能听见。”今天,童老似乎特别不待见方院长啊。

“我没有那么多事让你们答应。你们只要答应我,今天我做手术的事,别透露出去就行。”萧摇说道。

“这绝对没有问题。我们保证不会透露一个字的。还有,我也会去警告今天再场的护士及其他知情人员。”方为清保证道。

“嗯,那就好。”萧摇点点头说道。

“不过,萧摇小姐,这项发明,我们会去申请专利权,你看,写上你的名字可否?”方为清问道。

“不用写我的名字,我把它教给你们,那就当作你们医院发明的吧。而且,专利费我也一分不要。”萧摇轻轻的说道。

“萧摇小姐,这,这不好吧。这太占你便宜了。要知道,这专利费用至少1000万啊。”方为清觉得1000万这么大的数字,怎么会不心动呢。

“不用了,那专利费,你只要以‘保仁医院西江分院’的名义义捐给看不起病的人吧。”萧摇洒脱的说道。

“保仁医院”是童家的产业,用“保仁医院西江分院”捐出,就给保仁集团打出仁善的名声,更是提高了童家的威望。

“呃,那好吧。”方为清也只能答应。也不知道这个萧摇到底是什么人,1000万,眼也不眨就给捐了,而且还不想出名。

“爷爷,小叔叔,三哥,我们回去吧。”萧摇第一次使用异能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手术,已经有点疲累了。

“嗯,走吧。”童老也看出了萧摇的疲倦。然后,对方为清他们说道,“记住,绝不能透露摇儿做手术的风声。”

“童老,您放心。绝对不会的。”三人保证道。

随后,童老,萧摇,童颜棣和童俊杉就离开了。

他们一离开,三人就沉默了。

这女孩简直是个逆天的存在,如果被心术不正的人知道,确实会给她带来危险。但,童老认的这个干孙女,到底是什么人,在医术上这么精湛。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童家人或别人提起过。

“摇儿,我看,你累了,要不,回童家住一晚吧。”童颜棣说道。

“不用了,小叔叔,我住的也离这不远,你们送我到住的地方就行了。”萧摇说道。

童俊杉刚想说,他送萧摇回去,就被小叔抢先了。

奇了怪了,平时小叔虽然和他们的年龄相差不了几岁,但绝不爱说话,而且除了以前的奶奶,妈妈和大婶二婶三婶那几个女人,他也从不接触哪个女人,就是几个小侄辈的媳妇都不愿意接触。

今天,竟然两次主动接触萧摇,这可是童家的一大奇迹啊。

“那好吧。小杉,你送爷爷先回去,我送摇儿回去。爸,我送摇儿回去。”说完,也不等人应,拉开车门,就要让萧摇进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