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3章 画符解祸 张家父女阴谋

“师父,你怎么能相信一个小丫头的话呢?”张建国气愤的说道。

“闭嘴。”童老怒喝道。

张建国闷闷的闭嘴了,但从他眼神里可能清晰的看到怒气和不平。

童老也不知道萧摇说的准不准,但他相信萧摇是不会乱说的,所以他宁可相信萧摇。上次他见过萧摇一口说中乔老头的喜事。

众人不信萧摇,只是好奇,但因为担心童俊杉的生命安全,还是选择相信老爷子。

“有。我现在要朱砂和黄表纸,我画一道解祸符。”萧摇说道。

“好,我去拿。”常琳琳急切的说道。涉及到老公的安危,她不敢一丝放心。她相信萧摇,不然萧摇才第一次见她老公,就能说出他出现过的一些身体状况。

“你们都别紧张啊。这不都还没有发生嘛。”童俊杉觉得不可信,但不得不信萧摇说的,因为萧摇说的有理有据。

“杉儿,这几天千万别开车去上班了,不对,这三天工作不用去,就呆在家里。”徐丽珍担心着急的说道。

“妈,别担心。我不会出事的。”童俊杉安慰着徐玉珍。

“对,杉儿,不要去上班,这几天就呆在家里。我们也都放心。”婶婶喻清也担心的说道。“还有,摇儿一定能解决掉的,是吧?”

“放心吧,大伯母。我一定能化解这场祸事的。”萧摇安慰的说道。

“你们都别担心,不会出事的。”童俊杉劝慰家人道。都没有发生的事,都这么担心干嘛。

“东西拿来了,摇儿,要差什么东西吗?我马上去准备。”童俊杉媳妇常琳琳急切的问道。

“没有了,三嫂。这两样就够了。嗯,还要三根红细绳,还要亲人的三根头发。”萧摇最后想了想,还是要一条红绳把符咒挂在脖子上比较好。

摆好黄表纸,就开始画符。除了萧摇,再场的没有一个能看懂这画的到底是什么啊。

很快符就画好了,萧摇把它折成三角。最后,萧摇,割破手指,滴了三滴血。

众人看着这血滴在符纸上,一会就不见了,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就好像没有滴过血一样。

这是众人从来没有见过的现象,他们都感觉像电视说的一样,玄幻了。

“摇儿,你伤的赶紧贴上创口贴吧,不然得了破伤风怎么办?”童颜棣急切关心的说道。

众人沉浸在玄幻当中,没有想起萧摇受伤了,只有童颜棣在看萧摇在割手指,就去拿了消毒水和创口贴过来,他当然也看见了,不但他毕竟是军人,碰见过很多奇人异象,所以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被童颜棣镇醒的众人,众人都自责起来了。怎么不没有先关心摇儿的手指上的伤。

“摇儿,你怎么能割自己的手,要割也割我们的,我们皮粗肉厚的,也不怕疼。”童俊宝怪罪说道。

“没用的,五哥,这血必须是画符人的。”萧摇说道。

“还这样的啊?”童老大童胜利难得插一句,他也对这个萧摇做法好奇了。

刚开始还以为父亲认得是个普通女孩为孙女,没有想到,第一天来到童家,就发生这么玄幻的事。

“嗯,是的。这符注入了画符人的精神力,所以要画符人的血才能引领符咒发生作用,不然,光画好符是没有用的。”萧摇解释道。

然后,接过大伯童胜利,大伯母徐丽珍和媳妇常琳琳的头发,萧摇把这些头发放在红细绳上一起编织,然后再穿好红绳把符挂在三哥脖子上,继续说道,“三哥,这解祸符必须二十四小时带着身上,一刻不能离开。记住,是二十四小时都在身上。”

看着萧摇严肃的表情,童俊杉感觉自已好像接受重大任务,必须完成。不过,二十四小时带在身上是没问题,但洗澡怎么办,难道三天不要洗澡。这比杀了他还痛苦的事啊。

“摇儿,这,这洗澡怎么办啊”童俊杉最终认为忍受不了三天不洗澡的事,所以问出来了。

“呵呵,那就不用洗啊。”萧摇开玩笑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的事?”童俊杉都要跳脚了。

“好了啦,三哥,不逗你了。你放心,这符咒不怕水不怕火的。所以洗澡时也可带着。”萧摇说道,然后又严肃特强调一遍,“记住,从此时起,这符咒一秒都不能离开你的身。”

“摇儿,如果离开了会发生什么事吗?”童颜棣听到萧摇强调符咒不能离身,就知道是个严重的事,所以就问了出来。

“如果离身了,这次的祸能避过,但会有下一次灾祸,而且祸事加倍。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强调符咒不能离身的缘故。”萧摇解惑道。

“放心吧,摇儿,我肯定不会拿下来,除非你叫我拿下来。”童俊杉也认真的向萧摇保证。

“嗯,这样就好。三哥,当符咒开始变热变烫时,无论你在哪里,必须立刻马上远离车辆。”萧摇强调说道。

“嗯,我记住,摇儿。”童俊杉保证说道。

虽然不太相信,但无论如何是妹妹的一片心意,现在这么奇异的事都发生了,他就必须相信妹妹。

听到三童俊杉的保证,萧摇也就放下心了,她最担心的就是童家人不相信这些对他们来说的迷信,现在童老既然带头相信她,相信其他人也是跟着童老相信。

此后,萧摇又对着童家人的面相看了一圈,都是平和正常生活工作状态,倒没有什么事发生。

“摇儿,其他人有事吗?”童老不放心的问道。

“没有事,爷爷,就是因受到三哥的影响,都呈落忧郁面相,其他都正常,放心,爷爷,有什么事,摇儿一定会给化解的。”萧摇当然知道童老的心思。

“摇姐姐,你真厉害,你年纪不大,都会算命啊,如果不是知道现在童爷爷认了你为孙女,我以为姐姐也像那些坐在树底下给人看相骗钱的人一样呢,不过,我当然相信摇姐姐不是那种人,因为姐姐知道懂得这些电视上说的茅山道术啊。姐姐,好厉害哦。”张玉颖天真好奇佩服的说道。

哟,这张玉颖年纪不太,说话还真会拐弯抹角,而且还让人误以为她真的好奇和天真的。她现在说这些不就是说她萧摇用了一些招摇撞骗的招术使得童家人相信她。

因为电视上的茅山道术是厉害,但那毕竟是为了吸引眼球拍的,肯定是假。

而现实中,现代的社会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不再相信那些什么观过去测未来命相之术,也没再相信那些降魔驱鬼的茅山道术之类。

但不管时代科技如何的发展,还是有一些人相信几千年老祖宗传下来的精随,这也让某些心术不正之人专了一些空,常常利用想要预知未来之事的心里,所以就打着麻衣神相,茅山道术的旗号来骗财骗钱,时间久了,现在的人也不是傻子,被人骗了还乐呵呵的,所以现在一说麻衣神相或茅山道术都会被人当作江湖骗子。

现在这个张玉颖提及算命,茅山道术不就是说萧摇在再骗人嘛。如果她不是得到了童老的信任,恐怕童家人真会把她萧摇当作江湖骗子,这让刚得到童家人好感的萧摇如何自处。

“那我还真得谢谢颖妹妹的信任哦。我虽然是跟师父学了一些皮毛,但还得多谢谢爷爷的信任,这点小问题我还是能解决的。”萧摇犀利的说道。

萧摇说的是我的确实是茅山道术,你要说是我是江湖骗子又如何,只要童爷爷相信我就够了。

张玉颖听到萧摇说的话,又气又怨,童爷爷竟然会相信一个神棍骗子。还有其他童家人也是,童爷爷人老糊涂也就罢了,大伯叔叔哥哥们竟然也会相信这个萧摇的无稽之谈,这根本就毫无科学根据的迷信之言。

不行,她一要揭穿萧摇的谎言。

张玉颖马上把隐藏怒气的脸变成大大笑脸,说道:“哇,摇姐姐,你太谦虚了,你就学了你师父一点皮毛就能以面相看*福,如果把你师父的本事全部学上了,那你不是能知国运了。嘻嘻,摇姐姐,到时你不就成了国家的贵宾了嘛。”

这个张玉颖到底有完没有完,竟然编排到她师父上去了。萧摇实在不想搭理了,所以呵呵一笑,说道:“颖妹妹,我师父是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而我萧摇虽然没有学到师父的十成十,十之五六,我萧摇还是学到了的。还有颖妹妹,我虽然不能知国运,但我晓个人之命途及祸福。颖妹妹,要不要给你看个相啊。”

“嘿嘿,摇姐姐,那就不用了吧。”张玉颖连忙推拒道。

谁知道这个萧摇会安什么心,让她看一下,还不把她往坏的说,以破坏她在童家的关系,而且谁知道,她说会看相是真是假,说不定就是骗术高明一点的大骗子。

“师父,你还真相信萧摇啊。”张建国十分怀疑的说道。

得,小的败阵下来,老的又上来赌萧摇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童老直断的说断。

“这太荒唐了,师父,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有谁会去信这些迷信之术。”张建国就是要破坏萧摇在童家人的形象。

“好了,建国。我知道什么该信,什么不该信。”童老黑着脸说道。

说来说去,还不是说萧摇是个骗子。可他也不想想,现在萧摇骗了他们有什么好处,而相反,不仅没有好处,坏处却一大堆,有谁会去做这种损人又损已的事。

“师父。”张建国面红耳赤的大喊了一声。

他就知道童文华这个老糊涂宁可信个外人,就是不相信他这个徒弟。

“好了,建国。爸这也不是为了小三儿的人身安全,以防万一呢。当然没灾没难是最好了。”童胜利看到父亲和张建国这么僵持着,就做了一个和事佬,给了张建国一个台阶下。

张建国也就哼了哼,没有再说话了。

张玉颖也没有想到,萧摇第一天来童家,就获得了童家人的信任。她跟萧摇两次的交锋都落了下风。这个萧摇后面到底是什么人指使的。她一定要对这个萧摇好好的做个调查,抓住她的把柄,让她放弃童家的一切,不然再过不久,她的一切都会被这个萧摇给抢去了。

“爷爷,天色不早了,我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萧摇看到只要她在这,张建国父女就不会离开童家,在童家吵个没完没了。所以,就起身向童老告辞。

“好,那摇儿有事就先回去啊。”童老也知道萧摇的意思。

“摇儿,在这住一晚,明天早上,让司机送你上学啊?”大伯母徐丽珍说道。她没有女儿,她确实喜欢萧摇这个人。别说长相,就说性情气质就是其他同龄人所不能比的。现在萧摇说要走了,她挺舍不得的。

“不了,大伯母。我还有事要办,我下次再过来。”萧扔拒绝道。

“好吧。别管下次,摇儿只要有时间一定过来啊。俊宝,呆会儿,你把摇儿送回去。”徐丽珍道。

“知道了,大伯母。”童俊宝答道。

“嗯。”萧摇答道。然后,又向童家众人告辞,“爷爷,大伯,二伯,二伯母,小叔叔,大哥,二哥,三哥,四哥。还有张伯伯,颖妹妹,我就先回去了。”萧摇很不想喊张建国和张玉颖,但她不想被人落下口舌,让人影响针对童家人。

“好。摇儿记得,有时间一定要过来啊”喻清拉着萧摇的手说道。

大嫂,二嫂,三嫂,也说了同样的话。萧摇一一应和。

童俊宝开车送萧摇回去。

“五哥,张建国父女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一直在针对我呢?难道是因为卖野参的事,到现在一直记恨在心?”车上,萧摇疑惑的问道。

“不是,是因为张建国一直想要他女儿认爷爷为干孙女,爷爷一直没有开口,他们一直以为会有机会的。但没想到,上次爷爷碰上你,就当场认你为孙女的,然后知道今天你要来,所以可以说,今天他们父女俩特地来给你填堵的。”童俊宝解释道。

“在此之前,那为什么爷爷没有认张玉颖为孙女?”萧摇继续问道。

童俊宝就把六岁时张玉颖害人,还有张建国的野心都给说了出来,现在摇儿已经是童家人,被张玉颖看见了比她漂亮容貌,以后肯定会暗下毒手,告诉摇儿,是让她有个准备。

“哦,原来是这样。他们也太不知足了,别人的东西还贪心觊觎。怪不得,我从面相看到的是反骨贪婪野心和自私呢。五哥,以后,你们多注意一下张建国和张家的行为。”萧摇说着,还摇了摇头。

“嗯,一直在注意着呢。”

再说童家那边,在萧摇没离开都久,张建国就压抑着怒气带着女儿向童老及其他人告别而去。

“父亲,这个萧摇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她师父是怎么样的人?”老二童胜成问道。今天发生的事很奇异。

“不用管摇儿是什么样的人,她师父是什么样的人,能说的她会告诉我们。总之,她不会对我们童家不利,而且以后的将来,我们童家可能还要仰仗摇儿。”童老严肃的对着一屋儿孙说道。

在今天之前,童老还不能这样说,但今天过说,却能这样说。因为今天就能看出萧摇将来不凡的成就。

“什么?”童家一众老少惊了。“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现在的童家势大钱多,在香江市的地位也是首屈一指。

“你们等着看吧。”童老也不多说了。

众人沉默之中。还以为爷爷认得是个普通女孩,看样子并不是啊。

“不过,不管以后怎么样,萧摇需要童家来做什么事,你们尽管支持。还有你们要记着,萧摇是我童文华的孙女,是我们童家的人。”童家严厉严肃的强调道。

他怕以后,童家人会对萧摇要求携恩施报。

“是,爸。”

“是,爷爷。”

一致的回答声。当然把老爷爷子的话听进耳里了。

童家外面一辆豪华保时捷轿车内。

“爸,那真是你说的那个丑八怪萧摇?”张玉颖咬牙恨恨的问道。

“爸现在也不是很肯定,不过,那老东西说她是萧摇就是,那个老东西不屑于骗人。”张建国也愤恨的说道。

“哼,看来那个萧摇肯定用了一些旁门邪道之术,把那老糊涂和一帮糊涂蛋都给糊弄过去了。爸,你把萧摇彻底调查清楚,我倒要看看这个萧摇到底哪来的歪门邪道?”張玉穎始終不肯信那是皮肤過敏所致。哼,那老東西以為他們父女就这么好骗吗。

“嗯,我一定会派人好好调查的。我就不信了,一块那么大的胎记,说没有了就没有了。颖儿,现在童家那一帮人根本就不把我们张家当自己人,甚至连一个外人都不如。所以,我们必须把‘孙女’这个名份抢过来,这样,我们张家才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分得童家财产。”张建国始终算计着童家的财产。

想到童家家财,心里就雀跃起来。天天在大药房私自倒卖药材,每次最少百万以上,一年少来,最少能私赚二三千万,但就这两三千万还只是童家所有财产里的小零头,现在除了童家人,谁也不知道童家到底有多少钱,多少财产。

所以,只要得到童家一小部分财产,那张家就一辈子就能过着奢华的生活了。所以,童家家家产必须得到。

从知道老东西要孙女开始,他就想方设法让颖儿得到老东西的好感。虽然颖儿可以说是他童文华的半个孙女,但这半个孙女根本就比不过认得干孙女,因为干孙女能得到童家一部分财产,而这半个孙女根本一分钱就得不到。现在突然认了一个外人为干孙女,他张建国一辈子在童家累死累活,怎么能甘心一分钱都得不到呢。

“嗯,爸,我知道了。在没有得到童家家产之前,我会努力讨好童家人的。”张玉颖说到童家家产时,眼里发出贪婪的光。“爸,你把我转到高英学校去。”

“颖儿,怎么要转校,可你学的是艺术啊。”张建国疑惑的问道。

“嗯,那个萧摇不是在高英学校嘛,据说成绩还不错。我先近距离接触那个萧摇,打乱她的心思,然后,看看能不能抓到她的把柄。”张玉颖说道。

“可,颖儿,你喜欢的艺术怎么办?高英学校没有专设艺术主功课啊。”张建国有点担心女儿的学业。毕竟女儿喜欢艺术。

“没事,爸,当我们得到童家家财,还怕没有时间,没有钱再学吗?”张玉颖劝着张建国放下心来。

把萧摇送回去之前,童俊宝还想开车带萧摇再市内转一转,但被萧摇拒绝了。她现在还有事要忙,现在倒没有时间去玩。告别时,萧摇把自己新买的手机号告诉了他。以后有什么事,可电话联系。童俊宝对萧摇的神秘是越来越好奇。

告别了童俊宝,萧摇回到屋子里,在脸上化好原来的妆,然后又出去了。

萧摇到了地方,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是到了福巷街这边。福巷街这边的房子,可以说都是老宅子,住的都不是有钱了,而且生活环境比较差。

萧摇站在一扇掉漆红色大门前,确定是105号,就敲了敲门。门外的萧摇听到一个中年人的大喊声。

“来了,来了。”中年人大喊着。心里却在嘀咕着,现在除了要债,谁还会来他们家啊。但要债的不会这么有礼貌的敲门。

打开门,站在门前的是一个女孩,脸上还有一大块红胎记。这是谁呀?他们家是没有这样的亲戚这是肯定,看年龄不大,会不会是小飞的朋友啊。

“这位姑娘,你找谁啊?”赵福宝问道。

------题外话------

有票票的妹纸们,请投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