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2章 童家认亲家晏2

萧摇觉得有这异能不用白不用。

“二哥,我跟你一块过去看看,可以吗?”萧摇向童俊桐征求的问道。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

摇儿现在是爷爷的孙女了,也就是他的妹妹了,他当然想带妹妹出去外地当作旅游玩一下,顺便向朋友炫耀一下他也有妹妹了。

可现在是,摇儿可不是他一个人的妹妹,她是爷爷的孙女,五兄弟的妹妹,带出去,没出什么差错就好,万一出什么差错了,别说爷爷,就是这几个兄弟都会扒了他的皮,再加上摇儿还在上学啊,才上高中啊,听说摇儿的成绩很好,他能耽误摇儿的学习吗?

“那个,摇儿,你不是要上学吗?”童俊桐问道。

但萧摇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童老把话头给截了过去,好奇问道:“摇丫头,你也懂赌石?”

“嗯,以前师傅他老人家给我讲过赌石的方法,还说要带我去实践,但是因种种原因,没有去成。”萧摇又把说辞推到了师父头上。

“哦,又是你师傅。摇儿,你师傅真是奇人,这赌石之道都懂啊。”童老再一次赞叹道,他这大年已经的人真心佩服自己没有见过的萧摇师父。

“爷爷,我想跟二哥去见识一下,可以吗?”萧摇感到惭愧啊,次次要拿师父这个名头,来为自己找借口啊,所以赶紧转移话题。

“摇儿想去就去吧。小二啊,去了云城之后,好好照顾妹妹,知道吗?”童老问都不问童俊桐的意见了,直接拍板。

“不是,爷爷,妹妹还要上学呢,而去云城可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最少一个星期啊。”童俊桐觉得还是认为这样会耽误萧摇学习的。

“别担心,二哥,在学业这一块我是能赶上的。别说是七天,就是半个月,一个月不去学校,我照样拿第一。”萧摇很有信心的答道。

“既然摇儿说学习这一块没问题,那就让摇儿和你一块去吧。对了,请假需要我去跟你们学校打个招呼吗?”童老问道。以他的威望,只要给校长去一个电话就成。

“不用了,爷爷,我自己能请到假的。”萧摇说道。

“哦,那好吧。小二儿,记得要好好照顾妹妹,妹妹少一根头发,我就找你算帐。”童老严肃的说道。毕竟,摇儿已经变得漂亮了,很容易招惹到那些色狼。

不过,童老这是没有见过萧摇的身手,如果见识过了,他应该担心的是他口中的那些色狼了。

“爸,下星期,我也开始休假,我和他们一块去吧。”闷声不响的老四童颜棣突然开口道。

“嗯,那也行,小二儿那三脚猫的功夫,别说保护妹妹,就是能保护自己就不错了。”童老看到自己的小儿子会一块过去,就开始贬低二孙儿了。

“爷爷,我们是去参加活动的,又不是去干架的,干嘛要身手好啊,而且要说身手,我的也不差啊,虽然不比上小叔,但也是跆拳道黑带九段,好不好?”童俊桐不干了,爷爷要孙女不要孙子了。

很多大家庭都是有食不语这条家规,但童家不一样,童家人认为,吃饭的时候,是全家人最好交流沟通加深感情的时候,所以从没有那样的规矩。现在,饭桌其他人其乐融融的看着爷孙。

但吃饭到半中途,佣人过来说,张建国带着女儿过来了。一下子,童老及童家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这张建国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带着女儿过来,不就是上星期听到说今天摇儿会过来嘛。现在就过来赌人了。

“让他们过来吧。”童老沉着脸道。

他已经不欠老友恩情了,他养大了他的孩子,交了他中医术,给了他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这孩子人大心也大了,还想把整个童家家业都霸去。他怎么可能允许他这样做。

一会儿,张建国带着女儿张玉颖过来了。

“师父,大哥,大嫂,你们都在啊?”张建国一到饭厅里先喊了比他大的,然后看了一下,童家人都聚集齐了。

他没有看到那个丑八怪,但是却看到一个漂亮女孩坐在这和童家人一起吃饭,他不知道童文华是不是没有认那个丑八怪为孙女,而是认了这个女孩为孙女,可恶,这人怎么比他的颖儿还漂亮。但他没有想到,就为个外来人,就把全部童家人都招回来了。

凭什么,他的颖儿就不能做他童文华的孙女。

几个小辈也跟张建国打招呼。各喊了一声张伯或张叔,萧摇喊了一句张总。

“童爷爷,大伯,大伯母,二叔,二婶婶四叔,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三哥,三嫂,四哥,五哥,呃,还有这位姐姐,中午好!”张玉颖把再坐的人包括萧摇都给叫了一遍,十分有礼貌的甜甜的打招呼。

如果不是萧摇观察仔细,这个张玉颖叫她为姐姐的时候,看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怨恨,她真的会以为这个女孩会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女孩。皮肤雪白,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就是俏皮可爱,长发扎了一个马尾辫,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裙,一双澄亮的黑色真皮鞋,整一个婷婷玉立美丽少女。

童家众人包括萧摇都应了张玉颖。

“建国,颖儿,今天都有时间来了啊,吃饭了吗?张嫂,加两副碗筷。”徐丽珍喊道。

“大嫂,不用了,我和颖儿都吃过饭,我今天听说有客人过来,就带颖儿过来看看。这位漂亮女孩,想必就是今天的客人吧。”张建国看着萧摇说道。

“对,她就是萧摇,现在是我的干孙女,以后也会是你侄女了。”童老抢着回答道。

“什么,她,她是那天的萧摇?”张建国整个人都震惊了,用手指着萧摇反问道。那天那个萧摇明明就是一个半脸红胎记的丑八怪,现在就变得比他的颖儿还漂亮,这,这怎么可能?

“建国?”童老看到张建国用手指着萧摇就不高兴了。

“师傅,您别被骗了,那天那个萧摇明明就是个丑八怪,现在这个人怎么可能是那个丑八怪?”张建国整个人都不好了,就是认为这个人就是来骗童文华的,然后来骗童家钱财的。

“我还没有老到那个辩人不清的地步,既然吃过饭,那你和颖儿到客厅等一等吧。我们还正在吃饭呢。”童老阻止张建国的质疑。

“好吧。我和颖儿先去客厅等,你们先慢慢吃。”张建国说道。

“童爷爷,你们先慢慢吃,我和爸爸先去客厅。”张玉颖礼貌的说道。

张建国和张玉颖一到客厅,就都毫不掩饰眼里的不平和怨恨。不愧是父女,连表情眼神都一样。父女俩怨恨的方向是一样,怨童文华(童爷爷)没有他女儿(自己)为他的孙女,以后,童家家产宁愿被一个陌生人分去,也不愿给他女儿(自己)

饭厅里,童老对萧摇说:“摇丫头,刚刚建国你之前是见过的。他是我一个老友的儿子,也是我恩人的儿子,现在说来,他也算是我半个儿子了,以后你就叫他张伯吧。那个女孩是他女儿叫张玉颖,她和你一般大,叫名字就可以了。”

“好的,爷爷。”萧摇答道。

她不太熟悉童家情况,所以对这个张建国的身世更不了解。不过,从第一次见面,萧摇就可看出此人,心术不太正,以后有可能会给童家惹上大祸,所以以后,可要对这个张建国盯紧点。

后来,就因为萧摇对张建国一直看着防着,所以对童家的那一场危机,萧摇才能力挽狂澜,及时解救童家危机。

二十分钟后,童家人陆陆续续出现在客厅,最后出现在的是萧摇搀着童老出来。

一出来,外面三个小家伙不知是玩累了还是肚子饿了怎么着,一进来就大喊着,

“太爷爷,太爷爷,姑姑,给我们的弹弓可好玩了,我们都打着池塘里的鱼了。”

“太爷爷,太爷爷,我让余叔叔把鱼给捞上来了。”

“太爷爷,太爷爷,那鱼可大了。”

……

三个小家伙向爷爷展示成果那个兴奋劲头,别提多高兴了。

“好,好,太爷爷,都知道了。一会叫张奶奶给你们把那鱼都做了,要好好吃饭,把那鱼都吃完,好不好。”童老也高兴。不过三小泼猴还没有吃饭呢,刚刚喊他们吃饭,怎么喊都喊不回来。

“好,太爷爷,我今天一定要多多吃鱼。把鱼全部吃光光。”三岁小舒儿说完还拍拍小肚子。

“好,好,好。说好的,做好了一定要吃完的哦。”童老乐呵呵的说道。这三小泼猴可不喜欢吃鱼了,大人哄都哄不来。

“韶儿,君儿,舒儿,今儿个玩什么玩的这么高兴啊。”张玉颖走到三个小家伙面前说道。

三小家伙才发现张玉颖在,一同喊道:“颖姑姑好。”

三个小家伙还是挺有礼貌的,喊回张玉颖之后,又发现张建国在这,所以又喊道,“张爷爷好。”

“告诉张爷爷,今天玩什么弹弓玩得这么高兴?”张建国笑眯眯的问道。

张建国刚刚听到三个小家伙说是姑姑给的弹弓,他们除了会叫张玉颖为颖姑姑外,现在又有另外一个人,他们同样叫姑姑,那就是萧摇。

没有想到,这女孩真有心计,刚来就把这三个小家伙的心收买了。

要知道,这三个小的,年龄虽说小,可也不是特别亲近人,特别是那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所以他倒要看看这个叫萧摇的到底用的什么方法,这么快把童家一家老小这么快就收买了过去。

“张爷爷,是弹弓哦。和我们平时买来的弹弓不一样,这是姑姑自己动手做的,可好玩了。”八岁的童轩韶炫耀高兴的答道。

“哦,是么?”张建国有点反常的答道。

这三个小崽子,平时颖儿买什么贵重的高档的玩俱都没有让他们这么兴奋过。现在就那个萧摇自己动手做的廉价弹弓,就让他们这么高兴。说到底,不就是看不起他们张家的人。一家老小都是这样。

“韶少爷,君少爷,舒少爷,肚子饿了吧。走,张奶奶带你们吃饭去。”童家老佣人张嫂过来喊三小家伙吃饭。

“张奶奶,你要给我做鱼。”小不点童轩舒,现在就要吃自己在池塘里打的鱼。

“好,好,张奶奶已经做好,可以开吃了。”张嫂笑着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走,吃饭去。”说完,三个小家伙跑去吃饭了。

客厅里,各个人都坐下了,萧摇挨着童老位置坐下。

这让张玉颖心里又是一阵愤恨,那位置明明是她的,童爷爷怎么可以让别人坐下来,还有,大伯大伯母他们怎么可以不阻止呢。听父亲说过,童爷爷认的干孙女明明是个丑八怪,现在这个女孩一定不是童爷爷认的干孙女,所以眼珠子一转,然后问道,

“童爷爷,这位姐姐是谁啊,是哪个亲戚吗?”

“颖儿啊,她是童爷爷刚刚认下的孙女萧摇。摇丫头,这是张伯伯,你之前见过的,这是张伯伯的女儿张玉颖,你们同龄,叫名字就可以了。”童老才不信到现在还不相信他把孙女认下了,还在拐弯抹角的问话。颖儿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心计,而这心计还是害人害己啊。

“您好,张伯伯,我是萧摇。”萧摇先跟张建国打招呼。

“嗯。”张建国是对抢属于自己女儿一切的萧摇绝对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所以现在只是应付一下应着。

但萧摇也不是看他脸色过日子的,只要她的礼貌到位了就行了,所以萧摇继续跟张玉颖打招呼,“你好,张玉颖小姐。”

“啊,你好。这就是摇姐姐啊,可是我听父亲说,摇姐姐好像长得不是这个样啊?”张玉颖大大的眼睛,好像是分外好奇。

她也没有直说萧摇长得很丑,而她问这话的意思,之前那个萧摇听说长得很丑,现在这个这么漂亮,童爷爷是不被这个叫萧摇的骗了。可恶,竟然比她还漂亮。

“你是说摇丫头脸上那块红映子吧。那是因为摇丫头皮肤过敏引起的。现在好了。”童老的解释更是言简意赅啊。

有才,童家人对老爷子的解释都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哦,原来这样子啊。我还以为是生来的胎记呢。那怎么那么巧就皮肤过敏的时候就碰上童爷爷呢,现在又那么巧,这过敏症状就好了呢?”张玉颖“天真,好奇”的问道。

张玉颖问来问去,不就是说这个萧摇特意用那个样子引起童爷爷他们注意,然后又用过敏借口给皮肤症状给个解释。

听到她的问话,如果不是童家提前知道萧摇脸上的红映子不是胎记,而是从小到大的皮肤病,然后,现在又用药治好了,可能都会被张玉颖的“天真”问过去,怀疑这个萧摇别有用心,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哦,颖儿的意思,是摇儿特意别有用心来欺骗我们童家喽?”童俊冰突然插话。

“不是的,四哥,我就是有这个疑问才问摇姐姐的,摇姐姐,你别见怪啊。”张玉颖被童俊冰一问,一副欲哭不哭的样子,好像是不止童俊冰欺负了她,萧摇也欺负了她似的。

萧摇看到她这副表情,眉毛一挑,就想到后世流行的一种叫法叫“白莲花”,外表纯洁无瑕,可怜楚楚的模样,内里却是阴险无比。没有想到,现在不止夏末凉会装,这个张玉颖也会装,而且她们俩人的共同点,外表天真纯洁可爱,内里却是狠毒阴险,不知道这两个碰到一起,谁更会装一些呢?萧摇表示分外好奇呢。

萧摇笑了笑,说道:“颖妹妹,我怎么会怪你呢,我是第一次跟你见面,跟你不熟悉,有这种疑问很正常的,换住是我,我也会问的。你说是吧?”

萧摇的意思,我们是陌生人,肯定是有疑问,但我跟童家人都熟悉了,他们当然没有这种问题了。

“噗嗤。”童俊宝毫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呃。”张玉颖愣了愣,她没有想到萧摇竟然给她这么一个既简单又直中她要害的回答。

“萧摇啊,颖儿年纪还小,请你见谅啊。”张建国来给女儿解围。

可他的话,更是让童家众人皱眉头。颖儿还小,可摇儿也没有多大啊,他们是同龄,好嘛。没有想到,张建国父女越来越无耻了。父女俩一块上,来为难萧摇。

“张伯伯,请您别这么说,这哪有什么见谅不见谅的,颖妹妹也没有做错什么。”萧摇直干回去说道,特把妹妹说重。

“好了,建国,摇丫头年龄小,你就让让她。”童老维护萧摇说道。

童老直来一句,让张建国很没有面子。童文华这意思,不就是说他,以大欺小嘛,虽然确实是这样,但也不用说出来啊,这让他的面子往哪搁啊。

张建国一肚子火,一股子怒气,童文华啊童文华,你就是不拿我当童家人,现在我连个外人萧摇都不如,还让萧摇抢走我女儿的一切,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师傅,说哪的话啊。我这个做伯伯的还能欺负摇儿不成。”张建国惹着怒气平静的说道。

“颖儿啊,今天过来有事吗?”大伯母问道。

“大伯母,没事,就是很久没来,想你们了,所以我叫爸爸把我送过来看看。”张玉颖抱着大伯母徐丽珍的胳膊带点撒娇意味的说道。

张玉颖就挨着大伯母徐丽珍的位置,所以很自然似的娇态。

“好,颖儿真是有心了,来时,也不提前打电话,好让我家司机去接你去啊。”徐丽珍说道。

“哪里需要麻烦司机叔叔呢,今天刚好爸爸也有时间的。一段时间没见,大伯母是越来越年轻了。”张玉颖笑呵呵的说道。

说完还不着痕迹的得意看向萧摇,以示证明她跟童家人的关系很好,不过很快她的脸就阴沉了下去,又很快的浮出笑脸以掩饰自己的嫉妒愤恨。

因为她发现萧摇根本就没有看向他们,而是在跟爷爷伯伯哥哥他们在交谈。还笑的这么开心,真想划破她那张脸,看她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哼,爸爸说得对,他们童家人,根本就没有把他们一家当作童家人的一份子,还说爸爸是养子,现在他和爸爸连个外人都不如。不然,为什么以前她去跟他们说话都是爱理不理的。

“呵呵,颖儿的嘴真是越来越甜了。”徐丽珍笑着说道,“你妈,你哥哥他们呢,怎么没有一块过来啊?”

“我妈约人一块逛街去了,两个哥,一个哥哥和女朋友约会去了,一个哥上星期去国外了。”张玉颖说道。

她妈不愿意来童家,就是因为童家的女人个个都比她漂亮,就是比她大上十岁的徐玉珍,看起来都比她年轻漂亮。所以天天逛街买一些品牌衣服,品牌化妆品,上美容院做SPA,连孩子老公都不管了,所以张玉颖对她妈怨气很大。

这边只有徐丽珍跟张玉颖再聊,那边童家几个媳妇也在聊一些女人之间的话题,在一边是张建国,童胜利和童胜成三人再聊,最后一边就是萧摇和童老及小叔叔和五个哥哥再聊。

呵,一家人聊天都分好几波了,这什么状况,萧摇表示不太明白,但又好像明白了点。

就是童家人不太待见张家人,但又不好明着赶人,这是为什么啊?

其实,在张玉颖那事发生之前,童家人对待张家是真的很好。

可是发生那事之后,童家每次办宴会时,都会派人盯住张玉颖,却发现她不但不知悔改,还更是会在暗地里害人,还好每次都有盯住张玉颖,并及时偷偷的破坏制止张玉颖的行为,不然是真的会闹出人命的。

但这样也让童家人的人十分心寒和可怕,没想到小小年纪的人都会害人,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

专门警告了张建国和张家其他人注意一下张玉颖的教育,可都是一只耳进,一只耳出,到了最后,却变成童家针对张家人,看不惯他们了。

特别是张建国,他是认为童家是为了让他不要童家财产才会这样做的,搞得童家人很无语无奈,童家财产本来都没有他的份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好心变成驴肝肺,所以自然而然,童家都不说什么了。只是偶而童老作为长辈教训一下晚辈一样,训一下张建国。

所以童家众人还真不欢迎张建国一家人。每次张家人来了,就这样子几波几波的聊天了,现在就把萧摇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当中。

“摇儿,真没有想到,你年龄不大,见多识广。”童家小三子童俊杉说道。

“三哥多赞了,我也就是向师父学了一点皮手而已。”萧摇谦虚的特意的看着童俊杉说道。

这一看不要紧,之前没有仔细注意三哥的面相,现在才发现,三哥脸上的肉有坠落,下眼皮有一根发黄变黑的线,虽然没有贯穿两鬓,只是断断续续,若隐若现,这明显是车祸之相啊,而且还会落下严重的伤残。

“三哥,你最近是否听见男人忽然变女人的声音或者你本来底气十足的声音,忽然变得气若犹丝?”萧摇问道。

“对呀,摇儿,我都以为耳朵出现幻听了,但我都做了全身检查,身体各个机能都很正常。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对了,摇儿,你怎么知道我的情况的?”童俊杉自己是个医术精通的医生,身体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萧摇问起,他都快忘了这事了。

“什么,杉儿,怎么回事,你身体没事吧?”徐丽珍急切的问道。

或许是母子连心,跟着张玉颖说着话的徐丽珍忽然听到二儿子身体有毛病,着急了。

“是啊,杉儿,你没事吧。”二婶喻清也过来担心着急问道。

“童俊杉,你身体的事怎么没有跟我说?”老婆常琳琳也担心发脾气了。

……

“好了,都停下来。”童老阻止童家媳妇人的声音,然后,又问萧摇,“摇儿,你是否看出什么来了?”

童老之所以这么问,是知道萧摇会玄学相术的,但除了童俊宝,其他人不知道啊,所以和童老一样都看着萧摇,但他们的看和童老不一样,他们的看,纯粹是好奇比较多,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这么问。

“脸上有坠肉,眉头打皱鼻梁黑色,且有横纹,两耳发黑,及刚刚问三哥出现的一些状况爷爷,这是车祸之相而且是三日之内发生。”萧摇严肃的看着童爷爷。

“什么?”众人的惊吓及担心。

“什么,摇姐姐,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三哥好端端的,能出什么车祸啊。你这不是在诅咒三哥吗?”张玉颖好心的反驳。

她自认为,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的话,还三日内车祸,谁信啊,所以认为萧摇是在造谣,蛊惑童家人,所以,她在提醒童家人这个萧摇用心阴险。

“是吗?摇儿,可有办法让小三儿避过这场车祸?”童老也是担忧的问道。

------题外话------

亲亲们,请多给偶一些平价票吧!偶要上新人PK榜去!

偶也要奖励啊。要花花,要钻钻,要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