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1章 童家认亲家晏 1

“童俊宝,你是不是又皮痒了,惹你爷爷生气了。”二伯母喻清也吼道。

“冤枉啊,大伯母,二伯母,老爷子看都不看我带回来的人,就说我接错了人。但她确实是摇妹妹啊。”童俊宝跑着身大伯母解释。心里那个冤,那个委屈。

“你说的是真的,那真的是摇丫头?”童老听到孙子再一次说是摇丫头,也不追人了,只是再问了一遍。

此里的萧摇走上前来,故作伤心状,说道:“爷爷,我这么大一个人站在这,你怎么就把我忽视了呢?摇儿好伤心呢?”

“不是,你真的是摇丫头?”童老也看着眼着这个漂亮的女孩,还是不太敢肯定,这太悬乎了,明明前几天见面不是这个样子的,难道是传说中的易容,毕竟摇丫头的师傅是个奇人呐。

“是真的,爷爷。你也别怪五哥了,他刚见我时,我站在他面前,他也是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一点都不客气的就叫我让开呢。”萧摇微笑着“告状”。

童老两个儿媳妇和三个孙媳妇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老爷子明明跟她们说,那干孙女,是有脸上长红胎的十五岁的小姑娘,还多次强调他们童家所有人,决不能因为人家长得不漂亮,就看不起人家小姑娘做他的孙女。

可是现在,站在老爷子跟前的却是跟天仙一样的人物,哪里是长得丑了,如果她这样叫长得丑,还让她们童家几个女人要不要活了,让天下女人要不要活了。

不过,看着老爷子都不知道情况,她们没有跟萧摇接触过的,那就更不知道了。

“你这丫头,突然变得这么漂亮,你总得让我这个老家伙适应一下啊。”童老有点吓到似的,不过,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长得漂亮就好。不管你长得怎么样,我说你是我孙女就是我孙女。不过,摇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啊?”童老的好奇也来了。

“爷爷,让我来说吧。”童俊宝忽然插话道。

刚在校门口那说到师父,摇儿明显有点伤心,他现在不想看到摇儿难过的样子,反正现在他也了解情况,他来说也一样。

所以童俊宝把萧摇对他说过的话,再对他爷爷重新说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摇丫头,你师父真了不起。”童老听完之后有点心酸,由衷的赞道,“如果,你师父还在的话,我真想去拜访他。”

“谢谢爷爷的赞赏,如果师父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萧摇不能说泉下有知了,她不能诅咒师父,所以就说师父知道。

不过,这倒可以把萧逸前辈当作师父吧,萧摇豁然开然了。这样可以不用诅咒师父,相信萧逸前辈也不会怪罪的。

“呵呵,爸,这就是摇儿啊,现在变得这么漂亮,你应该高兴高兴。”童家老大的媳妇看着气氛有点严肃,马上调动情绪调整起来。

“对,对,来,来,摇丫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大伯母徐丽珍,这是你二伯母喻清,”童老对着童家几个媳妇一一的让萧摇认识,“这是你大嫂袁秀秀,这是二嫂高敏,这是三嫂常琳琳。”

“大伯母好,二伯母好,大嫂好,二嫂好,三嫂好,初次见面,我是萧摇。”萧摇礼貌的一一对着她们几个打招呼。

“太爷爷,太爷爷,还有我们呢?”三岁的童轩舒看到太爷爷没有把漂亮姑姑介绍给他们,生怕太爷爷给忘,忙吵嚷着。

“你们几个小皮猴,不用介绍了,姑姑也不想认你们,你们太调皮了。”童老故作训斥道。

“太爷爷,太爷爷。”两个小一点的开始撒娇了。

“摇丫头,这大的是你大哥的儿子童轩韶八岁,这是你二哥的儿子,童轩舒三岁,这是你三哥的儿子,童轩君。”童老看着三个重孙子眼巴巴亮晶晶的眼睛,感觉自己不给他们介绍姑姑,好像就错了似的。“你们三个小皮猴,还不喊姑姑。”

“漂亮姑姑好。”三个孩喊完萧摇,又用亮晶晶的眼睛望着萧摇。

“三位小侄好。”萧摇跟他们打招呼之后,但三人依然用那种渴望亮亮的眼睛望着萧摇。这是什么情况?萧摇摸不着头脑了。

“你们几个小皮猴,跟姑姑打完招呼,不去玩了?”童老知道他们那种渴望的眼神是什么,所以就要跟他们作对似的,偏要阻止他们。

“太爷爷,姑姑还没有给我们红包呢。”最小的童轩舒直白的说道。他人小,不懂得什么叫做不好意思,什么叫做拒绝。

萧摇终于明白这三个小家伙这那渴望的眼神是什么了,原来是要见面礼啊。萧摇看到他们亮晶晶的眼神,真是可爱啊。

“小泼猴,姑姑刚来就所要红包了。”童老对这几个满眼都是疼宠,所以又不舍得重骂他们,说来说去,就是猴子。

“舒儿,今天姑姑忘记准备红包了,不过,姑姑准备了其他东西。要不要?”萧摇弯着腰对着他们三个说道。

“要。”一口同声的回答。

“那好,闭着眼,我数到时就睁开眼睛,好不好?”萧摇继续说道。

“好。”一致的应答。

“那,那就开始喽。10、9、8……0”萧摇边数着边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

萧摇从包里拿出来的是弹弓,不过,这不是普通的弹弓,这是十年后非常流行的黑色磨砂狙击之鹰代弹弓,只不过,现在这种弹弓被萧摇提前十年制作出来了。

“哇,姑姑,这是弹弓吗?怎么和我们平时玩的不一样?”三人好奇的问道。他们只玩过遥控车,遥控飞机等,但弹弓玩的是单一的,没有这么复杂,不过看起来好好玩哦。

“这是鹰代弹弓。”

“这怎么玩啊?”

“嗯,来,我给你们做个示范。”

“哦,好好玩哦。能打到天上的鸟吗?”

“那能打到跑得快的小兔兔吗?”

“可以呀,不过,小朋友们是要爱护小动物的,还要注意行人,不能乱发射哦,知道吗?”萧摇说道。

“嗯,我们知道了。走,我们去池塘里射鱼去。”童轩韶前一句是回答萧摇,后一句是对着两个弟弟说的。然后三个小家伙兴冲冲的往自家池塘去了。

在场的大人看着小伙的高兴样,也是咧开嘴笑了起来。

“这三个小泼猴,不玩个三天,就不放弃。”童家二媳妇喻清说道。

“走,走,都回屋聊,现在都在太阳底下晒着呢。”童俊宝说道。

站在大树底下的阴凉处,哪能晒到什么太阳啊。

“摇儿,你就把童家当作自己的家,随心所意就好,别太拘束。”童家大媳妇徐丽珍拉着萧摇的手说道。

“大伯母,我会的。”萧摇笑着道。

“摇儿,你听说你才十五岁,是吧。”二媳妇说道。

“对。”

“那在上高中吧。”大嫂问道。

“对。”

……

“嗯嗯”老爷子的不满传过来了。

几个媳妇,看到老爷子这样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原来她们一直拉着摇儿聊着,把老爷爷排在外了,引起了老爷子的不满了。老爷子几十年了,终于找到一个合眼合心的孙女,当然想跟孙女多聊聊,可这些个媳妇老霸着摇丫头聊着,他都还没有跟摇丫头,好好聊过,她们几个凭什么比他先聊上了。所以,才会发出那种鼻音,引起萧摇和几个媳妇的注意的。

“爸,你眼光真好,摇儿这么懂事的人,竟然让你一眼就看中了,就当场认干孙女了。”二媳妇喻清心灵通透的说道。

“那是当然,如果我的眼光不好,童家的媳妇有你们几个吗?”童老这么大年纪,傲骄了。

“呵呵,爷爷,你一点都不谦虚哦。”童家三嫂笑咪咪说道。

“摇儿,爷爷就是这样,别看他年纪这么大了,他呀就是个大小孩。”童家二嫂一点都没有尊重长辈的自觉,揭穿老爷子的底。

“你们几个,够了哦,可别惹我生气,我生气可是很可怕的。”童老才觉得被几个儿媳妇孙媳妇在摇丫头面前这样说,感觉很没有面子。

几个童家媳妇没答理,继续对萧摇说,“老爷子还会天天跟几个重孙子争糖吃。”

“你知道吗,不是我们不给他糖,你也知道他年纪大了,多少有一点小毛病,所以他有一点高血压,这可不能多吃糖,所以我们把糖多藏起来,可他竟然哄着最小的舒儿,让舒儿把糖给他,舒儿可是听过大人讲,太爷爷可不能吃糖,怎么哄怎么哄,都不给他太爷爷,可老爷子竟然趁舒儿不注意,偷拿糖,结果等舒儿回来了,糖不见了,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那会儿,老爷子的脸色可好看了,哈哈……”

几个童家媳妇都比较斯文的大笑着。萧摇也认为童老很可爱,也一起大笑起来。

童老听到这,气呼呼的指着几个童家媳妇,“你们几个,你们……”

“爷爷,爷爷,别生气嘛,来,爷爷,我们先回去,让她们几个跟摇儿聊聊,增加增加感情。”童俊宝强忍着笑意,劝着似是生气的爷爷。

“她们几个,怎么能把我的糗事都给揭出来啊。以后,摇丫头什么怎么看待爷爷啊?”童老也不是真生气,自己的家是样子的当然自家都知道,这些只是生活调剂品而已。

只是现在被几个童家媳妇揭了老底,老爷子觉得自己在丫头面前,一点长辈的威严都没有了。

“爷爷,反正摇儿迟早会知道的。还不如现在让摇儿高兴高兴,以免她刚来我们家太紧张了。”童俊宝继续忍着笑意劝着在孙女面前丢失面了的爷爷。

就这样,后面几个童家媳妇在说童老的一些乐事,萧摇认真的听着,前面是气呼呼的童老和劝着老爷了的童俊宝。

很快就到了,童家客厅。童家的几个男人都坐在客厅的几个沙发上闲聊着,看到父亲(爷爷)气呼呼的进来了,七个大男人面面相觑。怎么回事,老爷子只是去了院子里等人,难道,童俊宝没有接到人,或那个萧摇放鸽子了,所以老爷子才会生气?

几兄弟眼睛都盯着童俊宝,要童俊宝解释一个所以然来。童俊宝呶呶嘴,背着老爷子做个注意听的手势,然后眼睛示意他们看门口。

“所以,现在老爷子,天天就跟着几个重孙子抢吃的。”童家大媳妇的声音从玄着处传来。

童家几个男人听到这些,就知道老爷爷为啥这个样子了。七个男人互相看了一下,耸耸肩,看来是被自家的媳妇揭底了,才会生气呢。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被他们自家媳妇拉着的一个穿着浅绿色衣群的美丽少女。这又是怎么回事?

七人的眼光唰的一声,全部聚焦在童俊宝身上。

不是说脸上有一块红胎记吗?可现在这个漂亮的女孩是谁啊?

童俊宝被他们这么的盯着,表示压力很大啊。就他和爷爷认识萧摇,所以才会派他去接萧摇过来,可没有想到变漂亮的萧摇,让他们一致认为他童俊宝接错人了,刚刚一下车,就被爷爷追着打,可现在,被他伯父及几个兄长这么盯着。他这么辛苦接个人,不被讨好也就罢了,怎么几次三翻的像犯了大错的人似的。童俊宝表示很委屈啊。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她就是萧摇,摇妹妹。”童俊宝急忙忙的说道。

他们本来想继续追问的,但很快,几个童家媳妇已经过来了。

童家几个媳妇各自己看着自己的老公,然后对着自己的老公说:“这就是摇儿,摇儿这是你大伯。你别看他长得一点凶样,其实人很好很和蔼的。”

萧摇再车上时,已经基本上从童俊宝嘴里了解了童家各个的为人。

确实,童胜利比起他父亲和其他弟弟的和蔼,他确实有点凶样,眉毛浓黑的八字眉,眼睛也小,而且也是严肃不爱笑的人。童老现在退下来之前就任命大儿子为保仁集团的总裁。也相当于把整个保仁集团交给了大儿子。所以平常工作时特别严肃,后来就把严肃都带到家里来了。

“大伯好。”萧摇微笑着打招呼。

童胜利看不出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回了一句:“以后就把童家当成自己的家。”

“嗯,大伯,我会的。”

“摇儿,这是你二伯。你二伯人也很好,他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二伯媳妇介绍道。

童家老二童胜成,是与大哥相反,他看起来就平易近人之人,再一个他起话来很有风趣幽默,很能获得人的好感。他现在也是保华集团的副总裁。

“二伯好。”

“嗯,摇儿好。既然是童家人了,就跟那几个臭小子一样,到了外面想干嘛就干嘛,别管别人的想法,一切想童家护着你。”童胜成大气的说道。

萧摇心里滴冷汗,这哪里是风趣幽默,明明是护短。不过,萧摇表示还是很喜欢的。

“这是大哥童俊榆。他遗传了公公一点,有是有点严肃,不过人好相处的。”大哥媳妇介绍。

童家大哥童俊榆,穿着黑色西装,带着一副黑色眼镜,看起来有点严谨。因为在医术上有天分,对中医也有点极大的乐趣,所以从小就跟着爷爷学中医,研究中医,对其他都不兴趣。所以,童家童老的医术衣钵传人就是他。

“大哥好。”

“嗯。”童俊榆不自然的应了一声。他很高兴有个妹妹,想对这个妹妹热情一点,但,平时他只会跟药和病人打招呼,对其他陌生人都是爱理不理的。现在,希望这个妹妹别误解他不喜欢她就好。

萧摇当然不知道这个大哥的心里活动,她只是继续跟着二嫂认人,“这是二哥童俊桐。”

“二哥好。”

这个二哥童俊桐,是个十分精练干劲十足,也是一个十分有商业头脑的年青人。从十六岁开始,自己去外面找工作挣钱,边学习边工作,然后攒下到一定额度,就自己开始自己创业,而且拒绝家里的任何帮助,但就是这样,到现在,童俊桐靠自己打拼已经在香江市数一数二的商业圈内有名的商人了。

“嗯,摇儿好。”童俊桐可能因是从小打拼,看人多少会有观察的意味,所以对着这个爷爷突然要认的孙女,多少有点审视,她哪个地方值得爷爷这么决定,之前还听说是个不好看的人,现在就变漂亮了,他都怀疑这个萧摇是不是故意的。

但这个萧摇却是坦然大大方方的与他对视,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意图。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童老突然大吼一声,童俊桐不以为然耸耸肩。

“摇儿,别理他,他对哪个不熟的人都这样,你别见怪,不过,你放心,以后熟悉了,就不会这样了,以后他欺负你,你尽管告诉二伯母,二伯母来收拾他。”喻清了解儿子的性子,但怕吓倒刚来童家的萧摇,就当着儿子的面大方的袒护着萧摇。

“来,摇儿,这是三哥。”三哥媳妇介绍道。

三哥童俊杉也是一个在医学上极有天份的人而且也有着极大的兴趣。不过,他却是对中西医结合有着极大的兴趣。香江市最大最好的私人医院“保仁中西结合医院”,也可以说只能是有钱人进去看病的医院,他是院长。不过,他没有像他父亲大哥一样严肃,他是一个随和的人。

“三哥好。”

“嗯,摇儿好。”童俊杉笑着答道。他对这个平白认来的妹妹还是极喜欢的。

“摇儿,这是四哥童俊冰。”喻清指着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人说道。

童俊冰是个明星,而且是个大明星,上个星期刚被称评为四大天王之首。

他不仅拥有吸引人的英俊潇洒外表,更是以动人的歌喉,出色的演技征服广大观众,最近最红的电影《人间四月天》就是他为主演,而电影主唱曲也是他,电影院的上座率竟为100%,这是电影界从来没有过的。

“四哥好。”萧摇继续微笑着叫人。

“摇儿妹妹好。”童俊冰似笑非笑的看着萧摇,看得萧摇头皮发麻,好半响,来了一句,“摇儿,想不想进军娱乐圈,我给你请最优秀的金牌经纪人,保管你,一出道就红起来。而过不了多久肯定是大红大紫,要相信四哥的眼光。”

萧摇稍微愣了下,这样看着她,就是评估她在娱乐圈发展的价值啊。

“哼,当个戏子有什么好,小四儿,你别在打摇儿的主意。”童老听到四孙子怂恿摇儿进娱乐圈的主意,忙阻止,生怕萧摇年纪小,被四孙子一说,就头热的去当戏子。

“爷爷,现在不叫戏子,叫明星,那是很让人尊重的职业,好不好。”童俊冰很无奈的不知道多少次辩解了。

“哼,还不是一样。”童老气哼哼道。

萧摇看着祖孙斗嘴,挺逗的,然后看着他们停下来了,就笑着对童俊杉说:“谢谢你啊,四哥,我还是不去娱乐圈了,我不感兴趣。”

“呵呵,我就知道是这种情况。”童老听到萧摇的拒绝十分高兴,在一边乐呵呵的。

到了最后,就剩下小叔叔童颜棣没有被介绍了。童老,坐在自己的专坐椅上,乐呵呵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孤孤单单坐在那,没有媳妇给他介绍。

哼,臭小子,叫你不娶媳妇,叫你不听话。现在就剩你一个人没有媳妇把萧摇介绍给你。

小叔叔似没有看见童老幸灾乐祸的表情,只是自己走到萧摇面前,伸出手,

“摇儿侄女,我是你小叔叔。”

好冷,好严肃,也好有军人气势。

童颜棣,今年三十岁,十五岁开始就进了部队,二十岁时进入特种部队,到二十五岁,已经是特种部队队长,一直到现在,也算是军队中的传奇人物。

本来当兵的人,皮肤应该是很黑的,但这小叔叔的皮肤怎么一点都不黑啊,而且长得很帅气,剑眉星目,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

“小叔叔好。”萧摇一点都不惧大大方方的打招呼。

“好了,都坐下来吧。”童老,看着差不多了,就让童家几个媳妇和萧摇坐下来。

然后看了看,这才注意到,三孙媳妇手上还抱着一个盒子,所以好奇的问说道,

“小三家的,你拿个盒子做什么?”

“噢,爷爷,这是摇儿的盒子,刚刚大家忙着拉摇儿,我就忙着接盒啦。”三孙媳妇笑着说道。

可不是,妈妈婶婶和嫂嫂们都忙着拉着萧摇聊天,而她辈分最小,只能让萧摇空出手来,也能让她们拉吧。

“哦?”童老只是疑惑的哦了声,就没问萧摇什么。

此时的萧摇,终于从在一堆人中缓了缓口气了。然后,从三嫂这拿过盒子,说道,

“爷爷,我不知道要买什么东西作为见面礼合适,但我考虑到童家是从药材起家,所以我也就把我师傅以前踩的野生药材,当借花献佛,送给您,希望爷爷喜欢。”萧摇说完,就把盒子递给童老。

童老听到是萧摇师傅踩的药材,那个传奇人给踩的药材肯定不一般,到了他这把就要作古的年纪的人了,他现在也没有什么爱好了,但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收集药材,特别是收集珍藏一些稀有的药材,这是他祖宗的传承起源,也是他的发展启源,他不会忘本。

童老从萧摇手中接过盒子,放在前面的茶几上,也就没有讲究礼节,其实也用不着讲究什么礼节了,萧摇都是他孙女,是童家的人,一家人,当然不会客气了,所以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

老爷子的想法童家人自然不知道,所以现在除了童俊宝之外,全部人都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看着老爷子。汗,老爷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急啊?

童老一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两眼就冒光,然后两手微微颤的小心翼翼的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呵”童家人都好奇,是什么东西能让老爷子这么失态又这么万分小心啊。

但当老爷子终于拿出盒子里的东西时,终于知道老爷子为啥这样子了。

老爷子把萧摇摆弄好的灵芝摆件放在了茶几上,然后用手摸了摸,最后,赶忙抬起头,急切的喊道:“去把我的眼镜和放大镜拿过来。”

小三媳妇常琳琳赶忙起自去书房把眼镜和放大镜拿过来。

在此间,众人都坐在那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静静的看着老爷子和那灵芝。他们都意外,萧摇竟然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过来。听说她的生活条件不太好,那她那么多药材,怎么不把卖了换钱,哦,对前几天,还听说老爷子从摇儿那买了一颗三百年的野参,现在看这灵芝也不是普通的,听说这些药材都是摇儿师傅给踩的,摇儿师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所有的人都很好奇,但没有一个问出来。

童老从三孙媳妇手中接过眼镜,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放大镜,反复的观察细看,最后才似定下来,又好似不太确定的问道:“摇儿,这是千年赤芝?”

“是的,爷爷,这是千年赤芝,我看着很漂亮,估计爷爷会喜欢,所以就拿来当作礼物送给爷爷了。”萧摇说道。

“喜欢,我很喜欢。我这么大的年纪,还是第一次看见年代长久又漂亮的灵芝。哈哈……”童老高兴的像个小孩得到糖吃一样的表情,就差手舞足蹈。

童家人看到老爷子的开心样,心里都特别佩服老爷子的眼光,之前看了那么多小女孩都不合心意,就为了面子买个野参,就认了一个之前没见过不了解底细的小女孩为孙女,而且认的时候还是个丑丑的姑娘。

现在这个丑丑姑娘不但变得如天仙一样好看,还把这么贵重的稀有药材都舍得送人,这东西虽然不像野参那样高昂价值,可至少也是500万以上啊,换成别的十五岁小姑娘,就是不藏着耶着,也得高价把它给卖了,谁会毫不心疼就送人的,恐怕除了萧摇就没有哪个小姑娘了。

老爷子这看人的眼光得多准啊。

“好,好,好。”童老连连惊叹。

千年灵芝他是见过不只一件,可以说至少有五件以上年久灵芝,但最漂亮的千年灵芝就是手上这一株了。

萧摇已经把它弄好作为摆件,他只要好好的放在他的书房就行,放在客厅是绝对不行,万一他家几个小泼猴玩的时候,把这东西嗑了碎了,他到时哭的地方都没有。何况这是孙女送的第一件礼物,更要爱护,保护好。

“来,摇儿,和我一起,把这东西摆在我书房去。”说完,童老就要把东西放到盒子里。

“爸,让我们看一看。”大儿子和二儿子大喊道。

“爷爷,让我们看一看。”大孙子和三孙子大喊道。

童家父子一起阻止老爷子,他们都没有看好不好,老爷子用得着这么心急嘛,就这么快把它摆到他的书房去。这东西又不能跑,谁也没有跟他抢,就是抢,这里的人谁有胆子跟老爷子抢啊?

“看什么看,平时,收集的药材叫你们看看,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今儿个都怎么了?都有兴趣跟老头子讨论这药材了?”老爷子这是得瑟上了?其实他说的是其他儿孙。

“那个爸,那个我不是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灵芝吗?这不,现在看到了,肯定都得好好看看是不,何况,这是摇儿送给爸的,又没有人跟你抢?你就让我看看,怎么样,爸?”童家老大童胜利先开口了,小眼睛此时甭说有多亮了。

再瞅瞅其他老少,也甭说眼睛多亮的看着他。童老感觉自己就是发糖的大人,这些人却是要吃糖的小孩子。好吧,为了自己家的小孩长长见识也好。

“那好吧,你们小心点啊。”童老不舍的放下灵芝。

说完,童家人就一窝蜂的往前凑,这哪里是童家人在各界中精英人物,这都是在抢糖吃的小孩。

“老二,你给我小心点。”

“小四儿,你给我轻点。还有你,老大儿,你的手可别把灵芝给掰断了。”

……

看着灵芝的童家老少,还有在一边跳脚的童老,萧摇感到这个家既热闹又温馨。既羡慕不已,何时萧家能有这么热闹呢,又感到万分荣幸,她也即将融入到这个温馨热闹和睦的大家庭里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好了,行了,都看完了,我要拿上去了。”最后童老终于心疼灵芝遭受七手八眼的躏蹂,毫不犹豫的拿起灵芝就走,还不忘把萧摇叫上。

“看着就心疼,摇儿,和我一起去书房。”

萧摇扶着童老一起去了书房。

“爷爷认得这个孙女真不错。落落大方又聪慧。”童小三童俊杉赞叹的说道。

“哎呀,你们不知道,当时摇儿脸上有一块胎记,而皮肤也蜡黄的,可以说很难看,摇儿当时也是大大方方,不卑不亢的。结果,爷爷买完摇儿的人参,忽然间就要问摇儿愿不愿做他干孙女,都吓我一跳,本来我想反对的,结果爷爷使劲的盯着我,我都不敢反对,现在想来很庆幸没有反对,不然不知道摇儿现在怎么恼我呢。”童俊宝想来还好当时他没有反对,不然就是摇儿不计较,也会对自己隔了一层。

“丑时都不卑不亢,现在更是大气聪明,前途不可量啊。”童胜利感叹了一声。他的眼光也是极好的。

“听说,摇儿从小没有父母,只有外公外婆和她三个相依为命,哎,可怜的孩子。以后,你们几兄弟要好好照顾摇儿妹妹知道吗?现在,她已经是童家人了。”童老大媳妇徐丽珍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嘱咐道。

“知道了,妈。”

“知道了,大伯母。”

……

楼下在聊,楼上同样再聊。

到了书房,摆放好灵芝,然后,童老严肃的说道,

“摇儿啊,爷爷知道你的心意,爷爷很高兴能认你为干孙女,很久以前,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结果出来的都是小子,后就我就盼着儿媳妇给我生一孙女,结果出来的又都是小子,至于小重孙子女,我这么大年纪了,也就不期盼了,所以我就一心要认个孙女,我的心思被那些有企图心的人知道了,个个要不带着孙女,要不带着女儿来我面前,企图让我看上,可我都不满意。为什么?因为他们看中的是童家钱势,带着野心让自己的亲女亲孙女来接近我,而我也从这些女孩子的眼中看到了对童家钱财占有的渴望,所以都被我拒绝了。只有你,我一眼就相中了你做我的孙女。我在你的眼中同样的看到了野心渴望和抱负,但你的野心渴望和和别人不一样,你是要努力让自己强大的野心,自己双手创造的渴望和创举未来的抱负。那时我就知道,你肯定要需要扶持,所以我愿意做你需要的后盾,所以我就当场认了你为孙女。现在,你要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后面,一切有爷爷,有童家。”

萧摇听到这话很感动,她当初答应童老做他孙女,除了做他孙女之外,也是有一定借助童老的势力的意图,没有想到,童老一眼看穿了她,不但没有见怪,更是鼎力相助,就是真正的家人,也不过如此,更何况是无亲无故的认来的子孙呢。

萧摇此时也坚定认真严肃对着童老说道:“爷爷,谢谢您。能够作为您的孙女,让我很自豪荣幸和幸福。我萧摇向您保证,如有朝一日,我萧摇展开双冀,翱翔于蓝天时,只要有我萧摇在的一日,就会护着童家的一天。”

此时的萧摇和童老都没有想到,再不久后,萧摇的势力还没成熟之时,童家就面临着倾家荡产的危机,但萧摇做到了她的承诺,挽救了这场危机。

“好,好,好孩子。你永远是我童文华的孙女,是我童家的子孙。”童老终于放下心了。

别看童家现在钱大势大,但都没有权力大。

香江市包括周边保仁集团的主营几个城市,上头领导因其他各大医院和医药的其他公司不满保仁集团一家独大,而隐隐有制止保仁集团的发展趋势。到那时,不知道童家会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情况,所以,他在找后路。

他不知道为什么凭着自己的直觉,第一眼看见这个不卑不亢自强不息的女孩时,就这定这个女孩会是童家的出路,对,是出路,不是后路。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的第一感知,当场认下这个女孩为孙女。而此后发生的事,证明了,童老的感知是多么的对。

“爷爷,到吃饭时间了。”萧摇和童老正聊着,童俊宝大喊一声。

“哦,这么快就到吃饭时间了,下去吧,摇儿。”萧摇和童俊宝一左一右搀扶着童老下楼梯。

童家人虽然多,但吃饭时都在一个饭桌上,一个大大的圆桌子。童家一家子和萧摇其乐融融的说一些天南地北的趣事,没有谁在家里会说公事。虽然萧摇的话不多,但都能接上,这一众童家更是打心眼里喜欢。话说到了最后,小二子忽然跟爷爷说起了一件事,

“爷爷,我下个月要去云城参加一个朋友的翡翠原石店开张酬宾活动。”童俊桐说得这个事,还是觉得跟爷爷汇报一下。

“嗯,赌石可不是这么好玩的,一刀穷,一刀富,你玩的时候,要注意拿捏好自己就好。”童老也没有阻拦,只是提醒了一下二孙子。

“我会的,爷爷。”童俊桐尊重的回答道。

萧摇听着谈论赌石,心念一动,赌石可是钱来源最快的地方,一刀穷,一刀富,一刀下去就决定是穿绫罗还是穿麻布。刚好她现在正在缺钱穿麻布的时候,肯定不为因为这一刀再穿得比麻布还差的,因为她有作弊利器,透视。

萧摇想了想,这是好机会,可不能错过。

------题外话------

亲亲们,下午2点过后,请看评论区。评论区中有奖励名单和未来六天内的奖励活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