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0章 星际商城风波 2(求首订)

“是不是自己当人情妇,就逮着别人就说是情妇。”朱立栗火爆的说道。

朱立栗小姐你还真相了。

这里所有的售货人员都知道这个文音就是经理的情妇,只是她们只会在私底也议论,从来不敢拿到明面上说。

一是就怕被文音抓到,而丢了工作,二是他能当经理也是全靠他老婆,而经理的老婆是个悍妇,如果有什么风声传到他老婆那里,就会来公司闹得天翻地覆,所有的人都会扣工资或被开除,也就是连襟惩罚。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文音能够仗势欺人的原因。

周围的人听到朱立栗的骂人话,都“扑哧”一声,捂着嘴笑了。可不是吗?这个叫文音的脸上扑的浓妆粉都是一层层的都要掉下来了,而这衣服也红红绿绿的,再傲慢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开屏的孔雀来招引雄性。

“你、你、你才是别人的情妇。不然,你哪来的钱买手机。”文音面红耳赤欲盖弥彰的反驳。

她虽然是有在柜台上卖弄自己的姿色意图,但在大庭广众之后被人直接骂出,就是再厚的脸皮也撑不住。更何况,在贵妇千金面前被她直言出当经理的情妇,还不被这些人恨死。这些人可是最恨那些小三小四的。

“呵呵,还真是经理的情妇啊,怪不得能够狐假虎威呢,原来是有后台的。这脸皮真够厚啊,自己是别人的情妇还有脸说别人。见过无耻的,可没见过么无耻的。啧啧,这人不要脸起来,真是天下无敌啊。”朱立栗嘲笑讽刺的说道。

“你、你、你走,你和这个丑八怪给我现在离开,现在就算你们有钱,我也不卖你们手机了。”文音说不过朱立栗的尖嘴利牙,只能大声愤怒的赶人。

“这又不是你家开的,我有钱为什么就不能买手机了?”朱立栗无视文音的怒气,继续添把火。

萧摇看着这样可爱活波的朱立栗,笑着摇了摇头。

然后冷淡的声音轻飘飘对着目瞪口呆的小萍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去拿手机顺便叫经理。”

小萍踌躇着一会儿,一边是经理的情妇,一边是不知身份的客户,不过看她俩有恃无恐的让叫经理的样子,身份也怕不简单。

算了,给自己赌一把吧,如果因此得罪了经理的情妇,大不了辞职不干,反正有这个文音在,这个工作估计迟早都要丢,还不如早点找一份其他工作。小萍去仓库拿货了。

而此时的小萍却不知道,正是因为这次的机会,让她从名普通的售货员升到了客户经理,后来更是这星际商城大名鼎鼎的副总窦小萍,因为她一直秉着客户至上的原则,为星际商城建立了良好的信誉。

朱立栗还在和这个文音呛声,萧摇在一边只是看着。她一点都不担心,朱立栗在口头上能吃亏的。

很快,这个小萍就把货拿来了,而经理也叫来了,不但这个经理来了,老总来了,与老总并排还有一位,这位就是朱立霖。

“黄经理,你看这俩丑八怪没有钱买手机就要看手机,还要看最贵的,我不让拿,她们还骂我,但小萍自主主张真去拿了,黄经理你得把她开除了。”文童看到经理过来了,底气也来了,然后嗲声嗲气的声音,脸上梨花带雨,手指着萧摇和朱立栗对着中年的挺着啤酒肚的肥胖黄经理说道。

小萍听到文音说话的,脸色一白,身体也颤了颤,嘴巴挪了挪,但最后咬着下嘴层,没有说话。

“什么,没钱还买手机还要看手机,你们是怎么做事的,不知道赶出去吗?这里的东西可是阿猫阿狗都买得的起的?还有你,谁让你自做主张的去仓库拿手机的,嗑坏了摔坏了,你赔得起吗?从今天开始,你也不用来了。”黄经理气冲冲理直气壮的说道。

这位客户部黄经理,显然把身后的老总给忘了。

而他呢,也确实忘了,他一听见小情人嗲嗲的声音,媚人的眼神和梨花带雨的脸,把他的魂都勾去了大半,显然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了星城国际的以身作则,客户至上的原则,不管是任何客户都得公平对待,所以也忘了他的老总正在后面看着他呢。

小萍听到了黄经理直接开除赶人的话,脸色有白转青,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乍一听到这话,还是特别的难受。

她在这里工作的时间比较长,比文音还长,本来这个手机专柜就由她负责的,后来文音勾搭上了客户部黄经理,就转变成了文音负责。

她刚开始很愤怒,去找客户经理评理,结果给出的答案是要么按以前的样子干下去,要么就辞职别干了。

小萍很想骨气一点,干脆辞职不干。但是她从大学毕业一开始就在这工作了,有感情了舍不得,而且外面的工作也不好找,所以她忍下了这些不甘和委屈。

但自从文音负责专柜以来,高傲的性子,不知得罪了多少客户,可这些都往她们身上推,由她们这些普通售货员出来赔礼道歉,才平息客户的怒火。

而这次更过份了,直接与客户对骂。小萍很看不下去,如此下去,这个专柜有什么生意,人家是来消费的,可不是来找骂的。

所以萧摇说找经理的时候,她就想给自己赌一把,她就是想要黄经理看到文音骂客户这一慕,好让他约束一下文音,可没想到,黄经理也不问事情的原由,直接开除她。

星际商城的老总,也就是星际集团的总裁祁展天听到黄经理的话,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了。

他这么久没来商城视察,难道这些管理层就是这样管理人员和招待客户的?他是不是应该清理清理了?

祁展开也是今天刚好有空,就想过来商城来看看,坐在总经理办公室听客户经理汇报销售情况。

没多久就接到老朋友朱立霖的电话,聊了几句,没想到,朱立霖也来了商城。两人就坐在办公室聊了起来,而客户经理也没有离开继续汇报工作。

可也没有多久,客户部人员打电话过来,说手机柜台上销售人员跟客户吵起来了,让客户经理下去调节一下。

本来这点小事他是不想出面,但朱立霖说他妹妹另外一个女孩刚好在买手机,就想下去看看买好了没有。他想反正他也没事,而且朱立栗就像他的妹妹一样,所以就一起下来了。

可没想到,一出电梯到柜台就听到了柜台人员谩骂客户,而到了柜台这客户经理不问青红皂白赶起了客户。是不是他太久没来,忘了他的凌厉管理手段了。

“栗儿,怎么回事,是你们吵起来了?”朱立霖一到柜台前,听到这个售货员的话就知道可能是售货员和栗儿她俩吵起来了。

“哥,这人有神经病,无缘无故就骂我们,还骂我是做别人的情妇,这我能忍吗?”朱立栗怒气冲冲的说道。

她怒气冲冲是做给祁展天看的,这些人是他手底下的员工,没想到是一些害虫,她得帮忙清理。

黄经理说完开除小萍之后,刚想安慰安慰文音,别想到后面给他丢了一枚炸弹。

这男人他可是认识的,就刚还在总经理办公室和总经理聊天呢。啊,总经理也在这啊。

这黄经理终于想起总经理祁展天也在这呢。脸色也刹时变得惨白,肥胖的身体微微颤抖,心里暗暗叫苦,惨了。

特别是听了这个女孩听到叫总经理的朋友哥时,就知道这个女人可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如果今天不挽回这个错误的举动,可能这客户经理位置就不保啊。

想到这,看着眼前的女人就非常的碍眼,都怪这女人。突然猛然把文音一推,对着她大声骂道,“你这臭女人,还不赶紧跟这位小姐道歉,不然你就不用上班了。”

黄经理的突然动作,让周围的人一阵愕然。没想到,刚刚如好情人一样无条件的维护这个售货员,而赶着客户,现在却如瘟疫一样推着这个叫文音的售货员。

朱立霖也怒了,他清清白白的妹妹和朋友萧摇来这里买个手机都被人骂的这样的难听。他妹妹才十五岁,就被人骂成情妇,萧摇的样子虽然不好看,但也不是别人可以骂,他怎么可能惹受别人这样骂他妹妹和朋友。

他脸色气得发青,刚想往前教训这个叫文音的女人。他虽然不打女人,但犯到他头上不管男人女人照打不误。

可还没有动作就被妹妹和萧摇拉住了。

“哥,冷静,冷静啊!我刚刚骂回去了。骂人这女人可不是我的对手。”朱立栗拉住安抚冲动的哥哥。

这里可是公共的消费场所,哥哥一个大男人冲过去把这女人打了,还不得把名声给毁了。这可不值得。

萧摇拉住朱立霖也是同样的想法。别看朱立霖副邻家男孩的模样,可是特别的护短,不拉住他,他还真能冲过去打人的。要教训文音这种女人,用不着他动手。

这不,旁边不是站着一位脸色发黑铁青的星际商城当家人祁展天嘛。他不用动手,只要动动口就足够教训这些人。

要说祁展天现在的心情为怒气冲天也不为过。

他本来听到自己的员工与客户对骂声,就已经很气了,现在听到栗儿说被骂成情妇。这栗儿像妹妹一样的女孩,才多大呀,就被人骂成小三情妇,再看到一个客户经理都这样对待客户的工作态度,能不让他怒气冲天吗?

现在再看到黄经理这一推人的动作,怒气爆发了。

厉声的说道:“黄经理,我看你也不用来了。”

黄经理听到祁展天的话,脸上有白变成了惨白惨白的,肥胖的身体颤抖的更是厉害,额头上的虚汗更是下雨似的扑哧扑哧的住下掉。

他自从靠老婆当上了星际商城的客户经理之后,可是捞了不少油水。

如果他被祁展天辞退的话,就是再靠老婆在香江市也找不到条件这么好的工作,再一个是他当经理之后,可是得罪过不少人,更何况是被祁展天辞退的,就没有哪家公司敢把他用在管理层次,那他岂不是只能做一些下贱的工作?

黄经理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觉得怪文音这个贱女人,如果不是她刚开始得罪了祁展天的朋友,他用得着为了她的面而得罪老总的朋友吗?

所以要想挽回被辞退的命运,只能拿着这个女人顶着了。

这位黄经理也不想想,这个文音为什么竟然敢在高级消费的公共场所上谩骂客户,说来说去,还不是她是他的小三情妇,有他撑腰,啥也不怕。

黄经理目光阴森的对着文音,然后说道:“你这女人我们请你来是工作,是为客户服务的,谁让你跟客户吵骂的,谁给你的权利作威作福的竟敢随便说开除员工,你是不是不想要工作了,不想买房子了?”

文音没有准备的猝然间猛的被黄经理推倒在地时,还不懵懂不明,这男人平时都哄她,舍不得骂她的情人,怎么会在突然间把她推倒在地?

她把头抬起来无辜的带泪的眼睛看着黄经理,就是期望黄经理不是故意的,然后把她扶起来再哄着她?就算黄经理推了她,她也不敢跟他置气。

但是当她看到身后的总经理祁展天时,泪眼突然呈现光亮,然后眼神一闪,就做出楚楚可怜的表情,希望能让老总心生怜爱,然后成为他的情妇,过上富太太一般的生活。

要知道她这副表情不知道让多少男人趋之若鹜,巴结她讨好她。而黄经理就是被他这副表情打动的。

因为在所有讨好她的男人当中,虽然黄经理模样不是最好,但他却是最有钱的,所以她成了他的情妇。这不,没多久,黄经理给她买房,工作岗位从最底层调到能挣钱最多的地方。

只可惜她表错情了,祁展天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

他的身份尊贵富有,英才俊貌,在香江市不知有多少千金名媛希望成为他的女人。他能看得上这样脸上一层层粉,花孔雀一样的女人,那不得笑死多少啊。

文音没有打动祁展天,她这副平时能让黄经理神魂颠倒的模样,只要她一哭就屁颠屁颠过来哄着她捧着她黄经理,此时也没有过来把她细心的扶起来。

她刚要自己起来,猛然对上黄经理寒冷阴毒的目光,她又一次自己摔倒跌坐在地上。倒是让周围的人看了一场笑话。

然后耳边响起了黄经理指责、批评、威胁和推卸责任的刺耳的声音。她期盼的心瞬间跌入冰窟地窖,冰冷刺骨。

她茫然的望着黄经理,眼底是愤怒、失望、心痛、悲伤交织在一起,心里五味交杂。

刚刚祁展天的话她也听到了,祁展天开除他,而他却把责任全部推给她让她自动承担后果,企图挽回祁展天的决定。不然他给她买的房子,他就会收回。

她从一个没有文化的乡下女孩和其他几个女孩来到了香江市。看到了香江市的灯红酒绿,都市繁华迷乱了双眼。她要成为都市的一名丽人,她要这样有钱人的生活,她更要在香江有一所自己的房子。

所以她开始学化妆,穿衣打扮,没有人教,自己慢慢学,她从一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她的身边渐渐的有了男人追求,而且越来越多。

她挑男人的眼光也越来越高,但是有一点就是要有钱。她做过很多男人的情妇,那些男人在床上的时候都给她买房子,但玩腻她之后,她除了赔了身心之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她后来认识了黄经理,他没有英俊的相貌,但他温柔体贴,对她舍得花钱。后来她成了他情妇,他给她高薪的工作,给她买了房。

当他情妇三年,好话连篇,甜言密语,哄着她,顺着她,捧着她,而且还承诺只要再给他两年时间等他升了副总职位,他就离婚娶她。

她以为她是幸福的,她以为她是可以等的。

可现在呢,现实如一根棍子把她打醒了。

他原来也是和以前的男人一样,只要涉及威胁到他自已的切身利益,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抛弃放弃甚至是踢出去。

黄经理看到文音茫然呆滞的眼睛,心里急了,再不做一些补救措施,就真的把工作丢了,以后喝西北风去啊。

他走到祁展天的身边,恳求的说道:“祁总,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改过,不在随便驱赶客人,我也一定会好好管理这些目无商城规章制度的员工。”

但祁展天没有应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黄经理没有得到回应,知道事情的源头就是这几位祁总朋友,就硬着头皮,然后又走到萧摇和朱立栗跟前,弯腰道歉带点乞求的说道:“两位小姐,刚才无礼之处,我代我的员工向两位道歉,请你们原谅。”

“哟,黄经理,我听朋友说星际商城有个挑剔客人的柜台,我开始还不信呢。今儿个还真让我碰上了,我陪朋友过来买手机,无缘无故就被赶被骂,这是何道理啊?”朱立栗毫不接受他的道歉。

“这位小姐,这是那位……”黄经理想说这是那位售货员自己的事,就被朱立栗打断了。

“诶,别跟我说是这是售货员自己事,你是客户经理,如果没有你在后面撑腰,她敢这么做么?”朱立栗得理不饶人的说道。

祁展天要开除这位黄经理,她可不想拉祁哥哥的后腿,大大方方的原谅这位黄经理。

黄经理心里对文音这个贱女人越发怨恨了,得罪谁不好,直接得罪祁总的朋友。祁总能不为了他的朋友出气了,到现在连累他要丢工作。

他凶狠的瞪了文音一眼,说道:“你发什么呆,还不过来给两位小姐道歉。不然你就别在香江市找工作了,你的房子也不用住了。”

黄经理再一次用房子来威胁文音,不过,不管文音的结果怎么样,他都要把房子收回来。

文音被黄经理的声音振的身子抖了抖,就算不是为了工作,为了房子,她就得好好道歉。

然后心碎颤微的声音说道:“两位小姐,刚刚是我两眼无珠,得罪小姐,请两位小姐原谅。”

“两眼是够无珠的,以后识人得睁大眼睛。”朱立栗意有所指的说道。虽然文音看起来挺可怜的,但朱立栗还是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

“好了,两位,你们的道歉我们是接受。我们是过来买手机的,其他事跟我们无关。”萧摇果断的打断的黄经理和文音的幻想。

这已经涉及到星际商城内部的事情,她和栗栗可不想因为同情心什么的,而搅和进来。

“栗栗,来,我们先看看这新款的手机怎么样?”萧摇拿过小萍盒子,打开,拿出手机。

“栗儿,这位就是你的新朋友。”祁展天对萧摇是挺好奇。

因为栗儿很少交朋友,而这个萧摇脸长红胎看起来特别的丑,怎么就跟她做起了朋友。

“是啊,祁大哥,我跟萧摇今天才认识的。不过,我特别佩服萧摇,她懂得可多了。”朱立栗有点炫耀的介绍萧摇。栗栗你怎么忘了萧摇脸上的胎记呢。

“萧摇,这个是祁展天祁大哥,他可是这星际商城的老总。一会儿买手机付钱的时候,叫他打个折。”然后,栗栗又向萧摇介绍祁展天。

“您好,祁总。”萧摇礼貌的打招呼。

“萧小姐,你太客气了,跟栗儿一样,叫我祁大哥就好。”他觉得萧摇有趣,听到他是星际商城的祁展天,也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花痴,不谄媚只是正常的打招呼。

“那好吧,祁大哥,你也别叫我萧小姐,叫我萧摇就好。”摇儿,摇摇都是比较亲近的人叫的。

“那行,萧摇,挑到哪部手机就送给你了,作为商城的赔礼道歉。栗儿,你要不要挑一部?”祁展天也是大方的说道。

“是免费的吗?要收费的话,我可不要,我的零用钱还不够呢。”朱立栗一听到自己也可以挑手机,两眼放光。

“当然。”祁展天挑了挑眉眼,笑着说道。

“耶,小萍,你再去仓库把所有最好的手机拿来。摇摇,看看我们能不能买到一模一样的。”朱立栗可高兴兴奋了。

要知道她现在用的手机也是好的,但是不太喜欢。想换,父亲不让,说有用就行。现在有手机免费挑免费选的,白不要啊。

“祁大哥,会不会太破费了?”萧摇想过打折,但没想到是全免。

“好了,摇摇,你呢就别客气,要知道,平时他不会这么大方的。”朱立栗喧宾夺主的说道。

“栗儿,你呀,就会占你祁大哥的便宜。”朱立霖看着妹妹好笑的说道。

“本来就是嘛。”朱立栗反驳道。

“窦小萍,一会儿她俩买完手机,再给萧摇免费办一张VIP会员卡。”窦小萍在星际兢兢业业工作了很多年,祁展天对她还是有点印象的。刚刚也好像是她打电话过来叫客户经理下来处理事情的。

“好的,祁总。”窦小萍应道。

窦小萍简直可以说是受宠若惊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她暗暗吐一口气,总算为自己赌瀛了一把。她一定要更加好好的工作。

朱立栗已经有会员卡了,所以只需给萧摇办就行了。

萧摇也没想到和朱立栗兄妹来一趟星际买手机,竟然能占个这么大便宜。这在以后买东西可都是能打六折到八折的,而且都是独一无二的精品,绝非商城的滞销货。

要知道星际商城的VIP会员卡可不是那么好办的。办VIP卡首先就要存入资金100万,再就要人脉,意思就是要介绍人,而这个介绍人非富即贵,能保证这人的人品好不耍赖。

第一条还好,有钱就行。第二条就难了,在上流社会,谁能保证谁谁的人品怎么怎么样。上流圈子都是要面子的人,你可以说他人品好,但你不能保证他的人品好。一旦有什么不好的事爆发,那介绍人的面子就不好看了。所以上流圈子都不会轻易做这种介绍人,除非你真是清楚他这人底细。

“立霖,栗栗,萧摇,我有事,先上去了。你们俩过来。”祁展天前一句是对着萧摇三人说的,后一句是黄经理和文音。

“嗯,你先忙。”萧摇三人回应道。

他们当然知道祁展天是处理内部事情去。

留下窦小萍和其他售货员会他们三人讲解手机的型号功能。

萧摇挑了一部米白色的手机,朱立栗挑了一部粉红色的手机。然后萧摇选了号码,三个又互相交换了号码。

萧摇又去了商城第十层的工艺专柜,选了一件紫檀木摆件底座。这底座花了萧摇三万块,这是拿会员卡打六折过后的价格。

朱立霖和朱立栗又好奇萧摇买个这么贵的摆件底座干嘛。萧摇说这是明天给一位老人家送的礼物缺少一个摆件底座。

萧摇跟童老的关系还没有正式明确定下,所以她也不好跟兄妹俩说。只能先说去朋友家,然后得送老人礼物。

兄妹俩也没有追根揪底,毕竟虽是朋友,但他们也才今天认识萧摇,她的私事也不好多过问。

两兄妹把萧摇送回出租房里,朱立栗又一阵吁呼,说萧摇的屋子太小会,也很暗,要萧摇搬到她家去和好一块住。萧摇连连拒绝。

她到现在可是有很多事要做,跟朱立栗在一块,办事可就不方便。

前世今生,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这么合朱立栗的眼。她不看身份,不看家世,就单看人,就和萧摇这么快成为了好朋友。

上辈子这么懦弱也成为了她的朋友,或许朱立栗虽然同情情份比较多,但她为了萧摇确实做很多努力,就是希望萧摇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萧摇对朱立栗还是很感激的。

在这个世上,除了亲人,没有谁会对谁无条件的好,但朱立栗却做到了。

萧摇把朱家兄妹送走之后,就进入空间。萧摇没去打扰小霸的修养,只是悄悄的去那个药材茅屋。

明天要去童家了,她要准备一份礼物送给童老。

所以萧摇打算送一株天然野生的千年灵芝。这一般的野灵芝虽然比不了野山参的珍贵,但灵芝造型好看,所以一般有钱人,买来的天然灵芝,都是用来作摆件观赏用的,以炫耀自己的势力和财富,除非紧急救人迫不得已,才会拿出来救人。

而像童老这种已经是不缺钱,不缺势,有身份地位的人,缺的就是珍贵的市场上买不到的稀有物,更何况童家是药材世家,更是需要这种年代已久,天然的珍稀药材。

萧摇不是不想送那个五佰年千年野山参,但要知道三百年份的野参都能拍卖到1500万以上,更何况是五佰年份的得5000万以上。而千年的更贵,得1。5亿以上。

因为野参的年份越久越能救人,而对很多有权有势有钱人来说不缺那点钱,所以这种百年以上的野参才会抢得厉害。

但如果萧摇要把这野参送给童家,至少是500年份的,那300年份的只有之前那一颗,所以对童家来说,萧摇这种礼物太贵重,童老是不会收的,或者会收,那就给钱。这给钱,送礼物的意义就失去了。

所以在所有药材当中,只有千年灵芝最合适,虽然也是500万以上,但对于童老来说,还是在接受的范围内。

而萧摇准备送的这支灵芝,不仅是因为药性,还是因是颜色最漂亮的千年赤芝,红黄白相互应衬,是由两半扇形组成,直径约20公分,作为摆件送出去是最合适不过,相信童老也舍不得拒绝这么好看有用的物件。

萧摇把挑出来的灵芝放在摆座上,再固定好,然后就放在一个准备的木盒子里。全部搞定之后,萧摇也直接在空间里练了6个小时心法。

出来就晚上九点多了,她去外面随便买一点东西来填饱肚子。然后就关灯睡了。

生物钟到了,萧摇去广场上跑步,还是没有看到笪攸宁。萧摇在心里嘀咕,这家伙不是真为了她那九百多万给跑了吧。当然萧摇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萧摇吃过早餐之后,就找今天去童家要穿的衣服。

从龙腾大陆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时间也忘了去买衣服,看着衣柜里这些老成的衣服,萧摇还真不知道自己以前的品味这么差。

现在去买的话,估计店家都会把你轰出来,谁有毛病早上七点半不到就来买衣服的,还让不让人睡了。况且也不知道那个五哥童俊宝什么时候过来接她,虽说是约好了时间,但谁知道是会早来还是晚来,她得去校门口那边等着。

最后萧摇终于在衣柜里找出一件还适合她穿的浅绿色雪纺连衣群,然后再鞋柜里找到一双米白色的平底凉鞋。

没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今天的见面穿着只能就这样子了。

捣鼓捣鼓着,就到了八点半了。萧摇看着还有一点时间,也就坐下打坐练习内力。她现在可是迫切武功恢复。

一下小时之后,萧摇就穿戴整齐,背着小包包和抱着一个30多公分的盒子,就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萧摇出了出租层,在左拐了一个弯,就看见,童俊宝穿着黑色西装,站在兰博基尼车门前吸烟呢。

萧摇小跑了过去站在他跟前,刚想喊他,童俊宝只是抬了一下眼皮,不客气的说道:“小姐,请让开,我在等人,别挡住了我的视线。”

“那么,这位大帅哥,你在等谁呢?不介意我搭个顺风车吧。”萧摇虽然不了解童俊宝,但看到他对美女是这样一个态度,不由的乐了,所以就跟着调侃童俊宝。

“我说,你给我让……”童俊宝有点气了,都说了让开还在眼前碍眼,所以声音也有点大了,说着就抬起了头,不想声音一卡,眼神愣了愣。

这女孩真漂亮,不过,这五官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可他不记得自己认识啊,等等,五官眼熟,这五官怎么和摇儿有点像呢,所片刻之后,他有点不确定的问道,“你是摇儿妹妹?”

“呵呵,五哥,终于认出我来了。”萧摇看着眼前呆愣呆愣的童俊宝感觉十分可爱。

童俊宝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说道:“你变得很漂亮,我只是没有反应过来而已,不过,这也很正常啊,明明前几天你还是半脸的红胎,而且皮肤她算是蜡黄,现在就变得这么漂亮。你不会是去整容的吧?不对,就是整容也是需要时间的,就这么几天时间根本就不够?这是怎么回事啊,摇儿?”童俊宝的好奇心也出来了。

“呃,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就是我从小得了皮肤病,各大医院都检果不出来,再后,我拜师父,是师父给诊断出来的,再根据诊断结果,就配制了配方,可没有想到差几种药材,师父亲自去深山里找,找了几年才找齐,但他老人家却……”萧摇说到师父就会想到天机老人,所以声音不自得会带点哭腔。但寻药材的是萧逸,所以在心里说了一声,萧逸前辈,不好意思,借你名头一用。

而童俊宝听到萧摇说到师父就伤心,更不好意思了。

“前几天就是想买齐剩下的普通药材,然后就遇到你们。这几天,这几天喝完了药,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没想到,你的病好了之后,变得这么漂亮了。我刚刚都没有认识出你呢。请这位美丽的小姐上车。”童俊宝边说边十分绅士的拉开车门请萧摇上车。

“我猜一会到家了,爷爷肯定认不出你,他一定会认为我是从哪里拉来的大美女,一定会拿起拐杖就追着我来揍的。”童俊宝说是猜,其实很肯定的说道。

“不是吧,五哥,你都这么大了,爷爷还追着你打啊?”萧摇想像一下八十高龄的童老追着二十多岁的童俊宝跑,就感爵特喜感,就“噗嗤”笑了出来。

“老爷子这么大年纪,身体还么硬朗,就是天天追我们兄弟还有小叔叔,给锻炼出来的。”童俊宝说到爷爷这一大活宝,就心情十分愉悦。

“追你们几个就算了,还追小叔叔啊?”萧摇真是对好奇了,要知道,童老的小儿子可是特种军官,竟然也会被童老追着打。

“就是天天追着,讨要小叔叔的媳妇。”童俊宝看着前面拥挤的路,看着空隙就开进去还稳稳当当的把车开好。“我小叔叔不是三十多岁了嘛,老爷子着急啊,所以逮着机会就追着小叔叔要儿媳妇。后面,是我那几个伯父伯母在帮腔。”

童俊宝说到这,也乐呵呵的笑了出来。

“呵呵,听着你这样说,我能想像到你家人都是这么和睦和气,也是很有趣,刚才有点小紧张,被你这么一说,都没了。”萧摇羡慕打趣的说道。

她家只有外公外婆三祖孙相依为命,连个亲戚都没有。

“摇妹妹,以后,也会是你的家人,因为从现在起就是我们童家的一份子了,我们家的人都很好相处的。”童俊宝听出了萧摇羡慕,所以才会对萧摇真诚的说这话的。

“那我以后,会不会被爷爷追着打啊?”萧摇想像着自己被追着打的情景。

“那当然不会了,爷爷疼你都来不及拿舍得打你。”童俊宝肯定的说道

“那不一定。”

“那是肯定。”

……

俩人就这样在前往童家大院路上,一直聊着,聊到童老的顽童,聊到和蔼的两个大伯和两个伯母,聊到小叔叔怎么从一个普通士兵到特种官兵的,还聊到童俊宝的几个哥哥,和几个侄子,等等。

让萧摇对童家人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童家大院。童家大院也是以前童家祖产,当年被人变卖之后,童老通过自己的努力又把买回来了,后来就进行了整修辑补,不过大至保留了原来的模样,所以童家大院保留着古代南方干栏式建筑特色。

车子开到了大院,而童老带着三个重孙子在院子里站着了。看到车子,指着车,嘴里乐呵呵的对三重孙子说着什么。

童俊宝停下车,下车,再次十分绅士的打开车门,请萧摇下车。

一下车,三个小家伙就大呼着:“哇,姑姑好漂亮啊。”

而童老毕是耄耋之年的老人,眼神当然没有三个小家伙的好。

一听三个小毛孩喊着姑姑好漂亮,第一反应就是,童俊宝接错了人,不然的话,他千交代万交代,说这个姑姑长得可能有点不好看,但既然是她们姑姑,绝对不能鄙视,要尊重。

现在,三小家伙看到人了,不但没有说不好看,还说漂亮,这要不就是说的反话鄙视人,要不就是接出错人,但三个小家伙是绝对会违背他的意愿鄙视摇丫头的,所以,只能是宝儿接错了人。

想到这,气就上来了,提着拐杖就上前,看也不看站在车门前的萧摇,只是把拐杖往童俊宝身上招呼,嘴里大骂着:“臭小子。”

童俊宝刚关上车门,后背就棍子声音呼啸而来,童俊宝对这种声音最熟悉不过了。赶紧跑着躲开。

边跑嘴里边大喊着:“爷爷,你干嘛打我啊?我现在又没有做错什么?”

童老见第一拐杖没打着,就提着拐杖追着打,嘴里继续骂咧咧道:“还敢跑,还敢狡辩,叫你去接摇丫头,你竟然随便接一个漂亮丫头过来,是不是欺负你爷爷老眼昏花,看不清人了,是吧?”

而三个小家伙,最大的八来岁,最小的三岁,还有一个六岁,他们都在拍着掌,嘴里大喊着,

“小叔叔,加油,太爷爷要追上来了。”

“太爷爷,加油,小叔叔要跑了。”

六岁小家伙,刚好是换牙时期,说话有点漏风,但也不防碍他加油的声音。

一下子,大院里热闹起来了。

“不是啊,爷爷,我没有接错人,她是摇妹妹啊。”童俊宝边跑边辩解。

“你还说,你以为我没有见过摇丫吗?摇丫头的脸虽然有特色,但绝不会和漂亮沾上边。”童老边提着拐杖满院子追边肯定的说道。

“摇妹妹,你说话啊,爷爷不相信我,你得为我证明啊。”童俊宝看着跟爷爷争辩不出来,只能朝着萧摇大喊着。

萧摇乐得看这份热闹,反正老爷子多跑跑也好。不过,听到童俊宝的喊声,也觉得先跟童老打个招呼。

不过……

此时,童家大媳妇,二媳妇还有几个孙媳妇听到老爷爷追着打人的动静,赶忙出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老爷子又发什么火啊,老爷子年纪大了,可经不起折腾,所以几个媳妇就是劝老爷子住手,老爷子虽爱追着人打,但那只是针对童家男人,对童家媳妇,老爷子可舍不得动手。所以,时常劝老爷子的人就是童家媳妇。

“这是咋回事啊?爸,您消消气。”童家大媳妇徐珍丽先安抚老爷子火气,然后转头说道,“童俊宝,你皮痒了,叫你去接个人,怎么一回来就惹老爷子生气了。”

------题外话------

亲们,首订开始,请亲们尽情投票票吧。送花花,送钻钻和投票票的亲们,妹纸们,妞妞们,偶谢谢你们对本人首订的支持。当然也感谢每一次参与首订的亲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