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31章 捡漏

萧摇才不管他们的言论想法怎么样,她和张明明,丁浩三有说有笑的吃了一个愉快的午餐。整个食堂的人看着他们,都觉得是奇葩组合。下午课也平静的度过了。

下午四点半放学之后,萧摇回到出租屋,背着包前往香江市的古玩市场。在萧摇的记忆里,这古玩市场是近两年才开始兴起的。在此后的十年里,开始兴起陶瓷,古玩一条街。

古玩市场,就是古董、文物的交易市场。被视做人类文明和历史缩影的见证者,融合了历史、方志、金石、博物、鉴定等学科。经历无数朝代起伏变迁,藏玩之风依然不衰,古玩交易依然旺盛,古玩市场见证了这一切。但古玩市场是以荒货为主,也就是真正的古玩,混上一些现代工艺品,可谓鱼目混珠,假货多真货少,练就的就是眼力劲。所以古玩市有很多的收藏家和古玩爱好者都来这逛逛,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真货,俗称“捡漏”。

萧摇在真货多假货少的古代十八年,什么样的眼力劲没有练出来啊,再加上小霸灵给的透视异能,什么样的真品能够混淆萧摇的双眼。萧摇现在缺钱,而且是很缺很缺的那种,所以她现在当然不会浪费自己的独特优势。

在古玩市场里逛的大部分是老人和小孩,或者是人到中年对收藏感兴趣的藏友,而小孩是跟着家长来的。萧摇顶着半张红胎记,小孩看到萧摇的脸都会害怕的躲到家长的后面。但萧摇却如无知觉般的东瞧瞧西凑凑,要不就问问价,小贩们看到她虽然脸上有块胎记穿着朴素,但皮肤白嫩晶莹剔透,气质如兰高贵典雅,就怕是富有家庭里出来玩的,也不敢随便开价。

萧摇在一个小贩的小摊里看到一只紫砂壶,问了问价,500元,讨价还价之后,300元给买下来了。而周围的人看傻子般的看着萧摇,要知道一只现代精致精良的紫砂壶才30元,而这只紫砂壶虽然手感光滑,线条流畅,但颜色鲜亮,明显是现代制作的根本就不值300元。

萧摇才不管别人的眼光,她心里可乐翻了,赚了。她第一眼看到这只紫砂壶就想到了外公。她外公爱喝茶,却因为生活的拮据没有一件像样泡茶的工具。俗话说,好茶具才能泡出好茶。这只紫砂壶是光身壶,光滑如玉,质感明显,呈朱砂鲜亮色,打开壶看,细看就能在壶砂底看到,一个“孙”字,如果满上清水的话,这个“孙”字能如鱼般漂浮。而一般人一是看到颜色就认为是假的,因为古董紫砂壶一般是紫色、深紫、栗色、黛黑色、梨皮色、海棠红等比较暗的颜色,二是这个“孙”不细心观察是很难发现的。

其实,按萧摇的认知,这个紫砂壶是六百年前陈代著名的官窑家族孙家制作的。孙家制作的每一件紫砂器品都会刻一孙字,那是他们家族的标志,而且孙家经过几百年对紫砂土的改造配比,已经会一些颜色鲜艳的制作了。后来孙家得罪了贵族,落了一个满门抄斩,之后,孙家紫砂器品的技艺失传,再后来孙家的每一件紫砂器品则成了富贵人家身份的象征了。现在孙家器品拿去拍卖市场拍卖的话,最少得百万一件,而这只紫砂壶预估也得至少3000万。萧摇没有想到在这个少真多假的古玩市场才能看到这孙家的作品啊。看来那卖的人家是穷的揭不开锅了吧,但也不至于连家传之宝也不认识吧。萧摇表示很不理解。

其实卖紫砂壶的人是一个农村十多岁的小孩,因没有零花钱用,就想到爷爷收藏的东西。刚好那小贩经过他家时,他爷爷忘了锁上收藏柜,他就把他爷爷放在最里面角落里的紫砂壶偷偷拿走去卖,他认为最里面的东西不容易发现。小贩也不是识货的,看颜色以为是只现代紫砂壶,就给了小孩10块钱之后就走了。就这样就便宜了萧摇。

这只紫砂壶刚好送给外公泡茶喝了,反正外公也不认识这只紫砂壶的价值,只会认为她去工艺店里买的二十快钱一只的,心里也不会纠结心疼。

萧摇把紫砂壶放在背包里小心的装好,然后继续在各个摊贩里看看。小贩们看到萧摇挺败家的,就都吆喝着她过去看看,以赚取一个大头。

萧摇使用了透视功能,会在每一个摊贩前停留一会儿,小贩子以为她要买什么时候,她又走了。气的小贩子咬牙切齿。萧摇没有看到中意的当然走,他们还真把她当败家的傻子啊。萧摇走到一个精瘦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面前,指着一块漆黑的砚台问,

“这砚台怎么卖啊?”

小伙子不知在想什么坐在那发呆,突然听见萧摇问价钱,觉得不好意思开口,刚刚那么多人吆喝着萧摇,认为她是冤大头,而他也不好意思骗人,所以都不知道喊价多少,就愣了一会儿。

“这砚台怎么卖啊?”萧摇见小伙子刚刚没出声,以为他没听见,又问了一遍。

“啊,哦,这砚台一万五。”小伙子因着发愣,不好意思的回答,这价钱会不会太高了。

“哦,我可以拿起来看看吗?”萧摇又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给你。”小伙子小心拿起砚台给萧摇。

萧摇拿起砚台使用透视功能,刚才确实没有看错,这砚台是砚中砚,里面这个砚雕刻的是龙而且还是五爪金龙,背后还有御用的印子,底座还有一“曌”字,这应是大历朝唯一一女皇帝厉则天曾经用过的古御砚。这样的话,这砚台可是价值连城呢。

“给我包来起。”萧摇也没有还价把砚台给小伙子,小伙子还是愣愣的接过砚台,他刚刚还在想卖了这砚台之后,爷爷的住院费还差多少钱,就没有听清萧遥说的,还以为萧再还价呢。

“这砚台是我爷爷最爱的古砚,要不是我家里人生病了急需要钱,我也舍不得卖我爷爷的珍爱之物,我已经给了很低的价了,给13000元。”小伙子忍痛说道。

然后不舍砚台,把头转向一边,然后愣了,周围的人怎么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了。而刚刚跟小伙子说话的那个中年大叔,拉拉不在壮态的小伙子,小伙子莫明的看向他,而那人低声对他说,

“小赵,那小姑娘叫你把砚台包起来,没有还价,你怎么这么傻,自己把价钱降下来了呢。”

小伙子一听,忙转过头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小姐,我刚刚在想事情,所以没有听清,这样吧,既然我已经降下到13000元,你就给13000元。”

其实不是萧摇不还价,而是看到了这小伙子的面相。双眼发红,眼睑表筋显现是睡眼不足引起的,鼻子黑尘横纹截过,这是遭人陷害,家产被夺,印堂低陷,日月角气色黑暗,则是亲人当中身染恶疾,急需用钱,他腮颊肌肉圆丰也是个正直,以诚待人的人。

所以萧摇认为自己不是个善良正直的人,但对面这人倒值得她帮一帮。

萧摇付完钱之后,把砚台放包里装好,然后,对着小伙子说,“这位大哥,你家住哪,我会一点中医术,我有时间去你家看看。”

小赵又发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了,“哦,在福巷街105号。我叫赵逸飞,欢迎你来我家坐客。”

说是福巷街,住的却多是生活贫困的人。那里的环境很差,时常断水断电,只要生活稍微好一点的人家都不愿住在那。但小伙了却没有犹豫的告诉众人。

“嗯,我知道了。”萧摇转身走了。其他小贩看到萧摇给钱给的这么爽快,连价不都还,忙想拉扯萧遥到自己摊位看看。萧摇利用自己的身手一一避过。

赵逸飞也赶紧收拾好,拿着钱上医院去了。

萧摇再逛了逛,看了看,没有再发现什么好东西了。不过,今天的收获也不错,萧摇自得其乐的往家走去,自当没看见后面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