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三一:这一夜,心碎的从来不是一个人(虐)

苏苓从来都知道,普天之下,碧娆是永远都不会对她撒谎的人!

尤其是,在这般月色阑珊的美景中,碧娆却哭的像个泪人,而且拉着她的手,不停的抽泣着。

一双眸子看向苏苓时,眼底含着的心疼,也是何其的明显!

“小姐,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他咋能这样,太不是人了!”碧娆可谓是一路看着苏苓和凰老三走到今天的见证人。

她也一直都知道,在苏苓心里,是不会允许自己和任何女人共侍一夫的!

可就在她方才去前院打听之际,才听说王爷已经回府,而且是直接去了幽谷阁!

似乎,还有人通传了王爷口谕,说是今晚任何人不准靠近幽谷阁!

天知道,她在听说这些的时候,差点没放火烧了幽谷阁!

而且,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拿刀刮了尘王凰胤尘!

“你先回房吧,没什么好哭的!我去去就回!”这一瞬间,苏苓感觉自己所有的冷静和理智都离家出走了!

就算她生性再顽劣,可怎么也无法淡然的面对这样的事实!

他不是说,怀疑谷兰,所以才会刻意和她接近!

可是,如果只是因为怀疑,他需要夜宿幽谷阁嘛?!

别逗了,她恋爱经验少,但不代表她傻!

在碧娆还呜呜咽咽的流泪时,身前的苏苓已经放开了她的手臂,随后在一片寂静无声的西园内,眨眼间就冲了出去!

这,是苏苓第一次失态!

“小姐,你等等我!”碧娆随手狠狠的擦了擦自己不争气的眼泪,随后边喊边往外跑去,但是好似隔了很快,苏苓一道厉声传来,“不准跟来!”

这一句话,也让碧娆的步伐生生顿在了原地,而后也只能无助的等待着!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凄凉……

幽谷阁,空如幽谷,静谧无垠,周围色泽艳丽的花圃中,鲜花异草错综排列着。

苏苓小跑着很快就停在了幽谷阁的附近,今晚的幽谷阁,似乎格外的安宁。

举目四望,周遭竟看不到一个下人的踪影,唯独那伫立在夜色中的阁楼内,幽幽的烛光透过雕花的窗棂斑驳的泄了一地!

“尘哥,这是你最爱喝的桃花酿,尝尝好嘛?”

远远地,又仿佛尽在耳畔。

当谷兰的声音从隔音不好的阁楼大厅内传来时,苏苓的脚步却再也不能前行一步!

心尖上微微刺痛的感觉,明显让她的身子开始轻轻颤抖。

“兰儿有心了!”是凰老三的声音,但也许是苏苓的脑海中不停嗡嗡作响,他的声音却总让苏苓觉得远如天际传来那样!

而且,那过分的低沉,过分的沙哑,是在隐忍着对谷兰的情意吗?

他,叫她兰儿?!

而他,却一直叫自己‘苏苓’!

不是她矫情,而是单单一个称呼,恰是能体现很多问题的!

“尘哥,今天我去看了太子殿下,可我没想到他现在竟然那么憔悴落寞,甚至还有点自暴自弃,想当年太子殿下何等风采,可现如今……哎!”

谷兰幽幽叹息着凰胤璃的现状,而苏苓一动不动的望着窗口边透出的两道身影,女子娉婷娇柔,男子伟岸昂藏,一个为他拾杯斟酒,一个因她举眸浅望!

那场面,和谐的宛若天地间再无其他。

那气氛,成功彰显着她苏苓彻底变成局外人!

凰老三,你怎么能……

也许,凰老三举眸望着倾身为他斟酒的谷兰而沉醉着,只因半饷都没有听到他的回答,而在谷兰隔着桌案落座之际,口吻略带惆怅的说道:“尘哥,今晚你留在这里,可是……可是王妃那边……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我觉得王妃似乎不喜欢我!”

“无碍!”

这一次,凰老三的回答迅速且镇定,而他一句无碍,却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道直接砸在了苏苓的心头!

原来,她在他的口中,只是这般无谓的存在!

眼看着窗口透出的昂藏身影,端着酒杯一饮而尽,那姿态豪放狂狷,依旧带着他的霸气。

接二连三的灌下桃花酿,待苏苓感觉自己浑身已经僵硬的不知所措时,只听谷兰的声音愈发娇嗔,“尘哥,很晚了呢……”

“嗯?着急了?”凰老三的声音依旧低沉,从窗口娓娓传来,哪怕听的不是那般清楚,但苏苓似乎能够想到,他在动情时,俊彦上潜藏的邪魅之光曾经是那般让她迷醉!

随着一声‘叮咚’作响,在静谧的夜色里,也惊醒了苏苓陷入沉思的思绪。

再次抬眸,她清晰的看到,谷兰娇小的身子被凰老三挺拔的身躯打横抱在怀里,而后随着红烛轻灭,一切戛然而止!

可夜晚,依旧带着迷醉的寂静侵染着苏苓冰冷的心头。

甚至,当她亲耳听到二层敞开的厢房内,传来男女交织的喘息声时,天空也骤然打下一个惊雷,裂空的闪电也照亮了半边夜幕,而苏苓的脸色,也犹如惊雷一样苍白如纸!

“尘哥……轻点……”

多么讽刺的娇嗔,多么寒凉的期盼!

在惊雷裂下的夜晚,在二世为人的齐楚,苏苓首次品尝到什么叫背叛!

也第一次明白,原来撕心裂肺的痛,是真的会让人无力承受!

夜雨伴随着惊雷很快形成细密的雨线,落在土地中,滋润着百花绿草!

而苏苓始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由夜雨打湿裙摆,沾湿黑发,落入眼眶中,冲走了即将划出的水线!

娇喘声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耳中,沁凉的雨水似乎怎么也无法让苏苓混沌的头脑再次变得清晰!

声声入耳,句句剜心!

该怎么抹平心底难以磨灭的打击,她苏苓即便再坚韧,可终究还是无法面对凰老三前后不一的举止和言行!

她怎么就傻的相信他每一字每一句!

她怎么就那么轻易的认为,他和谷兰之间清清白白!

她怎么……

在这样的夜晚里,苏苓无法抑制的疼痛正在顺着心尖蔓延四肢百骸,甚至在她嗓尖越来越腥甜的瞬间,在她坚忍的情绪再无力支撑这一切的时候,随着她菱唇边话落的一抹血丝,她坚强的背影也在雨线的冲击下,悄然滑落……

然而,冷雨之中,失去了冷静的苏苓,在身子瘫软的那一刻,却被一只强有力的臂弯揽在了怀里,当她的凤眸被雨水所溅湿了,不停轻眨着浑噩的眼帘时,权佑擎那张妖孽至极却暗藏杀气的凛然脸颊,赫然入目!

下一秒,随着权佑擎陡然将自己的衣袂撩开,挡在苏苓眼前时,他妖冶的眸子内,闪现着无比的疼痛,而在这一刻,权佑擎也彻底沦陷在苏苓这般脆弱的眼眸之中!

“不哭!”

当他轻声在苏苓的耳边低喃了一句之后,双手用力的将她娇小的身躯抱在华丽,而他的菱唇在察觉到苏苓冰凉的脸颊略带颤抖时,还是在这样的气氛下,狠狠拧眉将自己也凉透的唇角印在了她的脸颊边!

“我,带你走!”

在苏苓还残存理智的瞬间,听见权佑擎这般噙满心疼的语气,不由得悲凉摇头,惨然的望着他为自己遮雨的臂弯,缓缓抬手将他的臂弯拉了下来。

而后,苏苓缓缓闭目,菱唇微动,却支离破碎的说了几个字,“送我……回……西园!”

她,还不能走!

“苏苓!”权佑擎不可抑制的在苏苓耳边隐忍的低吼,但在他亲眼看到苏苓逐渐冰封的眸子内,是一抹坚毅不容拒绝的神色时,他最终只能抱着他,行走在雨夜,逐步走向了西园!

这*,心碎的从来不是一个人!

甚至在多年之后,苏苓亲眼看见权佑擎在她面前心碎落泪之际,她才知道,原来这一幕,曾经在某个雨夜,也曾发生过!

只不过,现在的她,被凰老三伤的体无完肤,彻头彻尾的品尝到什么叫伤心欲绝!

可她,怎么会想到,在她亲自体会过这种伤痛之后,却一不小心让权佑擎也生生体会了一次!

夜雨越来越滂沱,淅淅沥沥的声音令人心燥不安。当权佑擎抱着苏苓离开幽谷阁的一刹那,二层阁楼的窗口内,两道人影也缓步而至!

而身上仅仅披裹着一件薄被的谷兰,澄澈的眸子不复存在,神情复杂的望着远走的人影,不由得看向身侧胸膛挂着水润光泽的男子,低声道:“你,不心疼吗?”

****

这是五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