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55.20捉谁来当替死鬼好呢?(第一更)

将皮球踢回给万安,兰芽悄然含紧一抹微笑,静静凝立。

今日之事,不是秦直碧的错。他终究是一介书生,纵然生就状元之才,可是这多年都只埋头书本,并无朝堂斗争的经验。他方才乍然见她来了,便也只顾得上欢喜。

况且与他说话,本是她自己的决定,他事先又并不知晓。

眼前的事儿,是万安故意来找茬儿。

想她自己与秦直碧依旧还是不过十几岁大的孩子,自然凡事都逃不过万安这老狐狸的眼睛。他既然想来找茬,便什么都是借口,不错也错该。

万安这个老东西外头风评甚低,自己不学无术,却竟然能爬上内阁首辅的位子,外头人都说是凭着贵妃的抬举,以及他自己向皇帝的溜须拍马。

兰芽倒不这样。这话也只是不谙朝堂的乡野村民才能说得出来的蹂。

试问这朝堂之上,只凭贵妃的裙带关系,只凭会跟皇上溜须拍马……就能攀上内阁首辅之位么?那这朝政就不是朝政了,是说书先生的话本儿了。

于是面对万安,便一定要多加小心,甚至那小心都不亚于面对皇上的时候儿。

有什么君,便有什么臣。有今上这样以口吃为挡箭牌隐居深宫,却实际上紧紧握住天下大权的皇上;那便也自然有这样看似没有半点中用、出了溜须拍马便什么都不会的内阁首辅……不过她看得懂,皇上那既然都是伪装,万安的便也都是表象。

否则这个老东西凭什么稳坐内阁首辅之位十余年!.

听见兰芽这样说,万安也是小小一讶,尴尬地笑了笑:“兰少监礼数周全,既然有这份心,便也是够了。”

说罢也只要了碗热水,缓缓喝完便走了。

兰芽的手段看似示弱,实则是反将一军。

皇上亲下旨意,不准考生之间交头接耳,可是兰芽却要到广场上去,挨着个儿地跟贡生们道歉……那考场的秩序自然乱了,若皇上问下来,兰芽若回奏说是万安大人的意思,那这责任万安也承担不起。

就因为明知道他万安承担不起,兰芽才肯故意这样说。于是终究击退万安,让他自己放弃了挑衅。

见万安走远了,兰芽才悄然舒了一口气。因为方才这一紧张,之前的头晕反倒好了。

人真的没那么娇贵,尤其是在压力袭来的时候,人其实是甚为坚强的。

兰芽这才转到谨慎殿汉白玉基台之下的、用于当值太监歇息的塌房去坐了坐。她没叫大包子陪着,叫大包子还回到殿上去听差,别回头皇上叫人。

她歇了片刻,已是没什么大碍了。门口忽然光影一转,走进一个人来。

兰芽抬头一瞧便笑了:“哥哥来了。”

自是贾鲁。

贾鲁迎头就听见兰芽喊他“哥哥”,恼得跺脚转身就要走:“行,你自己喊哥哥玩儿吧,就当我没来过!”

兰芽莞尔,伸手扯住他袍袖:“好容易得了机会进宫见着哥哥,哥哥怎么不理我呀。”

那是贾鲁不知道,如今这一声“哥哥”,对她来说有多贵重。

兄长已经不在人世,她已经再没有了哥哥……而在她心里,愿意将贾鲁当成自己的哥哥,这是源于干娘的缘故,也是源于是真的珍视与他的情分。

贾鲁眯眼瞅着她,塌房虽然又矮又暗,可是他还是隐约从她眼里看见一点闪烁的水光。

他那颗心就又硬气不起来了,回身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方才被那个老东西给欺负着了?”

贾鲁是个三品官,且不是内阁成员,于是今儿这殿试虽然也能来,却只是个看客,没什么实际的差事。他也远远瞧见了兰芽,以及万安特地走到兰芽面前去说了半天的话……他就知道不对。

年前请罢西厂的那一场朝堂风云,司夜染将万安和万家也给搅进去了,贾鲁却一直保持冷眼旁观。并未因他事实上也是万家人,而跟司夜染公开闹翻。

只因他看得明白,司夜染那么豁出去了的闹,想要干的是什么。

再说万安是什么样的人,万通等万家人又是什么样的货色,他实则看得比谁都明白。也所以这多年来他才坚决拒绝承认是万家人,连名字也一直叫贾鲁,而不肯有半点更改。

出生的血统,他没办法选择;可是这后世的路该怎么走,他想自己决断。

听贾鲁这话,兰芽便扑哧儿笑了。心下暗暗说:万安你个老东西,你便庆幸能有哥哥这么好的儿子,以及干娘那么好的外室吧……否则我将来早晚——哼哼!

她心里那么想,嘴上却还是遮掩过去:“哥哥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万大人怎么会欺负我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呢。没事的,万大人只来体察考生的辛苦,也亲自喝了一碗水。”

灵济宫与万安之间的龃龉,她不想将贾鲁夹在当间儿为难。

“真的?”贾鲁眯眼望来。

“当然真的啦!”兰

芽说着故意掐了掐腰:“再说就算万大人是内阁首辅,咱家就一定怕了他么?”

这话倒是不假的,原本内阁是外臣之首,曾与太监们可以分庭抗礼。可是后来皇帝们越发倚重内官,于是就算是司礼监一个传话的太监去了内阁,内阁首辅都要亲自出门相迎;若要是个太监级别的去了,内阁首辅都得将自己得座儿让出来,请人家上座。

这从不是朝廷上明文规定的规矩,这只是内阁的大臣们一代不如一代,骨头越来越软了的真实写照。

贾鲁便也叹息一声:“既然不是他找你的麻烦,那我便也安心了。”

兰芽这才笑眯眯扯着贾鲁坐下来:“哥哥,干娘身子骨可好?我这回来得匆忙,还没得空去拜见她老人家。”

从草原走得真是匆忙,那一路是逃命,可是兰芽却还是启程之前用心给干娘搜罗了点小礼物。

贾鲁轻轻叹息一声:“草原的事情早就传回京师来了,娘她……所以你暂时不去,也是好的。等忙过了这阵子,你再去不迟。”

贾鲁吞了的那一半话,兰芽也自是听懂了:听见草原被她和大人折腾得三大部落自相厮杀,而且由此而元气大伤……干娘终究是草原人,心下难免伤感。

兰芽便垂下头去:“我明白。等过了这阵子,我亲自上门向干娘下跪赔罪。”

“你又胡说。”贾鲁叹气:“下什么跪,赔什么罪?你办的是朝廷的差事,没有对不起谁!”

兰芽心下既酸且甜,忍不住伸手去抱了抱贾鲁。

这个哥哥,她喜欢.

殿试这边终于稳当下来,秦直碧、陈桐倚和林展培等人各自沉稳作答。只等日暮交卷,翌日阅卷,再次日放榜。

且说司夜染这边。既窥破了皇上的心思,他便要寻个妥帖的人来担内书库的责。

这个人选,也叫他颇费踌躇。

藏花便冷笑:“大人这又有什么为难的?手上握着刀,自管瞧着谁不顺眼,便按下脖子来摘了脑袋便罢。”

司夜染没说话,只静静望一眼旁坐的息风和煮雪。

煮雪忍不住刺了一声:“花你何时直接冲进乾清宫,按住那皇帝老儿的脖子,将他脑袋切下来呗?”

藏花哼了一声,抛了个兰花指过去:“女人,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煮雪自从身边儿有了月月之后,活泼多了,于是此时乐得跟藏花斗嘴:“我是女人,你就不跟我一般见识啦?花,我记得从前的你可是将自己个儿跟我们混成一堆儿的,你总说自己个儿比女人还女人呢,怎么这会儿就又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啦?”

煮雪说着还一指自己的僧帽:“你可别说什么头发长见识短……咱俩个比比,你头发比我长多了。”

司夜染面上依旧纹丝未动,初礼那边则已经乐得快憋出内伤了。

可怜的二爷,从前一向那么桀骜要尖儿的人,这会儿竟然又被煮雪姑娘给气得只会翻白眼儿,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息风便也垂下头去,微微勾起了唇角。

从前的煮雪,又回来了。

只是从前的藏花……也许永远都回不来了。

息风笑了一下之后,赶紧敛住形色,正色抬头来望司夜染:“大人,凉芳若久留,必成祸患。”

煮雪便也严肃下来,难得公然赞同了息风的话:“大人,正好趁机除掉凉芳!”

孰料藏花却冷哼一声:“我倒不同意。凉芳那个人,倒也难得。”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