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八章 焦急等待,靠岸熟人

说完以后上官雪妍自己愣了一下,这几个字她说的也太顺溜了吧,好像经常说一样。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他放心中了,而且说的时候自己心中有一股说不上的感觉。自己不会是受弱智上官雪妍影响了吧,自己代入了她的角色了吧?还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应经走进自己的心中,而自己没发觉。一时迷茫的上官雪妍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也没听见萧震霆他们和她说的话,还是轩辕云墨解的围。

“娘亲,你怎么了,怎么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轩辕云墨跟着上官雪妍走出船舱站在船头问。

“没什么,娘亲在想给那萧夫人用什么药,一时就走神了。”上官雪妍想通了自己的疑惑也就不纠结了,她也不是说抗拒轩辕玄霄,只不过一直以为轩辕玄霄爱的是那个弱智上官雪妍,不是现在的自己,心中有点介意,既然这样就顺其自然吧。

“这样呀!”轩辕云墨知道娘亲没说实话,娘亲治病从不会为怎么下药而走神。

“对了,你不是说要逛街吗,怎么跑到这里游湖来了?”上官雪妍看着儿子说,他要是在街上哪会遇到这事。

“起初是在逛街呀,不过后来在茶楼休息的时候听见有人说要游湖,我突然想到这里好像还有我们的画舫,那画舫我还没用过了,一时好奇就和舅舅他们过来了。我到这里的时候,那码头的小吏还不让我上那画舫,我最后只能告诉他,我就是那画舫的主人,最后还是用我的世子玉佩才上的画舫。”轩辕云墨低着头说,他用世子玉佩就等于暴露了他们的身份,自己一时冲动,不知道会不会打乱父王的计划。

“墨儿,没事的,你父王也没打算在这里隐瞒着身份,我们隐瞒身份也是为了做事方便。”上官雪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说。

上官雪妍说的话并不是安慰轩辕云墨,他知道轩辕玄霄也是有这个打算的,毕竟他那个身份是隐蔽的,他现在在武林大会上露面了,肯定有很多人在调查他的身份,早晚也会暴露的,那他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真的吗?”

“恩,也许现在你父王应经在岸边等我们了。”上官雪妍看着远处说,她应经看见那人屹立在岸边,身后有很多人跟着。

轩辕云墨也和上官雪妍一样站在船头看着远方,不过他倒是没看见自己的父王。

“多谢小公子的救命之恩,这恩我们记下了,如果有用的着我们兄弟的地方请小公子开口。”柳然和柯鸿宇出现在他们母子身后说。

“不用了,你们不用放在心上。”轩辕云墨听见身后的声音转过身看着他们说笑笑说。他觉得这没什么,他当时也没想这么多。

“小公子可以不放在心上,可是我们不能,这样好了,但凡小公子以后有事尽管开口便是,我们绝不推辞。”柯鸿宇接着柳然的话说。

“好吧,我记着了。”轩辕云墨看他们说的真诚,也就不继续拒绝了,反正他觉得自己也不会有什么事能用到他们的。

“那我们不打扰小公子和夫人了。”他们两人识趣的离开,走之前他们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上官雪妍。

“娘亲,他们其中一人是武林盟主的儿子,是禹城四少之一,刚开始他们嫉妒我们的画舫故意找茬,我就小小的教训了他们一下。那些黑衣人好像也是冲他们来的,因为他们那船上的杀手最多,也是伤亡人数最多的。”轩辕云墨和自己的娘亲说自己前面遇到的事。

“墨儿现在很细心,连这些都看出来了。”上官雪妍赞许的说,他能在危险之中还能注意到这些,看来自己的教导他都听进去了。

“是娘亲说的,越危险就要越冷静细致,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轩辕云墨抬着有看着上官雪妍说,娘亲的话他一直都记得。

“真不愧是娘亲的好儿子,像娘亲一样优秀。”上官雪妍突然捧着他的脸拉扯成不同的鬼脸。

“娘亲,你又来。”轩辕云墨站在那里,任娘亲在自己脸上不断拉扯,娘亲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还真是看不透她,她有时候像极了一个孩子。

“无趣。”上官雪妍讪讪的收回手。

画舫不要看着大,可是经过上官的改造只要开启特制的控制机关,那速度还是很快的。

轩辕玄霄着急的等在岸边。他为了探听更多的消息直到大会彻底结束他才离开,刚刚回到中华楼就听说妍儿出去了,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于是就只能坐着等他们回来。突然中华楼的掌柜进来说是看见大街上有很多士兵出现,好像说是郊外的游湖的多少爷遇到暗杀,然后自己又听身后的齐然说墨儿也去游湖了,自己才明白妍儿为什么出去,那一定是她感应到墨儿危险她才会突然离开。可是等自己到了这里码头竟然没有一只船,墨儿他们现在在湖中间他们只能看着可是过不去。

“王爷,有王妃在,世子和大少爷不会有事的。”齐然站在轩辕玄霄身边说,他中午出来的时候也是跟着世子一起,不过在世子打算游湖的时候,就让自己先回中华楼并把那些买的东西送回去。自己看着世子身边的人,想着世子不会有危险,再说自己的武功也不能和暗卫二想比,于是也只能做个跑腿的。

“恩,我知道。”轩辕玄霄看着平静的水面说,他知道有妍儿在,墨儿和少泉他们不会有危险的。可是他还是担心,毕竟他们是自己最挂念的人,轩辕玄霄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无能,每次关键的时候自己都起不到保护他们母子的作用,自己枉为大丈夫。

“水怎么是红色的?”突然有人指着水面说。

岸边的众人看着水面,大家心思莫名不安了起来。尤其是那些等在岸边的孩子父母看到那些心中更加悲痛,他们不知道那血会不会是自己的亲人的。看见那些红色的水面,轩辕玄霄也睁大了眼,这到底是伤或者死亡多少人,才会让湖水都变了颜色,这里可不是下游。轩辕玄霄也被他们的哭泣声吵得脑袋疼,于是脸上的表情很不善。

“罗书语何在?”轩辕玄霄突然说,在那些哭泣和争执声中轩辕玄霄的声音听的特别的清晰。

“在,下官在。”一个微胖的青年男人走出人群。可是罗书语走出来之后才反应过来,叫自己的这人自己没见过,可是自己竟然就被他的声音给惊吓到了,于是生气的问:“你是何人,本官的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大胆来人拿下。”

“大胆?第一次有人敢如此说本王,这两个字就连陛下都不会对本王说,你可是好大的官威呀罗知府。”轩辕玄霄眯着眼看着罗书语,自己出上京之前就了解了西越各地的官员,这罗书语说是淳于老将军的女婿。可是看着也不怎么样嘛。

“你是圣王爷?下官参见圣王爷千岁。”罗书语颤巍巍的跪下说。圣王爷为钦差巡视西越这是所有官员都知道的,陛下当时是下了旨意的,他当然也知道,可是没想到圣王爷会这么就到了这里,自己刚刚算是得罪了圣王爷,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置自己。

“草民等参见圣王爷千岁。”那些等在岸边的人听见知府的话也跟着跪下,他们有些人在禹城也许是有地位的,可是无论他们在禹城地位多高,可是他们毕竟是平民百姓,再说在圣王爷面前,就是其他王爷见了他都矮了一头。

“大家都起来吧,本王知道你们现在着急,本王和你们一样,因为本王的妻子和儿子也在哪里,可是现在没船我们过不去,大家还是先安心的等着吧,你们一直吵着不停也不是办法。本王不也是站在这里吗?罗知府还不快去想办法找船只去。”轩辕玄霄依旧站着不动,只是挥手让他们起来,然后威严的说。

“王爷,您快看,有船出现了。”齐浩突然间指着河面说。

那里现在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一艘大船像岸边驶来,船的速度很快。很快岸边的人就能看清楚那大船了,船头上站立一高一矮两人,他们身后也站着很多人。

“王爷,是王妃和世子他们!”齐浩开心的说。他今天和王爷一起去参加武林大会去了,跟着世子的是自己的弟弟齐然,如果今天世子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弟弟也是要当责任的。

“恩。”轩辕玄霄舒了一口气,听见齐浩的话只是淡淡的从鼻子中哼了一个字。现在看见他们母子自己才算是安心多了,他现在很想知道是谁策划的这场刺杀,这刺杀是冲谁来的,如果是冲着自己的王儿来的,那自己一定倾尽全力让对方付出代价。

轩辕玄霄紧盯着那正在靠岸的大船,一丝也不错过。上官雪妍站在船头,很早就看见轩辕玄霄当然也没错过他眼里的担心着急,嘴角微动,一抹笑意爬上她的脸颊。此时的上官雪妍并没有带着面纱,她现在是一个母亲不是什么华夏宗的宗主。

“我们的孩子,他没事。”

“安儿。”

“怎么会没有我的儿子?”

“我们的儿子受伤了,回家后要好好的给他找个大夫看看。”

画舫在慢慢靠近,船上的人也都清晰的出现在那些着急等待的人面前,那些看见自己亲人的和看不见自己亲人的都在对着大船喊叫。等大船靠近的时候,就有士兵上前拦着那些激动的人,要让圣王妃和圣世子先下船。

“见过圣王妃和圣世子。”上官雪妍和轩辕云墨等船停稳之后,在轩辕玄霄的搀扶下走下大船,随后罗知府就带着众人跪拜。

“大家起来吧,人能带回来的本妃都带回来了,你们去找自己的亲人吧。”上官雪妍看了轩辕玄霄一眼然后对他们说。那些重伤的,还有死去的,只要当时在船上的,自己都给带了回来,那落在水里的自己也没去打捞,就没带回来。上官雪妍说的时候语气很是沉重,那些都是活生生的生命,眨眼见都没有了。

那些人听见上官许的话都着急的起身,在那些受伤的人中间找自己的亲人,都是希望他们还在,哪怕受伤也没什么事。

“怎么回事?”轩辕玄霄一直拉着上官雪妍的手,从刚才把她从船上搀扶下来,他就没放开她。

“是冥楼的人,墨儿这次无意中碰到了,他们的目标是那几个人。”上官雪妍也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不想挣脱他,只是一直任他牵着手,另一只手指着柯鸿宇他们说,柯鸿宇他们现在也都在自己的父母身边。

“那是柯盟主的儿子,看来这次冥楼的麻烦大了,你还打算不插手吗?”云隐不知道从哪出来看着轩辕玄霄说。

“我现在还躲的掉吗?”轩辕玄霄现在很生气,竟然有人打着他的名头去劫杀他的儿子,自己有这么丧心病狂吗,下令杀自己的儿子?看来自己以前的手段是太温和了。

“走吧,我们先回中华楼。”轩辕玄霄对自己的妻儿说。

“等等,随墨去请萧夫人一家和我们一起走吧。我遇到的病人,我答应给他们看病的。”上官雪妍没忘记她还有自己的病人,先是和随墨说,然后又和轩辕玄霄解释。

“你自己喜欢就行,不用和我解释。”轩辕玄霄笑笑说,眼里带着宠溺他知道她对医术的热爱和对治病救人的决心,自己不会阻拦她。

萧震霆夫妇一直在船舱里没有出来,萧夫人的身子弱,在船舱里不会吹到风,再说他们的儿子还在这里躺着呢。外面的发生的事他们听的一清二楚,听到外面的声音他们彼此看了一眼,眼里有着外人看不懂的情绪。直到随墨来通知他们上岸,萧震霆才抱起自己的儿子,有随墨扶着萧夫人去见上官雪妍他们。

“是你们?”轩辕玄霄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人,略带吃惊的问。

“我们又见面了玄王爷,不应该是圣王爷。”萧震霆也略带吃惊的说,他在里面想到了他们出来会是什么场景,不过还是有点吃惊,他们也有将近十年没见了吧。

“是呀,这是当年的那个孩子?”轩辕玄霄看见萧震霆抱着的孩子问。

“是,他就是我和凝儿的孩子,说起来还要多谢王爷当年的宽宏大度,这次这孩子又是被世子给救的。”

“我们当时也算是各取所取,道谢就不必了,你是丝凝?身子不舒服吗?”轩辕玄霄看着立在他身边,被披风裹着的人问。现在是春季她还裹着冬天的披风看来是身子不好。

“是我,王爷。”萧夫人蹲下行礼,那礼仪标准的一点也不输于那些深宫大院里的小姐夫人。

上官雪妍现在算是看明白了,看来还是熟人,不过不知道萧夫人姓什么?是不是自己心中想的那样,当年又是怎么一回事,那人不是死了吗,难道又是诈死?

“起来吧,这不是在上京。妍儿说的病患就是你吧,有妍儿给你看病,你一定会没事的,妍儿的医术很好的,你们放心吧!妍儿我们还是先回客栈吧?”轩辕玄霄知道现在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有事也只能先回去再说。

“多谢圣王爷和圣王妃,那我们打扰了。”萧震霆抱着儿子弯着腰说。

“没事的,我们怎么说也算是故人,我也一直把丝凝当妹妹看待。”轩辕玄霄说完拉着上官雪妍先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