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44顾安之亲手为她剥虾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当白若素输完最后一个标点符号,伸了个懒腰抬头一看,秘书室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看了看电脑上的显示时间,十二点过五分,怪不得没人。ARS国际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一点到五点。

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去吃饭了,白若素习惯性的嘟了嘟嘴,低头摸摸肚子好像也有点饿了。

ARS国际这么大的公司应该都有自己的员工餐厅,可是上午周姐好像忘记告诉她食堂在几楼……

“员工餐厅在三十二楼。”

一个好听的男声悠悠的从白若素的头顶传来。

闻言,白若素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顾安之礼貌的点了点头,“啊,哦,谢谢BOSS。”

白若素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叫顾安之顾总,或者是顾少,因为对于她来说特助并不是她的主职。她时刻都记得自己是一名保镖,而他们的每一个雇佣者都是他们的BOSS。

这是一种统一称呼。

说完,白若素便拎起自己的包包,走出秘书室朝电梯口走去。

走了几步才发现,顾安之也跟着一起走了出来。于是,疑惑的回头望了他一眼。

心想也对,现在正是饭点,BOSS当然也是要吃饭的。

两人就这么并排站着等着电梯的到来。

关于电梯的专属问题上午周姐已经提醒过她,五号电梯是顾安之专用,因此白若素按的是一号电梯。

一直停留在顶层的五号电梯当然先拉开电梯门,顾安之率先走了进去,等了一会未见白若素进来,于是探出头,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进来。”

“啊,不用了,BOSS你先走吧,这边的电梯马上就到了。”

“进来。”顾安之不理她的拒绝,坚定干脆的声音再次传到白若素的耳边。

白若素看了一眼一号电梯上的显示屏数字,已经显示七十五楼,不过最终还是放弃继续等待,走进了五号电梯。

电梯门关上后,谁也没有说话,白若素站得稍微靠前一些,顾安之则站在她的身后侧。

两人的身体贴得很近,近到白若素能感觉到顾安之呼吸的热度从她的头顶抚过。

她平时就不喜欢与人有过多的身体接触,特别是男人,内心有一种不知道原因的抵触。

这也是她洗脑之后的后遗症之一,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痛苦到她自己选择丢掉那段记忆,但既然已经做了选择,她就不会再纠结于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事。

重要的是活在当下。

只是,从她有记忆以来,除了小黑外,别的男人的碰触都会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如果碰触超过了十秒,她就会全身冒冷汗,然后呼吸急促。

所以她想,七年前,她应该是被男人狠狠的伤过,才会有这样的后遗症。

当然,这几年的佣兵训练,让这个恐男症的毛病好了许多。只要不是触碰她的一些比较敏感的部位,比如耳后啊,脖子这些地方,正常的握手她已经不会有反感情绪。

白若素不想两人靠得太近,于是往前迈了一小步。

原本就一直低头看着自己脚尖的她,身子也有一点点向前倾斜,在听到身后BOSS叫她的名字,本能的抬头……

头就直接撞上了电梯门,然后由于惯性就会往后退两步。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在耍她,后退的时候左脚靠右脚,虽然没有扭到脚,可却把自己整个人扭到了顾安之的怀里。

背部贴在他的胸口,一股股的躁热从接触面传来。

白若素赶紧挣扎着站了起来,侧过身子朝顾安之微微鞠了一躬,“对不起,BOSS。”

白若素此时真的很想把头埋进自己的衣服里,拜托自己可是以保镖身份站在BOSS身边,怎么能表现出身体的协调性这么差的状态让他看到呢。

真的是丢脸死了!

如果乐乐知道的话,一定会笑她。

因为强烈的丢脸情绪占据了她的整个心,以至于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她的背靠着顾安之的胸时,她的感觉并不是抵触,而是躁热。

“你……脚没事吧?”顾安之故作镇定的理了理自己的外套,关切的问道。

刚刚的那个连拥抱都算不上的接触,他分明察觉到自己某种已经沉寂了七年的yu望,在那一瞬间猛的爆发。

如果不是怕把她吓跑,他真想直接将她压在电梯墙上,狠狠的疼爱一番。

可终究还是理智占胜了yu望,只是这强行压制yu望的后果便是顾安之的背心渗汗,脸也变得有点微红。

“我没事,谢谢。”

接着便是继续沉默。

好在这是顾安之的专用电梯,直接从七十六楼下到三十二层中间并没有停,因此很快两人便到了员工餐厅。

员工餐厅都是以自助餐的形式开放,之前就说过白若素是个百分百的吃货,一看到美食双眼就会发光。

当然在白若素眼里,会发光的是那些散发着香气的美食。

餐厅里中餐西餐甚至是火锅,烤肉都有,这里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美食王国,把全世界的美食都集聚在此,不管你喜欢吃的是哪种口味,ARS国际的员工餐厅都能满足你。

最重要的是,这是员工福利的一部分,不需要额外支付任何费用。

可以说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的福利可以赶超ARS国际,这也是进来的员工都不想辞职的原因之一。

白若素最爱的依然是中餐,在入口中拿了一个餐盘,依次把自己喜欢的菜夹到餐盘里。

实在是太多,看得她有些眼花缭乱,感觉还没选几个菜,餐盘就已经满了。

她在想,是不是应该建议餐厅将餐盘做大一点呢?

在看到身边的同事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白若素耸了耸肩,算了,等吃完再来拿也一样,反正是自助餐,想吃多少都行。

她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刚刚一路走过来发现女同事们都吃得好少,每个人的餐盘中都只有少少的份量,没人像她整个餐盘里已经被食物堆进了小山。

放下餐盘后,她又起身去盛了一碗汤,当她准备回到自己位置上去时,却发现她的大BOSS正坐在对面。

而同事们的目光当然也都集聚到那一点上。

虽然她也同意BOSS的确长得还不错,挺有让女生脸红心跳的魅力,可是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至少目前在她看来,BOSS对她的吸引力远远不及餐盘中的美食来得有*力。

端着汤,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白若素回到了她之前选好的座位上。

“BOSS,餐厅还有很多空的位置。”言下之意,请你离开。

顾安之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点了点头,赞同道:“恩,的确还有很多空位,看来我们来得还挺早。”

说完继续低头剥虾壳。

白若素皱眉,这BOSS太没有眼力界了,谁和他讨论来得早晚的问题呀。

好吧,他不换位置,那就只能她换。她可不想才第一天上班就变成全公司女性的公敌。

于是,她端起餐盘起身打算换一个位置,可还没走,一个低沉的声音用着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坐下。”

白若素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你坐下吃,我吃好了。”顾安之将剥好的虾放到白若素的餐盘中,然后起身离开。

白若素看着自己餐盘中的那一堆虾仁,以及顾安之留下的餐盘中的那一堆虾壳,又回头看了一眼顾安之离开的背影,然后……混乱了。

BOSS是什么意思?他明明就一口没吃,什么时候就吃好了?

他该不会是专门跟她到餐厅,就为了给她剥虾壳吧?!

咦,他怎么知道她的最爱的虾,又怎么知道她不爱剥虾壳呢?

白若素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囧到,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顾安之堂堂的跨国企业总裁,和她之前从未见过,凭什么要专门来为她剥虾。

摇了摇头,将这个自作多情的想法甩开。

估计只是因为这个虾不合他的口味,而他又不想浪费吧。白若素觉得这种荒谬的理由都比顾安之专门为她剥虾,可能性要高很多。

埋头开心的夹起一个虾仁,放到嘴里,慢慢地咀嚼。

真不知道BOSS是什么味觉,这虾仁的味道明明就很好,他居然还不喜欢吃,以后谁当他老婆一定很辛苦,这人的胃太难伺候了。

下午除了多次被BOSS因同样一个理由叫进办公室外,倒也过得很平静。

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让白若素知道了一件事。

顾安之,非常的怕死!

基本上不到一个小时,他便会让她进去用望远镜观察一下窗外的情况,看对面楼是否有杀手的迹象。

本来之前她还觉得顾安之的气场很强大,和小黑给她的感觉差不多,会莫明的给人一种安全感。

可现在看来,还真是虚有其表,胆子小得跟一小鸡仔差不多。

不过不管怎样,第一天上班整体来说很顺利。看来上一次暗杀失败后,要么是在联系新的杀手行动,要么就是正在暗中观察,不敢再盲目的动手。

总之很快就到了五点,下班时间。

白若素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和周琳琳以及其他同事道别后,便起身离开。

“哇,这新来的厉慕晨真是太牛了,顾少都还没下班,她就直接走了?”

望着白若素离开的背影,小胡撞了撞旁边的小陈,不可思议道。

虽然平时她们也经常在顾少还没下班前就走,毕竟顾少是个工作狂,经常性的加班。

可是厉慕晨并不是因为知道顾少是工作狂,天天加班。她像是掐着点,时针刚指向五点正,她就已经起身离开。完全不把自己当新人,也没把她们这些前辈放在眼里。

说白了就是不懂职场规矩。

“周姐,这厉慕晨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中午我去吃饭的时候发现,顾少居然去了员工餐厅用餐,而且还是与厉慕晨同桌。”

她当时距离厉慕晨他们的餐桌有一段距离,并没看到他们之间的互动,顾少也只是待了一会就离开,两人也并没有特别*的表现。

可这还是刷新了大家对顾少的认知。

小胡名叫胡嘉,长相甜美,家境也非常好,自己家的公司虽然不能与ARS国际相比,不过在S市也称得上二十强以内。

她来ARS国际上班的目的性很明确,先成为顾安之的秘书,在公事上成为他的最佳助手。然后再攻进他的私生活,成为他身边的另一半。

最终目的当然是成为ARS国际的女主人。

原本除了周琳琳外,她们四人都是裴寒轩为顾安之精挑细选的秘书,至于谁能够成功坐上顾太太的宝座,那就各凭本事。

刚来的那半年,四人也是明争暗斗,弄得整个秘书室好不热闹。

一年后,另外三人都慢慢放弃,和周琳琳抱着同样的心情,只为保住一份薪水不错福利更佳的好工作,而认真的上班。

至于顾大少,虽好,可那么大的一座冰山,她们试问没那个热度能融化得了他。

只有胡嘉一直还保持着那颗势必要当成顾太太的决心。

“什么来头我不清楚,不过很明显顾总对她的态度的确和其他员工不太一样,所以……最好别去惹她。”

周琳琳对于秘书室这几个年轻秘书的小心思,非常的了解,想当年她又何尝没有对顾少抱有幻想。

而且她也并不讨厌她们,虽然有一些对顾少的小心思,但是工作时非常认真,自从她们来了之后,也帮她分担了许多的工作。

于是,她便好心的提醒道。当然关于厉慕晨长得像去世顾太太这件事,她并没有提。

胡嘉冷哼了一声,显然没把周琳琳的好心提醒放在心上。

周琳琳也不管对方有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反正她提醒了也算是尽了同事之义。“我还要接孩子放学,先下班了。”

***********

白若素忙着下班是为了去学校接欢欢乐乐,今天不光她是第一天上班,欢欢乐乐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去学校上课。

在去的路上,她就一直在担心,不知道欢欢乐乐适应学校的生活吗?

他们从小就跟着她和小黑在寒鹰岛上长大,一直都是采取的散养方式,突然把他们关进教室,多少应该还是会不太习惯。

显然,白若素低估了自己孩子的适应能力。

要知道欢欢乐乐是那种,把他们直接丢到一个陌生的丛林,都能很快适应里面的生活的非人类。区区一所学校,哪里能难得住他们。

当她出现在学校门口,看到被两个大圈移动出来时,她完全没想到那两个大圈的中心点就是欢欢和乐乐。

其实,乐乐走到哪里都很受欢迎,这一点她知道,可是她没想到的是连一向酷到没朋友的欢欢,居然也会这么受欢迎,她就真是要感叹一句。

啊,真是看脸的世界。

谁让她生出这么一对颜值爆表的儿女,白若素顿时觉得一股自豪感从心底冒起。

“妈咪~~~”顾乐晨甜甜的声音将白若素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连忙蹲下身子接住朝她飞奔而来的乐乐。“乐乐宝贝儿,第一天上学开心吗?”

“妈咪,原来上学这么好玩,早知道我就早点来学校。”顾乐晨性格外向开朗,上学第一天就交到了不少的好朋友。

白若素将乐乐放下,问站在旁边将乐乐的书包一并背上的好哥哥欢欢,“那欢欢你呢,喜欢上学吗?”

“烦。”

顾慕欢的性格和妹妹恰恰相反,他不喜欢吵,也不喜欢陌生的人距离他太近。今天他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忍,忍着不把那些靠近他的小女生过肩摔。

欢欢说完一个烦字后,就自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白若素看了看车里的欢欢,又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正朝同学挥手说明天见的乐乐,叹了口气。

这两个小家伙的性格就像南极和北极,完全的两个极端,都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分别给他们最好的教育。

很明显,乐乐很享受学校的生活,可欢欢却似乎非常厌烦学校。

白若素坐在驾驶座上,用后视镜中看着坐在后座的两个宝贝儿,心里很矛盾,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俩都开心呢。

“妈咪,你不要操心我们,欢欢很快就会习惯。是吧,欢欢?”

顾乐晨一眼就能看出妈咪在想什么,妈咪在卸下心防时,也就是和他们在一起时,不管什么样的心事都写在脸上。

顾慕欢看了一眼妹妹,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

“恩。”

他是不喜欢学校没错,可是妹妹喜欢,妈咪也希望他能像一般同龄孩子一样。既然他最爱的两个女人都想他去学校,那他当然也没有不去的理由。

至少在让妈咪和妹妹开心的理由下,他的那些不想去学校的理由也就不是理由了。

“那就好。宝贝儿们坐好了吗?出发!”——

顾家老宅

今天顾翔烯和顾太太墨兰刚刚从欧洲旅游回来,刚到家还不到半个小时,顾安之就回来了。

自从若若去世之后,他们担心安之一个人住在当初的公寓里会胡思乱想,再加上那个时候他受了重伤,行动不方便,必须有人照顾才行。

于是便让他搬回了老宅来住。

墨兰和顾翔烯在若若去世的第三年,正式去注册结婚,成了夫妻。

她也没有再用南宫宛这个名字,除了五大家族的人,没人知道她以前的身份。

自从和顾翔烯在一起后,她基本上辞掉了暗门的长老职位,完全以她本来面目示人,做她的幸福顾太太。

“咦,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开车去接你们啊。”

顾安之一进屋便看到原本以为还在欧洲的两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这次旅游时拍的照片。

“你那么忙,何必非要让你跑一趟。快,过来,让妈妈看看,你的枪伤真的没事了吗?”墨兰拉着顾安之就开始脱他的上衣,要亲眼看看才会安心——

欢脱的小剧场——

iheejun:夏景柒小盆友,我很好奇,想问你关于你家未来老公,曾经说过要娶乐乐为妻,你有什么想法?

夏景柒:我现在对你的男人,小黑更有想法

顾乐晨:贝贝帅吗?如果比Jack爹地还有我爸比都帅的话,那我可以考虑一下

顾慕欢:…………

鑫鑫麻:…………贵圈真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