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二七:本宫有件事想求尘王妃帮忙

“王妃,万万不可,属下这就说!”

显然,苏苓对玉树的威胁很快就起到了作用!

而接下来,碧娆站在一旁虽然始终没有说话,但她很想知道,隔壁老王是谁!

不然,为啥玉树对隔壁老王这么担惊受怕?!

难不成,有基情?!

不管碧娆此时的想法如何,但是玉树在说完之后,脸色明显为难的一闪,而后望着苏苓神色苦哈哈的笑道,“王妃,属下若是说了,那你能不能替属下保守秘密!至少不要让三爷知道,是属下说的!”

“可以!”

苏苓镇定的点头,看到玉树这样的表现,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他所说的话,肯定是凰老三吩咐过不准他对外宣扬的!

并且,这其中不能宣扬的人,很可能就包括她自己!

如此想来,苏苓也是醉了!

凰老三这厮,好像永远也改不了对她隐瞒各种是非的举动!

尼玛,日子过的是不是太舒坦了!

当然,随着苏苓不停变换的表情,玉树也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很快他沉沉的叹息了一声,而后低沉的口吻说道:“王妃,其实你真的误会三爷了!他对那个谷兰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只不过,三爷之前拍了醉清和墨影去调查谷兰这三年来的过往,后来在偶然的机会,他们发现谷兰之前似乎和楼越国的二皇子接触甚密!而且,按照当年谷兰孤女的身份来看,三爷怀疑她是楼越国派来的歼细!

其实,在当年谷兰还没出事的时候,三爷就曾经试图调查过,但那时候大家都年轻气盛……王妃你懂得,哈!

后来,恰逢谷兰出事,所以三爷即便想再调查,但也没什么意义了!所以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但如今,谷兰再次没有任何预兆的回来,不光是三爷,就连我和临风都觉得不太对劲!是以这段时间,三爷一直在紧密的调查着谷兰的事,让娆妹去她身边伺候,也是为了看看她能不能露出什么马脚!

王妃,属下汇报完毕!”

玉树几乎是一口气都没停,直接将所有的话全部诉诸出口!

而在苏苓细细听着他的阐述之际,也不由得想到了曾经楼湛和她说过的那些话!

他说,谷兰是来自楼越国!

加上凰老三对谷兰的怀疑,那她可不可以认为,谷兰就是楼越国不远万里送到齐楚国的歼细!

但,当年四国分裂之后,各国都相安无事,楼越国突然送来了谷兰这个细作,而且还特意靠近凰老三,其目的又是什么呢?!

楼越国的二皇子,她不止一次的听到这个名字,如今还真的有些好奇了!

“王妃,属下句句属实!内个……隔壁老王的事,能不能暂且缓缓?”要不说玉树心大的漏风呢,如今也就他一直相信隔壁老王确有其人!

问题是,他身在王府暗卫这么多年,难道不清楚王府是一座独立的府邸,哪特么来的隔壁老王啊!

自然,在玉树这般听话的举动下,苏苓觉得暂时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这个事实比较好!

毕竟,有这么一个容易倒戈的暗卫,凰老三训练人的本领也是没谁了!

“嗯,我会慎重考虑的!玉树,从今儿起,你不必在我西园附近守着了,我给你个任务,去幽谷阁附近盯着谷兰,既然大家都对她有所怀疑,那就从她身边开始下手!你们可有调查出来,这次她回来之前,还和谁接触过?”

苏苓似乎搪塞玉树般,不再提及隔壁老王的事,而这一点也让玉树忧心忡忡!

但乍闻苏苓让他去幽谷阁守着,玉树惊慌了,“王妃,不用了吧!幽谷阁那边,一直都是墨影守着呢!如果你想知道什么,叫墨影过来问问就行了!属下奉三爷命令,要在西园这保护你的安全呢!”

玉树一想到自己要去幽谷阁,心里就各种突突!

他好不容易让三爷同意将他留在西园,现在怎么能再被送去幽谷阁!

他在这里,天天都能看到可爱到家的娆妹,日子不知道有多逍遥呢!

“废话那么多?去不去?!”苏苓闻声斜睨了一眼不太甘愿的玉树,对于他这种二皮脸,苏苓有的是办法治理他!

见苏苓骤然提气冷喝,玉树是欲哭无泪!

最终只能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视若无睹的碧娆,随后瘪着嘴,委屈的点头,“属下遵命!”

“你现在就去吧!顺便去把宫里的吴太医叫过来,你告诉吴太医,让他仔仔细细的给谷兰诊脉,看看她的身子是否有她所表现的那么孱弱!”

此时,苏苓气势大开,而且脑海中也早已形成了清晰的思路!

既然大家都在怀疑谷兰,那她也再没必要为了她和凰老三的事情分神!

如果谷兰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只要调查处结果,想来一切就能迎刃而解!

彼时,如果知道后面会发生那么多事的话,苏苓也许会对自己此时的轻敌而冷笑不已!

甚至,连她自己也想不到,谷兰为了留在王府,或者说为了将她和凰老三拆散,竟然不惜对自己下那么重的手!

以至于在苏苓和凰老三分开的那一天,整个京城内密布阴雨,大雨淅淅沥沥的仿佛在为苏苓的心伤而落泪!

自然,这场景也不远了,不过是三天之后而已!

在玉树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西园之后,苏苓烦躁的揉了揉眉心!

她从来没想过,一个谷兰的出现,竟然能惊动这么多人!

*

翌日清晨方至

苏苓刚刚洗漱起身,而简单用过早膳之后,也正想着要如何调查谷兰的事情之际,厢房门外骤然出现的小厮,忽地开口道:“启禀王妃,权青国公主求见!”

苏苓蹙眉看着小厮,不禁有些疑惑!

她回来已经好几天了,没想到权佑曦会在这个时间突然找上门,不过想想这个权青国的大公主,似乎为了凰胤璃,的确做了不少的牺牲!

毕竟,当初凰胤璃擅自离宫,而她就这么安稳的等在东宫内!更别提上次的宴会中,凰胤璃一下子就册封了一个侧妃和一个良娣,这对她来说,也可谓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了!

而随着苏苓话落,西园外的一袭织锦对襟藕色长裙的权佑曦也款款而来!

再次相见,苏苓站在院落中,望着眉宇间噙满轻愁的权佑曦,不由得低声开口,“难得权佑公主驾临寒舍,好久不见,有失远迎!”

伴随着苏苓有礼貌的寒暄,权佑曦的眸子也瞬间就胶着在她的身上。

不知是不是苏苓多想,她怎么好像看到了权佑曦眼眸内一闪而过的水光?!

这是几个意思?!

“尘王妃,别来无恙!”

权佑曦独自一人走进西园的院落,身边也没有任何婢女傍身,面对苏苓时候也低声的寒暄着。

但她语气中的一抹怅然和眉宇间的愁绪,都不期然的让苏苓开始暗自琢磨!

看这样子,她在东宫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

诚如苏苓所想,在两人一同走进厢房并落座之际,权佑曦才略带歉意的笑道:“突然造访王府,打扰了尘王妃,还请见谅!”

权佑曦出身宫廷,且一身礼仪教诲都学习的相当到位!

哪怕是挑剔的苏苓,也不得不承认,权佑曦这位公主,若是和凰烟儿摆在一起,那才真是鲜明的对比!

不管她对权佑曦有何种的情绪,但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她们之间也从未有过利益冲突,所以权佑曦来找她的举动,此时苏苓也略有明了!

“权公主严重了!不知你今日前来,找我有什么事?”苏苓就是这样的人,在她自认为和交集不多的权佑曦面前,她直截了当的便询问出口。

毕竟,拐弯抹角的说话,太影响她现在的思路!

此时,窗外的初阳顺着门扉射入厢房之中,而坐在苏苓对面的权佑曦,乍然见苏苓询问,几乎是眨眼间,就泪盈于睫,也许是骄傲的自尊让她不能太过放纵,但她憋着气不停落泪的模样,却差点没闪瞎苏苓的眼眸!

别特么告诉她,这权佑曦过来是跟她诉苦的!

又或者,难不成权佑曦也爱上凰老三了,想让她成全他们?!

别怪苏苓现在的头脑太跳脱,遇到这么多事后,她没抽羊癫疯就算够镇定的了!

很快,权佑曦也许知道自己的表现太*份,于是拿着手帕轻轻擦了擦眼角,含泪浅笑的看着苏苓,道:“让尘王妃见笑了,本宫今天过来,只是有件事想求尘王妃帮忙!”

***

这是一更,今天有五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