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二四:这都是什么鬼?

“尘哥?你为什么叫他尘哥?普天之下,我好想只从你的口中听说过这种称呼!”

没人知道苏苓为何突然提及谷兰对凰老三的称呼,而难得见苏苓有问题询问,所以凰烟儿立马不甘落后的冷笑道:“皇嫂,你当然听不到别人这么叫皇兄!因为尘哥这个称呼,是当年皇兄亲自应允谷兰才能叫的!”

苏苓:“……”

在凰烟儿略带讽刺的语气说完,苏苓暗暗看了一眼小心谨慎的谷兰,随即便眉宇间挂满疲惫,旋身走向了自己的西园!

而就在她的身影刚刚走到凰老三身边时,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旋即,他目不斜视的睇着凰烟儿和赫连锦瑟等人,冷声道:“出去!”

“皇兄……”

凰烟儿似乎仍旧有些不忿,她始终想不明白,到底苏苓有哪点好!为什么连谷兰回来后,皇兄还是对她刻意的偏帮!

但,不管凰烟儿如此不甘心的暗自跺脚,凰老三依旧是生冷的开腔,“不要让本王说第二遍!出去!”

“尘哥……真的不怪公主……”

面对凰老三的怒气,谷兰幽幽怨怨的望着他低声呢喃,但恰在此时,也许是急火攻心,她一句话还没说完,下一刻便眼睑低垂,身子虚弱的往后面倒去!

见此,赫连锦瑟和凰烟儿纷纷惊呼,“谷兰……”

而苏苓虽未回眸,但从声音上也能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她本就跌落谷底的心情,在凰老三骤然松开她的手腕,且以迅捷的速度闪身到谷兰身侧时,在苏苓看来,一切都不必再多说了!

他曾说,王府内,有她一人足矣!

这话,放在今日的场合下,显得何等的可笑!

而他,曾经说对谷兰不是情爱!但在谷兰晕倒之际,他所表现出的举止,又是何等的讽刺!

凰老三,原来喜欢一个人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

但,对一个人死心,却只需要一瞬间!

当苏苓佯装无事的走进厢房,并顺手将房门紧闭之后,院落内发生的所有事,也都被她彻底屏蔽在厢房门外!

接下来的时候,一直到傍晚来临,苏苓都没有走出过房门一步!

就连凰老三,也不知去向!

而整个西园门外,就只有碧娆一脸担心忧虑的不停踱步,偶时敲敲门问候一声,却得到了只是静谧的沉默!

这一日,王府的后院,开始不再平静!

*

厢房中,苏苓孤坐在窗边,四周空荡荡的感觉,就连窗外的蝉鸣声都似乎被放大一样的刺耳!

门扉窗口紧闭,房间内感觉不到半点风声,可在苏苓稳坐于窗边之际,却总是有不停的嗡嗡声在耳边掠过!

门外,是碧娆低声的询问。

门内,是她低浅的呼吸声。

“丫头,这么点事,就扛不住了?”

忽然间,一声低沉且苍老的询问在如斯安静的厢房内骤然响起!

就连沉默中的苏苓都为之一愣!

不可否认,她的确有那么片刻的失神!因为来人竟能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而且不留半点痕迹!

这,来者是敌是友?!

苏苓循声望去,在已经有些暗色的厢房内,便看到了一个年迈的老者,正捋着胡须,含笑望着他信步而来!

这人,虽头发花白,但却鹤发红颜!声音也略显苍老,偏偏他的脸颊却色泽红润有加,且一双眸子炯炯有神!

“你是谁?”

苏苓噙着警惕望着鹤发老者,说不上为何,在她如此警觉的情绪中,似乎并未感觉到对方的恶意!

诚如苏苓所想,年迈的老者闻声便淡笑,“丫头,你不是一直想见我嘛!现在我玉伯来了,你却不认识了?”

“玉伯?”这个称呼,在一瞬间就让苏苓联想到了玉肃之!

她知道,玉这个姓氏,乃是前朝所有,如今天下间除了玉肃之,别人都没有听过这个姓!

但,这老者自称玉伯……

刹那间,苏苓几乎下意识的就站起身,打量着一袭布衫的玉伯,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创建凤门和凰门的……玉伯?你就是玉肃之口中的神秘人?”

闻此,老者似是不屑的撇撇嘴,同时手臂也不停的在自己身前挥了挥,道:“别听那个小子乱说!什么神秘人,我玉伯有名有姓,我乃是玉肃之的干爹兼亲师傅!”

苏苓:“……”

亲师傅?师傅还分亲的和后的嘛?!

老头,你特么在逗我?!

当然,苏苓暂时还搞不清这老者的真正来意时,她也不会表现出过多的情绪!

眼下,她仍旧略带戒备的站在窗口边,而玉伯见到苏苓脸蛋上的一抹顾虑,不由得笑道:“丫头,你不会如此戒备!这天下间谁敢伤害你,我玉伯第一个和他拼命!

是不是老凰家那个三小子惹了你?如果你不高兴的话,玉伯现在就去灭了他!”

苏苓:“(⊙o⊙)!”

请原谅她再次浮现出这等惊讶的表情!

真不是她承受力低下,而是因为这玉伯的话,太霸气了有木有!

说灭了凰老三!还能说得那么霸气!好像他分分钟就能瓦解一个王朝似的!

等等!

瓦解一个王朝?!

忽然间,苏苓为自己心底窜上这样的情绪而震惊!

早就说过,很多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现在仔细看着玉伯的表现,再加上曾经玉肃之跟她说过的话!而若是再联想起娘亲背后很可能承载着整个凤家宝藏的秘密,这一切的一切,苏苓突然觉得像是一个很深很深的深水漩涡!

以至于,她若是一不小心涉足其中,可能就别想轻易脱身离开!

就在苏苓为这样的想法而惊愕之际,玉伯却身形一闪,便站在了苏苓的面前,近距离的打两下,这玉伯的身高也只是比苏苓高了半个头而已,但是他身上那股子凛然的气息,却让苏苓再次加强了戒备!

“丫头,你这体质不错啊!想不想习武?玉伯可以教你!这样一来,以后若是老凰家的小子欺负你,玉伯保证你用我教你的功夫,立马将他踩在脚底下!”

眼看玉伯说话越来越不靠谱,苏苓不由得眼眸一暗,状若无事的问道:“玉伯,不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啧啧啧!你这丫头,跟玉肃之那小子说话挺开朗的,怎么面对我老头子的时候,就变得这么郑重其事的!你再这么稳重的话,玉伯可不高兴了啊!”

苏苓:“……”

这尼玛是什么鬼啊!

她稳重还有错了?!

正当苏苓心里对玉伯的出现感觉到无比的惆怅和诡谲时,玉伯却忽然间凑近她,低声说道:“丫头,小心那个谷兰!还有,若是有一天,你不想在这王府里生活的话,那么就到珍珠岛来找我!就这么说定了啊,我等着你奥!”

话落,玉伯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在苏苓的房间内!

而他所留下的话,却让苏苓整个人都不好了!

珍珠岛?又是什么鬼?

他一个外人,会亲自来提醒她小心谷兰,难不成她目前为止所了解到的谷兰,都只是表面吗?!

还有,他咋就那么确定自己一定会离开王府呢!

就算她方才的确在想着自己未来离开王府后的生活,但她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王爷!小姐在休息呢!”

当苏苓还没搞明白神出鬼没的玉伯究竟是何来意时,就听见门外的碧娆以不算恭敬的语气,对着来人低声说着。

看来,碧娆真的长心了!

她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不知道为何,这个玉伯出现又离开之后,苏苓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不可否认,这个玉伯给她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而且包括他说话的言行举止,都让苏苓觉得很熟悉!

仔细想想,玉伯说话的那个调调,不就是跟她自己一个德行嘛!

搞不好都是穿来的大军成员之一吧!

在短时间内,苏苓为自己还有闲情能自娱自乐的心情点了一个赞!

随后,在碧娆惊呼声中,苏苓方收敛起所有的表情,厢房的门扉也骤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而后,一个宽肩窄臀的凛然身影,便赫然入目!

见此,苏苓淡笑,“王爷怎么有空来?”

语气轻轻,神色淡然,连询问都是那般常见的疏离,苏苓再次看到凰老三的时候,心境已然不同……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