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80 出门

“方表小姐。”春柳跑过来和幼清道,“二小姐不知道去哪里了,太太让您现在去大小姐房里。”

要姐妹送嫁,薛思琪找不到人,按理应该找薛思画的,只是她的身体,在这样又闷又热人又多的情况下,方氏怕她会吃不消。

“你去吧。”夏芷晴笑着道,“我们就在这里待着。”又指指赵芫,“我帮你看着她。”

赵芫不以为然,回道:“我说我不会再乱走动,就会说到做到!”

幼清失笑,和夏芷晴道:“那我先过去,你们先在房里坐会儿,若是一会儿人到了你们可以在抚廊上看的,他们定是要去烟云阁给老太太辞别,你们站在抚廊上视野很不错。”

“知道了。”夏芷晴颔首,“去吧,有什么事我们会找服侍的人。”

幼清应是和其他几个人打了招呼跟着春柳去了罩院中薛思琴的房间,方氏正陪着薛思琴说话,幼清一进去方氏就道:“你二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到处都找不到人,只能让你过来了。”

“家里人多,她在哪里坐会儿大约也是不好找的。”幼清说完,就想到了花园的假山里头,薛思琪和孙继慎已经见过了,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这鞋子要捧着,步步糕呢,要先放进轿子里吗?”

“是。”方氏让人将包袱递给幼清,陆妈妈笑着解释道,“一会儿新郎倌到门口时你就守在门口,他不给你开门的封红,你就压着门不叫他进来就成,等他们去给长辈辞别的时候,你就将大小姐的鞋子和糕放到花轿里去,到时候周妈妈会和您一起,她会教您怎么摆。”

幼清轻轻笑了起来,想到今天祝士林遭的“挫折”,点了点头,又朝盘了头发点了眉唇的薛思琴眨眨眼睛,“这可是头次见姐夫,封红给的少了我可不开门。”

薛思琴紧张的不得了,见幼清打趣她,脸上越发的红。

“大公子呢。”全福人已经带着薛思琴的陪房丫头们先行一步,这会儿袁夫人主持,陆妈妈闻言就道,“大少爷在外院,约莫会和新郎倌一起来。”

袁夫人摆手,笑着道:“那边叫三公子跟着就成,先把大公子找来。”

陆妈妈就让小丫头去找薛霭。

薛霭被找了过来,袁夫人和他仔细交代了一通,薛霭也是首次做这大舅爷,听的非常认真仔细,袁夫人笑着道:“大公子这责任大的很,嫁了大小姐后头还有二小姐,三小姐。”又看着幼清,“还有这位表小姐,可不是跟亲妹妹相同,只怕也是要你背着上轿的,可不是责任重大。”

方氏闻言笑着点头:“可不是,这一声兄长可不是白喊的。”

房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薛霭回头看向幼清,孩子气的抱着个红布包袱,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透着丝难得一见的狡黠调皮的样子,他就想到方才在夹道里被赵芫堵着的情景,幼清也是这样笑着,眼中除了好奇便只有笑意……

除此之外,别无旁的情绪。

薛霭移开目光,视线落在薛思琴摆在桌面上预备戴的凤冠,金光耀目华贵喜庆,若是这凤冠戴在幼清身上,大概也是极美的。

想到这里他心头一顿,撇开这心思转头去回袁夫人的话。

有人吆喝着:“新郎倌进来了,新郎倌进来了。”话落,周长贵家的来了笑着道,“方表小姐快将门关了。”

幼清哦了一声立刻将房门关了。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了错落的脚步声,袁夫人帮着薛思琴将凤冠带上,又给她整了整衣衫,薛思琴紧张的握住方氏的手,找着话和她说:“你在这里,那花厅里的客人谁在招待?”

“你姑母在那边,陈夫人和夏二奶奶都在,你就放心吧。”方氏说着握着薛思琴的手,哽咽的道,“昨晚上娘和你说的话你一定记住,赵妈妈虽有些耳背身体也不大好,可毕竟经验足,你若是有事拿不定主意,就多问问她可知道。”

“好。”薛思琴点了点头,眼睛已经红了,方氏也撇过头去。

周长贵家的正隔着门和祝士林说话:“如今这门可是我们表小姐守着呢,新姑爷想进来,可要问问她才是。”

里外一阵大笑,幼清也忍不住红了脸,她行守门礼还是头一次。

门缝里塞了两个封红进来,周长贵家的捡起来交给绿珠收着,又道:“过大门容易,进闺房难,新姑爷不如将方才念的《女戒》在这门口念一遍好了,也让我们小姐听听,新姑爷可是那极疼人体贴的,往后和您比翼双飞,日子也过的踏实是不是。”话落,朝陆妈妈眨眨眼睛。

陆妈妈掩面笑着,满脸的喜色:“可不是,那《女戒》我们小姐可没有听着,姑爷快念了才是,要不然就要过吉时了。”

众人忍俊不已。

祝士林也不磨蹭,爽快的道:“《把女戒》拿来。”随后就听到他在外头一声一句的念着《女戒》,待他念完周长贵家的转头去看幼清,幼清抿唇笑着微微点了点头,薛思琴已经羞的无处躲,对幼清道,“清妹妹,饶了他吧。”

周长贵家的笑了起来,对着外头就道:“还是我们大小姐会疼人,这要是不开门,只怕我们都落不着喜酒吃了。”说完,和幼清两人一人一边的开了门。

幼清将大红的盖头递给祝士林就退到了一遍,等祝士林进来,她便和周长贵家的抱着鞋子和糕出了门。

“等辞长辈他们就该出来了。”周长贵家的扶着幼清,“表小姐累不累,要不要先歇会儿。”

幼清摇摇头,心情很好的道:“家里办喜事怎么会不累的,不过心里高兴也就无所谓了。”她笑道,“这糕等到了以后是要摆在床头的吗?妈妈要不要和跟轿子的春银说一声。”

“都交代过了。”周长贵家的笑道,“她办事细心,断不会被人抢了去的。”

幼清抿唇笑着,和周长贵家的已经过了垂花门,来迎亲的人并没有跟着进内院,这会儿还都在外院的花厅里吃酒,幼清出了垂花门就能听到各种嚷嚷的嘈杂声,周长贵家的扶着幼清朝左边一拐就进了轿厅。

抬轿子的人不在,有祝家跟来的四个婆子守着,一件幼清和周长贵家的出现几个婆子立时就明白了,忙帮着掀了帘子,幼清就蹲下来将糕和放在地下,鞋子摆在糕上,一会儿薛思琴上轿后便能踩在上头,寓意步步高升!

摆好了糕和鞋子,周长贵家的留了两个婆子守着,挽着幼清道:“方表小姐,我们回去吧,这里有人守着就成。”

幼清颔首,两人刚出了轿厅,忽然迎面就走过来一人,躲闪不及的四目碰上,幼清微微一愣飞快的打量了那人一眼,靛蓝的湖绸直缀,身材高大,长眉凤目气质英武,是郑辕,幼清对他印象深刻,所以一眼便认了出来。

郑辕怎么会来帮祝士林迎亲的?幼清眉梢微挑。

周长贵家的没想到会碰到人,忙将幼清护在身后,行了礼道:“郑六爷您可是有什么事?”又指了指花厅的方向,“他们都在那边。”

“多谢。”郑辕也显得很意外,视线在幼清面上微微一转,便认出来是薛家的表小姐,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他这才回周长贵家的话,“到并非是寻不到花厅,而是想要找个人给新郎倌带句话”

“我们正要回去。”周长贵家的笑道,“若是方便郑六爷便告诉奴婢好了,奴婢定将话给您带到!”

郑辕微微一笑,颔首道:“皇后娘娘方下了懿旨,令府衙为祝兄开道,稍后回去的路走长正街便可!”

周长贵家的愣住,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来,郑辕的身份她当然知道,可是祝士林不过一个名不经转的小官,皇后娘娘怎么会因为他成亲就下懿旨呢,她当即就想到了郑辕,难道是郑六爷帮忙的?

“是!奴婢一定告诉新姑爷。”周长贵家的说完,忍不住回头看来看幼清,就见幼清也正若有所思的样子。

郑辕微微一笑,长眉飞扬,朝幼清微微颔首负手而去。

周长贵家的道:“表小姐没有惊着吧。”她歉意的道,“是奴婢的错,明明已经打过招呼了,却没有想到还是碰到人了。”

幼清无所谓,心里却想着皇后懿旨的事情,郑辕很奇怪啊,前头陪着蔡彰来府里胡闹,这转眼功夫就帮着祝士林迎亲,还能求了懿旨让府衙的衙差给迎亲的队伍开道,便是严安的长子当年成亲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她不再想,和周长贵家的回了内院。

拜别,磕头,哭嫁……薛思琴由薛霭背着出了薛家的垂花门,轿厅里大红的轿子敞着帘子,薛思琴踩在步步糕上落了座,媒人放了轿帘有人嚷着起轿……

敲锣打鼓,鞭炮连天声中,薛思琴出了门。

陶妈妈和陆妈妈抬着水站在门口,待轿子和陪嫁出门,便将水泼在了门口,随即吱吱嘎嘎的将大门重新关上。

幼清站在人去楼空的闺房里,也红了眼睛。

等三朝回门时薛思琴就不能再喊她大小姐,而是姑奶奶了。

“我们去正院吧。”绿珠递了帕子给幼清,轻声道,“那边也该开席了。”

幼清微微颔首回了智袖院,赵芫和夏芷晴依旧在里头,薛思琪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正和夏芷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见幼清进来赵芫朝她招招手,笑问道:“拿到红包了,快拆开我瞧瞧。”

应该不会多的,幼清不想在众人面前拆开,多也就罢了若是少了岂不是落了祝士林的面子,她笑着道:“这可是我的,我得仔细收着才成,拿出来这好彩头可就没了。”

赵芫也不过随嘴一说,笑道:“那你仔细收好了,免得哪天丢了可要哭鼻子了。”

幼清笑着坐下,视线落在薛思琪面上,薛思琪也正望着她,问道:“门是你守的?”原本应该是她的。

“是,三姐在忙,她们便找了我去。”幼清轻轻笑着,简明扼要的将薛思琪的不知所踪含糊带过去。

薛思琪很别扭的哦了一声。

夏芷晴水晶一样的心肝,顿时看出两个人之间的微妙,顿时笑着和薛思琪道:“阿芫说过些日子她下帖子给我们,请我们去她做客,到时候你和幼清一起来啊,我们找个机会好好说说话。”

薛思琪本来挺高兴的,可一听和幼清一起去,越发不自在起来,道:“好啊,到时候若是有空我一定去。”

赵芫拉着幼清低声道:“你大哥回外院去了,你见着我哥哥没有?”

“没有。”幼清摇头,“应该在外院。”

赵芫哦了一声,轻轻笑了起来:“我刚才看到他背着琴姐出门来,真是高大英俊,又体贴稳重。”

幼清正喝着茶,就差没被她呛着,忙拿了帕子出来掩着唇,惊愕的望着赵芫,赵芫却像是完全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似的,道:“你怎么了,好好的喝茶还能泼出来。”

幼清无奈,只好陪着笑。

过了一会儿那边喊着开席了,来送嫁的都是薛家常来往的通家之好,花厅里摆了六桌,虽坐着不算宽敞可却热闹异常。

幼清一进门,靠着门口坐着的几位夫人便微微一愣,视线一下自聚在她身上,待她走过几个人又低声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她的身份,幼清和薛思琴引着几位小姐在外侧的桌子上坐下来,赵芫看见自己的娘正和夏二奶奶说话,她笑着跑过去打了招呼,夏二奶奶笑道:“阿芫的个子又长高了不少,这往后若是相亲事还要多考量一项男子的身高了。”

赵夫人穿着一件妃色绣宝相花的褙子,虽打扮的素净但却不失雍容,赵家的家风其实很复杂也很特别,既纳入了清流官员的低调质朴,又保留着勋贵士族的张扬不羁,这样的反差很奇特,就如赵夫人和赵芫。赵夫人出声世家,娘家在前朝出过一位阁老三位进士还有一位探花,是名副其实的书香门第,所以矜持高贵处处讲究礼节规矩,可赵芫却不是这样的,洒脱直率又不失天真,不敢说她视规矩如无物,但绝非是古板守旧的人。

所以,赵夫人一开口就是谦虚的贬低自己的孩子:“痴长了个子罢了,是半点规矩都没有,若是叫我选,我倒愿她矮点傻点,也好过跟脱缰的野马似的,总也驯服不了收不了心。”

夏二奶奶掩面而笑:“我看着阿芫就喜欢的很,你要是不喜欢明儿给我做女儿好了。”笑着,目光一转就看到了正在和夏芷晴说话的幼清,眼睛顿时一亮,问赵芫:“那位小姐是薛家的表小姐,姓周还是姓方?”说完,忍不住回头打量了一眼正与人说着话的薛梅。

“方幼清。是舅爷家的小姐。”赵芫习惯了母亲只要见着夏二奶奶就数落她,也不介意笑着道,“那我过去了。”

赵夫人点点,夏二奶奶颔首见赵芫走远她挨着赵夫人道:“以往只听说过,这还是头一回见到方家小姐,长的可真是不错,就是不知道性子如何。”

“是很漂亮,看着倒是很温顺。”赵夫人就喜欢温顺乖巧的小姑娘,所以每每一比较就觉得自家女儿实在是不称心,可她偏又只得了一个女儿,越发的见赵芫就忍不住数落几句。

“我瞧着也是。”夏二奶奶目光一转,笑道,“说起来文哥儿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吧。”夏芷晴是长女,下头还有两个弟弟,一个九岁一个六岁,都还小。

文哥儿是赵子舟的乳名。

赵夫人心头一动忍不住又打量了一眼幼清,视线一转又在薛思琪面上看了看。

“薛大太太性子绵软,养出来的孩子都不是那跋扈专横的,我瞧着一个比一个好。”夏二奶奶笑着道,“你可别犹豫来犹豫去看花了眼,季行刚进了翰林院,薛家如今也不是那小门小户。”

这个道理赵夫人明白,以往她也不曾小看薛家,闻言低声道:“这事儿我得回去和老爷商量商量,再说,文哥儿如今身无功名,说起亲来我难免少了些底气。”

“薛侍郎和薛大太太都不是这样的人,你瞧祝行人如今也不过八品,寒门子弟,薛侍郎可是犹豫都没有犹豫过,我瞧着你大可放心。”夏二奶奶话落便拍了拍赵夫人的手,朝正笑着过来的薛梅笑道,“今儿可真是辛苦你了,姑奶奶回娘家本该享福的,如今你福没享到反而是受累了。”

“哪能呢。”薛梅在夏二奶奶身边坐下和赵夫人打了招呼,笑道,“娘家的事便是再累我这心里都是甜的。”

几个人笑了起来,夏二奶奶说起周礼来:“……周大人今年评了个优,等任期一满您可就要回京城了吧,到时候这娘家就在跟前,您就不用再这般挂着心了。”

“托您吉言。”薛梅满脸的笑容,“不过想回来只怕这两年是不能够的,只得我老了能踏踏实实的在京城住个几年,和你们好好走动走动才好。”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陈夫人也走了过来,笑道:“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又指着那边的徐夫人,和薛梅道,“刚才在找您,也不知你们说上话没有。”

“那我去瞧瞧。”薛梅起身和几个人打了招呼便去找徐夫人。

徐夫人一见她来,眼睛望着那边小姑娘们坐的一桌和薛梅道:“便是那梳着双平髻模样艳丽的就是了?”

薛梅点点头。

徐夫人眼睛明亮,紧紧抓着薛梅的手,显得有些激动:“你这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今儿回去我便和嫂嫂说这件事。”她们依附锦乡侯过日子,若能和嫡出的一枝走的近,那好处可真是数不清,更何况徐鄂的婚事这半年来都是徐家最为头疼的大事,若她能做成这个媒……

徐夫人想想就高兴。

薛梅淡淡笑了起来,道:“夫人眼神可真是犀利,幼清可是我们家姑娘里最出挑的一个。”

“当不起夫人的称呼。”徐夫人笑着道,“您喊我五太太就好了,我当家的在族兄弟里排行为五。”又道,“您谦虚了,这一桌子的姑娘,每个都标致的很。”

薛梅笑着,徐五太太又道:“怎么没瞧见周小姐?”

“家里头三小姐身体不好,不能到前头来,我便让她陪着妹妹在房里和老太太说说话,免得我们这里热闹了,那里反倒冷清了。”薛梅淡淡说着请徐五太太落座。

徐五太太满目的赞叹:“真是个好孩子,如今可没几位小姐有这样的耐心和孝心了,您真有福气。”

薛梅笑笑。

热热闹闹的吃了酒席,撤了桌子后大家又坐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都是当家的夫人太太,没法逗留太久,不到未时大家便都纷纷告辞散了回去。

幼清和薛思琪将几位小姐送上车,赵芫叮嘱道:“等我想好办个什么宴,我就给你们下帖子,不准不来!”说完盯着幼清和薛思琪,直等到两人都点了头她跟着赵夫人的车离开。

方氏累了半个月,待人一走家里空下来她便像是被抽空似的病了,薛梅里里外外的忙着,方氏感激的拉着她,道:“得亏你来了,要不然家里可就真的乱套了。”

“和我客气什么。”薛梅笑着道,“你只管歇着。”

方氏笑着点头,又惦记着薛思琴让陆妈妈悄悄派人去三井坊打听,回来的人说那边人来人往的热闹的很,都是祝大人的同僚和同窗,该行的礼也都行了,顺利的很。

方氏这才稍稍放了心。

等三朝回门的时候,薛思琴肤若凝脂般透着红晕,梳着妇人的发髻步态娉婷,眉目含情的时不时看一眼祝士林,而祝士林亦是一表人才,无论走路还是吃饭都是先照顾薛思琴,小夫妻琴瑟和鸣,说不出的甜蜜温馨。

等中午的时候,幼清和薛思琪陪着薛思琴在她原来的闺房里歇脚,薛思琪好奇的问道:“听说那天姐夫喝多了?没有大呼小叫的发酒疯吧?”

“胡说什么。”薛思琴拍了一下薛思琪,“相公回去的时候清醒的很。”又道,“这话岂是你问的,小孩子家的,满脑子里都想的什么。”

薛思琪哈哈笑了起来,抱着薛思琴道:“这有什么不能问的,又不是什么秘密。”

薛思琴大窘不再理薛思琪,问幼清道:“家里都挺好的吧,我听说娘当天就病倒了真是急的不得了,又想回来看看又怕不合规矩,还好陆妈妈晚上遣了人过去和我说了一声,要不然我真是想着连夜回来瞧瞧的。”

“大约是累的狠了。”幼清回道,“休息了一天就好多了,你别总是惦记着家里的事,听说那边的下人大多都是新买回来的,虽说调教了的,但也要费些功夫,来来回回的跑,反而影响了你们。”

这道理薛思琴都懂,可刚出嫁她还没能适应现在的身份。

“周表妹还没有出来?”薛思琴转头望着薛思琪,薛思琪意兴阑珊的点点头,道,“说她做什么,祖母说过几天就把她和二哥的日子定下来,到时候她不回广东也不能住在外面家了。也好,眼不见为净,省的看的我膈应。”

“搬出去也好。”薛思琴叹了口气,“心里的结是解不开的,我也觉得别扭的紧。”

薛思琪就望了眼幼清没说话。

太阳落山前薛思琴夫妻两人回了三井坊,幼清也回了青岚苑,采芩说起送去给方明晖的衣裳:“洮河说大少爷有办法将老爷的衣裳送去延绥,让我们不用再找镖局了。”

“行啊。”幼清高兴的道,“那你把东西收拾出来,再请洮河过来瞧瞧,若是东西太多了我们可以将冬天的衣服先送去,夏天的到是可以缓一缓。”这会儿过去等到那边也要七八月份了,天气凉了下来夏天的衣服自然是用不着了。

“好。奴婢明天就去找洮河。”采芩话刚落,就听到外头小瑜在外头说话,她眉头挑了挑,道,“好像是牛毡家的声音。”她说着站起来,“奴婢去看看。”说着出了门,过了一会儿将牛毡家的领了进来。

“方表小姐。”牛毡家的自二太太被送去拢梅庵以后,每每见到幼清都恨不得时时弓着腰才好,她蹲下来要行大礼,采芩忙过去扶着她,“妈妈也不是头一次打交道,我们小姐还常说您厚道本分,做事又可靠,您也不要生分,有话只管回便是。”

幼清笑着微微颔首,指了下面的杌子,道:“妈妈坐了说话。”又吩咐小瑜,“给牛妈妈倒茶。”

牛毡家的本来半个屁股快落到杌子上了,听了幼清的话忙站了起来,摆着手道:“不用,不用,奴婢说了话就走。”幼清也不强求,等牛毡家的坐下,她问道,“妈妈突然来,是为了什么事。”

牛毡家的就看了看绿珠和采芩,采芩心领神会的带着绿珠出去守着,牛毡家的就从胸口拿了封信出来:“是胡泉送来的,信是从通州来的。”

通州来的信,那就是路大勇那边有消息了?

牛毡家的本以为自己立了大功的,却没有想到幼清并没有多高兴的样子,她顿时心头一沉小心翼翼的将信放在炕几上,低声道:“今儿忽然有个生人把信给了胡泉,说是请他转交给方表小姐,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可又不敢怠慢怕耽误了您的事情,所以就让奴婢送来了。”总不会是什么人打方表小姐的主意写些乱七八糟的信吧?

若真是这样,那他们可就真的闯大祸了。

牛毡家的看幼清的表情,心里越爱没了底。

“我知道了。”幼清淡淡的道,“虽不知道是什么信,可辛苦妈妈跑一趟,这情我记着了。”她说着道,“也代我和胡泉说一声。”

牛毡家的提着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来,她满脸高兴的望着幼清:“这都是应该的,方表小姐客气了。”说着站了起来。

幼清喊采芩进来:“我记得房里还冰着西瓜吧,给妈妈捞一个带回去解解暑气。”

牛毡家的千恩万谢。

采芩送牛毡家的出去,让人捞了个冰镇的大西瓜,又赏了个二两银子的荷包,牛毡家的这才朦朦胧胧的感觉他们这次事情办的似乎并没有那么坏。

等人一走幼清便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

路大勇的字不好看,但一笔一划的写的很清楚。

卢恩充找到了!

不但找到了,他还在卢家宅子对面租了间房子,如今路大勇十二个时辰守在那边,卢恩宠白天在家睡觉,太阳一落山他便出门去喝花酒,直到第二日一早才回来,卢恩充的宅子也是租赁来的,没有成亲,房里只有两位妾室服侍,膝下也没有子女。

房子在这个月就要到期,似乎不准备续租,路大勇还打听到他房里的妾室正在给他置办棉衣棉服,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

“采芩。”幼清喊采芩,等采芩进来她将信给她看,低声道,“路大勇说卢恩宠找到了,似乎他正准备离开的样子,我准备过几日就去通州,你和绿珠准备一下。”

采芩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去……去通州,姑太太不会同意您出门的。”

“我来想办法。”幼清深思了片刻,“别的你不用管,简单收拾些衣物,带些银票和碎银子!”她说话,绿珠也正好进了门,见两个人议论出门的事情,顿时高兴起来,道,“那奴婢去收拾。”

采芩看着绿珠兴冲冲的样子担心不已。

幼清主意已定,卢恩宠对当年的案子太重要了,她知道她去,对方可能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可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找到的人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走了,无论如何她也要把卢恩宠稳住,如若有必要,她给他买个宅子养着他也不是不可以,等时机成熟再将他带出来,作为最关键的证人,道出当年的事情。

她在房里想了一刻,就去找方氏,和她直言道:“我想去趟通州。”

方氏不解,拉着她坐了下来,问道:“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去通州?可是在家里闷了,若实在觉得热的难受,等过几日我带你去十渡那边住几日也成。”

“不是。”幼清知道不把事情告诉方氏,她是不可能答应自己一个人出门的,“我找到了卢恩充。”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方氏。

方氏惊讶的目瞪口呆:“你……真的打算要给你父亲平反,幼清,你可知道,那不是件小事,期间牵扯了多少人多少事,不是你一个小姑娘能办得到的,更何况你父亲现在过的不错,等过几年圣上……新帝登基大赦天下,他就能回来了。”

“姑母!”幼清坚定的道,“我知道您的担心和忧虑,这些我也考虑过,我们总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不确定的事情上,圣上如今也不过四十几岁,身体康健的很,身边又有龙虎山的陶然之整日研究养生的丹药,我们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她说着微顿又道,“父亲的年纪也不小了,我是断不能看着他在延绥蹉跎老去,他和所有人一样寒窗数十载金榜提名,一心想报效朝廷,为百姓做事,可是却被奸人所害落了个戴罪之身,他心里怎么不苦不遗憾。”她在方氏面前跪了下来,“姑母,您不用劝我,我知道我人微言轻,可是这件事我若不做,便是我将来死了也无法闭眼的。”

方氏心痛的蹲在幼清面前抱着她:“傻孩子,你是姑娘家,就该像花一样被人护着捧着,便是你父亲,也不愿你理会这些事,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你听姑母的好不好,安安心心住在这里,等过几年出嫁好生过自己的日子,你父亲也就放心了。”

幼清摇着头,目光坚定的道:“你就让我随着自己的心去做吧,哪怕将来我身败名裂粉身碎骨我也不后悔!”

方氏见她一副执拗的样子,拿帕子捂着脸哭了起来。

幼清也忍不住落了泪,低声求道:“姑母,您放心,我一定会谨慎小心的。这世上除了父亲我最在乎的人便只有您了,我断不会为了救父亲将您牵连进去,今后如何做我有把握。”

“这条路不好走,姑母是怕你……”方氏泪盈于睫,“姑母只想看到你出嫁,幸福的过自己的日子啊。”

幼清叹了口气,给方氏擦着眼泪:“若不能救回父亲,我便是嫁了人也没有办法安心的。一生很长也很短,我身体又是这样的,指不定哪一天我便再睁不开眼,我不想带着遗憾走。”

“你这个傻孩子。”方氏又心疼又生气的拍了幼清两下,“你好的很,一定会长命百岁。”

幼清强笑着,点头道:“人算不如天算,你就允了我吧。”

方氏抱着幼清垂着泪:“你这个傻孩子,怎么就这么执拗的不听劝呢。”

幼清静静听着。

方氏哭了许久才松开她拉着幼清起来,姑侄两人在炕头坐下,方氏低声道:“我既是劝不动你,就只能依着你,可是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断不能答应。”

“我知道,我知道。”幼清点着头,“你让周长贵家的和胡泉跟着我好不好,周长贵是府里的总管事,他若不在姑父肯定要过问的,胡泉很机灵,不会有差错的。”幼清说完,方氏就道,“这件事,你打算瞒着你姑父?”

“是。”幼清点点头,“姑父什么都不知道,将来若我真的不成功,他也能有个不知者无罪的开脱之名,更何况,姑父的脾气您也知道,若是叫他知道了,大概我是什么也办不成的。”

方氏知道幼清说的有道理,沉默了片刻,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若是来得及我想后天就出发,怕耽误了时间再次丢了卢恩宠的下落。”幼清说着握着方氏的手,“我在那边不会待很久的,您就说我身体不好怕热,让周妈妈陪着我去通州的庄子里避暑,想必大家也不会起疑。”

方氏颔首,道:“让陆妈妈也跟着你去吧,有她护着你我放心。”

幼清原想反对,可又怕方氏再次迟疑,就点了头。

可虽是答应了,等幼清一走方氏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她想找个人商量,可又答应了幼清不能告诉人,她拿不定主意,又担心幼清的安危,又怕伤了她的心,私心里又期待着老天真能开眼把方明晖放回来。

纠结不安的过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她把陆妈妈喊到跟前来,告诉她幼清要去通州避暑的事,陆妈妈什么人,一听就知道这事后面瞒着事,她也不问只道:“奴婢一定形影不离的跟着方表小姐。”

方氏还是不放心,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幼清就跟那小牛犊子,拧上了劲她怎么也拉不回来。

晚上薛镇扬回来她便将幼清要去通州避暑的事告诉了他:“天气太闷,她心里就难受的紧,我瞧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就让陆妈妈和胡泉陪着她去通州住几日,那边有河有山的凉快不少。”

薛镇扬因为祭台的事今天和内务府的人起了争执,他没什么心思想别的事,点头道:“多派些人跟着。”

方氏暗暗松了口气。

薛霭和薛潋皆是知道了幼清要去通州的消息,薛潋闹着要一起去,薛霭则是让洮河送了解暑的药丸,几本解闷的书以及好几包包熏蚊子用的艾草……

幼清在五月十五这天动身出了门,随行三辆车,陆妈妈和周长贵家的跟着,采芩绿珠以及玉雪小瑜都近身服侍着,方氏不放心又添了叫李升的小厮,一行人在城门刚开的时候就出了城。

薛老太太刚吃过早饭,让端秋收了碗她问陶妈妈道:“方家的小姑娘走了?”

“走了,这会儿只怕已经出城了。”陶妈妈笑着给薛老太太添茶,薛老太太哼了一声,道,“我听说季行给她送了好些东西?”

陶妈妈笑笑,打着哈哈道:“三少爷也送了不少东西。”说完正好看见薛梅进来,她笑着道,“姑太太来了。”薛思琴也出嫁了,所以薛梅只能唤作姑太太了。

“文茵还好吧?”薛老太太凝眉道,“她就整日在房里闷的,也不出来走动,我看不行就请大夫来瞧瞧。”

“也没什么事,休息几天就好了。”薛梅在薛老太太跟前坐下来,笑道,“娘,徐五太太来了,这会儿刚进大嫂房里。”

这么早就来了?薛老太太微微挑眉,问道:“是为了那件事?”

“嗯。”薛梅笑道,“若是大嫂觉得不错,肯定会请我过去商量的。”

薛老太太对儿媳的脾性了若指掌,闻言不屑道:“她一个人能拿什么主意。”

------题外话------

月票表忘记了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