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77 爱情

“啊?”幼清微微一愣,顿时笑着道,“赵小姐若是想看,不如去新娘子房里吧,一会儿吉时到了新娘子房里可是最热闹的。”

赵芫不愿意:“一会儿再去看新娘子,我们先去外院看看,他们都怎么拦着门的。”又道,“今儿迎亲的人可多了,差不多集齐了朝中的青年才俊呢,怎么说也不能错过了才是。”

幼清挑眉,祝士林在京中没有亲戚走动,来迎亲大约是要请朝中同僚或是往年的同窗,可即便是同僚或是同窗年纪也不会小的,谈不上青年才俊吧,她笑着,不拒绝,但也不答应。

赵芫像是看出幼清的想法似的,道:“新科状元唐禹,算不算青年才俊?还有行人司的宋大人算不算青年才俊!你们到底去不去,要是不去我就自己去了。”

家里今天人多,幼清不了解赵芫的个性,怕她一会儿或是走错了路,或是遇到了什么人闹出什么事来,姑母让她陪着几位小姐,要出了事就是她的失责了,不等她说话陈二小姐举着手,“我去,我去,我听我父亲说了唐状元八股写的好,宋大人诗词是一绝,今儿他们既然要帮着迎亲,肯定是小露一手,我想看看。”

“不准乱说话。”陈大小姐皱眉,“出来的时候娘是怎么交代你的,女孩子家的,说这些也不知羞!”

陈二小姐委屈的不说话了。

“好了,好了。”夏芷晴做和事佬,又劝着赵芫,“这里你又不常来,冒冒失失的要是走丢了还要害的方小姐担心你,你就老实待在这里吧,别给人家添麻烦。”

赵芫不干了,不悦道:“我怎么会添麻烦。”她望着幼清挑眉道,“你不用担心我,我记路向来最厉害,但凡走过的路就没有我不记得的。”

幼清失笑,见赵芫这样就知道拦不住她,可她若是陪着赵芫出去,这里的四位小姐就没有人陪,她索性道:“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吧,不过不能真的去外院,今天人多又杂,我们可以在我三表哥的院子里坐会儿,若他们进来的话一定会在花厅里歇脚,那边离花厅很近的,有什么事也能让人去打听回来。”

赵芫眼睛一亮,觉得幼清的注意好极了,点头道:“那我们赶紧走。”

陈二小姐兴奋的跟着,夏芷晴拉着岳小姐轻声道:“别怕,薛家本也不大,何况还有方小姐陪着我们,不会有事的。”

岳小姐浅浅笑着点头。

“你找个几乎和陆妈妈打个招呼。”幼清低声吩咐春柳,“一会儿若是还有别的小姐到,我不在的话你就去请二小姐,三小姐也可以,不能让人干坐在这里。”

春柳应是,道:“方表小姐若是带着他们去二少爷的院子,要不要奴婢先差人过去打个招呼收拾一番?”

“我让绿珠去了。”幼清笑着道,“也不进房里,一会儿把院子们锁上,我们就在院子里听着,既不会太失礼,也能满足几位小姐的好奇心。”

春柳轻轻笑了起来,道:“还是您想的周到。”

薛潋作为小舅子,今天事情肯定多,更何况新郎官来了,他和薛霭无论谁都是要喝酒的,不灌祝士林几杯酒怎么也不能让他把薛思琴带走。

绿珠提前过去收拾了一番,等幼清她们到的时候院子里除了几个小丫头外一个人都没有,几个人在院子中间摆着的八仙桌上坐了下来,绿珠带人锁了院子门,又派个未留头的小丫头守在外面。

“这里好。”赵芫打量着院子,问道,“是薛潋的院子?”

幼清想起来薛潋大概和赵芫是认识的,更何况赵芫也不是那闲得住的人,便道:“是的。”赵芫又指着隔壁,“那边呢,又是谁住的?”

“大表哥。”幼清笑着将茶盅推给几人,赵芫眼睛一亮,但语气却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哦……原来是薛季行住的啊。”眼睛骨碌碌的转着,打量着隔在中间的围墙。

幼清没注意赵芫的表情,回着陈二小姐层出不穷的问题:“……花厅里开了酒席,一会儿新郎官进门后就会带着迎亲的人在花厅里吃酒,等快到吉时时媒人会去催嫁,新郎官才会到内院来接新娘,磕头,再一起拜别父母。”幼清笑道,“你说的习惯大概是南方的吧,新郎到了以后发了开门封红,新娘就要出门,不能在娘家停留过一刻钟,否则就会不吉利,连走前还要撒把米是不是?”

“对,对!”陈二小姐笑着点头,“还要撒米的,我都想不通是因为什么。”又问陈大小姐,道,“马大人家是南方的吗?”

陈大小姐想了想点头道:“似乎是常州府人。”

陈二小姐就钦佩的看着幼清,笑道:“你可真厉害,知道这么多风俗。”又道,“你是表妹,一会儿要不要去和姐妹要封红?”

封红当然是要给的,不过她不用出面,祝士林会将封红交给方氏,方氏给她就成了。幼清笑道:“大约是有的吧。”她说完,就听到隔着院门二子回道,“方表小姐,三少爷不给开门,说是祝姑爷诚意不够,要罚姑爷在门口唱一首长调。”

赵芫噗嗤,笑的前仰后合:“我就知道薛潋不会安分,这么损的招数都用出来了。”又道,“要我说,唱什么长调,就照着越剧来段花旦就好了。”

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夏芷晴道:“你就知道胡闹,还说人家不安分。”

“那唱了没有。”赵芫起身隔着门问二子,二子笑着道,“没有,姑爷不肯唱,又丢了两个封红进来,还说若是不够先欠着,等以后把俸禄和家用交给大小姐后,让三少爷去跟大小姐拿。”

赵芫哈哈大笑,道:“还算他机灵。”又道,“拦门的就只有薛潋一个人吗。”

二子不知道隔着门和他说话的是哪家的小姐,但是听对方直呼其名的喊薛潋,顿时就知道对面的人是谁,他笑着道:“回赵小姐的话,拦门的不但有三少爷,大少爷的几个同窗以及赵公子和平山书院的几位同窗都在呢,这会儿门口堵着,里里外外都是人,鞭炮都放了十几串了,封红也塞了十几个。”

“这样啊。”赵芫跃跃欲试,“你去和薛潋说,既然拦着就要出点上得台面的难题才行。”她像是有备而来,道,“比如让新郎官把《女戒》换成男子的立场读一遍。”

里外一阵愕然,赵芫就望着幼清,“你那有女戒吧?找一本出来,现成的给他拿过去。”

幼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虽觉得这样有些胡闹,但也觉得有趣,就对赵芫道:“我让绿珠去拿。”又和绿珠道,“也不用舍近求远回我们房里,去和二小姐房里随便个人说一声,拿一本过来就成了。”

绿珠很兴奋的应是,开了门和二子道:“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那你快点。”二子着急的道,“指不定三少爷就撑不住了。”

绿珠点着头提着裙子飞快的跑走了,过了一会儿气喘吁吁的把《女戒》拿了过来,赵芫隔着院门道:“让他换男子的立场读,不然就失了趣味了。”

“诶,知道了。”二子应了一声,拿着本子就走了。

夏芷晴闭笑闭的脸都红了,指着赵芫道:“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鬼点子。”又道,“可小心了以后你成亲,别人也让你的新郎官读女戒!”

“读就读呗!”赵芫不以为然,“他若连这点苦都受不得,我还不嫁给他了。”

大家哈哈大笑,陈小姐和岳小姐用帕子掩面,满脸通红。

赵芫拨弄着茶盅,望着笑盈盈的幼清:“不是说府上还有位表小姐吗?今儿怎么没有见到?”

“她身体不大舒服。”幼清笑着道,“在房里养着呢,赵小姐可是有事找她。”

赵芫扬眉,昂着头道:“怎么你们府里的小姐不是这里病就是那里病的,真是太娇弱了。”她说这话语气不大好,夏芷晴怕幼清生气,忙扯了扯赵芫打断她的话,笑着道,“方小姐别介意,她就是这个样子,一说话就没个轻重的,其实没有什么真的坏心。”

“我知道。”赵芫这样的心直口快,年纪也不大,是最美好的,幼清一点也不介意,笑着道,“赵小姐这样倒是我们不常见的,却是和我们姐妹不同。”

赵芫一愣就打量着幼清,饱满光洁的额头,清秀的眉毛,大而明亮的凤眼,唇瓣像是落了晨露的樱桃,真的是美艳绝伦,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来,问幼清道:“你和你大表哥熟吗?为什么带我们来你三表哥的院子里,而不去他的院子呢。”

幼清不过觉得薛潋的院子近点罢了,她笑着道:“一家人有什么熟不熟的。大表哥近日不在家中住,我怕他那边乱了些,所以就带着你们来这里了。”她说的亲切自然,提到薛霭就和说起薛思琴没有多大的分别。

赵芫露出原来如此的样子,望着幼清显得亲切了几分:“他要在翰林院住多久?不是说新入馆编修住个几个月就能搬出来的吗。”一般都是为了表现和展露自己的勤奋刻苦,等过了这段时间,大部分也都陆陆续续的会搬出来。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我也许久没有和大表哥说话了呢。”幼清笑着道示意赵芫喝茶,“赵小姐若是想知道的话,一会儿可以问问我姑母,她肯定是知道的。”

赵芫当然不会去问方氏,闻言哦了一声,如有所思。

幼清也打量着赵芫。

“方小姐。”陈二小姐托着下巴看着她,“听说你以前在福建住过,福建那边好看嘛,和京城有什么不同?”

陈大小姐和岳小姐包括夏芷晴都露出好奇的样子来。

幼清就笑着道:“到也没有多大的不同,只是在房屋的样式上有些不同,还有衣服……”她说起福建的风土人情来,四位小姐听的津津有味,陈二小姐时不时的拍着手,“真的吗,太有趣了,要是我也能去看看就好了。”

这个时候陈大小姐就会在桌子底下扯一扯妹妹的衣袖,陈二小姐如梦初醒似的规规矩矩的听着不说话,可过一会儿又会忍不住……

幼清觉得这两姐妹很有意思,陈大小姐看似稳重些,可也好奇心很重,强压着比妹妹好一些,而陈二小姐呢,大概是在家经常被训斥,对所谓的失态有种一种近乎本能的变脸反应速度。

岳小姐很羞涩,也是最矜持的一个,低头喝着茶觉得有趣的时候就会双眸明亮的盯着一个地方发呆,若觉得无趣她就会重复的做一件事,或揪着帕子或拨着茶托。

“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去过这么多地方。”夏芷晴很羡慕的样子,“我出生就在京城,最远的地方就只有十渡,还是央求了好久我娘才答应的,要是我也能去福建看看就好了。”

“总是有机会的。”幼清笑着道,“不过我们在京城不觉得这里有趣,可不常来京城的人却这里繁华热闹令人流连忘返呢。”

夏芷晴赞同的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没有经历过的地方总会觉得格外美好,反而眼前的美景却往往被我们忽略了。”她说完朝着幼清微微一笑,道,“没想到你性格这么好,可为什么琪姐儿写信和我说你很不好相处呢。”说完想起什么来,“阿芫,你说呢。”话落,才发现刚才在院子里四处溜达的赵芫不见了。

“人呢?!”夏芷晴愣住望着幼清,幼清也没有注意赵芫什么时候走的,她喊绿珠,“刚才赵小姐出去了?”

绿珠摇摇头:“她说她去净房的。”说完指了指后院,“奴婢让一个小丫头引着去了,有什么事吗?”

幼清和夏芷晴对视一眼,幼清感觉不妙,而夏芷晴很了解赵芫,两人同时道:“去后院看看。”说着往后院去,幼清和陈大小姐道,“姐姐在这里坐会儿,我去后院看看,你若有什么事就差使我的婢女。”

“你去吧,我们没事的。”陈大小姐站起来,安慰幼清,“院子不大,赵小姐性子虽活泼可不是没有分寸的,你放心好了。”

幼清对陈小姐的印象很好,顿时微微一笑,道:“谢谢!”便跟着夏芷晴去了后院。

净房没有人,后院也不见她踪影,赵芫不在。

就在这时外头一阵敲锣打鼓的鞭炮声传来,随即一阵阵男子高谈阔论说笑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夏芷晴道:“迎亲的进门了。”

幼清倒吸了口气,赵芫不会为了看热闹出去了吧,她回头看看围墙,不算很高若是有人托着的话,大约是能过去的,她揉了揉额头,觉得自己对赵芫大意了,要是她跑出去在府里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向赵家的人交代。

“方小姐。”不等幼清说话,夏芷晴已经焦急的拉着幼清的手道,“这件事你千万不要说出去,阿芫的娘对她管的很严,若是让被她娘知道了,一顿罚肯定是少不了的,说不定还要跪祠堂。”她有些哀求似的看着幼清,“我们在这里等等她好不好,要是她等会还不回来,我们再告诉长辈。”

幼清还真的有打算去告诉长辈,毕竟赵芫如何她还不了解,出了事不是她们这些小辈能负责,薛家也不能因此节外生枝惹出什么事来。

她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道:“我让我身边的丫头偷偷去找找吧,等会儿若是她还不回来就只能告诉告诉长辈了。”

夏芷晴松了口气,感激的道:“谢谢。”又和幼清解释,“她一向都是这样,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她娘经常和我娘诉苦。”

人的性格不同幼清一点也不奇怪,颔首道:“那我们去前面等吧。”

几个人都点点头。

“你和采芩带着几个婆子悄悄在外院看看。”幼清吩咐绿珠,“想必她是想看热闹偷偷跑出去了,应该不会走远。”

绿珠应是,开了门和采芩出去找。

幼清就陪着几位小姐重新坐下来,陈二小姐好奇的道:“赵姐姐是不是去看热闹了?她出了主意,肯定想知道新郎官是怎么读女戒的。”

“素兰。”陈大小姐低声道,“不要乱说话。”

陈二小姐顿时不敢说话了,夏芷晴叹了口气,望着陈大小姐道:“铃兰,你老说她也没用,瞧把她拘束的,都不知道要不要开口了。”

陈大小姐叹气道:“哪是我说她,是她自己没个分寸的。”给自己的妹妹捻了块豌豆黄,陈二小姐嘟哝道,“我要吃面条!”

幼清这才想起来她们让厨房做的鸡汤面还没送来,便笑着道:“我让人去催催,应该好了才是。”就喊了院子里的一个婆子,“去看看面条好了没有。”

婆子应是而去。

陈铃兰朝幼清歉意的笑笑。

“你的闺名叫什么。”夏芷晴对幼清的印象很好,觉得她活泼大方却又不失稳重,幼清笑着说了自己的名字,夏芷晴便笑着道,“原来你叫幼清,是楚辞里的”幼清“吗?”

“是!”幼清笑道,“是家父取的。”

夏芷晴点着头:“很好听,比我的这个脱俗多了。”说完又吐了吐舌头,露出些调皮的样子,“不过我娘不让我这么说,我的名字是祖父取的。”

幼清掩面而笑。

几个人说着话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绿珠和采芩回来禀道:“外院已经开了席,其它也没有见过赵小姐的样子,也不好细问,我们四处找了几遍都没瞧见人。”

幼清皱了眉,她看了看夏芷晴,发现夏芷晴正皱着眉脸色郑重,大概是怕赵芫回去被罚,她想了想道:“说不定她又回内院去了,我去找找吧,夏小姐在这里等会儿,若是她回来了你就差个婆子去告诉我一声。”

夏芷晴眼睛一亮:“你一直夏小姐夏小姐的太客气了。”她笑着道,“虽然我比你长一岁,可不敢当一声姐姐,你喊我芷晴就好了。”

幼清笑着应是和岳小姐以及陈家姐妹打了招呼,留了采芩照看她带着绿珠和玉雪出了门。

其实她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更无法肯定赵芫是回内院还是留在外院,或者……觉得机会难得根本就出了薛府呢。

她头疼的揉了揉额头,也不敢四处走,便带着两个丫头回了内院,沿着小花园去找,期盼着赵芫觉得薛府景色不错能流连忘返的坐在哪一处歇脚,几个人刚走到太湖石叠的假山边忽然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小姐……”绿珠指了指里头,幼清点点头,几个人没有靠近,就看见叠嶂似的太湖石边上露出一双桃红的绣花鞋,随即有人道,“你不要再给我写信了,要是被我父亲知道了,莫说我,只怕你也逃不了责罚。”

幼清浑身一怔,拉着绿珠的手说不出话来。

是薛思琪,她怎么会在这里,她在和谁说话?

“那以后我怎么找你。”是个男子的声音,有些迫切,“你在内院,我在外面,我今天若不是陪着薛潋来压门根本没有机会进来,琪姐儿,你这是怎么了,我们早先不是挺好的吗。”

幼清几乎第一时间就听出来这个声音。

是孙继慎。

薛思琪果真和孙继慎通信来往了!

“好什么。”薛思琪不耐烦,“我没有心情和你写信,等以后我心情好了再找你好了。”又道,“你快回去,免得被人发现了。”

孙继慎不肯:“你是不是因为你表姐和薛明的事情,他们不是已经快要定亲了吗,好事将近,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再说,那是他们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怎么把在别人那里受的委屈强加在我身上,我多无辜委屈。”

“你怎么委屈了,你和我二哥那么要好,我都怀疑你有没有在背后使坏。”薛思琪哼了一声,“反正我告诉你,若是有一天叫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轻饶你的。”

孙继慎大呼冤枉:“怎么可能,这是你们的家事,我怎么会参与,再说,我也是听你说才知道这件事的,我发誓我真是自始自终都不知道。”

薛思琪不说话,孙继慎就撒着娇似的道:“好琪儿,你别这样对我,我但凡想到有一日会收不到你的信,再也看不到你,我就觉得整个日子都灰暗下来,想死的心都是有的。”

薛思琪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死了更好,省的祸害别人。”

“我不想祸害别人。”孙继慎语气轻快满腔的宠溺和爱意,“我这辈子就只想祸害你一个人。”

薛思琪仿佛听不下去似的,跺着脚:“呸,胡言乱语。”提着裙子从石头后面跑了出来,和孙继慎道,“反正我的话你要听,这些日子不要给我写信,就是写了我也是不看的,直接丢进铜盆火堆里去,往后也不再理你的。”

孙继慎抱着拳的手自石头后面露出来,不停作揖:“我的好姐姐,我听你的还不成吗,只要你别吓我就成。”

薛思琪笑了起来,嘴角的梨涡甜甜的非常娇俏可爱:“知道就好,你快走吧,被人看见你就完了。”说完就朝另外一边跑了。

幼清忙冒着要带着两个丫头钻进另外一边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一身湖蓝直缀的孙继慎,摇着扇子脚步轻快的走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就消失在小径上。

他们就是年前那次认识的吗,谁介绍他们认识的,怎么开始通信的?通信多久了,薛思琪动情没有?

难怪今天薛思琪不愿意跟她一起来招待几位小姐。

一时间幼清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道这件事如何处理。

薛思琪素来认死理的,她对孙继慎要真的动了真情,除非她自己放弃,否则就是谁也劝不了她的,若不然当年她执意出嫁后怎么会一把火烧了孙家……

要不要告诉姑母?她又怕薛思琪别逼急了真的做出什么傻事情来。

幼清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绿珠和玉雪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恨不得这会儿自己把头埋在地底下,刚才什么也没有看见,尤其是玉雪,她头一次跟着小姐出门服侍,却没有想到遇到这种事……

要不要告诉大小姐?今天肯定是不行的,那就只有等三朝回门了,可是大小姐是新婚夫妻,总不能她刚出嫁就让她牵挂着娘家的事情,到时候说不定会惹得姑爷不高兴。

玉雪犹豫不决,脸一会儿白一会儿青。

“玉雪!”幼清忽然喊她,玉雪一怔恍惚的看着幼清,“啊?小姐。”

幼清朝她笑笑,低声道:“刚才的事你不只当不知道,怎么说我会斟酌。”

小姐去处理啊,玉雪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刻点头不迭:“是,是,奴婢知道了,奴婢什么都没有看见!”

幼清满意的点点头,从石头后面走出来,道:“看来赵小姐是不在内院了,我们再去外院看看吧,一会儿新郎官就要进来了,被冲撞了。”说着又转道重新回了外院,在薛潋院子外面时,他就看到薛霭自夹道边走了出来,幼清忙喊了声,“大表哥。”

薛霭一见是幼清立刻走了过来,低头看着他声音轻柔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可是有什么事?”又回头看来看,“一会儿媒人会陪着新郎进来迎亲,你要不要先回去。”

“我是来找人的。”她低声把赵芫的事情告诉薛霭,“不是说她兄长也在的吗,要不然告诉他,让他帮着找找?”

薛霭眉头紧锁,如临大敌似的露出戒备的表情来:“我知道了,我和子舟说。”又道,“你回去吧,别乱跑!”幼清点点头,薛霭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问道,“这几日,你没什么事吧?”他是指薛梅来了以后有没有为难她。

幼清笑着摇头:“没事。”薛霭微微颔首,道,“从今天开始我搬回来住了,你往后有事就让人来找洮河或是澄泥。”

“好。”幼清点头,目送薛霭重新进了刚才出来的夹道,她忽然想起赵芫刚才指着隔壁的院子问了半天,福临心至似的她追着薛霭道,“大表哥。”顺着薛霭的路拐进了夹道里,随即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赵芫一袭红裙拦着两人宽的夹道站在中间,插腰,昂头,面色很不善……

薛霭背影笔直,负手望着赵芫。

像是赵芫堵了薛霭的去路。

“这……这……”绿珠觉得自己今天是撞了邪了,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幼清也不知道为什么,像个孩子似的立刻身子一猫靠墙避开,露出两只眼睛偷瞄着里头的情景。

“你躲着我干什么。”赵芫指着薛霭,“薛季行,难不成我有三头六臂,你就这么怕我。”

薛霭后退了一步,语调有些无奈:“赵小姐误会了……”不等他说完,赵芫又逼近了一步,“误会什么,你说清楚我误会什么了,你说清楚!”

这有点无理取闹,薛霭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他抚额再次后退了一步,劝着赵芫:“此事务虚多做解释,赵小姐既是客,还是早些回内院的好,稍后迎亲的便要进来,若被人撞见,总是失礼的。”

赵芫挑眉:“你这是关心我?”

薛霭一愣,顿时觉得词穷:“你……你误会了。”

“你这么关心我,为什么还要躲着我。”赵芫笑眯眯的,不怀好意似的,“我可是打听过了,你和你那什么表妹婚约取消了是吧。现在你没婚约了吧,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我娘提亲?”

薛霭大窘,面色止不住的红了起来,他后退了几步摆着手:“赵小姐快些回去吧,我还有事。”话落转身就走,模样甚是狼狈……

幼清没料到薛霭这么直挺挺的回身,她忙收了头推着绿珠和玉雪朝后躲,可为时已晚,薛霭已经从巷口出来,一眼就看见神态自若的幼清站在巷口和他打招呼,薛霭眼睛一暗,嘴唇抿了抿大步而去。

幼清挑眉,终于想起来上一世是因为什么事听到薛潋说起赵芫的,就是在周文茵回广东以后,赵家曾遣人送上门提亲,薛霭当时萎靡不振,方氏不想连累赵家的姑娘,且薛霭也不同意,便回了这门亲事。

这件事只是两家私下里说了说,并没有传开,所以她只听薛潋提了一嘴,并没有放在心上。

方才看到这一幕,她忽然就想了起来。

赵芫刚才在院子里追问着薛霭的事,就是因为她喜欢薛霭吗?她这样的个性,怎么会看中薛霭的?!

幼清只觉得好奇。

赵芫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摇着挂在腰间的香囊,见到幼清站在巷口她也不惊讶:“哦,你在这里啊。”说完垂头丧气头也不抬的道,“你都看见了?”话落挑眉斜眼望着幼清。

幼清点点头。

赵芫走过来和幼清一起靠在墙上,把玩着手中的香囊:“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脸没皮的?”

幼清摇摇头。

“真的?”赵芫不相信,“我哥都说我没脸没皮的,你就不要安慰我了。”

幼清微微笑了起来,道:“真的。”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喜欢我大表哥?”觉得两个人很不想配的样子。

“你不觉得他很好吗?”赵芫望着幼清,眼睛发亮,像是在介绍一件她私藏了多年的挚爱珍宝,“他相貌不必说,儒雅疏朗芝兰玉树一般,学问又好,性格沉稳,不油腔滑调轻浮可憎,可又不沉闷……”她如数家珍似的说了许多许多薛霭的优点,听的幼清目瞪口呆,她知道薛霭很优秀,不管外表还是个性,可是便是给她刻意想上几天,她也说不出这么多的优点来。

“方……”赵芫说着一顿,“你叫什么名字?”

幼清回道:“幼清,方幼清!”

赵芫就一只手架在她的肩膀上,叹气道:“方幼清,你说你表哥会不会喜欢我?你说,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这个幼清还真的不知道,她笑着道:“感情这种事说不准的,有的人能一眼生情终生难忘,有的人原是两看相厌,却能在天长日久中生出感情来,而有的人一生却与情之一事无缘。”她大概就是与情无缘的人吧。

幼清说完见赵芫像是很失落的样子,就安慰她道:“要不然,你再试试?这么快放弃,以后会不会后悔?”

“我当然不会放弃。”赵芫瞪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点困难我就投降了,那我就不是赵芫了。”她笑了起来,露出胸有成竹的样子,“你放心好了,将来我铁定能成为你的大表嫂。”好像薛霭已经是她的囊中物。

幼清笑着,才明白自己刚才的话对于赵芫来说实在是多余的,她道:“好!”

“你出来找我的?”赵芫指了指院墙里头,幼清点点头,赵芫就露出歉意的表情来,“对不起,我以为我一会儿就能找到他,没想到在外面走了几圈就转向了,好不容易找到他跟着过来,时间却过去这么久了。”说完一顿,惊怔的望着幼清,“你没告诉我娘吧。”

刚才还说自己是记路,转眼就迷路了,幼清忍着笑:“没有,芷晴说你有分寸,不会胡乱走的,大概一会儿就回来的。”笑着指了指里面,“我们进去吧,一会儿人该来了。”

赵芫笑了起来,她笑起来很好看,大大的眼睛,眉色飞舞仿佛一切的阴霾和不快都能在她的笑容里融化:“谢谢!”

幼清摇摇头和赵芫重新进了院子,夏芷晴忙迎了过来:“你也真是的,出去也不和我说一声,害的幼清担心你。”

“我知道,我知道。”赵芫笑着道,“等过几天去我家玩,我给你们赔罪。”又对几个人叮嘱道,“我到时候下帖子过来,你们不准不去。”

夏芷晴看着赵芫无奈的摇摇头。

“我大概去不了。”岳小姐低声道,“过些日子我要跟我娘去苏州,再回来大约要等明年了。”她有些遗憾的样子,“真的不好意思。”

赵芫并不介意的摆摆手:“有机会出去玩是好事,你只管去吧,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再聚。”

岳小姐却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夏芷晴推了推赵芫,和幼清低声道:“她娘大约是要把她嫁去苏州的,这一去想再见面就难了。”

幼清微微一愣看向岳小姐,心里叹了口气,向来远嫁的女子都很苦,若是条件好些还能回来几次,若条件不好这一生都可能无法再回来了。

难怪岳小姐一副忧虑重重并不高兴的样子。

“我们回去吧。”幼清笑着和众人道,“吉时快到了。”

大家点着头跟着幼清回了正院。

“你别陪着我了。”薛老太太和薛梅道,“难道来京城一趟,今儿来了好些夫人,多认识人总没有坏处的。”

薛梅笑着点头,道:“是,我这不是回来看看您,一会儿就再回去。”她说完,笑着道,“今儿来了徐夫人,是锦乡侯的旁枝,家里的当家的在南城兵马司,和大哥似早年有些来往,今天特意来添箱的。”

“锦乡侯?”薛老太太一听到锦乡侯这一类的勋贵就露出讥讽的样子,“在兵马司有什么出息,不过是走的关系,享的荫恩罢了,你大哥也是,什么人都来往!”

薛梅知道薛老太太的脾气,就低声道:“锦乡侯可与别的勋贵不同,太后娘娘今年不过才四十出头,还养着位皇子,将来指不定就……”她说着一顿又道,“咱们这样的人家虽不需要攀附权贵,可是若能结个姻亲,将来就算不来往,可遇着事情了也是助力啊,更何况,毕竟是太后的娘家,若是结了亲,咱们家的姑娘也好,少爷也好身份也高了几分不是。”

薛老太太明白这个道理,点头道:“你怎么会突然说起锦乡侯来?”

“去年锦乡侯府的三奶奶没了,自过了年后锦乡侯的徐夫人一直在给他物色继室,挑来挑去不是家世不够就是长相欠佳,而且那位徐三爷还是出了门的只看相貌的,不是那长的绝美的他还瞧不上,这么看来看去愣是耽搁下来了。”

就这么几句话,薛老太太就明白了薛梅的意思:“你是说,把方家姑娘说给徐三爷?”

薛梅点点头:“那丫头生的一副好相貌,就是我,每次瞧见她都忍不住惊艳的多看几眼。”

这一点薛老太太倒是不反对,一副狐狸精勾人的相貌。

“这事儿不好办。”薛老太太低声道,“你大嫂和你大哥那边同意不同意不知道,我们也不能主动去找人家,更何况还只是个继室!”

薛梅轻轻一笑:“家里不是来个徐夫人吗。”又挨着薛老太太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这事儿成不成的也没有什么大碍,只管试试便是,不成也无所谓,反正那丫头年岁还小,拖得起几年。”

薛老太太微微颔首,把方幼清的亲事定了,薛霭那边她也放心了。

------题外话------

我看到有姑娘说要客串,暂时没有女性的角色大批量的出来了,年纪大的也不大合适,小丫鬟委屈了你们,老妈妈就更不行了。如果有我会让你们自己去取名字,没有的话就再等些日子,等后面几卷的时候会有好几个女性角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