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七章 杀无赦,救人后续

上官雪妍抱着儿子,看着附近船只上的厮杀,这里其实没有她什么事,她只要带走儿子就行了。可是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儿子就是自己唯一的逆鳞,他们敢对儿子动杀手,那就要准备好自己的报复吧,看来杀阁这次又有事可做了。

“杀无赦。”简单的三字,从半空中传来,上官雪妍抱着儿子回到他们的画舫上,安抚好儿子,然后立在半空挥舞着纱绫收割这那些黑衣人的性命。那三字就是他对朱雀他们几人说的,他要让那些黑衣人一个不留,让他们知道不是谁的人可以动的,有些人一旦碰了,哪怕是误伤,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是。”朱雀他们在杀人的时候也不忘记回答上官雪妍的。在他们看来这些黑衣人也是该死,竟然想劫杀他们的少主,那少主是他们宗主的心头肉,同时也是他们未来的主子,他们能不生气吗,于是几人也是拿出各自的看家本领,丝毫不手软。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们为什么对我们下毒手?”一个黑衣人不明白所以的问,自己眼前突然出现的人,他们不明白今天只是执行一次任务,为什么会这么不顺利?这些突然出现的人又是什么人?

“华夏宗白虎,你们刚刚要取性命的是我们的少主,你说我们还是无冤无仇吗?”白虎依旧是那张冷冰冰的脸,看不出表情的脸上,说着平静的话语,手里的武器不断的沾染着鲜血。

“你们是华夏宗的?”那问话的黑衣人吃惊的说,他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华夏宗的人,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势力,他们独成一派,从不和武林人士为伍,做事没有规矩可言,可是却让江湖人忌惮,那是因为他们有那个实力让众人忌惮,就连主子都忌惮他们一两分,一直让他们小心不要和他们对上。可是谁也没想到今天会正面遇上,他们误打误撞的差点杀了华夏宗的少主,那华夏宗能放过他们吗?昨天晚上那些执行任务的人不就全都消失了吗,好像就是说他们误伤了华夏宗的青龙护法,可是也没听江湖有传言,华夏宗的宗主有儿子呀。

“你可以死了。”白虎没回答他的话,只是在他胸口狠狠的刺了一剑。

那人捂着伤口,跌倒水里,慢慢下沉,也许死不瞑目吧。

有上官雪妍他们的帮助,很快所有船只上的黑衣人都肃清了,危机也解除了,不过劫后余生的众人瘫倒在甲板上,一边庆幸自己还活着,一边为了那些死去的同伴痛哭。一次普通不过的游玩,却让他们经历了生死的考验,有些只能活在他们的记忆中了,他们只能缅怀了。

“凝儿,你现在怎么样?”萧震霆也不理会自己身上的血液会不会污染了自己妻子的衣袍,只是紧张的把她抱着怀里,一脸的悲痛和自责,他们的儿子没了,他要如何和妻子说。妻子的身体经受不了任何的打击,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也离自己而去。都是自己的无能保护不了儿子,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在自己眼前遇难。

“霆哥,你受伤了?”半躺在榻上的被叫做凝儿的妇人看着自己夫君身上的鲜血问。

“没事,这不是我的,是那些黑衣人的,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们现在就靠岸,到城里给你找大夫看看。”萧震霆告诉妻子自己没事,然后又着急的询问她的身子。

“我没事,不是一直有你保护着嘛,对了,怎么没看见冷儿,我刚刚好像听见你喊他的声音?”那妇人到处看看,没看见自己的儿子,于是奇怪的问,心中有着不详的预感。

“冷儿,在外面?”萧震霆选择了说谎,他实在不忍心告诉妻子实话。

“你不是骗我吧,我要见冷儿,冷儿,冷儿,你在哪里,到娘的身边来。”那妇人先是大喊,得不到回应,然后推开自己的夫君就要去找自己的儿子。

“凝儿,凝儿,你听我说,我现在就去找冷儿。”萧震霆抱紧挣扎着下榻的妻子,忍者眼里的泪水。他要去找儿子,即使是一具尸骸他也要带他回家。

“好,霆哥,你快去帮我找他,我现在就只剩你和他了。”那妇人泪流满面的说,她什么都没有了,父母、姐、兄弟,她全都没有了,她现在只有霆哥和儿子,她不能在失去他们其中一人。

“那你先休息,我去找冷儿。”萧震霆安抚好妻子,脚步踉跄的就往船舱外面走。

“请问这里的主家可是姓萧?”霄震霆刚刚走出船舱就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

“小兄弟是你呀,鄙人还没来得及答谢救命之恩呢,不知道你找鄙人何事?”萧震霆抬头就看见是那个刚才帮助他退敌的小兄弟,于是感激的说,不过好奇他找自己何事。

“我也是奉命行事,当不的道谢。你家少爷,在我们的船上,我家主子正在施救,关于你家少爷的伤势,主子想请你过去详谈。”随墨立在甲板上笑着说,他只是一个小厮,那些事也是少爷下的命令,他只是执行而已。

“你说什么,冷儿在你们船上,他没死,被你们给救了?”萧震霆上前一步抓住随墨的双肩激动的问,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冷儿还活着,太好了。

“是呀,我们家少爷听见你的喊声,赶巧看见你家要落水的少爷,于是就让侍卫给救了回去,不过他伤的不轻,好在我们少爷已经喂了保命药丸给他,你不用担心了,他性命无碍了,我们舅老爷正在医治,夫人让我来请你过去。”随墨听后一愣,反应过来说,怪不得王妃觉得蹊跷,这家人怎么不去自家船上找孩子回来了,才让自己过来通知他们的,原来他们以为孩子死了。

“多谢你们了,我这就去,这就去。”萧震霆听后激动的说,儿子没死太好了,可是他又担心儿子的伤势。

“霆哥,我和你一起去,我要去感谢他们。”那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听到自己夫君的话,流着泪说。她其实知道自己的夫君有事瞒着她,可是她不敢去正视自己内心的害怕,也不愿意接受那可怕的事实,只能装作不知道,可是现在好了,冷儿没事,她要去谢谢救了冷儿的人,他们的大恩大德,自己无以为报,至少应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

“好,不过等一下。”萧震霆走进船舱拿出一件披风披在妻子的身上,然后搂抱着她吩咐他们的船慢慢靠近那艘画舫。

“大姐,尽快靠岸吧,只是我们手里的药,不够用的,你看外面还有很多受伤的人。”云隐站起身看着画舫的平台说,那里现在应经躺了打斗中所以的受伤的人。他们今天只是出来游玩的,没带医药箱,只有平时随身带的伤药。

“知道了,这些你先拿去给他们用吧,只要先保住他们的性命就好了,我这就让人开船我们靠岸。”上官雪妍也看着那平台,她知道没药谁也救不了,于是从自己腰间的小包里掏出一些纸包交给云隐。那是她作为掩护空间带着的药,她倒是可以拿出足够的药去救治这些人,可是她不能为了这些人就去暴露自己的空间。

“好,我知道了。”云隐接过药,又去处理那些伤者,那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上官雪妍下了开船的命令,也蹲下身子救治那些伤的比较重的人,银针止血,接骨,包扎,她做的很快。

“夫人,那孩子的父母到了。”随墨走到上官雪妍身边恭敬的说。

“知道了,带他们去里边吧,两位少爷在看着那孩子。”上官雪妍没停下手中的事,头也没抬的说。

“两位请跟我来。”随墨知道上官雪妍规矩,她做事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扰,于是带着那两位离开。

蹲在地上处理别人伤口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打量自己,于是抬起头,看着向那打量自己的目光,那是两个二十左右的人,他们坐在那些受伤的人中间,和其他人相比较,他们两人显得过于平静了。看见自己立刻底下头,目光躲闪。上官雪妍记得他们,她到的时候儿子就是在他们船上,他们是谁,为什么看着自己?不过这都不是她在意的事,于是她又底下头继续自己手里的事。

“柳然,你的猜测会不会是错的,那孩子要是圣世子,那位夫人是她的母亲也就是圣王妃,是不是也太惊悚了,我们可都是她救的。”柯鸿宇低着头和柳然说。

“你没听说吗,有传言说,圣王妃的武功很高,几个月前的四国赛就是她在东篱比赛着偷袭的时候救下了圣世子。那事在上京很轰动,被在场的人传的神乎其技的。是她也不奇怪,你不要忘了,无风不起浪。”柳然叹着口气的说,那可以杀人不留血的手段他可是第一次见,她的武功要快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到那样子。

“好像是听说过,不过江湖传闻多有不实,我也就没在意,要真是这样,我也就能明白那孩子的功夫为什么这么高了,有如此厉害的母亲,儿子怎么肯能不好好教导。”柯鸿宇低着头说,不过话中有着羡慕的成份。

“是呀,说起来这圣王妃也是个厉害的,在圣王爷不在的那几年她不但把和自己没什么血缘的圣世子教导的很好,圣王府的一切也都打理的很好,这在上京的高门显贵的家里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柳然和柯鸿宇说着自己知道的事,他每年都要去上京,所以关于上京的消息他知道的还是比较多的。

“恐怕还会医术吧,也许医术还不错。”柯鸿宇抬头看着那正在给人医治伤口的上官雪妍说,他可是注意了,她刚才救治的都是伤的很重的人。

上官雪妍处理好那些伤者,接过朱雀手里的帕子洗洗手,然后走进船舱。

“墨儿?”上官雪妍担心自己的儿子心中难过,于是进了船舱先走进他身边唤道。

“娘亲,我没事了。”轩辕云墨带着笑意的说,他那也是一时的不适应,现在他调整过来了,他不能让娘亲担心她。

“那就好。”上官雪妍揉揉他的头说。

“多谢夫人、少爷的救命之恩,冷儿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不知道如果失去他我该怎么办。”突然那妇人跪在上官雪妍面前说。

“这位夫人,你先起来,都是母亲,我理解你的心情再说这孩子也不是我救,你用不着谢我。你的身子也不是很好,不要这样跪着,船舱潮湿,对你身子不利。”上官雪妍扶起那突然跪在自己脚边的夫人说,她扶她的时候手在她的脉搏上探知她的身子带病。

“那夫人,你是否可以医治凝儿,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萧震霆见她只是一照面就知道自己妻子身子不好,想到她也许是大夫,于是急忙说。

“能治,不过要麻烦你们和我们一起走了,就是不知道你们方不方便?”对于治病,上官雪妍倒是没有推辞,打从她学会医术那天起,她就告诉自己只要遇到病患就必须医治,因为她是个大夫。

“方便、方便,我们本来就是来寻找云隐神医看病的。”萧震霆抱着妻子激动的说。

“原来你们是找我舅舅的,我娘亲的医术可是比舅舅好多了,不过娘亲平时比较低调罢了。”轩辕云墨知道对方要找的人,不以为然的说,在他看来娘亲的医术谁也比不上。

“云隐是小少爷的舅舅呀真是没想到,凝儿我就说你会好的。不知夫人贵姓。”

“我夫君复姓上官。”上官雪妍想都没想的就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