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六章 救人,云墨的脆弱

萧震霆那撕心裂肺的嘶喊声惊动了这边正在说话的轩辕云墨他们,他们抬头看见离他们的不远处的那艘船上,一个小男孩从船舱里飞出,即将掉落在水里。

“救人。”轩辕云墨当机立断对身边的人说。他不认识那船上的人,可是这不影响他救人,那男孩子好像和他大小差不多。

“是,少爷。”天在他们的画舫上提气一纵就到那小孩子跌落的水面上,只是伸手一提就那孩子拎着回到他们的画舫上。

“少爷,这孩子,气息很弱。”天把孩子放平在平台上,用手试一试鼻息对轩辕云墨说。

“你帮他吐出肺部的积水。”轩辕云墨蹲在他身边对天说,然后自己给他把脉。

天听到轩辕云墨的吩咐,运劲在掌上,击出那孩子喝下去的河水,然后扶着他起身坐在椅子上,轩辕云墨也喂了那孩子一粒药丸,那孩子被人击落的时候受了内伤,在加上落水,伤的不轻现在命是保住了,要怎么救治还是交给舅舅吧,自己的医术不精,喂的药也都是娘亲给自己常备的,知道不会吃出事的,自己才敢喂他。

轩辕云墨抬头看着水面的船只,本来都是出来游玩的,没想到今天意外连连,也不知道娘亲和父王的武林大会结束没有,会不会担心自己这么晚都没回去?他看着那些到处都是红色的船只,厮杀还在继续,除去他们这船人看着着相对完整一些,剩下的那些船上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人受伤,甚至死亡,那些黑衣人一开始就是要他们所有人的性命来的。自己在刚刚还是他们的重点劫杀目标,只不过现在被自己整治的暂时不敢过来了。

“我们去救人吧,大家现在好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解决了那些黑衣人大家才能离开这里。”云隐看着那些船只对自己的外甥说,自己身为医者实在看不下去了。他闯荡江湖多年,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血腥的场面。那些黑衣人各个是心狠手辣的,好像和他们有深仇大恨一样,可是他们彼此不认识,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置他们于死地。

“好吧,看哪只船上危险我们就去哪只船,我们分开走吧,大哥,小峰你们看着这个孩子,宸你留些来保护他们。”轩辕云墨看着躺在椅子上喝酒的宸说,它那拿着酒壶侧卧执壶喝酒的样子,像极了人的动作,自己第一次见宸喝酒的样子很吃惊,娘亲说它很能喝,自己不信。有一次和随墨试了一试它,酒窖里那些十斤一坛的烈性酒,它喝了三坛子竟然没事,要不是自己担心它,还不知道它要喝多少呢,也不知道它那小小的肚子如何装的下那些酒水。

宸听到轩辕云墨的话,放下酒壶轻轻的摆动一下毛茸茸的爪子,示意轩辕云墨可以走了,它知道怎么做。

轩辕云墨虽然不知道宸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可是每次他出去玩的时候娘亲总会让他带着宸,说是宸可以保护他。能让娘亲放心的宸,那宸就一定是个厉害的,要不然娘亲不会有如此的交代。有了宸的保护,轩辕云墨叮嘱了轩辕少泉一句,自己就率先飞到柯鸿宇他们的船上去了,他们这群人是伤的最重的,也不知道那些黑衣是不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于是不惜余力的下杀手,尤其是柯鸿宇、柳然和罗洋。

“我们今天点真被,你们到底为什么杀我们,总要让本少爷死个明白吧。”罗洋肩上又中了一剑,还要不断的躲避着对方的攻击,他们今天是出来玩的,没有武器,就身上的剑都是随手捡来的,可是他并不擅长用剑。所以打斗起来就有点吃力。

“冥楼杀人,不需要理由。”和他对战的黑衣人依旧只有这么一句话。

“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我们要是出了事,你们冥楼要担很大的风险。”柳然听到那人的话分神插了一句。

“要的就是你们的命,只有你们才是我们今天真正的目标,其他人只是碰巧了。”那黑衣人突然笑着说,不过那笑十分渗人。

“你们冥楼不怕成为武林公敌吗?”柳然又问。

“只要我们主子可以一统武林,到时候不都还是我们说的算,什么公敌不公敌的。”那黑衣人不屑的说。

“小心,柳然。”柯鸿宇突然出声提醒柳然,因为在柳然分神的时候,对方的剑已经指向他的后脑了。

扑通一声,那即将取柳然性命的黑衣人突然跌落在水里,大片的红色在水里晕开。这一变化快的让柯鸿宇他们没反应过来,也不明白那人怎么就死了。

“不是每次你都会这么好运气,小心了。”轩辕云墨的声音从柳然的身后传来。

“谁,怎么是你?”柳然大喝一声转身就看见轩辕云墨站在自己身后。

“怎么,才救了你,你就打算恩将仇报?”轩辕云墨看着到自己眼前的大刀问,他和天出现在这艘船上的时候,刚好看见那黑衣人偷袭柳然,轩辕云墨就给解决了他,从而救了柳然一命。

“小少爷你误会了,我以为是黑衣人。”柳然也不好意思的说,毕竟刚刚是轩辕云墨救了他,自己现在拿着刀对着他是不好。

“知道了,我们先打退他们在说吧。”轩辕云墨不在乎的说,他本来就是来救人的。

轩辕云墨没在说什么,只是握着剑加入了打斗。他的剑是把宝剑,达到削铁如泥的地步,甚至比那还要厉害,那杀起人来,更是简单易行。他的武功都是集各种精粹于一体的,上官雪妍教的时候也是不教他那些耍着好看,但是不适用的招式。所以轩辕云墨出手就是杀招,那种招招致命的招式,让人很难招架。天也是经过训练的一等一的高手,有他们两人的加入这边船上的战局很快有了逆转。

柯鸿宇看着那边握剑大杀四方的轩辕云墨一时酸涩,那真是个孩子,那武功看着一点也不像,怪不得他今天的比武不出手,恐怕是不屑和自己动手吧。自己也算是从小经过刻苦锻炼的,也才不过如此,那孩子难道是武学奇才,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高的功夫,还有又是谁教的。

“你们怎么都爱走神呀,这样很危险知不知道?”轩辕云墨一剑击退那攻击柯鸿宇的人,没好气的说。

“多谢。”柯鸿宇收回心神对轩辕云墨说,不过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轩辕云墨也没理会他,继续击杀那些杀手。可是他们这边的攻击越勇猛,对方那边的黑衣人越多,也不知道对方出动了多少人。轩辕云墨看着不断出现的黑衣人知道,他们是打算杀不死你们拖也要拖死他们。

“少爷,对方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我发信号给主子求救?”天站在轩辕云墨身边问,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证少爷的安全,至于那些人不在他的考虑之下。

“不用,父王和娘亲应该快到了。我们在等等。”轩辕云墨有预感,父母就快到了,每次只要他有危险的时候,娘亲就会出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娘亲为什么每次都知道他有危险,还能及时的救下他,他知道这一次也不会例外,他只要在拖延一时半刻就行了。

轩辕云墨说的不错,在离他们不远处,就有一条载着几人的小船疾驶而来,那船不见有人划桨,可是却在平静的水面上行驶的很快。

“宗主,少主不会有事的,您不要担心。”朱雀看着一直看着前方的上官雪妍开口说。

“恩,知道。”上官雪妍蒙着面的脸看不到表情,只能听见她淡淡声音说道。她和宸有联系,知道墨儿和少泉、云隐他们没有危险,更何况有宸在,它也不会让墨儿他们有什么危险。她在想是谁下的杀手,墨儿他们也不会得罪什么人,虽说知道儿子没事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要不然也不会用灵力驱使这小船。

小船行驶的很快,几乎是一眨眼的瞬间就到了轩辕云墨他们的画舫下面,他们几人跳上去画舫,可是没看到轩辕云墨,朱雀他们都有点着急了。

“紫风留下保护少泉和小峰他们,你们去帮助随墨和云隐,我去那边。”上官雪妍只是一扫就看见儿子在人家的船上,她于是嘱咐和自己一起来的几人。自己只是看了宸一样,就离开了。它闭着眼微醺的样子和此时的场景很不协调,可是上官雪妍知道它没醉,十分清醒,自己在没到画舫上的时候就看它刚刚的行为了,那吐葡萄籽的准头一点也不偏差,被它葡萄籽击中的人没有一个活命的。

宸知道那女人来了,彻底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小墨儿那里有她看着,谁也伤不到他,于是就自顾自的继续闭目养神。

上官雪妍来到轩辕云墨在的大船上,也没拿出平时用的纱绫,只是简单的挥手,打出银针,那些黑衣人就停下了攻击,各个好像雕塑一样被固定了,也解了轩辕云墨他们的困难。

“娘亲,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轩辕云墨看着那些不动的黑衣人疑惑过后就想到了,是谁来了,于是开心的扑在上官雪妍怀里。

“墨儿,有没有受伤?”上官雪妍搂着自己怀里的儿子,轻声问。自己很久没有这么抱过他了,他一直说自己长大了,不是小孩子。这此突然扑在自己的怀里一定吓着了,是呀,无论他表现的多么镇定自如,可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这种阵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的刺杀,自己都是避免他看见的,现在可是他亲自参与到击杀中去的。

“娘亲,我没受伤,可是我杀了很多人,好多血。他们就那么看着我倒下。”轩辕云墨搂着上官雪妍的腰呜咽着说。他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只是知道现在闭上眼看到的都是红色,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手都在颤抖。他是第一次杀如此多人,血液飘散在他的脸上和身上,温热的触感,心却慢慢冰冷。他却心弦紧绷强装作镇定,现在躲在娘亲的怀里,他觉得很安心。

“墨儿,那些都是该死之人,你要知道,他们不死,也许死的就是你们。随墨、少泉、你的舅舅,要不然就是这些你现在帮助的人,你愿意看着他们被那些黑衣人杀死吗?不愿意是吗,那唯一的办法让对方死,记着你是为了活命才会选择杀人。墨儿你这不是嗜杀,你是为了你要保护的人,这是对的。墨儿,你要知道没什么比让自己生存下来更重要,再说这不是你的错,是娘亲的错,娘亲来晚了,让我的墨儿担心受怕了。”上官雪妍嘴里安慰着他,双臂紧紧的抱着他,给他温暖和支撑。他还是太小了,希望此事不会给他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才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