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五章 比试后的惊变

柯鸿宇听到轩辕云墨的话猛然抬起头,直盯盯的看着轩辕云墨和宸。柯鸿宇没想到自己会输,而且输的这么狼狈,不是输在人的手里,是输在自己一直都看不起的畜生手里,自己在那个畜生手里毫无还手之力。可笑的是自己之所以会这么狼狈,原来都是自己的惹的祸。

“你不要这样子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宸最讨厌有人把它和那些低级的动物放在一起比较,而且你刚刚的言语是对它的极大侮辱,宸和其它动物不一样”。轩辕云墨梳理着宸身上的白毛,缓缓开口说。宸是陪他最久的异类,茶杯也就是在他小的时候和他一起玩耍的,现在大部分就是随墨在照顾。那只小雪貂,宸说他送回了它的家里,在学什么修炼,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自己也很久没见到它了。宸自己是真的把他当朋友看待,也许是因为宸的与众不同吧,自己说什么它都懂,也能表达。

“鸿宇,我们走吧,我们来日方长,不知小兄弟贵姓?”柳然扶着柯鸿宇,眼里闪现着什么。

“姓名真的不方便告知,这样你们如果想寻仇,就去上京找我,我家就是离皇宫最近的那座大宅,你们去了后告诉门口的侍卫,找他们的小少爷,他们就会通知我的,不过我最近没有回上京的打算。”轩辕云墨没告诉他们自己的姓名,可是却告诉他自己家的地址也不算怕了他们。

“明白了,小少爷,那罗洋可是本地知府的儿子,淳于老将军的外孙。”柳然听见轩辕云墨的话底下头,掩盖了眼里的深思。离皇宫最近的大宅,也就只有那一座大宅了,那是天下皆知的圣王府,他难道是圣王府的圣世子,怪不得不把他们禹城四少放在眼里。现在得罪了他也不知道他的心性如何?

“哦,他难道会是行波的表弟吗,这有点难办了。不管了,交给父亲吧。”轩辕云墨知道罗洋的身份嘀咕着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在行波的爷爷淳于将军的份上,他也不能太过分了。

“鸿宇,你还好吧,也许你猜的是对的,他不单单是官家少爷那么简单,有可能是圣世子,这次罗洋是闯大祸了。”柳然扶着柯鸿宇向他们的船只走去,低声和他说自己的猜测。

“你怎么知道的?”柯鸿宇吃惊的看着他,觉得他说的有点天方夜谭,那圣世子不是应该在上京好好的呆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说的那个大宅,只有圣王府的宅子离皇宫最近,我曾跟随父亲去上京巡视钱庄,见过那所大宅子,那所大宅子在上京独一无二。一个月前我就听父亲说圣王爷带着王妃和儿子出任钦差巡视西越,他们现在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柳然家是开钱庄的,虽说不如那第一的钱庄势力大,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钱庄又遍布西越,各地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被当地的负责人回报给家主。

“要真是那样,事情还真严重了,先不说我们会不会受牵连,就是那罗洋这次就是找他外公也不一定好使,现在我知道那人什么突然生气了,罗洋那句‘是龙也给我盘着’可是犯了大不敬之罪。”柯鸿宇有点心惊的说,他们两人现在想来,都有点出冷汗。他们虽说自己是江湖人,可是他们毕竟也是西越的百姓,也是在西越皇的治理下的。

“现在只是希望那位能宽容一点吧。”柳然抱着万一的心态说。

一场比试就这样结束了,轩辕云墨他们这边三局胜利了两局,按比赛前的协议那边罗洋交给他们处置,可是禹城的人知道他的身份,觉得对方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灵狐,那孩子看来身份不简单呀。”刚毅的男子看着那画舫,自言自语的说。刚刚的比赛他一直在看,那些人小小年纪功夫不弱,不过最让他吃惊的是,那边的第三位出战着,竟然不是人,起初以为是那孩子贪玩才会兴致所致放个兽宠在比试台上,可是那小东西也太出乎人的意料了,它只是凭借它那灵巧的身子就赢得了比赛。当时他绕的众人眼花缭乱的,再说灵狐谁也没见过,也很少会有人想到它身上去。自己也是灵光乍现才想到的,那灵狐也是自己在看杂书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那书中记录说灵狐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出现过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现在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孩子身边,那孩子是谁?

“爹爹,你在说什么?”一个身穿蓝袍的小少年跑到那男子身边好奇的问。

“冷儿,爹爹没说什么,别人比武你怎么如此激动?”男子弯腰给儿子整理一下衣服,刚才的比赛他一直在自己的船上观战,很久没见过他安静的待着了,看到激烈之处,他都不敢说话。

“爹爹,那些大哥哥好厉害,我要是和他们一样厉害就好了。”萧冷杰指着轩辕云墨他们的画舫兴奋的。

“那冷儿以后就好好和父亲习武,以后就可以和他们一样厉害了。”萧震霆揉着儿子的脑袋说,以前只要让他习武,他总是喊累,不好好练习,也许今天的事可以让他改变想法。

轩辕云墨看着离开的那两人,自己也转身离开平台,现在他要纠结的是如何处理罗洋的事。

“随墨,你去告诉那罗洋,回去之后不要想着逃跑。”轩辕云墨抱着宸在椅子上坐下,叹着气说,他还是回去看看父王的意思吧。

“是,少爷。”随墨,领了命令就往那边走。

“随墨,小心,回来。”就在随墨的脚即将踏上那两船之间的木桥时,被轩辕云墨叫住了,而那木桥却突然断裂,画舫的四周出现了很多黑衣人。

“少爷,这是……。”随墨反应过来之后,回到轩辕云墨身边,看着那些突然出现的人。

“来者何人?所谓何来?”暗二握着剑站在轩辕云墨面前问那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怎么会突然这么多的黑人,他们又为谁而来。

“冥楼,杀人。”其中一个黑衣人说。

“我们不记得得罪过冥楼,为什么杀我们?”云隐站在轩辕云墨的一边不解的问,他知道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事冥楼的人,轩辕玄霄不会让人劫杀自己的儿子。

“冥楼杀人,不需要理由。”那黑衣人又答。

轩辕云墨听见他的话,看着水面上其他船只上,黑衣人不是他们的船上有,其他船上也都有,看着来他们是有备而来,他们现在只能拖延时间等着娘亲和爹爹过来了。

“他们不是冥楼的人?”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出现在轩辕云墨面前。

“大哥哥是你呀。”轩辕云墨看着眼前的人开心的说,这人就是曾经在上京和青龙一起出现过的人。

“少爷。”那人只是恭敬的叫了轩辕云墨一声,然后站在轩辕云墨身边以保护者的身姿。

“我们就是冥楼的人,少废话,杀。”那黑衣人强调自己就是冥楼的人,然后就举着武器上前,他的目标是轩辕云墨,他看出来了,轩辕云墨在这画舫上的身份最高,是那些人极力要保护的人。能乘坐如此大的画舫身份一定尊贵,这样的人就是主子的首选目标。

同一时间其他船上也展开了攻击,原本平静的水面上,清澈的河水很快就染上了红色并伴有兵器交错的声响,还有那些歌女的惊叫声。轩辕云墨他们船上的人不是最多的,可是杀手却是最多的,他们是看准了轩辕云墨的身份。可是事情真的会如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吗,轩辕云墨他们船上的人是不多,可是他们都会武功,而且算起来也算是有几个好手,就连那个一直被抱着的宸,那攻击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它那小巧的身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可以漂浮在半空中,看见谁危险它就偷袭一下解救,在加上它的速度很快,没人可以躲开它的攻击,那些黑衣人打斗半天竟然没伤到轩辕云墨他们其中一人。轩辕云墨他们之间武功最差的要属小峰,不过他身边一直有随墨和宸看着,也没受什么伤。而那轩辕云墨一直都不安牌理出牌,在打斗的时候竟然使用各种药粉,让对方防不胜防,可笑的是连他随身带的调料粉都散了出去。那可是有胡椒,辣椒还有一些其他香料混合的。不要看他们船上的黑衣人最多,可是他们好像也是最轻松的。轩辕云墨的那个小腰包里,也不知道装有都少东西,药粉好像用不完一样。

那些黑衣人不但没伤到对方,还个个狼狈不堪的,有些竟然鼻涕眼泪一起流,那是被那些调味料呛得。

“啊,真恶心。”轩辕云墨一觉踢开在自己眼前胡乱刺剑的人,这人被迷了眼睛,看不到方向。

“二弟,真有你的,现在我们不用出手,他们都自顾不暇了。”轩辕少泉站下看着那些狼狈的人说。他们那些人现在在平台上都已经东倒西歪了,各个像无头苍蝇一样,甚至还有不慎从台上掉到水里的。

“娘亲说打架不能只靠蛮力,要有头脑。对不同的人就要用不同的方法,他们就是来杀我们的,我们也就不用和他们讲什么君子之道了,他们真以为小爷好欺负不成。”轩辕云墨也早就看出来这些人把自己当成了目标。

“这冥楼要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和天下为敌?”轩辕少泉疑惑的问。

“他们不是冥楼的。”那灰衣男子再次出现在轩辕云墨身边说。

“大哥哥你为什么这么说?”轩辕云墨看着他问,这是他第二次说这话了。

“就凭他们连少爷你都刺杀。”天低声说,尊主十分疼爱小少爷,都让自己以命相护,怎么又会派人来杀少爷。

“对了,大哥哥你是父亲派来的吧,那次在上京也是父亲的意思吗?”轩辕云墨精明的脑袋很快就想到,这人是谁的人了,那时候父王活着,就应该在暗处找人保护自己,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他和青龙都是保护自己的,可是却彼此不相识的原因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主子的。

“是,少爷,您们叫我天就行了。”天对着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说。

他们几人站在平台上还有时间聊天,别的船上显然没有这么轻松。萧震霆他们的船上唯一会武功的就是他一个人,可是他要护着有病的妻子还有不能自保的妻子,就有点吃力。

“冷儿?”疲于应对的萧震霆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一个黑衣人击出大船,向水里跌落去,他只能着急的喊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