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39请个女保镖?这主意不错

“找保镖?”顾安之有一点没跟上他宝贝女儿的思想步伐。

刚刚还在讨论若若,怎么突然就……

“你不是才被杀手暗杀了吗?因为这次没有成功,所以杀手一定还会再来,这个时候你不需要一名保镖来保护你的安全吗?到时候我们会说服妈咪来接这个任务,那之后你能不能追回妈咪,就只能靠你啦。”

乐乐说得很兴奋,她好想有一天可以像别的小朋友一样,爸比把她抱在怀里,然后一手牵着妈咪,妈咪的另一手则牵着欢欢,一家四口很幸福的走在海边的沙滩上,然后一起玩堆城堡的游戏。

顾安之思考了一下,觉得乐乐的主意不错。

当然,表面上是请的保镖,可他肯定不会让她真的保护他的安全。

要真的有危险的话,他一定会挡在前面。而且昨晚只是因为他初见欢欢乐乐太吃惊,才会被杀手有机可趁,否则以他敏锐的洞察力,那名杀手根本不可能伤到他分毫。

“好,就这么决定。”

顾安之也相当期待和若若的重逢,不知道他若若有没有变化呢。

听乐乐这么说,应该有很大的变化。不过不管她变成什么样,都是他最爱的女人。

他有信心,七年前能娶到她,七年后的今天,他一定会让她再重新爱上他。

不是以孩子爸爸的名义,而是以一个单纯爱她的男人去重新追求她。

“欢欢,你能过来让我看看你吗?”顾安之以前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孩子以这样恳求的语气讲话。

顾慕欢瞄了他一眼,直接将视线转向窗外,不打算搭理他。

他其实今天并不想来,只不过因为他是哥哥,乐乐平时有些粗心大意,有时候有危险靠近她也不会躲,他必须得跟着来保护她才行。

当然,这是顾慕欢给自己的理由。

至少他自己内心深处,是否真的这么不乐意来见顾安之,就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看到欢欢不理他,顾安之虽然明白这事不能急,要慢慢来。他们是父子没错,可是他和他们兄妹七年来完全没有联络,甚至他都不知道他们还活着。

这让欢欢如何能这么快接受他这个爸爸。

从他们进来开始,他就在观察。

乐乐的性格很像以前的若若,而欢欢似乎更像他,冷颜寡语,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可能对欢欢来说,他只不过是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

见到顾安之很失望,乐乐有点看不下去,跳下chuang再次把欢欢拽过来。

“欢欢,你过来啦,看一下又不会死,干嘛这么小气。爸比受伤了,你就不能满足他的愿望一下吗?”

虽然说乐乐的力气比一般的小女生要大很多,可是如果欢欢真的是打定主意不想动的话,那就算乐乐再怎么用力,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不过乐乐去拽他的时候,他基本上是没有反抗的便跟着她到了chuang边。

乐乐心里暗暗的想道,欢欢真矫情,明明心里也想看看爸比,可是又在那边故作傲娇状,还非要她过去做戏拉他一下。

“欢欢……”

顾安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欢欢的小脸颊,这个原以为在六个月时就已经离开他们的儿子,现在居然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他觉得真的很不可思议。

乐乐撞了一下欢欢,下鄂抬了抬,示意他叫一声爸比。

顾安之也看到了乐乐的小动作,也期待的看着欢欢,不过得到的结果却阳欢欢冲着乐乐瞪了一眼,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感觉到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乐乐将欢欢拉到身后,自己又蹦到顾安之的怀里坐着。

“爸比,你能给我说一下你和妈咪当年的故事吗?”

女儿上辈子是爸爸的小*,这种说法顾安之现在有些相信了。

按时间来说,乐乐与他在一起不超过一个小时,按次数的话,这也才第二次。

可是乐乐却完全的信任他,还对他这么亲近,让顾安之打心底更加对他们觉得愧疚。

他这个爸爸真不知道是怎么当的,居然连老婆孩子还活着都不知道。

“当然可以,你想知道哪个部分?”

“我想……”

“天快亮了。”顾慕欢冷冷的打断了妹妹的话,意思很明显,天快亮了我们该走了。

顾乐晨看看外面的天空,真的已经朦朦的快要亮起,如果天亮了她和欢欢就不能从墙外离开。

“爸比,那我和欢欢先走了,下次见面我们再慢慢聊。”

说着乐乐就和欢欢一起往窗边走去。

顾安之怎么可能亲眼见到自己的儿子女儿做这么危险的事,即使知道他们是从小经过了特殊的训练,这些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是小儿科,可是他依然不能让他们冒险。

一把扯掉手上的针头,起身走到欢欢乐乐面前,“不行,我不许你们从这里出去。”

“爸比,你放心,我和欢欢不会有事。五岁的时候我们就从一百层楼下到六十三层去执行任务,这点高度不算什么。”

乐乐如她的名字,嘴角扬起了很大的弧度,对于爸比的关心,她很开心。

顾安之一手拉住一个,态度非常强硬,“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同意你们再从这里出去。”

欢欢被他拽得烦了,直接用没被抓住的手重力一挥,直击顾安之的胸口。

顾安之没想到欢欢会突然来这么一手,眼看着就要打中他的伤口。

这一拳打下去,才缝上的伤口一定会再次裂开,说不定得再进一次手术室。

不过好在,儿子野蛮女儿也不是绣花枕头。乐乐一个转身挡在了顾安之的前面,并在同一时间也挥出自己空着的一只手,截住欢欢的拳头。

两人的拳头打到一起,然后同一时间收回。

收回拳头后的两人做着同样的一个工作,就是面目表情因为痛而扭曲,手一直用力的垂着挥甩。

“你们……”这一拳比刚刚欢欢摔老四的过肩摔还让他震惊。

这两个厉害的孩子居然是他的儿女,这样的敏锐度,这么惊人的速度,比起他小的时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欢欢乐乐长大后绝对不是一般人物,果然是霍杰培养出来的人才,的确不一般。

不过,他没想到欢欢居然也一点都不让妹妹,就这么直接拳对拳。

他哪里知道,以前欢欢因为自己是哥哥,也经常会让乐乐,可是不但他会受罚,乐乐也会跟着被惩罚。

最重要的是乐乐也不开心,她觉得他是瞧不起她是女孩,所以才让她。

所以,现在他俩经常会相互切磋,就像昨晚抢酸奶一样。并不是真正因为生气而打架,可是每一拳都会出尽全力,这是对对手的一种尊重。

顾安之站在两个小孩的中间,“等会天亮,我会先出去把记者引开,你们就趁机离开,不会让你们被曝光,这样可以不用爬墙了吧?”

其实他也有一点私心,他舍不得欢欢乐乐就这么离开,还想再和他们待会。

乐乐这么聪明一下就猜到了顾安之的心思,于是大方的表示,“好,那我和欢欢就等会再离开。”

代表欢欢答应之后,乐乐跳到欢欢身边,挽着他的手臂摇了摇,“欢欢,你最好了,我们再待会嘛,好不好,好不好嘛!”

小手一直摇晃着,嘴也撅着装可爱。

欢欢对乐乐的撒娇卖萌最没有抵抗力,甩开她的手,又走到沙发上去坐着。

虽然嘴上没有直接答应,可是却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顾安之眉头皱了皱,欢欢真是比他小时候还要酷,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出一个七岁小男孩该有的朝气。

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霍杰时一样,自己的儿子像另一个男人,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不过乐乐就和欢欢完全不同类型,同样的一个环境,乐乐却还是这么开朗可爱。而且她撒娇的模样,像极了当年的若若。

“爸比,我们过去坐吧,你受着伤,不能着凉。”于是乐乐这个贴心小棉袄把顾安之扶到chuang上躺下,自己先去把窗户关上后,又回到chuang边坐着。

“对了,爸比,忘记提醒你。到时候你见到妈咪的时候,一定要装作不认识她,妈咪她只知道我们的爸比姓顾,可是不知道是你。如果你让她知道你就是我们爸比的话,妈咪可能会逃走。”

妈咪在让Jack爹地帮她洗掉记忆前,曾经给自己留了一封信,前两年她也看过信的内容。

信的内容如下:

一,顾慕欢、顾乐晨(我的儿子女儿的名字)

二,我最好的朋友叫霍杰,我平时都叫他小黑,对于他可以完全无条件相信。

三,永远不要去找孩子的爸爸,连想都不能有这个想法。

四,我只有一个名字,叫Jenny,如果有人用另外的名字叫我,那不要理他

五,我是自愿洗掉记忆,不需要想办法恢复记忆。

顾安之不知道七年前,在手术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若若受这么大的刺激。

他一定会把七年前的事弄清楚,不过也并不急于这一时,万一把若若再吓跑了再找的话就麻烦了。

要知道在这世上,如果霍杰有心要藏一个人的话,谁都不可能找得到。

“好,我记住了,到时候我会假装不认识。”

就当是第一次见面吧,七年前他能让若若爱上他,七年后也一定可以。

“爸比,那你给我讲讲妈咪以前的事吧。”

“好啊,过来。”顾安之张大怀抱,让女儿坐到他的怀里,开始从第一次见到若若时讲起。

…………

两个小时后,顾安之穿着病号服,在裴寒轩的搀扶下来到住院部的楼下,简单的开了一个记者发布会。

澄清有人恶意误传,他已被暗杀的消息。

顾安之的大方露面,让记者们惊喜万分,一整夜的无眠等候,也算是值了。

虽然这并不是顾安之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七年前他为了澄清他的老婆白若素的微博爆料丑闻,也曾在媒体上露过面。

可是自从七年前白若素去世后,他便再也没有公开露过面,连一张杂志照片都没有拍过。

因此,这样的影相画面多珍贵可想而知。

那些没有等候在现场的记者,估计到时候都会哭死,多好的一周头条内容,就这么没了。

当然,顾安之只是露了一下面,所有记者的问题都由裴寒轩代为回答。

而此时,医院的另一边,两个六七岁样貌的小孩,手牵着手大大方方的走出医院——

白若素第N次进入考核专用的教室,进行保护目标人物的考试。

一个小时后,当她终于顺利保护目标人物离开教室,出了这幢建筑物后,开心的仰天长笑。

这一个训练项目,欢欢和乐乐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完成,而她居然现在才完成。

不过换个思维一想,也正常啊,她是五年前开始进行各种训练,那时候她已经二十多岁,起步太晚。

欢欢和乐乐是从一开始会走路,就被小黑安排了各种老师对他们进行一系列的专业训练。

况且,输给自己的儿女,也没什么好丢脸,应该骄傲才对。

这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跟着温晴去了哪里,好几天都没见到人。

正想着,便听到身后不远处有个甜甜的声音在喊着,“妈咪~~~~”

白若素转身果然看到乐乐朝她飞奔过来,而一向老成的欢欢则跟在后面慢悠悠的朝她走来。

“宝贝儿~~~”白若素抱起乐乐转了好几圈,然后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几口。

亲完之后才把乐乐放到地上,这时欢欢也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你们两个乖乖的站好,告诉我,这几天都跑哪里去了,也不给妈咪打个电话,不知道妈咪会想你们吗?”

“妈咪,乐乐知道你这两天要准备保镖考核,所以就没有打扰你。刚刚就听到妈咪很开心的笑声,是不是通过了呀?”

顾乐晨非常擅长转移注意力,特别是转移妈咪的注意力,完全的轻松加愉快。

果然,一提到考核结果,白若素就控制不住的激动。“乐乐,妈咪通过了,妈咪终于通过了。哼哼,看你们Jack爹地还敢不敢说我不是当佣兵的料。”

顾乐晨也不想吐槽,这只是他们所有考核中最简单最容易的一关,而妈咪居然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才通过。

Jack爹地说得没错,妈咪的确不适合做这些危险的佣兵工作。

真的让她出任务去保护人的话,只会给雇佣者带来麻烦。不过显然他们的爸比顾安之先生,不介意这个麻烦,还非常期待这个麻烦早点去找他。

在晴晴妈咪提出这个建议时,也让他们看了许多关于顾安之的幕后资料,比如他是弑盟的创立者等等。

所以,她也不担心妈咪接下这个任务后,会有危险。

因为爸比一定会保护好妈咪,而且就算爸比没有那么厉害,不是还和她和欢欢嘛。

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妈咪先骗到S市去,“对啊,你看我和欢欢都这么厉害,你是我们的妈咪当然更厉害啦。”

听着乐乐毫无下限的夸白若素,欢欢转过身去不发明意见。

虽然他觉得乐乐和晴晴妈咪这样瞒着Jack爹地,把妈咪骗到顾安之身边去,非常的不对。可……

哎,谁让顾安之是他爸比呢,身为儿子,就帮他这么一次吧。

没错,视而不见,不向Jack爹地打小报道,这就是他最大的帮忙。

“那当然,我是你们的妈咪,当然不会差是吧。哈哈哈!”

人人都爱听好听的话,即使有时候知道那并不是真话,但听着也觉得很开心。比如现在,白若素就因为女儿的话而心情大好,完全忘记了上一秒还在追究她这几日失踪的动向。

“妈咪,我给你说个和你有关的好消息。”顾乐晨一边开心的和白若素讲着话,一边挽着她的手臂往家里走。走到欢欢身边时,顺便拽着他的手一起走。

“什么好消息?”白若素原以为今天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她通过了考核,可以正式接一些保镖的轻松一点的任务。

这几年她都像个寄生虫似的,靠小黑还有欢欢乐乐养着。

这两小家伙从四岁开始就跟着小黑一起出任务,六岁起两人单独接任务,现在他俩挣的钱,让她想想,她也不知道有多少。

反正大概应该,就算现在就退休的话,那些钱也足够他们母子三人好好过完这一辈子的。

当然,退休是不可能的,她只是用这种说法来证明,欢欢乐乐真的很会赚钱。

“我们的网站有人下单。”

“那不是很正常吗?”白若素随意的回答着,他们的雇佣网站虽然并不是谁都能进去,谁都知道,但也不是那么秘密。很多的有钱人,他们都有方法知道他们的网站地址,然后找到他们。

“下单的人是ARS国际的裴寒轩,因为他们的总裁前两天被人暗杀,当然没杀死啦,所以他们担心杀人没成功会有下一次的暗杀行动。”

白若素现在已经完全接受欢欢乐乐的超早熟行为,不管是说话还是行事的风格都很成人化。“然后呢?”

“然后他就希望我们安排一名保镖,要女性,伪装成他的秘书,贴身保护他,直到危机解除。”

顾乐晨直接说出对方的需求,当然在心里还是默默的想象了一下,妈咪成为爸比的秘书,会是什么样子呢。

“那然后呢?乐乐,说重点。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听出来,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也不觉得是什么好消息。”

对于有时候有点后知后觉的妈咪,顾乐晨也很无语,她觉得妈咪应该是在生她和欢欢时,便把所有的智商都给他们了,所以自己才会越来越笨。

“妈咪,你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吗?你刚刚不是已经通过了考核,可以出任务了嘛!正好就用这次的保镖任务练习一下。”

听完后,白若素的眼睛瞪得极大。

咦,她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可是……可是她才刚达标就出任务,是不是有点快啊!而且,如果失手了怎么办呢?

“乐乐,你刚说对方是什么人物?万一我没保护好,那人还是被杀手杀了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