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38爸比,那你还爱妈咪吗?

裴寒轩看了一眼面色憔悴的老大,虽然他的脸色现在看起来很不好,可是却是这七年来他第一次觉得老大是活生生的人。

自从他从殡仪馆里领回嫂子的骨灰后,他就像是一具有呼吸的尸体。

这七年来,他拼命的把自己投入到工作里,虽然是创造了ARS现在的辉煌,可他们这些当兄弟的,看着还是很心疼。

当然,对于他这种花花公子来说,真的无法理解老大的这种忠节男人的思想。

嫂子当年是因为意外去世,又不是他背叛她在外面找小三,真不知道老大这些年都怎么过的,和自己的手做朋友吗?

“老大,我知道你很着急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嫂子的孩子,也想知道嫂子是不是还活着。你放心,我现在就去调查,等你一觉醒来应该就有答案了。”

顾安之看了他一眼,然后难得听话的闭上眼睛。

当然他闭上眼并不代表他就真的睡着了,闭上眼后很多以往的画面变得更加清晰。

他很清楚的记得当他下了飞机,看到来接他的顾爸爸老泪纵横的模样。

*****

“安之,若若她……”顾翔烯原本英俊的脸上,此时胡渣明显,整张脸憔悴得让人心疼。

顾安之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事实,他在英国被炸弹的冲力波及,昏迷了两天,一醒来就给若若打电话,却根本打不通。

他的手机留在了超市的储物柜里,当他让人取回来时,有好几个来电提醒都是若若的,而时间正是他在前往别墅的途中。

之后有更多是顾翔烯打来的电话,他回拨回去,才知道S市发生了那么大的事。

于是,他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势便求兰姨带他回国。

“宛儿,我们的女儿……”

顾翔烯终于看到恢复自己本来样貌的南宫宛,上前拥抱她,将这个噩耗告诉她,可是话到嘴边,最后那两个字——“死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不可能,若若不会死,她会等我回来,不会死。”

当时顾安之就完全不能接受。

“安之,我也希望这不是事实,可是jing察已经验过尸体的DNA,与你家里留下的若若的头发样本比对,证实手术室的那具尸体的确是若若的。而婴儿的DNA也证实与若若是亲子关系。”

*****

当时爸爸是这样告诉他,因为确认了DNA,又一直联系不上他,所以……

他回去的时候,只能看到若若和女儿的骨灰。

他用七年的时间慢慢的开始适应,没有若若在身边的日子,从未想过若若居然还活着,他傻得浪费了七年的时间。

当然,就算他这七年来一直不放弃找白若素,相信以小黑的能力也能让他毫无收获。

顾安之告诉自己,七年前他把若若弄丢了,这一次他绝对会紧紧的抓牢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内还有麻醉药的成份,原本以为会*无眠,没想到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乐乐坐在病chuang边上,俯下身子,眨巴着一双又美又大的眸子,非常认真的观察熟睡中的顾安之。

而欢欢则一个人冷冷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欢欢,你过来看看啊,我觉得你的鼻子和爸比长得好像,我的鼻子比较像妈咪。还有还有,你看爸比的耳朵和我们一样,这里都有个小弯弯,妈咪就没有。”

乐乐特别开心的观察着顾安之的五官,然后把自己和欢欢的五官拿来做比较。

其实她和欢欢虽然是双胞胎,大致看上去也很像,还五官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分别。

比如欢欢的鼻梁就像刀削过的,又挺又直,可是她的鼻子就比较肉肉的。

仔细一看其实他们还是有很多地方像爸比,只是整个轮廓看上去更像妈咪一些。

“欢欢,快过来呀,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不无聊吗?”

乐乐跳下chuang,跑过去拽着欢欢的手把他带到chuang边。

“你看,爸比很帅吧!我觉得爸比比Jack爹地帅,怪不得妈咪以前会喜欢他。”

乐乐虽然年纪小小,但却是个十足的颜控。

顾安之要知道自己就凭着一张脸,就收获了女儿的芬心,那他应该会不那么恨南宫爵,毕竟是他给予了他生命,还给了他一张帅气的颜。

“哼!”欢欢瞥了顾安之一眼,冷哼一声,“Jack爹地更帅。”

如果说乐乐视温晴为女神的话,那霍杰在欢欢的心里,那就是王者的象征。

他从小就跟着霍杰训练,也是打心底的崇拜他。如果要说他到目前为止真正佩服的人,那就只有他的Jack爹地一个。

乐乐懒得理他,手置在顾安之的上方一分米处,用手描绘着他的脸。

忽然,顾安之的眼睛猛然睁开,右手快速的举起抓住乐乐在他眼前描绘的手,“是谁!”

顾安之这一出声把刚刚睡着不到半个小时的裴寒轩惊醒,立刻从里面的家属休息室跑出来。

可能是由于太最近准备这个周年庆太疲惫,昨晚为了调查那两个小家伙的来历也睡得很晚,这一冲出来眼睛都还很模糊,没看清楚是谁便一把上前想要抓乐乐的手臂。

谁知道他的手还没碰到乐乐,就被另一个力量拽着他的一只手臂,扣住他一条腿,直接给他来了个过肩摔。

被顾安之抓住一只手的乐乐看到被欢欢摔得很惨的裴寒轩,皱着眉摇了摇头,“真笨!”

欣赏到这一幕的顾安之,不可思议的看着欢欢,而欢欢则是拍了拍手,什么都没说又走回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居然敢……”裴寒轩飙了一堆脏话,想说谁这么大胆居然敢直闯老大的病房,还撂倒了他。

结果后面的那些话在看到欢欢乐乐的小脸时,自动禁音。

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完全无法相信,自己被一个看起来就七八岁的小屁孩给撂倒,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裴寒轩突然拉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几秒钟之后又冲了进来。

“你……你们……怎么进来的?”

因为住院的是顾安之,外面当然会安排众多的保镖把守,他刚刚出去看了一眼,保镖依然站得笔直的守在外面。

裴寒轩是看着欢欢问的,不过这个问题回答他的却是乐乐。

只见乐乐冲着裴寒轩甜甜的一笑,“你猜。”

裴寒还真的很认真的猜了猜,“肯定不是从正门进来的,外面那么多保镖。”

如果是从正门的话,即使他们真有这功夫,也会有打斗声,他们不可能听不到。

“其实我是想从正门进来,可是欢欢说打架太麻烦,所以我们就从那边进来的。”乐乐指了指窗户的方面,好心的为裴寒轩解惑。

可是听她这么一说,裴寒轩就更疑惑了。

窗户?!

这里是二十九楼好不好!

裴寒轩惊悚的张大眼睛,瞪着乐乐,“你……你们都是什么怪物呀!”

“不要因为你自己办不到的事别人办到了,就觉得别人是怪物,叔叔,那只能证明你自己笨而已。”

裴寒轩欲哭无泪,他想问,有几个七八岁,别说是七八岁了,有几个正常人探病是从窗户进来的,而且还是在二十九这样的高层。

“你们真的从窗外进来的?”顾安之对于这个答案也有些惊讶。

乐乐很用力的点了点头,在面对顾安之时,她当然要比对裴寒轩友善多了。

谁让这个愚蠢的叔叔,居然敢说她和欢欢是野种。

“下次别这样,很危险!如果想要见我的话,直接从正门进来就行。”

顾安之看了眼窗外,此时天还没有亮,于是问了一句,“老四,现在几点?”

裴寒轩看了一下手表,答道:“快五点。”

回答完后又觉得不太对劲,看着稍微可爱温柔一点的乐乐问道:“你们怎么这个时间跑来?昨晚发生枪击事件后,你俩去哪了?”

他暂时没有问关于嫂子的事,他是觉得这些问题还是老大亲自问比较好。

这两个小家伙真的超级不正常,比起老三家的贝贝还要非人类。

“白天人太多,好麻烦。万一被记者拍到就惨了,我和欢欢不能曝光,绝对不能让Jack爹地和妈咪知道我们来了S市。”

如果让Jack爹地知道晴晴妈咪悄悄地带他们兄妹来了S市的话,他俩一定又会打架。

“老大,那你们聊,我先进去再睡会,好困。”

裴寒轩说着便离开了病房,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把外面留给了他们父子三人。

“你……”顾安之有很多话想要对他们兄妹说,可一开口却不知道如何说起。

乐乐见顾安之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主动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顾乐晨,你可以叫我乐乐。”

“顾-乐-晨……”顾安之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真的是姓顾,叫乐乐。

然后他又看向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欢欢,“那你是……欢欢?”

欢欢抬起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然后又将头垂下,不理他。

乐乐见了笑了笑,帮他回答道:“他是哥哥,叫顾慕欢,小名欢欢。”

真的是他的欢欢乐乐吗?顾安之觉得这幸福来得有点太快,很不真实的感觉。

如果他中一枪就能换回若若和欢欢乐乐的话,他宁愿在七年前就多中几枪,那他们就不会离开他了。

刚刚乐乐提到的Jack应该就是霍杰,如果七年前是他将若若带走的话,那一切就能解释得通。

为什么会有DNA报告,为什么会确定尸体是若若,因为这些对于霍杰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那你们的妈咪是……白若素?”

虽然已经推测出来他们兄妹就是他的儿子女儿,可是在问这个问题时,顾安之依然小心翼翼,屏住呼吸的等着答案。

“对啊,白若素是妈咪的中文名字,不过现在他们都叫她Jenny。”

居然从乐乐口中证实,他们就是他以为已经死掉的龙凤胎,顾安之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欢欢在若若怀他六个多月时不就……”顾安之看着欢欢说不出那个死字,现在他的儿子明明就在他的面前啊,那当年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顾乐晨偏着小脑袋看看顾安之,又看看欢欢,“欢欢怎么了?”

“你从小就和欢欢一起长大的吗?”

乐乐皱眉望着顾安之,又看了一眼突然抬头的欢欢,觉得爸比问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题。“当然,我和欢欢是双胞胎,当然是一起长大的。”

听到乐乐这么说,顾安之也就没有再问。这件事不着急,等以后见到若若后,再慢慢的问她。

“若若……你们妈咪,她过得好吗?”

乐乐莞尔一笑,回答道:“妈咪哦,过得很好啊。不过妈咪很笨,我们明明是一起训练,可是每次考试时她都是最后一名。”

见到顾安之之后,乐乐总算有一点点明白,为什么她和欢欢会这么聪明。大概智商是遗传了爸比,虽然他们现在应该也超过爸比了。

顾安之坐了起来,用右手将乐乐搂在怀里,“训练?什么训练啊?”

他知道若若从小就是个很怕考试的人。

“就体能啊,射击啊,丛林冒险啊,反正就是这一类的,妈咪没有一次及格。不过Jack爹地很偏心,每次我和欢欢如果做得不好没及格的话,就会被Jack爹地惩罚,可是妈咪从来都没及格过,Jack爹地也从来没有罚过她。”

说到这里时,乐乐撅着小嘴,好像终于找到人抱怨Jack爹地的处事不公。

在今天之前,顾安之从来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一天,抱着他和若若的爱情结晶,听她糯糯的声音讲着她经历的一些好玩的事。

他很认真的听乐乐讲话,脑中便勾画出若若在跑步啊,或者是端着枪射击的画面。

“乐乐,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你是顾安之,是我和欢欢的爸比啊!”顾乐晨给了顾安之一记白眼,意思就是说这是什么白痴问题。

如果不知道的话,她和欢欢干嘛来找他,现在还和他聊这么多啊。

要知道,现在他俩的组合出场费可是很贵的,他们出一次任务起价至少七位数。

“是你们妈咪告诉你们的?还是Jack?”

顾乐晨哈哈笑了两声,“怎么可能是Jack爹地。爸比,你要知道你的名字在我们岛上也是禁忌,不许任何人在妈咪面前提前。而妈咪就更不可能了,她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在我和欢欢两岁的时候,妈咪主动要求Jack爹地把她脑中的记忆全部清除。”

当然这些都是之后她缠着霍北叔叔,他才告诉他的,那时候她还那么小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

“记忆清除?”顾安之非常震惊,他也想过若若会不会是七年前手术室着火,幸运的被霍杰救出去后,可是还是狗血的受伤失忆,所以这些年才没有联系他。

可是答案却是,主动要求记忆清除。

为什么?

“对啊,其实我也是听霍北叔叔讲的,他说妈咪刚去那两年一直很痛苦,几乎晚晚都做恶梦。后来还得了什么忧郁症,自杀了好几次,每次都把Jack爹地吓个半死,后来妈咪自己也受不了再这样继续下去,于是就主动提出,让Jack爹地把她的记忆清除。”

乐乐想起自己三岁多的时候,第一次问妈咪,她的爸比是谁。

妈咪才告诉她,她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也不想记得。

之后她又问过Jack爹地一次,而她得到的答案就是爸比是一个在妈咪大出血快死在手术台上时,还让自己的*逼着妈咪签下离婚协议书的人。

当然得到这个回答是有代价的。Jack爹地让她独自环岛两周……

要知道她当时才三岁耶,而且岛上的丛林带有许多的猛兽毒物。

后来她知道其实Jack爹地当时派了很多手下,在后面秘密的保护她。

不过虽然如此,从那次起,她还是再也不敢当着Jack爹地的面问爸比的事。

不过不问Jack爹地并不代表她就不想知道关于爸比的事,之后她就总缠着霍北叔叔,从他嘴里大概知道了为什么Jack爹地这么恨爸比的原因。

因为妈咪曾经为了爸比痛苦得好几次自杀。她也慢慢相信了Jack爹地说的,爸比是个残忍,对妈咪又无情的坏人。

直到两年前,Jack爹地第一次介绍晴晴妈咪给他们认识。

她从晴晴妈咪口中才第一次知道,原本爸比的名字叫顾安之,是ARS国际的总裁。

他曾经很爱很爱妈咪,妈咪走后,他到现在都没有再娶,也没有和谁传过绯闻。晴晴妈咪说,以她了解的顾安之,就算是对全世界的人甚至是他自己残忍,也不舍得伤害妈咪一分一毫。

所以,她也开始动摇,她很想知道爸比和妈咪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爸比,你当年真的在妈咪生我们大出血的时候,让她签了离婚协议书吗?”

虽然乐乐已经不相信这种说法了,可是每次想到在妈咪的认知中,曾经经历过这么残忍的事,心里还是会很难过。

“当然没有。”顾安之完全不用思考便回答。

难道若若一直这么认为的吗?

他知道当年在手术室内葬身火海的还有白苏末,难道这件事与她有关?

可是他相信就算真的白苏末把离婚协议书拿去了,若若也不会相信他会这么残忍,除非还有别的原因。

可不管怎样,那么快乐的若若,居然会得忧郁症,还多次自杀!

他无法想象若若那两年是怎么度过的,原以为失去若若后,他过得很惨,没想到若若的日子过得比他更痛苦。

“爸比,那你还爱妈咪吗?你想要再见她吗?”

说了这么多的废话,乐乐宝贝终于开始进入正题。

“当然想。”这个问题顾安之更是不需要思想,当乐乐的话音刚落,他便立刻回答。惟恐回答晚了,好像就会失掉这次再见若若的机会。

“好,那你就找人在我们组织的网络系统里下单,说你要找一名女性保镖。”

“找保镖?”顾安之有一点没跟上他宝贝女儿的思想步伐——

抱歉,今天真的有点晚,昨晚本来想坚持来着,可是实在太难受了,头剧烈的痛,还吐了,所以没办法只能早早的去睡了。今天白天又有事,所以现在才更新。宝贝们也知道这真的算我更得很晚的一次了,抱歉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