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37他就像是一具有呼吸的尸体

可是乐乐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能让妈咪爱上的男人一定不会这么坏,虽然她认为妈咪有时候的智商还没有她和欢欢高。

所以,她一直很想亲口问顾安之,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那样对妈咪。

欢欢则和她相反,他很讨厌爸比,视爸比为头号敌人。

本来这次来S市欢欢是不愿意来的,可是后来听到晴晴妈咪说,有人在杀手雇佣网上,分布了一个重金悬赏,就是要取顾安之的命。

欢欢这才跟着她和晴晴妈咪,来了S市。

这个他们兄妹俩出生的城市。

用欢欢的话说就是,顾安之的命只能由他或她或者是妈咪亲手来取,其他的人都没有这个资格,谁要敢动他,就是与他为敌。

她其实也不知道欢欢跟着来S市的目的,到底是来保护爸比,还是为了来杀他帮妈咪报仇。

不过有一点很确定,就是他们整个行程都必须保密,不能让Jack爹地和妈咪知道,否则回去Jack爹地一定会生气。

刚刚发生枪击事件后,她知道那里一定会有很多媒体报道,所以赶紧和欢欢离开。

“宝贝和晴晴妈咪还这么客气干嘛,这可是你的生日愿望,晴晴妈咪当然要帮你实现。你和欢欢有没有被媒体拍到?”

乐乐摇摇头道:“没有。”

“乐乐,你想不想给你爸比妈咪制造一个机会,让他们见面,也给你们爸比一个向妈咪解释的机会?”

“咦。”乐乐的双眼瞬间发着光,对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可以吗?可是Jack爹地一定不会同意,而且妈咪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爸比是谁,她对他都完全没有影响,这要解释什么啊!”

乐乐虽然很聪明,可毕竟是七岁的小孩子。如果论智商她和欢欢都是天才,可论情商的话,那就很符合你们的年纪。

“那你告诉晴晴妈咪,你想让妈咪和爸比重新在一起吗?”

乐乐偏着头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我觉得应该给爸比一个解释的机会,也应该给妈咪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虽然她知道Jack爹地当初洗掉妈咪的记忆是为了妈咪好,可是她还是觉得应该让妈咪自己选择是否原谅爸比。

晴晴妈咪曾经对她说过,如果两个人真的爱过的话,就算彼此都忘记了对方,只要他们重新相遇,依然还是会重新相爱。

所以,她也想知道在妈咪完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她还会爱上爸比吗?

温晴点点头,她赞同乐乐的想法。

其实温晴承认,自己这么帮乐乐也有私心。

虽然她和霍杰经历了几次生死最后终于走到了一起,可是对于他来说,白若素还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只要她一日单身,她就会觉得备受威胁,因此,还是早点让她和顾安之复合比较好。

这些年,她一直是ARS珠宝的代言人,对顾安之不能说百分百的了解,但也有一定的认识。

从他以为白若素葬身火海后,这七年来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她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的还是白若素当年的照片,偶尔一起吃饭时,也能看到他点白若素爱吃的虾。

她无法相信这样的男人,会做出在老婆大出血时还逼她签离婚协议书的残忍行为。

有时候她会觉得霍杰把白若素保护得太好,即使现在她确定霍杰爱的人是她,他们也经历了那么多事,最终走到了起。

可她觉得自己还是无法取代白若素在他心中的位置,每次看到他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白若素,只要她不小心说了白若素一句坏话,他便像是刺猬一样的反击回去,刺伤她也刺伤他自己。

温晴真的不希望白若素挡在他俩之间,既然她在霍杰身边七年,也没有爱上他。

那说明,也许白若素心里的位置一直在为顾安之留着,即使她什么都不记得。

“晴晴妈咪,我应该怎么做才能不露痕迹的给爸比和妈咪制造机会呢?”

乐乐坐在温晴的怀里,微仰着头看她。

在小乐乐的心里,晴晴妈咪就是女神,感觉好像没什么事是她解决不了的。

Jack爹地对她和欢欢一直很好,可是也很严格,而且在他那里爸比的名字是禁忌,绝对不能提起,那要怎么才能不让他知道。

“你Jack爹地那边你们不用担心,我知道他今天刚刚接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估计会去中东那边至少一个月。”

虽然温晴和霍杰属于不同的佣兵组织,不过两人如果接了任务会给对方打个招呼,意思就是近段时间,不用联系。

“真的吗?”乐乐一听Jack爹地要出任务,差点从沙发上跳下去欢呼。这就意味着这一个月又没人能管得了她,那她是不是可以待在S市呢。

她今天只和爸比说了两句话,而且想听的回答也都还没有听到。

“当然,晴晴妈咪什么时候骗过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两人的聊天内容,欢欢打开门,从卧室走了出来。

拉开冰箱拿了一瓶酸奶,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开始喝。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表情。

温晴和乐乐两双眼睛就随着欢欢的移动而转动,整个视线都定在他的身上。

看到他就拿了一瓶酸奶,于是温晴与乐乐对视一眼,乐乐点了点头,开始行动。

直接扑到欢欢坐的另一个沙发上,两人开始为了酸奶扭打成一团。

欢欢一手将酸奶举高,另一手防止乐乐的靠近,非常直接且出用力的挥出一拳,朝乐乐的上半身横扫过去。

而此时,乐乐则巧妙的身子朝后倾倒,双手支撑住地面,整个身子成拱形一般,身体的柔韧性相当的好。

在她朝后倾仰后,直接用手臂的力量撑起整个身子,双腿向上踢出去。原本是想踢他的腹部,却被他出击的拳头挡住,因此这一脚便踢在了欢欢的拳头上,然后翻了个身跳起来继续攻击。

从躲避到攻击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快狠准,而且画面还美,非常具有观赏性。

在一旁渔翁得利的温晴趁欢欢忙于对付乐乐时,抢过他手上的酸奶,一边喝一边看他们兄妹的对打。

如果不是组织不同的话,她倒是真的很想收乐乐为徒弟,将她这一身的功夫和技艺都教给她。

不过现在也不差,大不了就是没有师徒的名份而已,这两年她对乐乐也指点了不少,否则怎么能这么快就和欢欢打成平手。

欢欢这个被霍杰认定的武术奇才,当然不会示弱,还不等乐乐站好便又再次朝她扑过去,这一拳直接打到了乐乐的腹部,让她吃痛的蹲下。

可是欢欢可不管她是不是女孩,是不是他的妹妹,胜负未分之前绝不会手下留情。

一脚扫向蹲在地上的乐乐,而乐乐此刻脚尖非常用力的一蹬,整个人被朝旁边移开。

欢欢又再次猛烈出击,一拳刚好要打在乐乐脸上时,突然听到了酸奶喝完,很用力喝管子的声音。

欢欢和乐乐同时停手,两人的动作和表情都非常一致,转头,盯着一旁大力喝着酸奶的温晴。

沉默了两秒,然后各自收手,同时走向冰箱,一人拿了一瓶酸奶,这才走回沙发。

温晴一个抛物线将已经喝完的酸奶扔进垃圾筒里,她特别喜欢看他们兄妹俩过招,画面特别美。

她发现白若素又多了一个让她嫉妒的点。

怎么就能生出像欢欢乐乐这么出色的一双儿女,这完全就是在拉仇恨值。

虽然两人现在才七岁,可是已经非常出色的佣兵。

他俩是一个组合,从五岁开始出任务,平时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都是两人一起完成,感情非常要好。

不过私底下,这对兄妹也很喜欢这种打架过招的游戏。

主要是乐乐很喜欢逗欢欢,每次把他逼生气发飙,她就赢了。

这是他俩很特别的相处模式,虽然有时候被对方打得伤痕累累,可是完全不影响两人的感情,反而越打感情越好。

此时乐乐便很小鸟依人的挽着欢欢的手臂,看着温晴继续刚才的话题。

“那要怎么样把妈咪骗到S市来呢?”

乐乐鼓着腮帮,苦恼道。

虽然妈咪没有关于爸比的任何记忆,可是她有一封在记忆洗掉之前留给自己的信,信里有写说永远不要踏上S市的土地。

这七年来,至少从她有记忆以来,妈咪真的从来没有去过S市。

别说是S市,妈咪平时都很少离开寒鹰岛。

“这个嘛,就看你爸比想不想见你妈咪啦,如果他想见那我就有办法。”温晴开始幻想着白若素和顾安之再次见面的场景,以及之后两人重修于好的画面。

光是这样想想,她就觉得很开心。以后霍杰便是她一个人的,为了这份独一无二,这次的红女良,她当定了。

欢欢微微皱起眉头,那表情一点都不像一个七岁小孩子的表情,完全就是一小老头。

温晴看着心里有些心疼,欢欢乐乐都没有一个像正常小孩子的天真童年。因为霍杰认为,只有自己变强大,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最重要的还是这俩小家伙,完全就是当特工的料。

也不能怪霍杰从小就开始训练他们,如果是她,遇到这样的两个奇才,也会忍不住想把自己会的都教给他们。

“晴晴妈咪,你的意思是?”乐乐其实已经猜到,于是很激动的问道。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明天悄悄的去趟医院吧。”——

第一人民医院外面,正门被围得水泄不通,不光是记者在等这条重大新闻,顾安之的伤势连S市市zheng府都相当关注。

医院门前也有许多自发的股民,因为他们都很担心,顾安之的中枪会使整个股市有很大的动荡。

因此在顾安之中枪三个小时后,裴寒轩便在医院的门口召开了一个临时的记者会,向大家汇报了顾安之的最新情况。

子弹并没有击中心脏,现在子弹取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等麻醉药效过了就会醒来。

他也呼吁大家不要堵在医院门口,这会给医院带来很多不便,他保证有最新情况一定会通知媒体。

记者会结束后,记者和群众都相继离开,当然住院部楼下还是有几家媒体在守候,希望有机会能拿到独家。

裴寒轩开完记者招待会后,回到VIP住院部。

老三穆昊焱上一周陪三嫂唐菱到阿富汗去义诊,大概要一个月后才会回来。

老五陆温彦为了追心爱的女人,现在根本上已经定居美国,一年最多回来一两次。

因此ARS国际现在对外的公关便是他。

他并没有马上回到顾安之的病房,而是进入另一间被他们长期包下来的病房内,这里他和老大基本上每周都会来一次。

病*上,白祺睿很安静的躺着,一旁的护士正在为他擦着身体。

“给我吧,你先出去。”裴寒轩接过毛巾后,很认真的给白祺睿从脸部开始擦洗。

“老二,你已经躺了这么久,到底什么时候才醒啊!”

裴寒轩一边擦着,一边和他聊天,“老二,你知道吗,现在老大就在你的楼上,他今天中了枪,不过你放心,老大没事。”

七年前那一周,可以说是五大家族的黑暗一周。

先是白若素在一家小医院生产时,手术室突然着火,母女一并葬身火海。

三日后,顾安之全身是伤的坐着轮椅从英国回来,一同回来的还有昏迷的白祺睿。

可是白祺睿这一昏迷就是七年,期间一次都没有醒过。

他的主治医生也说过,可能他会一直这样睡下去,直到脑死亡。

那时候在英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现在都是个谜。

他问过老大几次,老大都没有直接回答,只说是出了些事故。

那次事故的受伤者不光老大和老二,白伯伯也在事故中死掉。而且爵爷也是在那次事故后,好像性格大变,居然信了教,变成了一个虔诚的教徒,将诺亚集团的所有股份全部都转给了老大。

“老二,给你说一个惊人的消息。嫂子,就是若若可能没有死呢,而且不但没死,还生了一对龙凤胎。是不是很好奇,那俩小孩长什么样啊,想知道的话就快点醒来吧。”

裴寒轩给白祺睿翻了下身子,让他侧躺着,然后帮他擦背。

等裴寒轩从白祺睿的病房离开,回到顾安之的病房时,正好看到他原本紧闭的眼睛突然猛的睁开。

他急忙快了几步,走到病*边开心的说:“老大,你终于醒了,现在觉得怎么样?”

顾安之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眼珠子转动,看了看四周。

过了几秒才想起自己中弹的事,再看到旁边挂着的吊针,知道他这是又来了医院。

“那两个小孩子呢?他们没事吧?”可能是手术之后有些虚弱,顾安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没事,现场只有你中枪,其他人都没事。”

顾安之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没事。“那他们现在人呢?在哪里?”

“不知道。”裴寒轩回答得很干脆,枪击事件之后现场一片混乱,他只顾着老大了,哪里知道那两个小鬼头跑哪里去了。

“什么!不知道!”顾安之猛的想要坐起来,却拉扯到伤口,又痛得躺了回去。“怎么叫不知道?”

他还记得在他中弹之前,他问他们姓什么,那个小女孩回答的是“顾安之的顾”。

那是什么意思?是暗示他们是他的欢欢乐乐吗?

“当时你中了弹,现场一片混乱,我想他们应该在那个时候离开了。”

裴寒轩也知道老大在想什么,忙说道,“老大,你放心,只要那两个小孩现在还在S市,我一定会把他们找来见你。你现在就安心的休息,明天我就把他们给你带过来。”

说这话时,裴寒轩很自负。

现在弑盟已经不是七年前的弑盟,所有的追踪技术都是世界顶级。

如果他们要追踪一个人的话,只要他活在这世上,不管在哪一个角落,他都有信心能将人找出来。

这七年是因为一直以为嫂子已经死了,根本就没有去找过,如果早知道嫂子没死,他肯定早就把嫂子找出来带到老大身边了。

这样老大也不用当七年和尚,而他也不必总是乱给老大牵红线。

为什么嫂子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是在这个时间。

近期,ARS国际和C国政&……府有一个重要的旅游开发的合作案,在此期间C国的伊莎公主便被顾安之迷得七晕八素。

可是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伊莎公主几次主动出击都被拒,最后干脆自己曝出这个绯闻,说顾安之将与她联姻,她是想借用媒体的力量逼顾安之就范。

而裴寒轩是持支持态度,因为当时他认为嫂子已经死了,老大的人生还很长,不能就这么为嫂子当一辈子的和尚吧。

这禁yu太好对身体也不好。

他觉得这个伊莎公主也不错,所以当有记者私下向他打听这件绯闻时,他只是笑笑并没有为老大澄清。

加上老大也是懒得解释的性格,就因为这样,所以绯闻便越抄越真实。

可现在如果嫂子真的还没死的话,这个公主又要怎么办呢?该不会到时候又要交给他处理吧。

他是喜欢女人,可是他碰的那些都是玩得起的女人,不是像伊莎公主这种大家闺秀型。

“老四,你说……若若是还没死吗?”

顾安之的眼睛怔怔的盯着天花板,忽然冒出一句话,“可是……如果她没死的话,为什么这七年都没回来找我呢?”

对呀,如果嫂子还活得的话,为什么会没有回S市呢?这七年她又一直在哪里生活。

裴寒轩也很好奇。

难道,只是两个孩子还活着?

当年火灾现场那具烧焦的婴儿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老大,你别胡思乱想了,现在想也没用,等我明天把那两个小家伙找到带过来,一问不就清楚了嘛。”

裴寒轩看了一眼面色憔悴的老大,虽然他的脸色现在看起来很不好,可是却是这七年来他第一次觉得老大是活生生的人。

自从他从殡仪馆里领回嫂子的骨灰后,他就像是一具有呼吸的尸体——

关于七年前的那一天还有很多细节的部分会在后面慢慢的展开,哈哈看到宝贝们都很喜欢欢欢乐乐,鑫妈太开心了,明天应该会有若若出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