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36顾安之是我们爹地(精彩必看)

七年后

今天是ARS国际(前生诺亚集团)成立五十周年庆典的大日子,前生诺亚集团当初是以传统的服装代理起家。

自从成立了ARS之后,五年内迅速崛起,成为亚洲十强之一,近五年公司在新任总裁顾安之的带领下成功劲升为亚洲首席,公司旗下的企业包括服装,珠宝,房地产,传媒,娱乐,航空,酒店,百货业等等,当然这都是在阳光下的产业。

ARS的势力之所以无人能撼动,除了他富可敌国的资产外,还因为他拥有强大的黑暗势力。

在暗黑王国中,由顾安之亲手建立起来的一个佣兵组织——弑盟虽不及寒鹰和暗门这世界顶尖的两大佣兵势力,但在欧洲和亚洲,弑盟独占至少50%的黑暗份额。

当然这些黑暗的部份,只存在于黑暗的地方,并没有人知道顾安之除了是ARS的总裁外,还有弑盟的这个身份。

只是大家都在猜测而已,一个顶类的商业帝国王者,又怎会真正有多清白。

不过不管传闻怎样,顾安之是S市甚至整个亚洲商界的一个传奇性人物,这点毋庸置疑。

ARS酒店门口也聚集了数十家主流非主流的媒体,这样的盛世肯定会是接下来一周的头条,任何一家媒体都不会放弃这样的新闻。

在八年前顾安之曾有过一段婚姻,这段婚姻在八年前在S市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几乎无人不晓顾安之娶的白家养女白若素,也是南宫爵的孙女。

但也有传闻称白若素并不是南宫爵的亲孙女,顾安之才是这个诺亚集团创始人的私生子。

更有传言说七年前白若素白苏末二女争一夫,导致白若素动了胎气早产,在生产时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

从此白若素这三个字成了顾安之的禁忌,没人敢再在他面前提起。

顾安之从五年前正式接手诺亚集团就马上更名为ARS国际,这五年从未传过绯闻,为人低调也从不接受媒体的采访。

有人说顾安之将公司更名为ARS国际,是为了纪念亡妻。

也有人说是因为顾安之与南宫爵不和,所以一接手便改掉爵爷起的名字。

还有人说……

总之,关于顾安之的感情生活,坊间流传N个版本,至于哪个是真哪个假,倒没人去深究。

直到前些日子,传出顾安之即将与C国公主订婚的消息,这算是商界娱乐界都掀起了一阵巨浪。

大家都想知道这消息的真实性,可不管媒体怎么狂轰滥炸,ARS方面一直未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既没承认也不否认。

所以趁今天这个大日子,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答案,也想知道C国公主是否会出席今日的大典。

今日ARS国际五十周年庆,特别为国际国内最顶尖的二十家媒体开放半个小时,另外不得入内的二三线媒体也守在门外,能出席今晚盛会的都是S市甚至国际上的大人物,只要随便拍到一两个就算赚到了。

宴会已经开始了一个小时,该到的人物早就已经入场,守在门外的媒体们都抱着自己的吃饭家伙三三两两的回采访车休息,或者到附近的快餐店用餐,出席的政商业名人庆典结束后都会在ARS酒店住下,明日才离开,也就是说要想拍到更多的新闻他们今晚就不能离开。

就在这时,一辆白金版布加迪停在酒店门口,它经过之处裙起飞扬,众人的目光都被这辆布加迪威航吸引住,要知道这款跑车全球只有五辆,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敏感的媒体们纷纷抄起家伙,等待这个重要人物的出场。

驾驶座的门打开,一名穿着意大利纯手工制作西服的男人走了下来,却没有往酒店走,而是绕过车头走向右边的副驾驶位,恭敬的弯腰打开车门。

两个大约六七岁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孩子从车上下来,在男人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人便回到车上将车开走。

“咔嚓……”

男孩抬头,一双清傲的眸子扫过发出声音的记者,眸中冷然凌厉,带着属于王者的孤高,叫人不由自主的发怵。

女孩松开男孩的手,朝那名记者走过去,仰起头甜甜的喊道:“叔叔,我可以看下你的照相机吗?”

男人蹲下将挂在胸前的照相机取下来放在女孩的手上,“小心,很重。”

“恩,叔叔放心,乐乐的力气很大。”女孩冲男人扬起最甜美的微笑,然后低头在相机上按了几下,很随意的取出内存卡,“叔叔,不好意思,欢欢说我们这次回国不能曝光。如果谁让我们曝光了,他的下场就会像这张内存卡一样。”

乐乐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到。小手轻轻用力,卡断成了两段。

乐乐依然保持着最天使的笑容,“叔叔,相机还你。”

“你……我的内存卡……”

在众人还在震惊中,乐乐走回男孩身边,伸手握住他不同于一般小孩,布满老茧的手,“欢欢,走吧。”

欢欢乐乐手牵手走到酒店门口,却被警卫挡住。“小朋友,这里你们不可以进去。”

欢欢冷眸一抬,盯得警卫顿时打了个冷颤,明明只是个小孩子,为什么他的眼神却这么吓人。

“叔叔,为什么不可以进去,我爸比在里面啊。”乐乐继续微笑示人,就像个小天使般温暖可人。

这两个小孩长得俊美,气质不凡,坐的是布加迪威航,一看便知道他们肯定出身豪门,如若是平时他们断不敢阻挡。但今天是顾安之亲自下的命令,不能让闲杂人等进入ARS酒店。“对不起小朋友,你们还是不能进去。”

乐乐正要开口,欢欢冷冷的声音已经响起,“叫顾安之出来见我。”

“啊!”警卫以为自己听错了。

“顾安之就是我们爹地。叔叔,你让我们进去吧,妈咪说小孩子要有礼貌,可是欢欢脾气不是很好,他生气后果很严重哦。”

乐乐非常礼貌的给警卫叔叔建议道,她可没有说谎,欢欢生起气来说不定直接把ARS酒店给炸了。

乐乐仰起小脑袋,疑惑的拉了拉身边的欢欢,“欢欢,先理后兵应该算礼貌了吧。”

现在已是深秋,警卫的额头却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万一这俩小祖宗真是顾安之不知道和谁生的私生子女,他不让进那不是死得很惨。

可是如果不是,他随便放两个小孩子进去被发现了,他一样死得很惨。

看到小女孩一脸期待的表情,“小朋友你们等会好吗?我打个电话。”

欢欢的眼睛微眯,目光中已有了明显的怒意。乐乐牵着他的手微微收紧一分,莞尔一笑,道:“好的,叔叔,我们等你。”

警卫擦了擦额头的汗,只不过是两个小孩子,为什么他觉得比面对ARS酒店的总经理压力还大,“经理……”

不到五分钟,警卫便看到裴寒轩与韩磊从电梯出来往他们这边走来,隐约还听到裴寒轩的声音,“不可能,老大这些年过得跟一和尚差不多,哪有女人有机会生下他的种。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种,居然敢……”

裴寒轩没想到自己无意中说的这句野种,会遭到两个记仇的小家伙长达十年的报复折磨,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叔叔,你在说我和欢欢是野种吗?”乐乐眨巴眨巴着双眸,特别纯真的浅笑着望向裴寒轩。

“你……你……你们……”裴寒轩瞪大眸子,仿佛是见到鬼一般的嘴张成了O型,震惊得许久说不出话。

韩磊轻轻推了下木呆的裴寒轩,“裴总,他们是?”

“宝贝,白若素是你们什么人?”这两张小脸分明和他第一次在孤儿院见到的白若素一模一样,可是,嫂子不是在七年前就死了吗?

“妈咪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特别是外表轻挑一见漂亮女生就叫宝贝的陌生男人更是不能搭理,妈咪说这种男人下流无耻无下限。”乐乐嘟着纷嫩的小嘴,盯着裴寒轩很严肃的说道。

裴寒轩更加肯定这丫头和白若素一定有啥关系,也不管人家兄妹俩多不待见他,上前一手拉一个,在触到两双并不滑嫩的手时顿了一下,随即又飞快的牵起,“走,带你们找老大去。”

原本想要挣脱的欢欢在回头看到对面大厦一闪而过的红点时,放松了手的力度,任他牵着往酒店里走。

他们离开后,围在外面的记者纷纷低声惊呼。

“那不是ARS国际的裴寒轩吗?他亲自下来接那两小孩,难道那真是顾安之的孩子?”

“说不定是裴寒轩的孩子,他的女人一周换一个,有一两个私生子也不奇怪。”

“我比较好奇那两孩子的妈妈是谁?”

“顾安之不是就快和C国的公主结婚了吗?这时候蹦出来俩孩子,不知道顾安之要怎么向C国的总统交待?”

“切,他是顾安之耶,他用得着交待吗?以他的资产把C国买了都行。”

…………

周年庆的酒会已经到了记者自由提问的环节,顾安之正在新闻区接受媒体的采访。

能出席酒会的媒体都是世界知名的,也早有默契报道时不会刊登顾安之的照片,电视媒体在报道时则是一段相同的酒会现场片段。

“顾少,很多人都在猜测ARS这三个英文字母的含义,你能解释一下当初为什么会将诺亚更名为ARS吗?”

“ARS……”顾安之嘴里重复着的这三个简单的英文字母,似乎在回忆什么,原本无表情的脸上添了一分温柔。“你觉得它是什么意思便是什么意思,每个人心中的ARS都有不同的注解,无需统一给出一个固定的解释。”

“顾总,听说你与C国公主伊莎的婚期已定,ARS国际与C国政商联姻,强强联手,是不是代表ARS国际将会有更大的发展?”

顾安之嘴角微微扯动,“你的意思是ARS国际已经落魄到需要靠总裁出卖婚姻才能继续发展?”

“哦不,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

提问的记者赶紧澄清,完了,要是得罪了顾安之,他们杂志社就等着关门大吉。

“顾总,我听说ARS有个禁忌,不能提白若素这个名字,是吗?为什么不能提?难道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一个奶气的女童声音响起,现场一片寂静,哪个不怕死的敢这么问顾安之。众人动作很一致的回头寻找声音的源头。

顾安之的眼睛危险的眯起。

女童声音刚落,另一个同样奶气,声音却更清冷的男童声音继续传来,“听说白若素当年动了胎气,孩子不但没有保住,还血崩,在她命悬一线时,你还让她签离婚协议书?”

这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在瞬间引爆,所有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裴寒轩在一旁抚摸额头,这两小家伙在干嘛,一口一个白若素,还知道这么秘密的事,他们该不会真是嫂子的孩子吧?

嫂子没死,还结婚生子?那老大怎么办?

顾安之唰的站起身,眼睛怔怔的睁着众人的后方,距离有些远,他只能看到两个孩子,却看不见他们的样貌。

“你……你们是谁,和若若有什么关系?”顾安之一步步的朝欢欢乐乐走去,声音中微带着颤抖。

欢欢站在椅子上,正好与顾安之平视,对上他疑惑的眼神,没有丝毫的退却,眼中有些复杂的情绪。

乐乐则比欢欢直接得多,在面对顾安之时她收起了自己的习惯性微笑,更真的表现了自己的不满。

“我们是谁很重要吗?你也会在乎吗?你不是已经忘了白若素,不是要娶别的女人了吗?那你以后也会有很多很多的小孩,你管我和欢欢是谁!”

乐乐的声音并不大,只有他们几人能听到,那话中的怨念太明显。

“你姓什么?”顾安之发现自己在问出这句话后摒住了呼吸,有期待有害怕有紧张的等着答案。

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刚刚小女孩提到了欢欢。

当年他和若若曾经聊过孩子的小名,取的便是欢欢和乐乐。

而且这俩小孩长得太像若若小时候。

可……可是欢欢不是早就流掉了吗?还有当年若若不是已经在医院的大火中死了吗?还有他的那个未曾见到面的女儿,同样都命丧于火灾当中。

那他们又怎么会是他的欢欢乐乐呢?!

虽然希望很渺茫,但他还是情不自禁的期待起小女孩的答案。

乐乐瘪了瘪嘴,“晴晴妈咪说,虽然她很讨厌这个姓的人,但我和欢欢……”停顿了一秒,“姓顾,顾安之的顾。”

听到小女孩柔柔糯糯的声音说出顾安之的顾字时,顾安之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止。

“那你妈咪是……小心!”一抹红点在乐乐心脏处闪过,顾安之本能的扑上前。

“哗嚓——!”防弹的窗户碎了一地,一颗子弹划破空中,准确的被射入顾安之的左胸位置。

“啊……”

“救命啊……”

“老大,你怎么样?”

…………

现场乱成一团。

混乱中,欢欢拉着乐乐的手,快速的离开现场,在离开之前冷冽的双眸,扫向对面大厦的某一个黑点。

眼睛微眯,身上凝聚起一股杀气,直到乐乐轻轻的拽了拽他的手,“欢欢,走啦!”

听到妹妹的声音,乐乐这才收回视线,快速离开诺亚酒店。

而这时,对面大厦,一名扎着利落马尾,身穿灰色风衣的女子收起狙击枪,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顾安之!”

顾安之什么都听不见,他脑中一直闪现着在他倒下前看到的杀手的身影,甚至听到她在叫他的名字,那分明是她,这八年没有一刻忘记过的人。意识渐渐的模糊,顾安之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第一次在孤儿院见到她的情景——

“ARS国际五十周年庆,总裁顾安之中枪昏迷,现在已送往S市第一人民医院。不排除是仇杀,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现场已经被封锁。目前受伤的人只有顾安之,其他暂无伤亡。更多消息请关注ARS电视台新闻直击。”

欢欢乐乐回到酒店时,电视上正播放着顾安之中枪送院的直播。

“晴晴妈咪~~~”乐乐一打开门,便飞奔到被叫做晴晴妈咪的女人怀里,撒娇的亲了亲她的脸颊。

欢欢看了一眼电视上反复重播着顾安之躺在单架上,被抬上救护车的画面,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回到自己卧室。

见欢欢进卧室后,乐乐和晴晴妈咪对视一眼,两人均嘟了嘟嘴,异口同声道:“好酷。”

这位被乐乐叫做晴晴妈咪的女人,正是国际巨星温晴。

乐乐很喜欢晴晴妈咪,她发誓自己以后长大也要成为像晴晴妈咪这么性感妩媚有女人味的女人,当然晴晴妈咪最让她崇拜的还是她的身手。

自从两年前Jack爹地把晴晴妈咪带回家,介绍给他们认识之后,她就时常都赖在她身上,想要和她学习各种本领。

“乐乐宝贝,今天看到你爸比后,满意吗?有问他那个你最想问的问题吗?”

这次的S市之行,是她瞒着霍杰和若若,带欢欢乐乐两兄妹来的。

这是乐乐上个月七岁生日时的愿望,她想要亲眼见见她的亲生爹地,想问他当年为什么会那么残忍的对妈咪。

温晴现在还没有子女,两年前认识乐乐后,就把她当成是亲生女儿般chong爱。

“谢谢晴晴妈咪,爸比很帅,而且他看到我和欢欢后好像很激动。看着不像是会那样对妈咪的人,而且他最后还救了我。”

虽然她根本就不需要他救。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不管年纪多小多大,都喜欢幻想有个英雄会不顾自己的命都要救自己。

第一次知道顾安之这个名字是在两年前,然后她就对这个爸比有很深的好奇,可是Jack爹地不喜欢他,还命令她和欢欢不许在妈咪面前提起他。

说他当年在妈咪生她的时候,在手术台上大出血差点死了,还逼着妈咪签离婚协议书。

可是乐乐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能让妈咪爱上的男人一定不会这么坏。所以,她一直很想亲口问他,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那样对妈咪——

嗨,我最亲爱的宝贝们,下部开始啦,你们喜欢的欢欢乐乐这对萌宝出现了,有没有很酷……下部的基调暂定为无下限的chong爱模式,至于之后会不会有虐嘛,到时候看剧情发展,期待着我们的若若华丽回归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