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35小黑的温柔只给他唯一爱的女人(上部完)

“你的妈妈南宫宛并不是爵爷的亲生女儿,她只不过是个被爵爷收养的孤儿而已。后来在你妈妈十八岁时被南宫爵强&……暴,你以为爵爷为什么会那么确定你是南宫宛的女儿吗?因为他拿了你的头发样本和他的做过亲子鉴定,你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他才会对你这么好。”

“不……不……不是这样的。”白若素从看到那份亲子鉴定后,就一直摇头,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你和安之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所以他这些日子才会不知道如何面对你,才会不想要和你亲近,你现在应该明白安之和你在一起,想爱却又不能爱的那种痛苦了吧!如果你真的爱安之的话,就应该放手,不要再互相折磨,你俩这根本就是乱lun。”

白苏末见白若素的内心已经在开始挣扎,于是进一步的摧毁她的意志。

白若素眼神呆滞,她在回想这些日子顾安之的反常,难道真的如白苏末所说。

南宫爵根本就不是她的外公,而是她的亲生父亲,是强jian了妈妈de人,所以她妈妈才会离家出走。是这样的吗?

可是顾爸爸明明告诉她,他的爸爸很爱妈妈,她是他们爱的结晶啊!

不,她不应该相信心怀不轨的白苏末,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

而且昨天的顾安之约她时,明明是以一种很开心的心情,绝对不是要和她说这件事,那状态明显的不一样。

“白苏末,我不管你这些东西是哪来的,我都不会相信你!亲子鉴定什么的,还不是一样可以作假。不管怎样,除非顾安之亲口告诉我,他不要我了,要和我离婚,或者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一个字。”

白若素也不是那么容易骗的人,就算再单纯,好歹也看这几本小说看过几部狗血电视剧。

越是这个时候,她就应该越清醒才对。

“如果你要继续这样自欺欺人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到时候痛苦的只会是你和安之,还有一件事,我想安之应该还没有告诉过你。”

白苏末看了一眼沙发上已经织好的另一件,款式和她手上正在织的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的毛衣。

“你其实没必要什么都弄双份,因为你肚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宝宝,另一个早就死掉了。”

白苏末说得云淡风轻,白若素的手却因为她的话而顿止。

放下毛线,双手紧紧的扣住白苏末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着,“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你给我再说一遍!”

白苏末的手往上一挥,将白若素的手挥开。

“你听得没清楚不是吗!我说你肚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孩子,另一个上次你自己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没了。你还真相信安之安慰你的话,你自己不都看到流了那么多血,怎么可能会没事,你还真是天真。”

白苏末的本来面貌,慢慢的显现出来,她也不想和白若素再啰嗦。

白若素头垂得低低的,整个身子都完全无力的瘫在沙发上,怎么可能,她的宝宝……

她摸着肚子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她不相信,白苏末说的所有话她通通都不相信。

对,她要问顾安之,必须问顾安之。

白若素一把推开白苏末,跑进房间拿起自己的手机拨给他,可是响了很久一直都没人接听。

“你就别去烦安之了,他不会接你的电话,今天也是他让我过来对你说,你把字签了。从此之后你和安之就各不相干,这件丑闻我也会帮你们保密。”

白苏末突然跟着走进了卧室,抢走了白若素的手机。

“其实你想想,孩子流掉是好事,其实这一个都不应该保住。

如果安之那个时候就知道你俩是兄妹,肚子里这个就是你们的孽缘延续,他一定不会想尽办法保住他。

你想想,安之现在是什么样的身份,他是爵爷的亲生儿子,以后的诺亚集团就是他的,如果传出你们乱lun的丑闻,他以后还怎么在商界立足,就算是为了安之,你就放过他吧。”

白若素捂住自己的耳朵,她不想听,不管白苏末说什么,她通通不要听。

可是白苏末却不如她的愿,抓住她的手用力的拉开,非要她听到她说的话。

“若若,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清醒一点。现在这个孩子这么大也没办法再打掉,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放过安之,我会帮你处理掉这个孩子。我想你也不愿意到时候生出一个畸形儿吧。”

白若素一把推开白苏末,跑到沙发边上,将桌上的那份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

“我不签,我不签,你说谎,我的孩子不可能是畸形儿,我和顾安之也不是兄妹,不是不是!”

她一直重复着同样的一些话,总之她就是告诉自己,不能中计,不能让白苏末得逞。

就算她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顾安之也不可能让她来和她谈。

顾安之不可能这么对她,这一点,她坚信。

白苏末没想到白若素对顾安之的信任居然这么深,完全不被她的挑拨动摇。

没关系,现在不相信没事,她还有更厉害的秘密武器。

“白若素,我也不想和你装,那样太累了。我就明摆着告诉你吧,我是南宫爵的*,这么多年,你觉得我得到的消息会假?”

什么叫用自己的秘密去装饰谎言,就是她此时的行为。

为了让白若素更加相信她的话,当然必须得真真假假,十句话中有九句都是真的,那剩下的那句谎言也会变成是真话。

“南宫爵其实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是个慈祥的老人。其实不是,他只不过是个自私自利,做任何事都会以自己是否有利为前提思考。我是他的女人,他却把我送到安之的身边,目的就是让我替他监视安之。

你以为就凭我一个弱女子,就能找到那么多的帮手帮我设计安之,设计绑架的那些事吗?那都是爵爷安排的,我只不过是个演戏的木偶而已。为了让安之觉得欠我一份情,不得不和我在一起,他就设计了我为了救安之而被轮jian的戏码。

白若素,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说你蠢。像南宫爵这种徒手建立起自己商业王国的人,你觉得她有多善良,会真的对你好?因为你是他目前知道的唯一血脉,所以她才会对你好。

而且他知道安之很爱你,因此才会用你来牵制住安之。

他根本就谁都不爱,只爱他自己。哦,也许不对,他应该是爱南宫宛的,就是你妈妈。

这么多年,和他躺在同一张chuang上,他只会喊一个名字,就是南宫宛。不管他是和谁睡在一起,估计在他的脑海中都把那个人想成是你妈妈。”

白苏末讽刺的笑了笑,“白若素,你们母女俩还真是幸运,都有如此深爱你们的男人。”

白若素现在只觉得脑子一团乱,耳边开始出现嗡嗡的声音。

她以为这就是极限。

当所有肮脏的事都一件件的摆在她眼前,她真的无法接受。

“我把我自己的秘密都告诉你,只是想要告诉你南宫爵并不是什么好人,他根本就没人性。现在他还不知道安之就是他的私生子,如果让他知道了,他会杀了安之。”

“为什么?”白若素不知不觉中就跟着白苏末的思维,开始认真的听她说的话,在听到说南宫爵会杀安之,她的神经立刻吱了一下,不解道。

“很简单,南宫爵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的丑闻影响到他的诺亚集团。你想想你和安之是兄妹的消息一传开,安之又是诺亚现任的执行总裁,这会对公司造成多大的影响,到时候股价一定会跌到停牌。

所以,他会在这件事曝光之前,先杀了你们俩的其中一个,来个死无对证。以我对南宫爵这么多年的了解,你是他心爱女人的女儿,他不会杀你,他只会除掉安之。”

白苏末的分析合情合理,如果之前说的都是事实的话,那她的这个分析白若素也能认可。

“我承认安之很爱你,可是他还没有爱到说不要自己的命。况且你和他也是真的不可能继续在一起,若若,我再说一次,放了他吧。”

白若素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只要安之不放弃我,我就绝对不会放弃他,要离婚可以,让他自己来对我说。”

“你怎么就这么顽固呢,我说过安之现在无法面对你。我就知道你始终无法相信我,好,如果看了这些你还这么坚持的话,我立刻离开,让安之来和你谈。”

白苏末从包里拿出一张光盘,直接走到电视机前,将光盘放进影碟机中,开始播放。

白若素看了她一眼,她知道这一定不会是什么让她心情愉悦的影片。

果然,影片的主角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白苏末,一个是顾安之。而且清一色的,全是两人非常亲密的一些画面。

有白苏末的手放在顾安之胸口,暗示性抚摸的画面;也有白苏末的头枕在顾安之肩上的,舒服的闭上眼的画面……还有更过份的,白苏末的手直接放在顾安之的大腿,并慢慢的往上移动的画面……

这些画面上顾安之的表情虽然没有享受,却也没有阻止白苏末的动作。

从画质上看,这应该是监控录像中的画面。

“你偷*&拍的?”

白苏末没有否认,“对,是我偷&……拍的,如果我不偷*&拍的话,又怎能让你看到安之的状态。你先别急,我还有一样东西想让你听听。”

白若素觉得白苏末这次到来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那包里也够齐全,什么亲子鉴定,监控录像,现在还有听的。看来她是下了决心要把她和顾安之分开。

不管这光盘里的内容有没有经过剪辑,可是上面的确是顾安之没错,他也的确和白苏末很亲密。

“这也是我背着安之录下来的,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听听安之的心声。”说完,白苏末拿出录音笔开始播放。

“安之,只要你和白若素离婚,以后我就会无条件的站在你这边。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并不只是白家大小姐这么简单,我可以帮你的也不光只是坐稳诺亚集团的执行总裁。

我还可以让你真正拥有诺亚,傅名扬身上诺亚酒店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在你签下这份离婚协议书的这一瞬间,就可以转到你的名下。

我知道你很恨南宫爵,我也可以帮你一起对付他,那老头最在乎的就是一手创建的这个商业王国,不管你是想把诺亚毁了,还是抢过来,我都可以帮你。

白苏末,有一点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到目前为止爱的人还是若若,而且也只爱过她。还有可能这辈子都只爱她一个人,这样,你也不介意?你还想要和我在一起?

不介意,如果我介意的话就不会用了这么多的手段,也想要拆散你们,和你在一起。我知道在你心中,此刻我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可我同样也还是女人,我做这一切都只是因为爱你。

好,我签。

安之,你发誓再也不见白若素。

我发誓只要白苏末做到她承诺的,我对她的诺亚便永不反复,以后也不见若若。这样行了吧。

行了。”

录音到这里结束。

白若素听得出来这的确是顾安之的声音,而且里面的对话也很像是顾安之会说的话,他很明确的表态,他到现在爱的人依然是她。

如果白苏末给她听的是顾安之已经嫌弃她,或者说恨她不爱她之类的话,她肯定不会相信。

可是这些录音明明就是他还爱她,可为了报仇为了与南宫爵对抗,他还是选择与她离婚,那她还有什么话好说。

“就是因为顾安之太爱你,所以他和你在一起的压力会更大,觉得很累,那样的日子真的太辛苦了。他不想再继续这样过下去,因此选择了我,我可以帮他完成他的梦想,扳倒他的仇人。这些都只有我才能帮到他,你做不到。”

白苏末觉得自己说得已经差不多,看着白若素呆滞的目光,她这次来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

于是站起身收拾她带来的这些资料,接着便带着胜利的笑容离开了顾安之的家。

白若素听到“咚”的关门声,刚才故意伪装出来的淡定一下松了下来。手紧紧的握住,那力度让指甲都快要陷进肉里。

顾安之真的不要她了。

欢欢乐乐有一个已经离开她了。

她和安之是兄妹,肚子里的这个宝宝可能是畸形儿。

怎么办,怎么办,她以后要怎么办?

白若素的呼吸开始急促,情绪完全平复不下去,肚子里的宝宝似乎也同样感受到了妈咪的不安,在肚子里猛烈的运动。

几秒之后,白若素的额头开始渗出一大颗大颗的汗珠,

身下似乎有什么开始流出来,白若素顺着腿看下去,血从沙发上一滴一滴的滴到地板上。

“啊!”白若素猛的抱住自己的肚子,一阵阵的巨痛传来。

难道连这个唯一的宝宝也要离开她吗?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宝宝有事。

白若素抱着肚子,很吃力的撑了起来,到房间拿起手机拨打了120,说清楚了自己的地址后,又吃力的抱着肚子跺步到门口,将大门打开。

她走的这一路,地上全是血。从客厅到卧室再到玄关处,都是一滴一滴的血迹。

一个人痛苦的背靠在大门,等待救护人员的到来。而远在英国的顾安之,此时同样全身血痕累累,也在生死的边缘挣扎——

顾安之是被一阵阵的剧痛惊醒,当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紧紧的绑在一张椅子上,有一条很粗的鞭子,正猛烈的朝他身上抽。

而余光瞟见的白祺睿并没有被任何东西绑着,而是面色凝重的看着他。

“你终于醒了。很高兴见到你,顾安之。”一个看起来很绅士的英国男人,放下皮鞭,搬过来一条凳子,坐在顾安之的前方,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你就是白苏末的那个朋友?解药在你这里?”

虽然全身伤痕累累,可与面前的男人相比,顾安之的气势却一点也不输给他。

“对,我就是白苏末的朋友。解药,是在我这儿没错。不过,你现在都这样了,拿到解药又有什么用,你也送不回去。你不是很爱白若素吗?很好啊,就一起下黄泉吧,正好有个伴。”

顾安之看了白祺睿一眼,多少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都没想到,会被自己的兄弟出卖。不过有一点他依然很肯定,老二就算是背叛了他,也绝对不会看着若若病发不管。

“老二,不管你是由于什么原因变成这样,现在都无所谓了。我希望你能把解药带回去给若若,这也算是做兄弟的最后一个请求。”

白祺睿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朝顾安之走了过来。

“老大,现在你已经自身难保。若若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教。”

他当然不会让若若死,其实从一开始他同意这个计划就因为若若只不过是其中的诱饵,绝对不会伤到她的性命,否则他又怎会同意呢。

顾安之从头到尾就没有怀疑白祺睿,完全没想到他会和白苏末一伙。

现在再次回想,很多之前不明白的一些事,现在都能得到解释。

为什么白苏末会知道若若的孩子没了那件事,这件事最清楚的人除了他之外就是白祺睿和老五。

后来若若陪唐菱和老三去试婚纱,明明应该很安全,却被突然回国的老二叫到了一旁的咖啡店。最重要的是他又这么巧去了卫生间,所以让那个带帽子的男人有机会对若若下手。

想来这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内。

“老二,说吧,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诺亚?还是我的命?”

“顾少你先别急啊,等那个重要的人物来了之后,你就会知道到底我们想要什么。”

那个白皮肤男人扬起一记邪魅的笑,手上的鞭子朝着顾安之重重的又挥了一鞭。

这个白皮肤的男人名叫尼克,是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当他看到顾安之身上的衬衣被鞭子打破,渗出丝丝血迹时,他就会觉得很兴奋。

在顾安之被打的时候,白祺睿的眉毛微微皱起。

当尼克又是一鞭子正要挥下的时候,白祺睿上前一步直接抓住那挥下的皮鞭。

“睿,你做什么?”

显然这个尼克没想到白祺睿会阻止他。

“够了。”白祺睿的声音低沉,脸上的表情倏然一冷,一股寒意从他的眼底散发出来。

这与顾安之以往认识的老二不一样,他认识的老二总是面带微笑,而眼前这个白祺睿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看来他对自己的兄弟真的了解太少。

“你该不会还认为他是你的老大吧,你可要记清楚自己是哪边的人,别站错队,小心惹得主人生气。”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你出去看一下人什么时候到。”

尼克虽然很不服气,但也只能听命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待尼克离开之后,顾安之这才开始环视周围。这里大概有一百坪左右,两侧堆着一些没用的旧家具,像是杂物房之类的,想必这应该就是他被打晕前看到的那幢别墅。

白祺睿面无表情的走到顾安之身边,直接一脚踢向他。顾安之连着整张椅子都瞬间倒地,在地上躺着起不来。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前,白祺睿又欺上前来,右手一把拽住他的领子,阴冷的声音在顾安之的耳畔响起。

“顾安之,我哪点比你差了,凭什么你就可以得到若若。而我却只能当她的哥哥。”

顾安之的眼神闪过一抹疑惑,然后立刻恢复恢复正常,并没有回应他的话。、

白祺睿又打了他几拳后,也许是因为没有反击,或者是得不到回应,觉得没意思,也就不再打,自己走回另一边的椅子上坐着闭目养神。

顾安之朝白祺睿的方向看了一眼,原本被兄弟背叛而受伤的心似乎又瞬间被治愈。

被绑在身后的右手,紧了紧。此时里面握着一块刀片。

这正是刚才老二拽他起来时偷偷塞给他的,他记得这间屋子有监控,也就是说他不能光目张胆的放他,可是他也没有要他死的心。

正在这时,偌大的铁门被推开,尼克率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面色凝重,杵着拐杖的南宫爵。

当看到南宫爵出现时,顾安之有些吃惊。

这是在他知道南宫爵是他的亲生父亲之后,第一次见他。

“我来了,放了他。”

这是南宫爵进来后说的第一句话,虽然他已是六十岁的老者,可那霸气却依然十足。

明明他们是被威胁的一方,可他却更像是一个王者。

“放了他可以,不过,爵爷你得答应我们几个要求才行。”白祺睿将手背在身后,声音相当的沉稳。

南宫爵这时才将视线从顾安之的身上移开,转到白祺睿的身上。

这个晚辈他知道,却印象不深。

他只知道他是白家的儿子,从一开始就不愿意进诺亚任职,是一名出色的心外科医生。

南宫爵没想到这一切的幕后主脑会是他。

他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儿子,而且这个儿子还是他一直视为眼中钉的顾安之。

说实话,顾安之的能力在小一辈中最强,他欣赏他的能力却又仇视他的能力。

一个强者当然不希望有另一个强者出现,可如果这个一直以来他仇视的对象,居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时,这种想法似乎又有些改变。

当他知道若若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真正与他有血缘关系的是他以为的女婿时,他的心情很复杂。

他也才回想起,曾经好像是有过一个女人说怀了他的孩子,不过当时他好像是派人去追杀了他们。

当时他不要那个孩子,可现在却不一样,已经六十多岁,突然知道有这么一个可以称得上优秀的接班人,其实是种不错的感觉。

顾安之是他儿子的这个消息,甚至冲淡了若若不是他亲生女儿给他带来的冲击。

因此,在他收到Email让他独自前往这里来救顾安之时,他来了。

“说。”

“非常简单,在这份文件上签字,把你名下所有诺亚集团的股份全部转到我的名下。”白祺睿眼神对尼克对视了一下,尼克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将一份股份转让合同拿给南宫爵。

“爵爷,就看你是要你儿子的命呢,还是要诺亚集团。”

南宫爵看了顾安之一眼,发现他正用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他,很明显顾安之认为他绝对会选择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商业王国。

顾安之可不会因为他出现在这里,就觉得他是个好父亲,在他眼里南宫爵就是南宫爵,永远都不可能变成是他的爸爸。

当然,南宫爵也没让他失望,他这次能来当然不只是为了救顾安之。

拿着那份股份转让合同,南宫爵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算计成功的笑容,他用自己的拐杖在地上重重的敲了几下。

两个身影突然从屋顶窜了下来,站在南宫爵的身后。

两人都穿着黑色的类似夜行衣的服装,从身材来看是一男一女。

白祺睿和尼克都很惊讶,别墅外的树林中有很多的杀手埋伏,别墅四周也有近二十人的雇佣兵把守,这两人是如何进来的?

南宫爵见两人现身,嘴角微微上扬,得意的笑了笑。

他的确是来救顾安之的没错,可是他绝对不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不管是谁都没有他的命更重要。除非……是她。

顾安之左边的唇角扯动了一下,果然,他就知道南宫爵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心。

不过就是想借他这个诱饵,把幕后的BOSS揪出来而已。

顾安之猜得没错,南宫爵其实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有所察觉,他知道五大家族中有人背叛了他。

很想取而代之,可是他却一直找不到证据,不知道是五大家族中的谁。一开始因为知道了顾翔烯和宛儿的关系,他最怀疑的便是顾翔烯,所以才会让白苏末留在顾安之的身边,帮他监视着这一家人的一举一动。

这次当有人主动联系他,告诉他顾安之是他的儿子,让他单独前往时,他就决定从这次机会把幕后的大BOSS揪出来。

于是他假意单独前往,其实他早就联系了暗门的墨。

“白祺睿,我真是没想到在我背后搞鬼的人,居然是你。”南宫爵杵着拐仗,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白祺睿挺直背,下鄂上扬,傲视南宫爵。“是我又怎样!”

顾安之此刻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南宫爵和白祺睿身上,他赶紧用手中的刀片开始割绳子。

南宫爵是那种只要谁背叛他,就绝不放过的人,此时这里全是他的人,他当然要亲手解决白祺睿这个叛徒。

就在南宫爵高高举起他的拐杖,准备朝白祺睿敲下去时,一个女声突然响起。

“家树哥,你难道要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死?都不愿露面吗?而且我们既然敢来,现在这外面全被我们的人包围,你觉得你还能继续躲吗?”

南宫爵放下拐杖,转身看着夜行者的其中一人,这声音……明明就是她!

“宛儿?”

顾安之听到这个称呼的猛的抬头,这个声音并不是他熟悉的兰姨的声音。难道这就是兰姨真实的声音,兰姨来了吗?

南宫宛将帽子口罩都取下,这次她完全是以自己最真实的面目示人。并没有理会南宫爵因激动而颤抖的呼唤,眼睛盯着某处说道。

“家树哥,快二十年没见,你的待客之道似乎有点不太礼貌吧。”

话音刚落便听到墙壁转动的声音,一面墙突然打开,白家树从里面走了出来。

没错,他才是整个事件背后的大BOSS,他的这对儿女都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

“宛儿,真的是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

白家树的出现让顾安之大为吃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让人震惊。

第一次见到兰姨的真面目,真的比兰姨那张脸要漂亮太多,也年轻好多。五官整体来说和若若很像,和若若站在一起的话,应该会更像姐妹才对。

可是比起兰姨的突然出现,白爸爸才是这个大BOSS的消息更让他无法相信。

“你怎么会猜到是我?”白家树自问隐藏得非常好,这些年没有一个人发现他背后还有一个佣兵组织。

其实从南宫爵将他们从孤儿院带回去之后,有一次因为他做错了一件事,被南宫爵打得半死,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暗暗的培养自己的势力。

只有成了作主的那个人,才能保护自己。

他知道一直以来南宫爵最疼爱最重视的人就是他的女儿南宫宛。因此,在她十八岁那年,他绑架了她,想以她要挟南宫爵,让他在来救人的过程中死于绑匪的手上。

到时候整个诺亚就是他们五兄弟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贪欲却愈加强烈。

为了掩饰自己的野心,他安排儿子不进入诺亚集团,表面上一副无争无求的模样,另一边他又安排自己的私生女去接近南宫爵,在他身边做他的内线。

而且他也早就知道白若素就是南宫爵的女儿,因为当年的强*&暴虽然是蓝羽对南宫爵下的药,可他也亲眼见到了这个过程。

因此,他才会让苏末告诉顾安之,他们父女俩有一个赌约,让白若素成功被他们家收养。

“祺睿太年轻,那年我被绑架追杀的时候,他才几岁,一个几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会绑架我。不过,家树哥,你真的隐藏得很深,让我找了二十年。当年绑架和追杀的仇,我们是不是应该了结一下。”

“好啊,二十年前让你幸运的逃脱,今天你居然又主动前来送死?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会来救南宫爵,他不应该也是你的仇人吗?”白家树冷笑一声,“不管你和他是仇人也好,亲人也罢,今天都只能死在这里。”

“到底是谁死还不一定呢。”南宫宛突然从衣服内掏出一把左轮,朝白家树射去。

白家树被白祺睿扑倒,尼克也马上拿出枪反击。

听到枪声后,从四面八方涌入了许多黑衣人,这其中有白家树的人,当然也有暗门的人。

整个房间开始一阵混战……

而南宫宛的另一个同伴此时立刻跃到顾安之的身边,帮他松绑。

由于顾安之早已用白祺睿给的刀片割了许久的绳子,现在加上有人帮忙,手上的绳子很快就被解开。

那人给了顾安之一把枪,让他有自保能力,然后便加入混战当中。

虽然身上有伤,可顾安之的身手却一点都没有受影响,他立刻朝南宫宛的方向移动。

南宫宛是若若的妈妈,也是他的兰姨,他必须要保护她。虽然现在看起来她似乎并不需要他的保护……

整个混战持续了十来分钟,南宫宛正火力全开的对付白家树,她恨他当年的绑回,让她和翔烯分开。恨他之后的追杀,害她的宝贝女儿成了孤儿。

由于太过专心,没有发现侧面的尼克正朝她瞄准,而此时的顾安之也自顾不暇,距离也比较远,就算他冒着枪林弹雨冲过去,也来不及。

时间就像瞬间停止,就见尼克射出的那颗子弹,直直的朝南宫宛飞去。就在快要浸入她的身体前,一个身影突然窜到她的身前,从身体挡下了那枚子弹。

南宫宛转身便看到南宫爵中弹倒在地上,她几乎没有经过思考,立刻放下枪蹲下抱起南宫爵,手捂在他子弹的胸口。

“爸!”

“宛……宛儿……”

白家树趁这个时机,立刻让人掩护着撤退。

瞬间屋内只剩下中弹的南宫爵,还有抱着他的南宫宛,以及全身是伤的顾安之。

没多久,外面就发出了一声巨响。接着顾安之便闻到了很浓的火药味,以及烟雾的熏味。

“兰姨,快,别墅马上就会全部被炸毁,快走。”

顾安之扶起南宫宛,硬拽着她走了出去,看着别墅侧面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

没有多想,他又再次跑进别墅,抱起中弹的南宫爵。不管对他有多大的仇恨,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但他今天来了,而且他刚刚替兰姨挡了子弹,顾安之觉得自己应该救他一次。

抱起南宫爵刚走到门口,身后便发出一声巨响,轰的一声,身后发生大爆炸,顾安之和南宫爵一起被炸弹的巨大冲力击中。

……

同一时刻,在S市的白若素还在手术室内接受剖腹产手术。

经过一个小时的抢救,早产儿顺利出生,因为早产不足月,宝宝只有四斤多重。不过好在哭声还算洪亮,只是需要放到保育室去观察几日。

白苏末果然没有骗她,真的只有一个宝宝。

几分钟后,一个护士惊呼,“不好了,产妇有大出血的迹象。”

然后负责接生的医生立刻上前查看,快,赶紧手术,去拿血袋,如果不够赶紧叫人到别家医院去调血过来。

另一边两个护士正在对新生儿做一系列的清洗检查工作,而手术台上却是一片慌乱。

白若素打电话给120,来的是一家小医院的救护车,这是距离她家最近的一家医院。

虽然也是一家正规医院,可是血库的血经常都会不够。

正当医生正在全力抢救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白苏末任何防护衣都没穿就这么直接走了进来。

“你,你是什么人,快出去,这里不是你能随便进来的。”

白苏末什么话都没说,拿起一把消音枪,给在场的五名医护人员,一人一颗子弹。

“白,白苏……末,你……想做什……什么……”因为麻药加上大出血的关系,白若素的声音特别的微弱。

白苏末离开白若素的家后,并没有立刻走远,而是在楼下闲逛了一会,正打算走时,却看到救护车停在路边,不一会便看到白若素被抬了下来。

于是她便开车跟着去,在剖腹产需要家属签字时,也是她签的名字。

“妹妹,你别激动,其实想想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如果不是我签字的话,你和安之的这个小孽种连一眼阳光都没机会看到。至少我给机会让她来到了世上,你说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呀。”

刚才在外面她接到爸爸的电话,爵爷死了,安之也死了……

他让她把白若素也一并解决了,那南宫爵你诺亚集团便无继承人,从他们现在手上握着的股份来说,他们便是最大股东,明日诺亚便会易主,成为他们白家的产业。

白家树也如愿会成为这个商业王国的国王。

可白苏末此刻却没有心思恭喜爸爸的成功,她脑中只有四个字,安之死了。

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可真正听到安之死了时,她才发现自己居然会心如刀绞。

她以为她做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照爸爸的吩咐,包括想方设法留在顾安之的身边。

原本,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只是她一直以为那是任务而已。

白苏末一步一步的走到宝宝的身边,是个女宝宝,皮皱皱的,看起来很小,好像轻轻捏一下就会把她捏死。

“放,放开她。”白若素的下半身完全没知觉,她只能微微仰头看着白苏末抚摸她的女儿,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白苏末把女婴抱在怀里,拿着一份文件,走到白若素的身边,“你知道吗?安之说要和在一起,他要和我结婚,哈哈哈哈……你看,那份离婚协议书被你撕了,他就又签了一份给我。”

说完高高的举起女婴……

“只要你签字,我就不杀这个孽种。”

白苏末此刻的心理已经出现扭曲,即使安之死了,她也不让他和白若素再在一起。

白若素无可奈何,只能颤抖着在下面签上她的名字。

其实她知道自己就快死了,白苏末又何必多此一举。虽然不明白她是什么心理,但还是签了。

“放……放了我……女儿。”

拿到两人都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后,白苏末再次举起女婴。“你觉得我会让你和安之的孩子活下去吗?”

她要白若素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在她面前死去,然后自己再慢慢的在痛苦中流血而亡。

举起女婴,然后松手,女婴坠下……

白若素惊恐的瞪大眼睛!

可下一秒却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女婴被人稳稳的接住,然后转身放在白若素的身边。

这么快的速度,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没错,就是小黑!

“若若,别怕,我来了。”小黑在看向白若素时,难得的温柔只给他唯一爱的女人。

“救活她。”对身后跟着进来的一个,虽然是白发却有着一张年轻的脸的男子丢下三个字。

然后转身走向白苏末,那冷冽的眼神像是能将一个活人冷冻至死。

当然,他不会让白苏末死得这么舒服。

小黑身体中的某种能量在叫嚣,这是他平常都很少会用到的力量,右手臂发生了钢铁般的硬声。

白苏末一直后退,一直退到无路可退,背抵在墙壁上。“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过来,你走开!”

白苏末开始歇斯底里的乱叫,“救命啊救命啊!”

可这个时候谁会救她,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刚刚由于她想要亲手杀了白若素,因此把这里所有能和外界联系的通信都切断。

包括进出的监控也都被她毁坏。

她万万没想到这居然是在为别人杀她,创造便利。

小黑一直微低的头微低的眼睑,突然抬头,一双眼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手猛然伸出直指白苏末的胸口。

一个用力,白苏末只能听到什么东西撞击墙壁的声音。

低头看去居然见眼前的人,用徒手的力量刺穿她的身体,钢铁般强硬的拳手直接穿过她的心脏打在她背后的墙壁。

白苏末瞳孔扩张到最大,在极其恐惧的状态下死去。

如果对她进行尸检,便会发现,她并不是死于心脏破裂,而是内胆破裂,俗称的吓死。

白苏末倒下之后,小黑连一眼都没瞧过,转身回到白若素的身边,声音和表情都变得格外的温柔,“别怕,你和宝宝都不会有事。”

他说话的时候,正在手术中的白发医生手顿了一下,让人闻风丧胆的地狱使者Jack,居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实在太让人惊恐。

小黑低下身子捡起地上的那张离婚协议书。

手用力的握紧拳头。

他说过,只要顾安之再让若若受一次伤,他就会把她带走,永远都不让他找到。

看来是到了他履行诺言的时候——

三日后,S市国际机场,坐着轮椅的顾安之在南宫宛的帮忙下,下了飞机,而同一时刻,一架载着白若素以及他们女儿的私人飞机也正在这个机场起飞……

两架飞机在这个机场的跑道上,有一个瞬间距离不到二十米。

而这二十米的距离,却让顾安之走了七年……

************************

宝贝们,上部就这样结束了,今天鑫妈更了二万二耶,是不是应该夸一下我,留言吧宝贝们。上部完结了,不过关于当天在别墅爆炸后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南宫爵等人有没有死……或者有你们想要知道的,还没弄清楚的部分,都留言给我哦!明天就会开始七年后,精彩继续,也请你们继续支持鑫妈,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