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33解药研制出来了?

“白苏末说解药在她朋友那里,那朋友又正好在英国,你到英国后能去打听一下吗?到时候我也会找人去调查,我们双方都一起尽力把那人找出来,到时候你去拿解药,行吗?”

顾安之知道白祺睿和自己一样,为了若若也会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他也只是礼貌性的问一下他的态度,其实他懂,老二是绝对不会拒绝这个请求。

“好,一到英国我就会找人调查。”

挂断手机后,顾安之按下内线:“给我泡一杯咖啡。”——

唐菱从手术室被护士扶出来,“唐菱的家属在哪里?过来扶一下。”

早就在外面等候的穆昊焱激动迎了上去,揽着她的腰,扶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先坐下。

“老婆,你觉得怎么样?痛吗?”

唐菱摇摇头,并不想说话。虽然宝宝在她肚子里两个月都不到,可她却已经能感觉到他的心跳。

对她来说,宝宝已经是个鲜活的生命,她现在就是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昨晚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宝宝问她,为什么不要她,是她不乖吗?

刚刚在手术台上,她几次都有想要逃走,不做手术的冲动。

可最终还是理智占胜了情感,她有危险就算了,如果宝宝在她肚子里出了问题,到时候她有危险不说,宝宝也同样受罪。而焱会更加自责,贝贝也会更失望。

所以,最后,她闭上眼,狠心的不去想这个宝宝。

“没关系,宝宝会理解我们。”穆昊焱非常了解唐菱此刻的想法,他又何尝舍得自己的亲骨肉。

可是他不能让唐菱去冒险,况且这对那个宝宝也不好。

穆昊焱搂着唐菱的肩,轻声安慰着,让她把头靠在自己肩上,休息一会。

“焱,我没事,就是心里有些难受,觉得很对不起宝宝。我连让他来这世上看一眼的机会都没给,就这么让他走了。”

唐菱头枕在穆昊焱的肩上,那种很空虚的罪恶感,稍稍的平复了一些。

“我明白,你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放心,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上午就已经去做了结扎手术,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明知道唐菱只要一怀孕就会有风险,到最后又会继续纠结在生还是不生的问题。

不管是什么样的决定,唐菱都会难过受伤。

所以,他就得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他虽然不是一个完全沉迷于那什么的人,可是让他过柏拉图式的婚姻生活,当然也不可能。

因此,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他结扎,那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唐菱会怀孕的问题。

“恩,以后我们一定要小心,不能再弄出人命了。”唐菱很明显误会了穆昊焱的意思。

当然,一般人如果遇到这事也都最多就是以后用避孕tao,尽量避免这些事,而不会去直接结扎。

虽然没什么科学依据说结扎后对男性会有什么影响,但大多数的男人还是不愿意为了自己的老婆去结扎。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再去接贝贝放学。”

“不用了,我们一起去接贝贝放学,我不下车就行了,你就不需要跑两趟,又浪费时间又挺累的。”唐菱自己也是妇产医生,术后该注意些什么,她很清楚。

穆昊焱全程都搂着老婆的腰,很小心的扶着她,一直到她安全的坐到副驾。

上车后,穆昊焱将车窗都关上。

还从后座的一个包里,拿出一顶帽子,亲自给唐菱戴上。

“这是?”唐菱平时也知道穆昊焱对她很好,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的细心。

“我听说这叫小月子,和大月子是一样的有很多需要忌的。术后的一个月都不能碰冷水,也不能吹风。虽然我把车窗都摇起来了,不过还是把帽子戴上更放心一点。”

戴上后,穆昊焱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的欣赏水平还不错,老婆,你戴上这帽子看起来好可爱。”

这样的话出自穆昊焱的口中,多少有一些违和感,可唐菱却很受用。

不是因为他夸她的话,而是因为她知道他说这些只是想要逗她开心,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管她做了什么样的决定,穆昊焱都会站在她这边,她难过他会更心疼。

“谢谢你,焱。”

有你真好!这一句她没有说出口,不过她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穆昊焱在她身边,她便什么都能克服。

“只要你开心就好。”穆昊焱牵起唐菱的手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将车开出地下停车场。

两人到达穆羽贝小朋友的幼儿园时,刚刚好赶上放学的时间。

穆昊焱让唐菱在车上别下去,虽然已经立夏,可S市的天气有些变幻无常。有时候明明上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就风雨大作。

他自己一个人下车去接儿子。刚一下去便看到被好几个小女生围着走出来的穆羽贝小朋友。

“贝贝。”

“爸比。”听到喊他的声音,穆羽贝立刻搜索声音的源头,然后便朝穆昊焱奔去。

穆昊焱一把抱起儿子,看到后面的那几个小女生都被家长接到,可都还时不时的朝他们的方向望来,“贝贝,没想到你还挺受欢迎的嘛!”

完全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架势,他好像都还没有儿子这么受欢迎,至少他从来没被小女生围住。

也不是说他就不受女人的欢迎,只是大多数时候他都和老大老四他们在一起。如果论外形,当然是老大最常成为焦点人物。不过女孩子一般都更喜欢像老四那样邪邪坏坏又有些可爱的男人。

“爸比,快点回家啦,她们好烦,一下课就围到我身边好吵,我一点都不喜欢她们。”穆羽贝瘪嘴道,他喜欢的是像妈咪这种高挑型,又不多话的美女,才不是像他的那几个同学那样,肉嘟嘟的像麻雀一样吵,一点都没有气质。

穆羽贝觉得很纳闷,自己好像总是吸引这一型的小女生。

听到儿子的吐槽,穆昊焱也是醉了。

“爸比,妈咪呢,妈咪有来接我吗?”

“妈咪在车上等着呢。”穆昊焱一手抱着穆羽贝,一手打开后座的车门,将儿子放下,又帮他系上儿童座的安全带之后,这才回到驾驶室。

穆昊焱将车驶入车道,从后视镜里都还能看到几个小女生专注的目光。

穆羽贝小朋友长大后肯定会让好多女人伤心,在面前不喜欢的人时,这小子比他这个老子还要酷。

当然相反是在他喜欢的人面前,这小子就会各种暖心各种卖萌讨好。这不……一上车就开始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意。

“妈咪,我好想你。”穆羽贝的小嘴嘟得很高,如果不是因为安全带的束缚,他估计就扑上去给妈咪一个吻了。

“穆羽贝,你今天早上不是才和妈咪见过吗?”这小子多得着这么献殷勤吗,果然是他的头号情敌。

“早上见过就不能想了吗?我想要每时每分每秒都和妈咪在一起。”

这句话是穆羽贝小朋友,昨晚在八点档的狗血剧里现学到的一句台词。

唐菱听到父子俩熟悉的对话,心情也变好,嘴角微微上扬,开心的回应道:“宝贝乖,妈咪也想你。”

看到唐菱终于又展露笑颜,好吧,只要老婆开心,他就让让这个小情敌。

不过这小家伙现在是越来越会说甜言蜜语,他是不是应该向儿子学习一下呢。

这个时间还不是下班的高峰期,因此一路上都非常顺利,从学校到家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一回到家,穆昊焱就阻止唐菱弯腰脱鞋。

“老婆,从现在开始,除了去卫生间外,其他的都由我代劳。来,把脚抬起来。”

唐菱看了他一眼,听话的抬起一只脚,任由他帮她脱鞋,然后换上拖鞋。

在没有遇到重遇唐菱之前,穆昊焱估计都无法想象自己还有这么暖男的一面。即使当年和小爱在一起时,他也是接受爱大于付出爱。

换好鞋之后,穆昊焱直接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到沙发上躺着。

“老婆,我听别人说术后前两天最好卧chuang休息,可是如果你一个人躺在chuang上一定会觉得很无聊,所以我就把被子抱到沙发上。你在这里躺着,听会电视也行,和我们聊天也可以。”

唐菱很感动,穆昊焱为她想得这么周道,“老公,谢谢你。”

“妈咪,你不用说谢谢。这都是男人应该做的,以后我也会给你脱鞋。”小贝贝和自己的爸爸较上劲。

“穆羽贝,那我就把妈咪先交给你,我去给你们弄吃的。”

穆昊焱暂时不想和儿子斗嘴,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之前除了早餐外,基本都是唐菱做给他们吃,他们家没有请佣人,所以一切都要自己亲自动手。

现在唐菱做完手术,当然不能让她煮,所以穆昊焱在网上下载了好多食谱,决定在这一个月内把自己给练成厨神。

虽然他们现在都没有妈妈,不过他依然会把她这个小月子照顾好。这一个月里,决不让她碰一滴冷水。

家里的厨房是开放式的,因此唐菱躺在沙发上便能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穆昊焱。

他以为她不知道他默默为她做的事,其实她去医院之前就已经知道他上午也去过医院,也是因为穆昊焱的这个行为,她才会下定决心拿掉孩子。

“妈咪,你要看电视吗?我帮你打开。”贝贝拿着遥控器坐到唐菱的身边,打断了她的沉思。

“宝贝,过来让妈咪抱抱好吗?”

唐菱紧紧的拥着儿子。没错,她有贝贝这么体谅爱她的儿子已经够了,还再遗憾什么呢。

“妈咪你怎么了?不开心吗?”穆羽贝对于他妈咪的事相当敏感,有时候只要她的一个微表情不对,他就能察觉到。

“恩,妈咪觉得对不起你,不能给你添一个弟弟妹妹陪你玩。你一个人会不会觉得很孤单,很无聊呢?”

唐菱不打算瞒着儿子,上次手术还没做前,她让穆昊焱暂时先别把这事告诉贝贝。

她觉得这个消息应该由她亲口对贝贝说才对。

他们母子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有一种特殊的相处模式,并不完全像普通的母子。

“妈咪怎么这么说呢,我有妈咪有爸比,还有爷爷,还有若若姐姐他们,一点都不孤单啊!况且,妈咪你前几天不是说,这里已经有一个贝贝的弟弟妹妹了吗?”

穆羽贝指着唐菱的肚子问道。

唐菱将儿子搂得紧了些,在他的脸上亲了好几下,“宝贝,妈咪有你真是太幸福了。妈咪有件事要告诉你……”

“好啊,妈咪你说吧。贝贝会很认真的听。”穆羽贝同学见妈咪有点严肃的样子,于是也摆出一副自认为很严肃的表情。

“宝贝对不起,妈咪肚子里的这个宝宝没有保住,她已经离开妈咪肚子去别人家投胎了。”

“为什么啊?我们对她不好吗?她为什么要离开?”

虽然穆羽贝是个天才儿童,但天才儿童他终究也是儿童,所以很多成人的世界他暂时还是不懂,所以才会问出这么天真的问题。

最初他也不想要多一个弟弟妹妹来分享爸比妈咪的爱,后来慢慢的自我说服,决定好了以后要做个好哥哥,好好照顾弟弟妹妹,结果他居然离开了,这让穆羽贝小朋友觉得不开心。

“贝贝,不是他想离开,是妈咪的问题。妈咪的血型非常的稀有,而这种血型的妈咪呢最好是只要一个宝宝,要第二个宝宝时就会有危险,妈咪和宝宝都有危险,所以最后妈咪很无奈的做了个决定,在他还没有意识的时候就让离开。”

唐菱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讲,贝贝会不会明白,好像说得有点太绕了。

“妈咪只是不想让他受苦,贝贝你懂妈咪的意思吗?”

穆羽贝偏着小脑袋,很努力的回想妈咪刚刚说的话,“虽然不是很懂,不过就是说他不是自己想离开,妈咪也是不舍得他离开,可是因为妈咪的血型,只能让他离开,是这个意思吗?”

唐菱很用力的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她好想为宝贝儿子点赞,这逻辑,哪里像是四岁的孩子呀!

“哦,原本是这样,那我就不怪他了。”穆羽贝很大方的原谅的这个无缘的弟弟妹妹。

“那你怪妈咪吗?妈咪因为这个特殊的血型,以后都不能给你添弟弟妹妹。”

“没关系啊,为什么要怪妈咪。对贝贝来说,妈咪最重要。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贝贝永远都只会爱妈咪,绝对不会生妈咪的气。”

穆羽贝小朋友虽然年纪很小,但是他做出的承诺却绝对算数。

在唐菱的面前,穆羽贝就是个百分之百的暖男。

“谢谢你,贝贝。妈咪也是,妈咪也只会爱贝贝,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咪永远都会站在贝贝这边。”

唐菱捧着儿子的脸,一个劲的猛亲。家里有一大一小的两个暖男,她的心情就算再阴霾,也会被他们能清除,最后只剩下阳光明媚。

“你们母子俩在聊什么呢。”

穆昊焱从厨房出来,就看到老婆抱着儿子猛亲的画面。

“秘密,不告诉你。”穆羽贝继续把爸比当成假想敌,两父子一天不较劲就好像少了些乐趣。

“好吧,既然是秘密我就不问。”穆昊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小心翼翼放到茶几上,“老婆,起来先喝碗汤。”

唐菱掀开毯子,坐了起来。

穆昊焱端起汤在嘴边吹了吹,然后拿勺喂到她的嘴边,“小心哦,还有点烫。”

唐菱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是鸡蛋红枣汤,具有补中益气和养血的作用,很适合用在病后或产后气血不足的调养。

虽然做法很简单,可是穆昊焱的这份心思真的让她很感动,一个从不进厨房的男人,为你系上围裙,忙碌在厨房里,这比任何的甜言蜜语都要暖心。

“老公,你真好,我爱你。”唐菱也顾不上儿子在身边,说完情话,捧着穆昊焱的脸,就重重的啵了下。

一旁的穆羽贝再次默默记下,以后要为妈咪熬汤,这样妈咪会很容易被感动。

此时的穆羽贝小朋友并不知道,他默默记下的这些讨女孩子欢心的招数,长大后除了用在妈咪身上外,也用在另一个他原本是瞧不起的女生身上。

“你慢点喝,厨房还有一锅呢,多喝点补血养气。我看书上说,这个汤就适合现在的你喝。”

看到老婆卖力的大口大口喝光,穆昊焱觉得其实男人进厨房也挺好,能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饭,然后看着她吃光,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唐菱原本因为那个与他们无缘的宝宝而变得不好的心情,此时已经被家里的这两个暖男,完全治愈——

诺亚电视台大楼的顶层,一身咖啡色西装的顾安之站在玻璃窗旁,透过这透明的玻璃居高临下的望着下面车水马龙的街道。

他的身后办公桌上放着那份他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

距离他签下这份离婚协议书已经五天,可是初一和老二两边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这让他不免有些着急。

白苏末给他的最后期限便是后天,如果到时他还拿不到解药的话,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真的和若若摊牌离婚。另一个便是告诉若若真相,然后由若若来选择。

都不是什么好主意,他还是希望在七日的期限内能找到解药,或者是老五和初一能研制出解药。

刚想到这,顾安之的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来一看,正是老五陆温彦打来的。

难道是解药?!

顾安之很激动的接起,“喂,老五,是不是解药研制出来了?”

“不是。”

简单的两个字,让顾安之原本因激动而微耸的肩膀松踏了下去。“那……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刚刚我也与初一通过电话。她那边也暂时没有什么进展,主要是解药中有一种成分很奇怪,连初一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其实有了老大给的解药样本,应该是很容易就验出其中的成分,可是验是验出来了,但有一种成分的分子式是他以前完全没见过也没听过的——

明天,上半部就结束了,先预告一下,明天会有一个可能大家没有想到的幕后大BOSS被曝光。而且也会出现简介中大家看到的早产大出血的场景,当然还有大家最爱的小黑也会再次出场,期待吧期待吧,哈哈,其实鑫妈写着也很激动!

宝贝们鑫妈都写了快九十万字了,你们不要再潜水了,出来让鑫妈认识一下吧,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