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8穆先生和穆太太的晨运(甜蜜必看)

“若若……对不起……”他只能轻声的再次道歉。

他告诉自己,等这个劫过了之后,他一定会加倍爱她,偿还这段时间她因他伤的心,流的泪。

顾安之抽回手,走向浴室,衣服还没脱便打开喷洒仰着头,任由水从他的头上流下。

双手捧着脸抹掉一直往下流的水,插进头发里抱着头,最后蹲坐在浴室里。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几天,不光是若若,他都怀疑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顾安之从小到大还没有怕过任何人任何事,如果只是在公事上,或者是盟里的事,不管如何辛苦,有多困难,他都不会被打倒。

只要若若在他身边,只要她开心,他便有着无穷的动力。可现在……

在顾安之蹲在浴室,想让水把所有烦恼都冲走的时候,原本已经睡着的白若素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刚睁开眼睛并不适应黑暗,只是这样怔怔的望着某一处,没有焦点。

后来慢慢的适应了黑夜,摸了一下刚刚被顾安之亲吻的额头和手背。

她其实并没有睡着,他开门进来时,她就已经醒了。

的确以前她只要一睡着就很沉,可最近几天她一直失眠,经常是顾安之都睡着了,她依然瞪着一双黑瞳。而且就算是睡着了,只要有一点点声音,她就会惊醒。

刚刚顾安之说的话她全部都听得一清二楚。

对不起……

这是她最不喜欢的一句话,既然知道要说对不起,那为什么非要做对不起的事呢。

她的世界一直很简单,不懂为什么非要把一些简单的事,过得如此复杂。

她不知道顾安之说的两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是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吗?还是……

白若素真的不想去猜测他的心思,这是一件很累的事,她觉得自己又回到了结婚前那段时间。

顾安之的态度总是莫名两可,明明能感觉到他的爱,可他做的事又是另外一回事。

最近胎动得很厉害,可能宝宝也察觉到了她的情绪不对,白若素告诉自己暂且将这事放下,现在最重要的是宝宝,等宝宝出生之后,如果顾安之还是这样,她就带着宝宝一起离家出走。

白若素摸了摸肚子,轻声说:“欢欢乐乐,别担心,妈妈很坚强,只要有你们,妈妈什么都不怕。”

看了一眼亮着灯的浴室,听到滑滑的水声。白若素重新躺好,侧着身子闭上眼睛,为了宝宝们,她必须睡觉了——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进了进来,唐菱和穆昊焱相拥而眠,都没有起*的打算。

穆昊焱很喜欢从背后这样抱着唐菱,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那样的契合。

唐菱先睁开眼睛,伸了个腰懒,然后将手放在他环过她腰的手上。

虽然婚礼当天出了些状况,不是特别完美。可是她的婚姻生活却相当的完美。

每天都在心爱人的怀中醒来的感觉,真的很美好。以前做单亲妈妈时,虽然贝贝很听话也很懂事,但她总是会操很心。

现在结婚之后,似乎这一切操心的事都被穆昊焱接了过去,她只需要天天开开心心的做她愿意做的事,下午等着他和贝贝回家就好。

日子虽然和其他人差不多,每日似乎都做着同样的事,可她依然乐此不疲,每天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做着各种美食,等着老公和儿子回家的日子,虽然平凡,可她认为这就是幸福。

由于婚礼当天发生的事,还有最近诺亚集团内部也发生了很多事,穆昊焱没时间和她去蜜月旅行。

他一直觉得很抱歉,可她其实对于蜜月旅行什么的,并不是特别的介意。

她觉得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不管是在哪里,都是蜜月。

“老婆~~~”

身后的穆昊焱抱着她的手紧了几分,两人贴得更近。

唐菱穿的是一条丝质的睡裙,很薄,就像没穿一样,两人这样一贴,就像是直接的肌肤接触一般,身后某人的手开始变得不规矩。

穆昊焱眼睛都还没睁开,手便代替眼从裙摆的下方缓缓的往上游移。

“别……”唐菱握住他的手,不让他有进一步的行动。“贝贝会进来。”

穆昊焱最近就像是被下了药似的,每晚都很亢奋,不折腾到她求饶绝不放手。

用他的话说,他是禁yu太多年,子弹储存了那么多不用不就浪费了。

“不怕,我昨晚已经把门反锁了。”穆昊焱觉得自己特别有先见之明,知道他的儿子就是头号情敌,每天天一亮就开始和他抢老婆。

几次明明气氛很好,两人情到浓时正想进一步时,门就被穆羽贝小朋友打开。

有了几次惨痛的经验教训后,穆昊焱现在每晚睡觉都必然会关上卧室门,不让儿子跑来打扰他的兴事。

唐菱半推半就,娇嗔的说:“你怎么才一醒来就想……”

昨晚已经折腾她到半夜,她就不明白他哪来这么好的精力。她觉得自己现在全身都还像是干了一天苦力的,酸疼的紧,明明运动的人是他,为什么到最后累的人反而是她。

“男人晨间兴奋很正常,如果心爱的女人在怀却没有任何反应,那才不正常。”穆昊焱一边给她讲男人的正常xing趣,一边将她的睡裙撩起,手在她滑嫩的肌肤上游移。

唐菱无奈的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挑起yu火,正当穆昊焱的手抚上她的柔软,便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

下一秒,穆羽贝小朋友帅气的小脸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爸比,妈咪起*喽,早餐做好了哦!”

“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穆昊焱拉起被子赶紧把自己和老婆都遮得严严实实,他明明记得昨晚锁门了啊,这小家伙怎么可能进得来。

穆羽贝嘴角轻扬,揪着自家爸比,然后伸出右手,一串钥匙便在他眼前摇晃。一副爸比你好笨的表情道:“用钥匙打开就进来啦!”

唐菱躲在被窝里听着父子俩的对话,扑哧笑了出声。

她儿子实在是太有才了,又再一次把她这个小红帽从大灰狼的嘴里救了下来。

穆昊焱好想把儿子送到老爷子那里去,也许是由于从小就与妈咪相依为命,他对妈咪的保护有些过火。

虽然之前因为亲子会两人的约定,他赢了比赛,贝贝就和他们分*睡。儿子的确也做到了他自己说的,当晚回家就搬到了自己的小卧室去,可是每天早上依然会时不时的过来骚扰他们。

穆昊焱的要求真的不高,就只是想和自己老婆亲热一下,却每次都被儿子破坏。

按照儿子的话说,一整个晚上他都把妈咪让给他了,白天妈咪就是他的。

可是贝贝啊,你现在还小,不会明白,晚上有晚上的情调,清晨有清晨的you惑,等你以后长大就会明白这个道理。

每天早上,唐菱慵懒的在他怀里醒来,有些沙哑的声线,完全就像催qing剂一般,让他瞬间就起了反应,想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上疼爱一番。

“爸比,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要是再不起chuang的话,上班又要迟到了哦。”穆羽贝跳上chuang,直接跳坐到亲亲爸比的身上。“况且你还要送我上学,我可不想因为迟到而罚站。”

虽然现在幼儿园教的那些,他都觉得很幼稚,不过妈咪希望他有个和普通小孩一样的童年,那他就乖乖的当个普通儿童就好。

“贝贝,我们谈谈吧!”穆昊焱翻身坐起,将儿子从腿上抱上来了一些。

穆羽贝叹了口气,他爸比有时候真的挺烦人,不过谁让他是爸比呢,“好吧,谈就谈吧,爸比你想谈点什么。”

“穆羽贝,*权你懂吗?”

“那是什么东西,和我们的谈话内容有关?”穆羽贝一脸无辜的偏着头问道。

“当然,大大的有关好吧!算了,不管你懂不懂*权,总之你这种随意拿着钥匙进出我们卧室的行为,就是侵犯了我的*权,把钥匙交出来,以后没得到我的允许,不准突然出现在我们卧室。”

再来这么几次,他觉得自己就得废了,身体不出毛病才怪。每次都是他兴致正高时,就被儿子无情的打断。

宝贝呀,你得为你妈妈以后的xing福生活考虑。

唐菱躺在被子里已经受不了了,掀开被子也半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

穆羽贝一看妈咪现身,开心的就扑过去,给了妈咪一个结实的拥抱,不过下一秒就被某个连儿子的醋也吃的小气男人给拎了过去。

穆昊焱看到老婆从被子里冒出来,睡裙凌乱,*乍现,性感得已经低头的某物又蹭的一下冒了起来。

他那儿子倒好,直接扑上去就算了,脸还枕在他老婆的xiong部。

虽然是儿子,但儿子也是男人,那里可是他的领域,直接将儿子又拎到自己怀里。

“爸比,我不要你抱啦,你好硬,妈咪软软的,妈咪的怀里舒服多了。”穆羽贝不乐意被爸比抱着,想要挣脱着回妈咪的怀抱。

他觉得自从妈咪和爸比结婚之后,他的地位不保。以前在妈咪心中,他就是唯一,可是他现在要和爸比争*。

“我当然知道你妈咪抱着舒服,可是她是我老婆,只能我抱,你要抱的话去抱你老婆去。”穆昊焱很无耻的抱着老婆向儿子呛锵。

唐菱觉得额头冒出几条黑线,她还真是没想到穆昊焱会有这么幼稚的一面。推开他,抱起儿子,“你和儿子较什么劲啊!贝贝真乖,你先出去把书包整理好,妈咪换件衣服马上出来,今天妈咪送你去上学好吗?”

“好耶!那妈咪你快点哦。”穆羽贝在妈咪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愉快的跑出房间,去收拾自己的小书包。

“老婆~~~”穆昊焱学着儿子刚才的样子,将胸凑到她的胸前,一个劲的蹭啊蹭的。

同样的一个动作,贝贝做就很温馨,为什么他来做,她就觉得很se情呢。

唐菱把他的脑袋推开,“好啦,快起chuang了,我们这样做父母真的对吗?每天早上都让小朋友做早餐,现在你还跟你乱计较,他是我们的儿子。”

“对啊是儿子,可是他也是男人。”穆昊焱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

“懒得理你。”唐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真是够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吃醋的男人,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还男人呢,是,儿子长大了当然是男人,可现在这年纪完全可以忽略性别吧。

披上一件长袖的睡衣,径直走向卫生间洗漱,刚刚将牙膏弄到牙刷上,开始刷牙,穆昊焱就又跟了上来。

他从背后紧紧的环住她的腰,头枕在她的肩上,手又开始乱摸。

唐菱转过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却丝毫没有阻止到他的进一步行动。

“老婆,你要刷牙是吧,我帮你。”穆昊焱扣住她的后脑,就着满嘴的泡沫,亲了下去。

下一秒,也不知道是呛着,还是怎么回事,唐菱猛的推开他,转身开始狂吐。

这下把穆昊焱可吓到了,心疼的拍着她的背,把刷口水递给她。“快,刷下口。”

可刚包了一口水在嘴里,又继续趴下狂吐。

在外面久等妈咪都没出来的穆羽贝又走了进来,看到唐菱很痛苦的按着胸口在吐,急忙过去担心的问:“妈咪,你怎么了,爸比是不是你又欺负妈咪了。”

穆昊焱觉得他此生最大的情敌一定就是穆羽贝,这小家伙完全就有恋母情结,他得思考一下把早些把他送到岛上去接受训练。反正以后弑盟是要交给他们下一辈,早点接受训练也不错。

“我怎么可能欺负她,她不只是你妈咪,也是我老婆好吧!”穆昊焱可能是装冷酷装太多年了,也憋坏了,所以婚后就把他所有人性化的一面都在家人面前表现了出来。

各种撒娇、耍赖、吃醋……完全是信手拈来。

唐菱听不下去他们父子的对话,一手还是按着胸口,一手伸出来挥了挥,“你们……别……斗嘴……呕……”

“妈咪,你到底怎么了,是吃坏东西了吗?”穆羽贝小朋友紧皱着眉毛,担心的问。

唐菱很想回答些什么让这俩父子放心,可她现在只要一开嘴就想吐,恶心到不行。

突然,穆昊焱脑中飘过一个想法,“老婆,你……你这个月亲戚来了吗?”

亲戚?唐菱一愣,她家没亲戚了呀!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穆昊焱口中的亲戚是指大姨妈,突然瞳孔扩张,吃惊的张大嘴。

刚想开口,又是一阵狂吐。

虽然也没吐出什么东西,可就是止不住的干呕恶心,这样瞧着倒真像是孕吐。

这样的干吐持续了大概五分钟,一大一小两帅哥就站在卫生间的门口,这样看着她吐,然后大手帮她拍背,小手够不着就帮她捶腰。

“老婆,是要给贝贝添个弟弟妹妹了吗?”一见唐菱终于止住了吐,穆昊焱激动的上前问道。

穆羽贝偏着头皱眉,弟弟妹妹?他不是早说过现在还不想要吗?难道爸比晚上趁他睡觉的时候欺负了妈咪,所以才会有弟弟妹妹?

虽然上一次她怀孕的时候是在昏迷当中,完全不记得怀孕中的状态,可是她好歹也是妇产科的医生。

之前没有想到是因为最近有点忙,大姨妈有没有来她也没去注意,现在被穆昊焱这么一提醒,她一回想好像这真的是怀孕初期的症状,特别是她的大姨妈好像已经晚了半个月没来。

“真的怀孕了?”本来穆昊焱也只是随口这么一问,可看唐菱一副很认真的表情,似乎像是真的有了。

唐菱没回答他的问题,走回*边,自己给自己把脉。

穆昊焱和穆羽贝都非常安静的看着她。

一分钟之后,唐菱冲着两人点了点头。随即莞尔一笑道:“贝贝,你就快有一个弟弟或妹妹,开心吗?”

“妈咪,爸比真的没有欺负你吗?”穆羽贝小朋友的点显然不在弟弟妹妹身上,他更关心妈咪有没有被欺负。

唐菱捧着儿子的小脸啵了一下,“没有,爸比对妈咪很好,你不要总是对爸比有戒心好吗?爸比和你一样的爱妈咪,也和妈咪一样的爱你。”

“妈咪的肚子里现在真的有个小宝宝了吗?是不是过几个月就像若若姐姐一样,肚子会变得好大。那妈咪你会不会很辛苦啊?”

他前几天看到若若姐姐,就好像很辛苦的样子。心情也不太好,都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他在想一定是因为肚子里的宝宝让她太累太辛苦,所以才会那样。

因此,他就很担心,妈咪到时候也会这样吗?那他宁愿不要弟弟妹妹,他不想让妈咪辛苦。

穆昊焱觉得自家儿子的思维模式真的和其他的小朋友不太一样,有点太在意妈咪了,比他这个当老公的还要重视。

他也知道自己在儿子心中,永远都不可能比他的妈咪重要。不对,不光是他,应该没有人在他心中会胜过他妈咪吧。

穆昊焱突然有些期待贝贝长大后,遇到自己心爱的人会怎样?难道要到那个时候,他的老婆才能属于他一个人吗?!

“妈咪其实也不知道会不会辛苦,不过我想就算是辛苦应该也是快乐的辛苦。贝贝不想有一个弟弟妹妹来陪你玩吗?”唐菱微笑着问儿子。

其实对于这个新来的小生命,唐菱是欢喜的。

虽然她已经生了贝贝,可是对于那个时候怀孕的过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她也想真正体会一下,从怀孕到生产的这个过程,也想感受下什么叫皇太后般的待遇。

其实她没怀孕,在家也同样享受极高的待遇,但如果再生一个小贝贝,或者是给贝贝添个妹妹,想想似乎也都挺不错。

只是……她原本是打算再过几天就重新去上班,求职简历都已经弄好了,可如果她要这个宝宝的话,那就肯定不可能立刻又重新去找份工作。除此之外,她倒是真心很感谢这个宝宝的到来。

“只要妈咪不觉得辛苦就行。好吧,那妈咪就给贝贝生个弟弟妹妹,到时候贝贝保护他们,带他们去玩。”

两母子聊得很开心,这时候穆昊焱也刚好与人通话完毕,走了回来。

“老婆,我们赶紧去吃早餐吧,吃完之后一起送贝贝去学校,然后就去医院做个检查。”穆昊焱揽过唐菱的肩,小心翼翼的扶起她——

最近大家都觉得太虐了,所以来点喜事,唐菱妈咪怀宝宝了,哈哈!我发现之前虐唐菱妈咪时安之夫妻俩很甜蜜,现在虐安之若素了,唐菱妈咪这边又出来秀恩爱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