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7若若,对不起......

“我爸知道了吗?”他知道顾翔烯等了南宫宛二十年,每次提到若若妈妈时,脸上的那份深情的表情就骗不了人。

南宫爵颔首微笑说:“下午我们已经见过面,他都知道了。我觉得这件事暂时先告诉你比较好,等我们商量好之后再对若若坦白。”

顾安之难掩自己激动的心情,兰姨真的就是若若的亲生妈妈。

如果若若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她一直都在说想要认兰姨做干妈。

最重要的是兰姨背后还有暗门这样的势力,最最重要的是暗门里有初一。

他在知道若若身体里的病毒后,也尝试过找初一,可根本无法联系到她。

霍杰近段时间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老五虽然在生化方面很有天份,但这个病毒很麻烦,已经半个月了他依然没有办法配制出解药。

之前他也把白苏末给的暂时性解药拿去给老五研究过,却无法分析出里面的成分。

他想,如果初一出马的话,也许会有一线希望。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最近都怎么回事吗?我绝对不相信你是因为移情别恋,才会故意对若若冷漠。虽然你不是我的儿子,但我自认还算了解你,你如果真的是为了若若好,就应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和你一起想办法解决,这样才是真的为她好。”

看到原本活泼好动,无忧无虑的女儿,这段时间变得沉默寡言,安静得都有点不像是同一个人,南宫宛的心里就难受。

“好,我说。”

这个家里每间屋子的隔音效果都特别好,因此他并不担心两人的谈话会被若若偷听去。

“白苏末让人在若若身上注射了一种剧毒,平时无痛无感,七天为一个周期,如果七天内没有服下解药,若若就会死。这种毒还有一个很奇特的地方,中毒者不能有情yu,一旦身体有了反应,即使是吃了那个解药也没用,还是会死,所以这段时间我才不敢靠近若若。”

其实对于这件事到底要不要给若若坦白,他也很纠结。

如果不说的话,若若就会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性情大变,对她冷漠,还处处的维护着白苏末。他这样的行为会让若若时时刻刻都不开心,处于伤心的状态。

可是如果说的话,若若就会知道自己失去了孩子,也会知道他的爸爸强&……歼了她的妈妈。最重要的是白苏末如果知道了,就会停止给药,那若若就会死。

他其实也有想过把这件事告诉若若,然后让她保密,只要她还是表现出什么都不知道,那白苏末就会继续给药,他就还是能继续拖延时间,直到解药研究出来。

可是一旦说出口让若若知道了就无法挽回,他相信白苏末让他做的事绝对不会仅仅只是让她复职,或者是在董事会上选傅名扬。

他一直在怀疑白苏末背后的势力,就是他们身边的人,如果这件事让若若知道,也许她能在白苏末面前演戏装成不知道。可是其他人,万一那个大BOSS真的就是五大家族的人,她要怎么防。

“你知道隐藏在白苏末背后的那股势力是什么吗?”南宫宛怀疑那个人和二十年前追杀她的人有关。

“兰姨,你怎么知道白苏末背后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你也在调查她?”

南宫宛摇摇头,“以前曾经调查过她,不过也没查出有什么特别的势力在帮她。不过有一点,我知道白苏末是南宫爵的*。”

“*!”顾安之知道白苏末是南宫爵的人,只是没想到会是这种关系的人。当初爵爷为了让白苏末能和他在一起,倒是下了不少功夫。

南宫爵不愧是南宫爵,居然把自己的枕边人送给他,好让白苏末时刻都替他监视着他。

南宫宛敏感的发现在她叫出南宫爵的名字时,安之居然一点都不惊讶。按理说,没人知道他们不是亲生父女的关系,连翔烯都不知道。

“安之,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我和南宫爵之间的事。”由于事情已经过了二十年,再次提起,那股撕心裂肺的痛已经慢慢的消失,就好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一样。

顾安之也没想过要隐瞒她,点了点头,“白苏末全都告诉我了。兰姨……对不起!”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道什么歉。”

南宫宛微微皱眉,有一种不太好的直觉。

“兰姨,其实我应该叫你一声妈,可是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顾安之在兰姨面前一直是最释放天性的样子,他所有脆弱的一面她基本上都看到过,两人的感情不是亲母子,却胜似母子。

因此,当他知道兰姨就是南宫宛时,一方面他替若若和爸觉得开心,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对她之前的遭遇觉得心疼,觉得无脸见她。

“我是若若的妈妈,你是她的老公本来就应该叫妈,为什么说没有资格?安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南宫宛与安之相处了这么久,十分了解他。

“我……我前段时间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爸爸是谁……”顾安之微低着头,很自卑的模样,一点都不敢看兰姨的脸。

“亲生爸爸?”南宫宛非常聪明,有时候只是一点小小的线索就能让她大致推测出来结果。找到了亲生爸爸,所以觉得没资格叫她妈,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你的亲生爸爸是……南宫爵?”

“恩。”顾安之此时的头垂得更低,他知道南宫爵对兰姨造成的心灵伤害,那是一辈子的,是因为南宫爵,所以她才会离开,若若也才会变成孤儿。

“这是上一辈的事,与你无关,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我要告诉你,当年我的离开并不是因为那件事。也不是因为南宫爵,若若才会变成孤儿,这件事……”

南宫宛将当年发生的事,一点一滴的通通知道了顾安之。她揽过顾安之的肩,轻轻的拍着他的背,非常心疼他。

这段日子,若若因为他的冷漠心里也很难过,但真正最受煎熬的是他。虽然安之已经二十几岁,完全是个成年男人,可在南宫宛的眼里,不管多少岁,他和若若都依然是她的孩子。

“有白莲图腾的组织?”他似乎有一点印象,在哪里应该有见到过。“你怀疑白苏末和这群有着白莲图腾的组织有关?”

“我现在也不敢肯定他们到底有没有关系,不过我怀疑有。我一直在追这一条线,暂时已经有一些线索,只要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应该就能知道这个幕后大BOSS到底是谁。不过有一点我肯定,南宫爵不是当年追杀我的人。”

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她一直都很喜欢爸爸,也就是南宫爵。

即使他做了那件龌龊的事,她依然相信,南宫爵不会害她,至少是不会杀她。当晚的事她依然能清晰的记得,她并不是大度的要原谅南宫爵。

被强迫发生关系这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只是……

“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当年他非常疼我,如果不是因为被蓝羽下药,我想他应该也不会那么对我。所以,你不要自责,更别因为这样的原因就觉得好像无脸见若若,这些根本就不管你的事。”

顾安之抬头很专注的望着南宫宛,他想从她眼睛里读出她的话是否只是安慰他而已,可看上去很平静,似乎当年的事对她的影响已经渐渐消失。

“不是南宫爵,那会是谁?在我们身边的人……”顾安之也不愿相信这个幕后BOSS是五大家族的人,因为一直以来大家就像真的一家人一样,不管是谁,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对了,我想起来了,上次在荒岛上,袭击我们的那群佣兵身上就有白莲的刺青。”

“若若被绑架的那次?”一听有新的线索,南宫宛的眼中闪出一抹精光。

“对。”顾安之回想起当时他近距离的刺杀了几个佣兵,的确在他们的身上看到过此类图腾。

这群人当年追杀她,二十年后又绑架她的女儿,南宫宛的手紧紧握拳,不管是什么样的组织,她都一定会将其揪出来,连根拔起。

“你还记得当时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吗?或者说在那群佣兵身上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点?”

顾安之眼珠朝上转动,认真的回想着当时的情景,“对了,我记得他们上岛的目的就是要抓住若若,可是又不能伤到她,如果伤到就会受到最残酷的惩罚。当时他们好像是这样说的。”

“这样的话,那就更能说明我们的方向没错,这个人绝对是我们身边的人。”虽然现在她还不知道他们抓若若的目的,但有些原本很模糊的东西似乎越来越明朗化。

顾安之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对了,兰姨,上次在荒岛时,我看到救我们的人中也有暗门的人,是你安排的?”虽然刚刚南宫宛说他应该叫妈,可是突然改口他还真不习惯,于是决定等到真正真相大白时,和若若一起改口。

“没错,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若若有事。所以我让墨主动联系了南宫爵,这些年暗门和他有一些私下的来往。南宫爵一直以为暗门现在支持他的背后势力,上次听到若若出事你在找初一,也是我让墨联系的他。”

当时她的身份还不能曝光,要想暗中帮忙他们,就只能借助南宫爵的口。

“若若现在还不知道有个宝宝没了是吗?”

每次看到若若受伤她就会很心疼,她这个当妈妈的能为她做的,实在是太少,等这件事圆满解决之后,她和翔烯一定会好好补偿对女儿的爱。

“不知道。”现在这个阶段更不能让她知道,“这事白苏末知道,她背后的势力真的不容易对付,好像我们的事他们全部都了如指掌。现在他们好像还与傅氏企业联合,打算要一步一步的吞掉诺亚集团。”

“诺亚集团的事我不清楚,也不想管。只要他们别再打若若的主意,否则,不管是什么傅氏企业或者什么老牌佣兵组织,我都会让他们消失掉。”现在的墨兰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南宫宛,她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她的女儿。

“兰姨,我一定会保住诺亚集团,然后亲手毁掉它。”这是顾安之赎罪的一种方式,他觉得这些都是南宫爵欠若若母女的,既然他不愿意补偿,那他这个当儿子的就替他还。

南宫宛没有说话,她能明白安之这么做的原因,如果能让他心里的负罪感少一些的话,她没有意见。

说到南宫爵,她突然想起下午翔烯对她说的,安之和若若见过墨天。

“安之,我想问你一件事,上次在荒岛上,你见过我师父对吗?就是墨天。你能把荒岛的具体位置告诉我吗?”对她来说,师父墨天是让她重生的人,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墨兰。

顾安之没想到墨天就是兰姨口中,二十年前救了她的师父,怪不得他会一直叫若若兰儿。“墨天?对,见过,当初如果不是墨天救了我们,可能若若和我都没命回来。不过……”

“不过什么?”南宫宛觉得突然有一股冷风吹向背脊,一种不好的预感涌向心头。

顾安之顿了一下,说道:“墨天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她摇头不想相信这个事实。

“当时交战非常激烈,老三开着直升机丢下绳梯让我们爬上去,本来已经快要成功,可是有一名佣兵也跟着爬了上来,还一直朝飞机开枪。墨老爷子为了救我们,就用刀割断绳梯,和那名佣兵一起掉下山崖……”

对于这件事他和若若一直很内疚,如果当时他俩不是偷偷离开,或者是没有骗墨老若若就是兰儿的话,可能墨老就不会死,现在应该还在他的坟包里做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研究。

“墨老当时一直叫若若兰儿,我想他应该是把若若当成了兰姨你。对不起兰姨,是我们害死了他。”

“不,害死他的不是你们,而是那个佣兵组织的人。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在她最难熬最痛苦的那两年,是墨天一直陪在她身边,教了她很多东西。如果后来不是因为他突然失踪,可能她也依然还是那个需要人保护的小女人。

不会变成孩子们眼中的灭绝,更不可能助墨澄夺回暗门门主之位。

她把墨天对她的严苛和疼爱都通通用在了,之后对孩子们的训练中。

墨天和她之间的感情算什么,有时候很难介定。他是她的师父,是父亲,是朋友,也是……*对象吧。

回想她和墨天相处的那几年,虽然两人没有身体的过份接触,她也知道自己心中一直为翔烯留有一个位置,但对于墨天,她也不敢说完全没有动心。

也许……如果墨天没有失踪的话,说不定她会将若若接回去,和墨天组织成一个家庭也不一定。

可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所以……她和墨天注定有缘无份。

“兰姨,墨老的仇,我帮你!”

顾安之的声音将南宫宛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安之,我会立刻联系初一,让她帮忙研制解药。你暂时还是对若若保密,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是个很敏感的丫头。在解药研究出来前,不管白苏末要求什么,你尽量答应她,拖延时间,不要让她怀疑我们已经开始行动。”

“好。”

南宫宛站起身,拍了拍顾安之的肩,“回房去睡吧。睡眠也很重要,别只顾着躲若若,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如果你这个时候生病,那谁来帮我。”

“我知道了,兰姨你也去睡吧。”

顾安之回到卧室,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脚步很轻,轻到几乎没有声音。

他并没有马上走回自己的chuang位,而是走到白若素睡的那一边,蹲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

白若素现在的肚子很大,完全不能平躺着睡,只能采用侧卧的姿势。

顾安之伸出手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她的脸。

他知道若若一般都睡着很沉,只要睡着了,外面就算十级台风她都听不到,所以他才会放任自己的感情。

从医院出来,他和若若就一直在冷战。他知道若若想听他解释,当时为什么要去救白苏末,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只要他说了若若就会信,可他就是偏偏什么话都不说。

他不想再这样反反复复的折磨她,如果注定他俩必须要经历这个劫,那就等这个劫解开之前就让她恨他也好。

否则像上一次,惹到她生气之后又哄回她,可是过两天又会逼不得已的再次让她误会,这样反反复复的,倒不如直接让她一恨到底。

窗外吹着风,吹抚着窗帘左右摇摆,月光在窗帘被吹开时,穿进了屋内。况且他的眼睛由于从小的训练,对于黑暗早已习惯,在黑暗中他能清楚的看到她皱眉的睡颜。

“若若,对不起……”顾安之倾上前亲了亲她的额头。

以前他的若若就算睡着,脸上也能看出满满的幸福感,可现在,他却给了她太多的眼泪和伤害。

白若素轻轻的动了动,一把抓住顾安之的手臂,抱在怀里,用脸在他的手臂上蹭了蹭。

嘴里小声的咕哝着“顾安之……”。

他以为她醒了,忙想将手抽出来,却看到她呼吸很平稳,眼睛也并没有睁开,这才发现她只不过是在做梦。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一个有他的好梦,若若皱起的眉头缓缓的展开,嘴角伴着她的低声嘀哝而微微扬起了一些幅度。

顾安之听到她低沉的声音,心就像被狠狠的抽了几鞭一样。

再看她因梦中的他而展露笑容,心就更痛,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想法当然是说是为了她好,可是他这样做真的就是对她好吗?

不过今天知道了兰姨就是南宫宛,这个消息的确让他很兴奋,他相信有她的帮助,白苏末背后躲着的那个大BOSS一定会更快被揪出来。

其实他现在有点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他好想叫醒若若,然后告诉她,她一直想要认的干妈就是她的亲生妈妈。

“顾安之……老公……”

不知道在她的梦里,他正在做什么,听到她有些撒娇的喊着老公,顾安之情不自禁的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

不管梦里是什么样的情景,至少,在梦里的他没有惹她生气,依然还chong着她。

“若若……对不起……”他只能轻声的再次道歉——

宝贝们,以后更新都在上午了,晚上不用等,大家都早点睡……要睡美容觉,皮肤才能水水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