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6忍了二十年的大爆发(附送逗比小剧场)

“当时我只能跑到船上,却发现船上只有一个男人,他的脸被长长的胡须遮盖着,像是在睡觉。后面的追兵已经越来越近,我只能摇醒他,求他救我。可他一开始根本就不理我,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那算什么男人,居然见死不救,后来又怎么样?”顾翔烯很生气,当然他生气的是在宛儿最危险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她身边。

南宫宛当时其实也有埋怨,为什么他不在她身边,为什么她要受这样的罪。可是过了二十年,所有的怨都慢慢的消失,剩下的只有对他的思念而已。

“直升机上下来的三个男人跳上船,抓住我。可我还是拼命的挣扎,就在我已经完全没力气,打算要放弃时,那个胡须男人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缓缓的朝我们走了过来。其实我有一刻也是绝望的,我想着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三个人,可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他单一的殴打坏人。”

南宫宛感叹自己的运气好,如果不是遇到了身手不凡的墨天,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怎样。

“宛儿,谢谢你,还活着。”顾翔烯突然侧过身子,紧紧的拥抱着她,两人虽然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可他们相拥的画面,看上去依然很美。

南宫宛的手也紧紧的搂住他的腰,事实证明他们选择包间是正确的,否则这会一定会引来其他顾客的注意。

其实在刚与顾翔烯分开的那段时间,她有很多的怨念,觉得老天对她不公平。为什么让她在经历了被一直视为是亲生父亲的男人强&……暴后,她最爱的男人也离开了她。最后还要经历这样的生死大劫!

可是后来慢慢地,她发现很多事都是上天注定。如果不是她经历了这些事,安之又怎么会变成翔烯的儿子,那若若和他又怎能走到一起。

想到这些,她也就释怀了。

据她对翔烯的了解,他肯定还不知道南宫爵不是她亲生父亲,还强&……暴了她的事。否则怎么可能会这样安静的待着,说不定早就找南宫爵拼命了。

目前还有一个幕后的大BOSS没有现身,不能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所以,她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顾翔烯。

“翔烯,你抱得太紧,我快不能呼吸了。”南宫宛挣扎了一下,离开了他的怀抱。

“宛儿,那个救了你的人现在在哪?我想要好好谢谢他。”

“他就是我的师父,墨天,他是美国……”

“墨天?这个名字好熟。”顾翔烯听到这个名字时,皱眉打断了南宫宛的话,“哦,我想起来了,若若上次被人绑架到一个荒岛,就是墨天救了她。”

“你说什么?若若见过师父,在哪个岛?”

南宫宛突然很激动的抓着顾翔烯的手臂,着急的问道。

墨天是几年前失踪,他们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没办法找到他,真是没想到若若居然会与他遇上,看来真是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他不光当年救了她,现在还救了她的女儿。

对于墨天,她欠了太多。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得回去问问安之才知道。”他也只是在若若被救回来之后,大概打听了一下救援的经过,可是具体是在哪个荒岛上,只有安之清楚。

南宫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宛儿,那之后呢?又发生了什么事?”顾翔烯对她的每一件事都很好奇,想要知道得更细更多,想把错过的这二十年一下子全都补回来一样。

“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怀孕。墨天对我很好,那之后都一直是他在照顾我。生下若若后,我其实抱着她回去找过你一次。可当时你已经和蓝羽姐结了婚,而且她也怀孕了。我以为对你来说,我已经成为过去式,所以不想去打扰你们的生活,就带着若若默默的离开。”

“宛儿,对不起!”如果不是他相信了蓝羽的谎言,他和宛儿也不需要分开这么多年,若若也不会成为一个孤儿。可……“那后来呢,若若怎么又到了孤儿院?”

他知道宛儿绝对不会是那种会抛弃自己骨肉的人,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让她不得不这么做。

“就在我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好像有人在暗中跟踪我,我怀疑又是一年前绑架我的那批人,因为我看到他们手臂上都有同样的白莲图腾。在逃跑的途中经过一家孤儿院,我没有办法,就只好把若若放在孤儿院门口,否则我俩都逃不掉。”

南宫宛回忆起当初无奈丢下女儿的情景,心里还是很难过。

“后来我回去才发现,若若居然不在那家孤儿院。后来我用了很多年的时间才找到她,并将她从那个黑暗的孤儿院带走,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向她解释我是她的妈妈,况且我知道那群人一直都在找我,因此我只能换了一张脸,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以院长妈妈的身份照顾她。”

顾翔烯很认直地倾听,没有插话,只在她说到伤心的时候,紧紧的搂住她给她力量。

“这些年,我除了是若若的院长妈妈外,还加入了一个佣兵组织,想必你应该听说过暗门。暗门现任门主墨澄就是我师父的儿子,也是我的干儿子。他帮我查到带有白莲图腾的那些人也来自一个老牌的佣兵组织,可那个组织相当神秘,至今也无法知道他们的首领是什么人。”

就是因为这个人一直藏在暗处,所以即使她知道当年的事是误会,也知道顾翔烯一直在等她,可她依然没办法与他相认。

“六年前,我才知道蓝羽姐以前对我说的那些都是谎言,安之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孩子。而当时南宫爵也在暗中派人找我,所以我就设计让他知道了若若的存在,好让若若明正言顺的回到你身边。”

顾翔烯没有忽略宛儿直呼爵爷的全名这个小细节,在他印象中爵爷对她这个独生女儿一直很疼爱,可刚听宛儿的语气,还有她提起爵爷时的眼神,似乎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仇视。

可他并没有追问,如果宛儿觉得可以说那就一定会对他说。她如果不说,可能是因为现在还不是坦白的时机。

南宫宛知道南宫爵知道若若的存在后,一定会做亲子鉴定,所以她从中做了手脚,那份他拿到的亲子鉴定结果并不是他与若若的,而是若若与顾翔烯父女的鉴定结果。

当初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她也很纠结,因为她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南宫爵的还是翔烯的。

南宫爵强&……暴她的事就发生在她与翔烯偷尝*的第三天,如果这个孩子的爸爸真的是南宫爵,她不知道以后应该如何面对这个孩子。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纠结期,最后她终于还是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不管孩子的爸爸是谁,她都是她的宝宝。

“宛儿,这些年辛苦你了,从此刻起,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走,跟我回去。若若如果知道你就是她的亲生妈妈,一定会非常开心。”

顾翔烯起身,牵着南宫宛的手打算拉她起来,却被她挣脱掉。

“翔烯,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跟你回去,也不能与若若相认。”

“为什么?难道你还要继续这样伪装自己,继续当管家?不行,我绝对不会再和你分开。”顾翔烯想不明白,现在还有什么好隐瞒。他不想让她再继续伪装佣人,他想要和她一起生活,想要每天起*都能看到她。

南宫宛将他拉下来重新坐着,这才说出自己的原因,“现在那个当初一直追杀我的人还没有找到,我怀疑他是我们身边的人,所以现在我绝对不能暴露身份,更不能打草惊蛇。”

她将头靠在顾翔烯的肩膀上,很温柔的说:“翔烯,其实我也很想时时刻刻都待在你身边。可我现在因为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目标只是我,或者说还有范围更广的打击目标。如果我现在暴露身份,说不定不光是我,连若若也会有危险。”

“我明白你的苦心,可我真的不想放你离开。”

“翔烯……”南宫宛主动倾身紧紧的拥抱他,然后在他的唇上很轻的吻了一下。

完全是蜻蜓点水般单纯的吻,却勾起了顾翔烯二十年没动过的Yu望。

顾翔烯完全能理解她对女儿的紧张,和与他不得不分开的心情,这个浅吻已经把她的感情都泄露了出来,而他也只能将他这二十年的思念化为最直接的表现。

扶着她的肩膀,让她与之对视,两人这样四目交接,眼里只有彼此。

什么阴谋,什么追杀,什么女儿……现在暂时都抛在脑后。此时的两人眼里心中都只有对方。

顾翔烯是个相当传统的男人,自从二十年前与南宫宛偷尝*之后,这二十年来他一直过着和尚般的生活。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清心寡欲,就算有女人在侧也能坐怀不乱。

看来他对自己的认知有误,并不是真的已经没有yu望,而是眼前的人不对。

此刻,他最爱的女人就在面前,他和所有的男人一样,想要与她更亲密的接触,想要有进一步的chan绵。

在这二十年里,他无数次的在梦中梦到这样的情景。在梦里,所有的言语都显得多余,只要能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对方,伸手能触碰到彼此,他就已经知足。

可就只是这样的梦,对他来说都很奢侈。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次梦到宛儿,刚想要去牵她,或者吻她,她就会突然消失不见,然后便是他醒来的*无眠。

这一次终于不再是梦,他的宛儿就在他面前。

当他回过神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情不自禁的低头,温柔的吻住了她有些冰凉却软软的双唇。

顾翔烯吻得很轻柔,似乎是想要证明她是真实的,而不是梦。

和顾翔烯一样,南宫宛也同样的感情洁癖,除了当年那一次被强迫发生的关系,她一直为他守身如玉,即使在知道他已经结婚,她依然没有找另一个男人。

南宫宛的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角,在这方面她依然单纯得和二十年前与他初尝*的女孩一样。

她对他的信任也和当年一样,慢慢的闭上眼睛,芳唇微启,任由他带领她进入一个无比刺激的领域。

在得到南宫宛的回应后,顾翔烯再也没有顾忌,动作急促而霸道,似乎想要把这二十年的吻一次性的通通索取。

他曾在无数的夜晚这样幻想过,宛儿还在世,还在他的怀里,他会用多温柔的吻去亲吻她。

拥着她的力道融合了霸道和yu望,他的吻也越来越深入,温暖的大手开始情不自禁的往上衣里探去。

南宫宛的身体微微一颤,这么多年来,她是很纯情的,身体只有他一个人碰过,几乎都已经忘记了被他触碰时的感觉。可现在当他的手探进去时,出于一种本能,唤醒了埋在最深处的那段记忆。

虽然过了二十年,但南宫宛身材保持得非常好,甚至比二十年前愈发成熟,也愈加的诱人。

就在顾翔烯就快把持不住,差点就想要将她就地正法时,南宫宛握住他往下探的手。“不要……”

“宛儿……”顾翔烯将脸埋在她的脖颈处,努力的调整呼吸。

是他太急进,差点就在这里要了她。

可这真的不能怪他,想他一个正常的男人,憋了二十年终于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果没有冲动的话,那就不是心理有问题,而是他的身体有问题了。

顾翔烯松开她之后,南宫宛赶紧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上衣。

害羞的低头用吸管轻轻的搅拌着饮料里的冰块。

顾翔烯微偏着头,揪向他的宛儿。虽然现在已经接近四十,却依然有如此少女的一面。

在他眼里和心里,南宫宛都还是二十年前的那个,容易害羞很文静的女生。

“宛儿,在墓地我听你说起安之和若若之间在冷战?这是怎么回事?”收起yu望的顾翔烯,想起之前听到的这句话,疑惑的问道。

据他所知,安之这个孩子对若若的爱,那可完全不亚于他对宛儿。

虽然安之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在感情方面却很像他,也是一个专情的男人,一旦爱上了谁,那这辈子都不会变心,只会要她一个人。

“最近安之每晚都加班到很晚才回家,偶尔回来得早一点,也都是一个人关在书房。有时候明明在一起吃饭,突然电话来了,安之就会又拿着手机到书房关上门接电话,神神秘秘。”

南宫宛真的不想若若和安之重蹈他们的覆辙,安之上班后,她也悄悄的问了若若,最近两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问过若若,她说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安之就突然对她冷淡了许多,而且最近和白苏末又走得很近。虽然我不明白安之为什么这么做,但我有预感,他这么做一定是为了若若,肯定是有什么事必须要瞒着她。”

顾翔烯点了点头,“我赞成你这种想法,要不我去和安之聊聊,问问到底是什么事。”

他完全不相信安之会变心,不管是为了女儿的幸福,还是安之的幸福,他这个当爸的都不能袖手旁观。

“你别问,这件事交给我,让我先和他聊聊。”她和安之相处的日子并不比顾翔烯短,而且有些话她相信他更愿意对她说。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麻烦,她也更能帮到他。

南宫宛看了看时间,不舍的说道,“翔烯,我该回去了,等会若若上完孕妇班就该回来了。”

之前的孕妇班都是顾安之陪她去,最近两次因为两人的冷战,都是她陪着去。不过今天若若说她有朋友陪她去,所以她才没跟着。

“宛儿,明天我能见你吗?”顾翔烯就像是刚坠入情网的年轻小伙子,每时每刻都想要看到心爱的人。分开了二十年,他得从以后的每个二十年加倍的补回来。

南宫宛微笑着点头,她和他有同样的想法,以前没有相认时就算了,可现在重新在一起后当然就想要天天都能见到对方。

“我送你回去。”顾翔烯站起来牵起她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晚餐之后,白若素因为和顾安之正在冷战,早早地便*睡觉。顾安之则和前两天一样,待在书房内看文件。

南宫宛端了一杯咖啡送进去。

“谢谢。”顾安之看到兰姨放下咖啡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于是放下文件抬头道,“兰姨,有话想说?”

南宫宛转身将书房的门关上,搬来一张椅子在他旁边坐下,“安之,我们谈谈吧。”

“兰姨,如果你是想要聊关于我和若若的事,那我没什么话可说。”顾安之又怎会不知,他最近做了很多让若若伤心的事。

可每伤若若一寸,他便会自伤一分,这些天他比若若过得更煎熬。

“那如果我以若若亲生妈妈的身份和你谈,你还会没话说吗?”

南宫宛看着顾安之惊讶的回头看她,她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决定要将这件事告诉安之。

反正她现在已经与翔烯相认,安之是个很沉稳的孩子,她觉得这件事告诉他只会有好处,不会坏事。

“兰姨你……你真的是……是若若的妈妈?!南宫宛?”顾安之之前因为怀疑过,明明都暗中做过调查,兰姨并不是南宫宛啊。“最重要的是如果你真的是若若妈妈的话,为什么上次我爸来的时候没有认出来你?”

他知道南宫宛现在的年纪应该就三十七八,和眼前的兰姨相差至少十几岁,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

南宫宛一眼便看出他在想什么,于是解释道:“我知道你曾经调查过我,因为我不光是若若的妈妈,还是暗门的人,所以你调查到的都是我暗中早就安排好的。而我最拿手的便是易容,你现在看到的我的样子并不是真正的南宫宛的外表。”

“那之前一直在关键时刻给我透露消息的人就是你?!”他想起了在他与白苏末举行婚礼当天,收到的纸条。以及若若被绑架后,他完全没有线索时,收到的传真……的确都是经过兰姨的手,传递到他手上。

“没错,是我。”南宫宛大方的承认,既然决定要坦白,她就不会再瞒他。当然,她也希望能听顾安之说出真话,关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她敢肯定与若若有极大的关系。

“我爸知道了吗?”他知道顾翔烯等了南宫宛二十年,每次提到若若妈妈时,脸上的那份深情的表情就骗不了人——

小剧场重现——

iheejun:白苏末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

夏景柒:表示我也很想知道

鑫鑫麻:我是个有节操的作者,所以绝对不会剧透的

iheejun:这个白苏末到底是什么鬼,可不可以拉出去仗毙呀!

白若素:赞成!

鑫鑫麻:若若,你好残暴,怎么一点都不善良呢

白若素: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玛丽苏女主好吧,要不是我现在有孕在身,怕动了胎气,真想上去揍她两拳再踢她两脚,NND

鑫鑫麻:那你为什么不是揍你老公,而是更恨小三呢,*的话男人也有错吧

白若素:谁告诉你,我老公*了……你别侮辱我的智商好吧,顾安之有多爱我,我比谁都清楚,他这明显是被白苏末威胁的,虽然我不知道威胁的内容是什么,不过我猜应该和我有点关系

iheejun:若若,好崇拜你,你居然知道

白若素:废话,我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知道吗?只有这个白痴作者才以为我不知道,我只不过是不想让顾安之为难,才没有说出口

夏景柒:那你为什么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呢

白若素:你老公如果完全不信任你,总是用自以为对你好的方式对你,你会不生气?

鑫鑫麻:原本是这样的吗?可是我明明不是这样写的啊!你生气的点应该是看到顾安之和白苏末有*吧,这才是重点!

白若素:狗血作者,你以为我像你那样没脑吗?

鑫鑫麻:…………

iheejun:现在到底是要怎样,女主和作者要打起来了吗?那我赶紧去搬小凳子看戏

夏景柒:我也去我也去,看撕逼什么的最开心了

鑫鑫麻:我决定上半部完结前都不让小黑出来,还有,我决定给穆羽贝安排N个女朋友

iheejun:……

夏景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