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4顾安之醒来的第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224

“若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安之不是为了救我,现在躺在里面的人就不会是他。如果安之有什么事,我也不想活了,我会把命赔给他。”

白若素原本上扬的眼帘,突然移了下来,直直的望着白苏末,盯了很久,却一句话都没有话。

她知道白苏末这是在故意炫耀,可她现在不想理她。现在没有任何事有顾安之的安危重要,她不想在他还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的时候,她却在怀疑他与别的女人有什么。

白若素虽然不想计较,可并不代表没有人帮她计较。

姚钱钱一听白苏末这话,便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前拽着白苏末的手臂,便把她拉到一旁去。

“白苏末,别以为我们听不出你刚那话是什么意思,你以为顾安之救了你就是爱你吗?少在那边做白日梦。还有我警告你,别想着再去刺激若若,如果你再多说一句废话,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别以为你是白家女儿我就怕你。”

姚钱钱也相当不明白顾安之这一举动是什么意思,要是她,绝对会看着这个坏女人被流弹击中,死了活该。这种践人留在这世上只会继续祸害若若,真是搞不懂顾安之是怎么想的。

当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理解顾安之的行为,即使是顾安之最亲的爸爸和老婆,都无法理解。

手术室的门打开,一个护士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

“护士,我老公怎么样了?”白若素抓住出来的*,着急的问道。

此时,所有坐着的人也都站了起来,全都专心的听*的回答。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要再去拿几包血才行。”说完*便匆匆的离开。

*刚一离开,白若素便眼前一片黑,晕了过去。

“若若,若若……”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若素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又是她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身上穿的也是熟悉的病号服,再四周环视了一圈,果然又回到了她之前住过的病房。

她也不明白自己在结婚之前,连个小感冒都很少得,最多就是每个月来大姨妈时最痛苦。可是婚后,她却隔三差五的就往医院里边跑。

到底是她孕后体质变差,还是她和顾安之相克啊!

顾安之!

对,顾安之!

白若素猛的坐了起来,由于用力过猛,头很晕的又再次倒下。

唐菱推开门走进来时正好看到白若素倒在*上,急忙走过去关心的问道:“若若,你怎么样,没事吧?”

“唐菱姐,你扶我起来好吗?我想去看顾安之,他怎么样了?”白若素一把抓住唐菱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唐菱将枕头竖起放在*头,然后才将白若素扶起,让她靠着枕头半坐在*上。“若若,你先别激动,医生说你不能再这样。如果你再不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到时候说不定会早产。”

“那顾安之呢,他没事吧,手术很成功吧?”

唐菱用力的点了点头,“你放心,他没事,现在就在你的隔壁病房,等你把这袋营养液输完之后,我就陪你过去见他。”

听到顾安之没事,白若素总算是松了口气。她无法想象,没有顾安之的日子,她要如何活下去。

“唐菱姐,我真的没事了,你让我现在就去看看他吧。只有亲眼见到,我才能放心。”

唐菱又怎会不明白她的这种想法,换位思考,如果现在躺在隔壁的是穆昊焱,她也同样会和若若一样,奔过去。

看了看白若素,见她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坚定,唐菱只好答应。“好吧,我帮你拿着营养液。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只过去看一会,就要回来。等你自己的身体完全恢复了,你才能去照顾他,知道吗?”

“恩,我明白了。”只要让她现在去见顾安之,她什么都答应。

两人一起来到隔壁,推开门正好看到白苏末坐在*边。她握着顾安之的手,将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小声的很专心的和他说着话,像是没听到有人进来一样。

“安之,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谢谢你原谅了我以前那些无知幼稚的行为。你放心,我会变成你希望的那样,不会再玩阴谋诡计,只要你能醒过来,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安之,你快醒吧!”

唐菱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这还叫不再玩阴谋诡计?明明现在这就是阴谋,她一定知道若若过来,所以才故意说给她听,让若若误会她和顾安之之间有什么。

“安之……其实我一直都很爱你,你知道的,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如果你有什么不测,我也不想活了。”

白苏末站起来身子向前倾了倾,俯身就想要去亲顾安之。

“白苏末。”

白若素出声唤道,当然有很明显的阻止意图。她的男人凭什么让她想亲就亲,而且她虽然有时候很天真,却并不笨,白苏末这席话明摆了就是说给她听。

“若若,你别误会,我和安之之间真的没什么。我……我只是想来谢谢他救了我,安之他只爱你,你千万不要误会了他。”

白苏末微垂着头,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略显自责的声音传到白若素的耳中。

“白小姐,你的手臂也受了伤,还是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若若守着就行。而且我想,顾安之应该更希望醒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是若若。”

唐菱并不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她只是说出一个事实,让白苏末别在这里演戏,演了也没人相信。

“你们真的误会了,我并没有要和若若抢的意思,我……”

白苏末的话再次被白若素打断,她的声音清清淡淡,却带有一种莫明的威压感。“白苏末,你也别误会,我从来没有说过安之和你之间有什么。虽然不怎么相信你,可我相信他,所以你没必要一直在这强调是误会。顾安之是我的老公,有我在身边照顾就够了,不需要你费心。”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白苏末一眼,直接走到她身边迫使她让出距离顾安之最近的位置。

在她对白苏末说话的同时,手轻轻的摸了摸顾安之苍白的脸。

“白小姐,请你出去吧。”见白苏末还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唐菱再次下了逐客令。若若才刚醒不久,她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再受刺激。

在离开病房前,白苏末的嘴角扬起一记冷笑,在看向白若素时眼角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目光。

“若若……”唐菱的手放在她的肩上,想要安慰几句,却又一时词穷,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说实话,若若和顾安之的事她知道得很清楚,从若若发现怀孕打算带球跑,到她和顾安之结婚,还有婚后顾安之对她的各种chong爱无下限。她相信顾安之很爱若若,她百分百的相信他对若若的那份情。可是……

可在亲眼见到顾安之本能的用自己的身子,去档下原本射向白苏末的那颗子弹,这份信任便有了一点缝隙。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候,只能出于本能才会那么做,而这种本能,在她看来,就是一种爱。

如果不是因为爱,他为什么要冒这个险。顾安之并不是一个善良到谁的命都救的好人,在他眼里,只有他最重要的人他才会在乎。别的人,哼……估计就算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吧。

所以,对于他与白苏末之间的事,她是怀疑的。

“唐菱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白若素转过身眼神中有着恐慌,“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他,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他与白苏末之间的事,我现在只想他快点醒过来。”

在没有亲耳听到顾安之的解释,她不打算对这件事加以评论。

“对,等顾安之醒来,听他本人怎么说,我相信他对你的爱并不假。”唐菱将白若素的营养液挂在顾安之病*边上的杆上,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轻声的安慰道。

“唐菱姐,真是不好意思今天你的大喜日子,却让你在医院里照顾我。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快回去吧,你不是和昊焱哥还买了今晚的机票,要去度蜜月的吗?快去吧!”

白若素催促她快些离开,结婚是一辈子最大的一件事,一生只有一次,她不想唐菱就在医院度过。

“你和顾安之躺在医院,我和焱怎么可能能安心的去度蜜月,我们已经商量过了,等明年结婚一周年时再补上。”这主意是她先提出的,因为她知道焱和顾安之之间的兄弟情。

他的老大现在在医院躺着还没醒,而且还是在他们的婚礼上出的事,他没有查明真相和顾安之没醒之前,他肯定哪里都不会去。

可如果不去的话,他又会觉得对她有亏欠,左右为难。她当然不想让自己爱的人为难,于是便提出了这个折中的主意。

有时候女人就该聪明一点,不要试图把自己和另一个他重要的人放在天枰上,让他做选择。就算他真的选择了你,也必定会有遗憾。

“恩好吧,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多说什么,谢谢。”白若素也不勉强,因为她也懂安之和昊焱哥之间的兄弟情,那绝对不会比他们的爱情浅。

这时,门被轻轻的推开,穆昊焱和白祺睿等人走了进来。在看到唐菱和白若素在这里时,松了口气。

“原本你们在这里。”刚刚他先去了隔壁,却一个人都没看到。

“若若,你已经没事了吗?怎么不多休息一下,你现在也是病人,还在挂水呢。”白祺睿快步走到白若素的身边,检查着她手上的点滴。

白若素微仰起头,眼中有一些雾水,“哥,你别担心,我没事。我只想知道顾安之什么时候可以醒啊?”

“他的子弹已经取出来,没有生命危险,麻药过后就会醒来。”他已经听白若素说了太多次的没事,可她自从和老大在一起后就一直在受伤,不管是身还是心,都伤痕累累,他又如何能相信她说的没事。

他自问对若若的感情绝不亚于老大,如果若若当初选择的是他。他相信,一定比和老大在一起幸福。他不会让她流一滴眼泪。

可他连向她表白的资格都没有,就因为他是哥哥,永远都只是哥哥。

他是所有人中,除了老大本人,唯一一个知道他为什么会用自己的命去救白苏末的人。他知道老大救的并不是白苏末,而是若若。

可这件事他没办法帮他向若若解释,为了若若,就算是被误会,也只能被误会。

“昊焱哥,那凶手怎么样了?你们查到他的资料了吗?真的是之前那个假小爱的人吗?”她真是没想到那个女人都死了,还要继续伤害唐菱姐,让她的婚礼都不能好好的举行。

还有那个凶手,当时她以为昊焱把他杀死了,后来也一起送到医院她才知道,凶手并没有死。

“已经醒了,他也全都招供,他是琳达的爱慕者之一,这次借着保护唐菱爸爸来S市,就想要杀了我为琳达报仇。”穆昊焱当时并没有想要他的命,因此子弹距离心脏位置稍稍偏了几寸。

因为是枪击事件,这件事已经惊动了警方,不过这些事都交给了裴寒轩去应付,他现在可没那个心思去应付警方的盘问。

“那枪是怎么带进来的,他的同伙是谁,他说了吗?”白若素记得昊焱哥之前有怀疑他们之间有内歼,她也很想知道这个内歼是谁。

如果说五大家族中真有内歼的话,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白苏末,可是她也是这个枪击事件的受害人,如果他们真是一伙的,那个凶手又怎么会朝她开枪呢。

“他说没有同伙,枪是他前几天便找人偷偷的藏在了度假村内部,在他知道国王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那天,他就开始计划。”虽然他这么说,但穆昊焱其实一点都不信。

“哦。”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愿相信五大家族之间会有什么内歼。

“若若,你别站着了,肚子这么大,站久了会累。你看你的腿,又开始肿了。”白祺睿细心的观察到她的脚左右的移动了几次,扶着她坐下。

原本他还想要帮她按摩一下,可是又觉得这样的行为,在众人面前做的话,会让若若觉得尴尬,这才作罢。

“老大……老大的眼睛动了。”

白祺睿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白若素的身上,而穆昊焱此刻的注意力却一直在顾安之身上。因此,他眼珠转动了一下,便被穆昊焱发现。

“安之,顾安之……”白若素激动得又站了起来,俯下身子看着他,手紧紧的握住他的。

顾安之眼珠子转动了好几下,终于睁开了眼睛。可他说出的第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呆住。

“白苏末没事吧?”

白若素脸上刚刚扬起的笑容僵住,因激动而耸起的肩,缓缓的松下。

突然觉得很讽刺,他中枪差点就被死神带来,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她,可他却抓着她的手关心的问另一个女人有没有事。

这还是她认识的顾安之吗?这还是那个不管任何时候,都把她放在第一位的顾安之吗?

“老大……”白祺睿有些为难的看了白若素一眼,他知道老大这一问,就算若若之前没有误会,这会心里也一定不是滋味。可只有他能明白为什么老大一醒来就关心白苏末的生死,他将若若拉到身边,然后老实的回答道,“白苏末没事,手臂只是轻轻的擦伤而已。”

站在另一侧的穆昊焱皱了皱眉,用眼神提醒顾安之。

顾安之这也察觉到了自己刚才那句话对若若的伤害,虽然他有自己的理由,可这个理由却无法解释给她听。

“若若……”顾安之的身子侧了一些,伸出手抓住了呆愣住的白若素的手。

“老大,你和嫂子好好聊聊,我们先出去了。”穆昊焱想要给他一个可以解释的机会,急忙牵着他老婆,另一手拽着白祺睿一起离开了病房。

顾安之拍了拍病边的位置,“若若,你先坐下。”

白若素听话的坐到了*边,她也很想听听他会如何解释,这些日子顾安之做的事一件比一件奇怪。

不能怪她多疑,如果说前面时间他对她的冷淡,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杀了自己亲生妈妈的坏人。那今天的挡枪和醒来后的关心,又是怎么回事。

“又让你担心了,对不起。”顾安之摸了摸她的手背,看到上面的针头,“你怎么也……”

“没事,可能受惊过度,晕了一会,现在已经没事了。顾安之,你没有其他话想要说吗?”

白若素是个急性子,心里想的没办法一直憋着不说,“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白苏末?”

“若若,她是你姐姐。我……”顾安之忽然觉得自己越说越错,这件事如果要坦白告诉她的话,就得告诉她他亲生爸爸是*了她妈妈的*犯,也必须告诉她,他们的宝宝现在只剩一个。

最最重要的是必须告诉她,她身体里现在有一种病毒,而这世上只有白苏末有暂时的解药,每七天必须服药一次,或者就会毒发而死。并且中了这种病毒的人,不能有情yu,只要身体开始有yu望,也会毒发。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对她冷淡,不愿再抱着她入睡,甚至害怕她太靠近他的原因。

他不想被自己最爱的人误会,可是他更不想失去她!

如果白苏末中枪死了,若若几天后也会因没有解药而亡。白苏末的生死与他何干,可他怎能让若若为她陪葬。

要想解开误会,就必须把这一切都告诉若若。如果若若知道了会怎么样,他没办法想象,光是知道欢欢没了,她便会受不了。再想到他的亲生爸爸就是害她从小变成孤儿的人,若若一定会崩溃。

现在怀孕七个多月,正是最易早产的时候,如果稍微不小心,就很可能会一尸两命。

他不能为了不想自己被误会,就拿若若和孩子的命去赌。

“只是因为她是我姐姐?没有其他要说的吗?”白若素的脸上已经没办法继续维持着笑容,她不开心便装不出开心的样子。同样,她明明很在意,也装不出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顾安之眼神黯然,“没有。”

“好,很好,没有!”白若素也不想让自己看起来这么小气,而且还是在顾安之刚刚从鬼门关回来,就和他吵架——

鑫妈昨天约会去了,哈哈,所以零点又没有写完,现在送上更新,么么哒!下章的精彩预告,兰姨的身份暴露,想年顾爸爸和兰姨的对手戏,明天可记得看更新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