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3婚礼上的枪声(精彩必看6000+)

他现在的身体日况愈下,最多只能活一两年,他想要把唐菱培养成下一任的女王。他也打听过,唐菱的老公,也就是穆昊焱是个很难得的人才,相信有他的辅佐,唐菱一定能胜任。

“对不起,我的家在这里,哪里都不会去。”唐菱看到她说完这句话后,老人失望的表情。

“唐菱,你是R国的公主,也是下一任女王的最佳人选。你……”布鲁克企图再次劝说,却被唐菱把话打断。

她也知道打断长辈的讲话很不礼貌,可是她不是一种拖泥带水的人,既然百分百的肯定是不可能跟他回R国,那就要完完全全的打消他的念头。

“我只是唐菱,一个很普通的女孩,我并不想当什么公主女王。如果你觉得以前亏欠了我,那就请放我自由。”

布鲁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打算离开。

“请等一下!”唐菱朝他走了几步,“你……能让我挽着你进场吗?爸爸!”

布鲁克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就这么怔怔的一直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似的。“你……你再说一遍!”

“你是我的亲生父亲,带你带我进场,让我交给我的老公,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只是……你愿意吗?”唐菱莞尔一笑,整张脸在阳光的斜射下,格外的美丽。

“愿意,当然愿意。”布鲁克非常激动,一个劲的猛点头。

他知道唐菱今日大婚,原本只是想要见她一面,说服她跟他回国。

从来没想过他可以作为父亲,亲自牵着她的手入场,把她交给能让她托付一生的男人。

“爸爸,我并不是因为恨你,所以才不跟你回R国。而是我从小就在S市长大,这里有我所有的回忆,还有我最爱的丈夫儿子和最要好的朋友。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适合的接班人选。”

唐菱上前主动挽住布鲁克的手臂,将他带到沙发边再次坐下。她的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

“爸爸,小时候我也很喜欢这样靠在爸爸的肩上。我说的是我的养父,他对我很好,对妈妈也很好。虽然我不是你因为爱才生下的,但你给了我生命,没有你就没有我,所以我很感激你。谢谢你,爸爸。谢谢你今天能参加我的婚礼,让这个婚礼不留下一点遗憾。”

唐菱的声音很温柔,一字一句娓娓道来。

布鲁克用他颤抖的手轻轻的摸着唐菱的头,现在,她是他唯一的女儿,他当然也希望她能幸福。

婚礼进行曲奏起,帅气的新郎穆昊焱首先入场,与他一起出现的是伴郎裴寒轩。

“请我们最美丽的新娘入场。”

主持人这样说着,就看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了红毯的另一端,穆羽贝与另一个朋友家的小女孩,走在最前面一手提着花篮一边撒着花,而唐菱则挽着布鲁克的手腕缓缓的走上了通往幸福的红毯。

唐菱的这款婚纱是穆昊焱找国际知名婚纱设计师为其量身打造,婚纱的主色并不是传统的纯白色,而是以香槟色作为基调底色,满满的*图案在婚纱上渲染开来,雍容华贵。

有些复古的类似旗袍的紧身设计突出了唐菱优美的身体线条,展现了她优雅的气质。而薄纱鱼尾式的裙摆设计,让唐菱看起来就仿佛是爱情海畔的人鱼公主。

穆昊焱也在婚纱设计的过程中提了很多意见,毕竟他比设计师更了解唐菱,更知道她最美的部分。

唐菱和她的爸爸布鲁克来到了代表家庭的花房,穆昊焱捧着鲜红的玫瑰花,单膝下跪,当着众人的面再次重现当日求婚的场景。在他跪下的那一瞬间,流星般的烟火在整个草坪的上空盘旋。

虽然不是晚上,但依然亮眼,让人们能感受到浪漫的氛围。

“美丽的新娘,你愿意接受这个跪在你面前的男人的爱意吗?如果接受请接过花,如果不接受你可以将花已经扔他脸上,哈哈。”

唐菱身子微微的弯曲,接过那束代表爱恋的玫瑰花。一缕微风来得刚刚好,吹动了唐菱头上的白纱,轻轻的飞扬起。

她一手抱着玫瑰花,一手牵起穆昊焱。

“看来新娘很爱新郎啊,才跪这么一会就心疼了。新郎虽然过了新娘这一关,不过还要问下我们的岳父大人,愿意把女儿嫁给这个看起来非常靠谱的新郎吗?”

布鲁克感动的看着穆昊焱,重重的点了点头,将女儿的手放到他的手上,“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唐菱的幸福就拜托你了。”

“我会的。”

“好安静,这里大家是不是应该鼓掌呢!祝福这一对有*。对了,我刚刚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我们这位美丽的新娘可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公主。”

因为今天到场的只是五大家族,还有一些最亲近的朋友,没有什么外人,所以主持人可以很随意的说,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我们把掌声送给这位远到而来的父亲,R国的现任国王。”

布鲁克微笑着向众人点了点头,然后走向穆南皓的旁边坐着。

唐菱挽着穆昊焱的手腕缓缓的走到主持人的面前。

这一部分的仪式就和所有的婚礼一样,宣告誓言交换戒指,然后相拥相吻。

当主持人宣布他们成为合法夫妻,可以拥吻你的新娘时,众多好友们便一拥而上,将两人围在中间。

“就这样吻一下怎么行呢,吻得越久表示你们的爱有越深,再来一个。”裴寒轩身为伴郎,非但没有站在穆昊焱这边,反而是最先带头闹他们的人。

“我们爱得有多深关你什么事,为什么要亲给你小子看。”穆昊焱完全不给面子,手揽在唐菱的腰上,直接呛回去。

裴寒轩哈哈大笑道:“老三,其实,如果你害羞的话,我这个当伴郎的可以帮你亲吻你的新娘。”说着就要往唐菱身上扑。

穆昊焱直接将唐菱挡在身后,一巴掌拍过去,“你小子找死啊!”

好在裴同学的身手也不错,一个转身便解除危机。而且完全不怕他,还继续开玩笑道:“新娘不给亲的话,那伴郎亲伴娘也不错嘛!”

众人被他逗得都特别的欢,气氛直接达到了沸点。

裴寒轩原本就是他们这一群人中,炒热气氛的高手,大家都在笑,当然除了当事人,伴娘姚钱钱。

“想亲我,你也不怕会被撕烂嘴。居然拿GNN开玩笑,这不光是找死,还是想快点死!”姚钱钱就追着裴寒轩整个草坪乱跑。

唐菱依偎在穆昊焱的身边,看着大家嬉戏的玩闹,心里一股甜甜的幸福冒了上来。

从这一刻起她便真正的成为穆昊焱的老婆,从今以后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庭,爱她的老公,疼她的儿子,还有这么多的好朋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穆昊焱给她带来的,她很开心这一生能遇到他。

所有的人都在大声的欢笑着,只有一个人,若若,在默默的掉眼泪。顾安之将她拥在怀里,轻轻的为她擦掉眼泪,“怎么哭了?”

“没什么,只是太感动了,替唐菱姐开心而已。”她就像是唐菱的家人,心疼她所经历的苦,也感动于她现在的幸福。

“你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以前你可是很坚强,泪点很高,这一怀孕怎么性格全变了。”顾安之这话可不假,以前的她坚强得让他心疼。

明明有时候受了很大的委屈,全身都伤痕累累,她却固执的不掉一滴眼泪。

“可能我的哭点和别人不一样吧,嘻嘻,不过不管怎样,我是真心的替唐菱姐开心。顾安之,你看这天空,多美啊,所有的一切都在朝最好的方向发展,希望以后我们这里所有人都不会再有磨难,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自从当了妈妈后,白若素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多愁善感。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话音刚落,还不到一分钟,这原本幸福的婚礼现场,却变成了凶案现场。

“裴寒轩,是男人你就别跑,你……啊!”

“砰!”一记响亮的枪声打断了姚钱钱的话,吓得她本能尖叫出声。脚一软跌坐在地上完全无法动弹。

由于这里是户外的草坪婚礼,除了主持台上,还有众多的椅子外,现场没有任何的屏障物。

“快,都蹲下,全部蹲下。”

顾安之反应非常迅速,在子弹射出的瞬间,他立刻扑倒将若若拉到椅子后躲着,自己则挡在她的前面。

穆昊焱也同样保护着唐菱躲了起来。

“穆昊焱,你给我出来,否则我就把这里的人通通杀完。”

凶手的目标很明显是穆昊焱,他拿着一把AK47四处扫射。

由于这是一场婚礼,大家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而且在入口处都有检查,按理说是不可能有人能带着凶器进场。

穆昊焱偏出了一点头看了一眼,拿着枪的那人正是布鲁克的一个保镖,当时是他直接去入口迎接的布鲁克。

他明明亲眼看到这些保镖包括布鲁克本人进行搜身检查,确认没有带枪,怎么会又突然冒出来一把AK47。

除非,是有人事先藏在了度假屋里,也就是说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枪杀。

可……据他所知,布鲁克和他的保镖们都是今日才刚刚下飞机,又怎能提前几天就藏好枪呢。

那便只有一个可能性!

五大家族的这些人中,有内鬼。只有五大家族的人进来时才不会被搜身,因此只有这一个可能性,有人与布鲁克的保镖勾结,引起了这场混乱。

不过,好在他们也不是没有准备。

“唐菱待在这里等我,千万别出来。”穆昊焱在主持台的下面藏了一把枪,由于他的特殊身份,让他随时都会提高警惕。

顾安之此时也很想出面帮忙,可他必须要先保护好若若的安全,他想念老三一定能搞定。

穆昊焱躲在主持台后面,瞄准黑衣人的胸口,正打算开枪,又听一声尖叫……

所有刚刚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短短几秒之间。

在场的女性基本上都有人保护,除了白苏末,她并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而且当时她站的位置距离椅子有些远。就在穆昊焱正准备开枪时,凶手也还在乱枪扫射。

正巧有一枪打中了白苏末的手臂,她吓得尖叫着跳了起来。

白苏末的这一跳直接把自己暴露在了凶手的面前,凶手立马掉转枪头,对准她。

扣动扳机……

穆昊焱也同时扣动扳机。

两颗子弹同时射出,一颗笔直的射向凶手的胸口,瞬间便倒地身亡。而另一颗子弹……并没有射中白苏末的身体。

被枪打中倒地的人是突然扑出来,救了白苏末一命的顾安之。

在看到凶手朝着白苏末开第二枪时,顾安之没有任何的考虑,站起身扑向白苏末,将她挡下了那颗致命的子弹。

时间之紧迫,只能是出于顾安之的本能才能做到。

白苏末只是手臂被擦伤,而顾安之却胸口中弹,顺势倒在了白苏末的怀里。

“安之……安之你不要死啊!”白苏末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可能连她也没想到顾安之会用自己的命来替她挡子弹,她原本以为他会很想让她死。

白若素瞪大双瞳,完全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安之从她身边离开,然后扑向白苏末。再看他中弹倒地,血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来……

“老大。”

“安之……”

“老大……”

凶手被击毙之后,众人都涌向中枪的顾安之。

“若若,若若,你没事吧。”唐菱拉起自己婚纱的裙摆用力一扯,将后面的鱼尾部分直接撕开,然后走到白若素的身边,扶起已经呆住的她。

“安之,安之……”被唐菱摇醒的白若素,疯狂的转向奔向顾安之。

扒开四周围着的人,冲到顾安之的面前,一把推开白苏末,将顾安之抱在怀里。“安之,你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哥,你救救他,你快救救他啊!”

白若素歇斯底里的喊着站在一旁的白祺睿。

白祺睿蹲下身子,做了一系列的急救,然后从若若手上一把抱起顾安之,“快点,送老大去医院,必须立刻做手术。”

接着一行人便跟着到了一院。

原本开开心心的婚礼,居然在枪战中结束。谁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更没人想到顾安之会中枪。

手术室外,白若素呆怔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直注视着手术室外的那个指示灯。

“老四,你立刻派人去调查那个凶手的资料,还有他手上那把枪的出处,那枪不可能是他带进来的,我们中间肯定有内歼。还有他们这么做的目的,通通查出来,我们不能让老大这一枪白挨。我也不会饶了在我婚礼上捣乱的家伙!”

穆昊焱一脸阴沉的小声对裴寒轩说道。“这件事查出来立刻通知我,不要告诉其他人,我怀疑这个内歼是我们五大家族的人。”

“好,我明白了。”说完,裴寒轩收起了一贯的嘻笑表情,沉着脸到一旁去给手下打电话。

“若若,你别这样,你一直盯着那个指示灯也没用,过去坐一会吧。你现在还怀着孕,一切要以身体为重,顾安之如果知道你这样,也一定会很担心。”姚钱钱揽着好友的肩,轻声的劝道。

从顾安之送进医院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白若素就一直这样站着,谁来劝都没有用。

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这样静静的呆着。就好像只要她一开口,一移动,顾安之就会再也不回来了一样。

姚钱钱劝了好久也没用,最后也只能陪她站在那里,至少还能让若若靠一下她,不会那么累。

“唐菱,对不起,是我带来的人破坏了你的婚礼。这些保镖都跟了我很多年,我没想到他会背叛我。”布鲁克的心里充满了自责,他无颜见自己的女儿。

今天是唐菱的大喜日子,如果他没有来的话,就不会破坏这喜庆的氛围。

“爸,你别自责,和你没关系,那人既然想要杀焱,不管有没有你带进来,他都还是会找机会下手。”看着布鲁克半白的头发,唐菱不忍心责怪他。

她知道他这次来,完全只是想要亲眼看看自己女儿出嫁而已,这件事绝对与他无关。

“焱,你有线索吗?你之前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唐菱拉住走来的穆昊焱的手问道。“他们这次没有成功,会不会再派人来?”

穆昊焱将外套脱下披在唐菱的身上,说:“暂时还没查到那人想杀我的原因,我的工作得罪的人应该不少,不过应该还不至于会恨到想要杀我。除了……”

“你是不是已经猜到是谁?”唐菱抓着他的手,紧张的问道。

她这一问,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将视线移到他的身上。

“虽然我得罪了不少人,可是在R国应该是还没有任何的敌人,所以我想这人和琳达有什么关系,他这次来应该是为琳达报仇来的。”

在来医院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凶手与他有什么恩怨?还是单纯的买凶杀人。

他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明显会大很多。

那名保镖在布鲁克身边任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并不是专业的杀手,所以买凶杀人这个可能性很小,而他从来没有去过R国,和他们那边的人更是没有任何的冲突,不该有人对他有恨意。

除非是为琳达报仇,这人知道琳达是他杀的,所以才与他们内部的谁串通好,带了枪进来,想要一枪击毙他。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尼克以前和借冒你的琳达的确关系不错。我想你的猜测没错,对不起,是我给你们带来了麻烦。”布鲁克很诚恳的九十度弯腰,向大家道歉。

穆昊焱急忙扶起他,“请别这样,你是唐菱的爸爸,就是我的岳父,我怎么能受你如此大的礼。我们都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请别自责,我会让该负责的那个人负责。”

“是啊,爸,你过去坐会吧。”唐菱将布鲁克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去坐下。

然后她站起来走到白若素的身边,抱住她,“若若,你别这样,顾安之一定会没事的。他那么爱你,又那么有责任心,他怎么可能会丢下你和宝宝不管。”

这时,已经包扎好伤口的白苏末也走到了若若的面前,“若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安之不是为了救我,现在躺在里面的人就不会是他。如果安之有什么事,我也不想活了,我会把命赔给他。”——

宝贝们,你们猜猜顾先生为什么要奋不顾身的救白苏末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