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2老公,你真傻

白若素以为顾安之就算不是爸的亲生儿子,但应该是蓝羽的亲儿子吧。没想到蓝羽也不是他的妈妈,那顾安之……不就成了和她一样的孤儿了吗?那顾爸爸呢,不就一个亲人都没了吗?

还有,杀人,而且还是杀为自己生过孩子的女人。显然,这是白若素完全无法想象的坏,这完全超过了她能接受的范畴。

“顾安之,如果你不想认就不要认,这样的爸爸认来做什么。”白若素抱住他的腰,将头贴在他的胸口,“我嫁的人是你,我爱的人也是你,和你是谁的儿子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别担心,不管你是谁的儿子,你亲生爸爸有多坏,都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难道顾安之这几天的不安不是因为她的身体出了问题,而是因为他找到了他的亲生爸爸?

顾安之一直注意着若若的表情,他知道她已经在开始动摇了。

他甚至比白若素自己还要了解她,刚才在她吃了药之后,停顿的那一秒,他就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她如此聪明,一定开始联想到他这两天奇怪的行为是不是与她的身体有关,是不是她生病了?

而且她还很有可能会自己偷偷的跑去医院做检查。

他怎么能让她去呢,虽然他觉得就算去了医院也不一定能检查出她身体的真正毛病,但他还是不想冒这个险。

于是,他没有办法,只能抛出一个烟雾弹。

果然在听完他的亲生爸爸另有其人,而且还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后,白若素的思想开始动摇。她更趋向于相信他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最近才如此烦燥,心情不好。

而又一直担心她是否会介意他有这样的一个爸爸,因为自卑感,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在她故意挑……%逗的情况下,他都无动于忠。

“老公,你真傻!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你觉得我对你的爱就这么肤浅?”白若素的手还是紧紧的环着他的腰,头仰着,表情很严肃的看着他。

“对不起,是我想太多,这几天委屈你了。”顾安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牵起她的手,“走吧,入夜会变凉,别感冒了。”

两人的关系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没有任何隔阂的时候,白若素也打消去检查身体的想法,虽然顾安之依然每天加班,回到家睡觉时也没有像以前那个抱着她。

不过对于这些,白若素都可以理解。他越是这样做,其实她就越心疼他。她知道不管谁遇到这种事,都不可能马上就能解开那个心结,所以她只能对他更好,让他知道他的亲生爸爸是谁,真的对她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这样过了几天,很快就到了穆昊焱和唐菱举行婚礼的大日子。

两人的婚礼是在郊区的一处度假村举行,白天正式的仪式是在外面很美的一片草地举行户外草坪婚礼,晚上再到室内有各种的主题庆祝活动。

一大早白若素和姚钱钱就到了新娘的休息室,因为唐菱没什么朋友,本来是打算让若若当伴娘,反正她和穆昊焱都不讲究什么必须未婚人士才能当伴娘这一习俗。

只是看到若若的肚子越来越大,当伴娘又要帮忙挡酒,又要陪新娘站很久,所以最后决定让姚钱钱代替。

因为若若的关系,唐菱和姚钱钱也算是朋友。

“若若,我好紧张,想上厕所怎么办?”一向都表现得很冷静淡定的唐菱,在婚礼前已经去了三次卫生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紧张。比她第一次上手术台,给人剖腹产时还要紧张。

相比而言,在一旁很认真的化着妆的姚钱钱就要淡定多了。

“唐菱姐,你可是你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一定要稳住。这会多去几次没关系,可别一会举行仪式时,你突然说想要去卫生间,那我这伴娘可帮不了你。”

姚钱钱一边描着眉毛,一边打趣的说道。

“唐菱姐已经够紧张了,你就别拿她开玩笑。”白若素的小手一把推过去,害得钱钱的眉笔直接一滑,从眉心画到了耳垂。

“小素素,你这是因为姐太漂亮了,所以羡慕嫉妒恨吗?居然这么整我!”姚钱钱看着镜子里被化毁了的自己的脸,真想拿着眉笔也给若若来几笔。

不过她现在可没那时间,婚礼就快开始了,她赶紧去将画毁的擦掉重画。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当红明星,这样的妆容要是被偷&*拍了,那她的形象就毁了。

白若素看着好友,直摇头,这丫头自从红了之后,就有很严重的偶像包袱。一点都不好玩,完全没有以前一起疯一起闹的时候来得快乐。

不过她也理解,毕竟这是钱钱最喜欢的工作,现在终于有了点成绩,当然会想要好好珍惜。

“若若,你别和钱钱闹了,过来帮我看一下我的妆怎么样,会不会觉得怪怪的。”唐菱平时很少化妆,就算是真的化也只是最简单的裸妆。

白若素今天穿也一条韩版的淡紫色齐膝长裙,简单的梳了一个马尾,看上去很精神也很漂亮。

她煞有其事的捧着唐菱的脸,相当认真的打量了一会,然后微笑着点头道:“非常完美!我估计一会昊焱哥看到你,就会想带着你一起逃婚,后悔举行什么婚礼,直接扛到酒店嘿咻,几天都不让你下chuang。”

结婚之后,顾太太的玩笑尺度大开。完全不像婚前,说到看电视里的激……%情镜头,还会害羞。哎,这结了婚的女人果然是不一样。

“若若,你说什么呢!”唐菱转过身伪怒道。

白若素急忙移动了另一边,又面向她道:“哈哈哈,开个玩笑嘛,不过说真的,唐菱姐你今天实在是太漂亮了。”

“那当然啦,新娘子都不漂亮了那还有谁漂亮,不是都说嘛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当新娘的那一天。”姚钱钱已经将小素素恶作剧弄花的妆洗干净,于是对着镜子又开始重化。

“其实我觉得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当妈妈的时候。”白若素笑得很甜,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唐菱脸上的笑容僵住,随即又不着痕迹的再次微笑。

“知道啦,你这个全身都充满着母性光辉的女人。”姚钱钱瞥了好友一眼,这丫头自从怀孕后,还真是越来越小女人了。“对了,你有没有问过你家顾大叔,白苏末怎么又回来上班了?像她那么阴险的女人,就应该让她滚得越远越好。”

“她爱上班就让她上呗,白苏末的工作能力本来就很好,不让她回去可惜了。反正我相信顾安之,他是不可能和白苏末之间有什么的,就算哪天他真*了,对象也不可能是白苏末。”

白若素一边帮唐菱整理着她的头纱,一边不是很在意的回答着这个问题。

姚钱钱听她这么一说,放下手上的口红,转过头看着好友,“呃,我说小素素你咋就这么没脑子呢,那女人明摆的与你为敌,你咋知道她不会使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把你家顾大叔抢过去呢。”

她也是为好友着急,像顾安之这种世间极品,哪个女人不想抢啊。“等真被抢了之后你再哭的话就晚了,我也不是说让你不相信顾安之,只是说你要多长个心眼,特别是你现在这怀孕的晚期。你没听说过吗?好多家庭都是在老婆怀孕的时候,老公*。”

“那男人吧,大多数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连和尚都还会想要*,更别挑一正常的男人。你要是不在怀孕期,我还没这么担心。”

白若素没有说话,她知道钱钱这是为她着想怕她受伤害。她走过去拍了拍钱钱的肩,“好啦,我知道了。你就别为我*&操心,只会说我,我至少还天天都在他身边,你呢?为了拍戏一出差就是几个月,你就不怕你家苏大叔外面有人?”

“咦,我说你俩这到底还是不是好姐妹啊,我今天结婚,你俩就在这比谁的男人先*吗?说得我都不想嫁了。”唐菱侧着头瞪着两人。

白若素和姚钱钱对视一眼,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别呀,唐菱姐,你要说不结婚了,我会直接被昊焱哥掐死。好啦,不开玩笑,唐菱姐,看到你和昊焱哥走到今天,真的好替你们开心。你俩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再也不会有痛苦了。”

白若素上前抱住唐菱,由衷的祝福。

“没错没错,今天是喜事都是我不懂事,乱说话,呸呸呸童言无忌。”姚钱钱作势吐了两口口水,慊慊的笑道。

“谁童言无忌?”休息室的门被推开,白苏末笑着走了进来。

姚钱钱挡在白若素的面前,一副随时准备上前与白苏末撕逼的架势。“你进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白苏末勾起唇角看了姚钱钱一眼,并没有理会她。侧着朝白若素点了点头,“若若,好久不见。”

白若素推开好友,上前走了两步与白苏末对视。她来这里很正常,不管她这人怎么样,她好歹是白家的女儿,以白家和穆家的关系,她当然可以来参加婚礼。

“其实也没多久,我前几天见过你。”

白苏末张大嘴一副想起来的表情。“哦,你说的应该是上次你来公司找安之,而我和安之正巧有事出去时吧。若若,你可别误会,我们真的只是因为公事,所以才一起出去的。”

“你……”姚钱钱扯了扯自己身上的披肩。

这女人明显就是来挑衅,真是欠抽。她上前走了两步,想把她直接赶出去,别在这破坏她们的好心情,不过却被白若素挡住。

“谢谢你的好心解释,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误会他。毕竟我老公还没有饥不择食到什么样的女人送上门都要,我完全相信他的品味。如果送上门的是像温晴那样的女人,估计我还会担心一下下,其他人嘛,嘻嘻,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白若素从小到大都不是那个躲在身后,要靠别人保护的人。

她的男人她的婚姻,她当然会自己捍卫。谁想要破坏,直接一掌拍死她。

白苏末没想到,白若素会这样当着别人的面不给她面子。

废话,她凭什么要给白苏末面子,面对一个一次一次想要陷害她,还一次一次用些阴狠的招破坏她和顾安之感情的人,她没直接一巴掌呼上去就算够有家教了,还要给她面子,想得倒真美。

“若若,我想你还是误会我了。”

白若素挥了挥手,“我真没误会你。算了,不管误不误会,这都是我们之间的事。今天是唐菱姐和昊焱的大喜之日,我们之间的恩怨就先别提了,等以后再说。”

她说完之后便转身回到梳妆台上坐下,看到白苏末那伪装的嘴脸,她真的觉得很恶心。

“你还站这干什么呀,还不出去,没看到这里没人欢迎你吗?”姚钱钱双手一交叉,高傲的仰起下巴。

白苏末比她们年长几岁,在商界又混了这么些年,她的城府那要比姚钱钱深太多。从姚钱钱的身边走过去,脸上一直带着微笑,走到唐菱的身边,伸出手道:“恭喜你,昊焱是个好男人,值得你嫁。”

“谢谢!”唐菱站起身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手。

不管她对这个女人的评价怎么样,人家是来祝福她的,她就该有礼貌的回礼。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一会在婚礼现场见。”白苏末踩着十寸高跟,蹬蹬蹬的离开了休息室。

唐菱其实根本就不认识白苏末,只是在若若口中听过几次她的名字,知道她是顾安之之前的未婚妻,是若若的姐姐。

好像若若失去了一个孩子也是因为白苏末,因此她对她也没什么好感。

“唐菱姐过来,我再帮你补下妆,别被一个外人影响了我们的好心情。”姚钱钱走过去相当亲切的挽着唐菱的手臂,走回梳妆台。

两人刚回到梳妆品,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然后门被人轻轻的推开。

三人都同时回头看向来人,白若素急忙走过去挡住门口,“昊焱哥,没听过仪式开始前,你俩不能见面吗?快出去出去!”

“现在有特殊情况。唐菱你出来看一下,有个很重要的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穆昊焱比白若素高出很多,因此即便她挡在前面,他也依然能与唐菱眼神交汇。

白若素转过身看着唐菱,用眼神询问她的意见。

唐菱双手提着婚纱很缓慢的走到门口,“谁啊?”

听到穆昊焱说有很重要的人来参加她的婚礼,她的脑细胞就开始启动,可是把脑中能想到的人物都想了一遍,也没什么人会来参加她的婚礼。

她一没什么朋友,二又已经辞职,根本就没有通知以前的同事。

还是对于她来说很重要的人?!她真是想破头也想不出来人到底是谁。

“若若你们可以先出去等一会吗?”

“当然没问题,钱钱,走吧。”白若素挽着姚钱钱的手走了出去,在走出休息室时,看到外面站着一群人。

准确的来说,是靠近门的位置站着一个很精神,气质很高贵的老爷子,后面跟着一大群穿着制服类似保镖的黑衣人。

她俩也很好奇这个老爷子是唐菱的什么人,据她们所知,这也不是那个混蛋继父,当然他那继父怎么可能敢来参加婚礼。

“若若她们已经离开了,焱,你可以说了,到底是谁要见我?”唐菱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有一种莫明的期待感。

穆昊焱转过身对被门挡住的人说,“进去吧,唐菱就在里面。你俩单独说会话,我就在外面。”

随着穆昊焱的让开,一个老爷子走了进来。

唐菱看到走进来的人,后退了几步。“你……你是……”

“琳莎……琳莎……”老人伸出微微颤抖的手,说话的声音也因为激动而有些微弱的颤音。

听到这个名字,唐菱已经确定他是谁。刚刚其实在穆昊焱离开,老人进来的那一瞬间,她就有一种感觉,觉得是他来了。现在听到他叫她琳莎,就完全确定了。

这其实并不是她的名字,她一点印象都没有,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还是从琳达的嘴里。

唐菱很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老爷子,看上去年纪比穆爸爸稍微大一些,虽然好像身体不太好,脸色有些苍白,但身上有股与身俱来的气质。这可能就是一国之君的威严。

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眼角虽然已经有了皱纹,但看上去还是一个很帅气的老爷子。

“你……坐吧,我们坐下说话。”

来人正是R国的现任国王布鲁克,也就是唐菱和琳达的亲生爸爸。

在他的印象中,唐菱一直都叫琳莎,是琳达冒充唐菱回到R国之后取的名字。

布鲁克到一旁的沙发坐下,举手投足间都是威严,却又十分的拘谨。

“琳莎并不是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唐菱。”琳达给她的回忆实在太不好,这个因她而取的名字,她不想要。

布鲁克很聪明,立刻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好,唐菱。”

他用着很蹩脚的中文与唐菱对话,这是从他得知唐菱的存在之后,才开始努力学习的成果。虽然不是很流利,但至少还能听得懂,说出来的也能让唐菱听懂。

“你可以说英文,我能听懂。”听着他说得那么费劲,唐菱好心的提醒道。

“唐菱,我的女儿,对不起,这些年你爱苦了。”改说英语后,布鲁克的表达果然顺畅多了。

唐菱微微一笑,“我受的苦并不是你造成的,所以不需要太自责,况且一切都已经过去。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不是看到了吗?今天是我的婚礼,我的老公很爱我,对我很好,我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儿子。如果要拥有这些必须要经历之前的那些痛苦,那我觉得也值。”

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基因,她的英语一直还算不错,只是看了几部美国的电视剧,自学成才就能说得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

听到唐菱这么说,布鲁克更加觉得羞愧,无言见自己的女儿,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配当她的父亲。

“唐菱,跟我回R国,好吗?”虽然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可最终还是说了。

他现在只有唐菱这一个亲人,R国一直以来都是世袭制,否则当年他也不会去找代孕。

他现在的身体日况愈下,最多只能活一两年,他想要把唐菱培养成下一任的女王。他也打听过,唐菱的老公,也就是穆昊焱是个很难得的人才,相信有他的辅佐,唐菱一定能胜任——

提前预告一下,明天更新的婚礼现场会发生一个超级大事件,宝贝们可以期待一下是什么样的大事件,哈哈!今天的更新有点晚,抱歉,周末嘛,都想要玩,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