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1我爸他……杀了我的亲生母亲(此章 精彩必看6000+)

“好啦,不生气了,下不为例!我也是不想你胡思乱想而已,所以才没有说实话,以后不会这样了,好吗?”顾安之牵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老婆,好啦,别生气了,这样对胎教不好。”

白若素怔怔的看着他,似乎前两天那不对劲的顾安之根本就是她的幻像,眼前这个顾安之才是她的老公。

那个在她面前独一无二,只会向她撒娇卖萌的顾安之又回来了。

“你说的,以后绝对不许再骗我了。”

“好,以后不骗你。”见白若素不再生气,顾安之也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面对这两个女人,他的心真的很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等多久才能结束,也不知道老五那里进行得怎么样了。

白若素的要求可还没有完,“还有,晚上不许再背对着我睡觉。”

看来顾太太对于昨晚被顾先生冷落的事情,非常的介意。

“若若,这两天公司的事是真的很多,我也很累。可是你要知道你对我的吸引力多大,我怕不背对着你,根本就没办法安心的睡觉。”

白若素觉得他的这个理由实在是很牵强,那以前抱着她入睡的人都是谁啊!

不过,既然他这么坚持,她就暂时先不和他计较这一点,等公司这段时间忙完了再从长计议。

“好吧,这个就不勉强你。”

正巧这时绿灯亮起,车又平稳的朝前面行驶。

白若素看了看窗外的景色,好像并不是回家的路。“顾安之,我们现在是要去哪儿啊?不是回家吗?”

“当然是去吃饭。你不是给兰姨说了,今晚不做我们的饭,我们会吃过饭再回去吗?如果现在回去的话,兰姨一定会担心,以为我俩又吵架了。”

顾安之很冷静的分析给她听,其实是他自己想要和她出去浪漫一下。

他知道最近因为一些也不是出于他自愿的事,让若若的心情很不好,今晚就算是给她一个补偿。

“那我们要去哪里吃饭?”现在想想,他俩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单独的出去二人世界了。

耶,也不对,似乎从他们认识,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很浪漫的烛光晚餐啊,二人世界。连*节也没有好好过一下。

所以,听顾安之这么一说,她还真有些期待,想知道他会带她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距离目的地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你如果累了的话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等到了我会叫你。”

顾安之忽然凑过去,亲亲的吻了她一下。

白若素瞥了顾安之一眼,看来他今天的心情真是不错。

本来她还想问诺亚酒店董事会的事,后来一想,现在是下班时间,是他俩的开心时光。干嘛这么煞风景的谈这个,而且她逛了几个小时的街,也的确是有些累,一累就会觉得困。

“好,那我睡了,一会你叫我。”说完就真的闭上眼睛休息。

车不知道开了多久,停下来的时候,白若素已经睡得很香,在睡梦中还微扬着嘴角,露出左边脸颊的那个小酒窝。

顾安之解开安全带,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庞。若若的睡颜真的很可爱,特别的纯真,就像一个不懂世事的孩子。

他希望若若能一直都像这样在他的保护下,单纯简单的活着。

可他最怕的是到最后伤她最深的反而会是他。

因为若若曾经给她说过,她不在乎的人不管做了什么,或者不管多讨厌她,都无法真正地伤到她的心。只有她爱的人给的伤害,那才是致命伤。

白若素像是感觉到了有人在摸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顾安之放大版的脸在她的面前,她嘴角的弧度再上扬了几分。双手向前伸出,搂住他的脖子,凑上去亲亲的吻了一下他的唇。

“老公~~~”

刚刚睡醒的声音都会带着一点沙哑,光是这样的一句老公就足以让顾先生,喉咙直咽口水。

顾安之醒了一下神,有一点尴尬的坐直了身子,“你醒了,到了,我们下车吧。”

“哦,好吧。”白若素嘟了嘟嘴,不知道顾安之又怎么了。

下车走进餐厅之后她才发现,从餐厅望出去正好是很美的海景。餐厅还有一个露天的设计,如果在那里用餐,不但能看到海景,还能吹着舒服的海风。

“哇,这里真的好美。顾安之,你是怎么找到环境这么好的餐厅。”

走进顾安之事先已经预定好的露天场,白若素趴在木栏上,身子向外微微的倾斜,闭上眼睛享受着被海风轻抚的触感。

最重要的是,从这个角度看出去,好像正好能看到当初她向他两次表白的那个沙滩。她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附近还有这么一家气氛不错的餐厅呢。

她想,估计是那两次告白被拒,只顾着伤心去了,哪里还能注意这周围的环境啊。

“从这一刻起,你便是这家餐厅的老板娘,喜欢吗?”

白若素非常惊讶,她本来以为他只是带她来吃个饭而已,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喜欢,太喜欢了!谢谢你,老公。”

她觉得现在自己老公这两个字真是越喊越顺口,他送的这份礼貌对于她这个完全的吃货来说,真的是送得很对胃口。

忽然,顾安之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将脸颊靠在她的肩上,声音很轻柔的传到她的耳朵里。

“若若,对不起……对不起……”

白若素觉得有些奇怪,想要转过身,身体却被他固定住。

“顾安之,到底出什么事了?”她觉得自己的感觉没有错,顾安之心里肯定有事,所以最近才会这么反常。

顾安之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想要抱抱你。最近因为工作的事,我的情绪比较烦燥,让你受委屈了。”

白若素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任由他抱着。

就这样过了大约十分钟,白若素这才转过身来,搂住他的脖子道:“顾安之,我不知道你最近遇到了什么难事,只要你别忘记我是你老婆。如果你实在太累,或者快撑不下去的时候,记住我和宝宝会一直在你身边支持你,这样就够了。”

她想明白了,与其去猜测,弄得两个人之间误会重重,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不如真正的相信他,也相信自己的眼光。

顾安之听到若若这么说,非常感动,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

不管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绝对不会再让人伤害她,她一定要活得好好的。他会把那些躲在白苏末背后的黑手,通通都拽出来消灭掉,给若若和孩子一个最干净的生活环境。

“老婆,有你真好。”

这可能是顾安之说得最柔软的话,听到白若素心里暖暖的,甚至比他说我爱你还让她开心。

白若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开心的跳跃,嘴角也一直扬着很美的弧线。可突然间,她的手从顾安之脖颈处滑落,护住自己的腰迹,身子不自觉的往下滑。

如果不是顾安之在一旁扶着她,估计这会已经摔倒在地。

顾安之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从衣服口袋拿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来一颗药丸,放到她的嘴里。

“来,若若,快吃了它。”

白若素用力的按压着右边的腰部,她完全没办法思考怎么顾安之此刻会有药,她只能本能的吞下他喂进她嘴里的药丸。

过了一会儿,她的痛总算平复了些,呼吸也变得慢慢的平稳。

顾安之见她这样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若若,你觉得怎么样了?”

白若素摇了摇头,“不痛了。”

“没事,没事了。”顾安之温柔的给她擦拭着刚刚冒出的冷汗,其实刚才他的背后也凉了一片。如果现在将西服脱下,应该会看到里面的衬衫已经半背都湿透。

顾安之就站在她的椅子旁边,将她搂进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就像是安慰一个小孩子一般。

几分钟之后,白若素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就好像刚才痛得快要死掉的人并不是她一样。除了额头还残留着的少许汗珠,根本就看不出她是个刚刚患病的病人。

只是白若素很不能理解的是,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以前从来没有如此痛过,不过回想起来好像从晕倒那天起,偶尔腰会有一些酸痛的感觉,不过都是很轻微的,她还问过兰姨,兰姨说这是孕妇的正常现象。

“顾安之,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药?孕妇可以吃吗?我记得你那天非常坚持让我留在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是不是你知道我身体出问题了?”

休息之后的白若素越想越觉得奇怪,顾安之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药,她的腰又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痛,还有那个药,刚吃下去不过一分钟,疼痛的感觉就立刻消失。

这种种的疑问,她不弄清楚不行。

“药吗?我刚刚给你说的也不是什么药,是老二托人从英国带回来的。他说看你上次无缘无故就晕倒,身体很虚,而且你怀着双胞胎本来就会比一般的孕妇承受更大的压力,你看你肚子现在多大,有时候会这痛那痛的,这种药可以说是专门给孕妇用的止痛药吧。”

顾安之笑着解释道。

“我哥?你是说我刚刚吃的止痛药?怪不得我吃完之后就不痛了,不过孕妇可以吃止痛药吗?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啊?”白若素很担心这点,听说一些不当的药物,可能会让宝宝变成畸形。

“当然没有,有副作用我还敢给你吃吗?”顾安之端起白水喝了一口,非常肯定的回答。

白若素的眉依然皱着,她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可是我刚刚真的是痛得以为自己就快要死了,这样的痛也是正常的吗?”

顾安之的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嘴角慢慢的向上扬起,微笑着道:“当然,我听兰姨说啊,孕妇的所有不正常都是正常的。你就别再胡思乱想了,如果你真有事,那我还不比你更紧张吗?”

虽然顾安之这么说,不过她还是怀疑,这几天他的心情不好,会不会是与自己刚刚的痛有关呢。

否则他怎么会突然的性情大变,对她忽冷忽热。

难道是她生了什么重病,所以他才会那么烦燥。或者是她需要亲人移植什么东西,然后正好白苏末的吻合,所以他才会对白苏末那么好。

白若素越想越觉得自己猜的有道理,于是她决定先不动声色,明天悄悄的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

“对哦,我也听兰姨这么说过。我在想可能是因为我太久没运动,上午和兰姨一起去了菜市场,下午又和小邱逛街,今天走了太多路,太累了所以才会这样。”

既然已经决定要悄悄做检查,那当然就不能让顾安之察觉到她的怀疑。

听她这么一说,顾安之舒了一口气,他多怕若若又会胡思乱想。

刚刚他看到她的小脸刷的一下白了,他便完全失去了平时的精明淡定。想都没想就把药拿出来给她吃,然后便一直沉浸在她的痛苦情绪当中。还好他的脑子转得比较快,不然被若若突然那么一问,不就完全露馅。

原本,他的计划是想等一会趁她不注意,将药放进她的饮料中。或者是晚上回家把药放进牛奶中让她喝掉,没想到她发作得这么快,让他措手不及。

“我想也是,以后别这么累了。逛街最多只能逛一个小时,知道吗?”

“知道了,啰嗦的顾先生。”白若素嘟着小嘴,撒娇道:“顾先生,能不能上菜,我和宝宝都好饿。”

她发现自己现在饿得是越来越快,而且每一餐也是越吃越多,这俩小家伙以后一定也是大胃王。

看着像个小吃货的老婆,顾安之的微笑弧度越来越大,左手非常帅气的打了个响指,然后便有人推门而进,开始一道一道的上菜。

菜还没有上完,白若素觉得自己的口水就已经要流出来了。

顾安之点的这一桌全是她喜欢吃的菜,她不像有些豪门小姐太太喜欢吃什么西餐,外国菜。她的最爱就是川菜,而且是无辣不欢。

不过因为她有孕在身,虽然不是说可以吃辣,但太重口味的辣还是要避免,所以顾安之吩咐他们将味道微微调了一下。

辣味依然有,不过没有那么呛。

“若若,来,在吃菜之前先喝几口南瓜粥养胃。”饿着肚子如果直接吃辣的话,会受不了。

白若素端起一个卡通南瓜形状碗,一勺一勺的喝着南瓜粥,享受着顾先生的专属chong爱。

整个晚上他俩的气氛特别好,就像前两天的事没有发生过一般,吃过晚餐之后两人还一起到下面的沙滩去漫步。

白若素挽着顾安之的胳膊,慢慢的走在沙滩上,吹着并不会让人觉得冷的海风。

原本这一片在晚上应该是漆黑一片,不过因为上面餐厅的灯光,让整个沙滩有一种朦胧的美。

“好舒服啊!顾安之,等我们搬到新家之后,就可以每天晚上都到沙滩上散散步。可以带宝贝们一起在沙滩上堆城堡,我们一家四口一起踩浪玩。”

白若素想着以后的日子就觉得很幸福,只要有顾安之有宝宝在她身边,即使只是面对面的安静坐着,她也会觉得很幸福。

“好,以后我们就经常带他们到沙滩去玩。”

两人面朝大海,直拥而立。

“若若,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其实爸并不是我的亲生爸爸。”顾安之想过了,与其让白苏末威胁,不如自己主动坦白。

听到这话时,白若素似乎并不惊讶,她淡淡的笑了笑,“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有一次你和昊焱哥谈起这件事时,我正好在门外,不小心听到了。”

顾安之显然没想到白若素已经知道。

“其实有没有血缘关系又有什么关系,爸一直把你当成是亲生儿子般对待,你也把爸当成是亲生爸爸孝顺。这样就够了,何必那么在意血缘关系。”

“那……如果我的亲生爸爸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你会介意吗?”顾安之问得小心翼翼,他真的无法想象当若若知道他的亲生爸爸,就是她一直以来以为的外公,她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如果她知道南宫爵当年对她妈妈做的那些事,她该有多恨他。

从白苏末给他的那封信,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的亲生爸妈到底是谁。

他只知道她的妈妈名字中有一个菊字,她是当年南宫家众多佣人之一,可她的野心很大,不想永远都当仆人。

于是有一天晚上,她趁南宫爵喝醉酒,爬上了他的chuang,也成功的怀上了他。

当时,她以为有了南宫爵的孩子,就可以成为他明正言顺的女人,可是没想到他居然逼着她打掉孩子,甚至想要她的命。

所以她便在同样也是南宫家佣人的蓝羽的帮助下,从南宫家逃了出去。

可虽然她是逃了,但南宫爵却依然一直派人在找她,想要杀人灭口。在他还不到一岁时,她便将他交给了她最信任的姐妹蓝羽照顾。

蓝羽便把他一直放在自己老家,让爸妈帮忙照顾着。

当时的菊临死都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爵就这么狠,不放他们母子一条生路。

其实从头到尾,他便不是一个因为爱而生的小孩。他只不过是妈妈手上的一张牌,而他的亲生爸爸比谁都不想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而且最可笑的是,他的亲生爸爸也许就是杀死他妈妈的凶手,又是亲人又是仇人。

想到这,顾安之自嘲的哼笑一声。

“顾安之,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找到亲生爸爸了吗?”白若素拽着顾安之的手臂,很激动的问。

虽然刚刚她有说过是否有血缘关系,并不重要。可是如果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当然还是想要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长什么样,是什么样的性格等等,还是会对他们好奇。

“恩,找是找到了,不过我并不打算与他相认。”

“为什么啊?”白若素瞪着那双漂亮的眸子,不解的问,可刚一问完似乎又明白了,“哦,对了,你说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对吧!那他做了什么样的坏事?”

顾安之眼神很空洞,望着远处天空中的月亮,声音温润慵懒。“他……杀了我的亲生母亲。”

这一句话,同时丢出了两个重磅炸弹。

她以为顾安之就算不是爸的亲生儿子,但应该是蓝羽的亲儿子吧。没想到蓝羽也不是他的妈妈,那顾安之……不就成了和她一样的孤儿了吗?那顾爸爸呢,不就一个亲人都没了吗?——

顾大少的亲生爸爸的确是爵爷,哈哈,又填了一个坑,等鑫妈把挖的坑都填完了,那上半部就结束了

PS.宝贝们有微博没呀,有的关注一下呗,虽然鑫妈有点懒,大多数时间就用在了码字和看电视上……不过偶尔还是会去更新微博的,如果想听鑫妈唱的歌,也可以去关注微博,估计过两天会上传几首,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