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20若若,顾少来接你了,真幸福(7000+)

听到若若没事的顾安之心里松了一口气,语气变得也更温柔了些,“若若,我今天很忙,可能会在公司加班到很晚,你和兰姨自己吃吧,不用等我。那我挂了,一会还有个会议要开。”

她明明亲眼看到他载白苏末出去,现在他却睁眼说瞎话,告诉她他在公司,晚上还要加班。

白若素淡淡的回答道:“哦……挂吧。”

挂上电话后,白若素紧紧的握住电话。她没有想过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又再次活生生的在她的生活中出现。果然人生处处是狗血,真正的人生有时候有狗血剧更狗血。

她很想相信顾安之,可是如果他俩真没什么的话,他又为什么要骗她呢。

白若素自问不是一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可是顾安之最近的行为真的很失常。

只是,就算是顾安之真要*,也不可能会选择白苏末,否则她根本就不可能和顾安之结成婚。那个时候他和白苏末在一起几年,如果会喜欢应该早就喜欢了,何必要上演逃婚之后现在又偷偷地在一起。

让她相信顾安之变心,她做不到。可是让她完全的相信顾安之心里没鬼,她也做不到。

正当白若素在这万分纠结的时候,邱晴从诺亚大楼走了出来。当她看到在大门外的白若素时,特别热情的奔上去打招呼。

“嗨,若若,你怎么在这儿,是来找顾少的吗?”

从她辞职之后,她和邱晴他们这些旧同事,也有一个多月没有见过。这时见到心情还不错,最主要是邱晴出现得正及时。如果现在就她一个人,她肯定会继续胡思乱想,把自己弄得越来越乱。

“不是,就无聊随便逛逛,你下班了吗?要不,我俩去逛街吧!”

邱晴见她主动邀约,忙点头应道:“恩我今天提前下班,走吧走吧,好久没和你一起逛街了。”

邱晴也特别的兴奋,她没想到白若素会主动的约她,本来她这只是要到对面去买点东西而已,这个时间点怎么可能下班啊。

不过为了和若若逛街,她一会偷偷请个假就好。

班嘛,天天都在上,可与顾太太逛街的机会可不是时时都有的。

“好,我们走吧。”若若勉强笑了笑,两个人挽着手离开了诺亚大楼。

诺亚电视台的所在位置正是S市的市中心位置,所以只需要过一条街,就有好几个大型的商场。

不过因为若若现在的肚子已经很大,走起路来有点不太方便,特别是走久了就会很累。

所以两人说是去逛街,其实也就是找了一个商场随便逛了一层,便到一家有名的奶茶店去喝下午茶。

虽然她俩没有逛多久,不过收获倒是不小。

白若素给兰姨买了一套衣服,给顾爸爸买了一件外套,给自己买了一条裙子,然后还给宝宝买了好多好多小衣服。

总之,就是没有顾先生的份。

两人坐下后,邱晴把购物袋放好,因为若若是孕妇嘛,所以她便担起了骑士的角色。在人多拥挤时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挤来的人群保护她,购物后又主动拎所有的袋子。

“若若,你想喝什么,我请客。”

“是我找你陪我出来逛街,而且购物袋什么的都是你在拎,怎么还能让你请客呢,随便点,不用为你们顾少省钱。”白若素拿出钱包里的一张无上限的黑金卡。

那模样,完全就像是电视剧里写的那些,眼睛长在头顶的那种阔太太。

邱晴被她这样子逗笑了。

两人各点了一杯饮料外,还点了一些招牌小点心。

在等待的时候,邱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若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是不是不开心啊……和顾少闹矛盾了吗?”

“怎么这么问?”她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刚刚逛街的时候,她明明笑得很开心,而且她刚才也真的没有去想顾安之和白苏末的事。

不过被她现在这么一问,她就又立刻想起了之前在诺亚门口看到的情景,那辆车从她身边经过的情景。

“以前和你一起逛街的时候,你都没有这么大手笔,看到什么喜欢就买,感觉有些像是在与谁置气。

而且那时候就算你和顾少的关系还没有公开,我们逛街时,你也会专门去男装店选一件T恤啊或者衬衣什么的。可是你今天虽然买了男装外套,不过我想那件肯定不是送给顾少的吧。

你今天买了这么多,却没有一件是给顾少买的,所以我在想,你和顾少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邱晴觉得白若素把她当成了朋友,她当然也得把她当朋友。若若和一般的那种有钱人不太一样,没那么虚伪,也不会瞧不起她们这种一般的上班族。

白若素苦笑一声,原来自己的演技这么差,居然连这个还不算了解她的邱晴都能看出来她的心情不好。

“顾安之穿的太多了,而且今天也没看到什么适合他的。”她没有直接承认,并不是说她没把邱晴看成朋友,不过朋友也分很多种。

有些可以无话不说,像是唐菱姐和钱钱。也有的朋友只是泛泛之交,可以聊八卦,逛街吃东西,但不能真的把自己的秘密告之,就像邱晴,小李这种。

“对了,你们现在工作怎么样呀?忙吗?小李她们都还好吧,下次一定要都约出来一起聚聚。”

邱晴也明白白若素的一些顾忌,毕竟她是诺亚的员工,肯定有些话也不好对她说。不过她真心把若若当朋友,有些事她看到了,现在又遇到了她,就无法继续保持沉默。

“若若,夫妻两个人之间其实也没什么隔夜仇,女人有时候就要示弱,男人最吃这一套。如果两个人有误会或者有不开心的,一定要尽快的和好,否则就会让第三者有机可乘,知道吗?”

白若素啜了一口现榨的苹果汁,黑眸一挑,“小邱,你是不是听到些什么,或者是看到了什么?关于……顾安之和……我姐?”

“你知道白总又回来上班了?”

当初,白苏末回来时,他们办公室的人都吓了一跳。她们都以为白苏末的事被爆出来之后,一定会离开S市去国外没人认识她的地方。

真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回来,太让人意外。

“当然知道,顾安之并没有瞒我,而且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好瞒的。”为什么邱晴会这么觉得,会以为她不知道白苏末回去上班的事?难道顾安之和白苏末之间真的有什么?

“小邱,你就直接告诉我,是不是公司有什么关于顾安之的传闻?”

邱晴犹豫了一下下,便开口道:“若若,我把你当成是我的朋友,也不是说要说是非,或者是挑拨离间。我们都知道顾少肯定是爱你的,不过有时候如果第三者太主动,也会让男人动摇,不是有一句俗话嘛,好男怕缠女。”

“你继续……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通通告诉我吧。”白若素直接一口喝完了整杯苹果汁,然后背靠椅背,一心一意的认真的听着邱晴的话。

“从白总回来之后,在公司内部就一直有人在传,是顾少特批她复职,说他们之间有*。我们也经常看到白总以各种理由,到顶楼的总裁室去找顾少。”

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白苏末去找顾少,不过她们倒是经常亲眼见她离开办公室,其他的都是从总裁办的秘书那里传出来的八卦消息。

白若素皱着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她的话。

如果是面对唐菱姐和钱钱,她可以完全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或者是抱怨大吐苦水都可以。

但是小邱,她知道这丫头很八卦,而且又是诺亚的同事,有些话如果说给她听了,也许她不是故意的,但说不定也会不小心说露嘴。

怎么说她现在不只是白若素,她身上还有两个身份,一个是顾太太,一个是爵爷的孙女。

白若素随便说两句埋怨自己老公的话没关系,但顾太太和顾先生如果传出不和,那就是可以上娱乐版和经济版双重头条的大新闻。

她是不是也应该做下危机公关,然后否认老公*的传闻,坚称自己是老公的最爱,夫妻两人关系依然非常好呢??

“若若,你最近是不是真的和顾少吵架了呀?”邱晴身子向前倾斜,头都快越过中间的桌子了,非常小声的问道。

当然,除了她对朋友的关心外,她也承认自己也很八卦的想知道到底顾少白总的绯闻是不是真的。

他们这种有钱人的感情世界本来就很复杂,虽然以前顾少为了若若解除了和白苏末的婚约,但这也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旧情复燃。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若若就太可怜了,现在还怀着孩子,老公就*了,而且*对象还是自己的姐姐。

“我们没有吵架,你想太多了。”最终白若素还是选择了危机公关,“我和顾安之很好,只是最近也听到一些关于他和白苏末的传闻,所以才打算过来看看。不过走到公司楼下后,我又觉得夫妻俩最重要的是信任,于是我就没有上去找他。”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她始终相信顾安之爱的人是她,绝对不可能与白苏末有什么ai昧,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她看了这么多的狗血剧,里面的误会大多都是由于不信任而产生的。以前有句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现在很多事都证明,有时候眼见的也未必为实,看一个人一件事,不光要靠眼睛,最重要的是靠心。

她的心告诉她,顾安之不是那种拈花惹草、会大玩*游戏的男人,否则她也不会爱了他这么多年。

“恩,若若,你说得对。夫妻之间最重要的相处之道就是信任,其实我们也都不相信顾少是那种会玩*的男人,他对你多好啊。特别是上次在电视上公开表白的情景,到现在想想都觉得好浪漫。”

邱晴见白若素是这个态度,当然也就顺着她说,怯怯的笑了几下。突然想起今早发生的事,拍了下脑袋,开口道:“对了,若若,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关于今早诺亚酒店的董事会的。”

“没有啊,董事会怎么了?”她一向对公司管理上的事不太感兴趣,前两天顾安之倒是有给她提一下,说是今天诺亚酒店会有一个换届选举,选出新的董事长。

因为她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其实对于她当这个董事,到现在她也觉得有些莫名奇妙。

刚和外公相认没多久,他就找人拟了份股份转让合同给她,让她签字,说是为了补偿她这么多年受的苦。因为他对妈妈的不谅解,所以这么久都没有和她相认。

她记得外公把诺亚集团旗下所有公司的股份都各分了她一成半,据说顾爸爸他们几位老爷子,每一个人都只有百分之五。

当时她还推脱了好久,总觉得这份礼太重,她对诺亚集团又没有贡献,什么都没做,怎么能接受这么大的礼。可外公说她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的唯一继承人,不给她又能给谁。

所以,她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前两天顾安之有说起这事,让她参加董事会。可他也知道她一向不喜欢这种会议,所以就提出可以替她出席,只要她签一份授权书就好。

能够不出席当然最好,于是她就签了。怎么?难道上午的董事会出了什么问题吗?

“董事会上发生了大逆转,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一届肯定穆三少担任董事长一职,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傅名扬傅公子。听说最后以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四十五的微弱优势,成功当上了诺亚酒店新一任的董事长。”

邱晴咬着吸管,戳着里面的冰块,整张脸都像是在表达对于这件事她真的觉得很惊讶。

听到这个消息的白若素同样很惊讶。

傅名扬?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小邱,那个傅名扬是谁啊?”

“若若!拜托,你好歹也是诺亚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平时也关心一点商界的讯息好吗?傅名扬是傅氏企业的三公子,也是傅老爷子最*爱的儿子,前段时间才刚从国外留学归来。”

只要一说起八卦来,邱晴那眼睛就像会放光一样。一听若若也感兴趣,说得就更来劲了。

“不过,我还有一个小道消息,听说傅公子在一次派对上惹怒了顾少,还被顾少踢断了几根肋骨,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当时听到这个版本时,她们那几个同事都是一脸的花痴样,说顾少好帅,太霸气了。当然她也是那花痴中的一员。

“哦,原来是他呀!”

听邱晴这么一说,白若素总算是想起来这个傅名扬是何许人也。

那天泼了钱钱一身的水,无理霸道嚣张的傅家公子,说来她的印象还挺深刻。当时他好像是要想打她们来着,结果被顾安之一脚踹飞。

想起自己老公当时的英雄救美,白若素的脸上柔和了许多。

所以说嘛,这才是她的老公,只要是有人敢欺负她,他下手是绝对不会手软,踢断几根肋根算什么啊!虽然有点残暴,不过,她喜欢!

“你是说那个傅名扬现在成了诺亚酒店的董事长?怎么可能!”据她所知,她手上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五大家族各占百分之五,加上她外公的百分之二十五,不管怎么想也应该是昊焱哥赢啊。

“这个怎么能开玩笑呢,听说酒店那边已经给傅名扬整理出了董事长办公室,他明天就会开始去酒店上班。”

邱晴回答这个问题时很严肃,八卦是八卦,可是这是公司的一些内部人事问题,她哪敢乱开玩笑。

“那你知道都有谁支持傅名扬吗?”白若素在猜该不会是外公的人支持了他吧,其他几个是绝对不可能的啊,特别是顾安之。他和昊焱哥的关系那么铁,完全就像是亲兄弟一样。

邱晴摆了摆手,“这种机密消息我们这种小员工怎么可能知道,只是知道这么一个结果,至于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估计也只有那些董事们才知道。”

白若素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也无所谓,这些商场上的事他们男人去拼就好。“好吧,我们不聊这些了。小邱,刚刚我看到那边好像还有一家母婴店,我们再去逛逛吧。你休息够了吗?”

“我无所谓,主要是你。你现在是孕妇,只要你不累就行。走吧!”邱晴一边拎起各种购物袋,一边回答道。

两人又这样逛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这才大包小包的拎着走出了商场。

“若若,我帮你拎到出租车上吧,这么多东西,你一孕妇可不能提这么沉的东西。”说着两人就朝出租车站走去。

不过刚刚才走几步,就见一辆熟悉的车停在了路边。

“若若,顾少来接你了。哇,真是太幸福了,果然传言什么的都是假的。”邱晴用肩撞了撞白若素,一脸羡慕的表情看着她。

从车上下来的正是顾安之本人,他穿着一身意大利手工西服,手上的那股傲气浑然天成,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王者的霸气。

迈着帅气的步子来到白若素的身边,“若若。”

“你怎么来了?”白若素其实想问的是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她记得几个小时前打电话,明明说是在家呢。

“来接你回家,买了这么多东西总要有人帮你提吧。”其实若若每刷一笔,他的手机便会有帐单提示。刚开始他还没有注意,一直到手机的短信不停的响,他才看了一眼。

看到若若在疯狂的刷单,再看上面的地址,他便猜到她之前打电话时肯定不在家里,而是去了诺亚。

她打电话的那个时间点,又正好是他载白苏末从诺亚出去的时候,这丫头肯定是看到了,然后有所误会,所以才会去买东西发泄。

后来他给兰姨打了一个电话,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顾少好。”邱晴连忙九十度的大弯腰,朝顾安之行了个大礼。

顾安之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回应这个大礼。

“若若,那既然顾少来接你了,我就先走了。给,你买的东西。”邱晴看了一眼袋子,将自己买的放到一边,将若若买的都理了出来递出去。

“谢谢你,把她买的都给我吧。”说着便接过了白若素今天一下午的疯狂战利品,拎着包走到车子旁边,将所有的袋子都放到了后座。

看到顾安之走开,邱晴拉了拉白若素的手,“好啦,我先走了,我们下次再约。”

“好啊,拜拜!”

白若素非常感谢邱晴陪了她一下午,还给她讲了一些顾安之和白苏末的事,又安慰她关心她。

“走吧!”把战利品都放好之后,顾安之走回来揽住白若素的腰,拉开副驾驶的门,小心的扶着她上去。

白若素任由他牵手,揽腰,扶上车。然后看着他从车头转到对面,上了车,涮的将车驶进车道。

一路上她的视线一直睁着窗外,没有开口说话,当然这非常不符合她的风光。在顾安之面前,她是属于比较呱噪型。

她知道顾安之一定会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这就对了,她就是故意做给他看,然后想他对她解释,想他来哄她。

“若若……”顾安之一直很认真的开着车,偶尔会用余光瞥身旁的她一眼。直到遇到红灯,必须停下时,他才开口唤道。

“恩。”白若素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回了他一个鼻音,又转身看向窗外。

“我希望我们之间没有误会,你想知道什么就直接问我,没有必要自己生闷气,这是一种最愚蠢的生气方法。”

顾安之一直希望如果是吵架,那就真的要吵出来。如果他惹她生气了,他也希望她直接骂他,冲他发脾气都好,就是别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生气,那对身体非常的不好。

白若素回头瞪视他,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和她讨论哪种生气方式愚蠢吗?

顾先生,你的脑构造是不是和常人不太一样啊!

“你都已经知道我在误会什么,那为什么还要我问,你直接说不就行了吗?”

顾安之侧着头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伸出在她头上揉了揉。“刚才你是不是在公司的楼下,看到我开车载白苏末出去?”

“哼!”白若素再次以鼻音回复,还附加一个傲骄的仰头动作。

顾安之的眼色一暗,说:“刚才我只是和她一起去取妈的遗物,妈之前还有一些东西放在白苏末那里,没有别的意思。我和白苏末之间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清的关系。”

“如果没什么的话,那你为什么要撒谎骗我。我就那么小家子气吗?连对我说句实话都不行?”

在以前他和白苏末因为一张拥抱的照片,上头条的时候,她就说过,她相信顾安之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可是相信是一回事,他们真的是拥抱了这是事实。

就像这一次,她依然相信顾安之和白苏末之间是清白的,但他骗了她也是事实。

“好啦,不生气了,下不为例!我也是不想你胡思乱想而已,所以才没有说实话,以后不会这样了,好吗?”顾安之牵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老婆,好啦,别生气了,这样对胎教不好。”——

鑫鑫麻:小黑,你在吗?出来一下行吗?

小黑:说

鑫鑫麻:最近你的粉丝好多都很想念你,希望你能出来露个脸

小黑:……

鑫鑫麻:你一天到晚都在忙些啥啊,你家若若出大事了你到底是管还是不管

小黑:我倒是想管……你不是让我没时间管吗?

鑫鑫麻望天,是她的错吗?好像是的

夏景柒:小黑,我好想你

穆羽贝:你想的人不是应该是我吗?

iheejun:楼上的两人是在拉仇恨的吗?小黑,别理他们,我才是真的想你,每天想你一万遍……我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

小黑:不认识

iheejun:你!!!!!好吧,你有一部分记忆没了,我原谅你

白若素:楼上的各位,你们有没有觉得顾安之最近怪怪的?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夏景柒双手一摊:不知道

iheejun摇头:我也不知道

鑫鑫麻很无辜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白若素:那你说

鑫鑫麻:我是个很专业的作者,怎么能透剧呢,不说

白若素:好,不说是吧!小黑,帮我揍她

鑫鑫麻:…………怎么可以这样啊,一个个的都威胁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