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18顾安之开始变得越来越冷漠(6000+)

“老二,你吃错药了吗?”裴寒轩的情绪不像其他人,即使再疑惑或者生气,都不会那么明显的摆在脸上。可他不同,在他觉得白祺睿背叛了兄弟时,就会直言不讳,直接指出来。

“老四……”顾安之那双永远让人看不透的眸子,转向裴寒轩,让他立马就噤声。

穆昊焱也看了一眼顾安之,于是继续道:“现在傅名扬和我是35%比30%,傅名扬支持率暂时领先,下一位继续……”

接着毫无意外的陆焕和裴寒轩都支持穆昊焱,百分比变成了35%比45%,穆昊焱领先。最后只会代表白若素出席的顾安之,他手上的股份是一成半也就是15%,他投谁,谁就是诺亚酒店最后的董事长。

裴寒轩挑衅的看着傅名扬,虽然他不明白老二今天发什么神经,居然会投傅名扬一票,可那5%依然改变不了任何事。

白祺睿也将视线移向顾安之,诺亚酒店的股份,老爷子在他成年的那天便转给了他,可他从来没有出席过一次的董事会。现在出席也并不代表他对商界有兴趣,他出席只为把这张票投给傅名扬而已。

“老大,我相信你会做出不让自己后悔的决定。”白祺睿声音非常平静的提醒道。

只是他的这一番话,让大家对之前似乎已经看到的定局,又有了一丝的怀疑。

他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连顾安之也会突然支持傅名扬?

顾安之立刻成为了众人的视线焦点,他整个投票过程除了看裴寒轩的那一眼外,一直都紧闭着双眼。似乎早就知道这场董事会的结果会是什么。

终于,在大家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声音很坚定的吐出了三个字。“傅名扬!”

“安之,你说什么?”顾翔烯立刻从自己的座位起身,走到顾安之的身边,表情非常严肃,“为什么这么做?”

不光是顾翔烯,可能在座的除了白祺睿外,没有人不惊讶。

在年轻的这一辈中,顾安之平日里就与穆昊焱的关系最好,况且昊焱也不是没有能力的人,最主要的是傅名扬的目的这么明显,摆明是想要将诺亚酒店变成是傅氏企业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还能支持傅名扬。

“傅公子是大股东,又是金融管理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我觉得让他当董事长也没什么不好,说不定会让酒店的业绩有新的突破。”顾安之也站了起来,很理智的分析给各位不理解他的老爷子们听。

“老大,你……”

裴寒轩的话未出口便被穆昊焱拉住,“我相信老大的选择,也支持他的决定。其实我现在资历尚浅,还需要更多的工作经验,本来就不适合当选董事长一职,最主要的是我正计划和唐菱一起去环球蜜月旅行。”

穆昊焱顿了一下,看向顾安之,眼中是绝对的信任,“其实老大之前有和我商量,我也给他说了我的这个想法,所以老大这么做也是为了成全我。”

“真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你们最好想想,一会怎么会爵爷交待吧。”说完陆焕有些生气的离开了会议室。

“安之,你这么做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原因?”顾翔烯不死心的再问了一句,以他对这个儿子的了解,他绝对不会是一个背叛者。

不管是对诺亚,还是对兄弟,他都不会当背叛者。除非是有什么事让他不得以而为之。“是不是有人威胁你?”

顾翔烯说这话时,还瞪了傅名扬一眼。

“爸,你觉得我像是一个随便就被人威胁的人吗?”顾安之的眼神中带着一抹淡定,好像刚刚的决定真的是他深思熟虑后,完全没私心一般。

顾翔烯被他这么一说,也无话可说。

顾安之的确不是一个会任由人威胁的人,虽然他对于这件事还是有很多疑问,但他也知道如果他这个儿子不愿意说的话,那就算现在拿枪指着他的头,他也不会说半个字。

傅名扬其实也没想到顾安之会转而支持他,虽然之前他爸非常肯定的告诉他,这次诺亚酒店董事长一职,他坐定了。

可来到这里之后,他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他家老爸的话,毕竟这股份的分布很明确,传闻五大家族非常的齐心,这也是诺亚集团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他实在是想不出顾安之会帮他的理由。

一切都尘埃落定后,他走到顾安之的身边,伸出手,“谢谢你的支持!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这一次顾安之照样没有理他,直接转身走人。

白祺睿等人也都跟着顾安之离开了会议室,最后只剩傅名扬一个人留在原地,耸了耸肩也离开了会议室。

几人一起来到了穆昊焱的办公室。

顾安之吩咐秘书将之前陆焕的房间重新整理出来,做为傅名扬的办公室。

“老大,到底是什么原因,你和老二两个怎么回事,怎么都去支持那个傅名扬。你忘了当初他怎么欺负嫂子的吗?”裴寒轩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是没有恩怨也不会帮外人的老大,更何况这人还曾经欺负了嫂子。

要知道欺负了他嫂子的人,没被老大整残那算是他运气好,这次非但没整残,还帮他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

“你觉得我是这么公私不分的人吗?”顾安之的利眉一皱,冷冷的眼神朝裴寒轩扫去。

“老四,走吧,陪我去吃饭。早上赶着过来,我还没吃,好饿。”白祺睿直接将裴寒轩夹在胳膊下,拽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穆昊焱和顾安之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顾安之先开口。

“老三,你没有什么要问我吗?”

这件事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需要向南宫爵交待,只有老三,他有这个资格让他给一个解释。

“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老大,你不需要刻意向我解释。”他是所有人中最理解老大的人,如果没猜错,这件事一定又是与嫂子有关。只有嫂子才能让他做出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事。

之前有一次他和老大喝酒,老大喝醉了时曾说过,他对若若的chong爱完全可以无下限,她就是他的命门,掌握着他所有的情绪,以及他的生死。

老大原本就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的人,他做的所有这一切,只不过是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强到可以为嫂子撑起最大的保护伞。

不管是进入诺亚,还有创建弑盟,甚至在国外悄悄成立自己的公司,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通通只是为了一个白若素。

“老三,今天支持傅名扬只不过是第一步,我打算一步步的完全摧毁南宫爵的整个王国。”

顾安之看着窗外距离不远的诺亚另一幢大楼,缓缓的开口道。

穆昊焱一愣,他们之前在国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一直都是聘用的专人在管理,他们并没有真正露过面。

当时成立公司的原因就是为了要与爵爷对抗,可后来得知若若是爵爷的孙女,老大又接手了诺亚成为执行总裁,他以为那个公司已经没有意义。也以为老大放弃了对抗爵爷的想法。

没想到突然又说要摧毁整个诺亚王国,这让他也有点摸不清老大的想法。

“爵爷是嫂子的亲外公,这么做嫂子会不会觉得很为难。”夹在自己老公和外公的中间,应该会觉得很苦恼吧。

这件事虽然现在还是处于低调的秘密阶段,不过如果真的要与爵爷正面对抗,到时候肯定会成为整个商界的一个大话题,嫂子也不可能会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老大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开战。

嫂子正身怀六甲,是最不能受刺激的时候。

“他不是若若的亲外公,他和若若没有任何关系。哦,不对,如果真要说是什么关系的话,那应该是仇人,而不是亲人。”

顾安之淡淡的说出这个事实,眼神中没有温度。

“啊!”这显然超出了穆昊焱的想象范围。

爵爷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是百分百的确定,又怎会乱认孙女。“那……那嫂子也就不是顾伯伯的女儿吗?”

穆昊焱以为白若素并不是南宫爵要找的南宫宛的女儿,是当初在孤儿院时就找错了人。

“若若是爸的亲生女儿,我已经给他俩做过亲子鉴定。”顾安之知道穆昊焱的想法,于是继续解释道,“若若应该是爸和南宫宛的女儿,不过与南宫爵并没有关系,南宫宛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只是养女而已。”

听老大这么一说,穆昊焱就更晕了,这中间的故事太复杂。

如果南宫宛不是爵爷的亲生女儿,也就是说他与若若更是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那当初他又是如何确定若若就是南宫宛的女儿?这一点他想不明白。

“那爵爷是怎么知道若若是南宫宛的女儿?”这完全没有证据可寻的事,爵爷如何能笃定。

顾安之想了一下,觉得这件事告诉他也没关系,老三的嘴比谁都紧,不用担心他会把秘密说出去。

“爵爷以为若若是他的亲生女儿,当时做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我不知道是谁从中做了手脚,那份亲子鉴定的结果是错的。”

“亲生女儿?”这……穆昊焱惊讶。

如果会以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很明显他与南宫宛肯定发生过关系。可是据他所知,南宫宛当时是与顾伯伯是一对,根本就不可能与南宫爵发生关系。

难道!?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南宫爵就是个禽……&兽。我怀疑若若妈妈就是因为这件事,才会离开,他让若若从小就没有爸妈,让爸爸失去了最爱的女人。我只不过拿过他一手创下的诺亚集团,并不算什么,这是他欠爸和若若的。”

顾安之说到这里时,声音中带着很明显的恨意,还有一抹难以察觉的悲伤。

他要把南宫爵欠他们父女的通通还给他们。

南宫爵不愿意的话,那他就替他还!谁让他是他的……

“为了若若,别说是把诺亚酒店送给别人,就算是把整个诺亚集团送出去,那也该!”

“虽然我暂时不明白这件事与傅名扬他们有什么关系,不过我相信你做的决定,老大,你就放手去做,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开口。”他真的没想到爵爷是这种人。

怪不得老大今天这么反常,原来他这就是明摆着要和爵爷对着干啊。

“你现在就专心的准备过两天的婚礼,等婚礼结束之后,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到时候我怕你会连蜜月旅行的时间都没有。”顾安之拍了拍穆昊焱的肩膀,不管是什么时候,穆昊焱都是他最信任的兄弟。

知道了老大这么做的理由,穆昊焱的心里也算是落下了大石。

当然,刚开始老大做的决定,他也只是有些惊讶,却并没有怪他。缓了几秒后,就变成了是担心。担心是不是嫂子又出了什么事,被对方威胁了?

现在知道了真正的原因,反而轻松了。

“没问题,唐菱会理解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在哪里都是蜜月。”

听到他这么说,顾安之脸上紧绷的表情终于变得柔和了些。真的爱过的人就会明白这句话的真谛,的确是,只要两个相爱的人能在一起,不管在哪里都是蜜月,不管哪一天,都可以是*节。

重点不是地点和时间,而是身边的那个人。

“老三,谢谢你的理解,不管怎样,我应该事先和你商量一下。”突然在会议上改投外人,这种行为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不对,顾安之并不介意对自己重视的人道歉。

其实在会议之前他还一直在犹豫,直到老二的临时出席以及他的投票。

如果连他都能为了若若不顾大家的质疑他,那身为老公的他,又怎能不为若若考虑。

“老大,我真的没有在意,当不当这个董事长我完全无所谓。对了,老二也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所以才支持傅名扬?”一直以来他们在海外成立公司这件事,只有他和老大知道。

弑盟的事也只有老二没有参与过,因为他的志向一直不在此,所以他们也没有勉强他。

顾安之点了点头。

这件事他并没有告诉过白祺睿,不过他猜测老二估计是从白苏末那儿得到的消息,所以才会临时决定出席董事会。

“我得回公司了,这两天比较忙,估计要等到你的婚礼当天才能见面。”顾安之说着拍了拍穆昊焱的肩膀,然后走出他的办公室——

晚上十一点多,坐在沙发上抱着卡通抱枕的白若素,头因为打瞌睡在抱枕上一点一点。

兰姨的女儿从美国回来,所以今晚兰姨并没有在家,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客厅等晚归的顾安之。

本来是在看电视,可是最近的精神不是很好,总想睡觉。这不,看着看着电视剧就又开始头点抱枕了。

忽然门口传来了重力关门的声音,白若素一下子蹭的站了起来,快步走到玄关处。正好看到顾安之疲惫的身影,从她晕倒后,这几天他每晚都回来得很晚。

“安之,你回来了。”

“你怎么还没睡?”顾安之的语气不像平时那般温柔,倒像是有些责备。

白若素知道他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很辛苦,于是撒娇的挽住他的手道:“你没有回家,我睡不着。”

顾安之弯下身子拿拖鞋,不着痕迹的躲开她的手。

“你先睡吧,我还有工作没做完。”说着便走向书房。

白若素看着他的背影,嘟着嘴有些失落。她特意等他回家,可是他怎么感觉一点都不在乎。虽然也没有臭脸或者发脾气,可她总觉得顾安之这两天有点不对劲。

也许是工作真的太忙了,不管是谁在特别累的情况下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她觉得自己以前是被顾安之chong坏了,所以才会稍微语气重一点点就觉得接受不了。

算了,他要忙她就不去打扰他。于是自己一个人有些孤凉的回到了卧室,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白若素已经把chuang的每一个角落都移了个遍,可是依然睡不着。

好吧,她承认自己矫情了。从结婚到现在,几乎每晚都是顾安之搂着她入睡,偶尔失眠时,他还会像哄小孩一样的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

现在被窝里没有他的温暖,感觉特别的冷,越睡越冷。整个脚都是冰凉冰凉的,像是睡在了冰窖一样。

白若素起身披上睡袍,打开门走向书房。

推开书房的门,看到顾安之正趴在书桌上,似乎是睡着了。

白若素走近了些,看着他明显疲惫的脸,非常心疼。这是要有多累啊,才会让他居然直接在书桌上就睡着了。

认识顾安之这么久,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

最近公司有什么大项目吗?可是公司那么多人,用得着他这么拼吗?她怎么没有发现,自己老公居然是个工作狂。

白若素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轮廓,将他皱起的眉毛缓缓的抚平。

她不喜欢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看到老公累成这样,她有种想要给外公打电话,让他再安排几个特助去分担安之工作的冲动。

俯下身子,温暖的唇小心翼翼的印在他微凉的薄唇上。

“你干什么!”顾安之感觉到自己唇被碰触,猛的一下抬起头,将白若素推开。

白若素后退了好几步,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心疼的想要亲他一下,却引起了他这么大的反感,顿时觉得很委屈。

顾安之看到她低着头抽泣的动作,也发觉自己有些反应过激,急忙站起身走到若若的身边,道歉说:“对不起!”

可除了一句对不起之外,他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哄她,安慰她。

“顾安之,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他最近的脾气似乎都很大,而且还一直很不安,就算晚上睡觉也不再搂着她,而是背朝着她。

有时候他睡着了,而她半夜醒来都能感觉到他的防备,整个人卷曲着睡觉。

当然,她相信他要防备的并不是她,可能是最近工作压力实在太大。白天她也打过电话去问昊焱哥,他说公司是出了一些事,让她别多心,要多体谅顾安之。

她觉得自己也算够体谅了,如果换成是以前的自己,顾安之要这样无视她,她早就发火了——

今天的两章合为一章一起更了,早上七点就不用再刷了,今天只有这一章哦!上半部应该就快要结束了,最近所有事似乎是越来越让人觉得疑惑,不过这也是越来越接近真相大白的时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