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15顾安之的亲生妈妈

“安之,现在你还不能知道,不过如果你决定加入我们的话,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我们这边的人都有谁。”白苏末喝了一口茶叶便将茶杯放下,她还是觉得周秘书泡的咖啡更好喝一些。

“不好意思,我暂时没这个兴趣。”顾安之和白苏末的口味完全不同,他很欣赏周秘书泡的茶,非常醇香。“还有,你回去告诉傅氏父子,想要吞并诺亚酒店,别做白日梦。”

“是不是做梦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安之,别忘了我手上握着什么样的把柄。”白苏末淡淡的声音飘荡,在这有些冷寂的空气中。

顾安之有些疲惫的目光落在了白苏末的身上,最近这些日子他几乎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安稳觉。他想,今晚应该可以好好拥着若若睡个好觉了。

“你觉得你还能继续骗我吗?我老实告诉你,我已经知道若若的亲生爸爸是谁,和爵爷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凉薄的唇瓣勾起了一抹冷嗤的嘲讽。

白苏末浅浅一笑,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与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他原本以为被揭穿谎言的白苏末,会惊讶万分,或者是又找另外的谎言来掩饰。

他完全没有想到白苏末在知道她的谎言被拆穿,居然会是这样微笑的表情,这让他的心中更有一种不安感。

“白苏末,我的话有这么好笑吗?”顾安之的声音不紧不慢,湿润中带着一丝慵懒,并不是发怒的声音,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我知道你一定很快便会知道若若并不是爵爷的亲生女儿,我早就猜到,又怎么会惊讶。我反而觉得你这次的速度慢了些,不是吗?”白苏末对于顾安之知道此事,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顾安之没有接话,一双冽眸直视着她。

“你觉得我的底牌只是这个吗?那你也把我想得太天真了吧!”像这种只要一验DNA就会真相大白的事,她又怎会把这当成是她的底牌,除非这是真的。

白苏末在拿到那份历史久远的亲子鉴定报告时,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恍神,可是在蓝羽那里她知道了真相。

“白若素虽然不是爵爷的亲生女儿,但爵爷强*&暴了若若的妈妈这一点却是事实,而且爵爷也一直认为若若就是他的亲生女儿。你觉得如果他知道白若素是南宫宛和顾爸爸的孽*&种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南宫爵,就像古代残暴的君王。一旦知道若若不是他的骨肉,而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所生的,到时候顾爸爸和若若都会有危险。

也许这正是顾爸爸一直没有与若若父女相认的原因。

即使他并不知道爵爷与宛儿的真正的关系,他只是记得当初爵爷很不喜欢南宫宛与异性太过亲近。

“你认为我会怕爵爷吗?”顾安之嘴角一扬,眼中满是嘲笑。“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

他早就知道爵爷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主,以前他就察觉到了爵爷对爸爸的敌视,所以他创建了弑盟,就为了与之相抗。

以他现在的势力,如果是与爵爷对上。虽然不能说有把握百分百的能赢,但至少不会再坐以待毙。

爵爷如果真正要对付顾爸和若若的话,他会让他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两败俱伤,顾安之会不惜以自己的命也会保护若若和顾爸的周全。

“顾安之,我想看完这封信,你应该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爵爷……你不能杀他!不管出于任何的理由,你都不能杀他!”

白苏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当时蓝羽交给她的那封信。

顾安之接过信之后,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他不明白白苏末又想要搞什么鬼。

这封信的信纸已经有些泛黄,看上去比之前的那份亲子鉴定历史还要久远。上面的字体很娟秀,看起来是个女人写的字。

看了一下抬头的称呼,小羽?!是写给蓝羽的?

顾安之又直接看了一眼最后的落款,你最好的姐妹菊。

心里大概有了一个底,这封信是一个叫菊的女人,写给他已逝的妈妈蓝羽的一封信。

从白苏末把这封信交给他时候,他就有预感,信中内容会与他有关,而且这秘密的惊人程度不会亚于之前的那封亲子鉴定。

看完信后,顾安之的身体僵直,脸上向来冷静的神情开始变得扭曲,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非常需要冷静,可又无法冷静,恨不得拿一桶冰水直接从头淋下来。

这封信结尾处的那个自称是蓝羽好姐妹的菊,似乎就是他的亲生妈妈,她写这封信的目的就是为蓝羽能替她照顾他,并且不能告诉任何人,他是她的儿子。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并不足以让顾安之出现这样的表情,信里还提到了一个男人,疑是他亲生父亲的男人。

非常熟悉的一个名字。

“这就是你说的最后的底牌?你觉得我现在是几岁小孩吗,爸爸对于我来说只有一个,其他人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他要感谢他的亲妈把他交给了蓝羽抚养,否则他又怎会有顾翔烯这么好的一个爸爸,又怎会认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他已是成人,也快是别人的爸爸,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对他来说,真的完全无所谓。

“安之,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对自己向来够狠,我又怎会以为用这样的一封信就能威胁到你,你的命门是白若素,那我的底牌当然也是与她有关的事。”

白苏末嘴边挂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还是那么优雅、高贵。可嘴里说出的话,却一句比一句狠辣。

三分钟之后,顾安之猛的拉开了门,急速的冲了出去。

留下白苏末在办公室内,露出阴谋得逞后的笑容——

顾安之一坐上自己的爱车,立马飞驰而去,消失在众多的车辆当中。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飙过车,从若若怀孕之后,他开车都很稳,为数不多的几次飚车都是因为他的老婆大人。

刚刚他正与白苏末谈着,突然接到白祺睿的电话,说若若突然晕倒了。

顾安之很快赶到白老二说的那家医院,赶到急诊室便看到白祺睿站在外面。

“老二,若若怎么样了?”

“我刚刚给她做了急救,不过还没有醒。医生现在在检查,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白祺睿原本就白希的皮肤,此刻看起来更苍白。他没想到刚刚回国,只不过和若若喝了一杯饮料,就发生这样的事。

正在这时,急诊室的帘子拉开,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情况怎么样?她没事吧!”白祺睿上前走了几步,抓住急诊大夫的手臂问道。

虽然不是在一院,但在S市的整个医疗系统,应该还没有人不认识白祺睿。

“白医生,你妹妹已经醒了,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没什么大问题,可能是孕期的低血糖,并无大碍。”

在白祺睿与医生说话的时候,顾安之已经冲进了急诊室。

“若若,你没事吧,吓死我了。”顾安之一把抱住让他差点心脏停止的女人。“看来以后我也得请陪产假,你要再来一次,我看我都得晕倒了。”

如果不是最近诺亚发生的事也多,他真想给自己放个大假,天天在家守着她,直到顺利生产为止。

“我没事,这不是醒了嘛,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就是刚刚突然觉得头有点晕,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又进医院了。”

白若素也很无语,她发现自己怀孕之后这身体好像真是越来越差。以前的她可是连感冒都基本没得过,是个完全坚强的女汉子,现在怎么变成林妹妹了。

这时白祺睿也走了进来,“若若,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头还晕吗?”

“还有一点点,不过不严重,可能前两天没怎么睡好吧。再加上早上没吃多少,估计是饿晕的。”白若素一副无所谓的感情,这两天因为蓝羽的葬礼,还有白苏末回公司复职的事,她的确有一点点抢眼。而且晚上睡着了也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总之睡眠质量相当不好。

顾安之这时候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白苏末,原本打算直接挂掉,却又突然想起来在他离开办公室时,她说的一句话——

今天的又更完了,是不是有种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感觉,或者是觉得更悬疑了呢?哈哈,鑫妈继续催留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