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11墨,帮我调查一个人

顾安之不习惯看到若若这么平静的样子,总觉得这是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于是解释道:“现在没有说,只是不想把还没有经过证实的事告诉你。你也知道白苏末这个人,满嘴谎话,她说出来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的。”

“我明白,你不需要向我解释。你就放心去做吧,我相信你,等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到时候再给我说。”

白若素是真的不介意,她也想了一整天,一直在想到底她爸爸是什么样的,可以让白苏末用来威胁顾安之。

想到最后也只有两个理由,一个便是非常狗血的剧情,她与顾安之是什么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之类的。可是如果是这样,她的宝宝也已经怀了,并且每次产检都说很正常。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大不了,以后他俩就不生了,然后离开S市,去一个大家都不认识他们的地方一起生活。

乱*&伦就乱呗,反正她也介意,只要顾安之在她身边就好。

还有一种可能性,便是她的爸爸是什么杀人犯,*犯之类,超级大坏蛋类型。顾安之怕她会受刺激,所以才会答应白苏末的要求,让她保密。

虽然她承认自己是很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爸爸是谁,也希望自己的爸爸是个值得她尊敬的人,是个帅气的好人。

可如果亲生爸爸的存在,会影响她的好心情,会破坏她整个家庭的幸福,那她宁愿自己不知道。

“若若……”顾安之觉得他的老婆大人,似乎*之间长大了,懂事了。他也不知道该觉得欣慰呢还是觉得担心。

“好啦,我真的没事,等你都调查清楚了再告诉我吧。你放心,只要有你在身边,有宝宝在身边,没有什么事能够打倒我。你别总是把我想得太娇弱,我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可是大姐头好吧。”

白若素踮起脚尖,搂住顾安之的脖子,“现在对我来说,你和宝宝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人或事是伤不到我的。”

说完,深情的吻上顾安之的薄唇。

只要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只要不是你不爱我了,就没什么能打倒我。

白若素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顾安之搂住若若的腰迹,加深了这个吻。

一直深吻到顾先生的气息不稳,将顾太太扑倒在chuang上,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因为怀孕而更加丰满的柔软。

“啊~~~嗯~~~~”

顾太太舒服的*声,将顾先生拉回了现实。急忙收回作恶的手,现在若若怀孕七个多月,夫妻俩的这等事是要禁止的。

其实也有医生说,只要小心一点,不要太剧烈的话,是可以偶尔放纵一次。

但顾先生太怜惜顾太太,她从怀孕起,受过两次枪伤,上个月又流掉了一个孩子。如果不是以前的底子好,估计早就没命了。现在的身体大不如前,他必须要小心再小心。

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情yu,而让她的身体再受伤。

顾先生收回手之后,帮顾太太把掠起的上衣整理了一下,然后在她唇上亲亲的再吻了几下,便将她从chuang上拉了起来。

“若若,去换衣服吧,爸应该还在等我们。”

说着,顾安之也整理了一下刚刚滚chuang单而弄皱的衣服。

“好,等我一会,很快就好。”白若素笑了笑。

让白苏末见鬼去吧,只要他们夫妻的感情一直这么好,坚定的守住对方,不管她用什么样的诡计,都不可能会伤害到他们。

顾安之看着若若进了衣帽间之后,自己则去了书房。看着书架上的那个骨灰罐,“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白苏末为她做过的事负责。”

虽然他与蓝羽并不亲,后来也知道她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妈妈。

可是当年如果不是她将他带回来收养,也没有现在的他,这份养育之恩他必须要还。

况且,这也是他欠妙妙的。

不管妙妙生前对若若做了多错的事,到她死的那一刻,他知道她很后悔。

如果不是因为妈妈的故意误导,一直给她灌输着是若若抢了她的一切这种思想,他的妹妹也会是个可爱善良,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

可就算是这样,就算知道妈妈利用了她,她到最后也还是帮了她。

那一刀并不是要杀死妈妈,而是在帮她。到头来,妙妙对那个只会利用她的妈妈,还是爱着的。妙妙的心意他懂。

现在妈妈被白苏末害死,他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只是,这一次白苏末再次回归,他明显感觉到了她的一些不一样。

从最开始,她在众人的心里就是一个温柔、善解人意,不管是外表还是工作能力都是个完美的女人。

她为他付出了很多,甚至包括一个女人最珍贵的桢洁。

后来被发现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阴谋。在那个时间虽然知道了她并不是好人,可她的坏还很低调,不想让人发现。

这一次回来却变得完全不一样,坏得很明显,很高调,也更加的张狂。

就像是告诉所有人,我是坏人又怎样,你们能奈我何。

像白苏末说过的一样,她是杀了人,可是他没有证据,现在连蓝羽的尸体都已经火化,更是死无对证。

不过,他不会就这么放过她,敢拿若若来威胁他,就应该做好被彻底毁掉的准备。

“顾安之,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走吧。”白若素的声音从后来传来。

“好,走吧。”顾安之抱着骨灰罐转身离开书房。

两人一起走出去时,兰姨正在玄关处站着。

“兰姨,我们出去了,晚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或许如果晚了我们就在老宅过*,明天再回。你就不用等我们了,早点休息。”顾安之一边穿鞋一边说道。

看到兰姨还是很担心的望着她,白若素扑上去抱了她一下,“兰姨,别担心我了,我没事。不是说孕妇都会多愁善感,胡思乱想吗?你就当我是多愁善感了一回,反正安之在我身边呢,我不会有事。”

顾安之蹲下帮老婆大人穿好鞋子后,两人十指紧扣再给兰姨做了拜拜,就出了家门。

墨兰皱着眉看着关上的大门,面无表情的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可是越想越觉得担心,若若从辞职留在家里后,基本上天天都很开心,完全没有任何烦恼,哪有什么孕妇的多愁善感。

这丫头像今天这个样子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昨天安之又莫名奇妙的突然提起了若若的亲生爸爸。

这让她非常不安。

她摸出手机,拨了一个不常拨的号码出去。

“墨,帮我调查一个人……对,我要知道她到底知道多少,好,我等你消息。”

挂上电话后,回想起今天早上接到的电话。

白苏末又回到了诺亚集团。

这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

之前做了多少伤害若若的事,只是她现在不方便主动出面而已,只要她再敢伤害她的女儿,管她与白家树,南宫爵有什么关系,她绝对不会放过。

只是在那个追杀她的人还没有露面之前,她不宜露面,否则若若才真的会有危险。

看来这一次如果调查到了什么,也只能用以前的方法,用信或传真的方式通知安之。

没错,顾安之与白苏末举行婚礼的当天,那封信正是出自兰姨的手。而后来若若被绑架后,那艘货轮的具体座标也是她找人查到的。

当年她是逼于无奈才会把女儿放在孤儿院门口,后来稍微安全一点之后,她就回去找她。从那个时候起,她就用各种身份待在她身边保护她。

她早就不是二十年前那个娇弱的女人,为了保护女儿,她可以变成这世上最厉害的战士。

所以,不要惹她,她一旦发起疯来,连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爸,我们回来了。”白若素开心的飞扑到顾翔烯的身上,一点都看不出之前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顾翔烯将她拉开,揽着肩将其带到沙发边坐下,“你啊,别总是跑这么快,你看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居然还能跑这么快,你也真够奇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