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07白苏末背后的势力(今日四更完毕)

“我除掉干妈只是想要帮你们,当然也是想要帮我自己。她之前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还逼我去召开记者招待会,我知道如果她不死的话,我们所有人都得不到安宁。

经过了这么多事,对感情我已经完全没有奢望,我只想好好的工作。

你也知道诺亚集团是我最好的选择,这里我已经工作了这么多年,有了感情,也更熟悉这里的一切。而我是诺亚走出去的人,又有上次的微博爆料事件,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公司肯请我,或者敢请我。

以前我还曾经奢望过,可以重新回到你身边,可现在我明白,那根本不可能。我也不会再笨得做这些无用的事,上次的微博事件,我对不起若若。不过,你也算为她报仇了,我们各不相欠,以后就这样和平相处不可以吗?”

白苏末说得非常有理,如果不了解她的本性,如果她面对的不是顾安之,也许就真的信她,做这么多事只是想要一份工作。

“好,我会通知人事部,你明天就可以回来上班。不过我也警告你,如果你不遵守约定,把亲子鉴定的事和宝宝的事让若若知道了,不管是不是从你口中传到她耳朵,我都不会放过你。”

顾安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埋头签了一份文件,他并没有要求白苏末将亲子鉴定报告毁了,或者交给他。

因为他知道这绝对不会是独本,就算毁了这一份,还有更多的备份。

“没什么事,你可以出去了。”看到白苏末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顾安之只好下逐客令。

“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明天见!”说完,白苏末便得意的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等白苏末离开之后,顾安之这才放下文件,走进休息室。大着水笼头,任其这样哗哗的放着,捧了水一把一把的往脸上浇。

他了解白苏末,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就这么了结,这一个把柄握在她的手里,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只要她的条件稍微有一条他不满足就会爆炸。

这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冰凉的水让他清醒了不少,这件事不能急,必须要从长计议。

白苏末怎么会知道若若没了一个孩子?这件事当初只有他们几兄弟还有初一知道,连顾爸爸都没有告诉,她又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他越来越觉得白苏末的身后,有一股神秘的势力在帮助她,而那股势力照现在这个局势来看,并不是南宫爵。

如果若若真是南宫爵的女儿,而他曾经又那么爱过若若妈妈的话,他不会把这个把柄交给白苏末握着。

白苏末!

他必须得想个办法除掉她,否则若若随时都会有危险。

这件事也不能告诉爸,以他了解这几位老爷子都不知道南宫宛并不是爵爷的亲生女儿,更不可能知道她当初离开的原因是因为被爵爷强*&暴。

如果爸爸知道了,一定会去质问爵爷,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命也要为心爱的人报仇。

他能够想象爸爸知道后的自责与气愤,换位思考,如果有这些遭遇的人是若若。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势力,他绝对会不要命的杀了那家伙。

顾安之思来想去,最后给裴寒轩打了电话。

“老四,下了班之后去一趟盟里,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一直以来有事他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穆老三,他是他的最佳拍档,可是现在老三正在筹备婚礼,他不希望用这些繁琐的事去打扰他。

唐菱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才能和老三走到一起,好不容易才能有今天的幸福,他不想在他们最开心的时候去添堵。

顾安之下班到弑盟时,裴寒轩已经早早的在那等着。

他不像老三和他现在是完全的上班族,老四还有一学期才正式毕业进诺亚工作,现在上班完全是混的程度。

对老四来说,上班还没有他泡妞来得重要。不过等那个商场完工后,他也就没有那么多时间泡妞。

“老大,发生了什么事?”裴寒轩不敢像平时一样嘻哈开玩笑,每次老大这样严肃的回弑盟都没什么好事,他只能祈祷这次的事与嫂子无关。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大和嫂子的命相相克,怎么从两人一结婚就连续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且一次比一次惊险。

“老四我现在给你说的话,谁都不能说,包括我爸你爸还有其他几位老爷子,这件事必须完全保密。而且调查也只能你自己亲自去做,不能交给手下的人。”

顾安之脱掉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脸色非常不好的先提醒道。

“好,我知道了。老大,你说吧,什么事?”裴寒轩平时虽然嘻嘻哈哈,但他一旦做起正事来,也不比其他几人差,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

当然,如果他没有能力,就不可能负责弑盟的整个情报组。

“你去调查一下若若和爵爷的关系,以及二十年前若若妈妈,就是南宫宛失踪的事。”

裴寒轩坐在顾安之的对面,手上一直在随意的转着笔。

“嫂子和爵爷?爵爷不是嫂子的外公吗?”一听到嫂子的名字,裴寒轩就觉得不好,现在似乎还和爵爷有关系,更是有一种超级不妙的预感。

顾安之提起这件事,情绪依然没办法平稳,这种事即使是对自己最亲的兄弟,他似乎也有些说不出口。可这件事又不得不告诉老四,否则他根本无法入手。

而在追踪情报这一块,并不是他的强项,他也不能亲自出面,这样会让白苏末起疑心。

“白苏末今天给我看了一份亲子鉴定的报告,上面显示若若和爵爷并不是爷孙的关系,而是亲生父女。”

听到这里,裴寒轩手上把玩着的笔一下子滑落到桌上。亲生父女?!哦,天!

“那份条件看起来不像伪造,不过以防万一,我会给若若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你还要调查一下白苏末,还有她背后的势力,我怀疑她背后有一个势力比弑盟更厉害的组织在支持她。还有,她与爵爷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好,我明白,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调查,尽快给你一个答案。”裴寒轩将笔紧紧的握在手心,这件事不光是嫂子和老大的事。“不过,老大,亲子鉴定的话就需要爵爷的DNA,你准备去一趟新加坡吗?”

顾安之摇了摇头,“要想知道若若是不是爵爷的女儿,不一定非要验他们俩。”

裴寒轩不明白老大什么意思,这要确定爵爷和嫂子的关系,不用验他们的DNA难道验别人的?不过他相信老大有他这么做的理由,也就没有再多问。

顾安之从一开始就深信若若是爸的亲生女儿,南宫宛当年也只与爸交往过。只需要做完爸和若若的亲子鉴定,就能知道若若到底是谁的孩子。

如果显示若若和爸是亲生父女,那就能确定白苏末手上拿的那份亲子鉴定是假的。反之,确定了若若不是爸的孩子,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性,若若是南宫宛被强*&暴后怀上的她。

因此,他现在只需要回家拿到爸爸的头发样本,和若若的头发样本,便可以确定若若的亲生爸爸是谁。

“这件事嫂子还不知道吧?”

“当然,这事绝对在调查清楚之前绝对不能让若若知道。”顾安之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他昨晚还答应她今天要再陪她回一趟顾宅。

正当他要走时,穆昊焱推门走了进来。

“老大,老四……今天还真是巧,怎么都回盟里,是弑盟有什么事吗?”他最近一直在筹备婚礼,不管是酒店还是弑盟的工作,这段时间都通通靠后,都交给了别人负责。

他和唐菱的婚礼并不在诺亚酒店举办,而是决定在S市郊区的一个很有名的度假村举行,唐菱很喜欢那个地方的环境。

刚好把婚礼现场的布置确定好,度假村距离弑盟S市总部并不远,而且今天正好是最后的一些细节确定,唐菱就没有来。

这些日子一直没管弑盟的事,他好歹也是副盟主所以想着过来看看。没想到这一来发现老大的办公室灯亮着,推门进去看到老大和老四居然都在。

“能有什么事。老三,倒是你,现在不是应该陪着我的准三嫂吗?怎么还有时间跑这来。”裴寒轩在看到穆昊焱出现时,只愣了一秒,然后立刻扬起他标志性的痞痞地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