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04顾伯伯,我不赞成尸检

“蓝羽女士是吃了过量的安眠药才去世,我们猜测她是将每晚给她的安眠药留下来,并没有吃,是有预谋的想要自杀。至于她见过什么人,涂护士,你是负责照顾蓝羽女士的,你说说吧。”

在精神病医院,病人很多时间睡眠质量都有问题,开一点安眠药是很正常的事。医生也没有想到她会用这种方法自杀,他是她的主治医生,这段时间的治疗她都相当配合,他还以为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可以出院,没想到……

“昨天只有先生你来看过蓝羽女士,今天并没有人来过。”

听了他们的回答,顾翔烯做了一个决定,“我要进行尸检。”

只有进行了尸检才知道蓝羽是否真的是死于大量服用安眠药,如果不是,她的真正死因又是什么?他绝对不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

“不行!”一个声音从走道的另一头传来。

顾翔烯提起头,正好看到穿着一件藏红色风衣的白苏末,朝他们走来。

“顾伯伯,不好意思,我不赞成尸检。”白苏末先是朝顾翔烯微微点头打招呼,然后非常严肃坚定的说出自己的意见。

因为遗书上有写着尸体由她处理,并且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所以医院在通知顾翔烯的同时,也通知了她。

对于白苏末,在她与安之交往的时候,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毕竟她多年来伪装得太好,都以为她是个善良优雅,得大体的女人。

后来才知道她用了各种手段要留在安之身边,而且私生活非常的不检点,再加上护女心切,他对她便没什么好感。

他不明白蓝羽为什么会在遗书上提到她,可在法律上他还是蓝羽的老公,他们分居两年还没到。他认为自己作为家属有处理她尸体的权利。

“蓝羽的死有很多疑点,如果不尸检就意味着让她死得不明不白。苏末,以前你蓝姨那么疼你,你应该也不想让她这样不明不白的就离开吧。”

白苏末浅浅一笑,回答道:“顾伯伯,如果说我干妈的死有谁需要负上责任的话,那就一定是你、安之和白若素。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是你,可你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她。”

医生和护士见家属二人谈到一些比较*的事,便自动的先行离开。

“还有安之,虽然不是干妈亲生的,但她也养了他这么大,却一点都不知道感恩。你和安之都是,为了一个白若素,把干妈都已经逼疯了。现在干妈受不了自杀死了,你还要来烦她吗?”

白苏末现在才是真正的不用伪装,她知道顾爸爸不喜欢她。同样的,她当然也不喜欢这个一直偏心白若素的长辈。

“干妈的事你没有资格再管,你们现在不是正处于分居状态吗?我才是干妈现在最信任,也是真正关心她的人。既然干妈的遗书上写得很明白,她的身后事都由我来操办,那就请你尊重死者的意愿。”

白苏末的这席话,让顾翔烯无从反驳,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看到顾翔烯离开的背影,白苏末似乎松了一口气,急忙推开门走进了病房。

拉开白布看着躺在病*上一动不动的蓝羽,再看向一旁散落的安眠药,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干妈,你就安心的去吧,你恨的那些人,我会帮你一个一个的收拾干净。你就先到下面去等着,很快我就会把白若素给你送去。哈哈哈!!!”

蓝羽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最信任的人杀害,那颗她以为会让她假死的药,却真正的要了她的命。

白若素看着她的脸,回想起一个多月前的那通电话。

当时,她刚从诺亚集团辞职回到家中,在得知林雪飞去了英国,她准备收拾好行李,亲自去解决掉这个背叛者。

就在那个时候,她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一听声音便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蓝羽。

她放下手上正在整理的行李,很专心的听着蓝羽的计划。

蓝羽以救她出精神病院为条件,只要白苏末答应帮她,她便告诉她一个关于白若素身世的超级大秘密,如果顺利的话可以帮她重新回到诺亚的管理层。

原本蓝羽的计划是让她有办法弄到一颗类似会让人假死的药,然后尸体再由她处理,等假死状态过去之后,她会去整容换上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出现在顾翔烯的面前。

可她最大的失败就是信错了人,白苏末将那颗假死药换成了真正的毒药,谁的是假死,没想到却真正的赔上了自己的命。

拿出手机播了一通电话,三个小时后,蓝羽的尸体便被拉进了殡仪馆进行火化。

另一边,顾安之和白若素回到自己家后,回想起顾爸爸离开前接完电话的神情,始终有些不放心。

“若若,你如果担心的话就给爸打个电话问问吧。”看到一直在卧室里走来走去,一会跳到*上爬着,一会又站起来,来回这么折腾,顾安之的头都快被她转晕了。

“可以打吗?”若若立刻奔到老公的背后,隔着椅背抱着他的脖子,“可是我总有一种预感,似乎是关于蓝……妈妈的事。”

若若其实也一直不怎么习惯叫蓝羽做妈妈,特别是后来知道她并不是安之的亲妈妈后,似乎更叫不出口。

可能顾安之和顾爸爸都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都很少会在她面前提起她这个挂名婆婆。

“没关系,你也只是关心爸,打吧!”顾安之其实也有好奇,能让爸那么匆忙离开,一定不是件小事。

白若素抱着电话做了几分钟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关心顾爸爸的心理占胜了不待见蓝羽的心理。

手机响了好多声,在她以为无人接听时终于接通,顾爸爸的声音特别的疲惫,很没精神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傍晚给她讲妈妈的事时的状态。

“爸,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和安之现在过去。”

一听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太对劲,白若素立马从老公身上站起来,担心的问道。

而顾安之也放下了手上的报纸,回头看着通话的老婆。

“若若……蓝羽走了……”顾翔烯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来悲伤与否,可就是这样淡淡的声音才让白若素更担心。

关于顾爸爸和顾妈妈的事,若若知道的并不是特别清楚。只是大概听顾安之说了,他不是顾爸爸顾妈妈亲生的,然后顾妈妈因为妙妙的死受了刺激,精神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才会住进精神病医院。

此时,一向能言善辩的她,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将手机的话筒捂着,小声的对顾安之说:“爸说……妈……走了。”

顾安之从若若手中抢过手机,“爸,发生了什么事?刚刚是医院打电话给你吗?你现在还在医院吗?我马上过去。”

“不用过去,我已经到家了。她应该不希望我们去打扰她,所以才会在遗书中写到,由苏末全权处理她的遗体和身后事。她连最后一面都不想见我们,就等苏末处理后之后,再去吧。”

顾翔烯此时是真的很疲惫,没有说再见便挂断了电话。

虽然他与蓝羽之间没有爱情,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亲情是肯定有的。不管她之前做错了什么,现在死了,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他没有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今晚注定有人会无法入眠。

顾翔烯在蓝羽之前住过的卧室里,坐了整整*。

顾安之与白若素相拥躺在*上,却各自望着天花板发呆,完全没有睡意。

“安之,对不起!”白若素的头枕在顾安之的胸口,手无意识的在他身上画着圈圈。蓝羽的离世她也很难过,而且还有更多的自责,她总觉得是因为她才让顾爸与顾妈之间产生了裂痕。

也是因为她,顾妈妈才会气得连死都不想见他们最后一面。

“不管你的事,不要胡思乱想。我和爸都没事,等白苏末处理完之后,我们再去拜祭就好。”顾安之拍了拍她的手臂,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睡吧,已经很晚了。”——

第二天,顾安之很早便去了之前蓝羽住院医院,却得知她的遗体在昨晚已经被抬走。

在医院他也大概了解了蓝羽的死因,以及之前顾爸爸提出要死检却被白苏末拒绝的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