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02白若素不是爵爷的亲孙女,是真的吗?

S市国际机场,白苏末戴着几乎可以遮住她半张脸的墨镜,从国际到达1号楼走出来。她并没有行李箱,随身只是携带了一个小的单肩包。

今天的她穿着一条玫瑰红的连衣裙,极其简约的版型,人鱼线贴合的剪裁,凸显了穿衣人的高贵大方。又能展现一个职业女性的干练大气,而裙摆处的荷叶边设计,令白苏末看起来更显优雅。

白苏末是一个很懂得打扮自己的女人,她知道自己身上的所有优点缺点,更懂得如何将缺点藏起,而更凸显优点。

消失了一个多月后,终于再次踏上S市这片土地,可此时与离开时的心情却全然不一样。

白苏末的嘴角浅浅的勾起一抹笑意,这次她会让顾安之亲自来接她回到诺亚集团!

手不自觉的摸着她的单肩包,这里面便是她全部的筹码,让顾安之不得不低头的筹码。

看了一眼机场大堂的超大的挂钟,这个时间去医院应该刚好,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与干妈联系,她也是时候该去看看。

走出机场叫了个出租车,便往蓝羽所住的精神病院驶去。

从蓝羽住院到现在,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也不似最初时刻都需要人守着,偶尔还会做出自残的行为。

现在的她很乖很听话也很安静,顾安之去看过她几次,可两人都相视全无交流。

只是偶尔顾翔烯去看她,她才会难得的开口说几句话。

不过她似乎已经没了以前的记忆,她也不认识顾翔烯是谁,只是单纯的认为他是个很帅也很关心她的男人。

也许是因为从她入院起,来看过她最多次的便是他。

今天因为天气不错,护士又将她推到了公园晒太阳,现在已经不需要再用绳子绑住她,也不需要时刻都看着她。

所以,护士在把她推到公园后,将轮椅锁住,便回病房去帮她换洗*单。

他们这个医院的规矩便是负责VIP病房的护士,除了平时推病人出去走动,监督病人吃药外,还要负责该病房的清洁卫生。

白苏末到公园时正好是蓝羽一个人待着的时候。

“干妈,我来看你了。”这是蓝羽住进精神病医院后,白苏末第一次来看她。

当初微博事件发生之后,她有和她通过电话,是干妈让她去找南宫爵。现在她才能这么无畏的回到S市,等待着顾安之亲自请她回诺亚。

有一件事顾氏父子并不知道,蓝羽的贴身护士早已被白苏末花重金买通。两人经常用护士的手机偷偷的进行联系,共商她俩所谓的大计。

蓝羽看到她的时候,双眼立刻放出了精光,完全不像是一个呆滞的病人。她激动的握住白苏末的手,道:“苏末,你终于来了。我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干妈,别着急,你吩咐的我什么时候没办好过。”白苏末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们,于是快速的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一些白色的药片,递给蓝羽。

蓝羽接过后也快速的藏到了自己的*里,然后这才放心的与她聊天。

“干妈,你要记住用锡纸包住的最小的那颗才是你要的药,另外的那些都是真的安眠药,用来让其他人相信你真的是服药自尽。一定不要弄错,如果吃到其他的就没有效果了。”

白苏末蹲在地上,手放在蓝羽坐在轮椅的膝盖上。

“我明白,到时候我会写一封遗书,希望尸体由你处理。”蓝羽的声音非常的轻,几乎只能让距离她最近的白苏末听到。

白苏末紧紧的握住蓝羽的手,保证道:“恩,以后的事就交给我,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蓝羽用右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可惜了,我们家安之没有这个福分。”

“如果当初不是白若素的出现,你和安之会是多完美的一对,而我的妙之也不会死,翔烯也不会那么对我。我所有的一次都是被她毁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看到蓝羽咬牙切齿的模样,白苏末眼中闪出一抹光芒。“干妈,你说得没对。不光是你的仇,我的仇也一定会报,白若素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世界上。”

“苏末,这次去新加坡有收获吗?”

“当然!干妈,我正有一件事想要问你。”白苏末说这句话时,手再次不自觉的摸着她的手提包。

蓝羽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便是白苏末。她知道她俩都有共同的仇人,都想要白若素死,所以她并不在意与她分享她知道的秘密。“你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安之的亲生妈妈到底是谁?他的爸爸真的是他吗?还有,白若素根本就不是爵爷的亲孙女,这些都是真的吗?”

这便是她去了一趟新加坡,再次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到了惊天秘密。

白苏末从很多年前,便是南宫爵的女人,可这件事几乎没人知道。

他俩的关系并不是*与被*,而是各取所需,她利用爵爷的力量在诺亚站稳脚步,利用他的帮助得到顾安之。而爵爷也利用她监视顾安之,并做了许多他无法亲自出手的肮脏事。

此次,原本在微博事件后她是要去英国解决掉林雪飞。可出发的前一天和蓝羽通过电话后,她得知了一些关于白若素和顾安之身世的秘密。

于是这则改了机票,从原先的打算去的英国改去了新加坡。

“苏末,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问我这些事,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一件礼物给你。”

蓝羽说着便从腰间摸出来一封信,递到白苏末的手里,“这封信是二十年前安之的妈妈亲笔写的,我现在交给你,以后就由你来保管。否则到时候被他们发现了也不好,现在还不是让安之知道身世的时候。”

白苏末小心翼翼的将信放进包里,她知道现在并不是看信的好时机,而且也不急于这一时。

“至于白若素,她绝对不是爵爷的亲孙女,相信你去爵爷那里也找到了答案吧。怎么样?爵爷会站在我们这边吗?”

蓝羽除了因为她和白苏末两人都讨厌白若素外,选她成为同盟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白苏末与南宫爵之间的关系。

白苏末唇角往上一挑,扯出一记冷笑,“爵爷,哈,虽然不是孙女,但以他与白若素那个JIAN人妈妈的关系。干妈,你觉得他会站在我们这边吗?”

“苏末,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按照我们的原计划进行,我会把你把顾伯伯抢回来,当然我也会让顾安之重新回到我身上。”白苏末眼眸闪过一抹冷冽,狠绝!

看着这个时候的苏末,蓝羽觉得自己又有了希望,她当初就希望妙之有这样的恨意,以及这样的手腕。

可她却不争气,居然自杀,把她所有的希望都毁灭。

“干妈,我也该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等下一次我去接你的时候,你就彻底的解脱了。”说完,白苏末与蓝羽友好的拥抱了一下。

蓝羽并没看到,转身后的白苏末,脸上原本温柔的笑意,被狠毒的眼神所代替——

傍晚的顾家大宅,顾翔烯一个人坐在后花园的藤椅上,手抱着重新找回,又换上了崭新封皮的小说。

不知为何,最近想起宛儿的次数越来越多,更有几次都梦到其实她没有死,还在人世。

当他回想起当日去看蓝羽时,那个捡到他钱包的人,他似乎更相信了梦的真实度。

这世上应该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宛儿没死,他很想问问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不辞而别。又为什么会将女儿扔在孤儿院,到底有什么苦衷不能和他说。

这是快二十年来他的一个心结,无法解开的心结。

如果南宫宛真的已经在不人世的话,他想,这个结他应该会带到棺材里去。

“爸,你怎么躺在这里呀?着凉了怎么办?”白若素和顾安之牵着手出现在后花园。

顾翔烯看到若若和安之回来,立马站了起来,开心的问道:“啊,丫头、安之你们怎么回来了?”——

宝贝们,是不是觉得离简介中让你们纠结的那部分越来越近了,其实也不完全是。前面鑫妈挖了很多坑,有很多的伏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总之,现在差不多是时候一个一个的填坑了……你们就留个言嘛,让我知道你们是爱我的,么么哒,单机游戏真心不好玩,我们一起玩网游互动好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