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98你是兰姨吧,我是安之的爸爸

想起上一次在精神病医院捡到的钱包,当时她也只是本能的在交给护士时,说那是顾先生的钱包,完全没想到会暴露身份。

可……他那么聪明,又怎会猜不到呢。

顾翔烯的那个钱包是她送的,上面的字是她亲手绣上去的,而钱包内除了她的照片什么都没有,能够这样准确的认出钱包,他又怎会不怀疑。

果然,没过一会就看到他冲了出来,当时她很想冲上去告诉他一切,可最终忍住。

手抚摸的速度变缓,这张照片是前不久才拍的。顾翔烯脸上的笑容很幸福,就像二十年前,他俩在一起时,他也这样笑着。

如果,当初她对他的信任多一点,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分开了呢。

不,也许只会有更糟糕的结局。

如果当初她没有选择离开,那个追杀她的人可能连他也不会放过,说不定连若若都保不住。

这样的结局……其实更好。

事隔快二十年,当初那个追杀她的人现在总算有了一点眉目,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只要把那个人找出来,解决掉,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

到那一天她会亲口告诉若若,她就是她的院长妈妈,也是她的亲生妈妈——南宫宛。

到那一天,她就无需再戴着一张人皮面具过日子,可以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

但现在……

时机未到。

墨兰拿起干净的抹布,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相框的每一个角落。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以前和顾翔烯一起偷偷约会的日子就好像还在昨天,仔细一算,那却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

第一次见到顾翔烯他们,是在她五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爸爸带回来五个比她大几岁的男孩子,说是以后就像一家人一样,一起生活。

那个时候的翔烯,在五兄弟中并不是最出色的,又矮又瘦还有些自闭,不爱理人。

她最初也不爱和他玩,最喜欢风趣幽默的裴大哥玩,还有像个大哥哥般温暖的白二哥。以前就像是搞小集团一样,他们三人关系比较好,翔烯则和穆南皓、陆焕的关系更亲近。

后来一天天的长大,她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刻开始,只要见到翔烯便会心跳加速,会害羞。

回想了以前的甜蜜时光,兰姨的脸上洋溢的幸福的笑容。区别于和若若安之在一起时,有些收敛的笑,而是发自内心,像一个小女人在想着自己心爱男人时的笑。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时,门铃突然响起……

兰姨放下相框,走出书房,有些纳闷,难道若若和安之回来了?

可他们早上出门时,明明告诉她要明天才回来,而且就算他们回来也应该有钥匙。

在这个家里当了好几个月的管家,还没有客人来过,这时按门铃的会是谁呢?

兰姨打开可视对话机,手上的抹布掉到地上。

怎么会是他!

此时站在门外的,正是墨兰刚刚还在回忆的顾翔烯。

门铃还在继续想着,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经过了二十年,她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血雨腥风,却依然在他面前惊慌得像个十几岁的小丫头。

顾翔烯现在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墨兰很想当做没有人在家,可又想这样面对面的见见他,反正以她现在的这张脸,顾翔烯绝对不可能认得出来她就是南宫宛。

拿起可视门铃的通话筒,“喂,你好,请问你找谁?”

听到陌生声音的顾翔烯愣了一下,立刻想起儿子的公寓在若若住进来之后,请了一个管家。“你是兰姨吧,我是安之的爸爸,请你开一下门。”

墨兰的手握住门把,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按下门把。

“你好。”

“你好,兰姨是吧,打扰了。”顾翔烯一边说着一边换鞋走了进来。

墨兰关上门,有些不知所措的跟在他后面也走了进去。

“安之和若若都出去了,他们说要明天才回来。”墨兰主动的告之,希望顾翔烯能快些离开。

不管是多大的年纪,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是不好。

顾翔烯转过头朝兰姨点了点头,道:“对,我知道,刚刚来之前给他们通了电话。”

也许是察觉到兰姨的不自在,于是顾翔烯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过来拿点东西,一会就走,你忙你的吧。”

说完,顾翔烯就走进了书房,去找他需要的一本书。

兰姨捡起刚刚掉到地上的抹布,站在原地久久无法移动脚步。

他……离她这么近,近到只要上前几步,便可真实的触摸到他的身体。而不是像以往的二十年来,都只能在梦里才能相见。

顾翔烯敏感的察觉到兰姨的视线,然后转头冲着她礼貌的微微一笑,将书房的门关上。

他并不是很喜欢被陌生人这样看着,关上门后专心的找,安之说应该是放在书房的一本书。

那是宛儿最爱的一本小说,反复的看过很多遍,在失踪前他俩最后一次见面时,他还看到她在看。上次安之回家收拾东西时,可能是不小心一起带了过来。

门关上之后,兰姨才缓过神了,想起自己现在并不是他的宛儿,而是墨兰。

走到厨房看着上面的茶叶,她记得以前翔烯很喜欢喝顶级的铁观音,于是便烧了水,准备给他沏一杯。

叩叩叩~~~

“请进。”

得到允许,墨兰端起沏好的铁观音,放到书桌上,“顾先生,请喝茶。”

顾翔烯依然在专心致志的找那本小说,听到兰姨的声音时,这才转过头回答了一句,“谢谢,放桌上吧,我一会喝。”然后便又继续找。

他已经从书架的第一层找到了第三层,因为那个小说在这二十年里,已经被他翻过太多遍,表皮已经有些坏。上次看的时候,封面页破了,他只能随手找了一本书将这本小说卡在里面,然后放回了书架。

原本打算去找一个漂亮的封皮,重新包好那本小说,结果在家找了整整一天都没有找到。这才想到也许是被安之,无意中带来了这里。

可他这会已经找了这么久,还没有找到,都快自己当时太不用心,忘记了是用哪一本书包在了外面。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墨兰看到他明显像是在找东西,她也知道自己应该像在精神病医院时一样,躲在他看不到的暗处看他。又或者像上次若若说要请他来吃饭一样,借口逃掉。

可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嘴,自己想要靠近他的心。

顾翔烯这会其实并不想让人打扰,可他也知道这个兰姨对若若和安之都很照顾很好。这两人也从来没有把她当成是佣人看,他还听说若若有意想要拜她当干妈。

所以,他也不好太过强硬的拒绝,只是委婉的拒绝道:“谢谢,不需要了,应该就快找……”

找到的到字还没有说完,顾翔烯便惊喜的看着手上的书,更激动的抱着书重重的吻了好几下。

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就好像是找到他的宛儿一样,激动得完全没去想屋内还有一个,对于他来说完全是陌生人的兰姨。

过了一会儿,顾翔烯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过了,看着兰姨微愣的表情,抱歉道:“不好意思,刚刚失态了,非常谢谢你的茶。”

“这本书对你来说很重要吗?看你好像特别激动。”

墨兰这完全是明知故问,在看到他从一本哲学书里取出那本小说时,她便一眼认出了那是她的书。

她没有想到顾翔烯过来是为了找这本书,她平时在这里帮安之收拾书房,也从来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一本她的书。

找到书之后的顾翔烯心情很好,将书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另一手则端起兰姨为他泡的茶,回答道:“对啊,很重要。”

“那你慢慢看吧,我先出去了。”墨兰觉得如果再不走,她一定会露馅。曾经的他们是多么的亲密,也许别人能被她精巧的易容术骗过,可他……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会发现破绽。

墨兰刚要转身离开,顾翔烯却将她叫住,“请等一下。”

“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此时的墨兰一直低着头,像是在等待吩咐,其实是不敢再看顾翔烯的眼睛——

若若的爸妈终于面对面的见到了,大家应该会有想要留言的话吧!留言留言,鑫妈每天刷新评论区不下五十遍,你们知道我是有多在乎留言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