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93顾太太在家待产,顾少另结新欢(加更6000+)

顾安之想了想改变了主意,道:“今晚其实也不是什么应酬,主要是那个新批下的地,和苏氏建筑的苏总有点合作上的事要谈。姚钱钱应该也会去,要不你陪我一起?”

“好啊好啊!”原本还情绪低落的顾太太,立马恢复满血状态。

自从姚钱钱和苏辉文订婚之后,她也有一个月的时间没见到好友。她这好友前段时间可谓是风光无限,真的是彻底的火了。

先是确定出演诺亚娱乐与苏氏娱乐投巨资制作的电影,她是影片中唯一一位华人女星,影片由获得过奥斯卡金像奖导演的瑞克执导,多次获最佳女主角的国际巨星温晴担任女主角。

这部影片不管从导演,监制,还是男女主角,男女配角来看,都是国际影坛响当当的人物,又被媒体称为奥斯卡剧组。

虽然姚钱钱在里面只有几分钟的镜头,只有不到十句的台词,但能加入到这样的一个团队,就已经够在国内的一些一线明星眼红,羡慕嫉妒恨。

除了工作上,她的私事也备受关注。姚钱钱与苏辉文并没有急着举行婚礼,只是先办了一个小型的订婚派对,而且全程对媒体开放,非常高调。

收获了众多的祝福,两人的订婚完全达到了1加1大于2的效果。现在姚钱钱的广告约不停,苏氏建筑的股票也大涨。

当然,也有部分羡慕嫉妒恨的人,完全不看好他们这对高调的未婚夫妻。有报刊直接列出了与姚钱钱有过绯闻的男人,还说苏辉文既没有顾安之有钱有势,又没有莫寒有名帅气,这样的男人绑不了姚大明星多久……

反正不看好的声音也有许多,弄得钱钱有好一段时间特别不开心,还是苏大叔一直贴心的安慰,之后才没发脾气想要掀了人家杂志社。

“那行,等下午下班后我回家接你,只是很平常的一个饭局,你就穿你觉得舒服的衣服就好。”顾安之并不想让若若受累,现在肚子又大,来回都不太方便。一些需要携伴出席的派对,一般都是交给裴寒轩负责。

一方面他不喜欢带除了若若之外的女伴出席,另一方面,他也不希望又有有心人报道一些不好的新闻。之前有一个必须出席的宴会,可若若当天的身体又不太舒服,他就让秘书陪他出席。

谁知道第二天就报出,“顾太太在家待产,顾少另结新欢”这样的惊悚标题。虽然若若知道报道不实,可这多少还是会影响她的心情。

今天这个饭局如果不是因为有姚钱钱在,估计若若也不会想要参加,这样他当然也就只能一人出席。

“恩好,我等你,那你去忙吧。正好,兰姨也回来了。”白若素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从*上爬起来,挂断电话迎了出去。

“兰姨,你总算回来了,明天我要和你一起去买菜。一个人在家实在是太无聊。”

看着兰姨拎了一大堆的东西,她急忙上去接过几样,可兰姨死活不给她,“听话,到一旁坐着去,我先把这些东西拎厨房。”

“兰姨,你们别都把我当废人好吗?不就是怀个孕嘛,我看电视里,有些孕妇还下地干活呢,你们都这么溺着我,我真的成废物了。”白若素跟着兰姨跑进了厨房,看着她分类的把菜类肉类放进冰箱。

“那是什么年代,那是因为当时的人没有这个条件,你现在有条件,当然还是要好好休息。而且那年代的人,人家平日里都干农活干习惯了,你这平时都不怎么干活的,怀孕期间当然更不能干活。”

兰姨一边干活,一边给白若素讲道理。

不过好在厨房够大,若若只是依在门边看着,也不会因为她来来回回的走动不小心撞到。

“兰姨,你之前回来也没给我们讲你女儿的情况,她什么时候回国啊?其实我还真想见见她呢。”白若素靠在门板上,悠闲的和兰姨闲聊着。

“见她干嘛?有事?”兰姨手上放龙虾进冰箱的动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白若素不解的问道。

呆萌又比较粗心的白同学,完全没有发现兰姨的不对劲,很干脆的答道:“恩恩,是有一件事想要和她商量。”

“什么事,和我说也一样。”兰姨将虾放进冷冻室后,关上冰箱门,站起身来开始洗青菜。

“那怎么能一样呢,不过也可以和你说说。其实兰姨,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没有妈妈,一直在孤儿院长大。”白若素讲到这里时并没有一点悲伤,脸上一直扬着浅浅的微笑,因为她现在并不觉得孤儿院那段日子苦。

“我听安之提起,真是辛苦你了,那么小的孩子……”背对着白若素的兰姨,此时眼神有些迷离,没有焦点。

“我没关系,因为我遇到了对我很好的院长妈妈。其实这些日子与你相处,我经常给顾安之说,我觉得你就像院长妈妈一样,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你疼我爱我,完全胜过了很多亲生妈妈。所以,我想认你当干妈,可是又不知道你女儿会不会介意。”

毕竟这么好的妈妈,谁愿意与另一个陌生的人分享呢。如果兰姨是她的亲妈妈,她也不想多跑出来一个女儿与她分抢这份母爱。

“干妈?”盆子里的水已经接满,可是兰姨就像没看到似的,还一直任由水笼头的水这样大流着。

“恩,我一直都想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妈妈。”

兰姨终于回过神来,把水笼头关掉,转过身来看着她说:“若若,其实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以前也因为一些原因抛下过女儿,现在对你好或者做这些都只不过是想要弥补当初的不负责任。”

“我相信你女儿能够体谅你,其实你现在在我们家里当管家,也是为了挣钱供你女儿念书。”因为之前兰姨提过,她女儿在国外,和她年纪又差不多,所以她就自动的以为兰姨的女儿是在国外留学。

“若若,很多事你不明白。等你真正懂我的那天,我想你应该就不会再想当我的女……干女儿了。”女儿就挂在嘴边,可最终还是多加了一个干字。

白若素上前了几步,扑到兰姨的怀里。“兰姨,不管你怎么否定,我都觉得你是个好妈妈,在你身上我能感觉到妈妈的温度,真的!虽然你名义上是我们的管家,可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外人过,你对安之这些年一直很照顾,我和安之结婚后,你也是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

兰姨回报着主动扑过来的若若,在照顾她的过程中,有好几次,她都很想这样拥着她。可又怕若若觉得奇怪,忍了下来。

“这就是我想象中,妈妈的怀抱该有的温度。”白若素说着还在她怀里蹭了蹭,特别的温暖,舒服。

“若若,兰姨手上现在全是水,快出去,去沙发上坐会。等我把这点青菜洗好就过去陪你,怎么样?”兰姨一边说着一边把白若素推出了厨房,转身……一滴泪从眼眶滑落下来。

白若素腿盘在沙发上,无聊的握着遥控器把一百多个台转了个遍,可最终也不知道想要看什么。

一边玩着遥控器一边时不时的看向厨房的方向,她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怎么感觉兰姨有点怪怪的。

或者是兰姨不愿当她的干妈?

无聊的白若素开始脑洞大开,胡思乱想。在脑海中编了N个版本的兰姨和她女儿的故事,不过这时的她,在这么多个故事中,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参与其中。

兰姨终于调整好情绪,走出来就看到若若这样一副场景,手在无意识的按着下一个频道,很有节奏的三秒一按,按的是同一个键。然后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灵魂出窍到哪个星球去了。

连兰姨走出来,坐到她身边,她都完全没有反应。

这时,兰姨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似乎是笑容的表情,她记得以前自己十几岁时,也经常会这样坐着坐着就发呆。

然后就会被某人抓弄,要不突然跑出来吓她,吓得魂都快没了。要不就是趁她发呆的时候,偷袭的亲她一下。

想到十几岁时和他每次的秘密约会,兰姨到此刻也依然会心跳加速。

上次,在医院见到他,看到他拿着钱包疯狂往外跑时,她真的差点就没忍住,奔出去与他相认。可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时机未到,动则牵扯众人。

已经忍了这么多年,也不急于这一时。

“若若~~~”用手在她眼前慌了一下。

“咦,哦,兰姨,你洗好了呀!”白若素一抖,直接将遥控器抛进了垃圾桶。

“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连我出来都没有发现。”兰姨从刚换过垃圾袋的垃圾桶里,将遥控器拿了出来。

白若素当然不会告诉兰姨,她刚刚的脑洞大开里面的主角全部都是她。她突然发现自己如果以后不当记者的话,也可以去写小说嘛,想象力还挺丰富。

白同学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其实也没想什么,我只是在想今天晚上应该要穿什么衣服。对了,顾安之说晚上要带我出去吃饭。”

“若若,怎么都结婚这么久了,还连名带姓的这样叫,这样不会觉得很生疏吗?一般只有陌生人或者刚认识的人才直接叫全名吧。”其实这个问题兰姨早就想提,可见这小两口自己也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一直没说。

可现在又再次听到若若直呼安之的名字,她还是觉得有一点别扭,于是提醒道。

“咦,会吗?我从认识他好像就一直这样叫,不对吗?”白若素倒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从小她叫其他几个比她大的,都会叫什么什么哥,反倒是对顾安之却一直都以全名称呼。

也许在她心中,顾安之这三个字就是一种昵称。

“你啊,你看看现在电视剧里的那些女人,多会撒娇,撒娇女人有好命,知道吗?叫全名多生分啊!”

白若素倒不这么觉得,“其实这个全名也算是昵称,毕竟会这么叫他的人好像就只有我吧。其他人要不是叫他安之,要不就是顾少,或者顾总,很少会有人叫他全名。我俩的情况比较特殊,嘻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嘛!”

听她这么一说,兰姨也就不再纠结这个称呼问题。“恩,你说的也有道理。哎,兰姨看到你和安之两个人这样相爱,心里也开心。”

白若素和兰姨此时的相处模式就像是一对平凡的母女,白若素靠着兰姨坐着,手挽着她的手臂,然后把头有些撒娇的靠在她的肩上。

“你不知道以前你还没和安之好的时候,那时我只是临时家政,虽然不是常常遇到安之,可每次看到他,总觉得他不开心。从你搬进这个家之前,我就没见他笑过。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冷酷的表情,那时候我还以为他面色神经有问题,不会笑呢。”兰姨说到这时,嘴角微微的扬起,她也算是见证了他俩那个纠结的爱情阶段。

白若素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没错,以前的顾安之比较像电视里的霸道总裁。不过现在,哈哈,比较像一逗比。”

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顾安之其实很有喜感,总会做出让她觉得很好笑的事。

“所以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若若,像安之这样的男人,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你看,他又有钱又帅还这么专情,这样的男人一大票的女人想要将他抢过去,占为己有。”

虽然她觉得顾安之不像是一个会变心的人,可这世上的事谁又能说得清,多长一个心眼总是好的。

白若素大大咧咧的露齿一笑,“兰姨,这你就一点都不用担心。顾安之这辈子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他早就爱惨我了。如果真有女人上门来抢的话,我估计我还没发飙,顾安之就直接一脚把人给踹飞了。”

她完全无法想象,顾安之会有*,这真是比说世界末日快到了还让人不能相信嘛。

“你呀!”兰姨笑着推了推白若素的额头,她当然也希望如此,可是有时候人的心真的很难捉摸。又或许不是因为变心,而是一些外界不可抗拒的因素迫使两人分开,就像当初的她和他。

白若素哈哈的笑着躺倒在兰姨的怀里,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没有得到亲生爸妈的疼爱,但她现在得到的远比一般人得到的爱,要多很多。

“若若,快十一点了,我去准备午餐,你看会电视或者去卧室休息会。吃饭时我叫你……”

白若素和其他的孕妇不太一样,很多孕妇都在怀孕初期一到三个月时,嗜睡、恶心,有严重的孕期反应。可她倒好,前面三个月跟个没事人一样,还天天到处跑新闻,完全不像孕妇。

可现在都七个月了,她好像才开始有了一点怀孕的症状,一天可以睡二十个小时,早上刚起时还会有晨吐现象。

“好,反正也要不了多少时间,我看会电视好了。等吃完饭再去午休,这样晚上会比较有精神。”

“中午给你炒牛肉好吗?”兰姨快走进厨房又回头问道,最近若若的饮食喜好也有变化。那舌头特别的灵敏,以前很喜欢吃猪蹄什么的,可现在只要一闻到猪肉就会想吐。

所以,她也只能每天鱼啊牛肉啊鸡肉这些轮着给她做。

“恩,好啊,只要不是猪肉其他的什么肉都行。”白若素懒懒的窝在沙发上,电视上放着一个音乐的颁奖典礼——

顾安之的车稳稳的停在了一家豪华餐厅门外,两人下车后,泊车小弟接过顾安之的车钥匙,将车开到车库去停好。

“顾安之,今晚除了钱钱和苏大叔外,还有些什么人啊?”

白若素今晚穿了一条银灰色的孕妇吊带裙,外搭一件黑色的披肩,虽然不是很出彩,但着穿也算大方得体,符合她的身份地位。

顾安之则回家换了一身银灰的西装,来配合老婆这一条裙子。

“其他人你不用在意,我也是因为你在家里无聊所以才让你陪我出席。如果让你觉得在自在的话,那还不如就待在家里比较好。总之,一切都有我在,你就当是去见好友,其他你不想搭理的人都交给我就好。”

若若现在的身份地位,无需去巴结任何一个人。他不会管别人对他或对她的看法,只要若若自己觉得舒服就行,他从不强求她陪他出席时,全程带着微笑。

她的笑,只要面对他时展开就好。

到了之前约好的顶楼露天餐厅,苏辉文、姚钱钱还有几个政aa府的官员,都已经到了。

“顾少,久扬大名,今日得见真是夏某人荣幸。”其中一名气质非凡,一看官位就不小的男人先伸出手主动和顾安之打招呼。

顾安之同样伸出手,两人轻轻一握。

“夏市长言重了。”这位便是分管他们那块地皮所在区的分管副市长。顾安之虽然身在商界,但很多发展项目都与政aa府相关。因此,对于本市的几大领导班子,还是有事先做一些功课。

“想必这位就是顾太太吧,真是年轻漂亮,顾少好福气。”夏市长朝白若素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伸出手。很明显,他也对顾少做过事前的了解,知道顾少是个非常爱老婆的男人。对顾太太有理,但不过,这样才能在顾少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白若素也冲他微笑的点了点头。她虽然不是很懂这些官场商场上的礼节,不过都说嘛微笑对人总没错。

“顾少,夏市长,都请坐吧,你们两个大人物这样一站,让我们这些小喽啰怎么敢坐呢。”与夏市长同行的一个开发办的官员,开玩笑的说道。

现场的气氛因这一句玩笑话,变得热络了些。

“现在还不忙着上菜,你和姚钱钱可以先去那边坐坐。”顾安之对于苏辉文选的这家餐厅很满意,主要是知道若若很满意。

因为这个露天的餐厅空气很好,而且在顶楼只有这一桌客人,无人打扰。最特别的是餐桌的另一边空地上有一个秋千,这个顶楼的设计和若若理想中自家楼顶的设计有些像。

现在他们海边的那幢别墅已经建好,正在进行装修,因为若若现在正怀孕,刚装好的房子也不能入住。因此,大概只能等宝宝出生之后,才能搬进去。

“好。”白若素愉快的拉着好友到另一边聊心事去。

秋千上面绑了很多漂亮的花,秋千上的椅子有软软的垫子,坐着很舒服。最好的是这个秋千并不是面向餐桌,而是面向落地玻璃外的夜色。

她俩可以一边聊天,一边欣赏S市美丽的夜景,感觉很不错——

第三更六千+送到,宝贝们看在我这边勤奋的份上,是不是应该留个言鼓励一下我啊,还有上次说的三个楼层,第三个也出现了,哈哈,我又要准备礼物了。那现在再说三个,3566,3999,5000……也不晓得这个文完结时能不能到这个数,宝贝们你们看我是多喜欢看你们的留言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