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89唐菱从背后抱住穆昊焱的腰(甜蜜一更)

唐菱第一次感受到了被所有人疼爱的感觉,没有打骂,不用担心回家会被继父算计,也没有人想要害她。她身边处处都充满着正能量,这让她每天的心情都很好,慢慢的冰山女的称呼已经完全不属于她。这一个多月,她笑的次数比起她失忆的那五年都要多。

哦,对了,唐菱以前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她想起了与穆昊焱五年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的奄奄一息;记得村里有别人女人向他示爱时,她的暴躁吃醋;当然也记得贝贝是在怎样相爱的情况下有的。

今天,唐菱在医院住了一个半月后,终于可以回家了。

她之前租的那个一居室早被穆昊焱退了租,行李也早搬进了他的那间顶楼公寓。

原本白若素知道她今天出院,想要为她办一个派对,不过被顾安之提醒了一下,让她别打扰人家一家三口团聚。所以,她便只好默默的闭上嘴,两人约好过几天再聚。

今日来接唐菱的是她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个大男神,一个小男神。

“妈咪,欢迎回家!”电梯打开之后,穆羽贝先跑了过去,然后弯腰摆手,做了一个欢迎的动作,还做得有模有样。

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间公寓,自从小爱,哦不,是琳达回来之后,她就再来没有来过。

那时候以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踏进这间,她的dreamhouse。

没想到在有生之年,她居然又来了,而且这一次不是作为客人,不是作为家庭医生,也不是女朋友的身份,而是女主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让唐菱觉得,活着真好!

“欢迎,回家!”穆昊焱也站到贝贝的并排,与他做着同样的一个姿势。一大一小,两个颜值爆表的男神级人物,这样的动作看上去很搞笑。

唐菱左右手分别拉着自己的衣角,脚尖交叉踮起,“谢谢。”

“妈咪,快,来这里坐下。累不累啊,妈咪你要不要喝水呀?”穆羽贝拉着妈咪的手到客厅软软的沙发上坐下,又是给她按摩,又是张落着去给她倒水。

让刚放下行李,准备倒水给唐菱,却见儿子抢先一步的穆昊焱觉得自己出现了头号大情敌。

“贝贝乖,妈咪一点都不累。从医院出来就是坐车,回来这一路行李也不用我拎,只是走走路,怎么会累呢?妈咪又不是纸做的。”

这两父子真的很搞笑,有时候拿他们完全没办法,在医院时也是,连贝贝也是。都不知道到底她是贝贝妈咪呢,还是是他的女儿。

这可能就叫做甜蜜的负担。

穆昊焱比以前对她更好更细心,也许是因为差一点失去她,所以现在格外的珍惜。

而她,因为找回了之前的所有回忆,性格慢慢的也有些变化,至少在熟悉的人面前,她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小爱的那个状态。

“穆羽贝,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去做功课了呢?”穆先生此时觉得这个儿子,超级的碍眼,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就不会给爸比和妈咪留一点私人空间吗?

穆羽贝转过头看向一脸的穆先生,双手一摊,一脸无辜的耸肩道:“爸比,我现在才上幼儿园,没功课好吧!”

说完便继续赖在妈咪的身边,一会给她讲,他在幼儿园又有几个女生向他表白啊;一会又说学校下一周要开亲子会,他想要妈咪一起参加。

穆昊焱只能黑着脸将行李拎进房里。算了,他是大人不跟一小屁孩计较,反正老婆是他的,晚上他有大把时间和她说悄悄话。

“妈咪,爸比这是怎么了呀?你出院了难道他还不开心吗?干嘛臭着一张脸啊!”穆羽贝很不满意爸比的这个态度,他觉得这事得向爷爷汇报一下才行。

唐菱看着穆昊焱离开的背影,莞尔一笑,“没事,爸比可能这些天在医院照顾妈咪也累了,贝贝你先自己去玩会好吗?妈咪去看看爸比。”

贝贝正打算去给爷爷打电话告他爸比的状,于是答应道:“好。对了,妈咪,如果爸比欺负你的话,你就叫我哦,贝贝马上就去拯救你。”

唐菱被儿子的这席话逗得扬起的唇角,弧度更大了。

“好,我的宝贝儿子,如果你爸比欺负我,我一定第一时间叫你来拯救我。”

其实唐菱知道,因为之前穆昊焱选择了假的小爱这件事,让贝贝对他始终有一点戒心,不再像以前琳达出现前那样无条件的喜欢他。他总觉得爸比会害她伤心,这是儿子对她最深的爱。

在儿子的脸上重重的啵了一下,唐菱这才往卧室走去。

穆昊焱的这间公寓有三间房,虽然两人谁都没有主动说过睡哪里,但彼此都有默契。穆昊焱直接将她的行李拎进了主卧,而她也没有觉得不妥。

“昊焱……”唐菱走进去之后看到穆昊焱正整理着,从医院拿回来的她的行李。走到他身边,从后面一把抱住他的腰。

其实从刚刚一到家的时候,唐菱就很想这么做。

“唐菱,怎么了。”穆昊焱放下手中的东西,将手覆在唐菱的手上,想要转过身面向她,却被她阻止。

“就这样待会,好吗?”唐菱将脸挨在他温暖的背上,手轻轻的环住他的腰,“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这么做。”

唐菱在刚和穆昊焱交往的那段时间,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对里面女主从身后抱住男主的情节影响特别深刻。当时她就想着也要这样抱一下穆昊焱,可是还没来得及抱,琳达就出现了。

她原本以为再也没机会了,特别是在船上,亲眼看到自己的心脏被挖出来,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就算穆昊焱赶到,也最多只能见他最后一见,再也不可能像这样抱他。

唐菱觉得这是一个远远比亲吻更能表达爱意的动作,现在,此时此刻,她最爱的人,就在她的前面,她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还有他的温度。

“昊焱,谢谢你,等了我五年,谢谢你,即使不知道我就是五年前的小爱,依然爱上我。”

穆昊焱不知道怎么回事,唐菱怎么突然感性起来,刚刚还伙同儿子一起欺负他。不过他依然就这样安静的站着,听她说。

两人在医院相处的这一个月,并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也没有什么海誓山盟。似乎要说的话,彼此心中都明白。

虽然唐菱已经恢复记忆,可因为琳达那一段时间的假小爱扮演,两人都不想再用那样的称呼去唤对方的名字。

因此,唐菱不知从何时起,把穆昊焱的姓省去,直接唤他的名字。而穆昊焱想了好久,到底怎么叫唐菱什么,不管是小菱还是菱菱,他都觉得好像很别扭。

他其实知道有个称呼叫起来很顺口,只是暂时他还没有这资格叫,因此他决定暂时就像以前那样唤她唐菱。等他的计划成功后,到时候再名正言顺的叫她……老婆!

穆昊焱将唐菱的手拉开,转过身反抱着她,两人相视而对,胸口紧紧的贴在一起,“如果真要说谢谢,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为我生下了贝贝,谢谢你很拼命的活着,等我找到你。”

“在船上虽然因为麻醉的关系,我昏睡了,可我很清楚的听到你在我耳边说话。是你把我喊了回来,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没有勇气再次睁开眼睛。”

虽然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可是当天发生的一切,她都记得那么清楚,就好像才在眼前发生一般。

琳达在手术台上方装了一面镜子,残忍的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心脏被取出。之前在医院时,她还是几乎每晚都做恶梦,每次都被梦中的真实感吓醒,又再次在穆昊焱温暖的怀里睡着。

她不知道这个阴影会伴她多久,可她相信在穆昊焱的身边,她会慢慢的对这件事释怀。

就像当时她再次做手术时,为她打了全身麻醉的针药,她当时有了就这样一睡不醒,再也不用醒来面前这残酷的现实的想法。可穆昊焱一声声的唤着她的名字,他好怕她会醒不过来,他好怕会永远失去她。

所以,她默默告诉自己,为了他,为了他们的儿子,她一定不能放弃。

“唐菱,我永远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穆昊焱的手从她的腰间往上移动,捧住她的脸颊,低下头温柔的吻上她的唇……

上一章
下一章